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一条评论

李光耀人还没走,茶还没凉,茶具已经让子孙端到火化炉烧了!——行动党为了来届大选的需要,在官方主办的公共集会上开始讲方言!——

大清早,我该向大家说啥?

按照老祖宗的规矩,不论遇见任何人,认识或不认识,见面大家都会说:大家早!

是的。这是老祖宗的规矩:一日之吉在于晨!大家出门和上班,见面总要讨个吉利话吧!

俺今早就不听老祖宗的话了!

为什么?

因为老祖宗常说,人走茶凉。但是,今天在新加坡就不一样!人还没走或者说个非常不吉利的话,人还没死。茶还没凉,茶具比人还提前被人扔到火化炉里!

不是吗?

从前天开始一直到今早,主流媒体都在用方言,各位看官,不是华语,再重覆一次:是用方言向建国一辈讲解‘建国配套’!

官方现在要在自己举办的公共集会场所使用方言了吗?

行动党处心积虑推广华语运动失败了吗?

行动党今后不推广华语遇到了吗?

行动党没路可走了吗?他们必须要借古救今来挽救自己必然要走下神坛的厄运吗?

行动党要公开否定李光耀强行推广的在公众场所多讲华语、少说方言的运动?

行动党在过去半个世纪耗尽了纳税人的钱去推广讲华语运动是不是打水瓢了?

这些答案让行动党那些混球自己来回答!反正,俺从来就不相信包括李光耀在内的行动党那些混球说的每一句话!

俺也不管行动党现在要想教过一辈宣传什么‘建国配套’!

俺现在要说的是:

李光耀在半个世纪前在新加坡推广在公共场所的将华语运动和推广英语作为交流和工作的主要语言的阴谋已经彻底暴露!——就是:李光耀当时是为了消灭华文教育、消灭华族同胞相互间往来沟通的语言桥梁不是真的为了新加坡的未来着想!

李光耀当时是:为了彻底消灭左翼政党和工会对广大的华族劳苦大众的影响力,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不惜一切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方言和中华文化干净彻底的消灭!自那时起,那些李光耀圈养的党棍、爪牙、走狗、文棍和御用文人,全面赞扬、歌功颂德李光耀把‘建国一代’的方言消灭和推广英语和英文是为新加坡走向‘繁荣’的必然道路!!!

李光耀还活着!他的茶杯里的人参茶还热着!

行动党的这些混球圈养的党棍、爪牙、走狗、文棍和御用文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华族的方言搬所有官方主办的公共集会上!

他们真的都要成为李光耀的不孝子孙吗?他们真的吃了豹子胆!

不是!

看看图片的这三个小娘子!

一个当年是在报馆为了魂口饭吃,为李光耀的‘在公场所多讲华语、少说方言’歌功颂德的!

一个是当年李光耀不准在电台、电视台和各台唱方言歌曲,而被迫到不是官方管的着的场所唱方言歌曲!

一个是她老爸,傅超贤,李光耀的秘书,当年为李光耀的‘在公场所多讲华语、少说方言’出谋划策的!

现她们都在使用方言!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行动党已经是狗急跳墙了!

他们在2013年1月8日在国会强行通过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无法公开的推行下、不得人心的情况下,他们为了来届全国大选达到政治上的需要,连李光耀为他们披在腰间的遮羞烂布也不要了!

所以我说,今早我不说吉利话了!——李光耀还没死!他圈养的党棍、爪牙、走狗、文棍和御用文人已经不顾李光耀的颜面了!

当然,在官方主板的公共场所将杨方言并不是第一次撕下李光耀的颜面!

李光耀也说不准在新加坡开设赌馆!

反正,这说明了:——为了确保行动党在来届大选不会失去更多的席位,行动党已经狗急跳墙了!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读《是非功过 由谁评说》有感 —— 陈矛

转发说明:经本文作者同意,特此转载此文与读者分享。

读了郑谦《是非功过,由谁评说》是是非非如云似雾。许多事似是又非,让人如坠五里云雾,似“真理”无常。作者如此评说傅医生和他的朋友,成见之深、挖苦之能,酸味之浓,尽显笔端,其动机为何?他究竟是何方神圣?疑云重重!
我再三阅读《生活在欺瞒之中》文章,始终感受到了一位在苦牢中蹲了十七年多
,那漫漫长夜惨遭无数的惩罚与折磨,却始终如一;为人民事业鞠躬尽萃,顽战到底,毫不妥协,绝不低头的高大形象,令人敬佩不已。半世纪过去了,他为历史,为战友,以平常人之心,把那个时代的真实面貌,以动人心弦的触笔叙述了下来。那种真诚,坦率,夺人热泪,我读之泪沾满襟,而郑谦之辈却…………

