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皇帝干不了、太监急了!——韩氏父女——血脉相连、衣钵相传

这个题目怪不怪?怪!怪就怪在把三个姓韩的人串在一块儿。为什么?
他们三人可不是5百年前同一个老祖宗姓韩后裔,而是道道地地是韩姓一家父女三口子。三个人同时都是在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里干活!
在父亲韩三元的领导下,父女三人在不同的岗位与地地点朝着共同的目标前进!——竭尽所能出谋献议让行动党早日摆脱当前的狼狈处境!
韩三元。韩家的父亲。1963年2月2日李光耀进行‘冷藏行动’计划逮捕全新加坡的左翼政党和国会组织前,是左翼职工会新加坡泛星各业工友联合会第三方会的活动成员。原为永久居民,在80年取得公民权。加入行动党控制的华文报章《联合晚报》干活的。现在是退休人士。
韩永梅与韩永红姐妹是韩三元的千金。一个在《联合早报》干采访部主任、一个是《联合早报》常驻中国北京记者。
为什么要把韩家父女串连在一块儿?
我在2013年7月2日发表的文章《今年6月是一个不平凡的6月!老百姓在斗争中取得话语权和知情权!》说了如下一段话:
“对行动党以及投票支持行动党的60%公民来说是颓丧暗淡的月份!(哦!应该更正一下,投票支持行动党的60%公民当中的约10%的同胞已经觉悟了!因此支持投票行动党的公民应该是不再维持在60%了。)——行动党的支持者看到了行动党的爷们和娘们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
确实。行动党的支持者,特别是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哪些党棍、文棍和御用文人对于行动党自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以来,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感到‘爱莫相助’和‘恨铁不成钢’!
哪些党棍、文棍和御用文人在行动党面对狼狈不堪的处境时都迫不及待的一个个跳出来给行动党出谋献议!为行动党制定了错误的政策被老百姓骂娘时,极力为行动党涂脂抹粉!在行动党狂妄胡言乱语时,都一个个急得跺脚,希望行动党能够在‘悬崖’拉住缰绳!
咱们绝对不是冤枉这些在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的媒体人!因为咱们与他们不相识的。咱们也没想过要砸他们的金饭碗!因为咱们从来就不想当行动党在主流媒体里的党棍、文棍或御用文人!
请看:
在行动党出台的‘网络媒体执照法令’面对新加坡180家网站和博客的公开联合反对,超过5千名网民在网上签名请愿、超过2500人出席了2013年6月8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行动党在2013年6月1日开始实施‘网络媒体执照管理新法令’的和平集会!面对国内和国外的网络媒体的不断质疑行动党要实施这条新法令的政治目的,行动党措手不及,无法自圆!为了协助行动党能够摆脱受困在这条‘网络媒体执照管理新法令’泥沼中,最先站出来为行动党出谋献议的就是韩永梅小姐。
她说什么来的?看看以下:
2013年6月2日《联合早报》第20版《想法》刊登了《早报采访主任》韩永梅小姐的文章:《“走入”还是”走出”新媒体?》。
她在这篇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
“总的来说,新的网络媒体框架还有许多没有厘清的问题,执行上的细节不清楚还好处理,关于政策的思路、长期的影响,以及新框架在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是不是能放诸四海皆准?这些都在考验当局对整个媒体世界的理解与认识。新框架的实行,除了我们,全世界都会密切留意。”
就韩永梅小姐的‘出谋献议’,我在2013年6月5日发表的文章:《《早报采访主任》韩永梅小姐,咱们现在反对的是:行动党利用新法令钳制后控制网络媒体自由传播的权利!网络媒体的自由不是通过支付赎金换取的!》做了如下的评论:
“韩永梅小姐这篇文章的第一个目的是:她在帮忙行动党把网络媒体人哄进行动党已经设置好的圈套——让咱们先在原则上同意行动党宣布实施网络媒体新执照法令是合法的、必要的和必须的!
