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李光耀是史上最大的捏造虚假信息开山鼻祖! 行动党是捏造传播虚假信息的百年老店!

开门见山……
李光耀是新加坡历史上捏造虚假信息的开山鼻祖和散播者!
甭管李光耀是死是活着,这句话绝对正确并经得起历史事实的推敲!不需要修正、也不必要收回!
这就是本篇文章的重点!
就是以事实证明李光耀就是新加坡历史上捏造虚假信息的开山鼻祖!
行动党是捏造传播虚假信息的百年老店!
这绝对是有确凿的历史事实证据的!不需要向寻求行动党的确认!

继续阅读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人权组织功能8与国际人权联盟关于2021年4-5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普遍定期审议》会议联合声明

Joint submission for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

15/10/2020

https://www.fidh.org/en/region/asia/singapore/joint-submission-for-the-universal-periodic-review-upr?fbclid=IwAR2CyRz9wx6hjsID1X-FwUaTYlqz8qd8u1kjFoSYcNc4lOPWcmaCOwSP4VU

(注:“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UPR)”,是一个由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持并由国家主导的独特程序,其最终目标是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在任何地方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

2020年11月15日,功能8与联合国属下《普遍定期审议》组织发表就新加坡的人权审议联合声明。这个审议会议预订于2021年4月-5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

Today, FIDH and Function 8 (F8) made a joint submission for the third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 of Singapore, which is scheduled to be held in April-May 2021 in Geneva, Switzerland.

联合声明焦距于新加坡政府仍然继续实施各种不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严厉法律。

The joint FIDH-F8 submission focuses on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s ongoing use of draconian laws that are inconsistent with various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这些法律包括了《内部安全法令》(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刑事法律(临时条款)》(the Criminal Law (Temporary Provisions) Act (CLTPA))。这些法律为不经审讯无限期拘留任何人提供法律依据。这是剥夺了人民自由权利的法律,是与国际约定的人权标准背道而驰的。特别是那些涉及自由权利与公平审讯的有关的事件。在没有任何的司法审讯下的延长拘留,增加对被拘留者被虐待或其他残酷、或者非人道、或者有辱人格、或者惩罚性的危险性。被拘留者面对着被剥夺受到人道对待和被尊重的固有的尊严。

These laws include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 and the Criminal Law (Temporary Provisions) Act (CLTPA), which provide the legal basis for indefinite detention of individuals without trial. Such deprivation of liberty is inconsistent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particularly those related to the right to liberty and the right to a fair trial. Prolonged detention without any judicial oversight increases the risk of detainees being subjected to torture or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These detainees are also at heightened risk of being denied their right to be treated with humanity and with respect for the inherent dignity of the human person.

于2016年第二轮的《普遍定期审议》会议上,新加坡政府的代表不接受会议提出的4项建议,修订在法律上允许被拘留者拥有基本的人道权利。对于这些建议,新加坡政府的代表赞扬这些法律是战胜“有组织性的严重犯罪活动”和“恐怖主义的威胁”。

During its second UPR cycle in 2016,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 did not accept all four recommendations that called for the amendment of legislation that allows such detentions. In response to these recommendations, the government delegation extolled the benefits of these laws in combating “serious organized criminal activities” and “the threat of terrorism.”

联合声明也详细陈述了另外2部法令,《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the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OFA))和《滥用毒品法令》(the Misuse of Drugs Act)。在涉嫌怀疑情况下,可以援引这2部法令下拘留个别人士。这是缺乏透明化和正常程序的行为的。这是与国际约定的基本人权标准不相一致的。

The joint FIDH-F8 submission also details how two other laws, the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OFA) and the Misuse of Drugs Act, have been used to detain individuals pursuant to dubious procedures that lack transparency and due process and have been applied in a manner that appears to be inconsistent with the purpose for which these laws were enacted.

以下是功能于2020年10月5日提交给将于2021年4月-5月间假瑞士日内瓦举行的《普遍定期审议(第三期)》新加坡审议报告全文。

SINGAPOR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Third Cycle)

Submission by Function 8

5 October 2020

功能8组织提交给《新加坡普遍定期审议(第三期)》有关在《内部安全法令》(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下不经审讯的状况。

Function 8 submits on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under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

序言

Introduction

一、我们关注着新加坡政府在过去5年里滥用《内部安全法令》的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它们已经把引用《内部安全法令》扩大到可怜的外劳群体。政府也引用了《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the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OFA))对付新加坡人和外劳群体。

1 We note a disturbing trend in the use of the ISA by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in the past five years. Its use has been extended to poor migrant workers. The government had also used the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FA) against both Singaporeans and migrant workers.

二、我们怀疑其中几起事件是于2015年发生的。它可能是防止某些外劳组织抗议行动而触发了当局采取预防的措施。

2 We suspect that several incidents which took place prior to 2015 may have triggered the authorities to take pre-emptive measures so as to prevent any organised protests by migrant workers.

三、其中两起事件可能已经让当局提高警惕。根据《海峡时报》2012年171名中国公交车司机进行罢工抗议不平等的工资待遇,以及2013年由于一名来自印度的外劳被碾死在一辆拥挤的大巴的轮子下引发小印度发生的暴动。

3 Two incidents may have caused alarm bells to ring for the government. These are the 2012 strike by about 171 (The Straits Times reported as 102) Chinese bus drivers over unequal wages and the 2013 “riot” that took place in Little India when one migrant worker died under the wheels of a packed bus.

四、制定《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the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OFA))的目的是为了防范恐怖主义分子筹措资金。这部法令于2015年第一次使用在孟加拉外劳身上。接着在2019年使用在印尼女佣身上。孟加拉代表在第二次的《普遍定期审议》会议上向新加坡政府提出了建议,要求新加坡政府“继续推动和保护外劳及他们的权益,特别是在进行反恐”和“在加强实施维护其刑事司法系统”方面。(见166.140 and 166.191 (A/HRC/32/17/Add.1卷宗)。新加坡政府支持孟拉的建议,但是,却对罔顾在新加坡的孟加拉外劳的这些权利。

4 The TSFA which is intended to prevent funding of terrorists, was for the first time used against Bangladeshi workers in 2015 and Indonesian domestic workers in 2019. Bangladesh had in the Second UPR Cycle recommended that Singapore “continue to promote and protect migrants and their rights, in particular while countering terrorism” and “preserve its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to reinforce rule of law.” See 166.140 and 166.191 (A/HRC/32/17/Add.1). Singapore supported these recommendations but failed to accord migrant workers these rights.

内部安全法令》与孟加拉外劳

ISA and Bangladeshi workers

五、于2016年1月26日,新加坡政府提交给《定期审议会议》的第二份报告前,新加坡政府内政部释放了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扣留监禁的27名孟加拉外劳。当时除了一名仍然被继续监禁外,其他的被监禁者都被驱逐出境。这名仍然被监禁的孟加拉外劳是由于被判处企图非法离开新加坡。

5 Just before the presentation of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s report at the second UPR cycle on 27 Jan 2016, news of the arrests of 27 Bangladeshi workers under the ISA was released by 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By that time, all the workers except one, had been repatriated to Bangladesh. One worker had remained in prison because he had to serve a jail term for attempting to leave Singapore illegally.

六、这是新加坡政府第一次引用《内部安全法令》对付外劳。他们被指控企图策划通过汇寄款项给在祖国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的恐怖主义集团。

6 It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had used the ISA against migrant workers. They were alleged to be planning terrorist activities in their home country by transmitting money to alleged terrorist groups.

七、在《内部安全法令》条款项下,新加坡的警方可以不需要持有任何授权的逮捕令逮捕任何人。他们拥有48小时拘留任何人进行调查。同时可以在28天内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工作。在《内部安全法令》条款的section 8(1) of the Act. See sections 8(1), 74(2), (3) and (4) 项下,他们可以监禁被捕者30天。根据1987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监禁的许多前政治拘留者所发表的文件所确认的,在这30天的监禁期间,内部安全局人员使用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各种虐待手段。

7 Under the ISA, the police have power to arrest any person without a warrant of arrest. They are allowed 48 hours to detain a person for investigation and another 28 days for further investigation. Detention after 30 days requires the issue of a detention order under section 8(1) of the Act. See sections 8(1), 74(2), (3) and (4) of the ISA. During this 30-day period, mental and physical torture are likely to have been applied as confirmed by many former ISA detainees in a documentary on former ISA detainees arrested in 1987.

八、我们怀疑这26名驱逐出境的孟加拉外劳是在《内部安全法令》赋予30天监禁期即将届满前被驱逐出境的。根据新闻报道,他们当中的14名在抵达国门后被反恐法令下被孟加拉政府起诉。其余的12名被施加限制居住条件.

8 We suspect the 26 workers were repatriated before the expiry of the 30 days allowed for investigation. According to the news report, 14 of those repatriated were charged by the Bangladeshi government under the Anti-Terrorism Act upon their arrival home and 12 were released with restrictions.

九、明显地,所有的外劳被捕时都没有律师代表他们。关于这方面的评论可以参阅《网络公民网站》(The Online Citizen)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 news)的报道。

9 Apparently, all the workers did not have legal representations. For commentaries see articles published in The Online Citizen and CNBC news.

十、孟加拉外劳在后来的几个月就逐渐面对困境了。在2016年3/4月份,8名孟加拉外劳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这一轮被捕者都接到了扣留令。这是《内部安全法令》第一次施加在外劳。

10 The plight of Bangladeshi migrant workers swiftly escalated a few months later. In March/April 2016, eight Bangladeshi workers were arrested under the ISA. This time, detention orders were issued against all of them. That was the first time detention orders were served on migrant workers.

《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FA)

十一、接着,他们8人当中的6人在《恐怖主义(遏制至今)法令》section 4(a) (先已被改为4(1)(a))项下被起诉。他们所汇寄的款项从几百元到1800元。他们4人被判处罪名成立入狱服刑2至5年不等。在6人当中其中2名外劳开始是进行审讯的,最终也同样被判处罪名成立。其他2名于2016年9月份被驱逐出境。海峡时报与路透社报道了新加坡政府判处2名孟加拉人‘金钱资助恐怖主义’。

11 Soon after, six of the eight were charged under section 4(a) [now renumbered as 4(1)(a)] of the TSFA for remitting amounts ranging from a few hundred dollars to S$1800. Four pleaded guilty and were severely punished with prison sentences ranging from 2 years to 5 years. Two of the six workers who initially claimed trial, eventually, also pleaded guilty. The remaining two were repatriated in September 2016. See The Straits Times and Reuters report Singapore jails two Bangladeshis for ‘financing terrorism’.

十二、被判处入狱的处罚是远远不够的。宪报还公布了这8名孟加拉外劳是属于第一批触犯《恐怖主义(遏制至今)法令》者。依据这部法令约定,他们的个人财产将可能被充公。

12 As if being sentenced to prison was not sufficient punishment, the eight men were also gazetted as terrorists under the First Schedule of the TSFA. This means that their properties may be seized by the State.

十三、新加坡政府于2002年实施《恐怖主义(遏制至今)法令》是为了“遏制资助恐怖主义资金活动。为了有效地落实国际遏制资助恐怖主义和相关的事务”。他们借用了这部法令对付孟加拉外劳以汇寄如此小额汇回孟加拉给被指为属于恐怖主义的组织。令人质疑一系列的严重问题是,法律是否有意用于此类目的。尤有甚者,这些外劳是在他们接到扣留另后被起诉触犯《恐怖主义(遏制至今)法令》的。

13 The intent of the TSFA enacted in 2002 is “to suppress the financing of terrorism, to give effect to the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Suppression of the Financing of Terrorism and for matters connected therewith.” The use of this law against six Bangladeshis for sending small sums of money to alleged terrorist organisations in their home country raised serious questions as to whether the law is ever intended for such purposes. Further, the workers were charged under the FTSA only after detention orders were served on them.

十四、《内部安全法令》允许当局不经审讯无限期的情况下被监禁。全部6名被捕者宁可被控触犯《恐怖主义(遏制至今)法令》,而不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无限期不经审讯地被监禁。事实上,开始时被起诉,但是最终认罪的那2位孟加拉外劳,可能是由于承受不了内部安全局人员的压力所造成的。对于那些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者来说,比起仍然无限期的被监禁在牢里,一个最简易的途径脱离自己面对困境的办法就是认罪。前政治拘留者已经确认了这一点了。以谢太宝博士为例,他被监禁了26年后,又在限制居住条件下被软禁了6年。

14 The ISA permits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Rather than be imprisoned without trial 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of time, it is no surprise that all six workers pleaded guilty for offences under the TSFA. Indeed, the two workers who initially claimed trial but subsequently pleaded guilty, may have been subjected to intense pressure by the 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 Pleading guilty would be a convenient way out of their predicament as it was definitely better to serve a fixed prison sentence than to remain in prison indefinitely as many former ISA prisoners can testify. Dr Chia Thye Poh for instance, was imprisoned for 26 years and lived another 6 years under severe restrictive conditions.

十五、海峡时报刊载了孟加拉外劳被装甲车押送前往法院进行审讯,其实这是在制造恐惧气氛吧了。一路来政府是专长于夸大制造恐怖气氛的伎俩的。于1987年,22名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被捕时他们就是这样干地。内部安全局派遣了警官和便衣人员骚扰被捕者的律师、人权活跃分子以及他们的家属。

15 The Straits Times’ photograph of armoured vehicles transporting the migrant workers to court was probably intended to fuel fear. The government is skilful at exaggerating the security situation. They did that during the habeas corpus applications of several of the 22 people arrested in 1987 under the ISA. The 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 deployed police personnel and plain clothes officers to harass lawyers, human rights observers and family members of the detainees.

十六、新加坡政府在法院判处孟加拉外劳罪名成立后撤销扣留令。被监禁的外劳在服刑完毕后被驱逐出境。

16 The practice of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is to revoke the etention orders after convictions in court. The workers would be repatriated upon completion of their prison terms.

被捕的印尼女佣

Detention of Indonesia domestic workers

十七、于2019年8月份。3名印尼女佣在《内部安全法令 》下被捕。与之前被捕的孟加拉外劳一样,他们在扣留令下被捕,接着被起诉触犯《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他们汇寄给在印尼的一家慈善组织的数额是在100新元、130新元到1216新元之间。新加坡政府指控这个慈善组织是从事恐怖主义活动。他们3人都被判罪名成立。入狱1.5年、2年和3年不等。

17 In August 2019, three Indonesia domestic workers were arrested under the ISA. Like the Bangladeshis, they were served with detention orders and then charged for financing terrorism under the TSFA. They remitted S$100, S$130 and S$1,216 to a charity which the government alleged was involved in terrorism. All three pleaded guilty and jailed for 1.5, 2 and 3 years.

十八、与孟加拉外劳一样,3名印尼女佣在服刑完毕后将被遣送回国。同样的,她们都在《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下在宪报上被列为是恐怖主义分子。

18 Like the Bangladeshi workers, the Indonesian domestic workers would be similarly repatriated upon completion of their prison terms. Like them, they too were gazetted as terrorists under the TSFA.

十九、被报告书所附上的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名单包括了他们被捕日期、释放日期及被驱逐日期以及在《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下相关的行政处罚

19 The attached List sets out the names of ISA detainees, date of arrest, release/deportation as well as punishments meted out under TSFA.

反恐怖主义法令与《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的威胁

Threat of Terrorism and TSFA

二十、于2019年1月份,新加坡政府发表了《2019年新加坡面对恐怖主义威胁报告,简称“2019年报告”》。它宣称新加坡面对恐怖主义潜在性攻击。

20 In Jan 2019,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published the Singapore Terrorism Threat Assessment Report 2019 (2019 report). It claims that Singapore is a potential target for terrorist attacks.

二十一、事实上,我们意识到新加坡与世界各国的城市都可能面对成为恐怖主义袭击的目标。新加坡并没有任何特别。保护国家免于受到恐怖主义分子的袭击是每一个国家的政府应负起的职责。但是,他们必须确保本国人民拥有基本的自由权利。政府通过逮捕和不经审讯监禁指控人民的恐怖主义活动,例如以外劳汇寄小额款项给国内的慈善机构,被政府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作为不断提醒人民!这只能是要在人民当中制造恐怖气氛。政府通过实施上述法令作为确保它拥有法理依据,包括不需拥有逮捕令下任意逮捕和调查任何人、充公任何人的个人财产、侵入私宅和在《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下在宪报上把任何人列为恐怖主义分子。

21 While we recognise that Singapore and indeed every city in the world may be targets for terrorist attacks, its position is not unique. It is the duty of every government to protect the country from terrorist attack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ensure that people enjoy fundamental liberties. To constantly remind the public of terrorist attacks by arresting and detaining people without trial for alleged terrorist activities such as remittances of small amounts of money by migrant workers to charities deemed terrorist organisations by the government, serves only one purpose – to instil fear in people. It is to ensure that the government gets a free hand to do whatever it deems necessary, including arresting and subjecting any person to investigation without warrants of arrest, seizure of properties, invasion of privacy and being gazetted as terrorists under the TSFA.

二十二、在宪报上公布触犯拘留者《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是部长单方面当局决定的权利。这个权利是不受法律监督的。这只是在2015年部长开始在宪报上公布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把拘留者定性为恐怖主义者。《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是在2002年实施的,在13年来,部长不认为需要在宪报上公布在《内部安全法令》下的被定性的拘留者为恐怖分子。突然间,在2015年他们开始在宪报上将拘留者死那个行为恐怖分子。今天,已经超过20名了。他们都在宪报上被定性为恐怖分子。我们不知道这些被拘留者是否注意到这一点。

22 Gazetting detainees as terrorists under the TSFA is a unilateral decision of the minister. It is a power which he exercises without judicial oversight. It was only in 2015 that the minister started to gazette ISA detainees as terrorists. The TSFA was enacted in 2002. For 13 years, the minister did not deem it necessary to gazette any ISA detainee as a terrorist. Suddenly, in 2015, he started to gazette detainees as terrorists. Today, there are about 20 detainees. They have all been gazetted as terrorists We do not know if they are aware of that.

二十三、在《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项下section 21。公诉人可以向法院申请充公恐怖主义者的资产。这些被充公的资产可能最终是属于国家所有。

23 Under section 21 of the TSFA, the public prosecutor can apply to the court to forfeit properties of terrorists. Properties of detainees may therefore be forfeited to the state.

二十四、自此2001年9月美国世界贸易中心被炸毁后,世界各国的穆斯林已经陷入困境。在新加坡,他们特别是成为了《内部安全法令》和《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受害者。根据本报告书提交的报告书所列出的名单,从2001年至今一共有156名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及监禁。他们都是穆斯林。

24 Since the destruction of the World Trade Centre in September 2001, Muslims all over the world have suffered. In Singapore, they have become the exclusive victims of the ISA and the TSFA. According to the attached List, there are 156 ISA prisoners from 2001 and they are all Muslims.

二十五、政府在2003年设立了一个“宗教改造集团”( The Religious Rehabilitation Group (RRG))协助被释放的被拘留者及其家属。“宗教改造集团”( The Religious Rehabilitation Group (RRG))自称,一些被释放者为“自己的被捕感到高兴”。 Nur Dianah Suhaimi在一篇题为:《本地穆斯林传道者需要现代化的途径》文章里要求穆斯林青年对今日的宗教提出深入的思考要求。

25 The Religious Rehabilitation Group (RRG) was set up in 2003 to help released detainees and their families. RRG said that some released detainees were “grateful for their arrests.” There is however an article written by Nur Dianah Suhaimi titled “Local Muslim preachers need to modernise ways” that gives some insight into the thinking of young Muslims about their religion today.

