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行动党的‘调整政策’是把老百姓引进了怪圈!——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住房、医药、雇佣准证、工作准证和拥车证等问题由老百姓买单!

‘他带你去荷兰!’!

这是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华族同胞前辈流行一句土俗俚语。这句土俗俚语至今还一直在咱们土生土长的华族同胞(包括一些能够听懂这句土俗俚语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印和巫族同胞)的后代流行着。这句话也只有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同胞及其后代才会理解,那些外来的新移民确实听不懂也无法理解!他们可能以为对方真的是带他们去‘荷兰’旅游呢!

这句土俗俚语的意思是:‘别让人把你引上迷途瞎转’的意思。

如果向那些来自中华圈的新移民说‘他带你去荷兰!’就是带你去‘游大观园’。我想,他们一定立即明白咋回事!•

如果要向哪些来自非中华圈的新移民比喻说‘他带你去荷兰!’就是带你去‘玩花园迷宫’。我想,他们也一定立即明白咋回事!

今天李显龙就是带着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新移民‘游荷兰’去了!

为什么?

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人并不是不知道,今天行动党面对的问题(特别是在全国大选以及两次补选所遭受的挫折)是李光耀威权统治新加坡的过去半个世纪的政策所使然!在吴作栋的积极配合下,李光耀使用各种卑鄙、恐吓和霸道的手段,让吴作栋时代制定了无数的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来具体落实他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政府为什么不彻底的抛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政府为什么不全部或部分废除与撤销吴作栋时代制定的所有与‘教育、医药和住房’三大方面的有关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并重新制定新的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或者把话说白:就是:把行动党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的所有政策推到重来!

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政府为什么说是‘调整政策’?

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政府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了‘返工修补匠’!
他们这样修修补补吴作栋时代制定的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难道就可以让自己摆脱被动挨打的处境吗?

事实上,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政府自己心知肚明!

在李显龙2013年8月18日的‘国庆群众大会’的讲话前后,我在网上发表了如下的文章:

1.《为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子孙后代福祉我们要继续唱衰行动党》(2013年8月11日);

2.《行动党的老中青三代人同堂畅谈‘未来’:长寿人叹‘百年’——江山多娇、虎穴走出羊羔!老年人说‘来年’——万事俱发、瘦田不出壮苗!中年人想‘眼前’——虫蛀祖业、拔毛哪有不动身!》(2013年8月15日);

3.《李显龙温水煮青蛙——李光耀安心去他该去的地方—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后续有人!吴作栋享受天伦之乐时间到了——讨好人民是既定的政策!》(2013年8月19日);

4.《评:李显龙的‘国庆群众大会’讲话——所谓‘教育政策的改革’!——软体的毒蛇比凶猛的鳄鱼还要来的可怕!——李显龙的‘三帖药方’绝对摆脱不了李光耀‘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的困境!》(2013年8月25日);

5.《李显龙国庆群众大会-二评—— 软体的毒蛇比凶猛的鳄鱼还要来的可怕!——李显龙的‘三帖药方’绝对摆脱不了李光耀‘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的困境!》(2013年8月29日);

6.《为了实现李光耀的夙愿——‘引进外来移民’和‘精英治国’政策以及赢得来届全国大选,第三代行动党人豁出去了!第三代行动党加大赌注砝码无法扭转其必然走下神台的命运!》(2013年9月2日);

我在这几篇文章里的就围绕着以下两个中心主题:

1.行动党在遭遇了2013年1月榜鹅东区补选失败和同一个星期他们在国会强行通过《2030年人口白皮书》后至今又无法顺利推动的情况下,痛定思痛后被迫必须抛弃李光耀的威权统治的惯用手腕——卑鄙、恐吓与霸道手腕,改用‘曲线’手段继续推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以迷惑老百姓!——李显龙在2013年8月18日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行动党政府将在‘教育、医药和住房’三大方面进行‘调整’就是最有力的说明!