这里我们还是引用历史学者的评语吧:“这些文章具有非常广度与深度的丰富内容,作者都以他们亲身的经历, 并以他们天大的勇气与坚强的毅力,回忆与叙述了这段新马宪制运动的具有历史意义篇章” “他们掘开历史的厚土,挥去历史的烟云,驱走了一切虚无与飘渺,凸显出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让我们一起分享历史长河姿态的美妙。
”“我们会在这个夕阳的霞光里沉思默想,回忆与回望交融在一起,惊心动魄,我们的心灵穿越历史的恢弘壮阔,重回苦难、流泪流血的日子。在历史波峰浪谷中,时而‘风平浪静’时而‘石破天惊’。我们用心灵去触感,低头思量,深深思索,我们理想最初的根,是怎样经风沥雨,磨砺锤炼,扎土而生长。”“呈现的是活着的历史,是鲜活的人的生命,是昨天与今天的承接,是对未来的写照,是民族精英的思想荟萃
”。啊!多么清澈,多么明亮,一目了然,岂是几只苍蝇嗡嗡叫,就能颠三倒四。

不为所用,还是不屑为伍?
在郑谦笔下,傅医生和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的朋友,是李光耀认为没有群众,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予重用的一群。也挖苦他们有点天真,一厢情愿。实事上他们是一群坚决反殖,为实现一个公平、民主、自由,人人过着幸福生活的独立国家而战斗
,是一群具有坚定不移信念,充满崇高理想的真正爱国者。他们与李光耀交往较早,对其本质,知之甚深,宁弃高薪、冒断头,也不愿与之为伍,这是有目共睹的实事。绝非没本事,‘不为所用’,也绝非没有群众基础,他们许多人都是工会受薪秘书,是行动党和社阵的发起人和创办者,也身负重任,是工人和群众所爱戴的领袖,他们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信。他们也是殖民主义者和李光耀最惧怕的受英文教育的精英份子,是逮捕与镇压的首要人物,他们所遭受的苦难是铁一般的实事。郑谦之流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对受华文教育的左派充满怨气?感到不满?
从傅医生的文章中,我感受不到他这种怨气和不满,相反的在超过半世纪的时光考验,他和我们(指我们这些华校出身的左派﹞情深似海,每次见面都热烈握手、问好,深深祝福,战斗友情从未稍减,岂有不满和怨气﹖更何况自林清祥、陈仁贵、林福寿相继逝世之后,傅医生继承了他们的遗志,领导我们这些曾经在争取祖国独立斗争中,奉献了大半生青春时光的老左们,继续前进,争取实现我们未完了的愿望;还原历史真相,还我们应有的地位和清白﹗在傅医生的积极推动下,突破了极权统治的白色恐怖气氛,以大无畏的精神,领导了十六位前政治扣留者,公开发表声明,要求政府废除内安法,以及去年2•2五十周年芳林公园大集会,和这一次2•2纪念特刊发布会,出席者都以我们的这些受华文教育者居多,场面热烈,一扫半世纪以来的白色恐怖气氛场面。这一切都说明傅医生在群众中(尤其是受华文教育的左派)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受到的爱戴。所以无中生有的背后究竟隐藏何企图,值得我们警惕。
这里我们还是用心去回顾傅医生以心血为我们呈现的历史吧:
华惹案件之后傅医生某次到李光耀家作客,一通神秘电话,让我们有更多空间去思索,人物的背景的奇妙情节。
1955年宪制谈判中只有林清祥和马绍尔同一阵线,坚决要求新加坡拥有完全的内部自治权,其他代表毫无表现。
1955年首届大选,蒂凡那舍弃了许多有把握的选区,却被派到花拉公园去打硬战的背后真相。
1957年行动党中央改选,造成李光耀不愿担任秘书长,引来林有福大逮捕幕后的推手原来是蒂凡那。
随后左派高层代表与李光耀密会,组成一面倒的统战关系,造成左派阵营在之后的一段时期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在这里傅医生写了一些感受,即他们(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受高深英文教育的左派)和受华文教育者左派的一些差异﹕当时环境对他们受英文教育者比较有机会得到一些新的信讯和许多理论书籍,而受华文教育者却只能从中国得到,所以在看事物和处理问题(尤其是对李光耀的认识和处理)有些不同,受华文教育者较为教条,行动较为一元化。但在组织群众方面较为突出,较有办法,受英文教育却远远不如。
1959年的大选,在左派全力支持下行动党大胜,行动党上台执政后释放了部份政治扣留者,人民欢欣鼓舞,欢庆胜利的热闹场面只是昙花一现。
紧接着李光耀和王永元总理之争,和芳林补选,左派高层锁定李光耀是反殖份子,是我们统战的唯一对象,弃王挺李的决策,让左派失去了一次历史契机,失去了从历史舞台上拔除大野心家,大阴谋家的难得机会。所以傅医生心痛之余写下了“在某种程度上,这样做不是根据原则,而是一种投机取巧的举动”(也许正是这句话,让郑谦找到了攻击傅医生的“法宝”吧)。
之后,合并问题的浮现,安顺补选的危机接踵而来,全民投票的闹剧也开锣了,这场被马绍尔生动描述(不是让新加坡人民选择同意或不同意,而是要打你妻子,你妈妈或是你妹妹)的全民大绑票,造成了新加坡人民心中永远的痛。
围绕着合并和大马计划,英帝国主义者,东姑集团与李光耀一伙大耍手段,互搞阴谋,各种勾心斗角的技俩,在傅医生通过长时期从英国国家档案馆中,挖掘出来的丰富内容和真相,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让这些阴谋家,野心家无所遁形,个个原形毕露。
而当时以林清祥为中心人物的社阵,在新加坡的宪制舞台上,异军崛起,领导了人民反抗这种不合理的宪制安排。社阵的领导,包含了受中、英文教育的精英,人才济济,声势浩大,是新加坡人民的希望。面对这股力量,英殖民主义者,东姑集团和李光耀一伙,寝食难安。最后这些独裁者,如何撕下假面具,赤裸裸地以残暴手段,全面封杀了和平的宪制斗争,对人民和左派领袖赶尽杀绝,长期监禁。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傅医生的文章中一览无遗,这难道不是一篇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献吗﹖郑谦之流,何来大动笔墨。
在星马历史上,置星马人民于核灾难危机处境的即是大马计划﹗其条款之一是允许英军在新加坡布置针对中国的核武器,这是傅医生告知我们的秘闻,当时中国是否拥有核武器,我们不得而知。但今非昔比,现今中国绝对拥有核反击能力,以牙还牙的后果,对我们这个弹丸小国,是毁灭性的灾难。而我们却还把自己绑在美帝国主义的战车上,让美国核战舰进驻樟宜海军基地,这真是不可思义的安排,难道新加坡人民的安危,除此别无他途了吗,更何况除核战风险外,还有核意外,核天灾(如日本的遭遇),都是一场灾难,我们的智慧哪里去了﹖该三思再三思呀﹗岛国的首长们﹗像这类关系国人安危,国家大事,那些自誇老左权威的大爷们,却无动于衷,视若无睹,难道你们的慧眼尽涂屎吗﹖
2014-02-02