二十六、新加坡政府在2019年的报告第14段里说,“就目前而言,即便是没有获得攻击新加坡可靠的情报,我们是不可能排除这可能性。之后,在2016年新加坡就成为与ISIS(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组织)已联系的组织攻击目标。”

26 In Paragraph 14 of the 2019 report, the government states: “Even though there is no credible intelligence, for now, of an attack being planned against Singapore, we cannot rule out the possibility. After all, Singapore was targeted in 2016 by two ISIS-linked plots.”

二十七、新加坡在2016年成为恐怖主义组织攻击的目标是不确实的说辞。印尼政府在2016年逮捕和审讯了一些人。《海峡时报》就此案件的判决做如留下的报道:“并没有确凿的证据确定他们有阴谋攻击新加坡”。即便是“在反恐法令下,这些人仍然面对在印尼触犯其他的法律”。尽管印尼政府作出了这样的判决,新加坡政府仍然高调的以此事件继续误导公众

27 It is not true that Singapore was targeted in 2016. The Indonesian government arrested and tried several people in 2016 and The Straits Times reported that the judges had ruled that “there was insufficient evidence to convict them for the plot to attack Singapore” even though “the men were still guilty of other offences under Indonesia’s anti-terror laws.” Despite this verdict,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continues to mislead the public by raising the incident.

二十八、新加坡政府在2019年的报告书第16段宣称,于2007年到2014年之间,他们处理了11个激进主义的新加坡人,根据报告书附上的名单是25位。我们怀疑政府并没有包括那些在《内部安全法令》下,30天调查期届满前里已经获得释放的被捕者。

28 The government claims in paragraph 16 of the 2019 report that between 2007 and 2014, it dealt with 11 radicalised Singaporeans. According to the attached List, the number is 25. We suspect the government’s record does not include those released before the expiry of 30 days permitted for investigation under the ISA regime.

二十九、同样的,新加坡政府宣称从2015年到2019年,涉及《内部安全法令》下的被捕新加坡人是22个案件。报告书的附件是37案件。

29 Similarly, the government claims that from 2015 till 2019, the number of ISA cases involving Singaporeans is 22. The List shows that there are 37 cases.

三十、我们不同意,他们没有把逮捕35名孟加拉外劳和3名印尼女佣包括在2019年的报告书里。于2007年到2019 年之间应该包括如下的被捕者人数:25+37+35+3 = 100。这个数字是足于在新加坡这个莫尔小城市制造恐怖气氛的。

30 We do not agree that arrested 35 Bangladeshi and 3 Indonesian workers should be excluded in the 2019 report. The number arrested between 2007 and 2019 should therefore be 25+37+35+3 = 100. This number is sufficient to instil fear in a small city state.

三十一、新加坡政府在2019年的报告书第22段宣称:“在发现14名具有激进思想的印尼女佣后被驱逐出境”.在2018年,3名马来西亚工人“因为涉嫌涉及参与恐怖主义活动也同时被捕”并被驱逐出境。

31 The government states in paragraph 22 of its 2019 report that “14 Indonesian domestic workers have been repatriated after they were found to have been radicalised”. In 2018, three Malaysian workers were also arrested for “their suspected involvement in terrorism-related activities” and repatriated.

三十二、我们怀疑这3名马来西亚个人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及在该法令赋予的30天调查期届满前被驱逐出境的。假设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些工人并没有包括在2019年报告书被捕者的附件名单里。

32 We suspect that these workers were all arrested under the ISA and repatriated within the 30 days of investigation. If we are correct, then these workers have not been included in the attached List of detainees.

截至今日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仍然被监禁的拘留者

ISA Detainees as of today

三十三、根据报告书附上的名单,20名新加坡被捕监禁的新加坡穆斯林仍然在监狱中。他们当中的3名已被监禁的近19年。这个被监禁期的记录可能比被关在(美国位于古巴岛上的)关达摩海军基地的犯人还要长。

33 According to the attached List, there are 20 Singaporean Muslims who are still in detention. Three of them have been imprisoned for nearly 19 years. This record may be worse than the prisoners held in Guantanamo.

三十四、我们注意到,新加坡政府与我们之间所提交给大会的记录报告书的差异。为了向本届《普遍定期审议》会议提供一份准确的报告书,我们在2019年7月10 日写信给新加坡内政部要求予以协助。在2019年8月5日,我们写信给内政及律政部长山幕根先生,但是内政部和部长都没有回应我们的信件。他们连起码回复收到我们的信件的礼貌都没有。这就是新加坡政府对待新加坡非政府组织的态度。

34 We note the discrepancies between the government’s record and ours. With the view of presenting an accurate report to this UPR, we wrote to 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on 10 July 2019 for assistance. On 5 August 2019 we wrote to the Minister for Home Affairs and Minister for Law, Mr K Shanmugam. Both the ministry and minister ignored our letters. They did not even have the courtesy to send us an acknowledgement. This is how the government treats NGOs in Singapore.

仅此附上有关的2封信件。

Attached are copies of our two letters.

建议

Recommendations

三十五、本报告书附上名单里的一名17岁青年人。政府指控他在网络上被极端主义伊斯兰国(ISIS)社交媒体群体所吸引。明显地,他被逮捕后被警告时的年纪约为15岁。如何执行无限期监禁能够协助改造他就是一个疑问。使用《内部安全法令》对付一名小孩的错误的。

35 The 20th person in the attached List is a young man of 17 years who the government alleged was attracted to online pro-ISIS social media groups. He was apparently arrested and warned when he was 15. How executive indefinite detention can help to reform him is questionable. It is wrong to use the ISA against a child.

三十六、从2015年开始,新加坡政府就一直引用《内部安全法令》对付可怜的外劳。把他们监禁起来。在《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下,在宪报上把他们定性为恐怖主义分子的三重的处罚。在没有拥有确凿证据的支持下,引用《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把全部的被捕的新加坡人定性为恐怖主义分子是错误的。

36 Since 2015, the ISA has been used against poor migrant workers. Jailing them and gazetting them as terrorists under the TSFA is triple punishment. Gazetting all Singaporean detainees as terrorists under the TSFA is also wrong when there is no evidence to support such claims.

三十七、《内部安全法令》必须废除。这部法令是从1948年开始实施的。数以千计的人在这部法令下被捕、监禁、遭受虐待和被驱逐出境。从2015年开始新加坡政府开始引用这部法律确保控制为赚取微薄工资话仍然在没有组织和社会关注下在新加坡工作的外劳. 这个证据就是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把严厉的限制条件强加在外劳群体。直到2020年6月为止,在新加坡约有94万零200名持有工作准证的外劳。

37 The ISA must be abolished. It has been used since 1948. Thousands have been arrested, detained, tortured and repatriated. Since 2015,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has used this law to ensure that even migrant workers who are here to work for meagre salaries remain as an unorganised and passive community. This is evident from the tight restrictions imposed on them during this Covid 19 pandemic. There are 940,200 migrant workers (work permit holders) in Singapore as of June 2020.

三十八、宗教信仰和政治是无法分割的。一个在孟加拉的“非法集团”可能仅仅就是一个不受政府欢迎的组织。为组织争取实现它们的斗争目标而筹措基金不一定就是属于恐怖主义活动。在历史上,南非的尼尔森.马德拉(Nelson Mandela)、越南的胡志明(Ho Chi Minh)、中国的孙中山(Sun Yet-sen)和新加坡的陈嘉庚(Tan Kah Kee),他们都是为了解放自己的祖国而进行筹措资金。民族主义与恐怖主义之间的界限可能是无法那么的清晰鉴别。新加坡政府必须这样看待这个问题。

38 Religion and politics cannot be divorced. An “illegal group” in Bangladesh may in fact be just an organisation that is not appreciated by the government. Collecting funds for organisations fighting for a cause may not necessarily be terrorist activities. In earlier times, Nelson Mandela, Ho Chi Minh, Sun Yet-sen and Tan Kah Kee had all collected funds to fight for the liberation of their homeland. The line between nationalism and terrorism may not be so clearly defined as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makes it out to be.

三十九、新加坡政府必须停止使用《内部安全法令》和《恐怖主义(遏制资金)法令》对付外劳和新加坡人作为一个借口组织。他们是行使自身的宗教信仰、言论、表达与集会的自由。新加坡政府必须尽早释放目前仍然被监禁在监狱的20名被监禁者,或者在法庭上公开审讯他们。《内部安全法令》必须废除。执行监禁措施在一个现代化和文明社会的不容许存在的。部长不应该拥有特别的权利在宪报上定性被捕者为恐怖主治分子。没有人可以被剥夺了他/她们拥有的公开审讯的权利。

39 Singapore should stop using the ISA and TSFA against migrant workers and Singaporeans as an excuse to restrict their rights to freedom of religion, speech, expression and assembly. The 20 prisoners should either be released unconditionally or tried in open court. The ISA must be abolished. Executive detention has no place in a modern and civilised country. The minister should not possess extraordinary power to gazette detainees as terrorists. No person should be deprived of his or her liberty without an open trial.

报告提交者:新加坡功能8

Function 8 Singapore


留下评论

老友们,给下一代讲述我们的历史……

老友信箱

各位敬爱的老友们: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後,本地左翼群众运动,就风起云涌。从反殖民争取独立,到反对压迫反对不合理制度,开展了一系列轰轰烈烈的斗争。

这艰苦的歲月中,他们当中为此付出了性命、不经审讯地被长期逮捕渐监禁受尽折磨,把峥嵘的岁月璀璨的青春献给祖国和人民……从1950年到2015年的政治拘留者約有1300人。

我们本着把这可歌可泣的历史鲜活地留下来,讓我們的下一代對過去的历史有所了解。

我们正在进行一项口述历史的录音录影工作,向曽经在风风火火的岁月里走过来的老友们进行采访。

见网址:

https://fablproductions.com/unlocking-season-1?fbclid=IwAR1D7sLWpg4WvDutVVyd1NvHGcPcJjDhRVedYzwSaiLzo3xZQ7htgJ9MW2o

我们希望大家能够积极响应,接受采访。有願意接受采访的对象,请联络《新加坡老友初三聚餐会》老友。

2020年10月31日


留下评论

北加里曼丹的革命武装斗争

作者:文铭权《犀乡风云》 

1962年12月8日汶菜人民党为反对英国推行的“马来西亚”计划而发动武装起义。由于事先在组织革命队伍和发动群众方面的工作准备不足,并且在战略和战术上犯了冒进主义的错误,起义军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英国殖民统治当局从各地紧急调集来的军队打垮,起义终告失败(对汶莱人民党这次起义的评价请参阅附件《北加人民的斗争和汶莱人民党》)。英国殖民统治当局“趁火打劫”,于同年12月12日在砂拉越展开反革命大扫荡,一天之内就逮捕了48名左翼人士,并封闭了所有的进步报刊和进步社团,其中还包括“砂拉越人民联合党”的部分支部和分部,使砂拉越顿时陷入一片白色恐怖的气氛中。所幸的是”砂拉越解放同盟”领导层事前已有应急准备,所以砂盟及其外围组织先进青年会的各级干部和大部分成员都能躲避敌人的逮捕迅速转入地下,避免了遭受更大的破坏。

1963年初,转入地下的砂盟和先进青年会干部与成员陆续分批转移到砂印边境,大多数越过边界线来到印尼西加里曼丹集结。当时还有不少一般进步群众也跟随他们来到西加里曼丹。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到西加里曼丹的北加里曼丹各族青年(包括受汶来人民党和砂拉越马来青年阵线影响的)人数大约有两千人左右.

此时,文莱人民党主席阿扎哈里和砂拉越马来青年阵线领导人阿末再迪等也来到西加里曼丹,他们正准备搞武装斗争,当时印尼苏加诺政府坚决反对英国推行的“马来西亚”计划.并公开支持北加里曼丹人民反对“马来西亚”,争取独立的斗争。因此,西加里曼丹当时也就成为北加里曼丹反对英国殖民统治者和“马来西亚”新殖民主义的各路力量的庇护所和集中地。印尼政府除了给予他们精神上与物质上的支持外还提供军事援助。当时印尼政府派驻西加里曼丹的军队情况十分复杂,左中右三派的势力都有。虽然他们公开上都支持北加里曼丹人民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和反对“马来西亚”的斗争。但对待北加里曼丹革命者的态度则有所不同,印尼共产党在西加里曼丹的力量很薄弱,但他们却尽力支持北加里曼丹人民的革命,并特别委派代表专门负责处理与北加里曼丹革命组织之间的关系;以苏加诺为首的印尼政府坚决实行反对“马来西亚”的政策,愿意支持北加里曼丹一切反对“马来西亚”的力量,希望在北加里曼丹建立一个亲印尼的北加里曼丹民族主义政权;印尼右派军人也企图利用当时形势,在北加里曼丹扶植一个傀儡政权,企图并吞北加里曼丹,使之成为印尼领土的一部分。印尼右派军人极力扶持“反马”又“反共”的北加人士,对以砂盟为代表的北加革命者则大耍阴谋诡计,力图加以控制和利用。

不过总体而言,当时的形势对北加里曼丹革命者还是比较有利的。砂盟充分利用此有利的条件开展工作,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准备时机合适时进行武装斗争。

根据当时的情况,砂盟领导作了如下安排:

(1)把组织成员(包括领导干部)分为公开与地下两部分。负责地下工作的同志主要搞组织内部的工作,不参与公开的统战工作,不暴露身份;

(2)派一百多位同志到印尼的孟加影接受印尼军方提供的军训,然后分别加入由西加里曼丹印尼驻军组织的ABCD四个反对“马来西亚”的志愿军连队,此四个连队的指挥部驻在D连。当时叶存厚、杨柱中、黄纪晓等砂盟的领导干部也参加指挥部工作,但他们处处受限制,很难发挥作用;另外,砂盟还派十几个同志参加到阿末再迪成立的“北加里曼丹国民军”。这期间,参加志愿军的砂盟成员都在努力想办法摆脱印尼军队的控制,争取一些主动权,并设法分化一部分力量出来成为自己能领导的队伍。

1963年10月,时任印尼副总统兼外交部长的苏班德里约通过外交部通知文铭权等,表示愿意为北加里曼丹革命组织训练—批军事干部。于是砂盟决定派文铭权、黄纪作、杨柱中、黄纪晓等十多位盟员和先进青年会会员接受此项军训。他们被安排到东爪畦的秘密基地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直到1964年5月军训才告结束。

1964年5月中旬,文铭权、黄纪作、杨柱中、黄纪晓等军训完毕后回到砂印边界的阿桑山,在那里已有—批由砂盟派来接受军训的砂拉越青年在迎候他们。大家会师后决定成立“砂拉越人民游击队”,这支队伍也就成为砂盟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武装部队。文铭权、黄纪作成为这支部队的首届领导。文、黄两人离开后,则由杨柱中任司令员、黄纪晓任政委。从此砂盟领导的北加里曼丹革命斗争又掀开了新的一页,即从地下斗争与公开合法斗争相结合的阶段进入到以武装斗争为主,以地下与公开合法斗争为辅的阶段。

(说明:“不了解情况就没有发言权”,由于不了解武装斗争后来的情况,所以本文就只能写到此为止。)

以下附上几篇和本文内容相关的历史资料,它们是根据砂盟与北加共产党的旧文件摘录整理而成。

(老朋友供稿)

(一)北加人民反殖斗争和汶莱人民党

一、人民的觉悟日渐提高
日本帝国主义投降,英帝国主义重新侵占北加里曼丹(北加)之后,民族主义运动开始抬头,人民的觉悟日益提高。其原因是:

1)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主义思潮遍及亚、非、拉,特别是东亚和东南亚地区,有些国家在共产党领导下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之后,不久又接着展开了反对其他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武装斗争,如中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马来亚、菲律宾、泰国等国家即是。有些国家则在共产党和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下展开其他形式的反帝反殖斗争,如印尼等即是。这些国家的民族主义运动,既给北加带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也带来其他进步的民族主义思潮。

2)由于马来亚和北加同属于英帝国主义的殖民地,马来亚共产党领导下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必然给北加带来不可避免的影响。

3)二次世界大战后,印尼民族主义运动发展异常迅猛,特别是独立之后,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印尼共严党领导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殖斗争,这给北加的马来族影响很大,当时汶莱的马来族青年就接受了比较进步的民族主义思想。

4)抗日先辈们在战后的积极活动也大大促进了民族主义的思潮。

二、“砂拉越解放同盟”领导人民开展斗争

(1)向殖民者展开进攻

砂拉越解放同盟”成立于1953年7月。在”砂拉越解放同盟”的领导下1955年3月30日的学生运动取得全面胜利,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普遍真理和北加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进一步深入,革命斗争蓬勃发展。于是英帝开始了一连串的镇压。他们首先向革命性较强的青年学生和教育界开刀,除剥夺学生和教师的种种权利之外,还制定了实施奴化教育的各项“白皮书”、“计划”,企图把各民族学校逐步完全“殖民主义化”。接着他们又抛出了其他一系列野蛮的压制性法令。压迫愈强,反抗愈烈,原来局限于学校的学生运动逐步向社会发展。“砂拉越解放同盟”领导人民奋起反对这些野蛮的法令。他们举行声势浩大的抗议集会,呈递抗议备忘录,以一切可能利用的合法形式反对殖民当局反人民的措施。当时斗争的范围异常广泛,宜传相当深入,斗争内容和反帝反殖的思想几乎做到家喻户晓。”砂拉越解放同盟”领导的斗争在教育和政治两方面向殖民主义者展开了全面的进攻。

从1955年的反对教育报告书和白皮书斗争开始,紧接着在教育方面有反对“教育津贴制”、“十年教育计划”等大规模的斗争,在政治方面有反对“印刷法修正条例”、“社团修正法”、“居住地限制法”、;职工会修正法”、 “1962年公安法”、“维持社会公安法”等大规模的斗争。这些斗争大大推动了北加的民族解放运动,使英帝惊慌失措。

(2)针锋相对的斗争

于是英帝着手考虑对付北加人民运动的全面战略措施。它首先提出了—个所谓“加强三邦联系”的建议。在英帝入侵北加里曼丹时,为了它的统治利益,它在北加实施“分而治之”的策略,把北加划分为三个邦(分别在沙巴以大商行管治的方式,在汶莱以保护国的方式,在砂拉越以私人王国的方式统治三邦),为了同样的目的,它又想实施“合而治之”的策略,想把北加三邦合成一个易于控制的地区。这是老奸巨滑的英帝对殖民地统治的手法,它们总是视其利益轮流使用“分而治之”和“合而治之”的种种诡计对付高涨的民族主义浪潮。

