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早报采访主任》韩永梅小姐,咱们现在反对的是:行动党利用新法令钳制和控制网络媒体自由传播的权利!网络媒体的自由不是通过支付赎金换取的!

留下评论

我在2013年5月30日的文章:《让人说话、天不一定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天一定会塌下来——行动党三点尽露走上言论、结社和民主的自由时装天桥表演》说了如下一段话: “行动党的这一招是否可以达到自己预定的目标? 可以明确的说:不可以。 为什么? 1.行动党的这一招实际上就是回到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严控言论出版自由!问题是:现在是网络资讯爆炸的时代!在这无边无际的网络虚拟世界里,只要老百姓手上有一台电脑、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到哪儿都能获悉世界各国的最新讯息!到哪儿都能把新加坡行动党干得任何一件丑事公诸于世!到哪儿都能够收到行动党在新加坡掩盖的任何丑事! 这一点行动党自己也知道:他们一手遮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他们全面控制主流媒体——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垄断经营主流媒体的时代已经结束! 更何况,可爱的美国人还发明了免费的‘越狱软件’啦、‘翻墙软件’啦!通过这些软件,网民可以毫无障碍和随时随地的阅读和获取世界上的任何资讯。 2.行动党不敢公然禁止这些外国网站的通讯权利,那是因为这些网站的服务器是设在国外,鞭长莫及,他们管不着!对于在国内的网站,行动党又不敢使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那种粗暴的查封所有不听话、不合作或政治对手的报章的手腕!所以他们改为:你付押金、你自我约束;我检查、你不听、那只好付钱赎回你要的言论自由和民主权力! 为什么行动党既要当婊子,又不敢公开立碑卖淫? 因为行动党知道控制网络的畅通本身就是一个不可行的事!何况这是涉及当前西方国家衡量世界各国的自由与民主价值观的最新标准——网络媒体的言论自由是民主权利的不可分割一部分!利用网络媒体进行商业经济活动,这也是西方国家财团的获取经济利益的最现代化的途径——通过网络媒体发布大量的商业广告在高浏览量的网站!如果行动党不顾这一切,造成西方财团因为这个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的约束而可能失去了他们在新加坡的客户和市场销售,哪到时行动党得自己去向西方爷们说去! 3.行动党为了确保自己在2016年的全国大选可以取得绝对多数的胜利而在开历史的倒车!但是,行动党的这一切无法阻止新加坡的年轻人在国外和国外的网站获取任何有关新加坡行动党的资讯!行动党的这一切无法阻止新加坡的年轻人通过在国外和国外的网站把不利于行动党的咨询传回新加坡! 可以明确的说,行动党企图通过实施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来控制网络媒体的传播、来压制网络媒体反对行动党的声音的结果是:行动党在老百姓的心中失去的人心!在全世界的舆论面前让自己标榜自由、民主和和平的国际形象将彻底暴露! 行动党为了确保2016年的全国大选取得绝对的大多数、进一步顺利推进《2030年的人口白皮书》和尽快落实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而不惜三点尽露——恢复李光耀时代严控言论出版结社自由——而在T形舞台上走猫步!谁也阻止不了行动党这么干!谁也别劝说行动党放弃重操就业!因为行动党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们必须铁了心盲干下去! 老祖宗说:让人说话,天不一定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那天一定会塌下来! 行动党的一意孤行最终只能让老百姓更加坚定不移要在2016年给于他们更加沉重的反击! 咱们绝对不是凭空画饼! 历史将证明:行动党的倒行逆施结果将面对一场在网络世界里更加活跃的‘百团大战’! 行动党宣布实施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不到几天,网民们就骂得个底朝天!这说明了: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就是不得人心! 为此,媒发局一而再的就网络媒体群提出的各种疑虑和指责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澄清和保证。 通讯与资讯部长丫谷在面对记者询问时不敢明确表明,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是不是针对现有已经拥有广大网民群以及浏览量远远超5万的网站?是不是针对那些不听行动党的话的独立博客群? 行动党政府和它们圈养的那些浑球官员们已经沦落到:一个合法的政府、干见不得光的事、又不敢公开承认自己要干坏事的目的! 