韩永梅小姐这篇文章的第二个目的是:在认可了行动党行动党宣布实施网络媒体新执照法令是合法的、必要的和必须的基础上,再让咱们与行动党商量哪些条件可以强加在咱们脖子上,咱们才会感到‘自在’与‘舒适’!?”
我在2013年5月30日的文章《让人说话、天不一定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天一定会塌下来!——行动党三点尽露走上言论、结社和民主的自由时装天桥表演》做了如下的警告:
“….2.行动党不敢公然禁止这些外国网站的通讯权利,所以改为:你付押金、你自我约束;我检查、你不听、那只好付钱买舆论自由和民主权力!
为什么?因为行动党知道控制网络的畅通是涉及当前西方国家的衡量自由与民主价值观的标准——言论自由是民主权利的不可分割一部分!这也是触及西方国家财团的经济利益——大量的商业广告将因为这种约束可能失去了客户和市场销售!“
我上述的看法在2013年7月3日《联合早报》的新闻版得到了证实!
“我说过,老外经营管理的网站决对不是山沟里来的人!他们不是吃素的!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必然要损害老外的商业经济利益!看看这四大巨头说了啥?通讯与新闻部只能老生常谈!咱们反对行动党的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再一次证明咱们的顾虑不是无中生有!咱们也不是凡’行’必反的叛逆者!”
韩小姐,这是老外的网络媒体与行动党之间问题吧?!这就不应该存在什么沟通的问题了吧!?
这说明了新加坡的网民反对行动党在2013年6月日实施‘网络媒体执照管理新法令’是正确的!

再请看韩家的另一位小姐干啥!
今年6月,在面对印度尼西亚大财团的棕油园进行烧芭引起的严重烟霾事件,造成新加坡和西马来西亚半岛南部数州上空空气指数超过PSI 400,行动党的迟钝反应的应对能力、行动党的军人政客让印度尼西亚军人政客当猴儿耍得狼狈处境成为国际笑话时——行动党的外强中干的本质让老百姓看得一目了然!以及在PSI已经严重的影响老百姓健康时还在老百姓面前大肆玩弄PSI指数的魔术把戏!——大谈什么3小时指数?大谈什么24小时指数?——老百姓采取了质疑、冷待和嘲笑行动党是‘三无主义者’造成的——因为老百姓认为,这是行动党为了掩盖自己在烟霾事件上的无奈、无能和无所作为的表现!
就在行动党被老百姓骂娘、嘲笑行动党是‘三无主义者’时,2013年7月1日韩永梅从老远的北京发来了一篇文章刊登在《联合早报》。韩咏红的这篇文章题目是:《网上群体性事件与网上烧芭》。
看她说什么来的?