在提出这项建议时,当时的殖民当局就提出过这样的理由:加强三邦的联系可以加强军事和外交实力,以增强对外的实力;可以加强内部警察的实力,以增强国内保安实力。这就明白无误地暴露了他们的阴谋,增强对外实力和加强保安实力,无非就是合法化和强化其镇压国内革命力量的暴行。在砂盟领导下通过舆论界公开的讨论,彻底揭露了英帝的这一阴谋,使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有了明确的方向。当时砂盟指出:三个邦的割裂是英帝“分而治之”的殖民策略造成的,现在提出“加强三邦联系”是“合而治之”的英帝加强殖民统治策略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两种看起来不同形式的策略,要达到的却是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尽量延长其殖民统治利益。因此,砂盟针锋相对地指出,加强三邦联系应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争取民族独立,任何三邦联系的做法都不应违反人民的这一愿望,要提防殖民当局利用加强三邦联系来加强镇压革命运动,要提防它们利用地区间政治力量发展的不平衡来阻延独立运动的发展,要提防它们挑拨离间各民族关系的手法等等。

(3)反对“马来西亚 ”计划

由于砂盟的正确领导,三个地区的反帝反殖进步力量紧密团结,一致采取各种公开合法的斗争形式,把独立运动凝聚成一股强大的潮流冲向殖民主义的根基。英帝知道在当时的形势下,“加强三邦联系”或“三邦合并”都必将:A、在三邦掀起更强大的反殖民主义浪潮:B、使三邦反帝反殖力量更进一步团结起来,加速争取独立斗争的发展;C、由于三邦进步力量的紧密团结,必将使三邦取得独立后它无法保障其殖民利益。因此,英帝后来没敢实行它自己所提出的所谓“加强三邦联系”的建议,却转而加紧密谋策划“马来西亚”计划。这就是“马来西亚”计划出笼的真正原因。

在英殖民当局的授意下,当时的马来亚总理东姑拉赫曼(Tungu Abdul Rahman)于1961年5月27日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提出建立“马来西亚”的设想,准备把砂拉越、汶莱、沙巴并入马来亚,作为马来西亚的第十三、十四和十五州,说穿了就是让马来亚并吞北加三邦。英帝可以借“马来西亚”计划达到:A,压制北加革命形势的发展:B,找到满意的代理人为它统治北加三邦:C,维护它在这个地区长远的政治与经济利益;D,保障它在这个地区的战略地位。另一方面,“马来西亚”计划也满足了拉赫曼之流的领土扩张野心,使他们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侵吞一个领土比马来亚还大的北加。

三、汶莱人民党

(1)成立的历史背景

北加原本是一个政治实体,在1841年9月24日英国人James Brooke开始侵占砂拉越,1882年8月英国婆罗洲公司(British Borneo Company)正式统治沙巴之后,才被瓜分为三个政治区域。汶莱成为英帝的保护国。砂拉越和沙巴分别成为英国“拉惹”统治的私人王国和英国婆罗洲公司管治的私有属地。后两者名义上不是殖民地,实际上在政治上、经济上各方面都和殖民地没有什么区别,即使是这样英帝还是不满足,二次世界大战后马上着手把这两个地区改为直接受其殖民部管辖的殖民地。自1946年,砂拉越各地人民就群起反对这一计划,以马来族为主的大规模的反对让渡(即反对把砂拉越让渡给英国殖民部管辖的殖民地)的示威游行不断发生。示威群众高举反对让渡的标语,高喊反对让渡的口号。但英帝无视这一公开反对,仍将砂拉越和沙巴变成英国直接统治的殖民地。

二次世界大战后不久,汶莱马来族青年 Yassin Affandy, Che’Gu Hassan Bin Muhammad Amin,H.M.Salah 和 Abdullah Jahfar 等马来民族主义者倡导组织“青年阵线”(Barisan Pemuda 简称 BARIP),其总部设在汶莱,支部遍及北加各地,组织成员数以万计。由于英帝采取了恐吓及逮捕等手段,“青年阵线”无法公开活动,只得转入地下.由于这个“阵线”的推动,在砂拉越的马来族中,反英活动浪潮不断高涨,在1949年达到最高潮。

1949年英帝委派来统治砂拉越的总督 Duncan Steward 到诗巫巡视时遭刺杀。Duncan Steward 遭刺杀后,立即被送去星加坡治疗,两星期后不治而亡。刺杀Duncan Steward 的是两名马来青年,即Rosli(15岁)和 Morshidi(16岁)。结果除他们两人外,还有大批马来民族主义者被逮捕,其中四人被判死刑,其他的被判10到16年不等的徒刑。

此后,马来族的民族主义活动便转移到汶莱。

1953年初具有民族意识的青年阿扎哈里( A.M.Azahari Mahmud )刚从印尼回来,即准备经营一个电影制片厂,以宣传民族主义思想,但政府当局指他有共产党嫌疑,封闭了该厂。他因此发动群众举行一个大规模集会,强烈谴责英国殖民主义当局。这次集会几乎酿成殖民主义军警和集会群众的暴力冲突。结果好几个青年领袖,包括 A.M.Azahari本人被逮捕。同年8月中旬,在汶莱Seria地方附近发生了一起当地马来族警察暴动事件,更多人遭到逮捕。

1953年被捕入狱的一批青年陆续出狱后(阿扎哈里入狱6个月即获释),于1956年公开组织了人民党,其领导人大多不超过30岁,如它的主席阿扎哈里当时才28岁。他们中有些人和印尼共产党有密切关系,接受了进步思想,这对后来的斗争起了重要的作用。人民党成立后即积极招募党员和进行宣传活动。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发展成为一个拥有2万6干名党员的党。当时人民党的党员占汶莱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还多,它是受汶莱人民完全拥护的唯一的公开政党。

(2)汶菜人民党领导的宪制斗争

汶莱人民党初期的主要纲领是争取汶莱的自治和独立。

由于汶莱是英帝的保护国,外交和国防大权都落入殖民当局手中,因此为争取民族自决,人民党于成立后的第二年,即1957年1月派代表团到英国与殖民大臣桑迪斯(Minister of Colonial Affairs Duncan Sandys)谈判,要求英帝修改汶莱宪法,经长时间谈判,毫无结果,失败而归。接着阿扎哈里又于1959年率代表团到英国,直接提出让汶莱自治的要求,仍被拒绝。但迫于形势,1959年9月29日汶莱苏丹阿里赛福鼎(Sultan Omar Ali Saiffuddin)和英殖民主义者协商后,颁布了一个半民主的新宪法,答应在两年内实行分层选举,基层属于县一级的55个县议员全部由民选产生,属于全汶莱的立法议会则由17名官委议员和16名民选议员组成。但所有向立法议会提出的动议都必须经官方批准才能讨论。就是这样的宪法英殖民当局也不准备实施,在大选日期将届时,它宣布“由于某种未预见的情况”选举不能按时举行。

鉴于英殖民当局的无耻耍赖,人民党愤怒抗议,组织群众示威,迫使当局不得不于1962年7月21日举行选举。选举结果表明人民党得到绝对大多数汶莱人民的拥护,四个县的全部55个议席和立法议会的16个民选议席全部为人民党所获。选举获得全胜后,人民党准备在12月5日举行的第一次立法会议上提出反对“马来西亚”计划、要求建立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北加里曼丹统一邦的议案。上述两项议案的具体内容为:1)本届国会决定要求英国政府取消计划在1963年 8月实现的“马来西亚”构想,因为英国政府的这一项行动构成人类自决权的否定;2)本届议会决定要求英国政府归还汶莱苏丹殿下整个北加里曼丹的主权,确立苏丹为议会立宪君主;要求这一国家的政体为拥有百分之百领土的北加里曼丹统一邦;要求准予北加里曼丹统一邦在1963年内获得完全独立。这是人民党把局限于汶莱一个地区的斗争扩展到砂拉超和沙巴的第一次公开表态。

英殖民当局知道,人民党的影响不仅限于全部民选议员范围内,上述动议一经提出讨论,必将获得议会通过。他们怕得要死,以卑鄙的手段,对由苏丹委任,经殖民当局同意的官委议长施加压力,要他拒绝批准在立法议会上讨论这些动议。即便这样,殖民当局还是不放心,两次延迟议会召开的日期。

(3)汶莱人民党领导的武装起义

1962年2月19日英帝和马来西亚当局为了制造民意,曾委任一个“柯波德调查团” (Cobbold Commission)到北加“调查民意”。“调查团”抵达砂拉越首府古晋的当天,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就举行了一个有一万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在诗巫、美里等地也举行了大规模的群众大会同声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在“柯波德调查团”前来北加三邦进行所谓的调查之前的同一年1月间,由汶莱政府主持的一个民意调查中,当时约8万人口的汶莱,只有9个人表示赞成“马来西亚”计划,为了揭穿英帝的骗局,北加三邦和马来亚、星加坡等五个地区的七个左翼政党,也于1962年2月8日在星加坡举行联席会议,一致谴责“柯波德调查团”的活动。

英殖民当局在制造民意进行政治欺骗的同时,还采取恐怖的镇压手段来推行这一新殖民主义计划。从当年6月底开始,英殖民当局已开始在砂捞越逮捕革命领导人,并在汶莱一再推迟在议会上讨论人民党提出的反对“马来西亚”的提案。人民党认为这就是英帝决定强制推行“马来西亚”计划的信号,而且他们也已接到可靠消息,得知殖民当局将在1962年之内强行成立“马来西亚”。

于是人民党便决定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举行武装起义。在决定起义的具体时间之前,人民党领导人阿扎哈里曾邀请砂拉越地下组织领导人文铭权到美里 (Miri)与该党的三名代表秘密会晤,讨论武装起义问题。他们向文铭权透躇,该党准备在不久的将来举行武装起义。

当时文铭权强调,

(一)起义应联合全北加里曼丹的进步力量一齐来搞,要和全北加各民族人民联合起来搞,由汶莱的马来族单独搞,成功的希望不大:

(二)武装斗争要有群众基础,要得到群众的广泛支持,特别是占人口多数的山区民族的支持,没有占大多数人口的山区民族作为可靠的同盟军,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

(三)现在的主要工作是大搞山区民族的工作;

(四)要作长期打算,同时明确表示搞武装起义的时机还不成熟。

但他们表示人民党对武装起义的决心已下,势在必行,认为只要砂拉越左翼力量支持他们,就一定能取得胜利。

汶莱人民党在未得到“砂盟”正式承诺支持的情况下仍然于1962年12月8日举行武装起义。起义军迅速占领了诗里亚(Seria)市及油田区、瓜拉马来奕(Kuala Belait)市以及汶莱首都大部分地区,在砂拉越和沙巴的一些地区也同时发生武装起义,开始几天起义军声势浩大,着实打得英国殖民当局措手不及。但英帝火速调动它驻扎在星加坡和香港等地的远东军前往镇压。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起义军坚持奋战了两个多月,伤亡惨重,最后只得退入丛林,起义终告失败。

四、砂盟对汶莱起义的看法

1964年4月“砂盟”对汶莱人民党武装起义的经验教训提出过如下看法:

A、这次起义的意义:

1)汶莱当时是一个只有8万人口的小国,人民党敢于起来革命真了不起。
2)在人民生活水平不算低的情况下能发动大多数人起来参加武装革命是一件不简单的事。
3)在受帝国主义影响极深的许多周围国家包围下,能进行一场民族资产阶级领导的武装革命是了不起的。
4)在修正主义思潮泛滥情况下举行武装起义,这对阐明马列主义原则具有重要意义。
5)起义力量从基层到领导全部是马来族,这对北加革命本身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

B、起义军的战略与策略

1)战略目标是夺取整个北加里曼丹的政权,但起义的—切部署主要只立足于汶莱。
2)对三个地区百余年来殖民统治的影响、群众的觉悟程度、革命发展的情况等方面的分析与估计同实际情况有较大出入。
3)和各地区的革命力量缺乏密切的合作和联系。
4)由于敌强我弱,人民力量尚未充分发动起来,没有长期打人民战争的准备,对革命的长期性、曲折性的思想认识不足,起义的枪声打响之后只想速战速决。

C、关于依靠工农和山区民族(主要是伊班、陆达雅族》的问题。

1)起义目标是夺取全北加,但对北加各阶级、各民族的情况和革命的主力军等问题都没有明确的认识,在革命遭到打击后失去方向。
2)他们还未认识到北加革命力量的源泉是农民,主要是山区民族,他们人口最多,受压迫最深,有反对白种人侵略的传统。
3)他们也未认识到山区民族居住的地区是进行游击战和建立根据地的最理想的地区,而把武装力量集结在城市。

D、民族合作问题

1)在汶莱,武装革命斗争参加者主要是马来族,在砂拉越则主要为华族,在沙巴由于进步的革命群众活动还比较薄弱,参加斗争的还不多。
2)各地区以不同民族为主体的革命运动之间的联系和合作还不密切,以致起义时缺乏密切配合。
3)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长期来推行民族挑拨政策,单一民族所进行的革命斗争,不容易取得其他民族的支持。
4)从北加各民族组成的情况来看,各民族进步力量之间的合作以及和山区民族的合作是革命事业胜利十分重要的条件。

E、起义的领导问题

1)由于汶莱起义是由马来民族资产阶级领导的起义,领导起义的人民党对革命的对象、任务、动力,性质、前途等问题缺乏明确的认识。
2)由于民族资产阶级的本性,他们具有:a)革命和动摇的两面性;b)他们所领导的革命未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工农和山区民族的真正利益。
3)起义失败的教训是多方面的,主要是没有明确的思想指导。

F、对外援的认识问题

1)发动起义之前,他们就把起义的成功寄望于外援上,希望起义的枪声一响就能马上得到印尼、菲律宾的强力支援,强大的国际压力就会迫使英帝和马来亚反动派不敢镇压起义军。
2)起义失败后没有依靠自己扎扎实实地搞群众工作,没有准备重建自己的武装力量。

G、革命必须靠自力更生

1)革命是本国人民自身起来争取解放的斗争;
2)任何外援不通过内因是无法起作用的;
3)坚持自力更生才能在革命斗争中锻炼出坚强的干部,锻炼出英雄的人民,发展和壮大国内革命力量。
4)只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卜才能做到:a)拒绝有附加条件的外援;b)接受外援后发挥作用;c)不因局势的变化而难于立足;d)长期坚持革命斗争。

五、汶莱人民党的阶级性质

(1)资产阶级性质

人民党是一个民族资产阶级的政党,尽管初期受到进步的影响,在斗争中发挥很大的作用,它与生俱来的致命弱点是它的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即革命性和动摇性,使它在关键时刻无法坚持革命斗争,而走向机会主义。他们想革命,而且抱负很大,但对革命形势却做了不确切的估计,不知道应该争取的基本群众是谁,不知道应该立足于自力更生。因此在转入丛林战之后,虽然和“砂盟”合作,但又不愿和它走同一条道,还要北加所有的革命者接受它的领导。它把基点放在依靠印尼政府的支援上,不仅自己愿受印尼人的控制,还要求所有的革命者在它领导下一起受印尼人的控制。它在政治上依靠印尼政府扶持,在军事上依靠印尼军人经营。结果在印尼发生反动政变之后,它无法经受这一冲击,顷刻瓦解。 ,

(2)走向机会主义

汶莱人民党是一个公开的民族主义政党,曾高举反帝反殖的旗帜,和英帝及其走狗作过坚决的斗争,它反对“马来西亚”和为建立北加里曼丹共和国而举行的武装起义对推动北加里曼丹的革命发展做出了贡献。起义失败后人民党成为非法组织,它和北加共产党人合作组成联合政府,在这个联合政府的统一领导下,汶莱人民党领导的北加里曼丹国民军和“砂盟”领导的几支部队互相协作,共同作战,反对英帝及“马来西亚”新殖民主义。但在印尼1965年“930事件”之后,汶莱人民党及其领导的北加国民军立即陷于瓦解的状态。它的主席阿扎哈里(A.M.Azahari)等人先是投靠苏哈托政权,后来又投靠他们曾誓言反对的 “马来西亚”反动政权。此后一直没有什么活动。

直到Zaini Haji Ahmed, Yassin Affendy及其他6个自起义后一直披囚禁的汶莱人民党领导人于1973年7月越狱逃到“马来西亚”寻求政治庇护后,这个党又开始活动。他们在国内(汶莱)散发传单,在国外发布宣言。有迹象显示,它试图搞由“马来西亚”官方支持的武装活动。1976年1月阿扎哈里在吉隆坡主持人民党的“Dewan Harian”会议,通过一项决议说如果和平及民主程序之门已被关闭,将采取暴力或武装手段争取民族独立。另在1976年2月汶莱当局对一名逃离汶莱后又返回去的青年的审讯中,证实了人民党打算派人前往一个阿拉伯国家接受军事训练。但他们的斗争目标不再是反对“马来西亚”和争取北加里曼丹的独立,而是成立一个以苏丹为元首的汶莱君主立宪国。

不管人民党的斗争纲领如何,今后将采取什么斗争手段,他们想依靠印尼和“马来西亚”达到革命的目的只是幻想。

说明:

1)(略) .………

2)汶莱人民党领导人阿扎哈里(A.M.Azahari Mahmud)在决定起义的具体时间之前,曾邀请砂盟领导人文铭权到美里(Miri)与该党的三名代表秘密会晤,讨论武装起义问题。讨论内容前面已叙述,在此不赘述。他们见面的地点是美里一号油井,时间大约是在1962年6月中旬。会谈后,文铭权大概于6月20日从美里返回古晋,而他在6月22日清晨就被逮捕,来不及向砂盟中央其他同志传达这个重要信息和商讨对策。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的关搭拉摩监狱 SINGAPORE’S GUANTANAMO PRISON

作者:张素兰 Teo Soh Lung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665128110330823

 

直到昨天(2020年9月29日)有20多名新加坡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宪报公布这些人被定性为恐怖分子。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被列在《第一恐怖主义计划》(the First Schedule of the Terrorism(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简称:“TSFA”)法令。这份长达42名被拘留者的名单,包括了来自孟加拉和印度尼西亚。他们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的本地工作的工人。紧接着就在《第一恐怖主义计划》(the First Schedule of the Terrorism)法令下被起诉及判处。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42名被监禁者当中,一名被捕者应该是已在菲律宾被宣布死亡,另一位是怀疑在叙利亚死亡的。他的组屋被法庭下令强制性拍卖了。

I didn’t know that the 20 odd Singaporeans who are presently detained under the ISA were all gazetted as terrorists in 2015 until yesterday. Their names are listed in the First Schedule of the Terrorism (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 (TSFA). That long list of about 42 people includes Bangladeshi and Indonesia workers who were initially arrested and detained under the ISA but were subsequently charged under the TSFA and convicted. Some of them are still serving their prison sentences. Strangely, one of the 42 is supposedly dead in the Philippines and the other is suspected to be in Syria. His HDB flat has however, been ordered to be sold by the court.

