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您在家里会感到安全吗 ARE YOU SAFE AT HOME?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Are-You-Safe-At-Home-588732821238968/?__tn__=kC-R&eid=ARCnAkcZI5gWUHj2vwGXBP-XDcl7sAc_pApjE381eCcAnqTRxlifp2E2AS5hsuSy6ynqb12RNOMyHpQe&hc_ref=ARR7pNJl8eO-DqbYiZCAVPKpl9QjOhsNZgz9I5M_Y6zCcayjMscTkYSw9odJR-1soss&__xts__[0]=68.ARDDbSeRAoBc-i-yO62RWAYjyWkLhFzmf6RpMommX0fqIvBejUaHNUzpIO5XRVZT55HARtXLjhHX1jYFhAwmZrhVkH9jbZaiUyTGHoV_vswFIKZP6E2LS1OJEuRWwPmKmuk4or99HDYTOnXDGb6LQoHJf4i5sKjizyRJmngegj18PVK5h-XxoiLVGY0v8d7slM8H-551s59YdkEiecKH4cHgnoFWC5jikPLrapqYI3yPNU0J7lCRlU4IZbA4ZQzKq1IH_Rl-lkbilFfZ7vrLddeC9kmlyw

 

我不知道,您是否问过自己,您在家里是否会感到安全?我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而且长期以来就一直为这个所问题所困扰。

随着20181120发生警方人员持有庭令情况下,到《网络公民》主编许渊臣以及另一名博客孙威利的住家进行抄家的事件。新加坡政府机构和法院历来是受到人们的高度尊敬的。但是这起事件发生后,已经可以再一次的确定: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不安全的国家。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不安全的国家,是不是因为新加坡到处都充斥了不道德的、不可信赖的、、或者是骗子。不是!新加坡是在地球上一个最为优美的国家。我们的人民都是那么有文雅礼仪和乐于助人。

新加坡之所以不安全是,因为那些原本因该负起保护它的人们的人不再有能力负起应尽的职责了。

我们都知道,警方人员有权在深更半夜到家里把您吵醒和进行抄家。这样的抄家情况在许渊臣和孙维事件之前已经发生过了。大家还记得结霜桥旧货市场联合会主席许永坤的事件吗?他就是在半夜被吵醒抄家的。当时,警方人员拿走的了他的手机。但是,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他们的行为事是造成了对老人家许永坤和他的妻子的无辜虐待与伤害。但是,警方人员至今仍然没有向他道歉。

请不要自我安慰,庆幸自己不是许渊臣、寻威利、许永坤、或者是我本人一样,您一定不会被抄家。就像您所想象的那样,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家,自己的庇护所或被抄家。我们个人最为重要和珍贵的财产——手机、手提电脑、外置电脑储存器和桌机电脑会都被警方人员充公。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涉嫌触犯任何的刑事罪行。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只是凭着自己的良知在社交媒体网络上发表自己的观点。就以许渊臣的案件来说,一些人为了要表达自己的观点让大众知道,但是,又没有一个平台让他们发表意见,许渊臣就提供了一个允许他们发表意见的平台。

许渊臣和孙威利告诉我们,他们被警方传讯问讯是由于涉嫌涉及一起刑事诽谤的指控投诉。这起涉嫌刑事诽谤投诉人是属于政府的高级官员(见20181121日《海峡时报》)。

谁是所谓的高级官员?为什么 这些所谓的高级官员拥有这样的特权,可以利用我们国家机构——警方为他们调查属于自己质疑的投诉。为什么所谓的高级政府官员不能够通过民事诉讼途径提告许渊臣和孙威利?

请您等等。可能我的判断是错误的。这些所谓的政府高级官员并没有亲自向警方报案,投诉有关许渊臣和孙威利的涉嫌诽谤。向警方报案的是新加坡政府的资讯媒体发展局(简称IMDA)。

我的问题是,

这些所谓的政府高级官员是否有指示IMDA向警方报案。接着,迫使警方向法院申请到许渊臣和孙威利家进行抄家搜查?

我确实不知道。我向,这些所谓的政府高级官员将会给我提供有关的答案。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我再次毫不含糊的申明,

他们已经滥用了自己的权利! 他们已经辜负了人们对他们的信任!

我要求他们给予明确的答复!

 

ARE YOU SAFE AT HOME?

I don’t know if you have ever asked yourself whether you are safe at home. I have and I have been asking this question for a very long time.

