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一条评论

陈川仁,行动党在公积金问题上就是坐在活火山口上!~谁想当新加坡未来的总理都必须解决!含糊不了!推脱不了!

10390561_10204112003343491_6961482873748686910_n

10374388_1886950328110624_1278101117_n
10390561_10204112003343491_6961482873748686910_n

陈川仁,我想,他想把自己磨练成总理级的人才!

各位,我只是想吧了!这年头您们也只能想,该咋想就咋想!当然,您要梦想成真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您敢敢!天马行空!那您就会从梦想家成为空想家!再从空想家成为野心家!再从野心家成孤家(寡人)!那就是:总理级的人才了!

这是首要条件。

成了总理级人才后接下来就要胆生毛!胆生毛!那是不是人可以办的到的啊?

您是不是人这样的料的人!

讲话不需顾忌他人听到了担心会反驳啊!骂娘啊!~一句话,心要狠,皮要厚,手段要毒辣,说错话要有比常人还高贝分的嗓子,澄清再澄清,直到没人敢骂他你错为止!!

条件差不多!

当今,在行动党的新人里谁最具备这个条件。

我看,非陈川仁莫属!

今天,整个新加坡大街小巷,老的,年青的(哈哈!婴孩、小朋友们和学生们还没出来社会挣钱,暂时不需要操这心!)国会内和国会在已经为了公积金的几时可以领取、可以领取的数额自己运作的透明度吵得沸沸扬扬?

已经快满六十岁的李显龙先生也为此与只有三十出岁的小年轻闹上公堂!把自己都给陪上!~上了楼房,梯子给人把拿走!现在是上的去,下不来!人家给了他梯子,他嫌梯子是次等货,不合身份,不用这个低品味的梯子爬下来!

算了!

反正,至今李显龙先生在行动党的同志谁也还没有公开站在出来护主!

实事求是的说,至今咱们谁也没说,行动党在公积金问题有猫腻!咱们只是要求行动党公开、透明的把公积金的所有管理政策公诸于世!让老百姓的退休年龄到时可以领取!不要在公积金领取问题上搞小动作!

陈川仁前天说,公积金由行动党管着绝对安全可靠,请大家放一百个心!

您放心吗?

我们谁也没说放不放心!陈川仁为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

好了!

他担心咱们口不服、心也不服!又自圆其说。

现在他又说,’允许过早提取公积金是把责任转给下一代!’

可以肯定,陈川仁想到说这句话时一定是在天上飞时,闲着无聊说的!

咱们的爷爷奶奶那一代不都听行动党的话,都没有公积金户头里的钱取出来吗?!

这事打从李光耀就开始不让全部取出来了吧!?

结果呢?

同胞们,咱们的爷爷奶奶确实是疼咱们啊!他们都非常负责任的把咱们抚养长大!咱们从出世那天起就住在爷爷奶奶辛苦挣钱向政府租赁的房子给咱们的老爸老妈住!咱们的老爸老妈又让咱们在同一个屋檐下成长、成家!

现在,咱们都成家立业!可咱们现在面对的是什么?

咱们的爷爷奶奶却担心无法养老安度晚年!——行动党说啥?

他们说,把房子以二次抵押房贷的形式抵押给政府套现!爷爷奶奶说,咱们祖上说过,老了必须给子孙留点资产!

行动党没招!

他们又说,大屋换小屋!——去住老人公寓!——爷爷奶奶说,咱们的传统子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

行动党又说,那就建个三代同堂组屋!

行动党啊!行动党!他们从来就不干赔本买卖!

爷爷奶奶老了!爷爷奶奶没法再挣钱给子孙了啊!老爸老妈也已经超过退休年龄了!

这个责任走谁来承担啊!?这可不是爷爷奶奶和老爸老妈转给咱们子孙后代的啊!?

咱们这一代可说是苦啊!

咱们这一代可说是奥运会团体操项目里那个负责’撑上顶下’的汉子啊!

咱们敢让爷爷奶奶、老爸老妈继续去为咱们操心吗?

咱们不敢!不是爷爷奶奶,老爸老妈把责任转给咱们!

爷爷奶奶老爸老妈也已经没那个劲为咱们折腾了!

咱们得自己必须自己把这个’撑上顶下’的担子自己挑起!

如果陈川仁说,哦!不对,他是在天上飞时想到的!如果行动党让允许咱们’过早提取公积金,等于是把责任转移给下一代身上’!

这是陈川仁自己在天上飞时想出来为平息咱们老百姓最近以来在公积金问题的不满而说的话!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陈川仁前天说,公积金由行动党负责保管的安抚话已经不管用了!

今天,他必须改用’责任转嫁’的鬼话来为行动党在公积金问题上无法说服老百姓的狡辩!

陈川仁,他要把自己磨练成未来的新加坡总理的那块料还早着呢!

时代已经不同了!

咱们这一代!咱们的孩子的那代!已经不是爷爷奶奶,老爸老妈那一代!

爷爷奶奶,老爸老妈那一代没受什么教育,文化水平不高,挣钱不容易!为了一家老小,只能忍气吞声的任由李光耀胡说霸道!

咱们这一代!咱们的孩子、咱们的孙子那一代、孙子的孙子的孙子是绝对不会再听行动党在胡说霸道!

摆在行动党人的面前只有一天路:

放开对公积金的独霸管制!该让人民领取的时间就必须让人民领取!

该人民领取应该领取多少数额,就必须让人民领取多少数额!

不要在公积金的问题上搞小动作!

公积金问题就是一座活火山!行动党就是坐在这座活火山口上!

行动党是要自己走下火山口,还是让炙热的火山熔浆自伤?

那是行动党自己的事!咱们不管!咱们也不操这个心!

时间绝对是在老百姓这一边!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Lim Chin Siong was wrongfully detained林清祥是被错误的拘留!