2.只要以李显龙为首第三代行动党政府不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任何人当总理都一样!反过来说,任何人掌管行动党就无法摆脱目前矛盾重重的困境!行动党想要继续经营就必须脱胎换骨!——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性!

今天造成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权利与权益受到侵害与削弱的真正根源在哪儿?

造成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权利与权益受到侵害与削弱的真正根源在:李光耀在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在吴作栋为了配合李光耀的这一政策制定了无数的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

以李显龙为首第三代行动党人完全知道这是行动党目前所面对的问题根源!但是,他们没有推倒重来的决心和勇气!他们不敢也不愿意彻底地抛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和完全废除吴作栋时代所制定的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因此,他们只能对这些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进行所谓的‘调整’!

以李显龙为首第三代行动党人提出的所谓‘调整’的指导思想是建立在:

1.可以不动的法律、法规或实施条例,就不动;

2.可以拖多久不动的法律、法规或实施条例,就拖着;

3.可以不必进行所谓的‘调整’的法律、法规或实施条例,就不要‘调整’;

4.即便是要进行‘调整’的法律、法规或实施条例,能够只修定表面的就修订表面;

李显龙在2013年8月18日的‘国庆群众大会’宣布的所谓‘调整’‘教育、医药和住房’三大方面的有关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就是建立在这个指导思想基础上!

这不是以李显龙为首第三代行动党人自创的新思路!这是他们继承了行动党的祖师爷李光耀过去半个世纪统治新加坡人民的丰富经验!——只要能够暂时安抚老百姓,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不满情绪,后面的事就好办的多了!——那就是咱们老祖宗常说的:只要头一过身体也就能够钻过去!

各位不妨可以回忆一下:

在2012年5月全国大选前和大选结束后的那几个月(也就是2011年结束到后港区补选前),从李光耀到行动党的各级领导人是如何对待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他们‘枪口一致’的指向投票支持反对党的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发出的叫嚣和狂妄姿态!——说咱们是‘排外主义’和‘心胸狭窄’的40%国人!

行动党在遭遇了后港区补选和榜鹅东区补选失利(如果把陈庆元只获得33%的总统选举得票率也包括在内)以及他们提出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遭到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极力反对后,他们的姿态又是怎样?他们处处表现‘顺应’民意!

为什么行动党对待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态度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会产生天渊之别的变化!

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人要在教育、医药和住房三方面进行了‘调整’政策是虚招!——他们真正是为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的部署工作拉开帷幕了!

李显龙在2013年8月18日‘国庆群众大会’说是在收到王瑞杰呈交的‘全国对话会’的‘汇总报告’后决定做出‘调整’在教育、医药和住房三方面的政策!

李显龙在胡扯!

——王瑞杰的‘汇总报告’的‘三个问题’早在2011年全国大选之前已经存在了!或者说的更加具体一点,早在吴作栋时代已经存在了!

那时老百姓恐惧李光耀使用威权白色统治手腕对付而没张声!在2011年全国大选以及2场补选让行动党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民意所向、大势所趋吧了!!!

事实上,在2011年大选和SMRT中国籍司机为争取自身权利和权益展开罢工斗争爆发后,行动党已经在交通、雇佣准证、工作准证、住房等涉及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权利与权益问题进行‘微调’了!

问题在于行动党的‘微调’成效一般!——因为,民怨沸腾、矛盾重重、顾此失彼——他们顺得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民意、却亏待了新移民及外来移民的心意!

咱们绝不是胡说!咱们是在唱衰他们的困境,但是,却绝对没有浇油添柴的心态!

让咱们看看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结果至今,行动党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微调’和‘调整’政策的效果吧!

请看如下各项清单:

1.拥车证 ——‘调整’政策的结果是:拥车证的投标价格屡创新高!行动党就印刷了一张纸,咱们老百姓就得要付出相等于购买3/4套三房型组屋的价格(现有的三房型组屋的价格包括消费税、以及其他杂项在内是12万元左右!)!