With the recent police raids conducted at the homes of Terry Xu, the chief editor of The Online Citizen and Willy Sum, a blogger, apparently with the permission of our most highly respected institution, our courts, it is confirmed beyond a shadow of a doubt that Singapore is a very unsafe city state.

Singapore is unsafe not because the people are unscrupulous, untrustworthy and are crooks. No, Singaporeans are the nicest people on this planet. We are courteous and always helpful.

Singapore is unsafe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supposed to protect them are no longer capable of doing so.

We all know that the police have power to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nd raid your homes. Raids have happened before the recent cases of Terry Xu and Willy Sum. Remember the Sungei Road Association Chairman, Mr Koh Eng Khoon? He was woken up at midnight and had his home ransacked by the police? They took away his mobile phone and never apologised even though they soon realised that they had mistreated and traumatised an innocent elderly man and his wife.

Don’t comfort yourself that you are not Terry Xu, Willy Sum, Koh Eng Khoon or me and you will never have your homes raided. Like you, we never dreamt that our homes, our refuge, could be raided and our most personal and precious properties – our mobile phones, laptops, desktops, thumb drives and tablets seized by the police. We have not committed any crime. All we did was to give our honest opinion online. In the case of Terry Xu, he allowed those who have no voice, to express their views and to reach a wider audience.

We are told that Terry Xu and Willy Sum are being investigated for an alleged case of criminal defamation committed against “the Government’s highest officers” (ST 21 Nov 2018). Who are these so-called highest officers? Why are they so privileged that they are entitled to make use of our police force to investigate their dubious claims? Why cannot they take civil suits against Terry Xu and Willy Sum?

But hold it. I may be wrong here. They, these “Government’s highest officers” did not lodge a police report against Terry Xu or Willy Sum. It was the Infocomm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or notoriously known as IMDA which lodge the police report.

My question therefore is this: Did these so called “Government’s highest officers” instruct IMDA to lodge the police report which then compelled the police to apply to our courts for permission to raid the homes of Terry Xu and Willy Sum?

I don’t know and I hope these “Government highest officers” will answer my question. If they

I state in no uncertain terms that they have abused their power and disabuse the trust of the people. And I demand an answer.

附录:张素兰在广东民路警署等待许渊臣问讯释放期间发表的帖子。

(中英文版)警方人员的骚扰?

许渊臣,《网络公民》社交网站主编。于20181120日早上,他的住家被警方人员进行抄家。他所拥有的个人电子设备全部被充公。

他在今天下午3.30分被警方传召到广东民路警署接受问讯,现在是晚上9.30分,他尚未获得释放。

我被告知,主编许渊臣是由于《网络公民》刊载了一份读者的短文而被传召问话的 。警方指控说,这篇篇文章明显地是涉及具有诽谤某些高层人员的内容。

我被告知,现在许渊臣正在为了这篇文章的内容而整。这篇文章的作者个人所有的电子设备也被充公,但是,尚未接到警方的传召问讯。

但是,问题上,到底我们的警察是干啥?假设之上一篇文章的某段文字具有涉嫌诽谤性,为什么他们必须出示庭令、派出5名警方人员,配备武装到许渊臣家充公他私人应有的电子设备?同时,还要拘留许渊臣这么长的时间进行问讯?为什么警方就不简单地直接提控他,而让他回家?

这确实是让我对这个国家事务感到失望。国家必须派出这么多的人力去处理这样一件简单的事件。这是完全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警方人员应该是却调查真正的犯罪事件——国家恐怖主义、暴力和谋杀案件等,让那些应该被玷污的人使用我们的民事法庭,而不是劳民伤财去处理类似于这样的所谓诽谤案件。假设警方人员认为自己应该获得数以千计的奖赏。不要再浪费我们稀缺的公共资源吧!

 

POLICE HARASSMENT?

Soh Lung Teo November 20 at 9:43 PM

Terry Xu, chief editor of TOC had his home ransacked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 seized this morning. He dutifully reported at the Cantonment Police Station this afternoon and was apparently called in for interrogation at about 3.20 pm. It is now past 9.40 pm and he is still not released.

I am informed that the investigation is over a short letter sent in by a reader to TOC for publication. The letter apparently contained an alleged defamatory sentence about some “highest echelons” folks. The letter has been removed.

I am told that Terry is now being grilled over the remark in the letter. The author of the letter had his electronic equipment seized but he has not been interrogated.