行动党,作为一个已经在新加坡横行霸道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政府,在不敢送交国会进行辩论情况下,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竟然以强悍的手法再一次强奸了咱们国家的宪法第14条的约定——新加坡人民拥有言论、结社和集会的自由权利——宣布实施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 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已经在2013年6月1日正式实施! 为什么行动党要采取以‘附加法令条款’的形式宣布实施这条新法令? 因为行动党非常清楚: 1.行动党如果将这条法令交在国会进行辩论和表决时,必然会面对如今年初他们将《2030年人口白皮书》送交国会辩论与表决时遭受反对党的反对! 2. 行动党如果将这条法令交在国会进行辩论和表决时,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将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他们必须投支持票这条法令的实施!但是,他们必须面对自己的选民的质问,特别是年轻的网民的质问! 因此行动党采取了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的专横手腕——以附加条款的形式实施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 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是涉及新加坡所有的网络媒网站体和网络媒体博客以及浏览网站的网民的言论自由、知情权、话语权与基本民主权利。哪些在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的党棍、文棍和御用文人在行动党宣布实施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时全部失声!一直到2013年6月1日,这些家伙才奉了主子的命令开始出来装腔作势的提出‘意见’! 2013年6月2日《联合早报》第20版《想法》刊登了《早报采访主任》韩永梅小姐的文章:《“走入”还是”走出”新媒体?》。韩永梅小姐是谁?她是《联合早报》的采访主任。她的文章必然是在主子的授意下发表的。她在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 “总的来说,新的网络媒体框架还有许多没有厘清的问题,执行上的细节不清楚还好处理,关于政策的思路、长期的影响,以及新框架在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是不是能放诸四海皆准?这些都在考验当局对整个媒体世界的理解与认识。新框架的实行,除了我们,全世界都会密切留意。” 这位尊贵的《联合早报》采访主任的这篇文章是要代表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反对行动党宣布2013年6月1日实施网络媒体新闻执照新法令!?还是在为行动党政府‘排忧解难’和‘暖面颊’! 她是靠皇粮过活的!她绝对没有勇气去反对行动党的这条新法令。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她的这篇文章就是在为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设置圈套,让网络媒体人‘入瓮’吧了! 尽管行动党让这些党棍、文棍和御用文人出来‘演戏’——‘表示忧虑’、‘全世界都会密切留意’等等,实质上是希望籍此缓和网络媒体群对行动党的不满和为自己的假反对、真支持涂脂抹粉!但是,这一切都无法达到行动党预定的目的! 行动党在评估这一切还是无法平息和安抚网络媒体网站群的不满,不得不自己走到台前再进行‘消毒’工作! 行动党为此在2013年6月4日在CNA(亚洲新闻频道)举行了一场有关已经宣布在2013年6月1日宣布实施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的‘对话会’! 这是一场令人喷饭的‘对话会’!为什么? 1.因为主管资讯与通讯的部长丫谷没有出席!代表行动党负责宣布实施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的媒发局的主要负责官员也没有出席这场对话!——该出来献丑的主角都躲到阴府!行动党让哪个‘蠢才将军’出席这个‘对话会’!他啥都不懂!他啥都说不清楚! 2.在这场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的‘对话会’进行期间,亚洲新闻频道进行的网上‘民意调查’,反对者超出了百分之50!——那就是说,行动党从宣布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到2103年6月4日,都无法说服广大的网民接受他们的倒行逆施政策! 显然广大网民反对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了! 2013年6月5日的《联合早报》头版的标题:《网上言论空间不受新条例一影响》和在第六版的标题是《丫谷否认新闻网站新执照对业者带来管制不确定性》! 《早报》刊登丫谷的这两则新闻是要说明什么? 1.行动党是不是要模仿中国改革开放的揭幕人邓小平在当年提出的——‘马照跑、舞照跳’!?行动党有这样的胸襟吗?