尽管《第一恐怖主义计划》(the First Schedule of the Terrorism)((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简称:“TSFA”)法令是在2002年通过实施的。新加坡政府过去从来就没有援引过这部法令来对付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在2015年之前,宪报出来就没有把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定性为“恐怖分子”。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在法庭上被公开审讯过。他们也没有被证实指控设下犯罪。为什么部长决定在宪法上公布他们的恐怖分子?13年来,他认为没有必要把他们列为恐怖分子的黑名单 。为什么现在要怎么做呢?当局是不是要在未来把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在宪报上定性为恐怖主义者(在这里,我不希望自己不会成为另一名在你版权法令下的被捕者)?部长有权利怎么做吗?明显的,这是滥用了新加坡的法治权利。新加坡就是喜欢滥用这种权利。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has never before used the TSFA against ISA detainees until 2015 even though that law was enacted in 2002. Before 2015, it has never gazetted ISA prisoners as terrorists and rightly so because all of them have never been tried in open court and are not guilty of the allegations made against them. So why did the minister decide to gazette them as terrorists? For 13 years he didn’t deem it necessary to blacklist them as terrorists. Why now? Are we to expect that future ISA detainees (here I hope there will not be another ISA detainee) will all be gazetted as terrorists? Should the minister be entitled to exercise his discretion in this way? Clearly, it is an abuse of the rule of law which Singapore likes to claim it has.

当一名被监禁者在未能确定罪行而未经审讯已经被监禁,为什么还要在宪报上被定性为哦恐怖分子?为什么要在把那些已经被判处监禁的的外劳在先报上定性为恐怖分子?可能是部长认为,那不只是让这些被捕者在精神上枯竭,而且在《第一恐怖主义计划》(the First Schedule of the Terrorism(Suppression of Financing) Act简称:“TSFA”)法令下,把他们定性为恐怖分子,可以充公他们的财产。

Why gazette a detainee as a terrorist when he is already down and out with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Why gazette poor migrant workers who are already serving prison sentences of between two to five years? Maybe the minister is thinking of impoverishing these detainees as the properties of terrorists can be confiscated by the State under the TSFA.

在新加坡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者都是穆斯林教徒。这些被捕者的人数可能已经超越在美国监禁在关搭拉摩监狱的犯人。(注:美国关搭拉摩监狱是美国在赶走西班牙,占领了古巴后,在古巴的领土上设立的海军基地)哈芝.易卜拉欣.宾.哈芝马丁(Haji Ibrahim bin Haji Maidin)是一名公寓管理经理,他是在2001年12月就被被捕监禁至今。阿拉胡仃.宾 阿都拉曼(Alahuddeen bin Abdullah)和默罕默德.阿斯兰.宾.牙尔.阿.里.可汗 (Mohd Aslam bin Yar Ali Khan)是在2002年被捕监禁的。他们都已经被了监禁近20年了。很快地,他们将会超越我们被监禁时间最长的政治拘留者谢太宝。谢太宝博士为了自己的政治信仰而被监禁了26年,同时,在6项条件下继续被软禁6年。

Singapore’s ISA prisoners today are all Muslims. Their detention record may have beaten that of Guantanamo prisoners.

Haji Ibrahim bin Haji Maidin, a condominium manager has been in prison since December 2001. Alahuddeen bin Abdullah and Mohd Aslam bin Yar Ali Khan were detained in 2002. Nearly 20 years! Soon they will also surpass the record of our longest political prisoner, Dr Chia Thye Poh who spent 26 years in jail for his political beliefs and another six under severe restrictions.

我希望国会的议员们能够在国会里提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监禁者面对的困境。前反对党国会议员詹时中及已故惹耶勒南在国会里就提出过这个问题。我希望穆斯林教徒能够提出疑问,为什么这些被监禁者未能获得释放?

I wish parliamentarians will raise the plight of ISA detainees in parliament. Mr Chiam See Tong and the late Mr JBJ did when they were in parliament. I wish Muslims will question why they cannot be released.

这些别监禁者是否是被人们遗忘了?

Are the prisoners all forgotten?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被警方没收后的电脑及电子设备…… SEIZED COMPUTERS AND ELECTRONIC DEVICES

作者:张素兰Teo Soh Lung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660769984099969

 

2016年,当警方搜查在我家没收了我的电脑及新的三星手机时,他们在我的面前把手提电脑及及手机的端口用胶纸全部封住,并装入了准备好的信封加以封住。

When the forensic team seized my computers and new Samsung mobile phone in 2016, they plastered all the ports with seals before they put them into bags and envelopes and sealed them in my presence.

这一切仅仅就是在走过场——在我的面前演戏吧了。回到警署后,警方人员可以轻易地拧开手提电脑背后螺丝取出里面的这样处理器(CPU)。手提电脑的硬盘被取出并标签为“原装装置”。事实上,他们已经复制了硬盘里的所有资料。他们使用同样的方法,取出了手机里的硬盘并复制里面的资料。警方人员把这些资料复制到他们自己的硬盘里。他们搜索在电脑及手机力度所有资料。只是赤裸裸地倾翻侵犯私人隐私权。

All these seals are only for show. Back in their office, the police simply open up the CPU (by unscrewing the back) and notebook. The hard disks are removed and marked as “Original Exhibits”. These hard disks are then duplicated. Similarly the chip in the mobile is removed and duplicated. The police would work on their duplicate hard disks. They ploughed through all the data. It is a gross invasion of privacy.

假设警方人员小心翼翼,在拆开这些设备过程中,将不会给设备造成太大的损坏痕迹。如果他们在拆除这些设备是使用粗暴的手法,设备将会受到损坏。当完成了搜索硬盘里的所有资料后,他们就把这些设备扔进了一个没有空调设备警署的储藏室。

If the police are careful, they will cause less damage. If not, they simply break your equipment. When they are done with going through all the data, the equipment are then dumped into the store room which is not airconditioned.

警方没收了我的设备后14个月归还给我时,我的“富士”牌手提电脑已经遭到损坏。电脑的后面底部的痕迹显示是被强力撬开,电脑店荧光屏液晶被“刮花”。这一切可能是由于警方的储藏室没有装置空调所造成的。虽然手提电脑的中央处理器人敢可以运行,显然的速度已经缓慢下来了。我的手机已经成了老旧了。

My properties were returned after fourteen months. My Fujitsu notebook was damaged. The back was chipped off by force and the screen “scratched”, probably due to heat in the store room. The CPU though in working order was extraordinarily slow. My new Samsung mobile phone became outdated.

警方并没有赔偿造成我的设备的损坏。

The police do not compensate for damage caused.

以下的图片是警方归还我的设备后,我拍摄的下来,照片显示我的设备的硬盘、损坏的手提电脑和手机的芯片被他们贴在背后。

Below are some photos of the hard disks, damaged notebook and mobile phone with the chip stuck to the back.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立即停止骚扰覃柄鑫博士 STOP HARASSMENT OF DR P J THUM

24 September 2020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659351654241802

 

人权组织功能 8(Function 8)谴责总理公署属下选举局和警察部队骚扰独立社交媒体《新叙事》发起人覃柄鑫博士。

Function 8 condemns the harassment of Dr P J Thum, founder of independent media New Naratif by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acting through the Elections Department and the Singapore Police Force.

覃柄鑫博士并没有触犯任何条例。他不应该于2020年9月21日被传召到金文泰警署闻讯长达4个半小时。在警署问讯结束后,在4名警方人员的押送下回到其住所进行搜查,过后个人的手机 及手提电脑被充公。

Dr P J Thum has not committed any offence and should not be summoned to the Clementi Police Station to be interrogated for four and a half hours on 21 September 2020. It ended with him being escorted home by four police officers and seizure of his mobile phone and laptop.

覃柄鑫博士的遭遇不是总理公署对付的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这是践踏滥用法律的,除非是那些被人们委托维持法律秩序者被阻止。

Dr P J Thum is not the first, nor will he be the last victim of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unless this abuse of the law committed by the very people who are entrusted to keep law and order is stopped.

我们呼吁警方立即停止对覃柄鑫博士进行任何调查和归还他个人的手机及手提电脑。

We call on the police to cease its investigations and return the laptop and mobile phone in good order to Dr P J Thum immediately.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啥时候是个头?WHEN WILL IT ALL END?

作者:张素兰Teo Soh Lung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658483487661952

23/9/2020

昨天(2020年9月22日),我与几个朋友聚集在金文泰警署外等待覃柄鑫。他是《新叙事》网站的发起人。由于选举局助理官员的举报,他被警方传召闻讯。大选时在2020年7月10日举行的。我们不知道选举局是什么时候向警方投诉的。

Yesterday, a few friends and I gathered outside the Clementi Police Station to wait for P J Thum, founder of New Naratif (NN). He had been summoned there because of the complaints lodged by the Assistant Returning Officer of the Elections Department. We do not know when the complaints were lodged. The general election was held on 10 July 2020.

依据选举局2020年9月23日发表的声明,距离大选日期是超过来个月了。《脸书》网站已经下令他在选举期间删除5个“付钱广告”了。这5个“付钱广告”共值341新元。覃柄鑫说,这些广告只是宣传帖子,包括了其中一个视频广告不断发出了一个 “你可以自行决定” 的尖叫声。见网址: See https://www.eld.gov.sg/…/Press_Release_-_Police_reports…

看来总理公署并不满意《脸书》已经从网页里删除的5个帖子。2个月前举行的大选中,行动党已经在93个席位里赢得了83个席位的压倒性胜利。现在却针对着覃柄鑫。

According to the press statement issued by the Elections Department on 18 September 2020, more than two months after the general election, Facebook was ordered to take down five “paid advertisements” during the election period. Those advertisements had cost NN the handsome sum of $341. P J Thum said that including one video with the sexy voice repeating the word “Discretion”.but it seems the Prime Minister’s Office is not satisfied with the removal of the five posts by Facebook. Two months after winning a landslide victory, securing 83 of a 93-seat parliament, it is now going after P J Thum.

为什么行动党可以利用纳税人的前去调查这样一起小事。这是一个极其不讲理和报复性的行为。即便是那5个‘广告’被法院判处触犯选举活动条例(这是可能性不大),对新加坡人来说,要能够达到任何目的?行动党政府不可以利用纳税人的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Why is the PAP government behaving in such an unreasonable and vindictive manner, using taxpayers’ money to investigate a petty matter. Even if all the “ advertisements” are found by a court of law to amount to unlawful election activities (which prospect is unlikely), does it serve any useful purpose for Singaporeans? The PAP cannot use taxpayers’ money to satisfy their own ego.

我们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看过或者听过这 5个‘广告’内容。我认为,在选举前出现的除了“尖叫声”的视频是一个巧妙的讽刺外,我并没有看到其他4个所谓的‘广告’。我以为自己是《新叙事》网站的订户。行动党在大选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已经显示了,《新叙事》的广告并没有对选举结果产生任何的影响,或者说它所产生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为什么总理公署不能够让这个问题就此打住?

Most of us have not even seen or heard of the “advertisements”. I confess that besides the Discretion video which I thought was a clever satire and which appeared before the election period, I have not seen the other four so called advertisements even though I am a subscriber of NN. The landslide victory of the PAP has already shown that the alleged advertisements of New Naratif did not have any effect on the outcome of the election or even if they had, the effect is miniscule. Why cannot the PMO let matters rest?

可以对此作出的唯一的结论,我认为,那就是,

I can only arrive at one conclusion. It is this.

这是行动党的不幸和遗憾的本质。这是它们为确保自己的利益和生存,而不是罔顾新加坡人民的基本利益——那就是要享有基本的人权,诸如表达自由权。为了达到持久维护自己的政权而不惜一切代价。其结果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恶霸。行动党将确保,那些能够洞察到行动党在政治上的缺陷,以及有勇气敢于说出真相和具有影响力的人被镇压下来。我们对新加坡感到悲哀,我们我们的政府要摧毁那些有才干的新加坡人?

It is the unfortunate and sad trait of the PAP.

It is steeped in ensuring its own interest and survival, and have no regard for the interest of Singaporeans who want to enjoy some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such as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It wants to hold on to power at all costs. As a consequence, it is well known as a bully. The PAP will ensure that people who are capable of seeing the flaws in their policies and who have the courage to speak up and the ability to influence others are put down. This is so sad for Singapore. Why is our government destroying talented Singaporeans?

没收手机及手提电脑

SEIZURE OF MOBILE PHONE AND LAPTOP

覃柄鑫说,在经过4小时冗长的问讯后,警方没收了他的手机及手提电脑。为什么他们要怎么做呢?利益肯定的事实是,《新叙事》所上载的那5个‘广告’,和《脸书》在选举局的指令下已经被删除了。当然,投诉人一定是采取了屏蔽措施,以及复制了视频作为保存的目的。

PJ Thum said that the police seized his mobile phone and laptop after four hours of interrogation. Why do they need to do that? Surely the fact that the “advertisements” were put up by New Naratif and Facebook had removed them on the orders of the Election Department are not denied. Surely the complainant must have taken the precaution of screen-capping and duplicating the video for record purposes.

覃柄鑫并不是被选举局向警方投诉后手机及手提电脑被没收的第一个人。我们其他人——鄞玉林(Roy Ngerng)、古玛兰.比来(Kumaran Pillai)、 拉维.菲利蒙(Ravi Philemon)……等的这些电子设别被没收,并在数个月后归还时已经是损坏不堪了。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赔偿。

PJ Thum is not the only person whose electronic devices and handphones have been seized by the police on the complaints lodged by the Election Department. So many of us – Roy Ngerng, Kumaran Pillai, Ravi Philemon etc have had our equipment seized and returned months later in a damaged state and without receiving any compensation.

警方是不需要扣留这些设备的,除非他们是要教训在设备的物主,并表现出他们可以与所欲为,包括损坏这些设备。假设他们有意对当事人进行司法程序起诉于法院,需要保留作为呈堂所需,否则他们不需要,没收这些设备的。我们可以看到,在最近发生的有关印度尼西亚女佣上诉事件。雇主廖文良及其家属不断地指控她偷窃行为的案件,警方也只是在案件审讯前没收了有关的物件。

There is no need to hold on to these electronic devices unless the police want to teach the owners a lesson and show them that they can do anything they want, including damaging these devices. If they wish to proceed with charging the owners in court and need to preserve the exhibits their own practice has shown that it is not necessary. In the recent appeal of Parti Liyani v PP , we have seen that alleged stolen goods of the family of Liew Mun Leong continued to be used by the family. They were only seized just before the trial.

新加坡警方需要重塑自己的形象,以赢得新加坡人民的信心。人民一直密切关注着他们的行止。他们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完成调查工作,同时,在完好无损地归还覃柄鑫的手机及手提电脑。这是却来我们对此事件的看法的。

The Singapore Police Force needs to redeem its image and win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Singaporeans. Their actions are closely watched. How soon they finish their investigations and return the mobile phone and laptop of PJ Thum in good order will affect our opinion of them.


留下评论

‘马打头’能够带领‘兵头’走出困境吗?

2020年新加坡大选终落幕了!

可以说,2020年新加坡的大选就是一场网络信息大战!

   行动党赢了吗?

这是个假议题!对于行动党来说它们是不会承认自己输的!——准确地说,应该是“稳中无败”!——因为他们仍然是掌握84个席位。尽管是牺牲了一个盛港集选区——失去第四代团队的一个部长(‘工人头’黄志明和2个副部级部长——蓝彬明和安宁.阿敏)仍然大权在握!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看看以下的这个数据表,就可以说明到底行动党是:“稳中有败”?还是行动党现在是:“虎穴里走出羊羔子”——一代不如一代?

2020年7月10日大选各政党得票率数据表

选民总数:2.653.942

投票总数:2,485,936

废票:45,772            没参加投票:118,377

角逐席位:93席

集选区:17个

单选区:14个

行动党得票及得票率: 1,402,547     56.4%

反对党总得票及得票率:94,138,221    38.90%

集选区得票率数据

阿裕尼

2020

行动党

40%

 

工人党

60%%

2015

 

49.05%

   

50.95%

三巴旺

2020

行动党

69%

 

团结党

31%

2015

 

72.28%

   

27.72%

宏茂桥

2020

行动党

72%

 

革新党

28%

2015

 

78.64%

   

33.17%

义顺

2020

行动党

61%

 

前进党

39%

2015

 

66.83%

   

21.36%

马林百列

2020

行动党

57%

 

工人党

43%

2015

 

64.07%

   

35.93%

丹绒巴葛

2020

行动党

63%

 

前进党

37%

2015

 

77.71%

   

22.29%

裕廊

2020

行动党

75%

 

红心

25%

2015

 

79.28

   

20.72

西海岸

2020

行动党

52%

 

前进党

48%

2015

 

78.57%

   

21.43%

东海岸

2020

行动党

54%

 

工人党

46%

2015

 

60.73%

   

39.27%

白沙-榜鹅

2020

行动党

63%

人民之声

37%

民主联盟

2015

 

72.89%

   

27.11%

淡宾尼

2020

行动党

67%

 

团结党

33%

2015

 

72.06%

   

27.94%

马西岭

2020年

行动党

64%

 

民主党

38%

2015

 

68.73%

   

31.72%

荷兰——武吉知马

2020

行动党

68%

 

民主党

37%

2015

 

66.60%

   

33.40%

盛港

2020

行动党

47%

 

工人党

53%

2015

 

——

   

——

蔡厝港

2020

行动党

59%

 

前进党

41%

2015

 

76.89%

   

23.11%

碧山——大巴窑

2020

行动党

67%

 

人民党

33%

2015

 

73.59%

   

26.41%

惹兰勿杀

2020

行动党

67%

 

人民之声

33%

2015年

 

67.76%

   

32.25%

各政党集选区得票总数及总得票率

行动党

工人党

前进党

民主党

人民之声

人民力量

1402547

279245

253459

110827

59060

7477

56.4%

11.2

10.2%

4.5%

2.4%

0.3%

 

红心党

人民党

团结党

革新党

民主联盟

独立人士

31191

37869

93546

54505

31179

654

1.3%

1.5%

3.8%

2.2%

1.5%

0.00%

 

单选区得票数据

哥本哈鲁

 

行动党

 

前进党

2020

68%

 

37%

2015

——

 

——

杨厝港

行动党

 

前进党

2020

61%

 

39%

2015

——

 

——

武吉班让

行动党

 

民主党

2020

56%

 

44%

2015

68.38%

 

31.62%

玛丽蒙

行动党

 

前进党

2020年

54%

 

46%

2015

——

 

——

丰加北

行动党

 

前进党

2020

63%

 

37%

2015

74.76%

 

25.24%

武吉巴督

行动党

 

民主党

2020

57%

 

45.20%

2015

61.20%

 

38.80%

裕华

行动党

 

民主党

2020

69%

 

37%

2015

73.54%

 

26.4%6

拉丁马士

行动党

 

革新党

2020

76%

 

34%

2015年

77.25%

 

12.72%

榜鹅西

行动党

 

工人党

2020

65%

 

35%

2015

——

 

——

后港

行动党

 

工人党

2020

42%

 

58%

2015

42.31%

 

57.69%

麦波申

行动党

 

人民力量党

2020

73%

 

37%

2015

65.58%

 

33.60%

蒙巴登

行动党

 

人民党

2020年

61%

 

39%

2015

71.84%

 

28.16%

波东巴西

行动党

 

人民党

2020年

61%

 

39%

2015

66.41%

 

33.59%

先驱区

行动党

前进党

独立人士

2020年

66%

37%

2%

2015

76.34%

23.66%

——

惹兰勿杀

2020年

行动党

67%

 

人民之声

33%

2015年

 

67.76%

   

32.25%

这组数据说明了什么?它不仅是选民明确地告诉行动党:

  1. 李光耀死去5年后的今天,李显龙已经不再是行动党的光环里!