But what is happening to our police force? If it is so clear that one sentence is defamatory, why did they have to seize equipment using 5 police officers and apparently armed with a warrant to seize as well as detaining Terry for so long? Cannot they simply charge him in court and let him go home?

This is truly a very sorry state of affairs. So much manpower used for such a simple case. It is a total waste of public funds.

The police should be investigating real crimes – international terrorism, violence and murders, not such silly stuff like alleged criminal defamation. Let the people whose names are supposed to be sullied use our civil courts if they think they are entitled to be awarde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dollars. Don’t waste our scarce public resources.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恭贺李显龙荣获“新闻自由剥夺者”衔头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brands Lee Hsien Loong a “Predator of Press Freedom”

转载自:http://theindependent.sg/reporters-without-borders-brands-lee-hsien-loong-a-predator-of-press-freedom/?fbclid=IwAR0n5nqzCgQLoQ4J_pBTI0_HOCPVsmTGRgkY941gkF_GvuLDAjrfR-7tsd0

编者按:本文做原文题目为:《无国界记者组织》授予李显龙为新闻自由掠夺者

致力于推广国际新闻自由活动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在其官方网站正式授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为新闻自由掠夺者

今年62岁的李显龙与北韩的金正恩、中国的习近平、俄罗斯的普金和塔利班以及其他人,都被《无国界记者》组织授予新闻自由掠夺者的衔头。

在公开授予显龙为新闻自由的掠夺者的衔头时,《无国界记者组织》突出了李显龙是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儿子。同时,《无国界记者组织》也指出了李显龙的袭击招数是属于惯用性。《无国界记者组织》详列了推荐李显龙的杀戮计数强暴针对性的目标

新闻自由掠夺者Predator of Press Freedom):

李显龙。62岁。他于2004 年开始成为掠夺者。他是1959年到1990 年担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儿子。

“袭击招数”(ATTACK TECHNIQUE

这是惯用性的手法——李显龙对起诉他不喜欢的个人,如博客不曾犹豫过。这是符合SLAP的战略(对公众P的战略诉讼)(SLAPP  (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他的策略是包括了通过诽谤起诉或者其他的司法诉讼。这是为了达到阻吓个别的记者和博客,(记者和博客们是无法在司法诉讼上面对强权或者的拥有巨额财富的原告。),以及与当局进行辩论有关不利于公众的课题。

在这个繁荣的城市国家,尽管它具有现代化、先锋型的形象,却是媒体自由的敌人。诸诉于诽谤诉讼法令(Defamation suites [sic])对付不同政见者是极其普遍的情况。

赶尽杀绝(KILL TALLY):

数个社交媒体网站被令关闭;公民记者和博客被起诉,以及罚款或者监禁。

执法(ENFORCERS):

媒体发展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MDA)—— 政府控制的媒体发展局有权审核记者,包括在线社交网络的发表的文章内容。这要感激为记者,包括在线社交网络量身定制的法律法规,其中包括了

新加坡媒体发展局法令、影片与广播法令。媒体发展局于20154月份下令关闭《真实新加坡》网站THE REAL SINGAPORE,就是基于它发表在网站的批评文章内容过于尖锐。这个网站的两位主持人被判处入狱。

“被锁定的对象”(FAVOURITE TARGETS):

公民记者和博客;独立新闻网站;活跃参与社会活动网站。

“官方话语权”(OFFICIAL DISCOURSE):

你需要谈论和讨论任何你有兴趣的问题。但是,你不可以随意诋毁任何人,假设你不可以收回所做的诋毁言论,那么,当有人对我进行诋毁时,我要如何为自己的名誉清白?(20157月)。

国家新闻自由评级(COUNTRY SCORE:

根据2016《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评级指数,180个国家新闻自由评级指数报告,新加坡的评级从来就没有高过135位。  

新加坡政府与《无国界记者》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就是不友好的。从2002年开始,无国界记者发表的新闻自由指数里就一直把新加坡列为自由度最差的国家。

正如无国界记者发布有关李显龙的图表里,在2016年的新闻自由度指数,新加坡是被列位为第154的国家。新加坡在2015年是被列位为153的国家。自2006年,新加坡评级的位数列位为140,至今已经下跌了14个评级点数。《无国界记者组织》对有关的评级做了如下的解释(见网址:explained the ranking

