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洪奕婷小姐,“争锋相对之后”,人民取得知情权和话语权、行动党霸气削弱!

一条评论

2013年5月19日第20版《想法》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争锋相对之后》。作者洪奕婷。 俺第一次在报章上阅读她的大作。确实孤陋寡闻。见笑。

俺摘录她在《针锋相对之后》这篇文章里的以下几段文字,与各位看官共赏。 这几段话是这样写的:

1.“…许文远在总结讲话中语锋犀利地发招:‘如果林瑞莲小姐真的那么关心AIM公司合约的终止,她为何不致函要求AIM延长合约的终止’,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的回应竟是(注意这个字眼‘竟是’)‘要公众看到一个月通知期的终止服务条款实际上是个圈套’、要他们‘明白这条款会危害到市镇会的交接’的,我的心瞬间冷了半截”(?)

洪小姐的‘心瞬间冷落半截’?!为什么? 洪小姐是在装疯卖傻! ‘心瞬间冷落半截’不是因为是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回应许文远的话!而是,许文远在事实的面前和林瑞莲小姐坚定不移的立场下,被迫做出了这样的回答——霸王说惯霸道话——属正常反应!

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的老百姓投票给反对党可不是在‘一时的意气用事’啊!他们是冒着自己居住的选区(特别是居住在政府组屋的选民)可能会因为被行动党长期搁置不批准进行翻新或提升基础设施(后港和坡东巴西选区就是一个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而造成组屋在公开市场的价格下跌的风险!(李光耀也在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竞选期间曾经威胁说,如果老百姓投票给反对党,反对党的选区的组屋屋价将会比行动党控制的选区组屋选区价格低!)

工人党的议员是代表着占新加坡3百多万新加坡公民中百分之39%选民的在国会里的代表。他们行使自己应尽的权利和责任!——就是维护广大人民利益的反对党议员!工人党不是行动党的附属组织!工人党的责任是监督和尽可能制止行动党在国会横行霸道!不是配合行动党或为行动党的横行霸道进行涂脂抹粉!

不论行动党当时控制的阿裕尼市镇会与AIM或任何一家公司签署任何合约,行动党在与工人党进行市镇会的交接工作时,有责任和义务告知工人党,在行动党管理期间与任何第三方签署过哪些商业合约?哪些合约已经到期?或即将到期?或哪些合约即将需要支付合同款项?安排或通知这些在行动党控制时期与市镇会有商业合同关系的公司董事会成员与工人党见面等等。

如果行动党在进行工作交接时已经告知工人党,不论是口头或书面告知,如果行动党在进行工作交接时主动引见哪些在行动党控制时期与市镇会有商业合同关系的公司董事会成员与工人党见面等等。而工人党不当一回事或拒绝接见这些与市镇会有商业合同关系的的公司,那工人党就必须承担这一切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在实际的历史事实是:

1.在工人党接管了阿裕尼市镇会(后来与后港区市镇会合并),行动党根据法律上规定必须履行的交接手续外,并没有就上述所说各项给予工人党必要的配合;

2.行动党在与工人党进行市镇会的交接工作过程中,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告知工人党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实际上的商业伙伴关系!行动党是在工人党针对国家发展部公布了有关全国16个市镇会的半年业绩考核报告时,提出因为涉及有关与承包市镇会管理软件公司的商业合同问题后,AIM的董事自己跳出来‘澄清’!由于AIM的董事做贼心虚无法完全说明他们与行动党之间的真正商业关系,负责管理行动党控制的14个市镇会的大管家张禾宾又被迫代表行行动党发表了‘16条’‘告白书’!

这就是整个事件的前因和导火线!

许文远在国会里说:‘如果林瑞莲小姐真的那么关心AIM公司合约的终止,她为何不致函要求AIM延长合约的终止’!(这是洪小姐的文章的原文)!

事实是这样吗!?老百姓已经在行动党与工人党在国会‘针锋相对’前已经知道了!咱们这里就不在重覆!

许文远远在国会的答复只能说明:

1.行动党在与工人党进行市镇会的工作交接时根本就没有向工人党提起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的真正商业伙伴关系!

