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值此中秋佳节,仅向被迫流亡国外为争取自由与平等的全体新加坡爱国者致以节日的问候和良好祝愿

流亡海外的同志们、战友们:

中秋节快乐!

祝愿你们早日回到祖国怀抱与家人团聚

战友们、同志们期盼你们早日回到祖国!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浅谈关于陈六使公民权问题的报导

转载自新加坡文献馆30/09/17 作者/来源:江学文 (Sept 22, 2017)

海峡时报虽然也是官媒,但我发觉它有时比华文官媒(特别是近几年的联合早报)显得稍有个性,所以这回报导陈六使公民权问题,并不令人奇怪。这篇由卓名扬(Elgin Toh, Ming Yang,2008年在美国大学毕业,2010年在北京大学拿政治学硕士学位,曾任总理公署国家安全统筹秘书处助理主任) 所写的报导,对南大和陈六使所持的态度可算公正,只是对网上事件导致刘程强在国会问讯的报导未免过于片面。比如报导说,陈六使公民权问题在网上引起“热烈争论”,(我只听到支持的声音,哪里有什么争论?)而且也根本不提起那封在网上广泛流传而引起刘程强注意的《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

区如柏告诉海峡时报记者卓先生说:“对陈六使最公道的做法是为他身后恢复公民权”,这是她间接隐约地承认她的2003年报导的确是“假新闻”。

区如柏也告诉记者她是在和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陈永裕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诸位请注意:在这里她并没有直接说是陈永裕告诉她,而只说在“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如果不是陈永裕,究竟是谁告诉她这“假新闻”呢?

即使假设是陈永裕告诉她的,可是大家都知道,李光耀在世的时后,所有关于陈六使的官方动作、特别是要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肯定是一件必须李光耀本人首肯的大事。

疑点是:

身为“资深记者”的区如柏不可能不明白这点。既然如此,怎么可以凭一面之词、不进一步调查就写成新闻?这样的大事,即使没有官方文告、没有公布在宪报,起码也会有一份内政部发出来的公函通知陈六使家属呀(总不致于会打电话叫陈永裕什么时候有空来内政部走一趟把陈六使的公民权证书拿走吧)?

这疑点只有当事人区如柏才有能力破解。如果疑点无法破解,就很难把这乌龙解释为区如柏的无心之错,而很容易让人怀疑这是一场骗局的有意安排,目的是方便于说服南大人接受徐冠林关于南大复名/盗名交易的推销。

也有人怀疑海峡时报报导这事的动机,特别是由于记者在总理公署的身份。鉴于区如柏本身和女儿沈泽玮在媒体的人脉(她是早报多年的北京特派员,而卓名扬也在海峡时报做过三年多的外放——可能是北京——通讯员,两者之间的挂钩并非不可能)所以不能排除者报导是有人在背后造局的可能性。我只能猜测,如果是造局,也许就是区如柏间接回应公开信的一种方式,然后逼使联合早报随后跟进(没有有什么理由不跟进)、到时只刊登海峡时报报导的译文,这样就可以避免直接答复、也以可避免认错道歉。

〖附录一〗:
Remembering Tan Lark Sye
Elgin Toh
Insight Editor
Published
Sep 21, 2017, 5:00 am SGT

An important historical fact for the Chinese community was finally settled last week – bringing back to view a longstanding discussion over how to remember a past leader of the community.

This leader is the late Tan Lark Sye, founder of the former Nanyang University – also known as Nantah – and a prominent lea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from the 1940s until his death in 1972.

Tan’s citizenship had been cancelled by the authorities after the 1963 General Election, a well-known fact.

But was it ever reinstated?

That ought to be a fairly straightforward issue, one would think. Strangely enough, it was a hotly debated matter on the Internet, which led Workers’ Party Secretary-General Low Thia Khiang to file a parliamentary question at this month’s sitting, to shed light on the issue.

The Government’s answer was short and straight to the point: “The late Mr Tan Lark Sye was deprived of his Singapore citizenship in 1964. He had engaged in activities prejudicial to the security and public order of Malaya and Singapore, in particular, in advancing the Communist cause.

“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in his Singapore citizenship status since then.”

The discussion stems from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2003. Veteran Lianhe Zaobao journalist Au Yue Pak wrote in the Chinese daily that Mr Tan Eng Joo, nephew of Tan Lark Sye, had once gone to the Home Affairs Ministry to collect the elder Tan’s restored citizenship.

It created a buzz among the Chinese-educated, but people did not quite know what to make of it.

Nanyang University Council chairman Tan Lark Sye addressing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s convocation ceremony in 1963.

On the one hand, there was scepticism as it was the only known instance of such a claim being made. On the other hand, nobody refuted it.

Online forums were also far less active in 2003. The issue hummed in the background for years until a month ago, when it went viral, with Nantah alumni calling on Madam Au to clarify the issue.

This prompted Mr Low, the only Nantah alumnus in Parliament, to file his question, which in turn drew the definitive answer from the authorities.

Madam Au, who has retired, told The Straits Times she got the information from interviewing Mr Tan Eng Joo, a prominent businessman who was at the time honorary president of the Singapor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It will remain unclear what Mr Tan Eng Joo was referring to – on collecting Tan Lark Sye’s restored citizenship – as he died in 2011.

But one thing is clear: Tan Lark Sye remains an important figure to some Chinese-educated Singaporeans. His place in history and how he is remembered is still of significance to them.

Tan was born in 1897 in Fujian province, China, in Jimei town, which was also the birthplace of philanthropist Tan Kah Kee.

Tan Lark Sye left China in 1916 to seek a better life and, shortly after arriving in Singapore, he began working for Tan Kah Kee, who was 23 years his senior and already an established rubber tycoon.

A few years later, the entrepreneurial Tan Lark Sye left Tan Kah Kee’s employ to start his own firm with his brothers, trading rubber. Before long, he became a millionaire rubber merchant himself. The two men were close, with the younger Tan looking up to his kinsman as a mentor and fatherly figure.

After the Communists took power in China in 1949, Tan Kah Kee decided to return to help develop a “New China”.

He anointed Tan Lark Sye his successor as chairman of the powerful Hokkien Huay Kuan – the association of the largest Chinese dialect group in Singapore.