 媒体发展局法令The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Act影片与广播法令the Films Act and the Broadcasting Act赋予媒体展局the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MDA)进行审查记者的文章,社交在线网络上载的文章包括在内。于20154月份,这个政府机构下令关闭社交网站《真实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 (TRS))时事网站。原因是它是在了有关批评政府的文章。它指控这个网站上载这两篇具有“煽动性内容。网站的编辑(杨凯兴)被判入狱(10个月)。进行提告诽谤的司法行为在这个城市国家和总理李显龙个人起诉博客的案例已经司空见惯了。(见网址:《早报》:《The Real Singapore两负责人控煽动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50414-468537

 “《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克里斯多佛(RWB secretary-general Christophe Deloire)说,

“很不幸的明显地,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领导人正在发展一种关于新闻合法化的偏执狂。它制造的恐惧气氛导致了人们对辩论和多元主义的怨恶。镇压媒体的行为已经成为那些越来越专制的政府的手段了同时,非官方管理的媒体却越来越让人们感到兴趣。

名副其实的新闻主义者必须要反击哪些受到利益既得者所赞助与支持日益增加的宣传以及散布的媒体内容,以确保对人们来说,公众拥有独立和可靠信息和资讯的正当权利,不论是在当地或者是全球范围是极其重要的和必须解决的问题。

以法国为基地、非盈利和高层领导人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与新加坡政府之间的冲突是属于正常的。

2015年,前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当时在刚接任新加坡政府首长职位时,在《今日新加坡》(TODAY)的五周年纪念宴会上发言时就批评过《无国界记者组织》。他说,

“我把《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指数》视为是面值的。它是通过西方自由主义者的棱镜计算出来的主观量度。基于这些指数是依据的反馈主要来自十四个表达自由的群体,以及130名记者。它的指数不像《经济论坛》的《世界竞争力报告》那样的严谨、缺乏细心的研究实际的数据。

四年后,也就是2009年,现任律政与内政部长善木根在纽约国家年会会议国际部的开幕鸡尾酒会讲话时攻击了《无国界记者组织》。

善木根说,

“注意到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排名低于西非洲的几内亚——几内亚政府枪杀了举行和平民主集会的参与者。

“对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到底有多客观性?……我愿意再次与大家分享一些脱离事实和荒谬的情况:有关声称无国界记者组织。它制定了一个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的排名指数。在2008年,这个组织把我们(新加坡)排名在173个国家立冬第144位。这是在埃塞尔比亚、苏丹、哈萨克斯坦、委内瑞拉、几内亚、海地……等等之后。

2014年,《无国界记者组织》反驳和批评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提告博客鄞玉林的事件。两年后,就是2016年,社运组织批评善木根指控《网络公民》在报道14岁青少年林俊辉(Benjamin Lim)跳楼自杀事件是不全面的。(《人民呼声论坛》:《无国界记者组织谴责行动党政府内政/律政部长三木根 对《网络公民》所进行指责 https://renminhushengluntan.wordpress.com/2016/03/15/))(《人民呼声论坛》:《14岁跳楼身亡青少年林俊辉家人致给社会各界的公开信——人民行动党政府必须就14岁青少年跳楼身亡发表正式声明!https://renminhushengluntan.wordpress.com/2016/02/04/

2017年,善木根在新加坡国会再一次攻击《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度排名不高,要求新加坡人不要理会这样的排名报告。这个报告吧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排名在巴基斯丹和阿富汗之后:

例如,假设我可以在这里表示不同意《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的看法,我在2009年之前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在2008年,《无国界记者组织》把我们(新加坡)排名在173个国家的第144位,就是比几内亚、苏丹、巴基斯坦之下。我在2009年已经指出,《国际先驱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发表了一则有关几内亚的新闻报道, 这是在我当时发表有关谈话前两天。《国际先驱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报道说,人们被‘残暴的军人屠杀和妇女在街道上被强奸。但是,《无国界记者组织》却把我们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置于这些情况之上。”

犹有甚者,在今年五月份新加坡国会特选委员会举办的反对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无国界记者组织》拒绝接受新加坡政府的邀请出席听证会,并提交有关与反对虚假信息的意见。《无国界记者组织》说,只有在阅读了国会特选委员会草拟的政策文件后,才会出席听证会。