2.行动党在与工人党进行市镇会的工作交接时根本就没有向工人党提起AIM与行动党之间的商业合同关系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产生的!(事实上,许文远在回答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的询问时才正式透露,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商业关系是长达20几年的直接关系——

AIM是党产,不是在市场上通过公开招标工程的方式而最终被收购的公司! 事实求是的说,除了行动党的头头脑脑知道外,包括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在内的全新加坡的人民(包括投票支持行动党的61%支持者)谁会料到,负责承包阿裕尼市镇会的管理软件公司竟是行动党直接‘委托’自己党内的党员在党的指示下注册成立的2元缴足资本的公司!(就是在资本市场上所说的‘项目公司’——special project company ——’SPC’ company.) 根据正常的商业经营经验和常识,一家公司如果能够获得为新加坡的法定市镇会(不管是行动党或工人党控制的)提供管理软件服务的合同!那可是一份火烧不毁、水浸不烂的‘钢质合同’啊!除非是市镇会主动提出解除合同,否则,谁也不会主动通知市镇会解除合同或终止服务合同或拒绝合同的延长! 所有,洪小姐的‘心瞬间冷落半截’是表演的太逼真了!

3.“…我国国会最大反对党一直将自己摆在道德高点,不断质问执政党如何保障公众利益。然而,如今口口声声发出罔顾人民与公众利益的一方,原来明知道有问题却不尽早提出,而是暗暗等待状况发生伺机发飙,这难道也不等于不顾公众的利益吗?”(?)

事实是什么?

事实是:

行动党与AIM事件并不是由工人党或任何民间的组织或个人去揭露的!这是行动党与AIM问题的关键! 用老祖宗的话说:‘机关算尽,面目尽露’!用这八个字形容行动党与AIM事件的曝光是最切当不过的。 因为行动党的国家发展部本来是要利用对全国16个市镇会的业绩表现考核告诉老百姓,自从工人党接管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后管理行政效率低过行动党控制的14个市镇会等等。 但是,在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公开了有关‘AIM延长合约的终止’期限条款的问题后,行动党的AIM董事自己对号入座,跳出来说明有关’AIM延长合约的终止’的问题;接着,行动党负责管理行动党控制的14个市镇会的大管家张禾宾,为了显示自己的‘才华’而发表了‘惊世’的‘16条’‘告白书’!(当然,他也不敢绕过李显龙自作主张擅自对外胡说八道!) 是张禾宾正式行动党把自己与AIM之间长达近20几年的蒙昧关系公诸于世!这件可被李光耀隐藏了20几年后才‘东窗事发’!

老百姓和工人党以及国会外的反对党,谁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这个陈年粪桶盖是行动党自己掀开的!掀开后又用粪棒把粪桶搅得臭气熏天、漫天飘扬!行动党的AIM董事们的自我招认、哪个自以为‘饱食经书’的张禾宾发出了‘16条’‘告白书’和最后由许文远在神圣的国会殿堂里承认和证实这件事!

因为工人党持有高道德的标准,所有,在工人党获得AIM的董事们以及行动党的张禾宾发出的‘16条’‘告白书’说明后,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在2013年1月初(在榜鹅东区补选前)向国会提出动议辩论有关的事件。但是,李显龙为了阻止这个问题在榜鹅东区补选期间成为补选的课题,随即宣布委任许文远负责成立专门小组调查AIM事件。为此,林瑞莲小姐为了让许文远的小组有时间进行有关的工作,主动提出暂时撤回有关的动议!

在许文远宣布他的工作小组的调查报告已经获得李显龙接受并准备在本次国会上向国会议员宣布是,林瑞莲小姐又再一次提出动议要在国会进行辩论有关许文远的调查报告。但是,国会议长引用了国会有关的条例拒绝了林瑞莲小姐的动议! 这是AIM事件的全过程!

洪小姐说:“是暗暗等待状况发生伺机发飙”!AIM的状况本来就已经发生!她是在本末倒置!目的就是在为其主子挽回已经失去的面子!