In the same year, Tan Lark Sye was also elected president of the Singapor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making him “the undisputed leader of the Chinese in Singapore”, wrote one historian.

In the 1950s, he was among those leading the fight for citizenship for Chinese who, like himself, were born in China but had lived in Singapore for many years.

He also represented Chinese businesses in negotiating with the British for more equal trading rights vis-a-vis British firms.

He is, however, best remembered among the Chinese-educated for founding Nanyang University.
He rallied the community around Nantah’s cause and made a personal donation of $5 million to its building fund. The Hokkien Huay Kuan, led by him, donated 212ha of land in Jurong as the university’s campus.

He famously said during the Nantah campaign: “When the tide rises, channel it for irrigation to nourish the farmland, and it will reward you with rich gains. But hurry, because it will soon recede. Similarly, why not help poor students study while you are still capable of doing so?”

As Nantah’s chairman, he steered it in its early years and did what he could to support Nantah graduates when they started working.

Madam Au, 76, who graduated from Nantah in 1963, said that thousands of Chinese-educated students like herself would never have gone to university if not for Tan Lark Sye.

At the fateful 1963 General Election, he supported several Nantah alumni running as candidates under the banner of Barisan Sosialis, the main opposition party to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The PAP won that election.

The Government said Tan had taken part in activities that “jeopardise the peace and prosperity of Singapore” and issued a statement accusing him of playing “stooge to the Communists”. By 1964, it had cancelled his citizenship – which, as we now know, remains cancelled. He continued to live in Singapore, and remained leader of the Hokkien Huay Kuan until he died of a heart attack in 1972.

In many interviews with Chinese-educated Singaporeans over the years, I have found in the community a deep gratitude towards Tan. This is especially true among those who are older and remember the 1950s, when the campaign to build Nantah succeeded against all odds. It was Tan’s “finest hour”, as one historian wrote.

It is unlikely that last week’s revelation about his cancelled citizenship will end calls from the Chinese-educated for the man to be further rehabilitated.

Madam Au said to me over the phone that, in her view, the best way to do right by Tan is to posthumously restore his citizenship. This seems unlikely, given what he has been accused of (although it is also not impossible, and would likely go down well with the Chinese ground).

But there are other ways to honour his memory. In 1998, a professorship in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at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was named after him. It was established through donations from Chinese groups and Nantah alumni.

Those wishing to eulogise him can also set up scholarships or bursaries in his memory, or donate to name other institutions after him.

But the strongest tribute that can be paid to any person is for people today to identify his positive contributions and to try to do the same in this generation.

This surely outweighs putting his name on more labels.

Singaporeans who wish to pay homage to Tan can, and should, emulate the values he held dear: entrepreneurship, philanthropy and a devotion to education.

(Source:http://www.straitstimes.com/opinion/remembering-tan-lark-sye)

〖附录二〗:

海峡时报关于陈六使公民权文章的重点摘译(新版)

陈六使的公民权在1963年之后被当局取消,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

但是公民权后来有被恢复吗?

你以为这应该是个直截了当的问题。奇怪的是,这事在网上被热烈的争论,导致刘程强(工人党秘书长)在国会询问此事,使到这事得到澄清。〖江注:我们在脸书群组的“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受到众人的支持而流传,才受到刘程强学长的注意。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争论。〗

事缘早报资深记者区如柏2003年在报纸上写道:

“内政部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他的侄儿陈永裕到内政部领回他的公民权证书“。对这项报导当时华校生为之哗然,但不知如何理解此事。

人们一方面存疑因为这是当时是唯一所知的个案,另一方面没人出面反驳。

在2003年,网上不是那么活跃。多年来人们只在暗地里嘀咕这事,直到一个月前有些南大校友公开呼吁区女士出面澄清时,这事才炽热化而成为大事。

这促使刘先生(国会里唯一的南大生)呈案询问此事时才从当局得到肯定的答案。

已经退休的区女士告诉海峡时报她在和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陈永裕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江注:在这里区学长并没有直接说是陈永裕告诉她,她只说在“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即使是陈永裕告诉她,我真不明白身为“资深记者”,这么重要的大事,怎么可以凭一面之词、不进一步调查就写成新闻?即使不在宪报公布,起码也有一份内政部的公函呀?〗

区女士在电话上这样跟记者说:

她认为对陈六使最公道的做法是为他身后恢复公民权。从他迄今被控的罪名来看,这似乎不可能(虽然也不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会被华社所接受)。

 


留下评论

关于海凡摘录的文句

南大站  2017-09-28

http://www.nandazhan.com/zh/xganxiang2.htm

海凡的《豢养 温暖与惆怅》,摘录雷阳编著《走过硝烟的岁月》里的文字:

……“刘武说:戴维斯——他抗日时代和陈老总(陈平)就很密切的嘛——这次在华玲谈判破裂了回来,就在仁丹矿场山顶那边过夜,他跟陈平聊天,他说,你(陈平)呀,要打到只剩一枪一弹啊,不容易。他说:为什么你知道吗?(做神秘状),你们的队员全部是年轻人。没有女人呀,会走光。’”

这段文字有三重引号,内中漏植两个,读来很费解。如果脱除最外层的引号,可以作成:

刘武说:“……戴维斯——他抗日时代和陈老总(陈平)就很密切的嘛——这次在华玲谈判破裂了回来,就在仁丹矿场山顶那边过夜,他跟陈平聊天,他说,你(陈平)呀,要打到只剩一枪一弹啊,不容易。他说:为什么你知道吗?(做神秘状),你们的队员全部是年轻人。没有女人呀,会走光。’”

以下摘录同书第24页的访谈故事,访谈者(即下文的笔者)记述:

部队不收女战士 娶妻感谢戴维斯

刘武接过话茬道:哦,那个时候基本上全部是男的。不过,战争开始的时候,华玲部队有两、三个女的,后来都认为她们拖累,打发她回家去。曾有一个分队指挥员的妻子被打发回家去,回去不久就被捕了。五二年的时候,才有几个女同志从槟城上到部队,做领导同志的抄写员,大家称呼她们槟城小姐,正式部队则没有女同志。一直到五五年,才吸收大批女战士上队。