对邀请的诚意表示怀疑,并强调以“严酷法令”剥夺新闻自由。《无国界记者组织》声称们最为重要的是,拟议中指定的反对虚假信息的法令不是为了缩紧新加坡的不同意见的紧咒。

《国会特选委员会》发表一篇声明(见网址: press release),《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主要代表出席新加坡政府邀请,并在听证会上提供口头供证。《国会特选委员会》说,他们发给《无国界记者组织》的邀请函仍然是有效。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民主党:停止镇压独立社交新闻网站 归还《网络公民》电子设备 SDP:Stop crackdown on alternative online news sites and return TOC equipment

http://yoursdp.org/news/stop_crackdown_on_alternative_online_news_sites_and_return_toc_equipment/2018-11-23-6269?fbclid=IwAR2KgO-5V3jxEnVIwosmHxkOgYmIaSUrXJt7vXPquZANP9Vhe0QBFUr1YHQ

编者按:本中文内容如与英文版本有任何的不符或者出入之处,均与原文版本作为最终解释权。

 

警方对《网络公民》网站和充公许渊臣的个人电子设备的行动是与新加坡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情况我完全不一致的。

假设当局已经确定收到有关投诉《网络公民》网站发表的文章是属于虚假信息的投诉,那么,警方应该提供有关这起事件的事实经过。警方采取的行动到涉嫌被指控者的住宅进行抄家,以及充公属于他们私人资产的电子设备,警方这样的行动对于是一直渴望成为第一世界的新加坡来说是格格不入的。

最为不容忽视的重要一点是,政府不可以采取选择性缓引法律法规只是针对着反对行动党的反对者及批评者。

一个最为突出的例子就是,于2016年武吉巴督补选期间,《联合晚报》刊载了缓引一则徐顺全博士根本没有说过的话。

这是一个这个实例。为什么警方不采取对付《网络公民》的手段去对付《联合晚报》呢?这种属于具有党派色彩和伪善的行为,是足于反映了新加坡事事实实上是处于倒退的现象。

警方采取最新行动是完全忽视了一个事实:

《网络公民》于2018 918日接到资讯媒体发展局的要求删除一则涉嫌触犯有关法律法规的文章时,已经按照要求立即删除了有关文章。警方这次行动明显地就是属于骚扰和干预社交网络。

与此同时,全国职总属下的富食阁对《独立新加坡网站》(The Independent SG (TISG))采取了一项诸诉法律的行动。全国职总属下的富食阁指责《独立新加坡网站》刊载了一篇有关在章宜机场食阁经营食物的一名年长者的情况是属于不确实的报道。(《独立新加坡》:《Hawkers’ Plight: TISG will hold the line》见网址:(http://theindependent.sg/hawkers-plight-tisg-will-hold-the-line/?fbclid=IwAR09zVW02OQVcaafpFFPbH0yjsXQOhdEZZaWtmw-IK8CGskZIdx9W0R0AR8)(《网络公民》:《年迈小贩因伤休业一周被罚款3500 富食客辩称曾给机会免罚》见网址: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1/

同样的情况,

为什么全国职总属下富食阁可以在说明这起事件后,让留给公众对这起事件自行判断呢?全国职总提告《独立新加坡网站》的法律提告行为是不必要的。这样的行为已经关闭了让公众进行反驳与辩论的健康平台。新加坡政府必须接受必要的公开辩论和适应改变中的世界。

政府对独立新闻媒体网站镇压的结果将会是适得其反的。它将会进一步地激励人民支持这些争取民主的网民。在下一届大选即将来临的时刻,行动党已经感觉到新加坡人民对他们实施的政策利弊的不满。行动党的镇压社交媒体网站的政策只能是火上加油。

镇压行动将会让一个通过严酷统治统治手段的政府进一步倒退,以及阻碍了这个国家加入成熟国家的行列。

新加坡民主党呼吁,政府归还在搜查许渊臣住家时所充公的个人电子设备,以及全国职总对《独立新加坡网站》所进行的提告。让这些社交媒体可以继续扮演为新加坡人民提供一些国家主流媒体避开和不报道的信息和有关时事的分析观点的贡献。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人权观察组织:政府充公许渊臣的电脑设备是“最严重的骚扰行为” Human Rights Watch calls police confiscation of TOC computers “over the top harassment”

 

人权观察组织负责人罗伯生就20181120日警方到《网络公民》主编许渊臣家进行搜查并充公他的电脑等个人电子设备说,

这是新加坡当局侵犯言论自由的一个清晰例子。这是一种过度骚扰行为是为了避免《网络公民》网站发表批评政府的独立新闻报道。

罗伯生其发表的信中说,

“新加坡当局如此的反应,显示了他们对反对言论的邪恶偏执狂。

罗伯生呼吁新加坡当局,

“停止对独立媒体和社会活跃分子进行恐吓和起诉行为。人权观察组织感到忧虑,这是新加坡政府是为了在2019年大选前进行压制反对的声音。

较早的时候,《网络公民》在脸书网页上披露,新加坡警察部队正在调查网站主编涉嫌涉及一起触犯刑事诽谤案件。网站主编的所有由于网站所需的个人电子设备已经被警方人员成功。