  2. 选民心意中的行动党领导人是:善达曼!不是李显龙钦点(或者是李光耀遗书里指定的?)王瑞杰或者是陈振声!

  3. 行动党利用冠状疫情病毒肆虐,大肆动用国家储备金来收买民心的银弹政策成效不大!

 再往下看吧!

行动党内定的第四代领导人当中没有一组人获得的支持票率是达到70%或是超过70%的!

行动党内定的未来第四代领导人的得票数据:

三巴旺(王乙康)(下跌3%)

2020

行动党

69%

 

团结党

31%

2015

 

72.28%

   

27.72%

淡宾尼(马善高)(下跌5%)

2020

行动党

67%

 

团结党

33%

2015

 

72.06%

   

27.94%

马西岭(黄循才)(下跌4.73%)

2020年

行动党

64%

 

民主党

38%

2015

 

68.73%

   

31.72%

丹绒巴葛(陈振声)(下跌14.71%)

2020

行动党

63%

 

前进党

37%

2015

 

77.71%

   

22.29%

蔡厝港(颜金勇)(下跌17.89%)

2020

行动党

59%

 

前进党

41%%

2015

 

76.89%

   

23.11%

马林百列(唐振辉)(下跌7.07%)

2020

行动党

57%

  工人党

43%

2015

 

64.07%

   

35.93%

东海岸(王瑞杰)(下跌6.7%)

2020

行动党

54%

 

工人党

46%

2015

 

60.73%

   

39.27%

西海岸(易华仁、李智昇)(下跌26.50%)

2020

行动党

52%

 

前进党

48%

2015

 

78.57%

   

21.43%

行动党与反对党在此届大选总的得票率:

行动党得票及得票率: 1,402,547     56.40%

反对党总得票及得票率:94,138,221    38.90%

行动党内定的未来第四代领导人的得票数据:

集选区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最高得票

裕廊(善达曼)

2020

行动党

75%

 

红心

25%

2015

 

79.28%

   

20.72%

宏茂桥(李显龙)

2020

行动党

72%

 

革新党

28%

2015

 

78.64%

   

33.17%

义顺(三木根)

2020

行动党

61%

 

前进党

39%

2015

 

66.83%

   

21.36%

以上这些数据说明了以下几点:

李显龙的失望绝对是比期望来得糟糕!

他从2008年开始进行“物色接班人”,一共进行了12年了。他终于在去年党代表大会后对外宣布,王瑞杰是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但是,他说了,王瑞杰是否“众望所归”成为第四代领导人,还得看他领导本届大选的成绩了。现在成绩出来了:

李显龙本人及王瑞杰的领导的集选区在内的所有行动党参与的选区得票率都下跌!——善达曼:4,28%;李显龙:6.64; 三木根:5.83

第四代领军人王瑞杰得票率是所有第四代领导人中最低的——54%!集选区得票下跌最严重的是西海岸——26.5%!

正如行动党在选前一直强调选后的工作重点是:

何解决和带领新加坡走出目前面对的经济困境?

但是,摆在李显龙面前首要的问题是:

他所钦点王瑞杰是否能够成为“第四代领导人”的领军人了!领导行动党走出困境!?

于1959年5月30日,行动党在左翼组织的支持下打败英国殖民主义者扶持的林有福傀儡政权上台后。当时得票率最高是芳林区的王永元,第二是李光耀。根据行动党党内的约定,得票率最高的候选人顺理成章地当未来自治邦总理。但是,李光耀不干。为此,当时党中央委员会委员进行投票表决,但双方票数一样,无法通过决定谁当总理。最后,党主席杜进才投票支持李光耀。李光耀就是这样当上了行动党第一任总理的。

现在,行动党面对的是:

以集选区得票率最高者是:善达曼;以第四代领导人得票率最高者是:王乙康。王瑞杰得票率是第四代领导人在集选区倒数第二位。

善达曼是否可以名正言顺的担任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

行动党选前一再强调选后首先要处理的是:

解决危机,让新加坡在走出经济危机。善达曼脑袋健康,担任过财政部长,专业是经济。他是不是最佳总理人选

到底谁该是人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及未来总理最佳人选?反正,那是行动党内部的事,咱们不管了。

反对党的支持票率已经回到过到2011年大选的水平。

我们看看反对党方面的得票率。

本届大选证明了以下事实:

(一)工人党:她已经成功地完成党内年轻一代领导人的交接工作!选前她做了2项极其重要的决定:

  1. 刘程强及陈硕茂离开阿裕尼集选区,不在参加大选大选;

  2. 方荣发离开后港单选区,让新人替代。

  3. 由于身体健康问题,吴佩松也无法参加本届大选。

这3项在选前出现的情况对工人党动员干部和支持者而言,就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环境!工人党的党员干部和支持者已经后无退路了!他们必须逆风而上往前走!

实践证明:

工人党的决定是正确的!他们已经胜利和顺利完成接班人的交接工作了!接班人也在这次大选交出亮丽的成绩!他们已经历了考验和被选民认可了!

(二)民主党: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和党主席淡巴雅教授分别在单选区成功取得了超过40%的得票率,说明民主党已经在群众中奠下基础。可以从徐顺全在几次选举中获得的支持率逐年增加可以说明这一点。

(三)前进党

尽管她是在大选前几个月才正式成立,但是,在陈清木和李显扬的个人声望影响下,迅速了获得人民的认可。陈清木在西海岸集选区获得高票的支持率(48%)足于说明了:

创党不久的前进党在陈清木医生和李显扬的效应下,在西海岸所取得成绩绝对是让行动党不寒而栗!假设他们成功攻下西海岸区,等于是2位行动党第四代部长级报销!将来是行动党未来在西部地区的铁票仓最大威胁肯定是来自前进党!

选民可能会问,如果李显扬参加本届大选,前进党在本届大选是不是战绩会亮丽喜人!当然会。但是,李显扬决定不参加本届大选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李显扬看到:

  1. 行动党将通过其狗腿子转移对大选的核心主题:杜绝行动党的霸道行动,转变成为是:李光耀后人之间为了“38号老宅”的内讧的家事带到全国大选让选民面对艰难的抉择;

  2. 他承诺了李光耀的家族不应该再继续占据新加坡的政治舞台,成为台上的主角。尽管如此,他在提名日前高调加入前进党,并从提名日开始,一直到选举前,他始终与前进党的成员走街串巷,参与推动竞选宣传工作;

  3. 李显扬不参选,从根本上切断了行动党想制造一个假象:一旦李显扬参选行动党可能会失去政权的假议题,进而转移了选民对行动党的不满情绪!选民为了“确保”和“力保”行动党政权“万无一失”的“平稳过渡”,会被迫把票投给行动党!

  4. 让前进党在没有李显扬的“光环”下进行竞选,不论取得的成绩如何,前进党都会赢得选民的赞赏和认可。

事实证明李显扬的决定是对的。

总的来说,反对党已经成功取得了39%选民的认可了!相信下一届大选前,反对党将能够争取到阶级50%或以上的人民的支持!

大选是结束了。

对于反对党来说,特别是组织性较小的反对党,我们只能说: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能帮就帮。主要还是要靠自身的拼搏与耕耘!

工人党和民主党在本届大选所取得的成绩,是他们通过长期耕耘才建立的群众基础;前进党是由于陈清木个人几十年该区选民有着深厚的感情,加上李显扬的加入而取得本次大选的成绩。

必须指出,与亚细安其他国家相比,新加坡选民所受的教育,造成了新加坡的残酷政治环境生态。对于投机取巧的机会主义政党或者政客确是没有生存的空间和土壤的。

行动党在本届大选成绩失败是原因在哪儿?

行动党豢养的所谓“政治评论家”、“观察家”、“大学教授”,以及通过地下赌盘(还包括部分过去反对行动党的左翼人士)在选前都断言:

行动党将囊括全部席位!反对党只能接受行动党提出的“非选区议员”的建议。王瑞杰甚至在选前还要工人党表态是否接受非选区议员的建议?!

他们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因为行动党在选前:动用国家储备金收买民心,以及主动提出增加‘非选区议员席位’从原有的9位增加到12席

现在大选成绩出来了,这些混球的预言都成了废话了!咱们不管了。

现在要谈到是行动党失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行动党无法及时处理冠状病毒的扩散蔓延是不是失败的主因?

不是!因为:

  1. 行动党完全可以等疫情控制下来后,或者告一段落才进行选举,不是更加能够说服选民,特别是中间选民和建国与立国一代的选民吗?不举行大选,违宪与否完全决定于行动党,包括反对党在内的全体选民都一致呼吁不要在疫情潜在着扩散危险的期间举行大选。行动党人在这段期间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的支持者都一概鸦雀无声!

  2. 反对党并没有在抗疫情期间给行动党添乱,造成行动党“手忙脚乱”,进而影响行动党管控执法的实施。从政治上而言,行动党并没有理由要通过选举寻求人民的委托进行抗疫情工作!

事实上,真正导致行动党在本届大选失利的原因是:

它们无限制和无限量地引进外劳(据人力部提供的数字是100多万),给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特别是年轻人和中年人无法在就业、工作待遇和职场上与外劳竞争所累积的长期不满。行动党在疫情爆发期间,对住在外劳宿舍的来自南亚次大陆的外劳,给予外劳“无微不至”的“温馨接待”。但是,对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等邻国的外劳却采取“居家隔离”!

这是火上加油!怎么不会引起民愤和不满?这次选举,行动党失去了将近7%支持选票,是和这个问题脱不了关系的!

  1. 由于行动党动用了近千亿国家储备金进行抗疫情工作!选民却在担心:行动党在选后是否会通过提高消费税以及其他税种的税率来填补财政赤字的窟洞!(李显龙和王瑞杰在向老百姓炫耀动用国家储备金时,还沾沾自喜地说:“还好有‘上一代领导人留下大笔盈余的储备金,否则,在这次的抗疫情工作就得向外国一样对外举债了!?”)这就造成了选民希望通过让更多的反对党进入国会制衡行动党的独霸行径!

  2. 反对党在本届选举采取的口号和策略是正确的:让1/3的反对党进入国会,结束行动党一党专政霸道行为!对于“不想一夜之间就变天”的新加坡选民来说,这是一个“BUY ONE GET ONE FREE(买一送一)”的最佳的选择!这与2015 年反对党提出控制国会,甚至幻想取代行动党是存在着根本不同的基本竞选口号与目标!

后港、阿裕尼以及盛港选区的胜利就是反映了新加坡选民的心态!

反观行动党,它们在这次选举提出了要在选区进行“5年建设发展计划”是与选民面对眼前的经济困难不着边际的的“愿景”!

  1. 这次选举最重要也是导致行动党失利的关键是:受英文教育的首投族和年轻人!他们看到2018年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和2019年香港年轻人在香港“反送中”(咋们不管香港人在这个运动中所表达诉求)运动中的表现,无形中影响了选民对行动党长期以来所灌输的白色恐惧的反感!特别是在选举期间,既然行动党政府已经全部辞职了,行动党为什么还要通过政府部门的常任秘书对反对党候选人发出各种“POFMA”指示(防止网络虚假信息和操纵法令)给反对党!企图压制反对党对行动党过去的施政进行揭露!

  2. 行动党借疫情可能散播的借口,采取了“闪电”似的选举。它们通过取消在选举期间举行群众大会等活动,以及只能在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进行网络竞选活动,企图变相的控制选举活动。但是,事实证明,行动党的如意算盘拨错了!

因为21世纪是全世界首投族和年轻人参政问政的时代!他们的专长就是在键盘银幕上发挥作用!看看以下实例:

  1. 行动党第一位未战先退的准候选人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动退出参选!

  2. 另一位宏茂桥集选区的女候选人被迫在选举期间进行自我介绍个人履历时提供了不准确的信息,被迫第一时间出来更正!

  3. 有‘人’报警,指工人党候选人被指在2018年发表“种族歧视的帖子”,引起网民的不满。立即在网上发起维护她的联署签名运动,在短短的96小时活动了超过1万5千人的签名相应。

  4. 陈振声和黄循才陈清木医生和淡巴雅教授有关指控对冠状疫情行动党在第一时间处理疫情不准确。他们俩挑战陈振声和黄循才随时可以安排上电视进行公开辩论这个课题。结果中间商也不了了之。

如果选民要知道类似上述事件这样的信息,在过去是要经过冗长的时间才流传开来。

简单地说,

行动党在这次创发的“网络信息竞选”是创下各国进行大选的先例!对行动党来说确实是一盘“如意算盘”帐!但是,事实证明:这一把“双刃剑”!它们就是败在这把“双刃剑”的刀锋山!因为网络世界在21世纪是年轻人和首投族的专长与专业!

大选已经落幕了!

行动党在下届大选会不会要再进行网络信息大战?不知道。去问行动党!

行动党的“马打头”能够带领“兵头”走出困境吗?不知道。去问行动党!


留下评论

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民主的马来亚

编者按:经作者同意,本网站将转载于2020年1月27日在新加坡出版发行的新书《暴雨袭薪火 丹心买征程》如下目录文章。(本网站已于2020年1月27日转载了本书《前言》。)

本书在以下书店出售。每本售价新币25元。

AGORA出版社:28,Sin Ming Lane, #03-142,Midview City. 有意购买者请与张素兰小姐联系。手机号码:92960031

新华文化事业(新)有限公司。

  • 前言 吴其人

  • 暴雨袭薪火辑

左翼政党组织意见分歧时间表

附录文章:

  1. 1964年4月29日全星各工团针对国民服役登记问题发表告同胞书

  2. 1964年5月10日社阵针对李绍祖等同志脱党事件发表声明:呼吁以左翼运动团结为重 继续领导党进行反殖斗争

  3. 1964年5月10日阵线报社论:分清敌友 加强团结 为了人民的事业而共同奋斗!

  4. 1964年5月10日社阵中支联系会议通过对七项决议:表达同志们团结的愿望 支持党代表大会的决定

  5. 顾泱同志的澄清声明

  6. 1964年7月31日厂商工联主席陈辛马来亚劳工党代表大会上演讲

  7. 1964年9月2日社阵中央声明:反抽兵 反军训 不去检查身体

  8. 1965年3月5日,李绍祖及7名退党党员归党:加强左翼团结推进反殖大业

  9. 1965年8月9日全星州30左派工团联合声:英帝统治受挫 被迫采取新欺骗

  10. 1965年8月11日马来亚社会主义青年声明 朝向解散大马跨前一步

  11. 1965年8月15日厂商工联会讯社论: 反大马斗争的重要进展

  12. 1965年8月20日全星27单位校友会发表联合声明:分而合合而分 英帝把戏

  13. 1965年8月25日 人民党副主席郑则耀在群众大会讲话 团结一致 与英帝及其傀儡斗争到底

  14. 1965年8月25日社阵人民党联合举行群众大会通过议决案

  15. 1965年9月9日社阵中委高棋生在厂商工联演讲全文:星退出大马后的政治形势

  16. 1965年9月26日李绍祖在厂商演讲全文:左翼团结与统战问题

  17. 1965年10月16日社阵中委顾泱缝业工友联合会演讲全文:宪制斗争与左翼运动

  18. 1965 11月11日新加坡人民党副主席郑则耀厂商工联演讲全文:左翼团结与当前迫切任务

  19. 1966年1月1日王清杉木器工友联合会演讲全文:当前左翼运动所面对的问题

  20. 1966年2月6日工业工友联合会副主席郭自平演讲全文:左派工运面对的问题及迫切任务

  21. 1966年7月29日社阵中委谢太宝厂商工联演讲: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民主的马来亚

 

附录(21)

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民主的马来亚

社阵中委谢太宝在厂商工联演讲

1966年7月29日

前言

亲爱的同志们:

今晚,厂商工友联合会邀请我来这里谈有关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马来亚的问题,首先,我应该谢谢大家的盛情邀请。其次,我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特别精辟的看法,只是就我个人所知道的一些问题提出来和大家共同研究,来 共同为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而奋斗,为我国的解放事业而贡献出我们的力量。

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民主的马来亚,是马来亚人民一贯的斗争目标!自从殖民地统治者侵略到我们的国土上来,我们的先辈们就展开了各种各样的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的斗争,这场斗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尤其蓬勃发展。今天,大家会再次拿出这个问题来讨论,当然是有一些原因,这是和这个局势的发展分不开的。

记得在新殖民主义产物“马来西亚”被帝国主义者及反动派强行成立后,反动派曾经一而再、再而三的企图迫使左派接受“马来西亚”为一个“事实”,要左派接受“马来西亚”作为效忠的对象;当时,拉曼集团也好、李光耀集团也好,拼命的叫嚣,说什么反对“马来西亚”就是“反国家”;他们还说:“马来西亚”已经被“大多数人”接受了,所以,你们(指左翼)不能再反“马来西亚”,你们反“马来西亚”,就是“不效忠”。对于这些反动派的叫嚣,左派曾经给予狠狠的反击。我们说:我们所效忠的是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所效忠的是马来亚的人民,而不是什么“马来西亚”,那时,对于马来亚人民的斗争目标,李光耀集团曾经大放厥词,说社阵整天讲马来亚 、马来亚,是“不实际的”,因为“马来西亚”已经“成立”,而社阵却还整天鞭着一只“死马”——马来亚。当时,他们还提出的为帝国主义服务的、种族主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

帝国主义和反动集团安排“星洲退出大马”以后,左翼仍然坚持为马来亚的真正独立统一而进行奋斗。只是,李光耀集团却提出来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的口号来,企图误导人们接受新加坡假“独立”的“事实”,并灌输一个反动的“新加坡国家主义”的概念。随后,在东姑集团和李光耀集团充当帝国主义大小傀儡的权力矛盾锐化,联盟政权进一步向李光耀集团施加压力,“大马”驻军星洲就是一例,那时,李光耀集团的一些人物也就发出了一些言论,说什么新加坡是不能够永远和“马来西亚”分离的,最终星“马”还是会统一的。但是,;李光耀集团所谈的新“马”统一和我们的马来亚获得独立统一大大不同,他们的所谓星“马”统一,就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重归“统一”;而我们主张的马来亚独立统一,则是星洲与联合邦重归统一,并扫除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而去的真正独立,二者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然而,在反动派大搞“分而治之”的时刻,左翼内部的一些人士,却提出了另一套主张。他们说,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是一件“很长远”的事情,是长远的斗争目标”来的!不知要多少年 (可能五年、十年)才能实现!所以,在目前就必须有一个“过渡阶段”就是“退出大马”而“争取新加坡的更大民族民主权利”,换言之,即“单独独立的新加坡”。对于这种“主张”,左翼运动决不能苟同,而且必须加以批判。我们认为,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是我国当前民族民主运动的斗争目标,而不是什么“长远目标”,我们当前的斗争任务,就是争取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统一民主的马来亚。

 (二)真正独立统一马来亚所应包含的内容

在还没有详细讨论这些问题之前,我们首先来谈谈马来亚人民所要争取的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应包含什么内容。大家在谈斗争目标时,一定要抓住它的内容,斗争目标不是一个单纯概念的问题,不是简单的等于反动派提出一个“马来西亚”或者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或概念,我们就要提出另一个概念和口号,在口号及概念之间进行争执而已,这是内容和本质的重大问题。

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应该包含什么?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一个统一的国家,这两方面——独立、统一,都有它的内容。

真正的独立意味着:在政治上,应该要扫除殖民主义者在我国的一切控制和影响。殖民统治者有时是采取直接的统治,有时是间接的利用傀儡来统治,但是,他们都企图保持在政治上的控制和影响。他们的政治部,是由他们训练出来的官员所掌握的,在一些国家里,还有所谓的官委的议员、总督,这些当然都是殖民地当局培养出来的走狗;除了政治部之外,他们有一套的“文官制度”,在此制度下,大批的从上到下的大小官员,是经过当局的熏陶和训练来为殖民统治者的利益服务。我们必须扫清殖民统治者的所有影响,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他们的统治势力一定要扫除干净!还有,一切殖民地法令必须取消,好像“紧急法令”、“煽动法令”等等;除此之外,人民还要有充分行使民主的权利,人民可以在自由民主的气氛底下,选出一个真正能够代表他们的、能够反映人民意见的政府,这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在政治上应该有的内容。

在军事上,所有外国军队及外国军事设施都应该撤除,作为一个主权完整的国家,是不允许外国的军队及基地的存在的,外国军队及基地的存在,就是对本国人民的安全的威胁,对东南亚区域地区的人民的威胁,除了这些之外,所有一切的武力机关,包括警察都必须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反动派和帝国主义服务。

一个独立的国家,在经济上,必须扫除外国垄断资本家的控制,大家都知道,“马来西亚”及“新加坡”名为“国家”,实际上这里的胶锡70%是掌握在外国资本家的手里,所有的企业、金融业都是外国人控制,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根本没有独立。一个真正独立的马来亚就不能让外国垄断资本家吸允我们人民的血汗,这些大企业必须“国有化”。而且不能推行外国垄断资本家控制的媚外“工业化”。而是在国家的计划鼓励之下,结合本地的民族资本形成自己的民族工商业。也就是说,必须在经济上也排除殖民统治者的影响,摆脱外国垄断资本家的经济剥削的控制,建立独立的民族经济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够巩固一个国家的真正独立,也才能改善人民的生活。

在外交上,必须采取积极的不结盟外交政策,走亚非路线,而不是拉曼集团这些公然追随英美帝国主义,更不是像统治集团以所谓“大鱼吃小鱼”的谬论,来欺骗群众,掩盖它跟英美帝国主义跑的事实。一个真正独立的国家必须采取积极的反帝路线。

在文化上,一定要扫除奴化教育的影响,铲除所有的殖民教育政策,肃清西方黄色颓废的文化流毒,鼓励民族文化的发展,发扬健康的优秀的民间文化传统。此外,还必须扫清帝国主义及反动派所散播的种族主义,推行真正的民族平等的政策。而没有民族压迫和歧视。

以上这些,是真正独立的马来亚所具有的内容,统一的马来亚又必须包含些什么内容呢?

