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吕德耀,你给我听着:老百姓是乘客不是股东!SMRT缺钱!到资本市场融资去!股东内部增资扩股去!

吕德耀说,SMRT为了提高服务水平、为了改善服务设施,因此,必须通过公交车资的涨价来筹措和弥补资金缺口!

为此,行动党的混球们就煞有其事让他们的党棍姓余领导一个洋名叫:“PTO“,即‘全国交通理事会’在去年6月份装模作样进行所谓的‘调查‘!

6个月后的今天,‘调整报告’出炉了!

这‘调查报告’提交了什么结论?

结论就是:提高公交车资!——新加坡的老百姓又一次成为行动党以钱作为解决老百姓诉求的手段的牺牲品!

哇靠!

行动党这群混球把新加坡的老百姓都当成了‘傻逼’和‘呆子’!?

SMRT是一家什么公司?

SMRT是一家在新加坡上市的公司!它的大股东就是由行动党控制的淡马锡集团!淡马锡集团持有

SMRT公司的股权54.23%股权。这就是所:SAMRT是一家政联企业!

截至2012年的财务报告,SMRT的股息是1亿2千9百144万元($129,144,000)。

这是什么概念?

这就是说,SMRT在扣除增加新设备和扩充厂房外,它有剩余7千万元($70,000,000)的现金支付给大股东——淡马锡控股集团!

更明确的说:行动党这群混球在干‘空手套白狼’的投资!——

1. 他们通过淡马锡从SMRT提取了约7000万元股息的现金;

2. 他们从老百姓每日乘搭公交系统的车费里收取了7% 的消费税现金;

3. 他们从SMRT购买新设备和扩充厂房的交易中收取到了7% 的消费税现金;

4. 他们从SMRT每年的营业所得的盈利就收了17%的税收现金;

在2012年SMRT发生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发生后,国内外的舆论指责行动党以廉价劳工力剥削外来客工、同工不同酬时,行动党的爷们都说了些什么?

让咱们给他们翻旧账!

张志贤这‘常败将军’说了什么?

他说,“虽然提高薪资可能吸引新加坡人加入,但这将加重整体营运成本。这一定会有冲击,因为人力开销是营运成本的重要组成部份。”

吕德耀这个‘倒霉蛋’说什么?

听说,“有人得承担这些成本,不是来自乘客支付的车资,就是来自纳税人的政府津贴,或由公交业者承担。完全避免调高车资,直接推到业者身上或依赖越来越多的政府津贴。这不仅须投入额外的公款,也会让业者没有动力提高效率或提供良好服务。问题是钱从哪里来,政府需要进行更多的评估。”

在这之前,这个倒霉蛋在2011年7月间已经说了:

“有些人认为公交业者不应该赚取这么高的利润,然而我们也要明白,作为上市公司,业者要从维持运作所投入的可观投资中赚取公平回报,并非不合理,它们也得为未来的公交需求进行投资。”

杨莉明这小婆娘又说了什么?:

“单看业者利润是误导性的,以巴士为例,本地共有4000辆巴士,如果每年要更换其中200辆(这意味着每辆巴士得耐上20年),每辆40万元,总共约要8000万元,如果没有利润到哪里找钱买车?”

以上摘入的这些话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行动党的所谓PTO的所谓‘调查报告‘就是在演一场;’主子上街卖淫、奴才丫鬟陪衬‘的丑剧!

行动党人就是一群贪得无厌的人间强盗头!

咱们绝对不是胡扯或无理的指责!

让咱们以事实来说明:

1. 行动党让SMRT的公交车资涨价是无理的;

2. SMRT自己完全有能力承担和解决为提高服务水平和增加服务设施所需的资金。

他们高喊:

“要给工人加薪,钱从哪里来!”!?

“要添购设备,钱从哪里来”!?

好吧!咱们就请大家上网去查找SMRT 2011年后2012年的财务报表!

在 2012年的SMRT财务报表显示了,淡马锡集团取得了7000万元的股息。

在2012年,SMRT缴交给政府的税款是2704万元。

在2011年的税款是3065万元.。

就这么一组简单的数字,它告诉了咱们什么?

具有基本常识的人都会提出一个极其简单的问题:

公司为什么能够给股东分红?特别是上市公司。

理由很简单。

那就是公司经审计事务所审核后的财务报表,在公司的财务收支平衡表里,显示了公司在扣除了应付款、应收款以及预留公司来年的维修保养、添置器材设备、员工的薪金与奖金、机械厂房设备等的固定资产和不固定资产的折旧以及应缴的政府税收等的款项后,如有现金的盈余,经公司全体董事会批准,就会决定今年是否应付给全体股东分红利。

反过来,如果公司在年底结账后,董事会基于公司现金存款无法应付来年的开支预算,如维修保养、添置器材设备、员工的薪金等开支,公司的股东今年就没有股息可分了。
上述的几个数据说明了以下的事实:

1. SMRT是有盈余。如果没有盈余,淡马锡集团怎能分得7000万元的红利?

2. SMRT是有盈利。不然那个小婆娘要拿‘添购公交车‘来找理由说明!(只是那小婆娘不懂装懂!)(她说,要购买的一辆公交车约40万元。每年需要更换200辆。那就是8000万元。这是胡扯。)

正如我在前面已经说过,公司的股息是在经合格审计后的年终财务结算报表清楚的说明了公司的利润是在扣除了营运费用(即operation costs)以及税务之后的所得。

公司的营运费用是包括设备和厂房的折旧。在会计上,折旧是让公司回收原先的投资,是一种内生资源,用来重新添购新设备。所以一个平衡的财务收支,就有重新投资新设备的能力,因为在计算实际现金流量时,是要把扣除的折旧加回去。

这是任何从事经营商业的商人都知道的基本常识。

SMRT的公交车要购买新公交车?!那就是从这笔折旧款里支付,不足部分再对外融资贷款或股东增资扩股解决。

全世界都一样。公司的固定资产的折旧一般都是在20年左右。SMRT的固定资产的折旧年限不会超过这个年限。大家可以去查看2012年SMRT的报表的公交车折旧就知道。

公司固定资产的折旧年限越短,折旧费就越高。当然,公司的利润也就越低。但是,折旧费是账上的数字。这笔钱最终是用来为公司添置新设备的准备基金。

根据2012年SMRT的报表,它的折旧额是1千9百万元;它购买的新公交车只是379万元.

2012年SMRT的股息是SMRT的股息是1亿2千9百144万元。即便是如那个小婆娘杨莉明动所说的用现金去购买新的公交车也就是几百万吧了。咱们确实不知道这小婆娘说需要‘8000万’购买新公交车的根据是什么?

何况,SMRT大股东淡马锡集团还领取7000万元的股息!