这些被警方充公的个人电子设备,包括了桌上电脑、手机、和手提电脑。这些被充公的个人设备上在搜查许渊臣的住家时被充公的。警方并没有确定何时归还被充公的这些属于许渊臣的个人电子设备。警方的调查工作将进行一段时间。

许渊臣是《网络公民》网站唯一的编辑。他在20181120日下午3点被警方传召到广东民路警署接受问讯。《网络公民》网站在这段期间经暂时停止更新信息内容。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国际特赦组织:必须结束对新闻网站编辑的批评文章的骚扰 Singapore: Government harassment of news editor for critical article must end

转载自https://www.amnesty.org.uk/press-releases/singapore-government-harassment-news-editor-critical-article-must-end?fbclid=IwAR1-4BnQ8AKYc8zNEAFTufWbTfs_l5CjAOH6h8dwchaFWZABXNP11DmCWsA

国际特赦组织今天发表声明说,一名新闻网站编辑在上载一篇文章后正在面对新加坡的调查。这是一起在这个国家最新的升级镇压言论自由的行动。

新加坡政府的警方人员于20181120日到《网络公民》新闻网站主编住所进行抄家。他的所有电子设备全部都被充公。警方人员告诉这名主编说,他正在受调查与一起有关因一篇文章构成涉嫌刑事诽谤的案件,这篇文章是在201894日刊载在《网络公民》英文网站上。

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区域董事负责人尼古拉斯.班魁林(Nicholas Bequelin)说 ,

许渊臣和孙威利成为当局的目标是要压制言论自由和惩罚和平的异议分子。他们的被起诉纯粹就是敢于发表批评新加坡政府内容的文章。

这是一起事件是新加坡政府严厉打击独立媒体的最新例子。这些独立媒体拒绝刊载与政府相一致立场的社会及政治立场的信息。

在新加坡进行镇压言论自由的行动必须立即从停止对许渊臣的起诉开始。

许渊臣的桌机电脑、手机和手提电脑在5名到他家里进行抄家的警方人员充公了。随后,他被警方押送回警署接受审问,直到当天晚上11点才释放出来。他是在刑法第21章第68条刑事诽谤项下被调查的。

当局也同时对撰写文章的作者孙威利进行恐吓。他的个人电子设备也同样是被警方充公。但是,他身为被警方传讯去问讯。孙威利所撰写的文章在今年9月份已经被《网络公民》网站卸载了。

被指控那篇内容谈及贪污在高层涉嫌刑事诽谤的文章,是新加坡政府最新一系列对付独立媒体的情况。

20181120日新加坡政府对付独立网站《网络公民》主编进行抄家的行动,是警方根据政府的资讯媒体发展局报警后采取行动党的。

在今11月中,至少一名独立人士Leong Sze Hian已经被恐吓,他在自己的脸书户头网页上分享了一篇批评文章,除非他必须公开道歉,否则将面对刑事诽谤的起诉。

自从《国家时事论坛》上载了一篇涉及有关总理李显龙与马来西亚1马发展公司的贪污欺诈案件后,新加坡当局就对独立新闻网站和独立认识进行镇压了。

新加坡政府也同时加大检查那些批评当局的新闻渠道。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人权组织联合声明:停止对公民网络的诽谤 Stop Defamation Probe of The Online Citizen

发表于 November 22, 2018 by workfairsg

转载自:https://singaporecan.wordpress.com/2018/11/22/stop-defamation-probe-of-the-online-citizen/?fbclid=IwAR0b0RhewfzTn2-7MmWFfKX2exKI4ONZZIh_DFENTyb0MuY-WlEO2v1bvB8

新加坡警方对 《网络公民》主编采取高压的调查问讯手段。他们指控《网络公民》在今年9月间上载了一篇具有刑事诽谤性的文章。这起事件已经显示在这个国家的目标是针对着持有独立观点的媒体发出的一个警讯。

