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傅树介医生在2014年3月1日在马来西亚槟城《冷藏行动》新书推介礼演讲词

留下评论

三月一日,人民历史中心与策略资讯研究中心连同5个组织,假槟城爱心大厦举行《冷藏行动》槟城站新书推介礼。以下是编者傅树介医生在新书推介礼发表的全文。

讲题:为什么会是1963年2月2日这一天— 谈冷藏行动的历史意义

对冷藏行动的认识

冷藏行动并非一个发生在新加坡境内,由李光耀独自操纵,挫败左翼反对派以独揽大权的单一事件。然而,他确实对此极力推崇,就如以下文件所记载的那样:

冷藏行动1030/1159第8页 威斯特(E.M. West) 于1962年11月30日,在英国内政部长兰斯多恩勋爵(Lord Lansdown) ,最高专员塞尔柯克勋爵(Lord Selkirik)和李光耀的联席会议中的笔录

“他 (李光耀) 认为有必要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先拿下领袖,以便能够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后,再静静地并慢慢地应付剩余的人。他异其坦率地表示,保留一个亲共产党的反对派对他更有利。他认为这将巩固他在新加坡的地位。”

冷藏行动是由伦敦方面所下令,尔后由以英国政府马首是瞻的内部安全理事会所执行。但这一事实,并不会否决掉李光耀在那二十年间,犯下违反人道、人神共愤的罪行所扮演的角色。

要理解冷藏行动的原委,我们就必须把它放在英殖民主义在二战后,要在这区域重新掠夺,并维持其政治和经济利益的企图。

在此新的环境下,殖民地争取独立的呼声四起,联合国不得不成立去殖民化委员会,以监督这些国家人民自决的权利。重新占领马来亚的英殖有远见地,让其东南亚的殖民地拥有某种形式的政治自治权,以维持其在这区域的经济剥削。因此,它小心翼翼地培养本地土著,并让他们毫不费力地取得独立。

为此,英方先提出马来亚联邦计划,遭到激烈的反对。后来演变成 1948年的马来亚联合邦计划。纵使这个计划遭到广受人民支持的人民力量—全马行动理事会的激烈反对,他们仍然推行。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项计划都把新加坡排除在外。

新加坡被排除在外

为什么新加坡会被排除在外呢?这是因为英方要直接掌控它在新加坡的军事基地。即使是由当地人主持大局,允许英方军事基地继续驻扎并有效操作,这毕竟带来一定的风险。

正是新加坡这特殊情势,英方拥有一座军事基地发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当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在1961年中相继输掉芳林区和安顺区的补选后,这次的行动必然会发生。英国人理解到,他们企图让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维护他们既得利益的计划正逐步瓦解。

他们急需要一个方案以阻止新成立的左翼政党,也就是社会主义阵线,在1963年的大选中夺权。如果有任何延误,取得胜利的左翼政府将有理由让驻扎在新加坡的英军基地无法操作。和马来联合邦合并的计划不断被吹捧,他们不得不在匆忙中采取行动。

冷藏行动169/11第20页史内林(A.W. Snelling) 写给 约翰马田(Sir John Martin): “在我们和内政部长的谈论中谈及,如果让新马合并看起来在任何时候是唯一阻止严重麻烦在新加坡爆发的方法,他要求我们考虑这“应急计划”的可行性。”

在这之前,因为新加坡庞大的华裔人口而不愿在这计划扎上一脚的马来联合邦首领东姑,在人民行动党输掉芳林区补选后,也突然做了180度的转变,支持这项计划。

印尼 – 可预感的威胁

一直到1965年苏卡诺倒台以前,英方视新加坡的军事基地为不可或缺的防线,以对抗被这帝国视为东南亚区域最强大的威胁的印尼。

这个威胁并不是来自马共。通过1948年的紧急状态和美其名曰“新村”的布里格斯重置计划,英方已经有效地削弱马共。

在那个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对英殖民在东南亚实现霸权构成真正威胁的,其实是在苏卡诺领导下正历经革命的邻国。它对新马人民,尤其是马来民众起着巨大的影响力,尽管在紧急状态掀开序幕之时,上万名马来民族主义份子最先被逮捕,而所有马来亚和新加坡境内的马来民族主义政党和团体都被禁止。