在严控汽车贷款额的幌子下,新车和二手车销售商、购车者以及与汽车行业相关的附属行业都进入‘三年八个月的艰苦抗战年代’!——谁是既得利益者?——银行金融业者!——谁是今天新加坡银行金融业的牵牛鼻者?——行动党政府!

工薪阶层为了工作上的需要以及家里的一家老小的需要,他们被迫成为‘车奴’!——他们得向银行申请贷款拥车证买车啊!——现在,在控制贷款的幌子下,‘车奴’也当不成了!——必须改换交通工具!——乘搭地铁和公交车!——行动党要确保地铁和公交系统的经营者赚钱!这样一来,行动党也可以协助降低车贷风险!——这就是最后的答案!

当初,李光耀时代行动党提出要实施拥车证和ERP等措施的借口是什么?——要控制在路上不断增长的车辆已缓和交通阻塞的现象!他们还举了曼谷、纽约和东京堵车造成经济损失数据!到了马宝山担任交通部长的时代,当老百姓提出拥车证投标价格不断攀高时,他公开说:拥车证的投标价格不断攀高是‘市场的供求’的正常现象!——他是个满满脑袋只有赚钱、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家伙!

现在,第三代行动党和他们的混球党棍们却改变了一套说法:这是‘受市场炒卖影响’!

——因此,他们必须推出了各种所谓‘控制车辆买卖和压制投标拥车证的投机活动的新措施’!——特别是‘车贷’!政策和措施都出台了!——结果是:拥车证投标价格照旧攀高、汽车价格照旧上涨!——因为行动党非常清楚:新加坡的工薪阶层这的一部分人必须要拥有一部小轿车或小货车才能挣钱养家!

事实已经说明了当初李光耀提出的ERP和拥车证的原旨——缓解市区交通拥挤、促进经济增长!——今天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今天新加坡的交通路况并没有改善!

第三代行动党人根本就知道继续执行李光耀的这一政策是根本行不通,也无法根本解决问题的!——说白了,行动党就是要通过不同伎俩,在这个问题赚取即得的利益吧了!

2.雇佣准证——‘调整’政策的结果是:提高了起薪顶限的门槛。——表面上是顺应‘民意’——‘制止’在新加坡的公司借‘雇佣准证’聘请‘外来人才’去‘压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的薪金!

——实质是:本地中小企业面对高管人员和技术人员被资金雄厚、机构庞大政联企业和外国集团拉走和自己又没有能力聘请本地人或外来的高管人员和技术人员!

——谁是既得利益者?——政联企业和外国集团!——谁是政联企业和外国集团聘请的牵牛鼻者?——行动党政府!

——行动党只是告诉老百姓已经提高了雇佣准证的申请这薪金门槛!实际是:这些未达到门槛要求的申请者转入了S类的工作准证类别,当时,继续在同样的工作岗位上!

——这是明摆着在糊弄咱们老百姓吗!

——这说明了:行动党还是离不开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他们必须继续推行雇佣准证以收编那些‘外来移民人才进入自己的队伍’!

3.工作准证——‘调整’政策的结果是:中小型企业人手不足。政联企业和外国集团已经早已将那些属于需要聘请密集劳工的业务分包出去了!(典型例子:SINGTEL将IT业务分包给了中国的电讯IT公司‘华为’。‘华为’为了承包SINGTEL的业务就得‘聘请’工人。——实际上是把SINGTEL的800个工人转聘到自己的名下!。

实质上:行动党利用‘收紧’签发工作准证,把咱们反对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劳工的政策制造成‘市场劳动力严重短缺’的现象!

他们的目的是要在中小企业、小贩和饮食业的经营者与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制的引进外来劳工和利用廉价劳工’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制造矛盾!

——行动党的爷们和他们控制的主流媒体把人力市场的人手短缺以及各种租金和物价的飞涨的原因都归罪于:收紧外来劳工政策和调高低薪工人薪金!

