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一条评论

今年6月是一个不平凡的6月!老百姓在斗争取得话语权和知情权!

今天是2013年6月30日。2013年到了今天已经走完半年了!
2013年的6月是一个不平凡的6月!
对全国反对党和投票支持反对党的40%公民来说是精彩绝伦的月份!——咱们看到了已经占据了新加坡统治地位超过半个世纪的行动党的‘老态龙钟’的真面目!
对行动党以及投票支持行动党的60%公民来说是颓丧暗淡的月份!(哦!应该更正一下,投票支持行动党的60%公民当中的约10%的同胞已经觉悟了!因此支持投票行动党的公民应该是不再维持在60%了。)——行动党的支持者看到了行动党的爷们和娘们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
为什么说今年的6月是不平凡的6月?
呵呵!看看下面的事件您就明白了。
1.行动党和AIM的事件调查报告书出炉了!——行动党为了保住李光耀时期在20几年前干下的丑事的合法性被迫确定了如下两件事:
A.明确了市镇会是属于政党扩展自己政治势力的工具!——行动党终于不要那件裹在自己身上20几年的破遮羞薄纱了!——让自己三点尽露在全国老百姓的面前!——哦!老百姓终于看到行动党哪‘动人’的姿色!——胡乱划分选区、成立集选区和设立市镇会原来就是这个政治目的!
B.明确了行动党AIM就是行动党的党营企业!——那就是:行动党用自己成立的党营企业去赚取老百姓的血汗钱!——行动党说,经过调查确认:这不涉及贪污行为?!——老百姓终于看懂了——哦!把国家的资产和纳税人的钱交给行动党自己成立的党营企业与贪污无关!?
2.张禾宾怀疑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的帐目有问题!还‘来势汹汹’的要工人党给予‘明确’答复!——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坦然接受张禾宾的挑战——只要张禾宾有任何确凿证据,随时可以到反贪局提告!工人党将奉陪到底!张禾宾最终是当成自己啥都没说过似的!不敢再提此事!?张禾宾是:好男不与女斗!?还是:哑子吞枣子核!还是:虚张声势一番、吓得到就吓、吓不到就不敢再提!——哦!老百姓看明白了!————行动党的议员已经沦为可以胡说八道、胡乱指责他人不必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政客!
3. 伊蚊全国肆虐,被伊蚊传染的骨痛溢血病例已经达到每天超过1千宗。伊蚊的繁殖越来越多!伊蚊引发的骨痛溢血症病患已经破历史记录!——老百姓听蚊色变!行动党说,老百姓的住家的花盆、水桶等等是滋生伊蚊的根源!——老百姓说,天天在下雨、到处在施工啊!——由伊蚊引发的骨痛溢血症造成了3个病患死亡!——老百姓指责行动党的卫生部的医院没有尽到急病急救的责任!——卫生部的医院说:他们按照制定的整个工作流程有条不紊的救治病人!他们把病人从入院到病人死亡的过程详细公诸于世!——结果是:所有的流程都是按照卫生部制定的管理流程执行!医院两手一摊:议员不需承担任何责任!——这是因为骨痛溢血症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非常短造成的,而且目前还没有预防的特效药!——结论:与医院无关!——病人家属接受不接受这种说法?——行动党不管!——反正医院已经将整个操作流程都详细公诸于世!
4.行动党在2011年5月全国大选失去了阿裕尼集选区后。行动党在撤出阿裕尼集选区后,留下一批党员继续为党在‘蓝区’进行地下活动!负责留在勿洛小贩中心进行地下活动的行动党党员是黄国庆!——这次‘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就是黄国庆披着‘勿洛小贩中心商联会主席’的外衣,一手筹划操弄这场丑剧的主角!——工人党管理的勿洛小贩中心承包商应‘小贩商联会’的询价要求发出了‘报价单’。黄国庆将这个‘报价单’当成是捡到老祖宗埋藏在地底下的‘瑰宝’!第一时间交给了在主流媒体的‘地下党同志’在报章上发表!接着就公开指控工人党市镇会在处理勿洛小贩中心的常年清洗工作无法与小贩中心的小贩配合,给小贩带来不便以及要增加额外的收费给小费带来额外的经济负担等等!——就行动党而言,它们是希望能够利用这件事件让自己在AIM事件的丑闻扳回一局!——结果是:
A.一开始把自己扮演成是‘小贩中心商联会的主席’的家伙原来就是行动党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卧底!他的老底在网民的挖掘下给彻底的暴露揭穿!——他是整个问题的始作俑者!——他喊冤!——没用!因为行动党的所有法定记录档案已经给他贴上了标签!——行动党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的‘戏’就几天的功夫就告结束!自己给自己砸破了锅!——这是谁干的?——维文。
B.那个所谓海峡时报的‘记者’是这个事件的煽风点火者!——他拿着哪个‘商联会主席’的‘报价单’大做文章!——最终,在工人党和网民的反击下,这个‘记者’也无法说明:什么叫‘报价单’(或称‘询价单’)?什么价‘正式报价’?