她说:
“….印尼烟霾侵扰新加坡已经多年了。今年与过去不同的地方,首先是污染程度远超过去,让习惯生活在PSI指数100以下的新加坡人大吃一惊。我还发现,新加坡民众对政府的质疑方式,竟与我在北京工作时的所见十分相似,包括政府刻意掩盖PM2.5真相,官方数据造假,主流媒体避重就轻,新加坡下酸雨……不少中国网上的“固定问题”或者说“保留剧目”,都一股脑儿再现新加坡。
“….网上质疑漫天,有人创造了“网上烧芭”的字眼形容,一下子刺激我想起了中国学者用来形容激烈网上舆论的“网上群体性事件”。突然间,“官民矛盾”、“老百姓成了老不信”、“社会不信任”,甚至“权力焦虑症”,这些在中国常见的名词与概念,仿佛也可以联系到新加坡的社会氛围,我不知道应该感到亲切还是沉重。
“…真相是什么呢?真相是新加坡政府从去年8月就开始每天三次公布空气污染指数和PM2.5浓度。当局当时坦承,原因就是本地的化工产业和柴油车辆导致二氧化硫和PM2.5浓度超标。至于说为什么没有以美国的AQI(包含PM2.5)标准来取代PSI,是否是掩耳盗铃,这个提问有其合理性,但也未必能绝对立得住脚,因为当局毕竟没有隐瞒PM2.5。至于篡改数据,我比较不能想象新加坡政府会做这件事,主要是没有必要,再者这么做也未必很容易。
回想起来,过去一年来,AIM事件、小贩中心清洗事件,这两件引发对执政党尖锐质疑的公共议题,最终都是不了了之。通过这些重要的讨论,大众了解到此前不知道或不注意的信息,例如执政党成立公司等。但具体就这两件事而言,拆开来讨论后,大家又不能振振有词地指出执政党在道德或法律上的过失,结果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是非曲直模模糊糊,社会的不信任氛围,却清清楚楚在增加。”
这位小姐在北京吃香喝辣、小灶生活应该是过得挺舒适和扎实的。这篇文章大概是新加坡老板知道她闲着没啥事就让她写点什么来交差。她就写了这篇文章。无论如何,不管是老板看她闲着让她写这篇文章也好,或者她自己主动要写这篇文章也吧!一个不可改变的中心思想就是这篇文章也绝对不是应酬的文章!
在空气污染的问题上,她把中国北京市人民骂北京市政府与咱们骂行动党政府混为一谈!这是完全两码事!
咱们不住在北京市(因为住在北京市兜里可要有钱啊!咱们确实住不起。),咱们确实也不知道北京市空气污染的真实情况。咱们就是从早报报道的新闻哪儿得到的讯息。根据咱们所得到的讯息中国北京市人民骂北京市政府是基于如下:
1.北京市人民政府不顾北京市老百姓的健康死活,过去几十年只顾招商引资。把污染企业引进了北京造成工厂排出了大量的废气、让大量的汽车等交通工具无限量和无限制的在北京的公路上行使排放大量的尾气造成污染了北京;
2. 在老百姓的反对下北京市人民政府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全面否认北京市的空气已经严重受污染!当老百姓说,PSI空气指数与外国测定的指数差距很大!北京市政府却说是外国媒体蓄意抹黑北京市政府!
3.北京的空气污染是常年累月累积造成的事!不是每年哪个固定季节或每年哪个月份造成的!或者说得更加准确一点,北京市的空气污染是北京市政府自身造成的污染,不是来自河北省或天津市!如何治理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主动权完全控制在北京市政府手上!所以北京老百姓理所当然要骂娘!
——因此,北京老百姓不信北京市政府说的一切PSI指数不是因为北京市政府提供3小时PSI平均指数或24小时PSI平均指数的问题!而是北京市政府自己提供一个自己‘测出’的PSI数字给老百姓!(连李显龙在美国访问时都向美国总统说起这件事的笑话!)
新加坡面对的这个空气污染问题已经是存在了二十几年。新加坡是因为印度尼西亚每年的5月到9月之间棕油园进行烧芭耕种引起的问题。印度尼西亚政府如果能够严格执行保护环境污染的法律,这是可以降低或减少烟霾造成的空气污染!
但是,这是一个跨国界造成的空气污染问题!不是新加坡自己造成的。
今年新加坡老百姓所以会对行动党在应对印度尼西亚的烟霾造成新加坡空气污染骂娘,完全是因为:
1.烟霾在新加坡上已经肆虐了几天,没见部长提出任何措施指导老百姓进行抵御和防御。反过来,老百姓为了自身的健康,不得不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自救!老百姓骂娘!行动党却说,老百姓反应过敏!老百姓不可以骂娘!
2.行动党坚持在主流媒体公布的3小时PSI平均指数是已经比世界规定的来得及时了!行动党坚持24小时PSI平均指数是指导老百姓进行抵御和防御烟霾是正确!行动党为什么要坚持这个决定?其目的就是:
一、他们不希望烟霾造成‘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给经济带来额外的损失’!