首先,必须要有国土的统一,领土的完整而不是新加坡和联合邦被人为地分割开来为两个“国家”,这是没有领土完整的,星洲和联合邦是一体的。

其次,国家的行政也要统一,就是说,不可以星洲有一个政府,联合邦有另一个政府,或者星洲有自己的行政机关,联合邦也有独立的行政机关,我们所说的行政机关,是指国家行政机构,完整的、统一的马来亚意味着有一个中央领导的国家行政机关,

更重要的是,人民必须在生活上,不论是政治经济或文化活动上都必须受到同等的一致的对待。统一的马来亚里面,不论是住在什么地方的人民,都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星洲地区的人民可以和联合邦的兄弟一样,行使平等权利来选出政府,而不像假“合并”时,只有二等公民权利,那样根本不是统一。政治上的平等也意味着星洲地区的人民可以跑到联合邦进行政治活动,联合邦的兄弟也可以跑到星洲来参加政治活动。没有什么限制。

经济上也是打通的,而不能有任何歧视,在国家里不论到哪个地方谋生或工作,都应该得到平等的条件的对待,旅行方面,更不能够加以限制,在自己国土内旅行要拿护照的措施必须取消。有了这些内容,我们才能说这个国家是真正的统一。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所争取的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所包含的内容是多么丰富的。在这样的国家里,没有外国势力控制、没有外国军队驻扎、没有外国垄断资本家剥削和压迫,让你有自己的当家作主的权利,民主自由得到最大限度推行,人民的生活可以获得逐步改善,和民族大大的团结,对外方面,这个国家将与亚非人民一道,共同为反殖反帝保卫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三)阻扰马来亚统一的因素

马来亚人民奋斗了许多年,流了许多血汗,在斗争中取得不少成绩。但是 人民所争取的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至今还没有实现;是什么因素阻扰我们实现马来亚的真正独立统一?

大家很清楚,要实现独立的国家,一个真正独立的马来亚(不是像假“独立”的“新加坡共和国”和新殖民主义产物“马来西亚”),就必须彻底扫除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但是殖民统治者经常欺骗人民说,“我们不是永远管理你们的地方,我们的责任是维持秩序,如果我们马上跑,你们一定大乱,无法维持;所以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等到你们有能力时,我们就把责任交给你们,所以我们是要扶持你们独立的!”这些猫哭老鼠的话,谁也不会相信。事实告诉我们,帝国主义要扶持的不是人民的独立,而是镇压人民,扶持几个反动寡头,利用他们来统治本地区的人民吧了。一旦帝国主义选择和训练出适当的傀儡之后,他本就安排新殖民主义的形式上的“独立”,而自己退居幕后继续其统治和剥削殖民地人民的勾当,因此今天统治马来亚人民的,表面上是拉曼李光耀集团,实际上却是帝国主义者,而拉曼李光耀集团只不过是傀儡吧了。所以阻扰和打击马来亚人民争取真正独立的,是帝国主义者及其代理人和傀儡。

阻扰马来亚实现统一的因素又是什么?反动派说, 马来亚不能统一,那是因为星洲与联合邦存在着“差异”;他们说,星洲与联合邦之间有“民族的问题”、“宗教的问题”,还有,“发展不平衡”。在“民族问题”上,拉阿曼集团曾经讲过“星洲华人太多,造成马来人的恐惧,所以联合邦的马来人不要星洲合到马来亚联合邦去”。反动派还制造这样的言论:“星洲华人害怕联合邦的马来人来统治,如果给马来人统治一定凄惨;所以,你们看,马来人怕星洲华人太多,星洲华人也不要联合邦的马来人统治;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够合了!”在“宗教问题”上面,反动派也散播说,“联合邦以回教为国教,星洲华人没有信奉回教,所以不愿合。”在所谓“发展不平衡”问题上,李光耀集团说,“星洲是一个开放的社会,而联合邦是一个关闭的社会 ,他们保留着封建传统,而星洲却是一个大城市,一个要保留封建体系,另一个却保持大城市的地位;他们要跑‘君主’的政体,我们要跑的是共和国政体。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容易了!”这些就是他们所散播出来的论调。

到底是不是如反动派所说的,阻扰马来亚真正统一的因素就是这样呢?不是的。如果说,民族问题或阻碍一个国家的真正统一,远的不说,近的例子比比皆是;他们说星洲的华人太多,联合邦的几个大城市,如槟城、吉隆坡,华人难道不是很多?为什么他们却一直保留在马来亚的范围内!各民族人数多少,并不是决定国家能不能统一的因素,问题有没有平等对待各民族的政策!在很多国家里,他们又比马来亚更多的民族,为什么他们能够建立一个牢不可破的国家。而为什么联合邦和星洲就不能统一起来呢?所以,所谓的“华人太多”、“民族的问题”阻扰马来亚统一,根本是一种误导人民的谬论的。谈到“宗教问题”,我看,这个更不能成为问题,很多国家在其国内有各种各样的宗教,中国也是这样子,他们除了有佛教、回教、耶稣教,还有大大小小的各种宗教呢?至于“发展不平衡”,当然,一个城市和一个乡村。两者之间或有某些差别,比如,星洲的物质文明会比较乡村地方来的进步;但是这些差别是否是在阻碍国家的统一呢?许多国家的大城市比星洲更大更加文明,而其乡村地区还是非常落后,他们却可以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所以,我们说,阻碍马来亚统一的因素,不是“民族问题”、“发展不平衡”、或者是什么“宗教问题。”

真正妨碍、阻扰马来亚统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实行反动的种族主义政策和推行“分而治之”的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派。在目前,尽管一些华人或有所谓“害怕,马来人统治”的错误思想。一些马来人也会对华人存有不必要的猜疑,但是,总的来说,华人和马来人之间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地方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矛盾。华人对马来人的不满,不是对普通马来人的不满,而是对于那些实行种族主义政策和民族压迫的拉曼统治集团的不满;马来人对华人有些猜疑,造成这种猜疑和加深这种猜疑的正是帝国主义、李光耀集团及拉曼集团,三者必须负全责。实际上,各民族所面对的处境是一样的,而如果说民族间有一些小猜疑的话,它也是人民之间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就是因为反动派和帝国主义在搞鬼,才加深了民族间的隔阂和猜疑。

帝国主义要把阻扰马来亚统一的责任推给人们,是万万办不到的。

帝国主义者一路来就是企图使我国的人民永远处于分化的状态中,他们采取了民族隔阂、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的政策,施行了有利于马来上层份子、不利于民族团结的所谓“马来人特权”,推行歧视民族教育的政策等。同时,它们也搞出来分治星洲与联合邦的勾当,在1948年,英帝国主义者不顾马来亚人民的强烈反对,要把星洲从联合邦分割开来,那时,全马人民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斗争,反对英殖民统治者的做法,英殖民统治者却采取最野蛮的暴力手段,收买封建上层份子,镇压广大人民,而强行“分而治之”。到了1963年,当星洲的反殖运动进一步高涨,反动派为了压制人民这种争取完全自治的浪潮,安排“马来西亚”,用拉曼李光耀集团来统治新加坡的人民。当时李光耀集团大吹大擂,说什么“通过合并而独立”,李光耀也为此特地到电台发表12讲神话故事。他们动用了一切宣传机构、造谣、污蔑、打击左翼,同时,以武力镇压来实现其所谓“合并而独立”,但是,当时的“合并”是不是带来独立?没有!有没有带来统一?更没有!公民权不平等,政治权不平等,连经济权利也不平等,所以,名称上是“合并”,事实上是假“合并”,是企图在“合而治之”政策下,进一步分化马来亚人民的团结和阻扰马来亚的真正统一的新殖民主义安排。到了1965年,人民粉碎“马来西亚”,争取真正独立统一马来亚的斗争情绪一天比一天高涨,拉曼李光耀集团之间的权利矛盾也进一步尖锐化,结果,英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派集团再一次安排“星洲退出‘大马’”,再一次采取“分而治之”的手段,从这历史的过程里,大家可以非常清楚看到,是谁破坏我国实现真正的统一。

星洲被安排“退出”“大马”,而假“独立”后,帝国主义者和反动统治集团,又再搞各种各样的反动措施。起先是实行“非公民工作准证”,反动派利用它来欺骗人民,说什么这是“保护 国民的饭碗”、“解决经济问题”、“缓和失业问题”。事实上,此举除了是企图使人们忘记剥削和奴役我们的是帝国主义者和垄断资本家之外,更重要的目的是企图进一步分割星洲与联合邦,和分化人民的团结。最近他们也实行了“长堤移民管制”,最初伊斯曼说,是星洲没有征得“大马”的同意就接受印尼的承认,为了“大马”安全起见所以要实行长堤管制。但是,今天的印尼、“新加坡共和国”和“大马”反动集团都已经臭味相投、同流合污了,所谓的“安全问题”根本就是骗人的东西,但是他们仍然要实施“长堤移民管制”。伊斯曼最近不打自招的说:“这是我们既定的政策,星洲是一个国家,大马是另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人民到另一个国家去就要拿护照,就要有移民的控制。”这不是分割星洲和联合邦人民又是什么?反动集团不要人民在自己国土上自由来往,今天限制40多位联合邦的学生不能到新加坡来读书,明天又下令某某人“永久不可进入联合邦”,这一切,都是在于加深星洲和联合邦的分裂、破坏、阻扰和打击争取马来西亚真正统一的斗争。有人说,这些反动措施是拉曼集团与李光耀集团之间矛盾的表现吧了,不见的是真的要阻扰马来亚的统一。谁也不会否认,反动集团之间有矛盾,他们都在争着做大傀儡,但是,他们的目的是要分割马来亚人民,为帝国主义的“分治”政策效劳。几个月前,李光耀从伦敦回来后,曾去拜见拉曼。他们之间的一些问题也已暂时“解决”了,争吵也平息了。但是,他们却还是继续实行这些反动措施。这不是为帝国主义的“分治”政策效劳又是什么?

(四)斗争对象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要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的马来亚,就必须打倒帝国主义者和反动集团。我们的斗争对象是谁呢?一路来,我们的斗争对象是英帝、拉曼及李光耀集团。

过去有人说,“李光耀集团可能会爬回人民中来,它在面对联盟的压力底下,可能会做出一些‘好事’”。假“独立”以后,李光耀集团耍了一二套花招,允许中国银行继续开办下去,有人就不切实际地对它存着更大的幻想,以为它是代表小资产阶级或民族资产阶级;有人甚至说,“应该跟它搞统战。”这是非常错误和有害的看法。事实是,李光耀集团所跑的路线,完全是跟帝国主义者勾结的,实行一连串措施,如逮捕、镇压,都是反人民的!不论在内政或外交方面都是彻头彻尾的亲殖民主义道路,它不但不是代表小资产阶级或民族资本家,而是为外国垄断资本家及帝国主义者服务的。所以,我们要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们就必须与英帝、拉曼集团还有李光耀集团展开斗争,他们是我们的斗争对象。

随着局势的发展。我们除了要打倒英帝国主义者,还必须打倒美帝国主义者。美帝国主义者已经一步一步地侵入马来亚了。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后,美帝国主义者侵略马来亚的行动,已经更加明显,不管在政治上、经济上、或者是军事上,都表现得非常露骨。在经济方面,“马来西亚”强行成立,引起北婆人民的反抗。拉曼集团接着扩军备战,需要大笔钱,除了向人民搜刮之外,拉曼集团向帝国主义者乞求“援助”,在英国家极恐慌的今天,自然只有美帝可以给予较多的“援助”,另一方面,美帝在马来亚的投资,也越来越多,李光耀在不久前还与美国签署了所谓“投资保障协定”,让美国垄断资本集团更方便剥削这里的人民,而且还不断要向美帝所控制的“世界银行”贷款,最近陈修信去英国回来后,曾对英帝不愿给予“大马”更多的“援助 ”,大表气煞,认为他们的态度不好!随后,巫统一些要员与马青的头目,也发表了一些“反英”(其实是埋怨吧了)的谈话,昨天报纸报道,拉曼对记者说,“如果英国不能在英联邦内负起它的责任的话,那么,正确的做法应该把英国“踢出去”;英国豢养出来的走狗现在竟然敢“狗咬主人”,要把英国“踢出”英共和联邦?吃了什么狗熊胆?这无非是美帝国主义者在后面给他们撑腰。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在英帝不能给拉曼李光耀集团进一步的经济“援助”的情况下,拉曼集团及李光耀集团进一步靠向美帝国主义者是很明显的趋势。在军事方面,最近英国说有意思要撤退北婆的驻军,他们表面上装要撤退,为的是促成“马”印之间的和解,方便印尼右派缓和印尼人民强烈的对抗“大马”情绪。不过在英国军队尚未撤退之前,美帝的军队已经源源在“渡假”名堂下开进来了。不久前,拉曼集团曾经安排了一些“马来西亚”的军官到美国去受训,这些“军官”在将来成为亲美派是很自然的。澳洲总理最近也曾经怎么讲,如果英国军队撤退的话,“为了保障东南亚的安全,东南亚需要受美国‘雨伞’的保护”。在政治上,美帝的负有特别任务的所谓“和平团”,以及它的“中央情报局”人员,大量的涌进到马来亚来,到大学机构、到“政府机构”,进行各种活动,这些情况说明一个更凶恶的敌人,正准备取代英帝,联合本地的反动集团来统治我们。

新加坡被安排“退出”‘马来西亚’”,这过程有英帝在主持一切,不过,美帝国主义者不是没有插手期间,美帝国主义者也是“有份”的。英帝为了避免“瓦解”,为了缓和人民反对“大马”的斗争,及调协反动集团之间的矛盾,而安排星洲假“独立”,不过美帝的“中央情报局”影响巫统里一些人,并进一步煽动种族主义情绪的因素,却是不能忽略的。

事实很清楚,在我们争取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统一马来亚的过程中,不反对美帝国主义、不扫除帝国主义者的势力,就不能达到我们的目标。今天,反美的斗争不仅是一项支援越南人民的斗争,而且也是一场爱国斗争。总之,我们的斗争对象,是英美帝国主义及拉曼李光耀集团所代表的卖国反动势力。

(五)怎样实现斗争目标?

我们已经说过,除非把帝国主义者扫除出去。把反动政权打倒,不然的话,就不能实现祖国的政治独立统一,要实现我们的目标和打倒反动派及帝国主义者,有人问,我们要怎样斗争?我想,这个问题应该大家都清楚的,一路来我们就是为争取一个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而斗争。一路来我们就是在斗争,如果问应该怎样斗争,岂不是说我们还不知怎样斗争?事实上,殖民地统治者侵占我们国土的一百多年来,我们就已经展开这项斗争了。问题只是怎样更好地、更早地完成我们的斗争任务而已。

(一)“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的主张

最近,有人提出了一個這樣的主張:在争取实现真正统一独立的马来亚的过程里,应该随着政治局势的改变,而提出“符合群众接受程度”的“新口号”,从而“引导群众起来斗争”,他们说,今天新加坡被安排“退出‘大马’,这已是一个‘事实’!尽管它是假‘独立’,我们也‘应该‘要提出新的口号来。实现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这是很’‘长远’很‘长远’的事,目前应该有一个‘过渡阶段’,这就是‘争取新加坡的真正独立’;争取了‘真正独立’之后,将来有条件的话,才与联合邦统一,因此这种看法的人的论据是:

(1)“争取新加坡的真正独立”的一个“策略”;他们说实现独立统一的马来亚是一个“长远”的战略,如果只是提出“独立统一的马来亚”,整天只是喊“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而没有提出“策略”,是“不行的”,因此他们便提出“争取新加坡独立”这个“策略”来,“先争取星洲的独立,然后再统一”,这是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是“一点儿也不违反”战略目标的。

(2)“争取真正独立新加坡”的口号,可以引导群众起来斗争,他们说,新加坡的“独立”既然是假的,就“应该”提出一个争取“真独立”的口号。这样,真假“针锋相对”。他们还说,在已经暴露假“独立”的基础上,就“应该”进一步“引导”群众起来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的新加坡”的斗争,这样,群众就“一定会团结在我们的周围”,“跟着我们一起来斗争”,从而“达到取消‘独立协议’中的不合理条文。”

(3)“争取真正独立的新加坡”就可以“争取更大民族民主权利。进一步打击帝国主义和削弱反动派的势力”,扩大进步势力,这样,一方面可以在星洲发展进步力量、扩大进步力量的影响。同时,又可以用这样一个有利的形势去影响联合邦,使联合邦人民赶快地觉悟起来。

(4)主张“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的一些个别人士,还曾发出这样的论调:“如果反动派不允许我们取得真正独立的新加坡,并通过各种不民主手段,堵塞宪制途径,在那反动派不允许人民以宪制途径争取到新加坡政治独立的情况下,新加坡人民也是可以采取其他方式进行斗争的,甚至武装起义。”(这是一些喜欢“高谈阔论”的人士的“理论”,不过,既然我们要探讨这个问题,就不妨把它当为一种意见来研究。)这些人还认为,“争取新加坡政治独立(甚至在反动派暴力镇压下武装起义)是必要而且是可能的。”为什么呢?因为,第一,星洲和西贡处境不同,西贡与这整个越南只有一个反动暴力机关,而星洲与联合邦各有自己的暴力机关。如果将来马来亚联合邦先获得解放,而星洲的人民还不能够起来解放自己,那么,联合邦的人民也不能够来解放新加坡,因为“革命是不能输出的”,所以,星洲就必须自己展开斗争。这是完全有必要的。第二,在反动派堵塞宪制途径的情况下,引导群众起来展开其他形式的斗争,也是可以为取到“新加坡的真正独立”的。过去,苏联人民不是在城市先发动革命吗?结果,他们取得了国家的政权,因此,如果城市地区的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同样可以先取得解放嘛,不一定要“先解放农村然后才来包围城市”。他们也说,桑给巴尔这个小岛也不是出现同样的例子吗?他们的军队武装叛变,得到真正独立,古巴这个小岛,也不是自己取得真正独立吗?因此,“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是完全有可能的!