特此说明:

1.经本文章作者覃炳鑫博士的同意转发本文章。本文章以英文撰写并翻译成中文。中文文章字句等与英文文章之间有不同之处,均以英文文章作为最终的解释权。

2.附:《林清祥在1954年10月25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武吉知马7英里美世界举办的一个集会上林清祥以福建话发言的演讲稿》中文翻译件。

3.林清祥演讲实况录音并经整理的原件扫描本是来自英国档案馆大揭秘资料处。

特此说明。

作者:覃炳鑫博士By Dr. Thum Ping Tjin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的研究员,也是牛津大学全球历史中心的客座研究员和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的协调员。他的工作重点是东南亚的非殖民化及其对东南亚政府、政治及国际关系持续影响。

林清祥是被错误的拘留!
Lim Chin Siong was wrongfully detained

林清祥和李光耀同时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共同的发起人。他的才智、领导能力和传奇性的演讲技术是他能够组织职工会运动和提供了组织行动党的基础。他有效的支持新加坡的失业和被剥削的工人。他在22岁参于1955年的新加坡立法议会选举,并在武吉知马选区获得了广泛的支持成为最年轻的议员。马绍尔回顾当年李光耀介绍林清祥给他认识时说, 这个人将会成为新加坡的另一个领袖。

Lim Chin Siong co-founded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in 1954 with Lee Kuan Yew. His intellect, leadership, and legendary oratory skills enabled him to organise the trade union movement and provide the organisational base for the PAP. He effectively championed the cause of the unemployed and the exploited workers of Singapore, and was wildly popular, winning the Bukit Timah constituency in the 1955 elections with an outright majority at the young age of 22. David Marshall recalled that Lee Kuan Yew introduced Lim Chin Siong to him as the person who would be Singapore’s next leader.

无论如何,他那闪亮的政治事业前途在1956年到1959年被林有福政府和接下来在1963年到1969年被李光耀政府拘留所摧毁了。

However, his promising political career was destroyed when he detained without trial by Lim Yew Hock’s government from 1956 to 1959, then again by Lee Kuan Yew’s government from 1963 to 1969.

在过去50年来,政府在官方叙述新加坡历史始终断定林清祥是一个一直鼓吹暴力和颠覆活动的共产党员以确定扣留林清祥的正当性。

For over five decades, the official government narrative of Singapore’s history has justified Lim Chin Siong’s detention by asserting that he was a communist who advocated violence and subversion.

对林清祥最严重的一项指责是他在1956年10月25日和26日煽动暴动。这是指他在1956年10月25日一个由行动党主办,在美世界举行的抗议(林有福)政府逮捕华校生和公民社会领袖集会上的演讲。他被指责使用‘打警察’(福建话:“pah mata!”)的语言鼓动愤怒的群众,造成1956年10月25日和26日的暴动。他就是在这个理由在1956年10月27日不经审讯下被捕。在立法议会上,当时的教育部长周瑞琪说:

One of the most concrete charges made against Lim Chin Siong was that he allegedly instigated riots on 25 and 26 October 1956. At a PAP-organised rally at Beauty World on 25 October to protest the government arrests of Chines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and civil society leaders, Lim supposedly worked up the restless crowd by urging them to “pah mata!” (beat the police). For this, he was arrested and detained without trial on 27 October. In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then-Minister for Education Chew Swee Kee said:

“值得注意的是武吉知马区议员(林清祥)在那个集会上本应该高呼‘默地卡(“Merdeka”,马来语,即’独立‘的意思),他却高喊‘打警察’(福建话:“pah mata!”)。难道还要质疑他不是鼓动暴动吗?”

“It is significant to note that the Member for Bukit Timah (Lim Chin Siong) at that meeting said that instead of shouting “Merdeka” the people should now shout, “Pah Mata”, which means “Beat the Police”. Is there any doubt whatsoever as to who sparked off the riots?”

周瑞琪指责说,“人群从武吉知马(7英里)涌向华侨中学(即武吉知马3英里),与在华侨中学外面的警察爆发冲突。”
这样的刻意指责林清祥的罪证一直被当成事实不断的被重覆提出来。

Chew alleged that the crowd then drifted down Bukit Timah Road and clashed with police outside Chinese High School, sparking off the riot. This specific charge has since been repeated as fact.

林清祥自始至终断然否认这样的指责。他与《Leaders of Singapore 》(新加坡领袖) 一书的作者Melanie Chew进行最后一次的公开场合录音访谈时,他还是否认这样的指责。Leaders of Singapore(1996) 的作者Melanie Chew在她的书中记录了这次访谈的内容。林清祥于1996年2月逝世。

Lim denied the charge all his life. The final occasion where he was recorded making such a denial was in the interview that he gave to Melanie Chew, published in her Leaders of Singapore (1996). Lim Chin Siong died in February of that year.

到底林清祥是否真的有鼓动群众去打警察呢?无论如何,这个问题最后的结论终于水落石出了。一份记录林清祥(当时)演讲的记录文件在大英国家档案馆里揭开了这桩历史事件。这份演讲记录文件是由当时新加坡警察部队翻译成英文收藏在大英国家档案馆。文件证明,林不但没有鼓动暴力,反而是用风趣的语言以缓和当时在场群众的情绪。他告诉在场的群众,警察也是受薪阶层,不要把不满迁怒在警察身上。

However,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Lim Chin Siong had indeed provoked the crowds to beat up the police can finally be settled conclusively. A transcript of Lim’s speech, recorded and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by the Singapore Police, has been unearthed in the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K. Far from urging violence, Lim used humour to defuse the tension in the audience, and reminded them that the police were also employees and did not deserve their anger.

背景:新加坡国家制裁暴力和镇压

Background: State-sanctioned violence and repression in Singapore

在1948年马来亚宣布实施紧急法令后,新加坡实质上已经进入了警察国家。大部分的合法政治活动已经被禁止。在没有任何理由下许多人被搜查、扣留和迫害。使用镇压和暴力作为国家的一个统治工具。

After the Malayan Emergency was declared in 1948, Singapore was turned into a virtual police state where most forms of legitimate political activity were banned, where people could be searched, detained, and tortured for no reason, and the state routinely used repression and violence as tools of governance.

为脱离英国殖民地而独立作准备,在1955年英国引进了一套让新加坡部份自治的宪法。新的首席部长大卫.马绍尔,废除了紧急法令并以维护公共安全法令(PPSO)取而代之。当时,马绍尔强调,保证公平执行这条法令。

Preparing for decolonisation, in 1955 the British introduced a constitution which gave Singapore partial self-government. The new Chief Minister, David Marshall, revoked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and replaced them with the new but similar Preservation of Public Security Ordinance (PPSO). However, Marshall strove to ensure that the Ordinance was applied fairly.

在1955年6月,当工运活动分子被捕时,工会爆发了抗议行动。马绍尔保证把这些被捕者提送法院起诉或尽快的释放他们。他确实是做到了。除了一位被捕者外,其余的被捕者都被释放了。最后那位被捕者在法院被公开起诉。他被起诉拥有被禁止的文件。

When some labour activists were arrested in June 1955, the labour unions erupted in protests. Marshall pledged they would be brought to trial or released as soon as possible, and he was as good as his word. All but one was soon released. The last was tried in open court and found guilty of possessing proscribed documents.