留下评论

行动党的‘以房养老’和‘终保双全’是把老年人的问题推给社会买单!自己还赢得一个缺德的‘关心老年人晚年生活问题!

1898200_10203399910701620_1071587370_n

1899924_10203399910661619_151491331_n

最近行动党的党棍、爪牙、走狗和御用主流媒体敲锣打鼓的吹说:

以房养老、健保双全?????????

行动党的爷们,特别是哪个在黄河边长大,靠吹牛皮过日子的许文远,自以为他们是地球物种智商最高的动物!

他们从鼓吹:“大房还小房、购买老人公寓、三房型组屋抵押养老”、到“四房五房都可以抵押养老”!

在党棍、爪牙、走狗和主流媒体的造势下,把这些家伙这些伎俩描绘成是世界首创!

那些行动党圈养的 党棍、爪牙、走狗、应声虫、御用主流媒体一时间在行动党的后面摇旗呐喊起哄!

这些家伙把许文远代表行动党提出的各种‘以房养老’吹的天花乱坠!!!

行动党真的是要实现‘以房养老吗?

没有!

行动党是要把新加坡目前已经并将继续出现的人口老化的问题抛给纳税人来承担!

行动党不止是利用’以房养老‘来作为他们解决人口老化的问题!

行动党的医保双全、保键储蓄户头等等都是把老年人的社会问题全都丢给的纳税人去帮他们承担!!!

他们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不要给年轻一代为长辈的养老问题、医药问题增加额外的负担!?

这都是胡扯蛋!

老年人在未满65岁前必须确保自己的公积金保键储蓄户头有足够的上限款额!所有未届满退休的年轻人、中年人的公积金保键储蓄户头必须要有足够的储蓄额,这是为了支付自己和长辈的医药费!

为此,行动党那些属于高等的物种就‘创造’了‘医保双全’、‘以房养老’的这一套!

行动党的这一套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鲜戏法!在欧洲和依据西方制度模式的国家和中国已经实验了,目前还没看到成功的例子!

反之,是老年人或其家属最终因没钱支付保费病倒无法医治和寿命延长最终无房可住!

为什么?

哪个薄嘴皮、爱说话的杨莉明说:让老年人不用担心看不起病!政府会买单!

医药报费用完、自己及孩子没钱继续缴交保费,咋办?

谁来买单?

政府买单的先决条件是:子女的保键户头必须先支付啊!

哪个吹牛不打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许文远说:以防养老!

老年人从年轻时期就开始还贷一间政府的租赁组屋。到了老年,没钱生活,让行动党把房拿回去,然后行动党再每月支付老年人的再抵押款!物价指数的上涨不会在他们每月的支付额里随着增加!

行动党确实把算盘敲的十分利索!

他们已经赚取了老年人几十年的租赁组屋的还贷本金和利息,现在又让老年人把屋子再抵押!他们又不必一次性支付全额!——这种缺德的行径就只有行动党这些断子断孙孙的家伙才会想得出来!

必须彻底暴露行动党的所谓:以房养老、以医保支付医药费的鬼话!

1.以房养老的结果是行动党一分钱也不必掏,老年人自己用毕生的储蓄去支付自己的晚年生活!老年人必须确保自己在拿回再抵押的款额用完前离开人间,否则,后面的是行动党可官不上!反之,行动党还得了一个’关心老年人的晚年生活问题!

2.终身健保的结果是:行动党拿老年人自己的公积金保键储蓄户头和年轻人的保键储蓄户头及医药保险来支付老年人医药费用!同样的,老年人必须确保自己及孩子的保键储蓄户头有钱及医保继续有效之前离开人间,否则,后面的是行动党可官不上!反之,行动党还得了一个’关心老年人的晚年生活问题!