(二)对“争取星洲单独独立”主张的批判

现在,让我对上述看法,逐一提出我们的意见:

(1)“争取真正独立的新加坡”是不是一个策略?它根本不是策略而是另外一个“战略目标”,是一个和争取真正独立统一 马来亚完全不同的“战略目标”。首先,让我们简单提一提什么是战略?什么是策略?战略所指的是:在人民展开革命运动的某一历史阶段里,要以什么阶级为主导力量,团结那一阶级的力量,来打倒什么敌人,以达到什么斗争目标。策略是指在实现战略目标的过程正在某一个短时期里,根据时局发展的需要,提出的某一个中心口号、组织形式和斗争形式。策略必须是推动战略目标的实现,必须是为战略目标服务的。目前,马来亚人民的斗争战略目标,是要以全马工人阶级为主导力量,以全马的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所有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中的反帝爱国人士,来打倒英美帝国主义者和拉曼李光耀集团,反掉假“独立”、粉碎“大马”,并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而所谓“争取独立的新加坡”根本没有包含这样的内容,它是要新加坡人民和联合邦人民“各自进行打倒自己敌人的斗争”,也就是说,要星洲人民打倒在星洲的帝国主义者和李光耀政权,要联合邦人民打倒联合邦的帝国主义者和拉曼政权,它是一个跟我们斗争目标完全不同的“战略目标 ”,是再清楚不过了。

(2)“争取真正独立新加坡”是不是一个“针锋相对”的斗争?不是!名称上、表面上是“真”“假”相对。骨子里却是一点儿也不针锋相对。实际上是在接受帝国主义者安排的“分而治之”的反动事实,接受假“独立”的基础上所提出来的。这正如过去“马来西亚”为即成事实来展开“斗争”一样,是右倾和妥协的表现。至于所谓“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的口号可以引导群众起来斗争问题,难道争取真正独立统一马来亚就不是在引导群众起来斗争吗?作为一个左翼运动者,我们应该引导群众走向一条正确的道路,我们所作所为都是要向群众负责的,我们决不能把斗争引进死角,正如过去那些人所提出的“退出‘大马’口号”,表面上说是要“带引群众斗争”,实际上却是符合反动派的口味,而正是反动派所要安排的,如果左翼是像这些人所主张的那样来引导群众斗争,结果只有使左翼脱离群众而已。

(3)他们说“争取新加坡真正独立,可以削弱帝国主义,打击反动政权,争取更大民族权利。”我们一向来就在争取实现斗争目标过程中争取民主权利;但是必须首先指出:在民族民主运动方面,马来亚人民的民主运动只有全马范围的民族民主运动,而没有所谓“星洲的民族民主运动”,或所谓争取新加坡的“民族民主”权利。另一方面,要怎样正确进行和引导争取民主权利的斗争呢?争取民主权利的是争取一个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过程中的一个小斗争,正如反美斗争、反对假“合并”、反对“全民投票法令”等斗争一样,我们展开争取权利等大大小小的斗争,主要的是要使人民团结起来。形成争取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伟大斗争洪流,从而打倒反动政权。如果是通过“争取新加坡独立”这样一条道路来争取民主权利,将是行不通的。我们知道得很清楚,今天反动的政权所实行的是镇压人民、剥夺人民民主权利的暴力政策。他们绝不会给人们民主权利的。因此,如果我们要争取真正的民主权利,就必须把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政权打倒;而要有效地打倒反动政权,就必须联合联合邦的人民共同斗争。否则,就算单靠星洲也能争取到些微的“民主权利”,它也是很容易失去的。比如过去,我们在星洲争取到一些“民主权利”,但是,在反动派堵塞宪制途径进一步采取暴力镇压,而我们又不能很好的联合广大联合邦人民起来斗争的情况下,这些民主权利就很容易丧失了。

这些人还说,在争取到民主权利后,可以利用这些民主权利来发展星洲的进步力量,同时以这进步力量影响联合邦,使联合邦人民更快觉悟,如果我们要谈“影响”的话,其实,我们的斗争随时都在影响联合邦人民的斗争,而联合邦人民的斗争也在影响着我们的斗争。

但是,如果是想通过“争取星洲真正独立”或争取星洲一个比较“好”的政权、或争取到真正民主权利,来影响联合邦的斗争,我们说这是一个幻想。过去的无数经验已经很好的说明这一点,1959年出现李光耀政权,一些人就以为可以通过这里促进联合邦的群众斗争。事实上,李光耀集团之所以能上台,正是英帝国主义所允许的。帝国主义者是不会允许人民的斗争发展,如果星洲左翼运动能很好的影响到联合邦,危害到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的利益,它就一定采取暴力镇压。也就是说,李光耀集团那种挂羊头卖狗肉,协助它统治人民的伪“左”政权在星洲出现而已,亚丁、奎亚那,就是明显的例子。这些地方在出现进步政权后,帝国主义者就迫不及待地用军事力量加以摧毁,吊销宪法。所以,所谓“通过星洲争取民族民主权力会促进联合邦的斗争”根本就是幻想。

(4)“争取新加坡真正独立,甚至在反动政权暴力镇压的情况下武装起义”,是不是如那些人所说的,“必要而可能达到的呢?”那些人说星洲与西贡的情况不同,说星洲与联合邦有不同的暴力统治机关。表面上看起来,统治星洲的是李光耀政权,及“新加坡军团”、“新加坡政治部”、“新加坡警察”等暴力机关;而统治联合邦的是拉曼政权,及“马来亚军团”、“大马政治部和警察”等暴力机关,事实上它们是一致的,它们是互相协助来镇压马来亚人民的。“马来西亚军团”今天驻扎在新加坡的尼顺,“情势需要”的话。拉曼政权可以随时派更多军队来镇压星洲人民。更重要的是幕后的英帝国主义者,目前它还脚跨星洲与联合邦两地,它不只统治星洲,而且也统治联合邦,它的军事指挥是统一的,而不是分开的;驻扎在星洲军港、军营和机场的英海陆空三军们随时都被用来镇压整个马来亚地区的人民,因此,表面上是“两个暴力机关”,事实上确实一致的受帝国主义指挥而为帝国主义者服务的。既然帝国主义者及反动政权是以统一的指挥,来镇压星洲与联合邦的人民,为什么那些主张“星洲单独独立”者,却要星洲与联合邦人民分开来各自展开斗争呢?为什么不强调全马人民联合起来共同进行斗争呢?这些人的所谓“争取星洲单独独立”是“必要的”,事实上就是符合帝国主义利益的“必要”。

再说,星洲一向是马来亚整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论在政治、经济、文化,民族上都有不可分割的血肉关系。尽管帝国主义者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通过两个傀儡来分别统治星洲与联合邦,我们也不能说出“星洲人民必须自己争取解放”,或自己争取“民族民主权利”,否则“联合邦人民也是不能解放星洲”的谬论。难道由于目前统治台湾的蒋介石卖国集团及美帝(与中国大陆的政权不同),台湾人民就“有必要”,或只能“自己解放自己”。而中国人民不能解放台湾吗?星洲人民是马来亚人民的一部分,马来亚人民要解放整个马来亚包括要解放星洲。

另一方面,星洲是否有可能自己先争得解放呢?甚至自己通过“武装起义”来先“争取真正的单独的独立”呢?我们还没有看到,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城市,可以脱离整个国家而自己取得单独独立的。社会发展规律告诉我们,很多国家人民的斗争经验也告诉我们:在民族民主革命阶段里,在农民占着人口大多数的国家里,人民要取得真正的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权利,就必须首先结成工农联盟,并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广大的反帝爱国人士,组成一个反帝民族统一战线,展开对敌斗争,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政权。如果没有工农联盟为基础,根本就谈不上打倒帝国主义者及反动政权来争取独立。中国人民的革命经验就是明显的例子,过去一些中国的革命者曾主张要先争取城市的解放,结果,事实证明行不通。苏联的十月革命,虽然是由工人在城市区先发动,但是在这之前,他们已经争取到农民的支持,基本上已做好了农民的组织和教育工作。古巴的革命也是依靠庄园中的农民的参与和支持才能完成的。

从以上的例子 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如果没有以工农为基础,要单独靠城市区的工人来取得政权,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取得了政权,也是不稳固的、容易被摧毁的,这个民族民主运动的普遍规律,说明了一个国家的解放过程,通常是乡村区先解放,然后才到城市区;城市的帝国主义者和反动政权的暴力统治中心,是他们强有力的据点。乡村区,反动政权的势力却不容易达到,在那里反帝革命力量比较容易发展。因此,“由乡村包围城市”是各国人民获得解放的一般过程,越南人民的斗争经验更是如此,另一方面,过去的“巴黎公社”经验也可以作为借鉴。当时,巴黎城市的工人起义建立工人政权,但是他们没有得到乡村农民的支援,结果反动势力从城市区溜走,很快在聚集了强大的军力,向“巴黎公社”反扑,把工人政权镇压下去。这些都是历史经验教训;因此,那些主张“争取星洲单独独立”,或甚至高谈“星洲武装起义”者,都是违背这一规律的,我们必须了解, 在我们认定“人”的因素是决定性因素的同时,也必须根据本地具体情况条件和各国人民斗争的经验及普遍规律,来制定我们的斗争步骤,否则,只有把斗争带进死角。

(5)提出“争取真正独立新加坡”不仅不能促进争取独立统一马来亚的斗争,而且是妨碍这项斗争。首先,它将使星洲的斗争不能与联合邦的斗争紧密地结合起来,因为,如果星洲人民所要争取的是“单独独立的新加坡”,那么整个运动所关注的首先是怎样“争取单独独立”的问题,而不是怎样争取马来亚解放的问题;结果,怎样在联合邦展开斗争、怎样结合联合邦兄弟共同斗争的问题,就会被忽略,甚至不会列在我们的斗争议事项目内,或被当为次要及“国外”的问题。这一条“斗争路线”发展的结果,只能使我们远离联合邦兄弟,使我们放弃农民的工作,使我们不能搞好工农联盟,也使我们的争取祖国独立统一的工作受到阻扰。因此,这是一条符合帝国主义者“分而治之”政策的路线。

其次,一路来蓄心积虑制造民族纠纷、推行民族压迫政策的帝国主义者及反动政权,可能进一步利用“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这一误导性的主张,挑起种族情绪。模糊联合邦的马来群众,制造联合邦马来群众对星洲华人的猜疑,从而阻扰马来亚的独立统一斗争,使民族团结工作更困难进行。

(6)从以上分析,我们得到一个结论:“争取星洲单独独立”是误导性的,它只能把斗争引入死角,而妨碍马来亚人民早日实现祖国的独立统一。

主张“争取星洲单独独立”者的错误是怎样的一种错误呢?他们是犯上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他们在反动派安排新加坡“退出‘大马’”后,就认为已经出现“新的环境”,而必须接受假“独立”为一个“即成事实”来展开“斗争”。首先他们也在思想上接受了反动派的安排,并认为星洲的退出“大马”在“某些意义上值得欢迎“,同时,他们还幻想行动党“会爬回人民中来”, 因此而提出了这误导性口号,这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表现。不过,为了掩饰他们的错误主张,他们之中的一些人,也会发出“武装起义”之之类的“左”倾论调。那些散播错误路线的人,往往就是这样“逃来逃去”,而不是站稳立场、坚持原则遵循正确的道路前进。

那些有意散播错误路线的人,不愿承认和纠正错误。他们说:左派过去不是也提过“争取新加坡独立”的主张吗?林清祥不是有讲过?李绍祖不是也这样说过?人民党也不是这样讲?为什么以前可以这样讲。现在就不可以?这难道不是在吹毛求疵?故意打击别人?

事实上,如果大家回想一下,就知道左翼过去并没有提出“争取真正独立新加坡”作为斗争目标。左翼一向就是为争取实现一个真正独立统一马来亚而奋斗,在反动派及帝国主义者强行“大马”后我们也还是这么的主张。在帝国主义者提出“大马”计划时,左翼为了争取宪制的进展,曾经提出“争取新加坡的完全内部自治”,然后,再实现祖国的独立统一。如果过去有提到“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也只是在个别的场合里,偶然提到而已,并不是把它当为斗争目标。而我们也应该理解,即使有提到这一问题,也是有当时的条件和环境的。在当时,为了阻止“马来西亚”的实现,提出“争取星洲内部自治”,或甚至有提到“争取星洲独立”,是很自然的。另一方面,由于当时反动派尚未全面暴露其狰狞面目,尚未将限制途径完全堵塞。所以左翼还在相当大的程度存有“可以通过‘议会民主’途径,争取星洲宪制进展”的想法。不过,总的来说,当时如果有提到“争取新加坡单独独立”,也是错误的。因为,基于我们以上的分析,这并不能促进我们斗争目标的实现。

即使过去有提到“争取新加坡独立”,今天我们已知道了它的错误,也就不应该在提出来误导人民;何况今天帝国主义者及反动派,正在出尽吃奶之力,企图强要人民接受新加坡的假“独立”,岂不是符合帝国主义者“分而治之”的口味。

(三)必须做好的几项工作

现在我们都很清楚了,“争取独立的新加坡”是误导性而不能促进争取祖国独立统一的斗争,那么,我们应怎样做才能使我们的斗争目标早日实现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这样看待:我们今天做所的一切,所展开的各项斗争,都是为这一目标而奋斗。我们今天就是逐步的削弱反动派的势力,打击反动派,使它的力量越来越衰弱,使我们的力量越来越壮大。虽然,我们暂时还看不到斗争目标的实现,但是我们每一天所做的,实际上就是在挖反动派的根,一条一条把它挖掉,到了一天,所有的根被我们挖掉的时刻,我们的的斗争目标就会实现了。

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了解,在这样一场斗争里,我们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我们是处于城市区。而是从事宪制斗争的政党或团体。我们主要要做的事在政治上打击敌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斗争,去暴露敌人,壮大我们的力量。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斗争只是关心城市区的群众斗争而已,我们应该尽可能协助、推动和配合乡村区人民的斗争。

在进行争取实现祖国独立统一的斗争里,我们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第一:应该从全局的观点来看待问题,而不能单纯从星洲这个地区来看问题。同时,我们还应该正确处理全局和局部的斗争。这就是说,要争取整个斗争目标的早日实现,我们不可能单靠星洲自己展开斗争,而一定要联合全马人民起来斗,但是,并不等于说,星洲的人民只能等待联合邦人民来解放。如果我们在全局与局部的问题上处理得不好,我们就会犯错误。过去在“国民服役登记”问题上,有人认为星洲左翼不应该抵制,因为联合邦的左派政党没有抵制,如果我们抵制就会“太突出”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这样处理全局和局部的斗争是错误的。还有,在“退出‘大马’”口号上发生争论时。一些主张“退出‘大马’”的人说:“应该发挥星洲的积极作用,因为星洲人民受‘马来西亚’的灾难最大,对抗使到星洲很多人民失业,这些都是我们的有利条件,应掌握这些有利条件来展开‘退出大马’的斗争,通过这样来达到‘解散’‘大马’”。像这样的处理局部与全局斗争也是错误的。正确的做法应该发挥星洲人民反“大马”的积极性。联合全马人民起来,共同粉碎“大马”。过去的这些例子,提醒我们要搞好地推展争取祖国统一的斗争,就必须好好处理全局与局部的关系,我们一方面要从全局的观点出发,不要只是看到星洲的政治情况,“见树不见林”是不对的,尤其是在东南亚已经逐渐朝向决战的今天,帝国主义者及各地的反动派正在加紧扩军备战和镇压人民的时刻,我们不只要从全马的观点来考虑问题,同时也必须结合东南亚的局面来考虑问题,在这同时。我们也要发挥星洲的斗争作用,从政治上和各方面打击反动派,从而推动全马斗争的发展。

第二:必须加强工农联盟。如果不搞好工农联盟,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就不能实现。如果我们没有把农民组织起来,没有建立巩固的工农联盟,我们将只能停留在目前的局面,而不能更快地推展整个反帝爱国斗争。

如果我们虚心地检讨一下,我们就会发现,在农民的组织与教育工作上,我们搞得很差。现在广大农民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五六十元,甚至不到五六十元,这样低的生活水平,我们应该是可以引导他们起来展开斗争,为何今天广大马来农民,依然觉悟不高而没有参与到反帝爱国的斗争中来呢?有人说,这是因为“马来人太落后”、“不容易在马来群众中进行工作。”我们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是鄙视群众,不信任群众可以自己解放自己的错误性言论。其实马来农民没有好好的团结和组织教育起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我们主观上的努力不够,没有足够重视这个问题,或者没有重视克服一些因素,而有意无意地不把工农联盟搞好。还像一些人所说的,“不必先建立工农联盟,而应先团结城市小资产阶级”的歪论,也就是在主观上妨碍了工农联盟的建立。

我们今天在搞好工农联盟及进行农民的群众工作时,所碰到的一个主要困难,是缺少马来干部,从很多事件可以看出,除非我们有一批素质优秀的马来干部,我们是很难做好这项工作的。而反动派也非常重视这一问题 。如果有那一位马来同志积极肯干,反动政权很快地把他拉进监牢里去。这是反动派镇压人民的一贯手法,但是只要我们处理得好,这一困难时可以克服的。如果我们有为农民群众服务的愿望,脚踏实地的工作,我们就能想出好办法来。这是在争取实现独立统一马来亚的过程所不能忽视的。我们做好工农联盟工作,其实也就是团结各民族劳动人民的工作。这对团结各民族展开反帝斗争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尤其在目前反动政权大力推行民族歧视和玩弄种族政治的时刻,更具有重大的意义。

第三:我们必须开展各种为群众利益的斗争。如果不开展斗争的话,不走一条真正的群众路线的话,我们就永远谈不上组织教育群众。左翼所活动的圈子,到目前为止还是局限在一个小范围里。当然,反动派的镇压逮捕造成我们工作上遇到很大的困难。不过我们会发现,我们经常能够动员的群众,多数是一些比较年轻的干部,在工会这方面,我们还没有做到广泛动员工友起来斗争,还有很多工友不能直接参与斗争,为什么呢?一方面是反动派制造白色恐怖、镇压的结果;另一方面,我们过去没有真正做好群众的组织教育工作,还没有做好突出政治的工作,没有做好从斗争中去锻炼他们。

过去我们也太重视“议会”内 的斗争。“议会”外很少展开,结果,使我们依赖反动派的“议会”的坏“习惯”,如果,“议会”没有辩论 ,或报纸不敢刊登我们的言论,我们的正确言论就显得难于传递到群众中去。我们知道“议会”是反动派抬出统治人民的工具,是有它的局限性的。在反动派堵塞民主途径的今天,我们除了必须暴露“议会民主”的虚伪性之外,更必须在议会外展开大大小小、维护群众利益的斗争,做好组织、教育群众的工作。

第四:要争取独立统一马来亚的早日实现,我们还必须重视扫清目前存在于左翼内部的右倾机会主义。右倾机会主义在过去一段时间,非常严重地危害我们的斗争,使到我们不能很好的团结、不能更好的展开对敌的斗争,如果这些错误思想不铲除的话,比如我们要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的马来亚,而另一些人却要展开符合帝主义利益的“争取单独独立的新加坡”的“斗争”,左翼斗争队伍就会被干扰。今天,那些坚持和有意散播错误路线者所起的作用,实际上是符合反动派的利益的。因此,我们就必须把这些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思想全面的加以铲除。

有些人说,现在“要反右倾,但也要反‘左’倾”。我们认为这种说法实际上是不正确的,是一种折衷主义,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危害我们斗争的是右倾机会主义,而不是“左”倾冒险主义。如果将来有“左”倾出现,我们当然要反对“左”倾,现在,没有这种情况,无的放矢,根本就不是在指导斗争,而是在使整个斗争更加混乱。那些人所提的“反右也反‘左’”实际上是为了掩盖他们本身的右倾思想而已。

今天整个世界的局势是处在动荡、大改组的阶段,亚非拉人民的反帝斗争正一日千里的发展,尤其是东南亚的局面,更是令人鼓舞。在这种有利的局面下,只要我们能吸收其他国家人民的斗争经验,尤其是越南人民的斗争经验,结合我国的具体情况展开斗争,我们坚信,一切障碍都将被我们铲除出去!