在过去8年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人民已经不再恐惧肆意的暴力和逮捕、公民社会活动已经开始活跃起来。新加坡的政治开始有活力和充满生气。这使英国人感到惊慌。由于他们穷于找到证据以证明当时反对殖民地活动是非法的,他们只得假设任何反对活动都是属于颠覆性的。

This was a massive change from the previous eight years. Freed from fear of arbitrary violence and arrest, civil society activity took off, and Singapore politics became dynamic and vibrant. This alarmed the British. Since they had great difficulty finding evidence that the anti-colonial activities were illegal, they assumed anything which opposed them was subversive.

当英国人拒绝他的要求完全内部自治政府时,马绍尔在1956年6月提出辞职.接替马绍尔职位成为首席部长的林有福,更加没有原则。英国人同样的对林有福施加压力。他们告诉林有福,如果他想要在新加坡独立谈判的问题上取得进展,他必须有效地控制新加坡的公民活动。

Marshall resigned in June 1956, when the British rejected his demand for complete internal self-government. Lim Yew Hock, who succeeded him as Chief Minister, was less principled. The British also put pressure on Lim Yew Hock, telling him that if he wanted progress on Singapore’s independence, he had to bring Singapore’s civil society under control.

1956年10月的暴动

The October 1956 riots

林有福和政治部制定了一套计划,解散各个积极反殖民地活动的团体。在1956年9月18日,首席部长引用维护公共安全法令(PPSO)解散了数个团体,并拘留了7个人。他们大多数是来自华校的中学生。林有福的这个行动引起了人们广泛的不满与愤怒!因为这与人们在马绍尔时期享有的自由相比是一种退步,同时是在侵犯人民的自由权利。公众强烈的愤怒与不满震撼了林有福和英国人!为此,他们迅速制定了一份公民权利公约(Civil Rights Convention)。这份公约的出现让广泛有组织的团体走在一起,超越了意识形态、阶级、族群。左翼和右翼集团,马来族、华族、印度族的组织和白领与蓝领的工会全部团结起来。林有福最终成了一个真正的多元种族、反对殖民地统治的统一战线的共同敌人。

Lim Yew Hock and Special Branch formulated plans to dissolve various organisations which had been very active in anti-colonial activity. On 18 September 1956, the Chief Minister used the PPSO to dissolve several organisations and detained seven people, mostly from Chinese middle schools. This was greeted with massive public anger as a step backward from the freedoms enjoyed under Marshall, and an attack on the freedom of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To the shock of Lim and the British, public anger was so strong that a Civil Rights Convention was quickly formed, bringing together not only a broad swath of organisations that transcended ideology, class, and ethnicity. Left and right-wing groups, Malay, Chinese, and Indian organisations, and white and blue collar trade unions all came together. Inadvertently, Lim Yew Hock was on the verge of creating a genuinely multiracial anti-colonial national front with himself as the common enemy.

林有福为了把这场政治运动处于萌芽时期就把它镇压下来,他发动了越来越多的逮捕行动。人民不满的怒火也越来越旺。在1956年10月,新加坡已经成为充满怒气的大气压锅!

To nip this in the bud, Lim sanctioned more and more rounds of arrests. Public anger mounted. By late October 1956, Singapore was a simmering cauldron of anger.

在这段期间,反对党人民行动党举行了许多抗议逮捕行动的集会。在1956年10月25日举行的集会,李光耀、杜进才和帝凡那都出席了这个集会。林清祥在大会上发表了演说。这份演说讲稿就附在本文章里。他提醒了参与集会的群众,大家的目标是林有福以及殖民主义者,不是警察。警察只是受薪阶层。当时在场警方人员记录了这段讲话。

Meanwhile, the opposition PAP had been holding meetings to protest the detentions. At a meeting on 25 October 1956, at which Lee Kuan Yew, Toh Chin Chye and Devan Nair were present, Lim Chin Siong gave the speech as shown in the transcripts attached below. He reminded the audience that their target was Lim Yew Hock and the colonial masters of Singapore, not the police, who were only employees. The official transcript made by the police recorded:

关于警方人员。。。。。。。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来这儿出席会议反对林有福的。(这是会议进行以来最长时间的欢呼声)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出席这个集会将会展现我们更加强大。(群众笑声四起)

很多人不要高呼‘默的卡’!他们要高喊‘打警察’!这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他们与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这样,在冲突发生时,他们会拿着枪跑掉。(欢笑鼓掌声)

“With regard to police… they are all wage-earners and they are all here to attend this meeting to oppose Lim Yew Hock. (Loudest cheers of the meeting so far) We gladly welcome them, and the more of them that attend will make us even stronger. (crowd cheers wildly) A lot of people don’t want to shout Merdeka! They want to shout “pah mata”. This is wrong. We want to ask them to cooperate with us because they are also wage-earners and so that in the time of crisis they will take their guns and run away. (Laughter and cheers).”

无论如何。群众的愤怒情绪已经达到极点。在同一天晚上,警方与抗议群众在华侨中学校门外爆发冲突,接着在清晨演变成暴动。在那天早晨,警方向在华侨中学和中正中学发射了催泪弹以驱散在学校集中静坐抗议的学生!暴动又再一次爆发,并持续了一整天。

However, public anger was too strong. That same night, police and protestors clashed outside Chinese High School, and a riot broke out. It raged into the early morning. That morning, the police launched tear gas into Chinese High and Chung Cheng High Schools to clear out student protestors conducting a sit-in, and riots broke out again. This continued through the day.

不经审讯的扣留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林清祥在当年的10月27日被捕了。他在26日的演讲成了当局逮捕他的理由的一部分。在内阁部长会议上,部长会议决定,假设可以找到充足的证据足于证明林清祥有罪,那就把林清祥提送法院起诉。无论如何,林清祥是无辜的,因为他始终没有被公开起诉。

Lim Chin Siong was detained on 27 October. His speech formed a major part of the government’s explanation for the detention. In a cabinet meeting, the Council of Ministers resolved to bring Lim Chin Siong to trial if sufficient evidence could be found to convict him. However, he was never brought to trial, which suggests that Lim was innocent of the charges.