刘武说:五五年,为什么会有大批女同志上队呢?有一个故事。就是我们华玲谈判的时候啊,戴维斯——他抗日时代和陈老总(陈平)就很密切的嘛——这次在华玲谈判破裂了回来,就在仁丹矿场山顶那边过夜,他跟陈平聊天,他说,你(陈平)呀,要打到只剩一枪一弹啊,不容易。他说:为什么你知道吗?(做神秘状),你们的队员全部是年轻人。没有女人呀,会走光。’”

笔者听了哈哈大笑起来,但同时对戴维斯此话的真实性也半信半疑:是事实吗?这个事情?”(华玲谈判破裂时,陈平的确有说过我们宁可打到最后一个人,打到最后一枪一弹也绝不投降的话)

刘武认真地说:是。后来呢,一回来以后,我就懂得这个事情了。所以这个事情以后呢,各个队伍吸收女兵很多了。从勿洞边区,一直到昔罗那一带都吸收很多。还有一些在马来亚大山脚一带,一批在三甲渔村,也吸收了一批女战士上队。

笔者打趣地说:那你们找到老婆要感谢戴维斯。

刘武笑着说:讲起来都是好笑。

笔者说:其实也是啦,这是长期战争长期打算,不像抗日战争三年八个月。

刘武的话题藉此深入下去,他说,战争初期打得轰轰烈烈,战士与战土之间,或者是干部之间,还打赌,几多年解放马来亚,三年、五年,不会想到打几十年,更不会想到四十一年。敌人的厉害就是他大赶搬家和粮食控制,对我们来说是至命的。布里格斯计划,赶集中营和断绝我们的粮食,实行饿毙政策,接下来转是大赦政策,叫你们出去投降。我们走下坡路就是这个时候。

英帝的作法如同釜底抽薪,断绝了部队和群众的联系,就等于让鱼离开了水。而人们印象中的热带森林有常年采摘不尽的山果野菜,此一说法并不符合实际,只是人们主观的想象而已。

像回忆录,访谈述说的是故事,可当作历史资料,却不一定是历史记载。两者之间,有个探索和证实的过程。述说的故事,可能漏缺历史,可能述说者无意中忽略了事实,也可能述说者特意隐蔽事实。更重要的是,述者、写者都在有意或无意的包装着故事。述者和写者的立场、动机、社会环境、风气,时机……都在模塑着故事的面目。

任何作者引述访谈报导,都是透过联想,摘录片断,融入作者的作品。作者可能无意间误解原述者的观点,也可能有意另解原述者的意思,目的都是要传达作者的观点和感想。

读者阅读作者引述的文句,通常是作字面解。有的读者会深入思索,结合作者的背景和其他作品,得出不同的感想。这些感想,可能正确,可能错误。最常见的是,正确的有,错误的也有,混杂成一块。

几个星期来,多谢读者和作者从各个角度,提供许多不同观点,拓广大家的眼界。相信大家都有经验:时间会验证各种事实和论点。因此,这一回的论争也该告个段落。除了澄请各自的观点(本站会摘要附后),不必再评论任何一方了。

关于论争用词:直接指责叛徒和腐败,需要慎重。杀人要见血,显然是形容和比喻,读来声势压倒一切。可是,它字面上有教唆催促的意思。挑唆杀人不可取,要见血很可怕,本站完全不认同这一类言辞。为了畅所欲言,争论中出现这种言辞,只得照登。谨向读者表示万分谦意。

相关文章

1 2017830 叶德民: 《读〈豢养 温暖与惆怅〉》
2 201792 海凡: 《一点感想与意见》(包含编者说明)
3 201792 陈庆阳: 《无限上纲·证实·证伪——听 叶德民评海凡》
4 201794 海凡: 《我是谁?——对叶德民文章的回应》
5 201795 陈庆阳: 《小松鼠、苍蝇、战士》
6 201797 军武: 《我所知道的海凡》
7 201797 芝晴: 《似曾相识——读叶德民文章感想》
8 201798 李国樑: 《〈豢养 温暖与惆怅〉的文字竟然如此深奥?》
9 2017910 求实: 《剖析海凡的〈我是谁〉》
10 2017913 海凡: “为了求实——回应求实《剖析海凡的〈我是谁〉》”
11

2017913

远帆: 《我的一些疑惑》
12 2017914 勇民: 《“问心无愧”?》
13 2017917 王瑞荣: 《当不当一介平民随君意》
14 2017919 叶德民: 《回应 海凡及其同伙》
15 2017919 红梅: 《也谈海凡究竟是不是“叛徒”?》

 


留下评论

震耳的沉默

── 游 黎 ──

本文转载自《南大站》网址:

http://www.nandazhan.com/ze/yzhenercm.htm

 

一批南大校友2017/8/19的《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发表后,虽引起南大人的关注,却不见事件始作佣者有所表态。私下若对这群挖掘疮疤的学友瞄中指,也不为怪。

本可睬你都傻。不料一个月后,校友刘程强在国会提问陈六使公民权是否被恢复。内政部长答说陈六使因支持共产主义而被吊消的公民权,至今仍然如是。

新加坡政府间接证实,区如柏2003年的陈六使公民权已恢复的报导,不是以讹传讹,便是向朝庭自献殷勤,凭空捏造。

其实,李光耀如有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的度量,恕我直言,这么重大新闻,还轮到区如柏来发表的份儿?

有说2003中文网站还不活跃,区如柏为复名/复办活动造势(为理大颁杰出校友奖给陈瑞献而写的应景文章)的捏造报导,没引起多大注意。这个解释有点牵强。当时笔者已在互联网上读到不少南大出身的文人墨客的长篇大论。更合理的解释是,一般华校生都很“厚道谅解”,息事宁人。但正是这种姑息,和为贵的修养,使到区如柏在怡保联欢会被问起此事时,仍有勇气支了事——你们能拿我怎样?

区如柏稍有自觉,早就应该在2003有人怀疑她的假讯息时,立刻自砌下台阶。不致于落到今天这个狼狈处境,但也许她不这么感觉。

常言:沉默是金;此时此事,沉默是震耳之羞。

 


留下评论

南大人,为争取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继续努力!

