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历史的功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不要挣‘历史的蝇头小利’!

留下评论

我在2013年12月17日就《新加坡1963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一书的推介会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新加坡1963的冷藏0动59周年纪念》——揭穿了李光耀掩盖了半个世纪历史的真相!——揭穿了李光耀掩盖了半个世纪历史的真相!”

在这篇文章里我说了如下的话:

“新书推荐会的成功召开说明了:

咱们的前辈为争取祖国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赤子之心还燃烧着!他们已经吹响集结号又重新出发了!

咱们前辈的斗争火把后续有人!

祖国人民与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之间的斗争历史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又再一次的掌握在咱们的手中了!

咱们的前辈把被李光耀掩埋了50年的历史从新加坡的政治冷库里重新搬出来重见阳光!咱们的前辈把被李光耀扭曲了50 的新加坡政治历史重新颠倒回来!”
“新书推荐会的重要意义在于:

1.咱们的前辈并没有如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人想象那样:新加坡的左翼领导已经被李光耀彻底消灭并消失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咱们的前辈不但人还在、而且那颗为争取新加坡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斗争的火把还在燃烧着,并且,咱们的火把已经传递给了第三代的青年人!

2.李光耀在50年前不断以‘共产党颠覆活动分子’、‘亲共分子’、‘共产党统一战线’、‘共产党地下组织参透到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等借口逮捕镇压左翼的谎言已经在历史学家提供了确凿的证据一一揭穿!——李光耀在50年前以‘破获共产党地下组织’、‘共产党代理人控制了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的生活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是李光耀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政权而制造出来的莫须有罪名!

3.咱们的前辈已经不对行动党必须为李光耀在50年以上述借口逮捕、不经审讯、长期居留左翼领导人公开设立调查团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行动党要不要为李光耀在50 年前的法西斯暴行做出任何解释或辩解,主动权和话语权已经不再行动党手上了!——行动党只须对咱们前辈提出的确凿历史证据回答:是还是不是!

4.咱们的前辈把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的历史真相公开了!被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在过去50年来掩盖历史上、扭曲历史的谎言已经彻底被揭穿!——历史的事实证明:不是左翼抛弃‘合法的议会斗争路线’!而是李光耀采取了法西斯强暴镇压手段,把左翼领导人关进牢房、迫使左翼领导人逃出李光耀的法西斯魔爪在国外过着流亡的政治生涯、李光耀为了把作业连根拔起,李光耀查封了所有的左翼组织、中选的左翼政党准国会议员被捕入狱!”

“我们非常庆幸,咱们的前辈有幸活下来!

他们在年迈古稀之年把咱们祖国过去被李光耀掩盖和扭曲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这对教育咱们的下一代清楚认识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统治新加坡半个世纪是具有非常重大和长远意义的!

《新加坡1963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新书的出版,对来届的全国大选是具有非常深远的政治意义!——我们必须继承前辈们以选票击垮行动党的霸道统治地位!”

我说的这些话紧紧围绕着以下的主题:

1.历史证明:傅树楷医生在他的那篇文章《生活在欺瞒之中》所说的如下一段话:

“马来亚共产党与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是那么的脱节”。“我们并不会知道马来亚共产党的政策是什么,只知道它是反殖民主义,我们是社会主义俱乐部的成员是自己阅读马克思主义的文献。我可以这么说,我们比阅读中文的人更加容易接触国际左翼理论,在很大的程度上中文背景的人所得到的资料主要是教条性质的,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书籍和杂志。我们在史大林和托洛茨基的言论之间挣扎,而那些只阅读中文资料的人被告知托洛茨基是位坏家伙,他们缺乏资讯的输入。”(见《新加坡1963 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傅树楷:《生活在欺瞒之中》第145页)

2.“(马来亚共产党)认为他仍然有可利用之处,信任李光耀是当时所盛行的潮流,马来亚共产党先开启了这个想法,也执着的相信李光耀,这个想法也影响了其他左翼工会领导人,但不属于人民行动党或工会的左派选民不一定这么认为。” (见《新加坡1963 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傅树楷:《生活在欺瞒之中》第146页)

3.“我们肯定没有那么认同和尊重马来亚共产党的领导。帝凡那在1960年去北京参加五一劳动节庆祝活动时,林清祥、兀哈尔已知道帝凡那早已离开左派工会,已经不与他们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可是他在机场却受到PV沙玛的太太挂上花环,PV沙玛是马共的代表,在中国领导层眼中视为兄弟。由此可见,马来亚共产党与新加坡的政治发展是那么的脱节。” (见《新加坡1963 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傅树楷:《生活在欺瞒之中》第145页)

傅树楷医生的上述论述是非常重要并具有历史事实与现实意义的!

这一点,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以及马来亚共产党在新加坡的负责人方壮壁在他们撰写的历史回忆录已经做出了历史性做出了论述!(特别是陈平与新加坡的老前辈赛。查哈利见面时就当时马共在新加坡负责人方壮壁与李光耀之间的往来事件已经作了表态。【详见赛。查哈利政治回忆录:《人间正道》第268-269页】)。

这里,我要谈的是以下的问题:——新加坡受华文教育背景的左翼前辈当时对李光耀的政治立场和所能接收的有关国内外的政治讯息渠道,确实就是傅树楷医生在他的这篇文章所论述的:“我可以这么说,我们比阅读中文的人更加容易接触国家左翼理论,在很大的程度上中文背景的人所得到的资料主要是教条性质的,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书籍和杂志。”这是绝对符合历史客观事实的!