当(教育部长)周瑞琪在立法议会提出对林清祥的指控时,李光耀并没有提出反驳。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事件(指林清祥说;‘打警察’)的结论就一直流传下来。这包括了后来的John Drysdale’s Singapore: Struggle For Success;(新加坡:为成功而斗争)和 Dennis Bloodworth’s The Tiger and the Trojan Horse,(老虎和木马)和最近由叶添博、林耀辉和梁荣锦撰写的:白衣人(2009), 都给林清祥在当时的讲话定了调!——鼓动集会群众采取暴力。

When Chew Swee Kee made his allegation in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Lee Kuan Yew did not refute it. Subsequent accounts of the events, including John Drysdale’s Singapore: Struggle For Success; and Dennis Bloodworth’s The Tiger and the Trojan Horse, and most recently, Men in White by Sonny Yap, Richard Lim, and Leong Weng Kam (2009) all include the assertion that Lim’s speech incited the audience to violence.

新加坡政治部的这份有关林清祥的演讲稿的资料最近已经被英国档案馆列为解密文件。我们现在知道了新加坡政府故意歪曲林清祥的讲话。新加坡政治部的档案说明了林清祥是被陷害的。在人民行动党取得政权后,他们并没有让林清祥在这件事件上获得平反。

The text of Lim’s speech has been unearthed from the Singapore Special Branch files recently declassified by the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K. We now know that the government deliberately misrepresented Lim Chin Siong’s speech. The Special Branch files show that Lim was framed. After the PAP came into power, it did not provide the opportunity for Lim to clear his name either.

同样的。最近学术研究者(请看这)也已经证明在1963年逮捕林清祥纯粹是一项政治动机。新加坡政府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林清祥与共产党有任何的同谋。同样的,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哪数百名在维护公共安全法令和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的政治拘留者及其后继者与共产党阴谋有关。
政治部的解密资料已经揭露了他们就是纯粹从事于合法与争取新加坡的自由和独立的政治活动。由于政治部无法区分和平宪法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与共产党的颠覆活动之间的差别。在1956年11月有163人在防止法令下被捕。这就是说,这些被捕者都是没有确凿证据的。他们的被捕只是以防万一他们是共产党。

Likewise, recent academic work (see here) has also proven that Lim’s later arrest and detention in 1963 was politically motivated.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has never had any evidence that Lim was part of a communist conspiracy. Nor has any evidence been produced for hundreds of other political detainees who were detained under the PPSO and its successor,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Declassified Special Branch files reveal that they were merely engaged in legitimate political activities to bring freedom and independence to Singapore. Most were arrested simply because Special Branch was unable to tell the difference between peaceful constitutional anti-colonial struggle and communist subversion. In November 1956 alone, 163 people were preventatively detained – in other words, there was no evidence against them, but they were arrested just in case they were communist.

时至今日,这仍然是一个公开的问题。60年前被逮捕的政治拘留者是否是正当的。内部安全法令至今还在执行着。为了确保这条法令是被适当和负责任的被引用,设立一个调查新加坡政治拘留者公开的听证会是必需的。这可以一劳永逸的说明事实。我们只有从学习到过去这个历史真相,我们才有可能共同成长为一个国家。

It remains an open question if any of the detentions over the last sixty years were justified.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remains in operation today. To ensure that this Act has been used appropriately and responsibly, an open Commission of Inquiry into the detentions of Singapore’s political detainees is needed to set the facts straight once and for all. Only by learning the truth of our own collective past can we learn and grow as a nation.

附件:当年新加坡警方现场录音并记录成文字的英文讲稿扫描件原件以及中文翻译

1954年10月25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武吉知马7英里美世界举办的一个集会上林清祥以福建话发言的演讲稿。

(林清祥演讲实况录音来自英国档案馆大揭秘资料处.)

(本文为中文翻译件。如本文与英文原件之间的文字或词句表达有不同之处,均以英文原件作为最终解释权。特此说明。)

(当大会司仪宣布林清祥是接下来的演讲者时,现场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1. 亲爱的叔叔们、阿姨们、兄弟姐妹们,从9月18日到今天超过20人已经在新加坡被捕和7个团体已经被解散。在9月18日有6个人被逮捕,其中一个被捕者是林振国。他是农民协会主席,各业工友联合会主席和马来亚黄梨工友联合会主席。另一个被捕者是陈玉兴。她是妇女联合会执委。还有一个被捕者是陈蒙鹤,她是妇女联合会主席。中正中学2位教师也同时被捕。另一个被捕者是陈广风,他在裕廊教书,也是教师联谊会主席。被捕人数一共是7个人,包括了上述6位被捕者和一位学生。前6位是在‘驱逐法令’下被捕等待被驱逐出境。中学生是在‘公安法令’下被捕。

在当天晚上有2个团体被解散,一个是妇女联合会、另一个是铜锣音乐会。这是什么理由?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林有福政府没有告诉我们。被解散的团体是触犯了那些条例?没有提出任何确凿的证据。逮捕行动后人民举行抗议集会,派了代表团去会见他并要求他解释这些人被捕的原因。他无法提供任何理由,只是说这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但是,大家都要知道林振国犯了什么罪!他在4岁时就离开中国到马来亚,今年41岁。在8岁时他就在黄梨厂工作。他在黄梨厂当了30年的工人。我相信很多兄弟姐妹们都认识他。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农民协会 为工会和工人服务。他并没有受过教育,他是文盲。他说话也不流利。他犯什么法?他并没有偷窃任何的鸡只!他也没有触犯任何抢劫行为。他也没持有任何枪械去伤害任何人!但是政府在没有任何理由下逮捕他并要把他驱逐出境!

2. 另外一位被捕者是陈玉兴。她也将被驱逐出境。她是妇女联合会执委。她是在中国出世的。她出世后8个月还不会说话时,她母亲就把她从中国带到马来亚并住在新加坡至今。她现在是24岁。她妈妈是一位勤劳的小贩。她辛苦的赚取生计抚养她成长。她努力读书取得了文凭,并在20岁时成为一位教师。她也在妇女联合会工作过一段时间。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要驱逐她出境。现在她的母亲没有人照顾了。她到底犯了什么罪?政府无法说出来!