2017年8月19日,南大同学发表联合签名公开信,要求区如柏就她在2003的一篇报道有关南大创办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于1964年9月22日被李光耀吊销,但是在稍后的时间已经恢复了的历史事件予以确认是否确实?但是自公开联名信发表以来,始终没有见到区如柏给予积极的回应!(见网址:《南大同学致给前《早报》记者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8/19/

公开信明确指出,

“因为这件事白纸黑字地出现在报章上,将来的历史学家如果从报上查到此事,就会因为误会而把这当成历史事实来写,这对已故陈老先生来说是件非常不公平的事。2013年怡保南大同学举办陈六使纪念会时,据说有人当场根据此事询问区学长,学长却唯唯诺诺、不置可否。于是,此事迄今仍是无头公案。”

公开信的要求:

究竟内政部当年有没有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如果确有此事就请将证据公布出来(当年剥夺陈六使公民权时,据说有在新加坡宪报公布,所以若有恢复公民权的如此大事,相信有办法在新加坡宪报或政府公文档案中找到证据)。

如果只是道听途说而无法证明的路边社新闻,希望学长能在报上做个澄清,也顺便向陈六使老先生的家族和天下南大人道个歉。我们的这个简单要求,对一向尊重事实、以资深老报人的名义自重的区学长来说应该不算过分吧?

南大同学的联名信要求的条件并不苛刻或者很多!他们仅仅就是要求区如柏就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所做的报道予以确认其真实性吧了!并没有要求她为报道这个信息可能产生的误导性给予任何形式的道歉!

但是,区如柏却始终不站出来对此进行澄清或者说明新闻的来源出处!她是不是抱住侥幸的心态——“因为南大同学联名发表的公开信过了一段时间就不会有人在提起了呢?老娘就是不回应,你们拿我没辙”(!?)不知道。

我想,她是过高估计自己的“能耐”了!

我于2017年8月20日在《人民论坛》发表的:《南大人,发扬南大精神,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回来!》(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8/20/)已经说了:

“当事人必须主动的去寻找历史的事实真相!为自己无意忽略查找确定这段历史事实,进行更正或者补白!我们并不需要她为此做出任何的道歉!区如柏是否愿意主动去查找和确认这段历史事实,是决定了我们是否愿不愿指责或者质疑欧如柏的人格或者动机!”

我们确实不需要区如柏做任何的道歉!她不主动去查找和确认这段历史事实!但是,不等于我们会像过去半个世纪那样坐着等待!我们自己找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的真相!

工人党秘书长、也是南大毕业生刘程强先生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是否获得恢复找出来历史的真相!他为此做了极其重要的贡献!我们必须高度赞赏刘程强先生!

2017912日,内政部长三木根在国会正式答复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提出有关陈六使老先生在1964922日被李光耀吊销的公民权是否已经恢复。三木根明确的回答是:还没有。理由是:

“陈六使从事危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安全与公共秩序的相关活动特别爽推进共产主义,因此他的新加坡国籍身份才会取消。”

紧接着,2017年9月21 日,海峡时报记者卓名扬先生(ELGIN TOH MING YANG) 发表了一篇关于陈六使公民权的文章。(见网址:http://www.straitstimes.com/opinion/remembering-tan-lark-sye)。卓名扬先生2008年在美国大学毕业。2010年在北京大学考取了政治学硕士学位。他曾任职于总理公署属下国家安全统筹部秘书处。

前南大校友江学文先生把卓名扬先生的文章重点摘译如下;

陈六使的公民权在1963年之后被当局取消,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实。

但是公民权后来有被恢复吗?

你以为这应该是个直截了当的问题。奇怪的是,这事在网上被热烈的争论,导致刘程强(工人党秘书长)在国会询问此事,使到这事得到澄清。江注:我们在脸书群组的给区如柏学长的联名公开信受到众人的支持而流传,才受到刘程强学长的注意。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争论。〗

事缘早报资深记者区如柏2003年在报纸上写道:内政部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他的侄儿陈永裕到内政部领回他的公民权证书。对这项报导当时华校生为之哗然,但不知如何理解此事。

人们一方面存疑因为这是当时是唯一所知的个案,另一方面没人出面反驳。

2003年,网上不是那么活跃。多年来人们只在暗地里嘀咕这事,直到一个月前有些南大校友公开呼吁区女士出面澄清时,这事才炽热化而成为大事。

这促使刘先生(国会里唯一的南大生)呈案询问此事时才从当局得到肯定的答案。

已经退休的区女士告诉海峡时报她在和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陈永裕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江注:在这里区学长并没有直接说是陈永裕告诉她,她只说在做访谈时得到这项消息。即使是陈永裕告诉她,我真不明白身为资深记者,这么重要的大事,怎么可以凭一面之词、不进一步调查就写成新闻?即使不在宪报公布,起码也有一份内政部的公函呀?〗

区女士在电话上这样跟记者说:她认为对陈六使最公道的做法是为他身后恢复公民权。从他迄今被控的罪名来看,这似乎不可能(虽然也不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会被华社所接受)。 (Remembering Tan Lark Sye——Elgin Toh Insight Editor Published Sep 21, 2017, 5:00 am SGT。——“An important historical fact for the Chinese community was finally settled last week – bringing back to view a longstanding discussion over how to remember a past leader of the community. This leader is the late Tan Lark Sye, founder of the former Nanyang University – also known as Nantah – and a prominent lead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from the 1940s until his death in 1972.Tan’s citizenship had been cancelled by the authorities after the 1963 General Election, a well-known fact.But was it ever reinstated? That ought to be a fairly straightforward issue, one would think. Strangely enough, it was a hotly debated matter on the Internet, which led Workers’ Party Secretary-General Low Thia Khiang to file a parliamentary question at this month’s sitting, to shed light on the issue.The Government’s answer was short and straight to the point: “The late Mr Tan Lark Sye was deprived of his Singapore citizenship in 1964. He had engaged in activities prejudicial to the security and public order of Malaya and Singapore, in particular, in advancing the Communist cause. “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in his Singapore citizenship status since then.” The discussion stems from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2003. Veteran Lianhe Zaobao journalist Au Yue Pak wrote in the Chinese daily that Mr Tan Eng Joo, nephew of Tan Lark Sye, had once gone to the Home Affairs Ministry to collect the elder Tan’s restored citizenship. It created a buzz among the Chinese-educated, but people did not quite know what to make of it.)

