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陈秋华不必为李叶明这条丧家狗鸣冤!——一个健全民主的社会是爱好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人民的共同愿望

留下评论

以下是这三段话是刊登在2013年3月3日《联合早报》第19版《想法》,作者:陈秋华。
第一段话:
‘以李叶明的事件来说,若以理性看待,无论是刘李两人纸面上的往来,或各党议员在国会上的辩论,其实都有助于把白皮书的细节讲得更清楚,因为真理本来就是越辩越明。无奈大家却渗入了许多负面的情绪,最终刘李二人不同的言论演变成党派间的对立,把李叶明当成是一个反对工人党的新移民。’ (文章倒数第5段)(行动党在李叶明事件上至今还没有走到台前来!您把行动党也拖下水了。谢谢您了。亲爱的陈秋华。)
第二段话:
‘如果李叶明不是新移民,而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结果会不同吗?其实我认为此事的关键,并非与当事人的身份与有关,而是我们处理政党之间意见分歧的态度是否够成熟。’(文章倒数第4段)(李叶明是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以及在新加坡的原籍中国的新公民拖下水,您比他还绝,竟然要把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也拖下水。高招啊,亲爱的陈秋华。)
第三段话:
“若要有人持与己相反的意见就恶意抹黑,甚至肆意骚扰令人难堪,那即使我们今后能迎来更多不同的声音,也不过是在原地踏步,多元的声音最终只会变成一个个对立,相信这是任何明智的政客或人民都不愿见到的局势。” (文章倒数第2段)(什么叫政客?行动党的爷们算不算是政客?亲爱的陈秋华,看来你的政治学知识还得再去补课。)
在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在网上发起痛打丧家狗李叶明之后,除了在新加坡宗乡总会就李叶明提出辞去宗乡总会发表了有关他们处理李叶明辞职的说明外,就是李叶明‘崇拜’的‘韩老师’——韩三元这个蜕化变质分子以‘分析家’的‘身份’在给李叶明‘分析’有关咱们痛打李叶明的‘形势’。
韩三元给李叶明讲‘形势’、讲‘敌我双方力量对比’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李叶明:干吧。同志!不怕。这是一群‘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完全可以瓦解这股‘力量’!
结果是什么?
总所周知。结果是:韩三元把李叶明‘坑’了!——李叶明一夜之间从疯狗变成了丧家狗!
打从那天开始,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公开站到李叶明这一边为这条丧家狗公开辩护!!
2月3日,《联合早报》刊登了陈秋华的这篇文章。
这是《联合早报》的文棍们在面对舆论的强大压力下,不敢为它们的‘特约记者’摇旗呐喊助威下把陈秋华推了出来。
《联合早报》把陈秋华推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她当侦察兵!看看前方‘战情’如何?!
在主人的再三叮嘱下——不要把自己暴露在前方的射击范围,以免负伤的情况下,陈秋华写了这篇既要为李叶明这条丧家狗喊冤,又要为李叶明的不幸身亡唱挽歌的文章!
陈秋华没有胆子公开把自己的屁股挪向李叶明哪边!?
陈秋华的心态是非常明白的!她不想自己沾上这摊浑水!
因此,她在撰写这篇文章采取了‘第三者’的‘立场’——‘劝架’来谈李叶明咱们痛打李叶明这条丧家狗的事件是‘恶意抹黑,甚至肆意骚扰令人难堪’!?
没用!
我们不是李光耀的信徒!——一言堂!
我们完全支持在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原则基础进行辩论涉及咱们祖国的历史与政治问题!
没问题。
任何人,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或任何外来移民已经归化的新公民,在李叶明的问题认为咱们是‘渗入了许多负面的情绪’,完全可以联合李叶明重新集结队伍或替代李叶明继续公开与咱们较量。
陈秋华完全不敢公开并直接站到李叶明哪边为他哭泣或叫屈!陈秋华完全也不敢公开并直接指责咱们痛打这条丧家狗是对还是错?说明了什么?
陈秋华只是代表主子向李叶明表示心疼!所以,她在咱们痛打李叶明这条丧家狗的问题上描绘成是:‘恶意抹黑,甚至肆意骚扰令人难堪’!?