陈广风,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对教书有兴趣吧了。他做了些什么事?他所作的事就是告诉政府不要压制华文教育。他就是在这个理由下被捕的。

妇女联合会主席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只是告诉政府今天新加坡有许多脱衣舞女郎,造成了许多年轻人每天都去观看脱衣舞表演。她告诉政府必须取缔禁止这些表演,否则将对青年人产生不良的影响。就是这个原因她被捕了。除此之外,没别的原因。妇女联合会也被政府禁掉了。这个组织到底触犯了什么条例?没有证据。

3. 政府发动了逮捕和驱逐行动后,在9月18日说,‘政府是非常民主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新加坡人民的利益!这些被捕者如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提出上诉。但是,大家都知道上诉是否能够取得成功?不会成功的。因为当我们提出上诉时,他们说这是不被允许的。什么理由?没有理由。我们反对驱逐,他们说不可以。9月18日的事件尚未解决时,在9月19日局势又发生变化。在9月24日,政府解散新加坡华校中学生联合会.学生会的负者人到底是在干什么?他们告诉学生们,学生来学校上课的目的就是读书——就是‘学习’!这样他们长大后就可以成为父母的财富。这样政府也不允许。就将他们给逮捕了。他们说读书和‘学习’是共产主义。因为在中国,共产党员的实践就是‘学习’。这是不是说,假如共产党吃米饭咱们就不可以吃米饭?这是不合理的。——这一切就是压迫!但是,当我们反对时,政府却不理会。

他们变本加厉,他们不仅解散了学生会,还逮捕了学生。当学生们手臂缠着黑布条时他们又不允许。他们一方面说自己是民主的,假设学生不同意的话可以抗议。当我们抗议时他们却不允许。当学生们手臂缠着黑布条时,他们也不同意并要逮捕学生。学生们要举行集会进行抗议时,他们说不可以。在9月30日,他们逮捕了中学联主席孙罗文。同时,他们也逮捕了我们的一位中央委员谢弈田。这些逮捕行动都是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的。

整个局势并没有改变,问题也没有解决。

在10月8日发生了突变事件。在8日晚上学生们举行集会。在10月9日,他们召见各校董事部委员,强迫董事部开除142名学生。他们说假设董事部委员会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开除学生,他们将开始行动。

就在那天晚上,4位学生被捕。在这样的情况下,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的学生们别无选择,只好进行集中。他们至今已经集中了15天。在这段期间,人民举行各种抗议行动。这一切抗议行动都是和平和合理的。他们并没有采取压制性的形式。我们没有拿起武器、石块。我们仅仅要求的就是要政府告诉我们逮捕学生们的理由,提出学生们犯罪的证据。他们并没有犯偷窃、他们并没有偷窃鸡只。假设政府有证据,那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政府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他们的回应就是继续迫害。

今天他们继续迫害我们。

昨晚,政府又逮捕了4位人士。其中一位是裕廊洛阳学校的校长。他也是小学教师联谊会的副主席。另外一位是铜锣音乐会的执委。还有一位是“时代报”的编辑。还有其他许多人被捕,我无法记住他们的名字。

4. 他们也解散了4个团体——其中一个是‘家长联谊会’。其他的团体是:艺术团体,小学教师联谊会和中正中学校友会。与此同时,昨天晚上他们颁布了一道命令,要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集中的学生必须在晚间8时前解散,否则,他们将开始使用武力驱散。你们大家都知道,在昨天晚上警方已经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门口外驻扎。

在当前的局势下,已经有许多警察到了那里、水喉管柱也已经送到哪儿。他们将使用强力水管柱对付学生们。假设学生们不在晚上8点前解散,他们将使用武力。

使用武力去迫害学生们!学生们到底犯了什么罪?政府完全无法提供任何理由来说明他们采取的行动。为什么林有福政府要采取这样的行动?大家知道,这是最无理的和最暴虐的迫害。林有福今天的这种行为已经说明他是英国人(红毛人ANG MOH LANG)的走狗。

他说,他要独立、自由和民主!他是否理解人民所要的真正独立?人民要求的是赶走英国人!但是,林有福并没有研究如何赶走英国人!他没有找出人民真正的要求!在没有人民的支持下他如何赶走英国人?他不是在人民的支持下与其他政党一道反对英国殖民者,他却去寻求英国人的支持!

几个月前。他说,各政党联席会议,其实这全是虚假的。在他从伦敦回来后他并没有急着和所有政党商讨如何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他也没有询问人民如何一道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反过来,他去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援助来对付人民!

9月18日到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他所做的就是逮捕人民、解散团体,镇压再镇压。这一切已经清楚说明了他已经被英国殖民者所收买了!他为什么不要协助人民呢?那是因为他并没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坎里。

林有福早期的历史是什么?

林有福早期是在劳工部。他鼓励工人罢工,但是在背后却接受雇主的金钱。他镇压工人!他逮捕工人!现在他已经成为首席部长了!他仍然使用同一伎俩!他清楚知道,即使他是首席部长,他也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自从他当上首席部长他啥事都没干!他所做的就是给自己买了一部新。对于人民,他啥事都没做!所以,现在他恐惧未来人民不会为他效劳。他知道,再过两年将再举行另一次的普选,他将不可能再成为首席部长,所以他现在只能求助于英国殖民者,并使用英国殖民者赋予的权力去镇压进步团体!这样,当普选来临时他将没有竞争对手!没有人将会出来参与普选反对他!因为他认为这是他唯一的目标——他个人的利益!——那就是想着那区区的一个月几千元的薪金!——他已经和英国殖民者联手镇压人民了!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人民!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必须坚定不移!我们不必对高压水柱感到恐惧!这是毫无意义的!林有福现在只是在为自己着想!由于他一心想要当上首席部长他必然要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支持。我们已经知道,因为在他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支持下,英国殖民者已经和他达致协议。

5. 英国殖民者一定告诉他,马绍尔已经失败了!如果他想要成功那就一定要解散所有进步团体和逮捕所有的华人!如果他这么做,他们将会给予他一点小好处。

在一个月内,他发动了逮捕行动后就去英国。英国人与他密谋给予他获得独立或者确定在明年或后年独立的日期。因此,大家都在谈论有关独立的问题而忘记了那些被捕者。大家将会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这样人们就会认为他的逮捕行动不是一个错误的行动。这样一来,人民都会同意他将会从英国殖民者哪儿取得独立。这样大家都会同意,当普选到来时他不但可以担任首席部长。而且可以把他当成是勇士。或者,他的薪金将从4000元提升到6000元。

这就是为什么林有福现在遵照英国殖民者的指示去执行任务。

我们今天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利用英国殖民者赋予的权力去镇压人民!我们可以看到整个问题将不会有任何改变了!他将不会改变他的政策!他将继续采取镇压手段。他已经忘记了人民。他所做的就是要满足英国殖民者的要求。

人民将会如何想?人民将会这么想:现在进行抗议有用吗?——答案是:没用!尽管我们继续抗议,但是,他将继续镇压。他继续发动逮捕和解散行动。自从昨晚,他已经逮捕了4个人和解散了4个团体。今晚他将殴打学生。所以,我们举行抗议有用吗?