就是说,

全体热爱南大的南大校友和华社关注的有关公民权被吊销的历史事件终于获得了行动党具有权威性和明确的答复了。这是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回答。

就是说,海峡时报记者的文章已经确认了:

欧如柏所说的“听说陈六使的公民权已经恢复”的“报道”都是扯鸡巴蛋!她自己没有勇气站出来承认2003年写得那篇报道是“以讹传讹”?还是“奉命”发出这篇报道的?

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被区如柏捏造和颠倒的历史终于被颠倒回来了!

南大人,行动党已经在法律上正式确认了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还没有获得恢复!

据说,明年是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是轮到新加坡的南大校友负责主办。咱们可以甭管负责主办的那些人的政治立场倾向哪一边(事实上,这些人在当年是支持李光耀强行关闭南大和遞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问题!)

因为“南大全球同学联欢会”除了吃喝玩乐,为了证明南大的水和“南大精神”的伟大,几乎每一次都找一些稍有脸有面的学者校友出来亮相。到目前为止,除了槟城和怡保的南大同学负责主办的“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外,有哪一次“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的主办方敢于把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以及那些为保护南大而牺牲的英勇校友推上舞台?

如果主办方还要继续“高唱热爱南大、怀念陈六使老先生对南大做出的丰功伟绩”!那么,就必须把争取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作为明年“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的主轴!

当然,我必须在此明确地说,对于明年负责主办“全球南大同学联欢会”的新加坡主办者不抱任何的期待和幻想!

因为他们在李光耀关闭南大和遞夺陈六使公民权的时候,是完全赞成和支持李光耀的法西斯行径的!他们后来都获得了李光耀给予的“施官”作为犒赏!

我在2013729日在《人民论坛》发表的一篇文章:《现在的行动党政府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时代政治迫害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进行平反并恢复他的公民权!!》(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29/)已经说了:

“今天在我们缅怀和纪念陈六使老先生的时刻,我们呼吁全体华族同胞和华文教育的后代,我们必须要求行动党政府:正确和实事求是的恢复对陈六使老先生在推动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和华族文化所作出的不可磨灭的伟大功勋记载!

今天在我们缅怀和纪念陈六使老先生的时刻,我们呼吁全体华族同胞和华文教育的后代,我们必须要求行动党政府:必须对当年关闭南洋大学以及改制新加坡的华校中小学的决定是错误的作出公开道歉!

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期所犯下的华文教育和摧毁华族优良的文化传统给新加坡的华族造成的历史事实已经是不可挽回了!这是李光耀一手造成的!

现在的行动党政府与过去这段历史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作为一个声称要面对现实的行动党现有领导完全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迫害政治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问题作出平反!完全有义务和责任恢复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

河水清澈自古在、冤案终有昭雪日!——

南大人,为争取恢复陈六使公民权继续努力!


留下评论

当不当一介平民随君意

最近网上出现一个课题。这个课题是围绕着一人,名叫:海凡。其循序大约如下

1.  2017年8月30 日,南大站刊登叶德民发表的文章:《读《豢养 温暖与惆怅》(作者海凡)》(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d/pduhuanyang.htm);

2.  2017年9月2日,南大站刊登海凡的文章:《一点感想与意见》(包括南大站回应海凡在本篇文章里的要求)(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ganxiang.htm);

3.  2017年9月2日,南大站刊登陈庆阳的文章:《无限上纲·证实·证伪
——听 叶德民评海凡》(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uxiangang.htm

4.  2017年9月5日,南大站刊登陈庆阳的文章:《小松鼠、苍蝇、战士》(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xiaosongshu.htm

5.  2017年9月5日,南大站刊登海凡的文章:《我是谁?——对叶德民文章的回应》(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htm

6.  2017年9月7日,南大站刊登军武的文章:《我所知道的海凡》(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zhidao.htm

7.  2017年9月7日,南大站刊登芝晴的文章:《似曾相识——读叶德民文章感想》(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sixiangshi.htm

8.  2017年9月8日,南大站刊登李国樑的文章:《《豢养 温暖与惆怅》的文字竟然如此深奥?》(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huanyangs.htm

9.  2017年9月10日,人民论坛刊登求实的文章:《剖析海凡的《我是谁》》(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wp-admin/post.php?post=4131&action=edit 南大站转载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2.htm)

10.2017年9月13日,南大站刊登海凡的文章:《为了求实——回应求实《剖析海凡的〈我是谁〉》(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3.htm

11.2017年9月13日,人民论坛刊登远帆的文章:《我的一些疑惑》(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9/13/南大站转载网站: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5.htm)

12.2017年9月14日,人民论坛刊登勇民的文章:《问心无愧》(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9/14/南大站转载网站: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4.htm)

13.2017年9月13日,海凡致信人民论坛:“因为他们转载了求实这篇文章),并已发布。为求公允,也请把这篇回应文章贴上贵网站。”

14.人民论坛于2017年9月13日发表了一则《人民论坛的一点的温馨说明》。(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9/13/

这是围绕着叶德民在 2017830 日发表有关海凡事件后的相关文章的时间循序表。叶德民的文章引起争论课题的核心是围绕的如下的主题:

海凡朝向何方

叶德民与海凡的争论焦点是从哪儿开始的?这是争论的整个问题的关键吗?

让我们看看当年海凡回新加坡向内部安全局“汇报”了自己的“情况”(因为,他说在新加坡是“在没有参加地下组织的情况下参加马共武装组织的”。所以没有什么“情况值得内部安全局需要的”)后,被国防部以逃兵役的罪名向下被控告的。以下是当年的新加坡的中英文新闻的报道:

在这则新闻里的两段话摘录如下:

1.“在接受内部安全局的审问后,内部安全局满意地认为,他们(两名被告)是希望开始重新生活的,并遵守他们已经签署的承诺。(after interview them, the 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 was satisfied that the genuinely wanted to start life refreshed and would abide by the written undertakings they had given. )”

这是报章“引述”内部安全局“透露”的“信息”。

2.“两名被告其实早就想脱离马共。走出森林,但是马共干部十分严厉无情,凡要脱离组织的人都会遭到处决的下场。此外,他们营寨周围都布满地雷。形势十分危险,即使要逃,也寸步难移。结果一直到198912月马共与马泰三方签署和平协定后,他们才有机会走出森林,重返社会。”

这是报章报导海凡的代表律师在法院向主审法官求情说的陈词,不是海凡本人在法院向亲口法官说的。

海凡在回答叶德民的文章是怎么说的:(见2017年9月5日,南大站刊登海凡的文章:《我是谁?——对叶德民文章的回应》(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htm))

我们表示了回归的意愿,内政部官员到合艾与我们会面,提出条件:必须签署协议,公开宣布放弃共产主义,公开断绝与马来亚共产党的关系,还要交待过去所有的活动,接受限制性条件,并由内安局发表文告等等!就是我们必须作出妥协。我们面对抉择,可以接受这些条件吗?这个当然必需结合个人的具体情况。

以上的这两段摘录新闻信息很重要吗?