留下评论

历史的功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不要挣‘历史的蝇头小利’!

我在2013年12月17日就《新加坡1963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一书的推介会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新加坡1963的冷藏0动59周年纪念》——揭穿了李光耀掩盖了半个世纪历史的真相!——揭穿了李光耀掩盖了半个世纪历史的真相!”

在这篇文章里我说了如下的话:

“新书推荐会的成功召开说明了:

咱们的前辈为争取祖国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赤子之心还燃烧着!他们已经吹响集结号又重新出发了!

咱们前辈的斗争火把后续有人!

祖国人民与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之间的斗争历史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又再一次的掌握在咱们的手中了!

咱们的前辈把被李光耀掩埋了50年的历史从新加坡的政治冷库里重新搬出来重见阳光!咱们的前辈把被李光耀扭曲了50 的新加坡政治历史重新颠倒回来!”
“新书推荐会的重要意义在于:

1.咱们的前辈并没有如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人想象那样:新加坡的左翼领导已经被李光耀彻底消灭并消失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咱们的前辈不但人还在、而且那颗为争取新加坡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斗争的火把还在燃烧着,并且,咱们的火把已经传递给了第三代的青年人!

2.李光耀在50年前不断以‘共产党颠覆活动分子’、‘亲共分子’、‘共产党统一战线’、‘共产党地下组织参透到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等借口逮捕镇压左翼的谎言已经在历史学家提供了确凿的证据一一揭穿!——李光耀在50年前以‘破获共产党地下组织’、‘共产党代理人控制了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的生活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是李光耀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政权而制造出来的莫须有罪名!

3.咱们的前辈已经不对行动党必须为李光耀在50年以上述借口逮捕、不经审讯、长期居留左翼领导人公开设立调查团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行动党要不要为李光耀在50 年前的法西斯暴行做出任何解释或辩解,主动权和话语权已经不再行动党手上了!——行动党只须对咱们前辈提出的确凿历史证据回答:是还是不是!

4.咱们的前辈把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历史真相公开了!被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在过去50年来掩盖历史上、扭曲历史的谎言已经彻底被揭穿!——历史的事实证明:不是左翼抛弃‘合法的议会斗争路线’!而是李光耀采取了法西斯强暴镇压手段,把左翼领导人关进牢房、迫使左翼领导人逃出李光耀的法西斯魔爪在国外过着流亡的政治生涯、李光耀为了把作业连根拔起,李光耀查封了所有的左翼组织、中选的左翼政党准国会议员被捕入狱!”

“我们非常庆幸,咱们的前辈有幸活下来!

他们在年迈古稀之年把咱们祖国过去被李光耀掩盖和扭曲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这对教育咱们的下一代清楚认识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统治新加坡半个世纪是具有非常重大和长远意义的!

《新加坡1963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新书的出版,对来届的全国大选是具有非常深远的政治意义!——我们必须继承前辈们以选票击垮行动党的霸道统治地位!”

我说的这些话紧紧围绕着以下的主题:

1.历史证明:傅树楷医生在他的那篇文章《生活在欺瞒之中》所说的如下一段话:

“马来亚共产党与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是那么的脱节”。“我们并不会知道马来亚共产党的政策是什么,只知道它是反殖民主义,我们是社会主义俱乐部的成员是自己阅读马克思主义的文献。我可以这么说,我们比阅读中文的人更加容易接触国际左翼理论,在很大的程度上中文背景的人所得到的资料主要是教条性质的,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书籍和杂志。我们在史大林和托洛茨基的言论之间挣扎,而那些只阅读中文资料的人被告知托洛茨基是位坏家伙,他们缺乏资讯的输入。”(见《新加坡1963 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傅树楷:《生活在欺瞒之中》第145页)

2.“(马来亚共产党)认为他仍然有可利用之处,信任李光耀是当时所盛行的潮流,马来亚共产党先开启了这个想法,也执着的相信李光耀,这个想法也影响了其他左翼工会领导人,但不属于人民行动党或工会的左派选民不一定这么认为。” (见《新加坡1963 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傅树楷:《生活在欺瞒之中》第146页)

3.“我们肯定没有那么认同和尊重马来亚共产党的领导。帝凡那在1960年去北京参加五一劳动节庆祝活动时,林清祥、兀哈尔已知道帝凡那早已离开左派工会,已经不与他们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可是他在机场却受到PV沙玛的太太挂上花环,PV沙玛是马共的代表,在中国领导层眼中视为兄弟。由此可见,马来亚共产党与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是那么的脱节。” (见《新加坡1963 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傅树楷:《生活在欺瞒之中》第145页)

傅树楷医生的上述论述是非常重要并具有历史事实与现实意义的!

这一点,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以及马来亚共产党在新加坡的负责人方壮壁在他们撰写的历史回忆录已经做出了历史性做出了论述!(特别是陈平与新加坡的老前辈赛。查哈利见面时就当时马共在新加坡负责人方壮壁与李光耀之间的往来事件已经作了表态。【详见赛。查哈利政治回忆录:《人间正道》第268-269页】)。

这里,我要谈的是以下的问题:——新加坡受华文教育背景的左翼前辈当时对李光耀的政治立场和所能接收的有关国内外的政治讯息渠道,确实就是傅树楷医生在他的这篇文章所论述的:“我可以这么说,我们比阅读中文的人更加容易接触国家左翼理论,在很大的程度上中文背景的人所得到的资料主要是教条性质的,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书籍和杂志。”这是绝对符合历史客观事实的!