那就是说,行动党政府在2013年在国会通过给予SMRT11亿购买新公交车是根本无视SMRT在2011年和2012年营业所产生的盈利的事实!

为什么在政府投入的这笔巨额资金后,SMRT的公交车资要上涨?

咱们再进一步谈下去吧!

新加坡和全世界一样,新加坡的乘客乘搭SMRT,不论是公交车还是地铁,老百姓从来都是预付款!咱们就不敢拖欠SMRT一毫钱!

行动党政府说,SMRT没钱添购新设备!?没钱改进服务设施!?

依我看,吕德耀这个交通部长应该到站下车了!

新加坡每天车乘搭地铁和公交车的人流量是多少?

SMRT每天入库的现金是多少?少说也有近千万元的日收现金吧!

这些日收的车费是SMRT已经计算好的经营成本及利润的基础上定的。就算把这些钱拿来买新车,SMRT的股东也照旧可以达到他们设定的回报利润啊!

那就是说,行动党政府在2013年在国会通过给予SMRT11亿购买新公交车是根本无视SMRT在2011年和2012年营业所产生的盈利的事实!

为什么在政府投入的这笔巨额资金后,SMRT的公交车资要上涨?

咱们再进一步谈下去吧!

在2012年,SMRT缴交给政府的税款是2704万元。在2011年的税款是3065万元.。

这就是说,政府每年也从SMRT拿走了一笔巨额的现金。

行动党政府在SMRT的公交车资上也收了咱们老百姓的7%消费税!

行动党政府在SMRT进行购买新设备的交易过程中也鸠收7%的消费税!

那就是说,即便是SMRT没有能力购买新设备、增加新的服务设施,行动党政府完全权有义务和责
任投入资金!何况,SMRT每年都有盈利!

为什么行动党每年收取了这笔巨额税收后,SMRT的公交车资要上涨?

简单的说:

SMRT是完全有能力承担提高服务水平和服务设施所需的资金!行动党根本不必上演一场‘主人上街卖淫、奴才丫鬟陪衬’的丑剧!

问题实质在于:行动党要所有的部长必须为自己的部门创造利润,以便在年终显示自己的业绩和政绩!!!

到了这里,咱们可以非常明确的说:

行动党的所谓‘接受PTO的建议调高车资’!就是把老百姓当呆子来耍!

我在2014年1月21日的文章:《行动党要捅马蜂窝、要抱着岩浆过火山——公交车资涨价!咱们要把反对公交车资涨价与反对生活费上涨、行政收费上调结合起来!》已经说了:

“第三代行动党人非常清楚,公交车资的涨价是一条牵动了百物上涨(包括政府的行政收费在内)的神经中枢!行动党要这么干的原因就是在于:

他们认为经过这三年的‘妥协让步’后,新加坡人民反对行动党执行李光耀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情绪是否已经缓和?!

这就是第三代行动党人急着要知道的答案!

如果第三代行动党人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意味着第三代行动党人可以脱离李光耀的护荫,自己启动来届全国大选的机器!

如果行动党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那就意味着第三代行动党人必须准备进一步的‘妥协’,放缓启动来届全国大选的机器!”

同胞们,咱们要明确的告诉吕德耀:

咱们老百姓是乘搭SMRT公交系统的乘客,不是SMRT的股东!即便是SMRT缺钱,SMRT必须自己去解决!

他们为什么不可以遵循国际上市公司筹措资金的惯例去解决自己的问题?

在国际上,上市公司,特别是具有政府背景(在中国,称为‘国有企业’,在新加坡,称为‘政联公司’)有2个选择去 筹措所需的资金:

1. 要吗,到国际资本市场进行融资。新加坡政府每年从SMRT的盈利中获取了17% 的税务现金。因此,,作为新加坡政府的政联企业,新加坡政府作为SMRT融资贷款的第一担保人,SMRT绝对可以筹措到利息比市场低的资金;

2. 要吗,SMRT内部进行增资扩股。作为SMRT的大股东——淡马锡集团完全有责任为SMRT注入所需的资金;这笔资金必然会在每年的股东股息中回收。

为什么行动党要接受PTO的建议让SMRT的公交车资要上涨?

到了这里,本篇文章的题目就是:

吕德耀,你给我听着:
老百姓是乘客不是股东!SMRT缺钱吗?到资本市场融资去!向股东内部进行增资扩股!

同胞们,SMRT公交车资的涨价必然要带动其他生活必需品的涨价!所有收入的工薪阶层和夹心工薪阶层的生活必然要面对进一步的压力!

我们必须向行动党发出明确的反对公交车资的涨价声音!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炒房成房东、炒股成股东!淡马锡控股成了‘永久名义大股东!咱们乘搭SMRT成了啥?——永久投钱呆子股东!

u=591403539,1802339135&fm=21&gp=0

踊跃出席2014年1月25日在芳林公园举行反对公交车资涨价的和平集会!

我在昨天(即2014年1月1日)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行动党要捅马蜂窝、要抱着岩浆过火山——公交车资涨价!咱们要把反对公交车资涨价与反对生活费上涨、行政收费上调结合起来!》。

我在文章提出了如下的问题:


SMRT是在行动党政府的独家垄断交通行业的情况下成立与经营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从投资建设到开始经营,行动党政府都在津贴着这家企业!——这家企业并没有承担项目的前期费用、也没有投入购买土地、厂房基础建设资金、机械设备资金、也没有投入经营期间的流动资金!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李光耀时代已经为他们安排妥当了!

SMRT所得到的这一切资金投入都是无偿与免息的!

SMRT经营的地铁业务不但享有上述这一切权利与权益!在经营期间他们把地铁周围的地块进行房地产的零售租赁业务!

行动党投入SMRT经营的公交车所有的资金都是拿纳税人缴交给国家的税收的!

咱们不禁要问:SMRT从2000年开始经营至今;——

1.在SMRT的现金流动计划下,那笔保留用来进行维修保养的资金去了哪儿?

2.在SMRT的现金流动计划下,那笔保留用来机械设备和厂房基础建设的折旧资金去了哪儿?

3.在SMRT的多元化业务计划下,那些在房地产租赁业务、在海外(如与中国上海公交集团合作的业务、在伦敦的业务)的合作项目的利润去了哪儿?

4.在SMRT进行设备更新的计划下,那些完成翻新后的公交车、地铁车厢以及相关的设备都去了哪儿?

5.在SMRT的经营管理中,行动党控制的淡马锡控股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是扮演不管控的投资者?还是负责确保新加坡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被挪用的监督者?

这些都是咱们在反对行动党让公交车资涨价是必须提出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行动党必须老老实实回答的问题!”