依我看,这个时候,我说的是现在这个时候,不是当时198912月合艾协议签署后、或者海凡回返新加坡的时候,并不是很重要。

为什么?

让我们先回忆在198912月马共与马泰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前后行动党的立场。

行动党拒绝出席“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仪式。

行动党派人到曼谷与滞留在泰马边境的

新加坡籍马共成员接触。

行动党不派代表出席“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仪式,事实上就是表明:

1. 他们并不承认马共与马泰两国达致的所有协议条款;2.他们没有义务和责任履行马共与马泰两国中有关涉及新加坡籍马共人员返新的协议;

已故黄信芳(马共党员)在谈到谈到这个问题时说了以下这段话:(见《黄信芳回忆录》第49页)

1995年,我方代表方庄壁同志,曾经在北京见过李光耀。据老方回来后向我们反映,当时他正式向李光耀提出让我们这批同志回去新加坡。老方提出具体的条件是要新加坡当局承认我们是新加坡公民,并且发给我们每人一本护照。让我们能自由进出新加坡而我们仍然定居在泰国,对于我们的申请,李光耀推说。他已不是总理,无权处理。但他好像口头答应我们,可让我们这批人回去探亲一个星期。我是第一个直接写信给李光耀。向他申请回去探亲访问一星期,但遭拒绝。新加坡所提的条件,显然要我写自白书……后来,新加坡当局曾派四位内政部官员来泰国会见我。”

事实上,在马共与马泰两国签署“合艾和平协议”后,新加坡籍马共成员已经开始探讨和准备与行动党探讨回返新加坡的可能性了。他们的探讨行动是是不是有组织性的。我不知道。但也不重要。

这就是说,海凡在回应有关与行动党的内部安全局官员接触时说:

“内政部官员到合艾与我们会面,提出条件:必须签署协议,公开宣布放弃共产主义,公开断绝与马来亚共产党的关系,还要交待过去所有的活动,接受限制性条件,并由内安局发表文告等等!”

就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了。不重要了。

至于海凡为了证明和说明自己是否与内部安全局官员之间所达致的任何协议(引用上述报章的报道):

“在接受内部安全局的审问后,内部安全局满意地认为,他们(两名被告)是希望开始重新生活的,并遵守他们已经签署的承诺。”)(见2017年9月5日,南大站刊登海凡的文章:《我是谁?——对叶德民文章的回应》。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shishui.htm

这也不重要了。

海凡想要为自己申冤吗?那只有一个可能性是找内部安全局官员来为他“平反”。内部安全局要为海凡“平反”吗?那只有把海凡当时签署的承诺书拿出来。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行动党认为:

即便是马共与马泰政府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他们仍然认为“共产主义对新马仍具威胁”!

当时马共新加坡籍成员要想回新加坡的心情和想法是正常和无可厚非的。据说有部分马来西亚籍马共成员对新加坡籍马共成员接受新加坡政府的条件回去居住或探亲,不管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错误的。

但是,在海凡与叶德民的争论时,却出现了这段话:

“合艾和平协议签定后,武器销毁了,马來亚人民军不存在了;马來亚共产党也不存在了。大家只是草民,没有军队纪律的约束,没有党纪的约束。马來半岛的同志,可以回马;新加坡的同志没那么幸运,回去要受李光耀的刁难。這个归他们结合自己的具体情况选择。 ”(见:2017年9月7日,南大站刊登军武的文章:《我所知道的海凡》(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zhidao.htm

即便是如此,这仍然是不重要。

为什么?

林清祥从英国回来后,在记者采访时对于李光耀法西斯政权以各种残酷和不人道的政治手腕对付政治犯、迫使政治犯签署声明、上电视接受苛刻的释放条件等,说了一句非常概括性的话:

这是从政治犯的心理身上、心灵上直接吹摧毁他们的继续参与政治的理想和意愿!

当时林清祥说这句话确实是说对了。但是他没有向自己的同志们提出反击李光耀法西斯政权对付政府的残酷手段的方向。他为什么没有提出。就不再这里探讨这个问题了。

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政治犯在李光耀的威迫下接受了各种条件后,他们已经释放出来了以后的问题。

简单地说,政治犯(包括类似海凡这样的“返新政治犯”)是在怎样的条件下接受行动党的释放条件,已经成为事实了。政治犯不必为了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接受行动党提出的种种释放条件寻找下台阶!

这就是说,

海凡并不需要为了说明自己为什么与政治部签署任何承诺书(我说的是,假设他有签署“承诺书”的话。因为这是报章在报道法院的案件时披露的。内部安全局或者海凡本人并没有证实是否其事。),而把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在谈判有关那马共在“(即便是党,在)合艾和谈中,我们要求让马共公开合法,要求摧毁那个把马共踩在脚下的国家独立纪念碑,他们坚不退让。也许有人可以大声呵斥,你马共即作为谈判一方,争取不到合法地位,还谈什么?作为标志性羞辱性的纪念碑不被摧毁,部队脸面何在”垫背。

因为马共是马共。海凡是海凡。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也不应该把马共和个人的决定置于同等地位和高度来论述。

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谈的是这个组织及其全体成员(包括马来西亚籍、泰国籍和新加坡籍的党员、人民军战士以及他们的家属)今后的何去何从的大方向问题!