我们以下联署组织对这个发展趋势表达特别的关注。我们注意到,当局采取了压制政策制止言论自由。

我们对于最近针对《网络公民》的镇压行动,是属于在东南亚区域已经存在着极为有限的自由进行一种更为广泛和令人不安的趋势。尽管存在着这样仅有的自由,一些特别的国家仍然是利用法律法规的手段进行镇压公民活动和政治活动的权利,以此维持它们的合法性。

20181120日,警方人员到许渊臣和孙威利住所进行抄家搜查。孙威利是那篇撰写被指控具有刑事诽谤文章的作者。他们的手机、手提电脑和其他个人的物件都在这次抄家行动中被没收了。整个抄家行动过程历时约为3小时。

警方向媒体发布的信息是,他们俩是涉嫌一起刑事诽谤案件而被传讯到警署协助调查的。根据有关法律刑法,触犯有关法令将面对 2年的刑期和罚款。许渊臣被扣留在警署进行闻讯长达8小时,最终他是获得释放离开警署。

警方在发给媒体的声明说,警方采取这项行动是根据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的报案而采取行动的。媒体资讯发展局是投诉孙威利撰写的一篇题为:《谢建平的脸书帖子外卖》(, “The Takeaway from Seah Kian Peng’s facebook post.”)。根据警方发表的声明,这篇文章构成涉嫌对政府高层人员的贪污的严重指控,以及已经触犯了有关的法律法规

新闻自由是根本体现于任何民主的国家的。但是,新加坡仍然坚持以涉嫌触犯案刑事罪对付独立观点的声音。

政府更应该具有透明性以及驳斥不同意见,同时采取坚持以理服人和提倡对话的标准对待公民。公民需享有通过言论自由、以及拥有自由的渠道、独立多元提媒体,要求当权者承担相应的责任。政府不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对哪些提出一些难于回答的质问问题会发表批评的观点的个别人士采取起诉的政策。

“记者无国界”进行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显示,在东南亚国家当中新加坡一直是处于倒数第三名的国家。‘记者无国界’是一个属于非盈利的国际组织,它是从事于推广资讯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 a non-profit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that promotes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freedom of the press

2018年《自由之家》的报告(the 2018 Freedom House report),新加坡是本区域11个国家新闻自由形象排行地8的国家。新加坡被列为是不自由的国家(Not free)。

我们认为,新加坡政府目前对《网络公民》的调查是没有必要和不合时宜的。因为它已经在接到有关单位的命令后,遵循当局的指示把被指控属于涉嫌触犯刑事内容的文章卸载了。

新加坡最好牢记住,本身是2012年11月19日通过的《亚细安人权宣言》的签署国之一。(见网址:《东盟各国领导人签署人权宣言引人权组织批评》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2-11/3287911.html)在《亚细安人权宣言》第23章阐明:

每一人都享有发表意见和表达意见的权利。这个权利包括了不干涉、寻求、接受和不干涉的自由 权利。这个权利不论选择是来自口头、或者是书面、或者通过其他媒体渠道。

尽管国际人权宣言有关的条款和准则在限制发表言论自由方面制定某些限制的约定条款。但是,它们明确地阐明有关行为准则和当局进行干预的情况是在,当这些言论已经涉及构成仇恨、暴力、不公平的被对待,以及导致对公共安全产生威胁的情况下。危害个人声誉的刑事处罚并不列入这个限制范畴,必须予以废除。

在此,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停止对许渊臣先生的所有调查工作,以及孙威利先生撰写的文章里提出的疑问的刑事诽谤的指控。

身为亚细安成员国之一,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国家必须确实履行在推广和保护人权自己为的承诺义务是极其重要的。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人民拥有自由表达自己的的观点而不惧怕遭到被报复。

本声明联署组织:

《社区行动网络》The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Singapore)

《功能 8Function 8

《东南亚新闻联盟》South 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 (SEAPA)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网络公民就被指控涉嫌刑事诽谤的说明 To clarify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TOC in regard to the alleged criminal defamation.