但是,各位,今天我们不应想象林有福是非常强大的!是的。他拥有权力,但是,这种权力不会是永久的。他是依靠警察、军队、机关枪、飞机和监牢。这一切都不要紧!——他能够依赖这些东西多久?他能够维持多久?让他现在继续逮捕行动!让他继续驱逐!让他继续解散工会!他这样又能够持续多久?

这是不是第一次发生在马来亚的事?不是!在10年前英国殖民者已经做过这样的事了!在1948年,英国殖民者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实际上是比这还要严重!

在1948年6月20日天亮前,英国人解散了所有的工会!在全马逮捕了超过1万人。但是,从1948年到1954年,近8年的时间,人民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抗,最终英国殖民者静悄悄的让我们享有民选政府选举权力。

假设英国人是无能的,林有福又能够帮忙英国人做什么?现在他有警察可以依靠、他有军队可以依靠、他有监牢可以依靠——但是,在新加坡有多少监牢?他们可以逮捕多少人?障宜监牢最多只能关500多人;中央警察局或‘四排坡’——500人;圣约翰岛(ST。ISLAND)——500人。将会有超过1万人,他还可以关进去的地方。他还可以再逮捕多少人?(鼓掌)因此,他是无法镇压我们人民的。假设他逮捕1个人,将会有100人代替他。假设他逮捕100人,将会有1000人代替他们!他不可能逮捕全部的人。他的政权能够维持多久?我们就说是10年吧!但是,他不可能占据在这个权力位置上10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否可能住在这儿。(鼓掌)

在当前的环境下,没有民主,所以,人民高喊要民主。为此,需要一场普选,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到了1959年必须举行大选。为此,让他在1959年的大选时取得胜利,——让他再担任首席部长4年或6年。在这6年过后,他还有机会继续留在首席部长的职位上吗?没有机会了!所以,最终是把他打倒!这是非常清楚的。

让他继续掌权多6年,让每个人都关进监牢!但是,他们将会继续‘学习’!他们将会更加有力量的反对他!(鼓掌)因此,逮捕是没有作用的!驱逐——他可以驱逐多少人?大多数人是本地出生的。他如何驱逐他们?他能做的是:把他们从大坡驱逐到小坡。(笑声)不管他如何驱逐这些人,他们最终还是被驱逐在新加坡。(更多的笑声)这是没用的!

他依靠警察,依靠英国人,但是他能够依靠英国人多久?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英国人是强大的!大家看到英国人,‘敬礼 先生’然后鞠躬.但是,现在当他们看到英国人,他们就不断的吐口水(鼓掌——欢呼)(群众情绪高昂)今天,英国人在马来亚是一条狗。但是,这不只是在马来亚——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例如在埃及,他们被埃及人民打得夹着尾巴下台。(群众继续欢呼)在印度,英国人被印度人民赶走。在塞普鲁斯,赛普鲁斯人民反对他们,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在非洲,非洲人民起来反对他们,他们也是什么是都做不了!在英国国内,英国工人也起来反对他们!所以,林有福可以依靠英国人多久?

那些依靠英国人和美国人的人最终将会沉入大海!

蒋介石在中国的时候拥有千万的军队。他拥有美国人的机关枪和大炮。他获得美国人的支持去镇压中国人民。现在他不得不静悄悄的跑到台湾去。

林有福现在与英国人和美国人在一块儿又能够做些什么?林有福和蒋介石根本就无法相比!林有福根本就比不上蒋介石的一根毛!(群众欢呼)所以,林有福可以依靠英国人多久?当英国人跑了,林有福要去哪儿?

在新加坡可没有一个台湾岛——他唯一能够逃离躲避的地方就是大海!(群众欢呼)

关于警方人员。他们是警察兄弟、警探兄弟(暗探)和警长。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来这儿出席会议反对林有福的。(这是会议进以来最长时间的欢呼声)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出席这个集会将会是我们展现更加强大的力量。(群众笑声四起)

很多人不要高呼‘默的卡’!他们要高喊‘打警察’!这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他们与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这样,在冲突发生时,他们会拿着枪跑掉。(欢笑鼓掌声)

所以,林有福不依靠群众反而要依靠立法议会里的人。但是,出席立法议会的人不超过10个人。他们都是部长。他们可以集合在一块儿,但是,一旦他们无法取得部长职位时他们就会内部起哄!他们是在偷窃、逮捕和敛财, 如果他们不把这些钱拿出来平分,可以肯定将出现内斗!

例如马绍尔的事件。

他们现在要强迫马绍尔支持政府,但是,马绍尔说他需要考虑。现在,他们在一起集会可以合作,但是,一旦吵架他们的集会就失败了!现在,金钱是背后最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感到害怕!

我们不需要害怕林有福。他不会太久了。让他来对付我们、逮捕我们、驱逐我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同样的事情已经在马来亚发生了!那是在1948年发生的。日本人侵略时情况更加恶劣!很多兄弟姐妹被日本人屠杀!但是,现在日本人去哪儿了?日本人已经静悄悄的溜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了!

所以,压迫人民的人是不会长久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们的行动而感到害怕!假设你感到害怕。你将会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们要告诉林有福政府,我们要独立!独立并不意味着对付人民!独立就是要你去和英国人进行斗争并把他们赶出这里!(群众高声欢呼)假如林有福要继续镇压人民,我们会告诉他,人民会把它和英国人一块儿赶走!(群众大声欢呼)

在此,我们警告林有福政府,今天他已经成为英国人的走狗了!尽管他承诺要取消紧急法令等等,但是,这些都是空话,他没有兑现承诺!所以,他已经没有资格代表人民了!这就是说,这个政府已经完蛋了!这个政府已经死亡了!我们要他立即解散政府!假设他说,自己不是英国人的走狗,那么,他就重新举行选举,看看人民支持他吗?(群众欢呼)我们要警告他,假设他使用武力对付学生,我们新加坡人民将不会袖手旁观!

6. 在此,我呼吁兄弟姐妹们,我们必须尽快团结起来!

在今晚将可能发生一些事情!