——初那些与行动党签署承包管理熟食中心清洁工作的公司都是行动党一手批准的!这些承包商在行动党有关部门压低承包合同价钱的情况下,从国外引进了大量廉价劳工进行熟食中心的清洁卫生工作。现在,行动党在咱、咱们的压力下被迫收紧工作准证签发的政策和调高工人起薪,这些公司理所当然是承受不了这个新增加的经济负担!所以他们全都消失了是属正常现象!

——对于行动党而言,这又是赚钱的机会!——熟食中心聘请不到足够的工人,餐桌一片狼藉!那就调高工人薪金呗!——原承包公司亏损,无法继续承包!——那是管理没有跟上!——好吧!把熟食中心的管理转让大集团经营管理!——谁是既得利益者?——行动党政府!其他中小企业目前面对的问题也是类似的结果和结局!这里就不一一阐述了。

4.住房——‘调整’政策的结果是:年轻人‘负担得起’!?—每月收入1000元可以买一套三房式组屋,并在4年年偿还房贷!——你信吗?符合现实情况吗!

这是一个‘美丽的神奇故事’的作者就是:善达曼。他的序的撰写者就是:许文远。现在,这个‘美丽的神奇故事’的出版社的老板终于出来了!——他就是:李显龙!——李显龙的住、行、吃、医药和水电等一切开支长期都是官府管住,即便是每月收入1000元,这些爷们别说4年,就是一年也绝对可以买得起一套三房式组屋!

——因为不需要烦恼住、行、吃、医药和水电等一切开支啊!咱们老百姓不但要烦恼住、行、吃、医药和水电等一切开支,还要为孩子的教育费操心、父母的医药费犯愁呢!

——实际上,行动党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尽管御用主流媒体花了大篇幅图文并茂来说明李显龙的这个‘美丽的神奇故事’,但是,最终的问题是:咱们老百姓,特别是那些刚刚成家的年轻工薪阶层要支付购屋的10%预付款都有一定的困难!——青年人最终必须向银行申请房贷!

事实上,咱们的年轻工薪阶层今天不但必须面对负担房贷和前面所述的车贷的压力!他们还必须承担:住、行、吃、医药、水电、孩子的教育和父母的医药费!

——行动党吹嘘‘建造让年轻人负担得起的政府组屋’!‘每月收入1000元就拥有一套三房型组屋’的实质就是:

你们只是要安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提出没能力购房而不满行动党让外来移民、永久居民和新移民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享有同等的购屋权利和权益!

——行动党说,既然你们闹着要房子、闹着没有能力买房子!好!就给你们建造房子!你们说房价太高,负担不起!好!就建造面积较小、但是,价格与市场挂钩的房子!

行动党为什么不把他们建造房子的所有成本都摊开在老百姓的面前!——每个单位的房子没平方米行动党要赚取多少利益?行动党都可以清楚得向老百姓说个数!行动党至今就是不愿向老百姓摊开他们建造政府组屋的成本及利润!如果行动党把成本和利润摊开给咱们老百姓,一套三房型组屋还需要近‘12万元’吗!行动党又何必实行什么‘房屋津贴’的戏法!咱们的年轻工薪阶层又何必去向银行申请高额的房贷并承担偿还房贷的压力!行动党又何必去吹嘘什么‘每月收入1000元的年轻工薪阶层有能力购买一套3房型组屋’的‘神奇故事’呢!

在这里就可以清楚——谁是行动党凡服务销售政策的既得利益者?——银行金融业者!——谁是今天新加坡银行金融业的牵牛鼻者?——行动党政府!

至于其他的教育问题和医药问题,我已经在之前的6篇文章里阐述过了,这里就不在重覆!

行笔到了这里,俺的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定为:

行动党的‘调整政策’是把老百姓引进了怪圈!——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住房、医药、雇佣准证、工作准证和拥车证等问题由老百姓买单!