二、他们不希望新加坡老百姓因为烟霾污染空气给了那些的健康造成威胁而对印度尼西亚的不满!
说到底:行动党非常清楚:烟霾污染新加坡的空气素质最终是——引烟上身——最终烟霾必然将笼罩在行动党身上,让行动党被烟霾熏死!
行动党提供的PSI数据指数是‘过去3小时’和‘过去24小时’的平均指数!有啥意义!——老百姓的工作、出行和上学等户外活动是根据自己每天每分钟开门所见到的烟霾情况作出两只脚踏不踏出大门、上不上路工作、上学和户外活动!这是事实。这是老百姓必须面对的眼前所见的现实!行动党为什么要这样硬掰!?这就是老百姓对行动党的PSI数据质疑的真正原因!
新加坡老百姓质疑和北京市老百姓的质疑的根本不同就在于此!
——行动党已经知道印度尼西亚的烧芭造成的烟霾已经造成新加坡的空气受到严重污染!但是,为了不激怒印度尼西亚的军人政客,故作镇定的要人民承受这个痛苦!
——北京市政府是为了自己的政绩不顾老百姓的死活造成空气污染后不愿承认自己没有积极处理和解决的同时,又捏造了一组‘令领导满意的数据和自己没事’PSI数据!
3.老百姓看到行动党军人政客与印度尼西亚军人政客进行交涉过程中,始终处于被动挨打和无所作为的地位。行动党军人政客让印度尼西亚军人政客当猴儿耍,又忍气吞声的熊样!反过来,行动党的爷们和小娘子在面对老百姓因为烟霾造成的各种困扰(包括生病、出行、工作和户外活动等)而对行动党骂娘时却采取了不可一世的‘反击’!——对外宽、对内严!
总的来说,新加坡老百姓为什么要骂娘!老百姓为什么质疑行动党提出的PSI指数?
——老百姓要骂娘是因为:行动党并没有及时的给予老百姓指导性的抵御和防御措施!
——老百姓为什么质疑行动党在主流媒体公布的PSI指数?——新加坡老百姓不是相信行动党提供的‘过去3小时PSI平均指数’或‘过去24小时PSI平均指数’!而是,老百姓说,这对老百姓每天的出行活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指导性意义!
——老百姓为什么对行动党与印度尼西亚进行外交交涉时采取冷漠嘲讽的态度?——因行动党一开始就放弃争取自己的权利和采取了放弃主动权的消极政策!把一切问题都推到印度尼西亚哪边!——说:‘主动权不在新加坡,是在印度尼西亚!’、‘要处理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参与烧芭也必须等印度尼西亚提供确凿的证据!’
老百姓要问的是:为什么不可以先提出:暂时中止从印度尼西亚采购任何与棕油业有关的产品,直到印度尼西亚军人政客认真的对待有关涉及烧芭的公司的问题!
至于韩永梅谈到的AIM事件、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咱们就不在这里和她扯了。因为在她的脑海始终贯穿了一条主线!——是行动党没有向老百姓讲明白、说清楚才造成老百姓一直无法相信行动党的任何解释。而不是行动党本来就是做贼心虚后的丑事!
全国老百姓都知道的事实是:
1.AIM问题——行动党在许文远向国会提出调查报告后,老百姓已经看得非常清楚行动党的目的和企图了!——掩盖过去20几年通过的党营实业的历史事实!正式承认市镇会就是带有政治色彩!
2.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网民揭露了那个所谓‘商联会’主席就是行动党的党员。在事件的黑手暴露后这个事件就露出水面!(不是幕后黑手!)
反正韩永梅在北京,咱们就不和她扯谈这件事了!与她说这事就是白搭。因为她只能从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哪里得到讯息!即使她能够获得确实的消息,谅她也不敢站在真理和公义这一边!