兄弟姐妹们,假如我们的孩子被袭击,我们将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密切监视政府的行动!

兄弟姐妹们,叔叔阿姨们,不要悲痛!我们必须去告诉我们的邻居,林有福政府是一个坏政府,所以我们必须一直反对林有福政府!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把这个镇压人民的政府赶下台直到实现我的目标!

只要我们大家能够团结在一起,我相信,不论这个政府如何暴虐,它都会被打倒!
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失望,尽快团结起来!

工人团结起来!

农民团结起来!

我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回击政府的行动!

我的讲话就到此结束!

(注:到了晚上7点,群众大会结束。在大会结束前林清祥告诉大家在9月27日在武吉班让村将举行同样性质的集会,希望大家都出席这个集会。最后,林清祥要求大家一起高呼:三声:‘默的卡’)

(注:本翻译文章如与原文由出入之处,均以原文作为最后的解释权为主。)


5条评论

李显龙的‘诚信政治’和李光耀的‘起诉破产’异曲同工!——破坏和削弱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形象!

李显龙,您辛苦了!而且不是一般的辛苦!是非常的辛苦!

最近,李显龙在报章上不断强调‘诚信政治’的课题!

老百姓看了满头雾水!不知道他在说啥!就在老百姓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时,李显龙的虎将维文借工人党处理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自愿放弃国会议员的特权,要与工人党就‘诚信政治’决战公堂!

哇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还记得在许文远在国会发表行动党与AIM调查报告书时哪个张禾宾吗?

他也是指责工人党的AHTC的帐目可能有问题!

当时,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接受他的挑战,请他到反贪局提诉!结果张禾宾他娘给他生个男儿身就没给他生个男儿胆!此事就没下文!

——哎啊!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诚信政治’!?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在回答维文的挑战时表明,工人党处理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已经结束!请大家往前看! 维文看来也没辙了!

——这是维文继续上回邀请刘程强先生喝咖啡没下文后,又自己吞下白开水!——无色、无味、不甜、不酸、不苦、不辣! 工人党的这一招可把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李显龙憋坏了!——这是李显龙在与刘程强先生第三次过招!

——第一次是在后港区补选、第二次是在榜鹅东区补选!——李显龙都被逼从后台走到前台来! 李显龙终于咽不下这口气!他让总理公署的新闻秘书以总理的名义在2013年7月13日发表2页的声明!

——哇靠!印度尼西亚的烟霾PSI指数上升到超过400的危险水平,咱们的总理都还还用口头呼吁全国老百姓冷静对待!

这个莫名其妙的‘诚信政治’与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无关,总理公署却煞有其事的发表严正声明! 工人党在2013年7月14日回应了总理公署的声明。不会按照李显龙的‘指示’办事!

李显龙的新闻秘书还觉得不够过瘾,在2013年7月15号又撒娇!说工人党不回应她的‘诚信政治’!哇靠!现在李显龙的跟班也出场了!——这小妮子也把自己摆得太高了吧!——工人党回不回应李显龙的声明,那是工人党与行动党之间之间的事!宪法上也没有约定,总理说提出什么‘书面要求’或发出‘声明忠告’反对党就必须‘积极’回应啊! ‘诚信政治’!曾几何时行动党又想到这个新招?!

呵呵!我说啊,这不是什么新招!这是李显龙是穿上古装在上演一场中国古代的‘项庄舞剑’的剧目!新加坡年轻一代,特别是受英文教育的年轻人确实看不懂。况且项庄或刘邦都已经是作古了! 算了。

活人要演死人戏!那就演呗!咱们还得为年轻的观众介绍‘项庄舞剑’是啥东西? ‘项庄舞剑’是一句成语。全句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注音:xiàng zhuāng wǔ jiàn , yì zài pèi gōng)与这句成语同义有:别有用心、指桑骂槐、另有企图、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想,老百姓都晓得这句成语和它的意思。 总理公署的名义发表的那两页的声明是要达到什么目的? ——呵呵!‘项庄’就是李显龙,他的‘剑’就是‘诚信政治’,他要‘干掉’的就是工人党的主席林瑞莲和必丹星!(当然最终是要把工人党日益在群众的影响力削弱!)

那到底什么是‘诚信政治’?它是行动党的优良传统吗? 是。

这是行动党对付反对党的优良传统!只是行动党的前朝与后朝使用的名称不同,使用的手法不一样,但是最终目的一样!

李光耀时代使用的是:起诉反对党人破产,然后,向老百姓说:这个反对党人是破产的,他已经没有诚信可言! 李光耀在70年代(也就是李光耀在60年代彻底铲除了左翼组织和逮捕了所有左翼组织的领导人后)面对一批受高等英文教育的爱国民主人士的挑战,就是使用起诉‘破产’作为对付反对党及政治异己分子的杀手锏!

当时,李光耀使用起诉政治对手‘破产’的手段是要达到两个目的:

一、断绝所有被法院判决‘破产’的政治异己分子进入政坛的所有途径(包括不可以当选为政党的负责人和参与全国大选或选区补选)!当时的受害者包括了惹耶惹南、徐顺全、邓亮洪等等!

二、恐吓所有有意进入反对党阵营的爱国民主人士和高级知识分子参与反对党的政治活动! 李光耀的直接起诉政治对手破产的伎俩过于粗暴,招致全国人民的臭骂和全世界的批评!现在李显龙改变了!他采用了所谓的‘诚信政治’的伎俩来对付工人党! 李显龙比李光耀还要狡猾!他不要自己亲手干掉反对党的领导人!他要假手于反对党内部‘自我清洗’!

时代不同了!政治环境也已经彻底改变了!

人民的觉悟也不再害怕行动党的白色恐怖恐吓!这是客观条件存在的事实!

因此,我非常肯定的说:行动党的这一招不能凑效!

我也非常肯定的说:行动党的这一招最终是给自己捅篓子!

实事求是的说,行动党党内的党员,特别是80后的党员对‘诚信政治’咋回事是不理解或一知半解的!对普通老百姓那就没有兴趣!

行动党是一个在新加坡活跃了超过半个世纪的老字号的政党,行动党本身的历史是否是属于‘诚信政治’的‘模范’!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心里都有一把称!

李显龙今天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渲染‘诚信政治’?

因为: 行动党在处理工人党控制的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上手法太过粗糙!

老百姓,特别是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也不愿让行动党安插勿洛小贩中心的代理人利用!因此,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工作完毕后,小贩就不愿谈这件事了!