海凡谈的是自己回到新加坡的个人问题。海凡回不回新加坡、接受不接受内部安全局回新加坡的条件,都不足于影响马共组织及其全体成员(包括马来西亚籍、泰国籍和新加坡籍的党员、人民军战士以及他们的家属)。那只是涉及内部安全局利用海凡的“接受条件”打击马共的武装斗争的问题吧了。(其实把余柱业扯进来根本就不足于说明海凡接受内部安全局条件回来的问题。依据余柱业本身说,在“合艾和平谈判前夕”,他早在北京已经和陈平提起吴庆瑞“找”他回来新加坡的问题了。陈平没有搭理他。何况余柱业回来后就到行动党特务机关工作了!——他就是叛变了!)

重要的问题是:合艾协议签署后,马共组织及其全体成员(包括马来西亚籍、泰国籍和新加坡籍的党员、人民军战士以及他们的家属)还能够做什么?

举两例子来说明吧。

1.在40年代,中国共产党在西安事变后,毛主席决定接受蒋介石在重庆谈判的结果:一、把工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的新四军;二、把工农红军的帽子上的红星摘掉,换上国民党军队的蓝星帽;三、接受国民党国防部的指挥;

中国共产党当时做出这样决定是基于:

经过长时间的五次反围剿后,中国工农红军不论在军事力量上、经济上、组织上、人员补足上已经处于相当困难的条件了。而且,在蒋介石的猖狂反共攻势下,全国人民和全世界各国也一直无法知道中国共产党到底在哪儿?他们对抗日战争的立场是什么?

2.1987年在“光谱行动”下被捕的政治犯回答和补充了林清祥在前面提出的问题的答案!

他们在释放出来后立即向社会公开说明自己为什么会签署、发表声明和接受电视台的“访谈”!还一位政治犯,名叫陈仁贵(已故)。尽管在被捕两次和过后都发表过声明,但是,他做了几件非常重要的事,包括:

1.积极推动政治犯出版回忆录,揭露李光耀迫害政治犯的内幕;2.把受英文教育和中文教育的政治犯拉拢在一起;3,把年轻的社会运动工作者与政治犯拉拢一起!

总的来说,海凡是不是可以告诉大家:

他现在是站在什么位置上?

他现在所站的位置是朝向哪个方向?

这样:

1.就不必麻烦自己身边的“战友们”为他“申冤”、“昭雪”或者“平反”了。

2.叶德民:就不会质疑“……内部安全局也积极派员到泰南去拉拢原新加坡人回到新加坡的活动!但必须签署协议,公开放弃共产主义,公开断绝与马来亚共产党的关系,还要交待过去所有的活动,接受新加坡内政安全局的 Inverview,接受限制性条件,并由内安局发表文告等等!前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成员要到新加坡去生活,都必须要到新加坡内政安全局去报到,并签署上述的协议!……”?(见《南大站》:《读《豢养 温暖与惆怅》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d/pduhuanyang.htm)被解释为“把回去的说成叛徒不合情理”

我们经常可以听到一些人,特别是那些在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的残酷迫害下,不论在何种情况下被迫签署声明、上电视接受“采访”……在无法或者不愿意向自己过去的朋友解释自己被迫这么做的实际情况时,最终就是以“问心无愧”这句话来概括自己内心写照。

对于这些人的情况,我们不妨可以阅读傅树介医生出版的《生活在欺瞒年代》一书第245-249页有关如何看待那些在李光耀法西斯政权遭受精神残酷迫害的政治犯的问题。这里仅引述其中的一段话来说明有关“问心无愧”的问题。

“政治部的目的是逮捕各式各样的人,造成越来越多的人不满现状走进森林。在森林里的那些人,连饭都吃不饱,还谈什么解放战争。新来者并没有增加马共的军事实力,反倒造成不和谐,猜疑是可能的渗透。……一般上,政治犯的意念会崩溃,是在第一个5年内,在这段期间,他们仍旧还未摆脱对监狱外各种事情的牵挂。毫无疑问,每当有人发表声明而获释,迫使还在坐牢的人颇感为难。免不了会情绪低落,此刻肯定对你有影响,容易屈服的。更糟的是,再跟内安局“谈判”过程中。政治犯对询问的回答,被人任意解释,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多数人不会无中生有,连累朋友,但他们会被问,是否认为某某人可能做这或做那,对他们提问你不可断然否认,否则,他们将认为你不合作。他们不是要套取情报,通常他们早已掌握了。他们只是要在被问者卷宗上,加入一些东西,如果内安局认为需要的话,可让他的朋友知道,这些资料可以用来制造旧同志间的不信任和敌意……我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要这个人不当叛徒就好。”

事实上,新加坡的前政治拘留者确实就是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那些自己的朋友和同志的。

以林清祥为首的一部分前政治拘留者为了延续联络彼此间的感情,在农历新年初三大家聚餐叙旧。开始时他们就是十多人。这个农历初三的老友聚餐叙旧就这样延续开来了。它已经成了一年一度老友们见面欢聚叙旧的盛会了。到了2016年参与者已经达到近600人。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尽管这是一年一度的聚会,但是老友们随着互相交流,已经在重新认识彼此的基础敞开胸怀,能够把长期隐藏自己内心的痛苦说出来了。他们已经消除了过去行动党在他们心里制造的“愧对”自己过去朋友和同志的心理障碍!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能够在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下,让对方知道了当时是在什么情况被迫签署声明、或者上电视接受“采访”!

为什么还会有人发出以下的说法?看来写以下这段话的人对目前的政治环境生态确实不了解。

我想,海凡其人,大概还没有保有那种特许证,可以在公开报章大写马共文章,为马共宣扬的。他写,也只能写点个人经历的,或者无伤大雅的回忆性文字吧。——不是有出版法在吗?不是有政府在吗?不是有内安法在吗?不是有马打在门口巡逻吗? ”(见:2017年9月5日,南大站刊登陈庆阳的文章:《小松鼠、苍蝇战士》(见网址: http://www.nandazhan.com/zh/xxiaosongshu.htm

事实的情况是什么?

  1. 目前在新加坡出版、售卖有关马共书籍或者在社交网站上上载马共的信息,行动党根本不会阻挡你;

  2. 任何人都可以撰写或者出版有关马共书籍,行动党根本不会阻止任何公开讨论马共的武装斗争历史问题;

  3. 行动党已经修改了出版法令了,由出版者自行承担法律责任(假设有出现问题的话。)新加坡的书店目前的柜台书架上摆放着各种与马共有关书籍。这些书籍包括了文学作品、政治回忆录和政治论述等。马共总书记陈平的《我方的历史》、新加坡政治拘留者共同出版的《1963年新加坡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傅树介医生撰写的《生活在欺瞒年代》等中英文版还是属于畅销的书籍!电影制作者陈彬彬小姐甚至到和平村采访并制作了《星国恋》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放映!