我在《李叶明,这头丧家犬在玩火!咱们打狗不需看任何人面子!》照片文章里已经非常清楚的指出:

‘你现在是把你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的争辩从概念上争论的性质提升到新加坡族群之间——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原籍中国的新归化公民之间的分裂!这不是一个小问题,已经涉及新加坡共和国的政治稳定和族群和谐的国家安全问题了!
你现在的处境比我当时说的还要进一步悲惨!——那就是你已经是一条在玩火了的丧家犬!’

这就是说,从李叶明开第一颗子弹射向工人党和刘程强,在面对舆论的强大压力目前招架不住后来公开向他的原生国‘诉苦’——‘他已经陷入‘蓝色恐怖’。——李叶明与咱们辩论有关行动党政府引进外来移民和企图改变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与外来移民的结构问题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陈秋华提出第一个假设:‘如果李叶明不是新移民,而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结果会不同吗?’!?这是别有用心的假设!
她实际的用意在于暗示,整个问题实质上在于李叶明的背景是归化新公民!
李叶明已经成为归化新公民,这已经是一个法律即成的事实。我们不会为这个即成事实的问题与陈秋华兜圈子!
我们要陈秋华表明的是以下问题的立场:
1.李叶明已经是在新加坡的国徽前面宣示为新加坡公民,在无法与咱们辩论有关的问题下,去向‘北京投诉’、到‘中南海告状’?!
老祖宗认同,嫁出去的媳妇在婆家受到委屈可以回到娘家向娘诉苦。但是,李叶明是已经放弃了他的原籍国宣示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公民了!不是过门出嫁到啊!陈秋华要如何看待他这样的行为!这是一个不可商量或‘可以理解的行为’!
陈秋华必须在这个问题上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没有回旋的余地!
2.李叶明已经是新加坡公民了,他怎么可以把自己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孙旭在新加坡的问题相提并论?
这说明了什么?
李叶明心还是‘想着北京天安门’!
试想一想,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在咱们之间进行任何辩论时,自己理屈词穷的情况下可以不可以像李叶明一样到中国的网站上诉苦!?
试想一想,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在咱们之间进行任何辩论时,自己处于孤立的情况下可以不可以像李叶明一样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新加坡的问题当成例子!
我们非常清楚,因为咱们已经被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标签为:天生反对派!因此,在李叶明的问题上,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绝对不会保持‘中立’、更加不会站到咱们这一边!
我们也非常清楚,咱们要在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刊登咱们与李叶明进行辩论的任何文章都必须得到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的批准,主流媒体才敢给予刊登!
李叶明所以会回到其原生国告状,那是因为今天主流媒体不敢继续让在报章上大放逆词,以免引起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更加不满!
陈秋华要咱们以‘理性’的态度进行辩论。
没问题。
咱们本来就是以理性的态度看待所有的问题!是李叶明一开始就卖疯装傻的在质问工人党和刘程强。——他企图以此引诱或误导工人党和刘程强进入行动党所设的圈套——工人党和其他反对党都是排外主义者!
陈秋华既然把自己打扮成为窕窕淑女,那也行。
陈秋华就负责去为咱们摆平一件事!
那就是:咱们可以在行动党所控制的新加坡全国主流媒体自由发言!当然我们可以遵守一条严格的准则:不准进行任何人身攻击和无事实根据的毁谤!
陈秋华所期望的‘一个真正健全的民主社会,应该能海纳百川,说者能放心地抒发己见,听者也有能容人的肚量’!
这个愿望非常好!这也是咱们的先辈在过去50年与李光耀的威权统治进行不懈的斗争所要争取实现的目标!
咱们毫不忌讳的说:陈秋华是没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的。她如果有能力和要去实现这个目标,那她就无法在《联合早报》吃皇粮了!
我们有信心实现陈秋华所说的理想!我们也一定能够实现这个理想,也必然要实现这个理想!——那就是在2016年全国大选到来时让行动党变成少数党或把行动党赶下台,在咱们的祖国实现真正的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