《公民网络》被指控涉嫌刑事诽谤的说明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__tn__=kCH-R&eid=ARAW3pABjrhDrnZKi-W9rffGItUKjCUsogJU1QPoELrgKlO1pSsigHCO5Orj0DyN1HG5YaD-d65_s1zp&hc_ref=ARSi8KJeNa4ozEpbW5EBii7xyTL2LhLP44wfh5Gqtd9zASX7hadnU7TEkeRbEMCRTmM&fref=nf&__xts__%5B0%5D=68.ARBiks9dml-hiwMgnccAmi-EfGQ7m4Eew7yd67TCEsbo2o4rOjQ9rnn2N_hsxijVUxeWeUOhh4iSweaYMnoGVpfzBEcfNZCx8pJnww3qtL3sEIpHxEG5nvaFOGPFciP29UPucvECaOx-CojFASU7xH8FVxVfLRLK2k6npfyWmszXExINPxJgRzqtZBiVDCVb5sudkWMqTIMcSj4P0096F-5bQRtcFE_BSMWi7yC28Kf4XjY5NrzGymF0i6aeuD45fpf2NeKZc759YfH_MfmJy38FZeBKIkSgKwsBL0TSnr6mALrxJ0I14ZDJZnU8OeUqAyrCnAVzCqbh

许振渊

本社总编许渊臣,针对有关刑事诽谤指控的调查,作出数点澄清,为外界解惑。

在今年918日,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援引《广播法》第161)项,要求本社在六小时内撤下被指违规的贴文,本社已遵照该局的指示删除贴文。

这篇文章是由一名非常规撰稿人发表。资媒局质问本社刊载这篇文章的编采决策,许渊臣这么写道:

就出版编辑标准而言,已阐明该文章为读者来函。我们的立场,公众针对政府是否腐败可保留个人意见。例如,总理已在国会澄清弟妹对他的指控,那任何人重提总理弟妹的控诉,也算是不符事实的?

至于文章中指控当权者篡改宪法,任何对宪法的修改,例如违背公众意见,为了特定议程修改总统选举制,都可算是篡改。

许渊臣也回应,对读者来函只负责校对文句,如涉及任何未公开事实的指控,本社将与有关当局求证。他也重申,若整篇文章牵涉如藐视法庭或刑事诽谤等法律问题,都不会被刊登,除非有关读者能提供进一步的资讯佐证。

个体或机构是不可能以上述形式对政府构成伤害的。在欠缺媒体自由的情况下,政府已经在多个场合重申,容许公民批评政府。

根据资媒局文告,在上述文章被移除后,资媒局在104日向警方报案。

警方在星期二上午依据庭令,扣押了我的两台桌面型电脑、两部手机、三台笔记型电脑、两部平板电脑、三部硬盘和其它电子储存设备等。

许渊臣申请在警方完成调查后能把归还上述设备,但被拒绝了。只有结案之后,才能索回。

他在昨午330分,在广东民大厦接受盘问,至1130分结束。目前,上述案件还在调查中。

许渊臣透过旧手机撰文发布 

事件背景:

《网络公民》英语站暂停更新 惟中文站继续运作

北雁 十一月 21, 2018 报道, 政治, 新闻, 时事, 社交媒体

昨日,本社总编许渊臣受警方传召,前往警察总部广东民大厦接受调查。盘问从下午三点许一直到凌晨12点才结束,许渊臣才得以离开警局。

警方是根据投报,指其中一篇由Willy Sum,撰写于今年94日的文章The take away from Seah Kian Ping’s facebook post,严重指控政府高层涉及贪腐,而援引刑事法典第21(1)的刑事诽谤罪展开调查。

五名警员到许渊臣的住处,充公其桌面型电脑、手机和笔记型电脑等用于工作的电子设备,致使本社英语网站暂时无法更新。

仍能浏览英语网站

许渊臣担忧,被充公作调查用途的电子器材,不可能一时半刻就能归还。目前,他本身只能用一部旧手机与外界联系和进行简单的撰文和上载文章工作,却不能进行影像剪接处理。

为了继续《网络公民》的报导,许渊臣打算物色新的笔记型电脑,惟目前会暂时休息一周,英语网站也暂停更新。

目前,读者仍能继续浏览本社英语网站和脸书专页。

中文站继续为读者更新时事

至于中文站的运作仍不受影响,将继续为读者更新时事报导。

许渊臣在刑事诽谤罪下接受调查,然而,警方充公其电子设备的做法引起公民组织非议,其中维权律师张素兰质疑警方此举有欠妥当,因为若涉及诽谤,何必动用五名警员,到其住处充公电脑设备?

她指责警方行为形同把警力浪费在调查诽谤罪行,而不是去应对真正危险的罪案。应该让名誉受损的人士,自己在民事法庭澄清声誉。

知名时评人、《网络公民》创办人之一Andrew Loh,则在脸书质问,既然律政高级部长唐振辉指责脸书成为散播假消息的平台,这是严重的指控,那么政府会否如对付许渊臣一样,到脸书新加坡办公楼充公其电子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