新加坡受华文教育的前辈们当时得到讯息渠道(包括政治理论等)是存有一定程度的困难和欠缺!这是不需要争辩的历史事实!

咱们可以从当时所有公开组织出版的刊物(不论是文化艺术团体或工会组织、以及后来的合法左翼政党)都带有极其浓厚的中国色彩。这个情况一直发展到70年代初期。(具体可以查阅最近在网站上(《老友足迹》和《时代的足迹》)上载的历史资料。)

咱们必须实事求是的说,当时新加坡的左翼成员和组织所获取的政治性讯息渠道主要就是来自解放后中国出版的刊物,特别是有关国际反帝反殖争取民主进步运动的讯息和理论方面。

在这一点上可以在陈平总书记聆听了赛查哈利提出有关方壮壁与李光耀往来的事件后,向赛。查哈利说了如下的这段话可以作为强有力的历史依据!

陈平说:“你的批评不是毫无根据,我接受你坦率和真诚的批评。我承认,对于一些问题,我们太过无知和幼稚,就像这个个案中(注:指方壮壁与李光耀往来的事件),李光耀要求的政治就是一个例子。陈平相当全面地向我介绍,马共在那些风雨年代中所面对的通讯难题。。。。(陈平说)‘赛。查哈利兄弟,我求你别把整个责任怪罪在壮壁肩上。作为马来亚共产党的总书记,我才应该负起全责。而我现在告诉你,我负起这个责任。【详见赛。查哈利政治回忆录:《人间正道》第269页】)”

这就是说,当时左翼前辈在‘争取李光耀’还是‘王永元’作为左翼的‘统一战线’的对象问题,受华文教育的左翼前辈是受到方壮壁一定程度的影响!

在历史事实的大是大非面前,作为一个科学唯物主义者,不论是回到当时的历史环境或站在今天的历史制高点上看待过去半个世纪新加坡左翼走过的历程,我们受华文教育的前辈确实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而且这个原则性的错误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是直接导致这个运动后来处于挨打被动的处境!

咱们在探讨和研究历史事实与大是大非面前应该采取的态度:是要看当时的历史给后来的事件发展产生的后果及影响!我们不要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不敢于承认和承担当时的这个历史事件(指在‘争取李光耀或王永远事件’问题上)对后来的事件发展产生了不可估计的损失!我们不要像市场上的小商贩那样,企图以‘赚取’某些‘历史的蝇头小利’来否定了傅树楷医生对这段极其重要的历史事件的论述!

咱们可以自豪的说,《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已经彻底的揭穿了李光耀在过去半个世纪编制的谎言!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前辈们已经扭转了过去半个世纪被扭曲的历史!

咱们可以信心满满的说,《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已经让咱们的前辈重新找到了咱们的主心骨!——这就是: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前辈已经接过了已故林清祥、林福寿医生、陈仁贵等老一辈的领导人手中的反对李光耀政权的火炬!

在这一点上,咱们不是在塑造‘个人英雄主义现象’!

咱们可以从2013年2月2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纪念2.2大逮捕50 周年和平集会’出席的老前辈的人数以及傅树楷医生上台演讲时出席者的情绪看到这点!

咱们可以从2013年12月16日举行的《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新书推荐会出席的老前辈的人数以及傅树楷医生在会上发言时出席者的情绪看到这点!

《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对当前新加坡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是极其深远的!新加坡的年轻人,特别是80后受英文教育的年轻人已经从这本书中看清了李光耀的罪恶和法西斯残暴对付左翼运动的历史事实!

是谁对《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感到恐惧!

咱们毫不客气的说,就是行动党以及圈养的党棍、爪牙和文棍!

到今天为止,行动党的爷们没有一个敢于公开站出来对中立历史学家和傅树楷医生等作者在《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提出的历史法定文件资料和指控提出挑战!

2011年总统候选人陈如斯先生鉴于当时在进行总统选举电视台辩论会时提出有关‘设立调查庭,调查有关李光耀在当年非法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以及长期不经审讯监禁政治拘留者事件’时,当时,陈庆炎提出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责,除非陈如斯先生可以提出确凿的法律依据!

在《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出版发行后,陈如斯先生在2014年2月2日已经向陈庆炎总统提出了:现在有历史学家已经提出了确凿的法律证据,并要求陈庆炎命令李显龙设立‘调查庭’,公开调查‘22冷藏行动’造成对咱们前辈及其家人所造成的迫害!

陈如斯是一位民主人士。他当时是吴作栋的常任秘书。他与左翼运动没有任何的历史渊源关系!他是本着自己的良知,相信这本书的作者们所提出的一切历史证据和控诉!

鉴于此,咱们可以不客气的说,任何人企图要以‘赚取历史的蝇头小利’来否定《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书中的任何文章或论点,只能说明这些人是要为行动党,特别是要为李光耀在半个世纪前对新加坡左翼运动的残酷镇压进行‘小骂大帮忙’!

到此,我把这篇文章的题目定为:

历史的功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不要挣‘历史的蝇头小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