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了TOC网为我的上述问题提供了部分答案,即SMRT的盈利或者已经分红了!?如果这是已经即成的事实,那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呆的股东了!

哇靠!

SMRT是一家政联企业的上市公司。

上市公司缺钱,不论是资金周转不灵、没有现金扩充和添加设备,总之一句话,需要资金进行在投资。上市公司有2个选择:

1.通过公开市场的融资渠道进行筹措资金;

2.通过股东内部进行增加股票,由股东贷款给公司——增资扩股;

可是在行动党的英明领导下。咱们新加坡人都成了世界上最蠢的人!咱们是乘客成了股东!而且是头号呆子股东!SMRT大股东淡马锡控股成了研究名义不许投钱的大股东!

为什么?

行动党拿咱们纳税人的钱免息给了SMRT后,咱们乘搭SMRT的公交系统还得付出涨价的车资!

您们说,这到底是哪门的学问啊?

所有咱们一定要出席2014年1月25日下午五点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反对公交车资涨价的和平集会!


留下评论

行动党要捅马蜂窝、要抱着岩浆过火山——公交车资涨价!咱们要把反对公交车资涨价与反对生活费上涨、行政收费上调结合起来!

行动党已经是全世界政府最无耻、卑鄙的政府!他们明明自己要站街卖淫,还要拉着自己的奴才与丫鬟一块上街牺牲色相!

咋说?

行动党的吕德耀在在2012年SMRT发生中国籍司机为争取自身的权利和权益展开罢工抗争后,在2012年12月14日对《联合早报》直接毫不掩饰的说了:要提高工人的薪金、要改善工人的待遇,就必须加薪!钱从哪里来?就是必须提高公交车资!

吕德耀既然敢于在2012年12月14日公开说了上述的话,为什么不敢在那个时候直接公开宣布公交车资上涨!为什么要拖到6个月后才宣布公交车资上涨?为什么上涨公交车资要通过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提交报告后才决定?

让咱们打开天窗说了话吧!

行动党既是自己要公开站街卖淫,但是又有心理障碍!因此,他们把自己的奴才和丫鬟都一块拉上街公开抛头露脸去!

行动党非常清楚知道:

公交车资上涨是涉及新加坡千家万户老百姓的生计问题,不论是上班族的实际家用薪金缩水、家庭主妇的菜篮子计划得重新规划、退休人士的退休生活得进一步‘简化’(孩子没剩余的钱可消费)、爸妈给学生的零用钱不够在学校的食堂买吃的、年幼小孩的奶粉和学前课程的费用又得增加!

一句话,行动党的公交车资的上涨已经把不同的遭遇和不同阶层的老百姓,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新移民、永久居民、外来移民和客工、也不论是穷人或富人,都给捆在一条缰绳上——物价上涨、行政收费上涨!

更明确的说,只要是在行动党统治下的新加坡生活、工作、学习和旅居的人都的面对避这个事实:

1. 公交车资的上涨将直接和间接的带动日常必需品价格的上涨!

2. 所有政府部门的行政收费也将上涨!

明摆着:行动党处理的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就是行动党为自己设立一道减压墙!就是行动党要在生活在新加坡的人(不论是公民或外国人)把不满公共交通车资的上涨迁怒于行动党成立的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

这就是为什么行动党要成立了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的真正原因!

行动党成立的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的成员领头人是谁?

那个姓余的!

他就是行动党的党员!作为行动党的党员难道他会向党提出反对公交车资下调或冻结的建议吗?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的其他成员只是陪衬的点缀品,他们根本就没有必要违背官场的潜规则去与那个姓余的唱反调!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的上述说明就是要告诉大家:

行动党希望老百姓把不满公交车资上涨的怒气转移到那个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的成员身上!
——实际上这群奴才和丫鬟设施都做不了主!这些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的成员根本就与咱们老百姓不一样,特别是工薪阶层的老百姓会夹心层的工薪阶层每天起早摸黑的去挤公交车!

现在让咱们回到主题。

行动党完全知道:让公交车资上涨将出现一个不可争辩和无法改变的事实:——

公交车资的上涨必然要导致老百姓(包括居住在新加坡的外国人)的日常必需品价格的飞涨!必然要进一步导致所有工薪阶层要求加薪的诉求!必然要导致各行各业的原材料(不论是饮食业、建筑业和制造业等)价格的飞涨!必然要导致所有政府部门的行政收费上涨!

尽管那些奴才和丫鬟在扯谈什么‘照顾低收入者’、‘学生’等等而给予的各种‘优惠’措施!但是,行动党自己心理清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已经对行动党经常提出的‘优惠’不感兴趣!老百姓都知道:行动党在收刮老百姓兜里的银子前或后都会提出许多‘优惠’政策!然后在把算盘珠子一拨——二一二、去四下五、归零。——老百姓拿到手中的‘优惠’还得长期倒贴行动党!

为什么行动党要这么干?

事实是:公交车资的上涨这是行动党用来测试民意反应的一只民意测试棒!

为什么?

因为从2011年5月8日的全国大选、后港区补选和总统选举到2012年底之间,行动党在国内外都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处境。

第三代行动党人为了扭转不利于自己的政治大环境,在李光耀的警告和冷落了吴作栋的情况下,把过去几十年李光耀提出绝对不可以妥协的政策和吴作栋为了满足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制定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进行‘调整’!

他们是在采取‘先易后难‘的策略!

什么叫:‘先易后难’的策略?

1520711_237537646417557_481940835_n

‘先易后难’的策略就是把一些已经无法再拖延和回避老百姓一直紧咬不放的政策,进行‘调整’!
第三代行动党人是希望通过‘先易后难’的策略可以挽回或阻止整个政治大环境继续朝着不利于行动党的方向发展。

那些政策是第三代行动党被迫进行了‘调整’的?!——

1. 申请政府组屋条例、永久居民社区组屋政策、外来移民租赁组屋政策;

2. 申请单身人士和离婚家庭组屋条例;

3. 提高外国移民申请雇佣准证门槛和收紧客工的工作准证政策;

4. 重新修订有利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子女的学校招生、学生学费等行政收费计划和学生学习计划的教育政策;

5. 医药保健计划、贫困家庭和低收入家庭婴孩和年幼儿童照顾经济补贴计划;
以上各方面的政策的‘调整’都是李光耀时代和吴作栋时代制定的政策。第三代行动党人在经过屡次遭受挫折后认为:这些政策是造成他们今天处于被动挨打的问题根源,只要他们‘调整’这些政策就可以赢得民心!