新加坡受华文教育的前辈们当时得到讯息渠道(包括政治理论等)是存有一定程度的困难和欠缺!这是不需要争辩的历史事实!

咱们可以从当时所有公开组织出版的刊物(不论是文化艺术团体或工会组织、以及后来的合法左翼政党)都带有极其浓厚的中国色彩。这个情况一直发展到70年代初期。(具体可以查阅最近在网站上(《老友足迹》和《时代的足迹》)上载的历史资料。)

咱们必须实事求是的说,当时新加坡的左翼成员和组织所获取的政治性讯息渠道主要就是来自解放后中国出版的刊物,特别是有关国际反帝反殖争取民主进步运动的讯息和理论方面。

在这一点上可以在陈平总书记聆听了赛查哈利提出有关方壮壁与李光耀往来的事件后,向赛。查哈利说了如下的这段话可以作为强有力的历史依据!

陈平说:“你的批评不是毫无根据,我接受你坦率和真诚的批评。我承认,对于一些问题,我们太过无知和幼稚,就像这个个案中(注:指方壮壁与李光耀往来的事件),李光耀要求的政治就是一个例子。陈平相当全面地向我介绍,马共在那些风雨年代中所面对的通讯难题。。。。(陈平说)‘赛。查哈利兄弟,我求你别把整个责任怪罪在壮壁肩上。作为马来亚共产党的总书记,我才应该负起全责。而我现在告诉你,我负起这个责任。【详见赛。查哈利政治回忆录:《人间正道》第269页】)”

这就是说,当时左翼前辈在‘争取李光耀’还是‘王永元’作为左翼的‘统一战线’的对象问题,受华文教育的左翼前辈是受到方壮壁一定程度的影响!

在历史事实的大是大非面前,作为一个科学唯物主义者,不论是回到当时的历史环境或站在今天的历史制高点上看待过去半个世纪新加坡左翼走过的历程,我们受华文教育的前辈确实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而且这个原则性的错误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是直接导致这个运动后来处于挨打被动的处境!

咱们在探讨和研究历史事实与大是大非面前应该采取的态度:是要看当时的历史给后来的事件发展产生的后果及影响!我们不要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不敢于承认和承担当时的这个历史事件(指在‘争取李光耀或王永远事件’问题上)对后来的事件发展产生了不可估计的损失!我们不要像市场上的小商贩那样,企图以‘赚取’某些‘历史的蝇头小利’来否定了傅树楷医生对这段极其重要的历史事件的论述!

咱们可以自豪的说,《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已经彻底的揭穿了李光耀在过去半个世纪编制的谎言!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前辈们已经扭转了过去半个世纪被扭曲的历史!

咱们可以信心满满的说,《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已经让咱们的前辈重新找到了咱们的主心骨!——这就是: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前辈已经接过了已故林清祥、林福寿医生、陈仁贵等老一辈的领导人手中的反对李光耀政权的火炬!

在这一点上,咱们不是在塑造‘个人英雄主义现象’!

咱们可以从2013年2月2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纪念2.2大逮捕50 周年和平集会’出席的老前辈的人数以及傅树楷医生上台演讲时出席者的情绪看到这点!

咱们可以从2013年12月16日举行的《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新书推荐会出席的老前辈的人数以及傅树楷医生在会上发言时出席者的情绪看到这点!

《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对当前新加坡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是极其深远的!新加坡的年轻人,特别是80后受英文教育的年轻人已经从这本书中看清了李光耀的罪恶和法西斯残暴对付左翼运动的历史事实!

是谁对《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感到恐惧!

咱们毫不客气的说,就是行动党以及圈养的党棍、爪牙和文棍!

到今天为止,行动党的爷们没有一个敢于公开站出来对中立历史学家和傅树楷医生等作者在《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提出的历史法定文件资料和指控提出挑战!

2011年总统候选人陈如斯先生鉴于当时在进行总统选举电视台辩论会时提出有关‘设立调查庭,调查有关李光耀在当年非法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以及长期不经审讯监禁政治拘留者事件’时,当时,陈庆炎提出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责,除非陈如斯先生可以提出确凿的法律依据!

在《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后,陈如斯先生在2014年2月2日已经向陈庆炎总统提出了:现在有历史学家已经提出了确凿的法律证据,并要求陈庆炎命令李显龙设立‘调查庭’,公开调查‘22冷藏行动’造成对咱们前辈及其家人所造成的迫害!

陈如斯是一位民主人士。他当时是吴作栋的常任秘书。他与左翼运动没有任何的历史渊源关系!他是本着自己的良知,相信这本书的作者们所提出的一切历史证据和控诉!

鉴于此,咱们可以不客气的说,任何人企图要以‘赚取历史的蝇头小利’来否定《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书中的任何文章或论点,只能说明这些人是要为行动党,特别是要为李光耀在半个世纪前对新加坡左翼运动的残酷镇压进行‘小骂大帮忙’!