4.“….从五个月前的AIM到现在的FMSS(由工人党支持者设立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管理代理公司),行动党和工人党在这场穷追猛打的政治战场轮流被摆到放大镜下审视、在端上砧板任舆论鱼肉,一再凸显的是民众只能后知后觉的可悲”(?)

从五个月前的AIM到现在的FMSS。 这是洪小姐硬把AIM事件与承包工人党市镇会软件管理公司FMSS扯在一起,目的是:为了减轻行动党在AIM问题被动挨打的处境,转移老百姓对行动党负面的看大!

——就是老祖宗常说的:乌龟别取笑鳖没有尾巴!

许文远是在李显龙的委托下成立调查组负责调查行动党与AIM之间的事件!

许文远是在李显龙的同意下正式向国会提交调查报告。这一切都不是工人党主动提出的要求!

调查报告的重点是:

行动党与AIM在操作上是否出现问题!?

许文远和张禾宾在面对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的强势追问下,被迫承认AIM是行动党的直属公司(?) 许文远最终不得不公开阐明,市镇会不应该与政治(实质上就是政党)划分开来!

——行动党要说的就是:市镇会本来就是在政党的政治意识形态基础上的运作!(许文远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政治宣示,这里咱们不谈。另议。)

许文远和张禾宾为了减轻行动党与AIM之间的事件造成对行动党的公信力不利的舆论压力,许文远提出了工人党的市镇会也是与自己的党员开设的公司FMSS签署有关的管理服务合同! 首先是,AIM是在20几年前行动党李光耀进行集选区划分计划下就成立的公司!工人党的FSMM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其次,即便是工人党与自己的党员设立的公司签署有关的商业合同也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三是,不论哪家公司与行动党或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签署软甲管理合同,最重要的是:这家公司是否能为行动党或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提供有利于老百姓的优质服务! 行动党是在打墨鱼战!洪小姐是在帮忙行动党灌注墨汁!

许文远已经承认,AIM是在行动党中央委员会的直接的安排下成立的,由行动党授权委派行动党的党员负责成立一家专门公司负责管理行动党控制的14市镇会的运作。AIM是属于行动党的党产公司。

FMSS并不属于工人党的党产、或由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直接安排其党员成立的公司、作为负责管理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运作。

工人党完全没有涉及与FMSS的任何商业利益冲突的关系!

FMSS公司的股东是工人党的党员是并不是商业秘密!

许文远现在国会承认了是行动党安排自己的党员成立‘项目公司’为行动党控制的市镇会服务!

这事咱们就不必费啥劲再去刨根究底了!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在张禾宾对FMSS的质疑的同一时间立即发表声明。她向张禾宾提出挑战,如果张禾宾已经掌握了任何确凿证据证明工人党与FMSS之间存有任何涉及利益冲突的证据,可以直接到国家反贪局报案! 舆论在听取的行动党与工人党在国会的报道后发表有关的看法,就像洪小姐自己在这篇文章发表的意见是属正常的。

洪小姐说:‘…被摆到放大镜下审视、在端上砧板任舆论鱼肉’!还是前面所说的: 是行动党自己迫不及待的向工人党招供行动与AIM之间的关系,不是舆论和反对党或老百姓去揭露这件事!这件事所以会越闹越大是因为行动党必须向他们的支持者和反对党的支持者详细说明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所以才会出现洪小姐所忧虑的‘…被摆到放大镜下审视、在端上砧板任舆论鱼肉’!

许文远自己第一次承认AIM是属于行动党的党产公司。

工人党或任何反对党从AIM事件自我揭露的第一天起,大家都对行动党与AIM之间的政治关系保留沉默!

许文远自己在国会上说:明确的阐述市镇会不应与政治分开。

这是行动党在无法清除说明行动党与AIM的历史关系的情况下,行动党自己选择了‘市镇会不应与政治分开’作为牺牲车马保将帅的策略企图摆脱自己被动挨打的处境!

这一切都是许文远自己把AIM事件放到显微镜下让舆论和老百姓观看!(哦,洪小姐称它为‘放大镜’) 洪小姐说:‘一再凸显的是民众只能后知后觉的可悲”(?)’ 我不知道洪小姐今年贵庚?