与此同时,第三代行动党人自己在过去三年在国际上处于里外不是人的处境!这些事又未能获得国人的谅解和支持!这些事包括了:

1. 控告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事件的处理手法引起中国的不满;

2. 在处理烟霾问题上被印度尼西亚的军人政客的耍弄;

3. 在中国与日本、中国与菲律宾、中国与越南之间有关东海和南海主权事件采取模糊的立场;

4. 与美国勾搭积极推动泛太平洋协议(PPT)扮演积极角色;

无论如何,第三代行动党人想要翻盘就是他们目前的心态!

这是第三代行动党一厢情愿的想法!

他们能够达到目的吗?咱们保守的说:有一定的难度!

为什么?

因为第三代行动党人摆脱不了李光耀制定的基本路线!——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了移民政策!他们美其名过去三年所做的一切是‘调整’政策——实际是:老百姓已经用选票表达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第三代行动党人进一步被迫‘调整’政策是在2013年的榜鹅东区补选遭到极其严重的挫折后才进行的!

实事求是的说,过去两年以其说第三代行动党人进行‘调整’政策,不如说:第三代行动党人在人民的压力下被迫做了某些‘非原则性的妥协’!

咱们也甭管第三代行动党是进行的‘调整’政策或是‘非原则性的妥协’!毕竟老百姓感觉到一些民怨极深的政策已经开始松动了!

这就是本文的标题之一!——《行动党要捅马蜂窝!要抱着岩浆过火山》!——第三代行动党认为他们已经做出了许多‘让步’了!他们要通过所谓‘全国交通理事会’提出的公交车资上涨来试探人民对这些‘让步’的反馈!

他们是在捅马蜂窝,也是抱着岩浆过火山!

为什么?

公交车资的涨价!——这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全世界国家政府面对政治动荡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这是牵动 了百物上涨的神经中枢经脉!

全世界国家的政府在实施公交车资的上涨问题上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决定的——那就是:世界原油价格上涨到公交公司已经无法在承受的情况下,通过国家提供的部分津贴方式让公交车资涨价!

但是,行动党的这次的公交车资涨价的理由却完全与世界各国不一样!行动党直接提出了:‘是要提高服务水平、改善设施’!

这是极其荒唐的鬼话!

SMRT是在行动党政府的独家垄断交通行业的情况下成立与经营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从投资建设到开始经营,行动党政府都在津贴着这家企业!——这家企业并没有承担项目的前期费用、也没有投入购买土地、厂房基础建设资金、机械设备资金、也没有投入经营期间的流动资金!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李光耀时代已经为他们安排妥当了!

SMRT所得到的这一切资金投入都是无偿与免息的!

SMRT经营的地铁业务不但享有上述这一切权利与权益!在经营期间他们把地铁周围的地块进行房地产的零售租赁业务!

行动党投入SMRT经营的公交车所有的资金都是拿纳税人缴交给国家的税收的!

咱们不禁要问:SMRT从2000年开始经营至今;——

1.在SMRT的现金流动计划下,那笔保留用来进行维修保养的资金去了哪儿?

2.在SMRT的现金流动计划下,那笔保留用来机械设备和厂房基础建设的折旧资金去了哪儿?

3.在SMRT的多元化业务计划下,那些在房地产租赁业务、在海外(如与中国上海公交集团合作的业务、在伦敦的业务)的合作项目的利润去了哪儿?

4.在SMRT进行设备更新的计划下,那些完成翻新后的公交车、地铁车厢以及相关的设备都去了哪儿?

5.在SMRT的经营管理中,行动党控制的淡马锡控股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是扮演不管控的投资者?还是负责确保新加坡纳税人的血汗钱不被挪用的监督者?

这些都是咱们在反对行动党让公交车资涨价是必须提出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行动党必须老老实实回答的问题!

正如前述,第三代行动党人非常清楚,公交车资的涨价是一条牵动了百物上涨(包括政府的行政收费在内)的神经中枢!行动党要这么干的原因就是在于:

他们认为经过这三年的‘妥协让步’后,新加坡人民反对行动党执行李光耀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情绪是否已经缓和?!

这就是第三代行动党人急着要知道的答案!

如果第三代行动党人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意味着第三代行动党人可以脱离李光耀的护荫,自己启动来届全国大选的机器!

如果行动党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那就意味着第三代行动党人必须准备进一步的‘妥协’,放缓启动来届全国大选的机器!

这就是为什么说:

让公交车资涨价:是行动党在捅马蜂窝,也是抱着岩浆过火山!——尽管第三代行动党人现在都一直在围绕着为实现他们的‘2030年增加人口到690万的人口白皮书’的计划!但是,他们就没胆量公开和直接的向老百姓,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推销这个破烂货——因此,第三代行动党决定:与其赖着等死,不如豁出去死!

看明白行动党让公交车资专家的背后政治动机,咱们就知道该咋办!
咱们可以预见到:

1.春节过后,随着4月份公交车资的上涨,物价将同步上涨!行动党政府的行政收费将同步上涨!

2.随着物价的上涨,必然要导致工人要求加薪的压力!(这不仅仅是私有企业、包括政联企业和政府公务员)!

所有在新加坡工作、生活和旅居的外国人、客工和游客也将与咱们一样承受物价上涨的压力!
行动党完全知道这个发展趋势!

因此,咱们在反对行动党让公交车资上涨的同时,必须把反对日常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反对行动党政府的行政收费的上涨结合在一起!

这个局面是行动党造成的!

正如咱们的老祖宗所说的:不同的命运、共同的遭遇,将把在新加坡生活的各个阶层的老百姓,特别是底层和夹心层的老百姓(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或是新移民)以及各个经济集团宁在一块!

这里就引申出一个大家所关心的问题:行动党敢不敢在今年举行全国大选?

第三代行动党人有没有这个底气!不知道。

咱们在这里不讨论。

以下附上SMRT的关联企业名单供大家参考:

• SMRT Trains Ltd (formerly Singapore MRT Ltd and Mass Rapid Transit Corporation)
• SMRT Investments Pte Ltd
• SMRT Capital Ltd
• SMRT Far East Ltd
• SMRT International Pte Ltd
• SMRT Engineering Pte Ltd
• SMRT Road Holdings Ltd
• SMRT Buses Ltd (formerly Trans-Island Bus Services Limited and City Shuttle Service)
• SMRT Taxis Pte Ltd (formerly TIBS Taxis Pte Ltd)
• SMRT Automotive Services Pte Ltd (formerly TIBS Motors Pte Ltd)
• Bus-Plus Services Pte Ltd (Bus-Plus)
• SMRT Institute Pte Ltd
• SMRT Cayman I
• SMRT Cayman II
• SMRT Hong Kong Limited
• SMRT Engineering (Middle East) FZE
• SMRT Properties
• SMRT Media


一条评论

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

1495502_10203088480116050_120875113_n

一、开场白:哭父哭母——‘白事’冲煞了行动党的‘喜事’!