行动党对于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和吴作栋为配合李光耀的这一政策所制定的全部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给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造成了近半个世纪的痛苦,不是彻底废除这些法律、法规和在实施条例!他们采取了‘调整政策’去解决!

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就是:他们出台‘调整政策’,咱们老百姓掏钱去落实行动党的‘调整政策’!

行动党为了缓和及安抚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不满情绪,以便再一次骗取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当中一些人的选票,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人把咱带进了怪圈!——他们以‘调整政策’欺骗了老百姓!老百姓又自己掏钱解决自己的诉求同时让行动党解决目前的被动困境!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行动党自己量身定制的‘政治民主、言论自由、结社和平、地位平等’的橱窗——芳林公园!

这是今天早上出现在网上的帖子:
“Gilbert Goh
about an hour ago via Mobile •
Some of you are worried that the movement has gone partisan as Dr Chee Soon Juan appeared last Saturday at our final protest against the population white paper.

We want to reiterate that the movement for a better Singapore remains non-partisan and volunteers need not worry that we are aligned with any particular political party.
Though we have invited him to speak at the event Dr Chee could not make it so his presence was unannounced.
In fact, throughout the whole eight months of our three protests, we have invited many speakers from various political parties and two Presidential candidates to speak at our events.
We have also provided a good platform for opposition parties to spot potential candidates for involvement in the opposition camp when young new speakers came forward to speak at our event.
Its difficult for us to remain apolitical however as everything we discussed involved politics.
Many people have advised me to stay out of politics when we talked about the white paper but as you can see its almost impossible. When you are against the white paper, you are seen as going against the government and that’s already political.
Everything about the white paper is political as it involves the lives of people and the governance.
We also get invitations to meet up with foreign embassies and most of the discussion involved employment and how the local people feel towards the current mass foreign influx.
Rest assured that I won’t sell out my country and will be loyal in the fight for a better
Singapore.”

这个帖子在讨论的核心问题是:芳林公园是否应该邀请反对党上台演讲?

在还未谈这个问题之前,我必须明确做如下申明:
1.我不是任何反对党的成员或义工;
2.我不是任何社交团体的成员;
3.我不参与任何反对党日常的活动;
4.我是全国40%投票支持反对党的分子之一;
5.我支持所有为争取新加坡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
6.我坚决支持在非政党、非宗教组织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行动党在2013年1月8日在国会强行通过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

众所周知,芳林公园是李光耀在当年为了应付西方指责在李光耀的威权统治下,新加坡人民完全没有政治民主、结社和言论自由而‘主动提出’在芳林公园开辟‘演讲者角落’!

当时,行动党开辟的‘演讲角落’开辟后,新加坡人民并不相信李光耀已经笃信‘政治民主、结社和言论自由’这个西方的标准,迟迟没有人愿意到芳林公园‘演讲者角落’去活动!原因是:演讲者必须事先向行动党申请(包括时间与日期、演讲者名单和演讲课题)!为此,吴作栋提出了,放开‘演讲者角落’的之前宣布的约束条件。即便是这样,‘演讲者角落’真正被人民使用成为和平集会的常态地点还是在2011年5月大选过后。或者说的比较不切当的比喻:芳林公园‘演讲者交楼’已经被定性为‘反对行动党角落’!

从2011年5月大选过后,新加坡人民在这里举行过‘反对和要求废除内部安全法令’、‘纪念1963年2月2日李光耀以《冷藏行动计划》横蛮逮捕左翼政党、职工会、大学生活文化进步团体领导人50周年’、‘纪念80年代抗议李光耀以《粉碎欧洲马克思主义集团阴谋》逮捕了一批天主教徒’、‘抗议行动党强行通过《2030年人口白皮书》、‘纪念5.1国际劳动节’、‘抗议歧视同性恋集会’等等。