看看2013年7月7日《联合早报》头版的新闻黑体体1号字标题:《政府计划制定烟霾预警系统》吧!
看看黄永宏说了啥?
黄永宏说:
“无论是三小时话24小时PSI,(公布时)已成历史,人民从窗外看出去就猜个大概,国人真正想知道的是能否预测接下来几个小时或者隔天的情况,好让他们提前计划行程,这是很合理的要求。预警系统或许能利用先进的商业卫星系统,对火电进行分析,一旦发现某公司范围内有人烧芭,就能提醒对方采取行动。”
这说明了我们没有冤枉行动党的爷们和小娘子!!这说明了老百姓和行动党之间的在烟霾数据上更本就不存在什么沟通不通畅的问题!这说明了行动党就是在处理烟霾问题上处于狼狈处境时,为了安抚老百姓的不满,随意对着记者胡扯蛋!
算了。这两姐妹就是在主流媒体混口饭吃的!咱们还是看看他们俩的老爸说了啥?

2013年6月24日《联合早报》《站长的话》刊登了韩三元的文章《改进官民沟通的渠道》:
“近日,我国千家万户都收到财政部预算部门编制的小册子。…华文的书名是《2013年财政预算如何惠及你和你的家人》。….我读完正本书的华文部分,总的印象是一个‘好’字,….”
“…由这本书,我想到近年来新加坡的官民关系,尤其是官民之间如何沟通的问题。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人口白皮书的问题,以及最近出台的新闻网站管理新办法,引起各方议论纷纷,莫衷一是。政府忙着出来解释、澄清,但还是未能完全消除疑虑。这两件事让许多人产生一个疑问:官民沟通的渠道是不是十分通畅?如果人口白皮书能像2013年财政小册子那样,用四种语文进行通俗易懂的宣传,情况也许会好些”。
韩三元不是老糊涂!他是在为行动党出谋献议!他就是宫廷里的太监!——皇帝干不了太监着急!
全国的老百姓,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都知道,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是在完全不顾自己在AIM事件被暴露和榜鹅东区补选的彻底失败的不利条件下在2012年1月份推出的。
行动党《2030年人口白皮书》从一开始就不得人心。
行动党推出《2030年人口白皮书》一开始就面对老百姓反对!行动党急吗?急!从李光耀、吴作栋、到以李显龙为首的军人政客有哪个不心急!
2012年春节开始,李光耀在出席由丹绒巴葛行动党以及其御用组织举办的春茗集会,苦口婆心劝说老百姓要接受行动党的外来移民政策,否则,新加坡经济将因为人口增长替代率不足而面对停滞不前的后果。到2013年由渣打银行举办的座谈会。李光耀采取恐吓威胁语气警告老百姓,如果老百姓不接受行动党的外来移民政策,新加坡未来将有可能面对从地球上消失的厄运!
2012年的春节开始,吴作栋在出席由马林百列行动党以及其御用组织举办的春茗集会,告诉老百姓要接受行动党的外来移民政策,否则,新加坡经济将面对无法继续向前发展的局面。到2013年,吴作栋再次提出了行动党的外来移民政策是为新加坡的下一代着想,否则,新加坡将失去其应有的竞争力!
在2012年在张志贤正式提出《2030年人口白皮书》时,公布了到了2030年,行动党将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这个计划一出口立马遭到老百姓的强烈反对!
2012年2月8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在芳林公园发起组织的一场反对行动党《2030年人口白皮书》和平集会!出席会议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多达5千名!这是自李光耀威权白色恐怖统治新加坡半个世纪以来,一场由群众自发组织的非政党、非宗教色彩的群众和平集会!这个和平集会整撼全世界的舆论媒体和政治观察家!紧接着,在2013年5月1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又在芳林公园举行第二次反对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和平集会!出席的人数也是近5千人。
在咱们举行第一次的和平集会时,行动党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在咱们举行第二次和平集会时,行动党立即使出了李光耀的那一招!——禁止外国人参与这场和平集会!