到此,我把这篇文章的题目定为:

历史的功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不要挣‘历史的蝇头小利’!


一条评论

行动党对工人党的‘围剿’绝对无法摆脱走下神台的命运!反击行动党围剿工人党!——让行动党成为无头苍蝇!!

 

您们听说过“围剿”这个名词吗?

凡是读过或看过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战争的文史资料或电视剧都会听到或看到这个名词。

在中国的近代历史上,这个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内战长达10年。国民党在美国人的大炮飞机和美金的支持下,对中国共产党发动了前后5次的‘围剿’!共产党为此也进行了5次的‘反围剿’!

国民党‘围剿’的结果是:失去了中国大陆、‘退守’台湾岛至今。共产党的‘反围剿’的结果是:取得了中国大陆的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

为什么要简述这段历史?

呵呵!这是一个具有意义的叙述。因为,历史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

1. 统治者要消灭它们的对手从来就不会通过取信于民,而是迷信与靠武力‘围剿’!

2. 统治从来就不明白: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古今中外的真理!

从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行动党失去了阿裕尼勿洛集选区后,行动党人就没有一天睡好觉!特别是接任当上行动党主席的许文远和秘书长李显龙。——他们就是不明白上述这两条道理!

行动党最近对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常年财务审计报告大做文章就是反映了行动党不明白这个的道理的最典型的例子!

行动党从2012年开始至今对工人党已经进行了4次‘围剿’!——

第一次的‘围剿’是针对着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勿洛市镇会迟迟未提交财务审计报告!——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工人党把这事实公诸于世!——行动党控制的软件管理公司AIM终止了服务合同!——行动党被迫承认AIM就是李光耀时代的‘私生子!——许文远承认:AIM是为行动党的控制的市镇会扩大政治影响的工具!——并明确的说AIM就是:‘党营事业’!

第二次‘围剿’是针对工人党的控制的阿裕尼勿洛后港市镇会把工程发包给自己的党工支持者!——企图暗示工人党有涉嫌‘图谋私利’——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因为行动党自己控制的市镇会也是把成功后分包给自己的党工支持者!——行动党无法提出工人党处理这件事有任何涉嫌不当或违法的行为!

第三次‘围剿’是针对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控制下的勿洛小贩中心清洗工作!————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工人党直接与小贩中心的小贩以及环境局的官员进行协调,如期完成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行动党无法挑起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反对或拒绝工人党的管理!

第四次‘围剿’是针对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控制下的高文和后港中心的春节年货展销会!——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老百姓直接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过去行动党控制市镇会时春节年货展销会就允许进行?——行动党在舆论和民心都输了!
这一次,也就是第五次的‘围剿’!

行动党‘围剿’的中心问题是什么?——是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未能满足会计审计事务所的要求如期提交的资料!

行动党和中国国民党的蒋介石一样!——就是笃信自己手中的权利是一把‘无敌神棒’!他们甚至相信,只要紧紧咬住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财务管理不当——证明工人党没有能力管好市镇会的财务!就瓦解工人党已经在群众中建立起来的威信!

我说,许文远,你娘就没给你生胆!或者说的更加彻底的是整个行动党的爷们的娘都没给他们生给胆!——行动党为什么不干脆就直接把工人党提告到法院!别像市场上那个高喊抓贼的骗子!
为什么说许文远和整个行动党的爷们的娘没给他们生个胆?

行动党的许文远是党主席,也是国家发展部长,他大可引据国家宪法赋予他的权利,直接指控工人党没遵照会计实务所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准时提交常年财务审计报告的行为已经违反或触犯了国家大法!

行动党为了‘避嫌’!他们只好依赖会计事务专业人士和法律界的专业人士的口来敲边鼓!——扯谈什么:会计审计报告书上说明‘没有意见’、‘不表示意见’之类是岁‘违法’的不着边际的话!——这话说了等于没说!——这些专业人士是在给咱们老百姓讲专业法律知识!——他们谁也不愿意直接挑明:工人党在提交常年会计审计报告的问题上已经触犯或违反了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

为什么这些专业人士不把活说满?这是关键!

因为这些专业人士不是省油的灯!他们知道:

1.这是一场行动党导演编制的政治闹剧!他们犯不着淌这窟浑水!该说的‘八股话’说完了!至于工人党是否有触犯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行动党说了算!

2.这场闹剧是否与行动党的前朝市镇会有直接关系或间接关系,他们是局外人,确实不好说!

——所以他们都不好把话‘说满’!免得出现与AIM一样的局面,大家在同行相见时会感到‘不自在’!

为此,我建议:为了党国的事业,许文远就敢敢来一次大的赌博!——大不了网破鱼死!——直接把工人党市镇会,特别是工人党的主席林瑞莲小姐带上法院!

许文远,您怕啥!?

输了!反正‘围剿’工人党失败不是第一次!——老百姓也‘理解’你的用心良苦!

赢了!立马举行全国大选!——为夺回阿裕尼集选区加分!可能还可以‘意外’获得后港和榜鹅东区!

实事求实的说,许文远他娘确实没给他生这个胆干这事!

咱们从行动党不断的向工人党发起‘围剿’看到了什么?这才是这个问题是关键!