尽管在芳林公园举行的集会是各种各样的集会,但是,所有的集会都有几个共同点:
1. 集会是和平的;
2. 集会是由非政党、非宗教组织负责号召、推动和主持的;
3. 行动党和它们的御用组织从来就没有主动利用芳林公园举行集会;

实事求是的说,行动党就没有用过这个场所。当然,行动党也不需要使用这个场所。因为行动党和蒋介石时代统治旧中国和台湾时一样,把属于国家所的一切设施都据为党国的控制和管辖之下 。因此,行动党也不需要使用这个场所。行动党可能会有一天会使用这个场所吗?会!那就是行动党从神台走下来后,他们才会和咱们一样珍惜这个场所!

别扯远。

咱们回到上述的课题:芳林公园是否应该邀请反对党上台演讲?

我认为,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邀请不邀请反对党神台演讲不是问题的核心!(何况,组织者邀请反对党,不是每个反对党都会接受!与此同时,参与和出席集会的群众不一定会同意和接受反对党负责组织这个和平集会!)因为,新加坡的政治生态是有别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那就是,如果是在竞选期间,他们愿意和主动出席任何他们认为与自己的政治理念相同或认可的政党的群众大会。但是,在平时,他们不一定愿意和主动出席由特定政党(包括行动党)举行的任何集会。

在这里必须指出:

1. 方林公园举行的反对人口白皮书集会,不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无理取闹!不是吃饱撑着!这个集会是一个涉及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子孙后代福祉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在这个大前提下,不论是来自执政党或反对党以及他们的成员,谁要来出席这个大会、谁愿意上台演讲都无所谓!

最重要的是:和平集会的主持者和组织者必须是来自非政党、非宗教组织!
那个政党愿意来上台演讲?和平集会的组织者应该采取开放的态度,不应该去挑选或阻止!

为什么?

因为芳林公园‘演讲者角落’是行动党自己量身定制向西方展示的橱窗!——新加坡的‘政治民主、言论自由、结社和平、地位平等’!只要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新移民(非公民和永久居民除外,行动党不准他们参与!我们无所谓!)都可以自由出席和参与这里的和平集会!至于集会上演讲者的发言真假或虚实,出席者自己去判断!

这就是老祖宗所说的:真理越辩越明!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2. 这个和平集会的组织者是不是由政党组织、推动或号召也无所谓!因为问题的核心:群众能够接受、认可和响应由特定政党负责组织、推动或号召这样性质的和平集会吗?
如果接受或认可,那最终那个政党自己得‘知难而退’!——实际上,在2011年大选过后,一些政客也尝试在芳林公园举行各种诉求的集会,结果是:小鸟几只,草草收场!

3. 芳林公园反对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是一个具有政治性质的集会!是的。或者更明确的说法是:一个反对行动党不顾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以及国会内外的反对党强烈反对下,在2013年1月8日在国会以自己拥有绝对多数票强行通过《2030年人口白皮书》!所以这是一个政治集会!

但是,不要把这个政治集会描绘成是反对新加坡共和国政府的集会!这是反对行动党强行通过他们提出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政治集会!

为了解除某些人对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产生的疑虑,仅此向组织者建言:

1. 今后和平集会的组织者可以在集会前1个月公开发出邀请函给新加坡所有的政党(包括行动党)!(在网上发布正式邀请函扫描件。)同时在集会前一天公布接受邀请参与的政党名单和他们要在大会发言的内容。

2. 所有同意出席大会的政党代表必须严格遵守一个行为准则:在会议的发言只限于代表自己的政党向集会群众说明有关自己的政党同意或不同意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政策以及回应与会群众的提问!不得涉及讨论其他政党的见解和立场!

我相信,我的建言不一定可行。或者说白了,可执行性非常低也很困难。

因为:

1. 行动党是不会考虑把自己摆在台上!

2. 那些想要捞取点滴的政治资本的投机政客,和平集会的组织者根本就不需要把他们考虑在受邀请的名单中!——群众本来就喜欢浪费时间去听这些家伙在胡扯!