2013年1月9日的《联合早报》第一版刊登了一则新闻,标题是:“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在指责新闻的下端刊登了一张大照片,照片的附加说明:“伍星旅游突停业”。

我不懂得紫微斗数、更不会占星卜卦。但照我说,行动党的时运确实不济。或者用老祖宗的话说,霉气冲走上门的喜事!——倒他八辈子霉!这不是头一遭!

为什么?

您们还记得吗?

在2013年12月8日,行动党召开了特别代表大会,要为行动党未来斗争方向确定新的旅程碑!全党上下都沉浸在李显龙的‘哭父哭母’的喜悦气氛中。他们控制的主流媒体也在绞尽脑汁为隔天在舆论领域如何为‘行动党的未来斗争方确定新的旅程碑’大肆敲锣打鼓、大造声势进行部署工作!偏偏老天爷就跟行动党开朗一个弥天的大玩笑:当天晚上在小印度发生了南亚次大陆客工的骚乱事件。——这是行动党自80年代以来前所未有的事!

结果呢?

从2013年12月9日开始,一直到2013年12月中旬,行动党的爷们上上下下为小印度的南亚次大陆客工的骚乱事件进行‘深入民间’和‘对外接受媒体的访问’!而他们所控制的所有主流媒体也难得有机会提高报章的的销售量!

至于行动党在2013年12月8日召开的党特别代表大会通过的特别决议的‘喜事’,行动党人自己也没有什么心思去落实、鼓吹和贯彻了!行动党的事咱们老百姓本来就不感兴趣,何况小印度骚乱事件的发生,不论是在网络或是老百姓之间,谈论和关心的都是这件事。

同样的,在今天的《联合早报》刊登这样一则:“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的标题,目的就在于要向老百姓‘邀功请赏’!——行动党已经为低薪工人的薪金做出‘贡献’!结果偏偏冒出了“伍星旅游突停业”!

“伍星旅游突停业”事件涉及的面不会比小印度骚乱事件的涉及面和影响来得小!——年关将届,公司的工人失业、客户付给旅行社付了旅游机票/宾馆定金、返乡游子购买的车票、以及国外同行的债务全都一股脑儿冒了出来!

您们说,现在老百姓感兴趣的是什么?

所理所当然就是:“伍星旅游突停业”。

您们说,行动党的时运是不是不济!

套用中国大文豪鲁迅先生的话说:行动党就是交上了‘华盖运’!

什么叫:‘华盖运’?

华盖,是干支的一种特殊组合方式,在八字中,若日支为寅、午或戍,则在八字中再见地支戍(日支本身的戍字除外),则此字就称为华盖。

华盖,主不顺利,命运不通,有磨难。

交上了华盖运,则往往不顺利。

如鲁迅先生自嘲诗中所说“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这就是‘华盖运’。

算了。

行动党交上‘华盖运’或是‘鸿运当头’咱们也不管了。

行动党交上‘华盖运’,倒霉的是行动党。咱们没事,或者说:‘幸灾乐祸’、或者说‘唱衰’吧!

行动党‘鸿运当头’,那肯定行动党不会给咱们分享‘喜气’。咱们也不会扭曲事实!咱们也只有站一边看着!或者说:做一个有建设性的反对者吧!

二、P行动党 =比人民的行动慢的党

李显龙早2013年12月8日当的特别代表大会上说,‘PAP是人民行动的党,不是人民说话的党!’
确实,行动党是会行动的党。问题是:行动党的行动是走在人民的诉求提出的前面?还是走在人民提出诉求的后面!?

我看啊,行动党是走在人民提出诉求的后面的党!而且走得很勉强!近乎于要人民用八匹骏马死劲拉才会动的党!

不信!

那就看看行动党的“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

行动党以为这个政策宣布是比反对党在国会先正式提出或清洁工人采取罢工、怠工或辞职或走上街头等行动前了!

行动党的爷们是在自我陶醉!

以下有关清洁工人的薪金是我在网上下载了网友李亚水先生的帖子。(附上图片)

“小型中餐馆招聘厨房助理(30位)

工作地点:全岛有18个地点选择

工作时间:上午10点至晚上10点(中间二个小时休息)每星期工作六天,休息日在星期六或者星期日

薪金:(薪金+固定超时+花红)每月1800

福利:公积金,年假,勤工奖。。。。其他福利

工作性质:处理一切清洁工作及清洗碗碟(及其洗碗机)

只限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

不须经验,无年龄限制(20岁到75岁都可以!)

这是小型企业的聘用广告。条件非常的清楚。

看看行动党的财爷如何诠释他的‘立法’!

他说,“清洁业和保安业有两个特点,其一是承包商普遍以低价竞标服务合约,压低了工资,也导致工人离职率高并且难以掌握相关技能;其二是两个行业雇佣了不少教育程度较低的年长工人,他们在劳动市场的工作选择相对少。…..

本地清洁工人的月入中位数是850元,在渐进式薪金模式下建议的清洁工人起薪高两成,达到1000元。

这不仅是低薪的问题而已,在过去五年里,其他低薪国人都享有实际工资增长,而多数清洁工人却没有。”

财爷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现在,在全国所有的熟食中心还可以用每月850元的中位数请清洁工人吗!?

现在清洁工人要提高薪金的条件是要他们提高技能!?

看看上面的小企业的招聘广告条件可没有这么苛刻和复杂!

所以说,李显龙说:PAP不是纯粹‘人民说话的党’,是‘人民行动的党’!

我说:
1.PAP的爷们都是在醉生梦死中说话!他们自己说自己爽!目前全国承包清洁业的承包商付给清洁工人每月的薪金低过1000到1200元都已经请不到工人了!——所以,行动党说的尽是废话和谎话!——那是行动党在为自己过去5年失去了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的支持下不得不说出违背了他们自己内心的话!(不是良心的话!!实际上,在过去20多年来在李光耀的引进外来客工的政策下,那些依靠行动党政策而取得收拾这些清洁承包和的承包商就是以聘请外来客工的低廉薪金作为他们承包合同的成本计算!行动党自己心里也非常清楚个中的原因!——行动党圈养的那群领着工人的血汗钱,处处为行动党以及资方利益着想的工贼们是压制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底层工人要求加薪的诉求的罪魁祸首!!)

2.PAP的行动是跟在全国聘用清洁工人的大形势的后面!行动党已经远离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提出的诉求了!——今天行动党是迫于无奈!他们知道再继续同林瑞生那条工贼的话,压制工人提出加薪的诉求的结果是:全国的熟食中心、食阁、大餐馆、酒店餐馆等等的清洁工人和保安工人只剩越来越少的外来客工!——因为行动党为了安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已经宣布收紧聘用外来客工的工作准证政策了!