是行动党不懂的使用各种渠道与老百姓进行沟通吗!还是韩三元自己拿了一张凳子站得比李显龙还高——他把自己抬得太高!——她以为自己看得比李显龙还要‘高瞻远睹’!为什么韩三元会自以为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是从左翼工会出身的,非常懂得什么叫‘群众路线’!(?)他忘了李光耀就是与林清祥等左翼领导人一起推翻林有福的傀儡政权、争取实现新加坡的自治的!——人矮不是站在凳子上就会变成高人一等!也不一定会‘高瞻远睹’!
行动党的《2013年财政预算报告》和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是两个根本不同性质的事件!
前者的出台那是行动党哄老百姓每年必干的事!否则,自己也加不了薪水!
后者是行动党在执行一个没有李光耀的李光耀政策的政治阴谋的行动纲领文件!
我在2013年3月《阎王开书店卖白书—鬼都不上门!——老财开库房派钱让顾客买书!》写了下面一段话:
“咱们在这里就谈谈地主老财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说明了这么?
我们非常肯定的说,我们过去一年反对行动党的如下叙述的问题是正确的、我们反对行动党提出的《人口白皮书》的计划是正确的!
这是咱们从2011年的全国大选坚持的斗争方向又一次取得的胜利!
这说明了咱们已经打中行动党的命穴要害!
这一点,不论行动党公开承认与否,它已经在行动党2013年财政事业案里显现!
为什么!
因为,行动党已经在他们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为我们反对的问题提供了答案!
他们在报告里提出的部分措施已经间接自我否决了过去指责反对党提出的反对意见。这些问题包括如下(但不限于此):
1.减少外来劳工依赖,收紧外来劳工政策——大量外来劳工削弱了本地新加坡公民的就业机会;
2.汽车贷款收紧、附加注册费提高——压制汽车拥车证价格的飞涨、解决工薪阶层的交通负担问题;
3.提高社会援助,增加低收入家庭的援助——解决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压力;
4.低收入的新加坡公民工人的薪金补贴——提高新加坡公民工人的基本薪金待遇;
5.高档产业税提高——控制外国人和外来移民操作屋价飞涨;
6.津贴医药费高昂——解决人民负担不起高昂的医药费;
7.弱势群体的孩子教育——解决新加坡公民孩子在教育问题所面对的种种问题;”
“李显龙和行动党的精英堆里的蠢才将军们极力推销的《人口白皮书》是假冒伪劣货品,没人问津!没人还价!
老祖宗叫啥?这叫:阎王开书店卖白书——门前冷落车马稀!——鬼都不愿上门买!
为什么?
阎王开的书店卖的书尽是未来的计划!而且‘书’的价钱是‘690万‘;还是’660万’;还是‘600万’还没定!阎王心里没底,小鬼子又胡言乱语、弄得老百姓心里更没底!
阎王让客户自己在书页上填写数字说个价!客户说定就自己认下价格付钱买走!
谁敢在阎王的书上添加价格?——活得不耐烦——自投罗网!所以连鬼都不敢上门问津!
好啦。
既然没人也没鬼上门问津买书,咱们哪阎王也肯放下身段改变推销方式——让所有的‘精英们’出门上街当售货员上街推销阎王的《人口白皮书》!
咱们新加坡的小贩市场都常听到小商贩们高喊:路过走过,不要错过。不买不要紧,过来看看也行。
结果:还是不行。没人问津。人民确实不敢跟阎王打交道!——谁敢和阎王打交道,谁就送命!
“财爷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的真正政治目的是什么?”
我在我在《阎王开书店卖白书—鬼都不上门!——老财开库房派钱让顾客买书!》同一篇文章写了下面一段话:
“2013年2月16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行动党《人口白皮书》和平集会已经明确告诉行动党必须解决老百姓目前面对的问题!