我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教。


留下评论

左派工运面对的问题及迫切任务

编者按:经作者同意,本网站将转载于2020年1月27日在新加坡出版发行的新书《暴雨袭薪火 丹心买征程》如下目录文章。(本网站已于2020年1月27日转载了本书《前言》。)

本书在以下书店出售。每本售价新币25元。

  1. AGORA出版社:28,Sin Ming Lane, #03-142,Midview City. 有意购买者请与张素兰小姐联系。手机号码:92960031

  2. 新华文化事业(新)有限公司。

  • 前言 吴其人

  • 暴雨袭薪火辑

    1. 左翼政党组织意见分歧时间表

    2. 附录文章:

  • 1964年4月29日全星各工团针对国民服役登记问题发表告同胞书

  • 1964年5月10日社阵针对李绍祖等同志脱党事件发表声明:呼吁以左翼运动团结为重 继续领导党进行反殖斗争

  • 1964年5月10日阵线报社论:分清敌友 加强团结 为了人民的事业而共同奋斗!

  • 1964年5月10日社阵中支联系会议通过对七项决议:表达同志们团结的愿望 支持党代表大会的决定

  • 顾泱同志的澄清声明

  • 1964年7月31日厂商工联主席陈辛马来亚劳工党代表大会上演讲

  • 1964年9月2日社阵中央声明:反抽兵 反军训 不去检查身体

  • 1965年3月5日,李绍祖及7名退党党员归党:加强左翼团结推进反殖大业

  • 1965年8月9日全星州30左派工团联合声:英帝统治受挫 被迫采取新欺骗

  • 1965年8月11日马来亚社会主义青年声明 朝向解散大马跨前一步

  • 1965年8月15日厂商工联会讯社论: 反大马斗争的重要进展

  • 1965年8月20日全星27单位校友会发表联合声明:分而合合而分 英帝把戏

  • 1965年8月25日 人民党副主席郑则耀在群众大会讲话 团结一致 与英帝及其傀儡斗争到底

  • 1965年8月25日社阵人民党联合举行群众大会通过议决案

  • 1965年9月9日社阵中委高棋生在厂商工联演讲全文:星退出大马后的政治形势

  • 1965年9月26日李绍祖在厂商演讲全文:左翼团结与统战问题

  • 1965年10月16日社阵中委顾泱缝业工友联合会演讲全文:宪制斗争与左翼运动

  • 1965 11月11日新加坡人民党副主席郑则耀厂商工联演讲全文:左翼团结与当前迫切任务

  • 1966年1月1日王清杉木器工友联合会演讲全文:当前左翼运动所面对的问题

  • 1966年2月6日工业工友联合会副主席郭自平演讲全文:左派工运面对的问题及迫切任务

  • 1966年7月29日社阵中委谢太宝厂商工联演讲:争取一个真正独立、统一、民主的马来亚

 

附录(20)

左派工运面对的问题及迫切任务

工业工友联合会副主席郭自平演讲:

1966年2月6日

英帝国主义为了避免它所拼凑的“马来西亚联邦”陷于全面瓦解,为了缓和它的走狗之间的矛盾,特别是为了维护它在新加坡的政治、军事与经济利益,就耍了一个“星洲退出大马”的欺骗手段,让新加坡在行动党专制执政下“独立”,企图籍此缓和新加坡人民对“马来西亚”的强烈不满情绪,同时操纵行动党政府玩弄种种欺骗人民和压制进步力量的手段,从而削弱星洲人民的反帝斗争。

星洲“退出大马”后,仍然没有改变作为英帝的半殖民地与远东重要军事基地的地位,因此,这种“独立”是假的、骗人的。然而,由于英帝将某些权利交给忠实的代理人李光耀集团,而东姑集团对新加坡的控制权被削弱了。在今后一段日子里,左翼不可避免要同狡猾而毒辣的李光耀集团进行艰苦、复杂和反复的较量。

英帝及李光耀集团知道,工人阶级是民族民主运动的中坚力量,新加坡的工人群众普遍上觉悟很高,并且富有反帝反殖的斗争经验,反动派懂得,要打击和削弱星洲的民主运动,首先就得对付站在这一运动时最前列的左派工运,因此行动党政府必定千方百计破坏、分裂和瓦解左派工人运动,随着行动党政府的处境日益困难和孤立,它必然更多地使用法西斯的残暴专制行动,压制包括左派工运在内的所有人民进步运动。行动党政府死抱“内部安全法令”,就是它决心采取法西斯专制统治的突出表现。最近一个时期,行动党就露出了凶相,悍然缓引臭名昭彰的“内部安全法令”,逮捕许多工会负责人及重要干事,企图制造白色恐怖,打击日益高涨的工人反压迫反剥削斗争,以及削弱左翼的力量。

面对着行动党政府日益猖狂的进攻与镇压,左派工运应当采取什么方针,应当如何粉碎反对派的进攻,如何使工运更健全地发展,这是左派工运今后面对的一个重大问题。

在行动党政府的敌视工人、削弱左派工运的政策下,国家机关处理劳资纠纷及工会的章程问题时,总是偏向反动派、偏袒行动党派的御用工会、偏袒资本家(特别是以新兴工业姿态出现的外国资本家)的。例如政府的劳工部、工业仲裁庭、工会注册当局等机构,必将更露骨地阻扰和破坏左派工会为争取工人权益而展开的斗争。

因此,如何克服反动的行动党政府给我们造成的困难,从而为工人群众争取正当的权益,领导工人进行政治斗争和改善待遇的经济斗争,这是我们左派工运面对的第二个重大问题。

在反对政府加紧利用国家机器压制左派工运的同时,以“全国职总”为中心的工人阶级叛徒持着他们有行动党做后台,持着当权者所给予他们的方便和特权,同左派工会展开了激烈的争取工人群众的活动。他们除了利用原有的一些御用工会(如“劳商”)外,还组织了许多分裂性工会。例如不久前帝凡那之流所拼凑的所谓“新加坡巴士雇员联合会”、“新兴工业工友联合会”等,就是行动党人公开分裂工人团结的具体表现。与此同时,帝凡那、何思明等人把持的“全国职总”还拼命抬高自己的国际地位,他们通过邀请一些亚非国家工运者出席他们的所谓“代表大会”,还通过主办什么“国家工运研究会”等活动,企图巴结和讨好亚非国家的工运者,并把自己扮成新加坡工人的“代表”和工运“总机构”,从而骗取星洲工人的信任。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击破行动党御用工会的分裂阴谋,如何把行动党工会误导的阶级兄弟争取到左派工会这边来,就成为左派工运面对的第三个重大问题。

由于行动党实行反动的经济政策(不照顾本地的民族经济,鼓励外国投资,方便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向新加坡实行资本输出,给外国垄断资本的投资予“新兴工业”的优越地位,如此等等),并且向人民进行横征暴敛,进行敲骨吸髓的压榨(如增税,使物价飞涨),这使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趋于赤贫化。在经济危机的威胁下,那些唯利是图的资本家——特别是同行动党政权有勾结的反动资本家,必极力想把经济危机的压力转嫁到工人阶级的肩上,为了捞回经济衰退时造成的损失,保持他们的高利润,这些自私自利的资本家就必加紧榨取工人,如削减工资与冻结工资、提高劳动强度、裁减人员、剥削工人应享有的权利,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工人维持最起码的生活水平也不容易,工人必然产生强烈的斗争情绪。

以上一切都表明了,左派工运今后的任务是十分艰巨的,要负起这些艰巨的任务,左派工运内部必须保持高度的团结和思想的一致。任何不团结的现象都是不利于工人的正义斗争的。目前。不论左派工运内部或整个左翼内部,都存在着分歧,存在着一些暂时不利于团结的现象。有些朋友和同志不敢放手发动群众、不敢向反动政权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如担心损失太大、恐惧引起反动派的全面镇压);也有一些朋友和同志犯了操之过急的毛病,他们强烈不满目前的反动统治,希望在一两次的斗争中就把所有的反动派打倒,他们忽视民族民主运动的长期、艰苦和曲折的特点,因此,如何维护左翼的原则性的团结,如何避免避免左翼的分歧扩大与严重化,如何客服和防止右倾和“左”倾机会主义的影响,这是左派工会面对的第五个重大问题。

我们已经谈过了左派工运今后面对的几个重大问题,我们认为,正确解决这些问题,就是我们的任务所在。

关于同英帝及其代理人行动党反动政府的斗争,我们首先必须确定正确的路线(包括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正确的路线不是别的,而是:紧密依靠广大的新加坡人民群众,特别是依靠劳苦大众同反动派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具体地说,就是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争取所有受英帝与行动党政府压迫的阶级和势力,组成广泛的反帝爱国民族统一战线,最大限度地孤立英帝及行动党反动派;与此同时,还必须善于利用敌人阵营的缝隙,利用它们的矛盾。

在我们的干部和人民群众当中,必须树立起敢于斗争的思想。我们应当让所有的人民认清:行动党尽管在群众中有些影响,有某种程度的欺骗作用,然而它有一个根本的弱点,那就是脱离人民,与人民为敌,它的所作所为,是违反新加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群众的利益的,因此,它最终必处于全星人民的重重包围之中,最终必被人们所打倒。目前行动党越来越多地采取法西斯镇压手段,这绝不是它强大的表现,而是它的处境困难,它的欺骗手法不灵、它的统治地位不稳的表现。因此,只要左翼紧紧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行动党及其英帝主子是完全可以打败的。

在同英帝及行动党进行每一项具体的斗争时,即在策略问题上:我们对于它在一些觉悟较低的群众当中的影响应有适当的估计;对于它的欺骗收买手法以及种种蛊惑人心的宣传。应当保持高度的注意和警惕,在同行动党进行较量时,必须善于寻找与争取同盟者,哪怕是暂时的、不巩固的同盟者,也应当争取,目的是使主要对手英帝与行动党陷于严重孤立的境地。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善于斗争。

在政治斗争与日常工作中。我们不仅要防止及克服“左”倾冒进的路线,还必须防止右倾机会主义的路线。我们有必要更深入、更全面地讨论关于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问题,以便我们切实地按照这个原则去做。我们认为,在左翼内部出现的一些关于路线问题的错误看法与做法,是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与社会根源的。这最主要是小资产阶级思想情绪的影响。因此,在批判上一类错误看法与做法时,一方面必须弄清是非、辨别好坏另一方面不应夸大个人的责任,而应当更注意错误的历史、社会与阶级根源,这样做可以避免过分打击犯错误的朋友与同志,有能比较明确、深入地弄清是非,因而有利于我们团结犯错误但愿意斗争的人。

为了负起教育人民、团结人民、领导人民起来的任务,我们必须竭尽所能加强左翼的团结。对于目前左翼内部存在的分歧与不团结现象,我们认为必须尽快地解决与消除。在处理分歧问题时,我们认为必须掌握正确的原则,采取有效的方法。

首先,我们应当将这种分歧看成是人民内部的矛盾,因为意见分歧的各方在要不要同反动派展开斗争、要不要反帝反殖的问题上看法是一致的,即彼此并没有立场不同的问题存在。除非有人真是站到反动派立场去。否则,处理内部矛盾采取强加于人,无情打击的方法都是错误的。如果把犯错误的朋友和同志一律当做是“帮助了反动派”、“立场已经改变”,这是我们不能苟同的。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原则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纠正错误与克服缺点,消除彼此的分歧,从而达到新的团结。在方法上是采取“摆事实、讲道理”的,而不是强加于人的,也不是依靠套帽子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遗憾的是,目前的一些分歧不但没有完全消除,反而参杂进来一些私人成见与偏见成分。有些朋友与同志甚至采取热风冷嘲的方法来对付意见不同的人,或捕风捉影地推测分歧的发展,甚至轻率地说“目前的分歧难免要导致分裂”,很显然的,这种种做法都是违反“从团结愿望”这个原则的,它不但不能消除分歧,反而扩大与加深分歧,使团结受到更大的损害。

过去,我们曾经轻率地将一些不应公开提出的策略问题公开地,几乎是没有保留地提出来,继而引起一些公开的争论,把分歧公开地暴露在敌人的面前,给了敌人以可乘之机,同时也造成了我们干部当中的纷乱现象,这应当视为严重的经验教训而被吸取。因此,我们强调,尽量通过同志似的内部协商来消除我们的意见分歧,各左翼组织的领导人都不应当私自将内部分歧随意传播,尤其不应当在自己的成员目前公开抨击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对于有关策略的问题,更应当避免公开广泛争论,而尽量通过内部协商,求得一致(或主要意见一致),

正当群众斗争日益尖锐的时候,左翼所肩负的任务是一天比一天繁重,左翼所面对的来自反动派的进攻是一天比一天激烈,特别是反动派挑拨左翼人士的感情的行径已经越来越露骨,在这种情况下,左翼比任何时候都应当加强团结、共同对敌。当然,我们所需要的不是无原则的团结,而是在左翼的一贯的原则立场上的团结,是在正确的斗争路线指引下的团结。我们认为,争取左翼在原则立场上团结,在正确斗争路线指引下的团结,从而更好地领导人民群众向反动派展开我们的攻势,把群众运动推向新的高潮这是我们的一个迫切的任务。

至于解决工运本身面对的问题,我们认为,首先必须明确左派工运的政治任务,然后才能正确处理工运内部的问题 。前面已经说过,当前左翼工运同其他左翼力量的迫切任务是放手发动群众,加强与扩大左翼与人民的团结,向反动派展开攻势,掀起斗争高潮。基于此,我们处理工人经济斗争时,不能不服从上述迫切的政治任务。经济斗争应该以政治斗争作为指导和依据,这是左派工运的宝贵传统和重要原则。

可以预见到的是,随着经济危机的日益加深,人民(特别是广大的劳苦人民)的生活必越来越贫困,工人阶级所遭受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势必一天天沉重和残酷。因此,工人阶级进行任何经济斗争,都不能不同政治问题结在一起;而左派工运领导的任何经济斗争,将有可能带着越来越浓厚的政治色彩,同政治斗争的联系势必越来越紧密和明显,通过经济斗争以提高工友的政治觉悟这个意义就会越来越重大。

为了扩大左派工运的队伍,我们必须一方面巩固原有的组织,加强同会员的联系,另一方面还必须把更多的工友争取到左派工团中来,其中包括将受所谓“全国职总”影响的工友争取过来的工作。要争取更多新成员,我们就不能无视必要的经济斗争,经验证明,当我们能有效地捍卫工人的正当权益,争取工人合理的利益时,那些较落后的工友总是比较容易被我们争取的。当然,我们决不能忽略了在政治上暴露“全国职总”的把持者的反动面目,必须善于运用事实与道理,启发那些受行动党工会影响的工友,使他们觉悟起来。

在左派工团进行争取捍卫工友权益的斗争时(如罢工),仅仅依靠有关的那间工会孤立奋战,这不论在鼓励工友斗争方面,或在坚持长期斗争方面都是十分困难的。我们工会负责人与干部必须时刻关心兄弟工团的斗争(如罢工),应当使工人阶级的互助友爱的精神充分发扬,大力支援(包括物质与精神的支援)兄弟工团所领导的斗争。我们感觉到,近一两年来,兄弟工团之间的这种互助友爱精神上较过去差了一些,尤其不应该是,有些工团因为彼此在若干问题上(多数是关于政治斗争的问题上)意见有分歧。而对于对方所领导党罢工斗争采取冷漠态度,这无疑是远离工人阶级的阶级友爱精神。当然,也有一些工团并没有采取这种错误的态度,而发扬工人阶级大公无私的精神,充分援助自己的阶级兄弟的斗争——尽管彼此工会有着意见分歧。我们认为,这种精神是可取的,有助于加强左派工运、乃至整个左翼的团结的。

关于民族资本家的问题,我们基于民族资产阶级在某些情况下还受英帝与反动政权的压迫,并在一定程度下同情工人阶级所领导的民族民主斗争,因此,我们在同民族资本家处理劳资关系问题时,对于他们的一些困难(主要是对于因社会经济恶化及反动政权的经济政策造成的困难)是给予适当的照顾的,但是如果他们的做法有损害工人的利益,我们是不允许的,是必须同他们进行斗争的;要我们照顾他们的困难,当然也要他们照顾我们工人的困难,何况我们工人的困难往往比他们资本家的困难来的严重。资本家赚钱少了,但生活仍然过得不错,工人要是物价飞涨,工资削减或被开除,一家人要饿肚皮,就要没有屋子住,就很难活下去。在对待民族资本家的问题上,必须站稳工人阶级的立场;同时还必须从政治斗争的需要来考虑。

我们对于当前左派工运 面对的几个重大问题及迫切任务的看法就是如上述所述。当然,左派工运面对的问题是很多的,但限于我们的见闻与理论水平,无法进行全面的和更深入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