所以,我说;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的行动就是比人民的行动来的慢的党!

李显龙领导的人民行动党的行动就是比人民的行动来的慢的党!不管李显龙愿意不愿意接受,这已经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了!

现在的问题是:

为什么行动党的财爷最近突然要提出为清洁工人加薪!?这绝对不是偶然的问题!也不是行动党的爷们突然‘良心’发现‘在过去五年里,其他低薪国人都享有实际工资增长,而多数清洁工人却没有。’

行动党不是无缘无故的给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施舍‘大恩大惠’!

咱们可以在回顾过去3年行动党的爷们说了啥、干了啥!别让行动党把咱们哄去‘荷兰’!
去年丹容巴葛的小贩中心发生摊贩拒付清理的事件,主流媒体的报章还图文并茂的刊登!请看附上的图片吧!

三、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

熟食中心请不到清洁工人、保安公司请不到保安人员,真正的原因在哪儿?

1.工人薪金低;

2.工人工作时间长;

3.工人享受不到基本的福利条件;

新加坡是属于第一世界的生活水平的国家,但是,行动党到今天根本就没有严格按照国际劳工组织有关工人每周工作的约定。

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工人每周工作是如何约定的?

“国际劳工组织《工业工作中每周休息一日》 全文如下:

发文单位:国际劳工大会 发布日期:1921-10-25 《公约》

国际劳工组织全体大会,经国际劳工局理事会的召集于1921年10月25日在日内瓦举行第三届会议,经议决采纳关于本届会议议程第七项所列“工业工作中每周休息一日”的若干提议,并经决定这些提议应采取国际公约的方式,通过下列公约,供国际劳工组织各会员国依据国际劳工组织章程的规定加以批准,此公约得称为1921年每周休息(工业)公约。

第一条

(一)本公约所称的“工业”包括:

(1)矿场、采石场及其他土中矿物开采业。

(2)从事各种物件的制造、更改、刷新、修理、装饰、完成、整理待售、分散或拆毁,或从事各种原料的变换的工业,船舶制造及电力或他种动力的产出、变换与传送亦包括在内。

(3)房屋、铁路、电车路、海港、船坞、码头、运河、内河、公路、隧道、桥梁、栈道、暗渠、明沟、水井、电报或电话装置、电器设备和企业、煤气企业、自来水企业或其他建筑的建筑、改建、维护、修理、更改或拆毁,以及此类企业或建筑物的准备与奠基。

(4)公路、铁路或内河的客货运输,包括船坞、码头、埠头或货栈的货物搬运,但用手运输者除外。

(二)在限制工业工作时间每日为8小时,每周为48小时的华盛顿公约内原有的特殊国家例外规定,如其能适用于本公约者,应适用于前款所述的定义。

(三)除以上的列举外,各会员国的必要时,得将工业有别于商业与农业的界限予以划明。

第二条

(一)凡公营或私营的工业企业或其任何分部所使用的全体职工除以下各条所规定者外,均应于每7日的期间内享有连续至少24小时的休息时间。

(二)此项休息时间,如可能时,应同时给与每一企业的全体职工。

(三)休息时间的规定,如可能时,应与本国或当地的风俗或习惯相符合。

第三条 各会员国对于仅使用同一家庭成员的工业企业所使用的人得以除外,不适用第二条的规定。

第四条

(一)各会员国特别基于所有人道方面与经济方面的正当理由,并如有雇主与工人的负责组织存在时,在征询这些组织的意见后,对于第二条的规定得准许全部或局部的例外(包括暂停或缩短休息时间)。

(二)如现行法律已规定有例外时,即无须征询雇主与工人组织的意见。

第五条 各会员国对于依第四条而暂停或缩短的休息时间,应在可能范围内规定补偿休息时间,但如协议或习惯已订有补偿休息时间者,不在此限。

第六条

(一)各会员国将依本公约第三条与第四条所规定的例外,列成一表,提送国际劳工局,此后每隔1年,将该表已有的修改通知该局。

(二)国际劳工局就此事项向国际劳工组织的大会提出报告。

第七条 为便利本公约各项规定的实施起见,各雇主、董事或经理,应依照下列规定办理:

(1)如每周的休息,系同时给与全体职工者,应在工作场所中或其他任何适当地点张贴明显的通告,或采用政府所许可的其他方法,以公布全体同时休息的日期与时间。

(2)如休息时间非同时给与全体职工者,应依照本国法律或主管机关规定所许可的方法,拟订名册,以公布适用特别休息办法的工人或雇员,并应揭示该项办法。

第八条 本公约的正式批准书应送请国际劳工局局长登记。

第九条

(一)本公约应自国际劳工组织两会员国的批准书已经局长登记之日起生效。

(二)本公约应仅对批准书已经国际劳工局登记的会员国有约束力。

(三)此后对于任何会员国,本公约应自其批准书已经国际劳工局登记之日起生效。

第十条 国际劳工局局长于国际劳工组织两会员国的批准书已经国际劳工局登记时,应即以之通知国际劳工组织的全体会员国,此后续有其他会员国的批准书登记时,该局长亦应予以通知。

第十一条 凡会员国已批准本公约者,承允实行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与第七各条的规定,不迟于1924年1月1日,并采取必要的措施,使之切实有效。

第十二条 凡国际劳工组织会员国已批准本公约者,承允依照国际劳工组织章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将本公约实施于其殖民地、属地及被保护国。

第十三条 凡批准本公约的会员国,自本公约初次生效之日起满10年后,得向国际劳工局局长通知解约,并请其登记。此项解约通知书,自经国际劳工局登记之日起满1年后,始得生效。

第十四条 国际劳工局理事会在必要时应将本公约的实施情况向大会提出报告,并审查应否将本公约的全部或局部修正问题列入大会议程。

第十五条 本公约的法文本与英文本同等为准。”

《国际劳工组织关于40小时工作周公约》最重要的是:

“《公约》的第二条(一)凡公营或私营的工业企业或其任何分部所使用的全体职工除以下各条所规定者外,均应于每7日的期间内享有连续至少24小时的休息时间。”

行动党,这个自称是‘照顾劳动人民的政府’是否切实按照这个《公约》的规定执行?!

没有!

行动党的爷们至今不提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

行动党的爷们至今不提工人的休假日是以扣除工人当天的薪金替代休息;

行动党的爷们的所谓“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是设置了预先的条件:工人必须提高技能!——不必行动党的党棍、狗腿子打报告,财爷自己已经知道,目前在熟食中心工作的清洁工人平均年龄是多少?他们的教育程度是多高?