行动党已经看到这个政治局面的发展趋势!行动党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就是冲着芳林公园的和平几乎的诉求而来的——就是要分化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的内部团结!
行动党的政治目的是否可以得逞!?
我的答案是:不可能。这只是李显龙在给自己注射止痛麻醉剂!
为什么?
因为2013年财政预算案给的是小恩小惠,而且是暂时性的。
行动党与人民之间的矛盾、行动党对我国投资集团之间的承诺、行动党对外来移民的寄望、行动党与中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行动党与小商家的矛盾和行动党自己控制的新型官僚买办集团的利益等等都是长期存在的矛盾和现实!
在行动党派完这些小恩小惠后,行动党必须面对上述各种各样的矛盾!届时行动党面对的矛盾将比目前的矛盾更加深刻和更加复杂!
所以,咱们可以这么说,行动党的2103年财政预算案就是李显龙在给自己身上扎的一剂止痛麻醉剂!”
咱们可以明确的说,行动党的《2013年财政预算报告书》与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是两个本质上不同的事!
行动党《2013年财政预算报告书》是把纳税人的钱分给了全体新加坡公民,不论是土生土长的公民或新移民!——老少无欺、新老不分,只要是公民就拿!但是,行动党就在这个‘老少无欺、新老不分,只要是公民就拿!’的基础上给自己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增加了矛盾——咱们土生土长公民几代人为新加坡今天的繁荣进步所取得成就,也分给了这些出来乍到的新移民!
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是一个执行李光耀外来移民政策的政治阴谋!是行动党为了保住自己的政权、培训和扩大自己的政治力量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纲领!——通过改变新加坡人口组合的结构,进而巩固行动党的内部政治力量的新陈代谢!——这就不是想韩三元所说的,行动党通过向《2013年财政预算报告书》这样的宣传手册就可以让人民‘明白’!
韩三元,咱们你明不明白,咱们不想知道。咱们老百姓的心理已经非常清楚了!行动党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在李显龙身边的智囊团、高人有的是!李显龙和行动党完全知道为什么他们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推动不下去!
许文远说,在2030年人口增加690万到是一个虚数!是一个假设最坏情况的数字!
李显龙说,在2030年人口不一定要增加到690万,可能不必这个数字!
李光耀说,可以循序渐进的增加人口。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行动党自己已经知道老百姓已经非常清楚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要干得的是什么?
韩三元要行动党出什么类似于《2013年财政预算报告书》!我看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理还是有韩三元看来干!让他把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落实后再交给行动党!
到了这里。咱们不久可以看到了韩家父女三人不是一直再为皇帝的无能着急了吗?!
所以这个文章的题目就叫:皇帝干不了、太监急了!——韩氏父女——血脉相连、衣钵相传
大陆朝天各走一边。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
我不了解韩家三父女。我不会也不可能去与他们探讨任何问题。要干啥?那是韩家自己的事!咱们不管。
我在2011年后港区补选时已经向韩家姐妹说过:不是老百姓不要主流媒体工作者,而是主流媒体工作当中的一些人自己选择主动的离开老百姓站到行动党哪一边与人民向为敌!为行动党的反人民政策歌功颂德、涂脂抹粉和胡说八道!我们并不需要媒体人旗帜鲜明的站在人民这一边!我们只希望媒体人本着自己的良知,公正、中立和公平的报道新加坡人民的真正诉求!
亚细安国家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滚滚历史洪流必将影响新加坡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的斗争!新加坡人民经过半个世纪的斗争,已经彻底的驱走了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所笼罩的白色恐怖!我们完全有信心在未来的日子里实现我们的前辈奋斗了半个世纪的目标——为争取实现一个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新加坡的理想!
对于那些选择站在行动党哪边,心甘情愿要为行动党的反人民、反民主的政策歌功颂德的媒体人,历史必将作出最终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