行动党承受得了这样的局面压力吗? 2.行动党为什么要一再否认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最终不是针对那些不受行动党控制和管制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网站和网络博客!?行动党真的大彻大悟不再控制和管制新加坡的新闻媒体(包括网络媒体)了吗? 显然的,行动党在实施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时,已经把受行动党控制的报业集团属下9个的网站摆在前面,加上一个雅虎新加坡的网站。这个目的就是要试探网络媒体的反应!行动党的第二部计划(他们自己透露,将在明年检讨有关控制网站服务器设在国外的网站的法令!)就是直接把矛头指向所有反对行动党威权统治的网站的网络博客!可以肯定,行动党的这一阴谋已经被网络媒体、博客和广大的网民识破了! 当年,即上一个世纪60到80年代,李光耀对新加坡的新闻媒体实施威权镇压时,目前行动党的这些爷们和娘们还是个娃娃!还在托儿所让老师教他这样洗手和上厕所!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当时李光耀就是采取同样的手腕! 今天行动党,作为一个已经在新加坡横行霸道了半个世纪以上的政府,对自己说过话和颁布的法律和法令竟然还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向老百姓进行澄清!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行动党已经对自己的管制能力失去了自信心! 行动党政府在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的问题上采取了模棱两可和含糊其辞的立场与态度并不是个案,或者说这并不是行动党政府第一次采取这样的立场和态度面对老百姓和媒体的质疑! 这说明了行动党政府从2011年的5月大选失利后至今就一直对自己所颁布的政策已经失去说服自己和老百姓的信心!行动党在推进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所推销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以及与此政策相关的一系列补助政策!(如工作准证、拥车证、土生土长公民购置组屋、土生土长公民的医药福利、孩子入学等等)都是出现这样的立场与态度! 这是行动党政府的悲哀! 行动党的头头脑脑及其混球官员已经沦落到靠他们圈养的党棍、文棍和御用文人来帮忙‘排忧解难’和‘暖面颊’也无法糊弄和哄骗网民的境地!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颁布的这条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会出现这样狼狈的熊样!? 我在《再笨的狗跟着行动党也要变成聪明的狗!——咱们反对行动党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一文已经提到: “1.李显龙总理指出,新加坡正来到发展阶段产生巨变的临界点,面对不同一代的选民,政府的作风必须更加开放。 2.过去,每件事都井然有序,也都可预料,现在则有更多声音、观点或兴趣…也就更预料结果,更难评估人们的反应。” 这就是说,李显龙自2011年5月7日全国大选后行动党已经收到的非常明确的讯息:新加坡政治大环境已经今非昔比了! 1.新加坡老百姓,特别是年轻一代受过高深教育的网络青年,已经不再相信行动党的任何口头承诺和行使国家授予他们的权利的正直性与正当性!他们也不会再恐惧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所实施的白色恐怖统治手段! 2.他们要的是:行动党要颁布或实施任何法律或法令必须经过国会的合法程序和非常清晰的告诉老百姓法律或法令实施的范畴和目的!这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已经懂得维护宪法赋予他们的知情权和话语权! 今天,行动党在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问题上面对如此强大的阻力,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行动党的那些头头脑脑们和长期惯养的混球官员们还活在李光耀威权统治的时代!他们采取了李光耀时代那种专横统治手腕——以强制手腕不经国会议事程序,强制颁布和实施新的压制法令! 我在2013年5月30日的文章:《让人说话、天不一定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天一定会塌下来——行动党三点尽露走上言论、结社和民主的自由时装天桥表演》说了如下一段话: “是的。行动党重操就业!行动党的原形毕露了! 就在昨天半夜。行动党重施李光耀威权时代的伎俩——半夜修改法律——“新闻网站下月起须申请执照”!——行动党地地道道就是在胡扯蛋! 这是要告诉大家,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领导人已经脱掉了他们身上的一切遮羞烂破布,不知廉耻三点尽露原形毕露——行动党走回了李光耀的威权统治手段老路!” 尽管行动党威权统治统治新加坡经过半个世纪了。 为什么他们今天会面对年轻一代的网民这么大的阻力!