咱们从行动党这次的‘围剿’行动可以看到一个重要的目的!——他们始终抓住两个靶子:

1.咬住工人党控制下的市镇会的财务管理事务;
2.想方设法要向老百姓证明:林瑞莲不适合担任工人党主席!——目的是制造工人党内部分裂!

历史的实践经验告诉咱们:对方对咱们的‘围剿’是正常的!对方在无法从内部分化咱们的团结,那他们就只能通过不断的从外部进行‘围剿’!他们进行‘围剿’的目的就是希望让咱们感到恐惧、或动摇、或迷惑方向!

历史的实践经验也告诉咱们:面对着对方的‘围剿’攻势必须要有斗智斗勇的精神!必须要采取有准备和冷静应对的策略!

为此,我呼吁网友们,行动起来,在全国范围内挖掘行动党在各地的烂疮疤,让行动党成为一只奔疲于命的无头苍蝇!

行动党现在就是捏在老百姓手里的面粉团!他们从2011年5月大选至今,只能按照老百姓的诉求不断的‘调整’(这是李显龙2013年8月18日国庆群众大会说的话!)李光耀时代和吴作栋时代制定的政策!

行动党别无选择的余地!他们无法改变自己走下神台的命运!

我说过,老天爷是绝对公平的!它从来就不偏袒任何一方!

全国大选的时间留给行动党和咱们都不充裕!就是因为这个道理,行动党才不断的向工人党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围剿’!

目前摆在行动党面前只有2个选择:

要嘛,他们继续当自己是老百姓手中的面粉团!其的结果就是:继续‘调整’他们的政策,直至老百姓,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满意为止!

要嘛,放弃当面粉团——停止‘调整’政策!其结果就是:老百姓就会把他们搓成油条往油锅里翻来覆去的炸!


留下评论

政治拘留者庄明湖先生发表声明支持陈如斯先生要求设立调查庭!

按:庄明湖先生是2011年9月18日10名前政治拘留者发表联合声明要求行动党政府‘内部安全法令’和‘设立调查庭调查‘1963年冷藏行动事件’的签署人之一。就2014年2月2日2011年总统还选人陈如斯先生要求新加坡共和国总统陈庆炎博士引据国家有关法律,要求行动党政府设立调查庭发表声明如下;

庄明湖:支持陈如斯要求设立调查庭

早在2011年9月28日,我和另15位前政扣者发表联合声明,声明中说:“我们谨此呼吁新加坡政府设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以调查政府对我们16人以及所有在内安法令下遭遇逮捕、无审讯扣留监禁的前政治扣留者所作的指控是否有正当理由。”但遭受当权者横蛮否决。

今年,趁“冷藏行动”51周年之际,民主人士陈如斯先生,在2月2日致信陈庆炎总统,表达我国人民争取民主人权的心声,向总统提出严正诉求:“假设总理拒绝或延迟设立调查庭会(COI),我将要求您认真审查宪法是否赋予您的特别的权力召集一个总统调查庭(COI)否决内部安全法令的逮捕行为。”陈如斯先生这一勇于担当带头羊的举动,是16名前政扣者联合声明诉求:“新加坡政府设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的延继,是相呼应。参予16人联合声明之一的我,在此,我赞赏陈如斯先生的勇敢行动,支持他为要求废除内安法令的诉求。

庄明湖, 2014-02-14


留下评论

2011年9月28日新加坡16名前政扣者呼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Calling for Commission of Inquiry

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statement of 23 September 2011 contains the usual rhetoric, inundated with Cold War parlance such as “Communist United Front activities” and “Marxist plot”. Its intent is clearly to justify the act of arbitrary arrest under the ISA and instil fear in the people.

新加坡内政部于2011年9月23日所发表的声明,充满了他们在过去的冷战时代所惯用的诸如“共产党统一战线活动”以及“马克思主义者密谋”的说辞。其意图显然是用来证明在内安法之下他们的专制任意的逮捕行动是合法的,并继续让人民对他们心存恐惧和害怕。

The statement fails to address the most important concern of the 16 of us, which is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None of us was brought to trial before a court of law. Our imprisonment was solely based on the statements of ISD officers and statements extracted from us while we were subjected to torture, cold room treatment, deprivation of sleep and the threat of indefinite detention.

内政部声明根本无法回答我们16人声明所涉及的最为重要的无审讯扣留的课题。我们16人之中,没有人曾被提上法庭依法审讯。政府对我们(政扣者)施予关押监禁的根据,仅仅是内部安全局官员的单方面报告,或者是政扣者受到拷打盘问、冷冻虐待、剥夺睡眠等各种折磨以及无限期扣留恐吓,而被迫作出的供词。

Article 9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to which Singapore is a signatory declares: No one shall be subjected to arbitrary arrest, detention or exile.

《世界人权宣言》第九条说“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新加坡是这个宣言的签字国之一,理应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的这项规定。

We reiterate that the ISA is a draconian law that allows the ruling party to arrest and imprison without trial anyone it deems a threat to its power. Its impact on Singapore over the past half a century has been both crippling and pernicious.