我在2012年就SMRT中国工人罢工事件后发表了一篇文章,《PAP处理外来劳工的手段,就是:魔术师变戏法——没创意、狗熊玩扁担一样 ——翻来覆去、蠢驴绕石磨盘子 ——瞎转》。(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0/pap%e5%a4%84%e7%90%86%e5%a4%96%e6%9d%a5%e5%8a%b3%e5%b7%a5%e7%9a%84%e6%89%8b%e6%ae%b5%ef%bc%8c%e5%b0%b1%e6%98%af%ef%bc%9a-%e9%ad%94%e6%9c%af%e5%b8%88%e5%8f%98%e6%88%8f%e6%b3%95-%e6%b2%a1%e5%88%9b/)我的文章是这么写的:

“我在昨天说过: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已经为PAP的‘引进外来劳工和外来人才’的政策敲响了丧钟!

PAP已经走到十字路口,要往哪儿去,那是PAP自个儿的事,与咱们无关,咱们也不会为他们操那份心!”

“以李显龙为团队的PAP政府正在为背负李光耀的‘引进外劳工和外来人才’是‘协助降低商家的营业成本和提高新加坡在国际的竞争力’的鬼话 — 实际上是为与PAP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政联企业赚取高利润 、低工资政策 — 付出越来越深重的代价!”

“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抗争行动并不是他们单独面对的不合理待遇,而是新加坡100多万外来劳工共同面对的真实情况!

以李显龙为首的PAP团队从李光耀哪儿学到的招数是:

1.PAP为了照顾政联企业的高利润和低工资的贪婪欲望,不惜利用外来劳工来压制新加坡工人的薪金!

2.PAP为了照顾政联企业的高利润和低工资的贪婪欲望,不惜利用马来西亚籍的劳工来阻止外来劳工要求同工同酬的要求!”

“李显龙必须在现实的面前低头!

1.PAP要平息smrt中国籍司机的不满,就必须调高中国籍司机的薪金和改善生活住宿环境!

2.PAP要承诺接纳smrt中国籍司机的要求,就必须改善马来西亚的司机的要求!

3.PAP要承诺接纳smrt马来西亚籍司机的要求,就必须改善新加坡公民的司机的要求!”

我也在2011年在《行动党政府就是新加坡的人间强盗头、吸血鬼!》一文指出:

“卢德耀说:‘必须给smrt的工友加薪!问题是钱从哪儿来’?”

“在李光耀威权统治下的政府在无法说服人民的不满时,就借交通业和其他与民生息息相关的行业的价格上调的机会,也给自己和有关行业的公司管理执行人员加薪、给股东(实际上就是行动党自己)提高投资回报率!”

“所以,卢德耀提出的:‘必须给SMRT的工友加薪!问题是钱从哪儿来?’只是在装疯卖傻!他秉承了李光耀的衣钵 — 把新加坡政府在公共交通业和其他与民生息息相关的行业,如水电、住房、医药福利、教育与工作等应承担的责任全部推给社会和人民去承担!

行动党就是新加坡物价和屋价飞涨的始作俑者!

行动党就是新加坡的人间强盗头、吸血鬼!”

咱们可以回头再看一看从2011年5月大选过后有目共睹的历史事实!

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以来到现在,行动党的爷们,特别是林瑞生那条工贼在对待新加坡工人的加薪和工作待遇方面都说了什么?他都干了什么?我说的新加坡工人是包括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来劳工。

在2011年5月全国大选揭晓前,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告诉行动党,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已经造成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失去了在职场上就业的优势、孩子在教育方面的竞争力、老年人负担不起日益昂贵的医药与医疗费用、即将退休的人对自己的退休后的生活感到茫然和无助、年轻人买不起政府组屋、日益高涨的拥车证造成需要依靠小轿车作为谋生工具的受薪阶层无法付得起拥车证的投标价格、在引进大量的廉价工资外来客工的冲击下,所有低、中级工作岗位的薪金都已成为企业和工厂聘用工人和文员的工资‘准则’!

他们在2011年5月底全国大选的得票率近61%的同时又失去了一个集选区;接踵而来的总统选举,行动党推荐的陈庆元只取得33%的支持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政治现实,行动党被迫采取了‘退一步进两步’的策略来安抚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但是,他们还坚持咱们反对李光耀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反对党支持者是‘排外主义者’、是‘心胸狭窄者’、是‘没有为新加坡的未来可持续发展着想’!

行动党啥时候才开始认真的看待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的诉求?

他们是在2个单选区的补选失利,特别是2013年1月失去了榜鹅东区的议席!当时流失的支持票是约13%!这是迫使行动党不得不要重视咱们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特别是低收入的工人和夹心层发出的心声!——他们已经处于濒临饥饿和破产边缘!

从这个时候起,咱们再也听不到行动党说,新加坡必须依靠外来移民,特别是外来客工才可以生存、聘用外来客工是为提高和加强新加坡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的必须条件等等废话!(实际上,这些废话就是李光耀在推行他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时挂在口头上的口头禅!)

在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的压力下,行动党干了啥?

1.公开市场的政府组屋的价格应声下跌!

2.汽车的拥车证向过山车一样‘起跌’回旋!

3.收紧工作准证政策,熟食中心的清洁工人也出现了大量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特别是年纪已经超过60岁以上的老年人!

4.规定所有的企业在聘请工人时,必须首先‘聘请’新加坡公民!

5.外国人在租赁政府组屋的方面受到限制、永久居民不得随意买卖政府组屋!

6.向银行购买汽车的贷款和购物者购屋贷款额顶限也受到限制!

这些说明了什么?

工资、物价、无价、生活费、拥车证等等的起落完全是在行动党的掌控中!——一句话: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盘黑手和罪魁祸首!

就行动党而言,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他们以为这些措施是可以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但是,政治现实的情况告诉了行动党,这一切已经 来的太迟了!

实际上,行动党的这一切措施并没缓和老百姓对他们的不满!反过来,老百姓已经看清楚了:
过去几十年来物价、屋价和生活费的腾飞是完全可控的!而不是行动党的那些爷们挂在嘴上常说:造成了市场价格的浮动和不断攀升是因为‘杠杆原理’造成的——市场的供应与需求造成的!

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

是的!

过去3年行动党不断的‘调整’政策不正是说明了不是‘杠杆原理’造成了新加坡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的飞腾!

行动党一直在吹嘘说,与邻国相比,新加坡人的生活比起建国初期好的无法描述!新加坡人的收入已经增加了!就是新加坡人本身不知足!行动党政府不可能无休止的一味去满足新加坡人没完没了的要求!

咱们新加坡人真的不知足吗?

咱们新加坡人真的没完没了的要求政府给予基本生活以外的政策吗?

咱们新加坡人真的生在福中不知福吗?