——他们完全不相信行动党的部长和控制的主流媒体所作的一切澄清、说明与保证! 这个阻力是来自哪儿?是来自新加坡年轻一代的网民!这些年轻一代的网民都是在李光耀威权统治下受教育,曾经跟随行动党一路走来的的支持者! 我已经一再的说了!包括李显龙在内的行动党现有的领导人要取信于民, 要嘛,必须公开承认: 李光耀在过去半个世纪是以法西斯统治手腕统治和镇压新加坡政治异己分子这一历史事实;与李光耀的威权统治手腕的历史彻底切割!让人们相信,特别是年轻一代的网民相信,行动党已经落实了宪法所公诸的赋予人民拥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知情权和话语权的权利! 要嘛, 包括李显龙在内的行动党现有的领导人公开表明:行动党将继续延用过去半个世纪李光耀镇压新加坡政治异己分子和禁止反对声音的法西斯统治手腕统治新加坡! 包括李显龙在内的行动党现有的领导人对上述两项都不作公开选择!他们把自己扮演成‘爱好民主’的‘开明政府’!这就造成年轻一代的网民不得不必须提高警惕行动党所作的任何承诺! 让咱们可以回顾历史。事实上,行动党对付新闻媒体工作者和控制报章媒体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上一个世纪70年代,在李光耀威权统治下许多新闻工作者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入狱。行动党政权承认在从1963年到2011年,一共超过800名政治异己分子被捕入狱,包括著名的政治拘留者,马来文报章《每日新闻》的SAID ZAHARI赛查哈里先生和HUSSEIN JAHIDIN胡申.查希丁先生。 行动党在上一个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的十年期间,李光耀一共逮捕了235名政治异己分子(包括许多新闻工作者)。李光耀逮捕这些新闻工作者的罪名是:这些人进行‘共产党统一战线’和‘亲共颠覆活动’。这些人包括: 李友成——南洋商报董事长 李茂成——南洋商报总经理 李星可——南洋商报高级编辑 同道章——南洋商报主编 陈新才——星洲日报记者 伍德南——星洲日报翻译 AZMI MAHMUD——马来语文报——每日新闻助理编辑 HUSSEIN JAHIDIN——马来语文报——每日新闻编辑编辑 ARUN SENKUTTUVAN——远东经济评论记者 何光平——远东经济评论记者 历史事实前车可鉴。 咱们今天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绝对不是如2013年6月2日《联合早报》第20版《想法》刊登了《早报采访主任》韩永梅小姐的文章:《“走入”还是”走出”新媒体?》所说的那样的结论!—— “总的来说,新的网络媒体框架还有许多没有厘清的问题,执行上的细节不清楚还好处理,关于政策的思路、长期的影响,以及新框架在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是不是能放诸四海皆准?这些大都在考验当局对整个媒体世界的理解与认识。新框架的实行,除了我们,全世界都会密切留意。” 咱们网络媒体的网站、网络博客和网民不是行动党圈养下的御用文人、党棍或文棍!咱们不是像哪些长期让主人用一根绳子拴在脖子上才感到自在和有信心走出大街的狗儿! 咱们今天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立场是: ——行动党已经有足够的法律和法律控制和管制新加坡的报章媒体,包括网络媒体的一切活动!行动党根本没有必再颁布新的法令来管制网络媒体的活动! ——咱们不是在与行动党商量哪些条件可以接受!哪些条件不可以接受!咱们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不在于该法令的新规定条款的明确与否!不在于行动党提出的保证金是5万元或是5元!不在于以履约保函替代现金担保的问题! 韩永梅小姐这篇文章的第一个目的是:她在帮忙行动党把网络媒体人哄进行动党已经设置好的圈套——让咱们先在原则上同意行动党宣布实施网络媒体新执照法令是合法的、必要的和必须的! 韩永梅小姐这篇文章的第二个目的是:在认可了行动党行动党宣布实施网络媒体新执照法令是合法的、必要的和必须的基础上,再让咱们与行动党商量哪些条件可以强加在咱们脖子上,咱们才会感到‘自在’与‘舒适’!? 在此,我们必须明确的告诉韩永梅小姐: 咱们现在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的立场是: 1.行动党是利用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钳制网络媒体自由传播的权利! 2.行动党是利用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作为他们今后对付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的法律依据! 3.新闻传播自由是实现新加坡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一个重要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不是以咱们该支付多少钱来换取行动党,作为行动党束搏网络媒体的赎金! 韩永梅小姐,懂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