咱们的父辈都知道,从半个世纪前李光耀以铁腕统治新加坡以来,新加坡的老百姓有哪件事是先知先觉的?有哪件事是行动党事先征求老百姓意见后再实施的?新加坡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有知情权!这是全世界都知道事实!

可悲的不是老百姓,而是那些长期在行动党控制的新加坡主流媒体的记者爷们和娘们长期成为行动党掩盖事实的帮凶!

在21世纪的今天,咱们老百姓有幸生活在社交媒体畅通的大环境下,他们已经不再依赖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提告的讯息!

老百姓自己能够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所有的资讯资料!

在AIM事件的问题上,洪小姐您和您在主流媒体的同仁都事先知道了吗?

新加坡的老百姓有谁是事先知道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关系?

有谁可以说事先可以阅读到许文远的调查报告书?

大家都是在行动党被迫公开有关事件后才有机会知道有关AIM的事件的‘皮毛’!

如许文远所说的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关系只是在进行表面的阐述!相信还有不少鲜为人知的内幕!

洪小姐如果确实非常同情新加坡的老百姓被行动党长期的蒙蔽在鼓里,那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您就有责任去进一步挖掘一个AIM的资料!

咱们老百姓不怕迟知道,只怕您及您的同事‘无法’从行动党哪儿挖掘有关的资讯!

咱们老百姓一点都不可悲!可悲的是,那些在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的新闻工作者没有勇气去挖取更多的有关行动党与AIM事件的资讯让老百姓知道!

5.“….然而,这一场风波,让人看不到赢家,因为它无论对执政党、反对党还是人民,都是一场伤害。”(?)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的结论。

至今为止,咱们还没听到有人对行动党与AIM事件没有‘赢家’!?行动党与AIM事件从行动党自我揭露到许文远向国会提交调查报告。整个过程都是行动党必须自己一步步的‘主动’向全国人民交代整个问题的来龙去脉!没有人把行动党带上法院提告!

——这是过去半个世纪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新加坡下,行动党从来就没干过的事!谁是赢家?谁是输家?不是一目了然吗?

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任何人如果对李光耀的专制统治手腕提出质疑,这个人的下场就是:

李光耀使用内部安全法令把他逮捕入狱!

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行动党的随意更改选区划分、行动党修改老百姓的公积金使用权的问题、行动党无限量和无限制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等等,这些涉及老百姓日常生计的大事,行动党啥时候与老百姓商量!老百姓及时事前获得行动党的‘知会’?

没有。 所以这场有关行动党与AIM事件的‘针锋相对’的结果是: 老百姓和全国的反对党取得了知情权和话语权!这就是胜利!

行动党失去了一手遮天的霸王行径和霸气受到了挫折!这就是失败!

行动党是这场‘针锋相对’战役的唯一‘受害者’和‘战败者’!——行动党自己糟蹋自己!——自宫!

洪小姐是靠敲键盘过活的,没试过战场当战地记者,因此看不懂战局的变化!所以无法判断这场‘针锋相对’的胜负! 可以理解。

6.“尽管检讨显示,AIM交易不违法,过程也没有滥用公款或导致公款流失,但是行动党的公信力无疑已受到质疑;工人党以维护公义和公众利益之名对行动党开弓,但是本身留下疑团的行事作风及言语披露出的政治算计也落人话柄。”

洪小姐写文章的水平如何? 俺不是靠写文章过活的,不敢提出任何评价。

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洪小姐一定是进修过美容化妆学的。 她深知行动党最难看又无法修补的地方是行动党与AIM之间传递20几年的关系,她不去修补。如果她现在再去替行动党修补这个难看的地方,那她就是在为行动党榜倒忙! 她用“然而,这一场风波,让人看不到赢家,因为它无论对执政党、反对党还是人民,都是一场伤害。”这句话为行动党的困境提告了解脱!

这样普通老百姓还觉得洪小姐确实是‘中立’的记者!

洪小姐,您确实是进修过化妆师美容专业训练的!确实具有非常专业、精湛、高水平的手艺!

俺第二个感觉是:洪小姐也是一位经过严格训练的天平操作手。她在评论许文远的AIM调查报告时,把重点放在“AIM交易不违法,过程也没有滥用公款或导致公款流失,但是行动党的公信力无疑已受到质疑”这个点上!