  4. 内部安全法令(简称“内安法”)本来就长期存在的。但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已经发生根本地变化!那就是:在马共与马泰政府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后,马共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行动党政府作为对付政治犯者的借口了!因为马共宣布放下武器、停止武装斗争了!

内部安全是否会给海凡“特权”“在公开报章大写马共文章,为马共宣扬的”?还是海凡“只能写点个人经历的,或者无伤大雅的回忆性文字”?那是个人决定的问题!

海凡在向新加坡内部安全局录取了“口供”和签署了“个人承诺”后,已经允许回到新加坡了。他现在和前政治拘留者一样就在新加坡生活。既然陈平可以出版《我方历史》、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可以出版自己的回忆录。为什么海凡不可以出版呢?

 

简单地说,摆在海凡目前的一个问题是:

他现在是站在哪个位置上?他现在是朝向哪个方向?

如果海凡公开把这个问题明确了,那么,他就不必在回应叶德民时,拿马共中央与马泰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时有关处理吉隆坡的反共塑像和马共在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合法的政党的决定,作为证明、或者辩护来说明自己与内部安全局“签署承诺”的问题了。

叶德民就不会质疑海凡回来是“叛徒”!海凡就不必“劳驾”自己老战友为自己维护“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尊严”了吧?

如果海凡公开把这个问题明确了,那么,就不会有求实、远方和勇民对海凡回应叶德民的文章的出现了。

如果海凡解决了自己的“位置问题”和“方向”问题,求实、远方和勇民就不会对海凡所站的位置和朝向哪个方向产生质疑了吧?

总之,现在问题就在海凡自己的这一边。

谁想继续质疑海凡?谁想极力维护海凡头上戴得马共光环?这都是毫无意义的。

海凡解决了自己的“位置问题”和“方向问题”,可以绝对地说,他完全可以大声地向过去的同志们和战友们说:我问心无愧!

断筋断骨随君意

有人说,

“……出来后,再无关系,一介平民,做什么那是自己选择。那里扯得上什么叛徒、逃兵、变节?那是谁?在用的什么标准?想神左所说的什么‘道德死刑’、‘政治死刑’云云。真是时空错乱、脑筋错乱……”

这句话是道途听说。信不信在于听者。姑且把当成是真实的意见吧。

但是,这句话对海凡或者旁人来说,有一点必须搞清楚的是:

海凡自己在想什么?海凡自己同意这段话吗?

海凡如果同意这段话的说辞,那么,他就不必费那么大劲与叶德民以及求实等人纠缠了。他以前的战友就不必为他说什么了。

他大可向叶德民说一句话:

老子不干了。老子已经放弃和切断过去一切了。行吗?

问题在于:

海凡还想“珍惜”自己过去那段“军旅生涯”!他还能够通过撰写过去那段“军旅生涯”“表现出”自己没有“罵马來亚共产党,没听他口吐怨言” (见2017年9月7日,南大站刊登军武的文章:《我所知道的海凡》(见网址:http://www.nandazhan.com/zh/xwozhidao.htm

问题就扯到此为止。

老话说:

断筋不断骨。旁观者清。

时空一点都不错乱!脑筋一点也不错乱!

话语权就站海凡这一边。

海凡是要断筋不断骨?还是断筋又断骨?选择做“一介平民”过完自己的下半身?还是,发挥自己的专长继续撰写当年军旅生涯?

这一切都由海凡自己个儿决定就是了。


留下评论

“问心无愧”?

作者:勇民

 

问心无愧”的意思是,自己问自己,没有什么可惭愧的。形容为人处世正当,没有隐瞒事实或做对不起别人的事。这话说得很好,在这个浊世里或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人要能真正做到“问心无愧”,确实不容易啊。

海凡说他当了13年的人民军,在险峻的环境里也不当逃兵,还引用了他的战友军武对他的评价。轻描淡写,我们看不出他真正的考验在哪里?很多人民军战士出生入死,除了保护自己的生命,也维护了党军的尊严和形象,他们何曾想过当逃兵?从海凡和军武的行文中,我们体会不到共产党人那种顶天立地的气概,准备为革命献身的浩然之气。

既然海凡有“自我牺牲”的决心,为何在律师的陈词中却说出:“两名前马共分子何志雄及洪添发(即海凡),两被告其实早就想脱离马共,走出森林,但马共干部十分严厉无情,凡要脱离组织的人都会遭到处决的下场。”马共干部对逃兵的处理是有的,那得看具体情况。逃兵和自愿离开森林是不同性质的问题。逃兵很可能叛变,成为敌人的眼线,带领敌人来进攻森林里的营地,不处理的话,恐怕会牺牲更多的战士;海凡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把这当成马共“残暴”的证据,作为一名前人民军,能“问心无愧”吗?

再说,内政部官员到合艾与海凡等人会面,在整个会谈中,似乎是海凡他们占据主导地位,换句话说,如果内政部官员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不回新。他们真的有这么重要吗?能对新加坡的未来作出积极的贡献吗?内政部官员都是些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权力,能当场拍案答应他们的要求?细节只有海凡等人才知道。

无论是脱下军装或在各个老友会活动的人,马共始终是他们心里最暖的太阳,实在不应该对马共进行这样的污蔑,请看海凡的文字:“我们作为个人是很无力的,即便是党,在合艾和谈中,我们要求让马共公开合法,要求摧毁那个把马共踩在脚下的国家独立纪念碑,他们坚不退让。也许有人可以大声呵斥,你马共即作为谈判一方,争取不到合法地位,还谈什么?作为标志性羞辱性的纪念碑不被摧毁,部队脸面何在?但是,为了结束战争,为了开拓新局面,为了一千一百余人的将来,我方屈辱的接受了,不然和谈就谈不下去。这就是妥协。”虽然海凡已经脱离人民军,但莫忘初心,不要忘记你曾经是人民军的一员,曾经为革命理想走进森林。

回来新加坡,与家人团聚,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堂堂正正的做人,未尝不是一件美事。这才是真正的问心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