留下评论

咱们反对李光耀无限量和无限制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后续有人!

2013年10月5日下午4时——7时,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同胞在芳林公园举行了第三次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平集会。

和平集会的主题是:WE WANT CHANGE!

出席人数是多少?

法新社说约100人!?——那应该是在下午2时——3时之间,和平集会尚未开始。那时艳阳高照,只有集会的主办者及义务工作者在忙着布置会场的工作。这位洋记者跑来看了一会儿就越过马路到对面的五星级酒店避暑去了!后面的情况如何?不知道吧?无所谓。——这些无冕皇帝独有一个行道:自有后来人报道,届时再与同行交换‘情报’就是。

Yahoo新加坡网站说约1000人!?——那应该是在下午4时——5时之间。那时太阳已经不再直射草场中央,人群开始从树荫下走向讲台。无所谓。——这些无冕皇帝独有一个行道:自有后来人报道,届时再与同行交换‘情报’就是。(后来更正为1500人。)

大会主办者在傍晚做出了估计,约为1500人。应该是在6时——7时之间。那是已经太阳下上了。
我个人估计是在1200人左右。因为以每平方米可以站5个人计算。

出席者100人、1000人、1500人或1200人,都无所谓。

为什么?

因为最重要的意义是: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要告诉世人:在2013年10月5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在芳林公园又举行了第三场反对行动党无限量和无限制的引进外来移民的和平集会!

这比起2013年10月6日出版的新加坡《联合早报》压根儿就不提起这事好的多了!

行动党政府在李光耀的威权手段统治下的新加坡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

全世界的国家和人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新加坡人民干预或反对行动党政权的任何政策和决定!全世界的国家和人民从来也没有在行动党所控制的主流媒体阅读到任何一则报道新加坡人民反对行动党政权的新闻!

所以,我说,2013年10月5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第三场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制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出席人数的多少已经不是一个重要的意义了!

那么,重要的意义在哪儿?重要的意义在:

1.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是反对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

2.第三场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和平集会已经宣示了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第四代人已经接棒了!我们反帝行动党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斗争将继往开来,后续有人!

我在2013年2月16日就行动党在国会以绝对大多数的优势强行通过《2030年人口白皮书》发表了一篇文章:《给新加坡各族父老乡亲和子孙后代们的信》:父老乡亲和子孙后代们,在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问题上,咱们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你们!

我的文章已经提出了:

“同胞们、父老乡亲们和子孙后代们,在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问题上,咱们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你们!

咱们拼了!咱们豁出去了!

在过去的十多天里,咱们不分前线和后方,在国会外或国会内、在主流报章上和社交网站上,咱们向行动党展开了极其猛烈的进攻!

这是行动党在过去50年来威权统治下,前所未有面对反对党和人民向他们进行直接交锋的场面!
咱们与行动党进行激烈交锋的斗争过程中即锻炼了咱们自己的队伍,也检验了自己的队伍!——为了人民的最高利益,反对党在国会内以坚定不移的立场顶住了行动党猛烈的炮火围攻!

在这场与行动党进行激烈交锋的斗争中,让人们也看到一部分所谓‘为人民说话和代表人民的利益’的‘管委议员’在这场斗争暴露了自己的虚伪面目!

在这场与行动党进行激烈交锋的斗争中,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也在这大是大非问题的面前彻底暴露了背叛自己选区的父老乡亲和选民、出卖了咱们的子孙后代!

咱们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说明了咱们的立场和诉求!咱们向行动党提出了老百姓的忧虑:一旦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付诸实施,将毁掉咱们前辈用几十年的血汗凝集而成的国家核心价值共识!咱们也向行动党提出了符合了老百姓利益的诉求!”

经过了9个半月的努力,我们的斗争确实已经取得了极其重要的成绩!