明确的说:不是!

为什么?

咱们想一想以下这两个问题:

1.如果以收入的数字与过去3年、5年、10年甚至李光耀统治的那个时代同比,肯定是高了,但是,为什么大家还是觉得自己所挣的钱还是不够用!!!??

2.如果以屋价的售价数字与过去3年、5年、10年甚至李光耀统治的那个时代同比,肯定是高了,但是,为什么咱们对自己未来的退休生活没有信心!!??

这是因为:

咱们现在挣的钱不是在物价腾飞前挣得的啊!是在物价腾飞后才挣得啊!!普通的工薪阶层,特别是处于劣势的低薪工人,不管他们夫妇俩如何辛勤工作(即所谓‘双收入家庭’!),他们所挣的钱绝对无法赶上沸腾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即使想要与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并驾齐驱’也办不到!——正如我所说的,行动党的所谓:‘人民负担得起’就是一句不受时间和空间约束的规划!!!!

行动党已经知道这一点!他们如果还想保住自己在来届全国大选的绝对优势,他们就必须进一步向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做出进一步的妥协!他们别无选择!

这就是今天行动党提出:“立法规定清洁公司采取渐进式薪金”的真正原因!

咱们的老祖宗常说:

只要敌人的政策是违背了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的,他们只有彻底抛弃旧政策,才有可能重新赢得老百姓的信任!

如果他们存有侥幸的心态。他们采取换汤不换药、或者只换半瓶药,他们最终还是会被老百姓识穿!最终结果是:他们亲手把社会上各个不同经济利益集团的各种矛盾复杂化和尖锐化!

这是历史发展使然!

当前行动党已经走上必须还政于民不可逆转的道路!

咱们必须团结底层的工人以及夹心层的受薪阶层,迫使行动党进一步改善他们的待遇和工作福利!

咱们必须唤醒老百姓,行动党目前所做的各种‘利好措施’目的是:

1.在为即将到来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的飞腾创造条件!

2.在为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骗取选票!


留下评论

行动党的爷们用‘银弹’政策为自己解困,只能让全国各族同胞和外来移民生活压力、工作压力和经济压力将会进一步加重和加深!

迟到!=罚款!

早到!=罚款!

我看啊,吕德耀去当新加坡共和国太空总署和航天部的部长!算球!因为只有太空船和飞机才有绝对准确的时间(但是绝对准确的着落地点就不一定了!)起飞和到达!

在陆地上运行的交通工具有哪些是准时正点到达的!

行动党的爷们的专车!

小印度骚乱事件发生时,后援的警察部队未能及时赶到的原因是什么??

行动党爷们,就是包括吕德耀在内说了啥?——交通阻塞!!???

今天,行动党为什么要提出这个不是人干的制度???

这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我在网上已经说过:行动党解决问题的办法和逻辑就是:

1.他们对目前所产生的一切问题不承认是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的!——他们把目前老百姓的投诉和诉求一切都归罪于‘管理制度未能与时俱进!’!必须改进或进行更新管理模式!——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2.他们应对人民的投诉与不满的舒缓途径是——人民提出反对或不满!——行动党就提出以‘钱解决一切’的方案!——人民说公交车不足,无法应付上/下班高峰期的乘客需求量!——行动党说:那就让国会通过拨款买车给公交公司!——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帮行动党的爷们脱困!

3.行动党对人民提出投诉等候公交车的时间太长——行动党就拿纳税人的钱作为工具来对付公交车司机未能按时到站或延迟到站的‘威胁’压力!

行动党在解决咱们老百姓的不满时,总是拿咱们老百姓作为牺牲品和戴罪羔羊!

现在,吕德耀还是没招!他只能提出这个‘赏罚方案’!

说穿了!吕德耀是在给自己的同袍‘排忧解难’!也给自己找‘下台阶’!

为什么???

他下次可以大声的说:

你们老百姓说:公交车数量太少无法,无法应付上/下班高峰期的需求!——好!让国会拨款购买新车,加强国家车的数量!现在,公交车已经全部到位啦!

你们老百姓说:公交车迟迟未能到站,造成大家未能按时上班/准时回家!——好!那是问题是出在公交车司机!好!现在他们就像公交车司机开刷!

我的问题是:SMRT的那位总裁是干啥来的!他说军人出身!他和吕德耀2人现在是要用军法来管公交系统的运作!!!!

公交车司机是不是军人?不是!

公交车是不是军车?不是!

公交车行驶的道路是不是军队专用车道!(新加坡全国没有进入军法管制啊!)不是?是与所有的公路使用者一起共同使用公路!

公交车运载是不是叫军人?不是!公交车是运载着全国各个年龄层的老百姓!公交车还运载着行动党引以为豪的外来移民和旅客!

SMRT现在聘用军人驾驶公交车?不是!SMRT现在不但不是军人,而且是聘用年纪超过55岁的驾驶员!更绝的是:SMRT是从国外(主要是马来西亚和中国)聘用了超过30%以上的外劳来当驾驶员!

行动党的爷们拿咱们纳税人的钱去聘请一群猪猡来管理SMRT!

这些SMRT的总裁和高级管理层现在面对没完没了的营运以及与乘客之间的服务问题无法解决,就全部躲在吕德耀的裤裆里,让吕德耀出面挡子弹!

行动党在SMRT的问题上现在是处于狼狈处境!——钱!咱们老百姓让他们掏了!公交车子已经到位了!那些‘专家和精英’的骚主意也实施了!老百姓同意给予宽容的时间也给足了!

——所以,吕德耀现在只能出这个烂招!

我在去年11月28日发表的文章:《行动党的‘调整政策’是把老百姓引进了怪圈!——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住房、医药、雇佣准证、工作准证和拥车证等问题由老百姓买单!》已经说了:

“行动党对于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和吴作栋为配合李光耀的这一政策所制定的全部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给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造成了近半个世纪的痛苦,不是彻底废除这些法律、法规和在实施条例!他们采取了‘调整政策’去解决!

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就是:他们出台‘调整政策’,咱们老百姓掏钱去落实行动党的‘调整政策’!

行动党为了缓和及安抚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不满情绪,以便再一次骗取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当中一些人的选票,以李显龙为首的第三代行动党人把咱带进了怪圈!——他们以‘调整政策’欺骗了老百姓!老百姓又自己掏钱解决自己的诉求同时让行动党解决目前的被动困境!”

干吧!行动党的同志们,在全国大选来临前就继续沿着这个方针前进吧!

全国的老百姓不论是百分之61的那一部分,或是年百分之39的那一部分,或是新移民那部分,或是那些外来移民那部分,都将会在你们的这一政策下‘收益’!——他们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和经济压力将会进一步加重和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