——事实上,至今为止,工人党或其他反对党都没有说公开指责行动党在与AIM交易过程中出现违法,过程滥用公款或公款流失! 许文远正式承认AIM就是行动党指示党员成立的党产企业!

——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这是是行动党让自己的公信力无疑受到老百姓的质疑的要害处!这一点是不容置疑!

行动党把自己端到砧板上任人翻转宰割——谁去宰割行动党?

没有。是行动党自己采取了‘牺牲车马保将帅’的策略,把“自己端到砧板上任人翻转宰割”!

此时的行动党是肉痛还是心绞痛,他们比谁都感受最深!行动党更明白,宁可把“自己端到砧板上任人翻转宰割”,好过这件事再拖下去,就不是‘针锋相对’那样简单了!它可能造成的政治代价将是无法预见的!

洪小姐说:工人党“本身留下疑团的行事作风及言语披露出的政治算计也落人话柄。”! 呵呵!

工人党确实留下了‘疑团’——那就是: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要张禾宾去反贪局提告是否是认真的?工人党是认真的。问题是行动党和张禾宾敢不敢去反贪局证实自己的‘质疑’是否经得起反贪局的推敲!?如果经不起推敲,工人党会不会就此提出法律诉讼?这是老百姓最大‘疑团’!

就行动党而言,张禾宾提出一个FMSS与工人党之间的问题的唯一目的:希望通过转移主线,以此来制止工人党进一步的追究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的事件! 现在好了。

工人党立马要求行动党和张禾宾立即到反贪局提告!行动党没有下文了!这才是真正的“落人话柄”!

事实上,洪小姐真是想要把自己当成操作天平的老手!让老百姓看到:

行动党有AIM的丑闻缠身,工人党也有FMSS的事困挠吧了! 我的洪大小姐,这招不灵啊!

今天老百姓关心的是:

为什么行动党过去20几年都不向人民主动交待ATM的事件!ATM的事件还是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第一个首先提出要求行动党给全国人说明白厘清楚的啊!!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在群众中的声望已经远远超过行动党的任何一位爷们和娘们了!

洪小姐,行动党与AIM之间的事件的‘针锋相对’是行动党与全国人民之间的‘针锋相对’!不是行动党与工人党之间的‘针锋相对’!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许文远在国会提呈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的事件的调查报告是第二阶段的战役。这个阶段的战役也告一段落了。

咱们老百姓在这场战役中取得的成绩就是:

行动党被迫承认人民享有自由和民主权利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那就是老百姓拥有知情权和话语权!

第三是:行动党经过这场战役后,行动党必须认识到:必须停止愚弄和哄骗老百姓、必须结束李光耀的独断独行的霸王专制统治政策!

到了这里,洪小姐的这篇文章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大家是否已经看得清楚了?见仁见智吧。

题外语: 最后,我还是想给行动党中央组织部提个温馨的意见。

那就是: 行动党已经在统治了新加坡超过半个世纪了!他们实际上也控制了新加坡的各个领域(包括军队、政府法定机构、国营企业、政联企业和商业机构、民间社团等等。)因此,行动党完全有理由公开在这些领域成立自己党的支部。这样可以让那些党员,特别是目前长期隐藏自己身份在主流媒体的那些‘地下党员’,可以从‘地下活动’转到公开场合活动!让他们佩戴行动党的党徽上班,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向老百姓表明,他们是维护党的政策和路线。 这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这是为行动党的政策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和辩护的好事!

咱们确实不想给目前在主流媒体干活的记者文人冠上什么‘文棍’、‘御用文人’、‘党棍’之类的帽子!但是,当咱们的在阅读他们的文章时,总是会嗅到一股由闪电击中造成的‘火焰’的味道。

如果目前在主流媒体的爷们和娘们可以主动公开摆明自己的身份,我想那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洪小姐,您的意见如何?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洪奕婷小姐,“争锋相对之后”,人民取得知情权和话语权、行动党霸气削弱!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敢与阎王论生死,何惧小鬼哀嚎声! | 人民论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