这个成绩就是:

1.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不敢直接和公开的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外来劳工的政策!他们采取了曲线救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策略!李显龙通过王瑞杰的所谓总结‘全国对话会‘的’‘汇总报告’给行动党政府找到下台阶——宣布在‘医药、教育和住房’等问题进行所谓‘调整’政策!这里暂且不进行详细论述。

2.行动党被迫收紧签发外力劳工的工作准证政策和提高批准外来移民的雇佣准证的门槛!

3.行动党以及他们圈养的全国职工总会被迫同意:提高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低薪个人的起薪;立法规定所有在新加坡的企业在招聘工人时,首先必须聘用新加坡公民的工人!

4.行动党被迫调整他们在拥车证的各种措施!

5.行动党被迫调整人民申请购房的资格!特别是在允许单身人士、单亲家庭和研究居民购买政府组屋的政策方面!

6.行动党被迫通过行政手段调控在公开市场销售的政府组屋的价格的上涨!他们被迫承认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年轻人已经没有能力购买政府组屋!

正如我在同一篇文章所说的:

“咱们在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的斗争所取得的实际政治意义是什么?
实际的政治意义不在于咱们无法阻止《人口白皮书》在国会通过,(因为行动党在国会占有多数席位。)而是在于咱们成功的迫使行动党必须老老实实说的说出他们为什么要强行通过《人口白皮书》的真正意图!”

今天,行动党的所谓‘调整’政策是‘退一步、进两步’的策略!或者说的更加露骨就是‘以推为进’!——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完成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人口’的政策!
李显龙在2013年8月18日的‘国庆群众大会’讲话过后,行动党就宣布在‘住屋、医药、教育、拥车证、购房、聘用外来劳工、签发雇佣准证、颁发公民权’等等政策上的所谓‘调整’!

这说明了什么?行动党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不是真的要满足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需求!

他们是要在安抚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不满!从而分化咱们反对行动党的人口白皮书的力量!

我在2013年5月1日举行的第二场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和平集会时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眼看着咱们要在2013年5月1日在芳林公园举办第二场反对行动党《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即将到来,行动党开始坐立不安!》的文章。我的文章是这样说的:

“咱们这个和平集会是呼吁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参与。为了不让行动党把‘排外主义’的帽子扣在咱们的头上,咱们说,如果在新加坡的外国人有意想要知道或了解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为什么反对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可以前来聆听。”

“2013年5月1日在芳林公园举行反对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只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在2013年2月16日反对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的延续!只要行动党继续坚持要推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咱们就继续进行这样的和平集会!”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2013年10月5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第三场反对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的出席者100人、1000人、1500人或1200人,都无所谓的

和平集会的真正意义是:我们已经找到了接棒人!——一群为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争取基本权益和权利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年轻人!

我们的接班人的特点在哪儿?

我们的接班人的特点在:他们明确的向人民和行动党表明:行动党必须彻底抛弃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法律、法规和实施办法!国家制定的一切政策必须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权利和权益为依归和基础!

我们也看到,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人(就别提行动党圈养的那些党棍、狗腿子、御用文人、摇旗呐喊的跟班)到今天为止,不敢再像2011年5月全国大选过后,公开的狂妄叫嚣的指责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反对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
外来劳工’的立场是‘排外主义’和‘心胸狭窄’的40%国民!

这就是我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在过去9个月,通过举行2场反对行动党《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所取得的胜利果实!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咱们已经取得的胜利果实!

我们在2013年10月5日所举行的第三场反对行动党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的主题是:WE WANT CHANGE!这就是咱们的斗争目标!

是的。只要行动党继续坚持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那么,咱们将在来届的全国大选改变新加坡的政治现状!

这是一个及其艰巨的任务!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我们的年轻接棒人把这个艰巨的任务接下来!
为了继续迫使行动党必须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所有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一定要全力以赴支持咱们的青年人继续进行这场运动!

这就是2030年10月5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WE WANT CHANGE和平集会的实际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