我们重申,内安法令是让执政党用来对付那些对其统治权力有所威胁的任何人、进行逮捕与无审讯扣留监禁的一项残酷的法律。它的存在对新加坡造成的影响是使到人民遭遇残废重创和恶毒伤害,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

We call upon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to set up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to investigate if the allegations made against us as well as all former ISA-detainees are justified. More so when recent publications, memoirs and panel discussions by historians and ex-ISA detainees have given accounts different from the official narrative on the events of those years.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have the moral and political courage to set up such a commission in the interest of truth and transparency.

我们谨此呼吁新加坡政府设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以调查政府对我们16人以及所有在内安法令下遭遇逮捕、无审讯扣留监禁的前政治扣留者所作的指控是否有正当理由。尤其是新近有许多历史学家和前政治扣留者所出版的书刊、回忆录和举办的座谈会所揭露的许多事实,跟对当年有关事件的官方论述,是不同的。我们强烈要求新加坡政府应有这样的品格德行和政治勇气,设立一个旨在求取真理与透明运作的调查委员会。

Dated this 28th day of September 2011.
这篇声明志期Calling for Commission of Inquiry
16名前政扣者呼吁: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statement of 23 September 2011 contains the usual rhetoric, inundated with Cold War parlance such as “Communist United Front activities” and “Marxist plot”. Its intent is clearly to justify the act of arbitrary arrest under the ISA and instil fear in the people.

新加坡内政部于2011年9月23日所发表的声明,充满了他们在过去的冷战时代所惯用的诸如“共产党统一战线活动”以及“马克思主义者密谋”的说辞。其意图显然是用来证明在内安法之下他们的专制任意的逮捕行动是合法的,并继续让人民对他们心存恐惧和害怕。

The statement fails to address the most important concern of the 16 of us, which is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None of us was brought to trial before a court of law. Our imprisonment was solely based on the statements of ISD officers and statements extracted from us while we were subjected to torture, cold room treatment, deprivation of sleep and the threat of indefinite detention.

内政部声明根本无法回答我们16人声明所涉及的最为重要的无审讯扣留的课题。我们16人之中,没有人曾被提上法庭依法审讯。政府对我们(政扣者)施予关押监禁的根据,仅仅是内部安全局官员的单方面报告,或者是政扣者受到拷打盘问、冷冻虐待、剥夺睡眠等各种折磨以及无限期扣留恐吓,而被迫作出的供词。

Article 9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to which Singapore is a signatory declares: No one shall be subjected to arbitrary arrest, detention or exile.

《世界人权宣言》第九条说“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新加坡是这个宣言的签字国之一,理应遵守《世界人权宣言》的这项规定。

We reiterate that the ISA is a draconian law that allows the ruling party to arrest and imprison without trial anyone it deems a threat to its power. Its impact on Singapore over the past half a century has been both crippling and pernicious.

我们重申,内安法令是让执政党用来对付那些对其统治权力有所威胁的任何人、进行逮捕与无审讯扣留监禁的一项残酷的法律。它的存在对新加坡造成的影响是使到人民遭遇残废重创和恶毒伤害,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

We call upon the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to set up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to investigate if the allegations made against us as well as all former ISA-detainees are justified. More so when recent publications, memoirs and panel discussions by historians and ex-ISA detainees have given accounts different from the official narrative on the events of those years.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have the moral and political courage to set up such a commission in the interest of truth and transparency.

我们谨此呼吁新加坡政府设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以调查政府对我们16人以及所有在内安法令下遭遇逮捕、无审讯扣留监禁的前政治扣留者所作的指控是否有正当理由。尤其是新近有许多历史学家和前政治扣留者所出版的书刊、回忆录和举办的座谈会所揭露的许多事实,跟对当年有关事件的官方论述,是不同的。我们强烈要求新加坡政府应有这样的品格德行和政治勇气,设立一个旨在求取真理与透明运作的调查委员会。

Dated this 28th day of September 2011.
这篇声明志期2011年9月28日
Dr Lim Hock Siew 林福寿医生
Dr Poh Soo Kai 傅树楷医生
Said Zahari 赛扎哈里
Lee Tee Tong 李思东
Loh Miaw Gong 卢妙萍
Chng Min Oh @ Chuang Men-Hu 莊明湖
Tan Sin alias Tan Seng Hin 陈辛
Toh Ching Kee 卓清枝
Koh Kay Yew 许庚犹
Vincent Cheng Kim Chuan 钟金全
Teo Soh Lung 張素兰
Yap Hon Ngian 叶汉源
Tan Tee Seng 陈智成
Low Yit Leng 刘月玲
Wong Souk Yee 黄淑仪
Tang Fong Har 陈凤霞
Dr Lim Hock Siew 林福寿医生
Dr Poh Soo Kai 傅树楷医生
Said Zahari 赛扎哈里
Lee Tee Tong 李思东
Loh Miaw Gong 卢妙萍
Chng Min Oh @ Chuang Men-Hu 莊明湖
Tan Sin alias Tan Seng Hin 陈辛
Toh Ching Kee 卓清枝
Koh Kay Yew 许庚犹
Vincent Cheng Kim Chuan 钟金全
Teo Soh Lung 張素兰
Yap Hon Ngian 叶汉源
Tan Tee Seng 陈智成
Low Yit Leng 刘月玲
Wong Souk Yee 黄淑仪
Tang Fong Har 陈凤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