C. 哪个所谓‘环境局’官员是紧接着行动党的哪个地下党员黄国庆和海峡时报的的那个地下党员提供的‘情报’迫不及待的就指责工人党‘失职’!——结果是:工人党把整个事件起因及过程全部公布于世后,他们说,这是沟通出了问题!
D.在环境局还没走到台前与工人党直接进出前,行动党推出了它们的御用组织——RC‘自告奋勇’要充当‘勿洛小贩中心’小贩的代表与工人党进行所谓‘协调’。‘RC’?这是个主席看来还不知道自己是管啥事!闹了老半天还不知道的屁股应该蹲在那个马桶拉屎!——‘RC’的中文名称是:‘居民委员会’!管得就是住在哪个区的居民的事!‘小贩中心’的事是属于国家环境部和市镇会管辖的!——工人党理所当然的断然拒绝了这个‘吃饱闲着’的家伙的‘殷勤’!——
E.推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的幕后老板是谁?就是:维文!——他以为在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下,这场‘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的闹剧一定会按照行动党预定的‘戏路’演下去!他顾不上老百姓因为伊蚊引起的骨痛溢血症病例飙升和造成2个病人死亡的事件而骂娘声!他迫不及待的走到前台表演!——他指责工人党不厚道——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公开指责环境局的哪位‘官员’在处理‘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带有政治动机!他指责工人党在处理‘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过程对不起小贩——工人党议员必丹星直截了当的告诉行动党:工人党不是软柿子——好捏!
维文始终认为这次事件是千载难逢‘修理’工人党的机会,因此,他提出了:(一)工人党必须尽快与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和环境局官员就‘勿洛小贩中心清洗的日期和额外费用达致协议’;(二)工人党因这件事‘处理不当’应向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道歉’;(三)在环境局与勿洛小贩检查了工人党完成了勿洛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并验收后,他将邀请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喝咖啡!
结果是:
1.工人党在与环境局和小贩中心的小贩达成了清洗工作的共识后,如期完成了勿洛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
2.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完成后小贩也如期开档营业了、工人党没有按照维文的要求向小贩道歉!环境局和维文是否已经到过勿洛小贩中心视察和验收?不知道。无所谓。
3.主流媒体报道:小贩满意并已经开始营业了!维文是否还要请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喝咖啡?不知道。——因为刘程强没有表态要不要和他喝咖啡?维文自己这会儿是否有空和有心情和刘程强先生一块到优雅的咖啡厅品尝上等的咖啡?不知道。
F.不知道是老天要折磨维文还是维文太过专注于要‘修理’工人党而忽略了来自印度尼西亚棕油园烧芭造成的烟霾灾害!——在短短的10天时间,印度尼西亚的烟霾造成新加坡的空气污染指数已经超过PSI 400!——维文在国人的谩骂声中去了印度尼西亚当孙子!
尽管他行前带上了李显龙给印度尼西亚总统的私函,也见了印度尼西亚的环境部长。但是,他从印度尼西亚捧回来的是一包烧芭的灰烬!——他让印度尼西亚的军人政客当猴子耍了!——他要参与烧芭的新加坡公司的名单,印度尼西亚的军人政客给了。但是,就在他前脚离开印度尼西亚,后脚还未在新加坡的土地站稳,印度尼西亚说,他们已经抓到10多个涉嫌烧芭的原住民!哈哈!维文拿回来的哪包‘成果’一打开,弄得李显龙灰头灰脸!——哭笑不得!
这就是为什么说2013年的6月是一个不平凡的6月!
2013年6月结束了。但是,行动党这些军人政客干的狼狈事还没有结束!
行动党必须解决:
1.行动党与AIM的事件就此结案?还没有!人民还等着行动党下一步说啥!
2.张禾宾指责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帐目涉嫌不清!去还是不去反贪局提告?
3.维文要工人党在完成了勿洛小贩中心的清晰工作后向小贩道歉!工人党没搭理!维文要咋办?
4.维文要在工人党完成勿洛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后与环境局的官员一块去检查和验收!去还是不去检查验收?
5.维文要在工人党实现上述两个条件后邀请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一块去喝咖啡,刘程强先生没回应。那维文到底还请不请刘程强喝咖啡?
6.印度尼西亚已经说逮捕了10多名涉嫌烧芭的原住民了。印度尼西亚早前提出的哪3家在新加坡注册的印度尼西亚公司涉嫌参与在印度尼西亚烧芭,行动党到底还坚持要印度尼西亚交出的证据吗?
7.印度尼西亚即便是签署了有关环保合约,烟霾重来要咋办?
无论如何。上述问题行动党自己必须给予老百姓一个明确的答案和说法。行动党拖不起,也避不开!否则,它们自己必须为此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
2013年已经过了半年了!
这半年来咱们老百姓从各个战线上(国会外、国会内以及网络媒体、在芳林公园举行和平集会)以各种形式与行动党进行了斗争!我们在与行动党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中!我们再与行动党进行斗争中已经取得了话语权和知情权!这是得来不易的斗争成果!
不管行动党愿意与否,现在他们每干一件事都必须向老百姓清清楚楚交代!他们的任何含糊其辞最终只能招自老百姓的不满和反击!
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