印尼和新加坡边境是松散而易于渗透的。西方殖民者将此区域瓜分成英国、荷兰和法国的殖民地。然而,这区域对境内的人民而言,是已有数百年历史,各民族、文化和宗教间拥有密切地缘关系的努珊达腊群岛。各大宗教,如佛教、兴都教和后来的回教在这里交汇。是历史和文化的共通性成就了努珊达腊群岛。

马来亚的马来民族和爪哇与苏门答腊的马来民族间有着深厚的民族联系。印尼的反殖民斗争带给马来亚联合邦和新加坡的马来民族极大的启发,所以,要确保英方在马来亚、新加坡和婆罗洲的利益受保障,他们必须着手处理苏卡诺这个足以致命的威胁。

在1956年前后,驻东南亚最高专员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H. Scott) 曾发表说:“我们必须置苏卡诺于水深火热之中。”要置一位民族主义者于水深火热之中,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军事基地。因此,在英殖民任何马来西亚改组计划中,位于新加坡的军事基地是不可妥协的项目。它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被保留下来,以应付印尼革命的威胁。

粉碎印尼革命 — 从边缘粉粹,到它从中心崩败

英国人和美国人勾结,企图通过“巴尔干化”,意思是从边缘将印尼击破。但这方案失败,并适得其反。外来的干预和拆散印尼的企图反而更壮大苏卡诺的势力。在1960年初期,英方下了决定,要粉粹苏卡诺政权就必须从内部,也就是从印尼的正中心下手。

1965年9月政变发生的三十多年后,英国的文档公诸于世。《独立报》专访1965年当年的驻印尼英国大使格里菲斯先生(Mr. Griffith)。当被问到英国在粉粹苏卡诺政权所扮演的角色时,格里菲斯自豪地回应说,英方用了脑子。 . 在马印对抗期间,曾经有一次,英国的廓尔喀部队在印尼加里曼丹边境降落。他们将伪造的罪证塞入那些被他们杀害的印尼士兵的口袋里,并将士兵的尸体遗弃在边境,以让人发现。当英国国防部长丹尼斯希利Denis Healey被《独立报》访问时,证实了这起事件的存在。

又有一次,一封格里菲斯写给他在伦敦的上司们的信件副本,在某次雅加达的英国大使馆遭暴徒洗劫时,“恰如其分”地落到这些暴徒的手里。在联合国发表他们支持马来西亚的成立之后,雅加达发生了骚乱。可以预见的,那些制造骚乱者就是印尼的保安部队成员。他们发现格里菲斯在信件里宣称可以提供证据,株连纳苏迪安势力下的将军理事会。就因为这些所谓的证据,苏卡诺的警卫队决定先发制人,杀害了将军理事会里的大部分成员。

接着的事我们都知道,他们把事情都怪罪在印尼共产党身上。这是印尼历史上其中一起最大型的屠杀事件。超过一百万名思想进步和左倾的男男女女被屠杀。

格里菲斯沾沾自喜地承认,是那封三十年前他刻意遗落的信件,设计了这场屠杀。

我不打算在这里详述,被英国特务和美国特务所钦点,以在这场政变中推翻苏卡诺的苏哈多是怎么样混进苏卡诺的总统卫队里。我也不会谈论其他有关英国和美国在G30S政变中如何表里不一的细节。

总结

无论如何,在苏卡诺的印尼革民于1965年遭粉碎之前,也就是六十年代初期的新加坡,英国在1963年2月2日之前都无法想象,其海军军事基地会因为社会主义阵线在民主选举中的胜利而遭遇损失。

在这样的脉络下,我们可以这么认为,这个军事基地的另一个角色,就是在中国制造自己的核弹前,新加坡海军基地已拥有瞄准中国的核武。

通过冷藏行动,随后的大规模逮捕和长期监禁,人民行动党治理下的新加坡是一个没有自由、正义和民主的警察国。宪政下的异议管道都被封锁。今天,新加坡仍然笼罩在1963年冷藏行动的阴影中。

同样的,印尼的革命与民族主义运动在1965年也经历了重创,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复原过来。

在英国和美国成功粉粹苏卡诺之后,新加坡军事基地已经功成身退了。因此,新加坡获准在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
–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