这就是说:行动党在舆论造势上和鼓动民意上已经失去了支持基础!

尤其严重的是:行动党又犯上了他们在后港区补选时犯上的致命性错误!——他们急于求成,太快把自己安插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地下党员全部曝光了!

这个结果是:

1.清洗工作已经结束、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已经开档营业。行动党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地下党员黄国庆被网民曝光他是披着‘小贩商联会主席’外衣,实质上是行动党的党员和居委会成员后也销声匿迹了。——老百姓终于明白这就是一场行动党恶意挑起的具有政治阴谋事件!老百姓不愿成为这场政治阴谋的砝码!

2.在工人党按照与环境局和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商定的计划如期的完成清洗工作,勿洛小贩中心的消费也开档营业了!这个时候,李显龙和维文却说,清洗工作的问题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主要课题!——

事实是:老百姓不愿成为这场政治阴谋的砝码!他们就没有政治资本可以利用了!

——所以,李显龙和维文说:他们现在主要关心的课题是:‘诚信政治’!

——当官的吃饱撑着,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可要挣钱养家啊!——老百姓终于更加明白这就是一场行动党恶意挑起的具有政治阴谋事件!

无论如何,既然李显龙如此执着并已经以国家总理公署的名义把‘诚信政治’提到国会殿堂,那咱们就帮李显龙整理在他领导下的一些近年来行动党的‘诚信政治’活动!

既然总理公署的声明把行动党在一年前已经在国会提出过有关必丹星使用网络博客的文章一事,必丹星也在当时回应了有关的指责。

好吧!咱们也帮行动党回顾一下李光耀时代的‘诚信政治’!当然,行动党完全有权利重提任何陈年旧事!(咱们老百姓一眼看穿就是:这说明了行动党无法再拿出新的课题诋毁工人党!) 咱们实事求是的把以下这些事实摆在老百姓面前,让老百姓自己去问一问他们所属选区的行动党议员,这是不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

咱们要向老百姓摆出的行动党陈年旧事,是从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过后,行动党所处理的事件。这些事件老百姓还记忆犹新,容易唤起老百姓的记忆。

1.行动党在总结2011年的全国5月大选的失利(特别是失去阿裕尼集选区),绞尽脑汁了解‘民情’! ——结论是:这不是民心思变!这是百分之40的土生土长新加坡同胞的‘排外主义思想’在作祟!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2.行动党为了夺取工人党在后港区的补选议席,派了以许文远和张志贤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挥军直搞工人党的堡垒!——无功而返!

他们付出的代价是:

一、小猪上烤架!(最终还静悄悄的离开行动党到私人企业过他的小灶日子!)

二、内部安全局在工人党内部长期安置的情报网和耳目全被张志贤给捅破天!

——结论是:——指工人党派出的议员人格是有问题的‘事实’!

后港区人民不愿接受行动党‘证据’!还要继续支持工人党,那是‘地方主义思想’在作祟!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3.行动党为了安抚人民的不满,派了以王瑞杰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大张旗鼓的在展开了一场‘全国对话会’活动! ‘全国对话会’变成了‘全国党内同志拉家常会议’!

——王瑞杰说‘全国对话会’要‘深入’群众中,所以改为‘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的形式!

——‘全国对话会’的主持单位也变成了由社团、主流媒体、专家学者主持,王瑞杰变成了‘受邀嘉宾’,‘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也成了勾肩搭背、互相吹捧的‘喇叭会议’!

——结论是:

一、即便行动党安排了自己的党内外同志,以各种不同的‘社会身份’出席‘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但是,还是没有人敢在会议上公开行动党要达到的目标——在2030年前大量引进外来移民,让新加坡的人口增加到690万的大问题!

二、‘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最终变成了‘地方老百姓忆苦求甜的对话会’!会议出席者不敢违抗民意,只好提出了半个世纪前李光耀遗留下老大难的民生问题!(两全其美——即不得罪李光耀——他已退休!有让李显龙有面子——他修改一些已经不影响行动党继续执行现有政策的法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4.行动党为了压制SMRT中国籍司机抗议资方的残酷剥削和要求改善工作条件与生活居住环境条件的罢工抗争,派了以陈川仁和杨莉眀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以来势汹汹的高姿态要把30多年来新加坡工人第一次为争取自身的权利和权益而进行罢工抗争的斗争扑灭!

——结论是:

一、工人提出的抗争诉求罢工!他们却提出了工人罢工必须提前14天向政府提出申请!把合理要求的诉求扭曲成是非法的罢工!是违犯了新加坡法令约定!

二、 工人提出的抗争诉求改善工作条件和生活居住环境的条件!他们却把工人已经多次向公司管理层提出改善工作条件和生活居住环境的诉求推给了‘中层管理人员’与工人之间的沟通不通畅!

——上述这些事实是:行动党以廉价劳工取代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的手段造成的后果!行动党使用外来劳工改变新加坡工人队伍的结构!行动党最终是以工人违犯了罢工法令扭转了SMRT虐待和剥削工人的事实!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5.行动党为了防止议员在工人党以及全国老百姓在追究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关系时再说漏了嘴,进一步把更多隐藏在党内进20多年的秘密给撕开!派了以许文远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成立一个‘行动党与AIM之间往来关系的专项调查小组’。

调查小组在限定的时间里完成了‘调查报告’!许文远的这份‘调查报告’终于确认了:

一、为行动党控制的14个市镇会提供电脑管理软件服务的公司AIM就是行动党在20多年前注册成立的党营实业;

二、市镇会本来就是为政党扩张政党自己的政治势力和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结论是:

一、原不为人知(不是鲜为人知)近20多年的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历史关系被自己人揭穿后,行动党近半个世纪的经政分家的廉洁政治形象坦然无存!

二、人民要知道的是:为什么行动党过去20多年来都不主动提起这件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6.行动党控制的市镇会投资在雷曼风险资金的亏损事件动用的是老百姓缴交给市镇会的管理费!这是老百姓的钱。但是,至今行动党并没有就此事件公开向老百姓说明:

一、这些被动用并已经亏损的钱是否获得全体市镇会老百姓的法定授权程序批准?如果没有。那是不是涉及挪用公款?

二、哪些策划、参与和推动雷曼风险投资的行动党议员如何处理?

三、从市镇会的资金挪用去投资雷曼风险投资所亏损的资金填补回来了吗?从哪儿填补回来?还是继续在账面上挂着?在账面挂着的这笔帐是属于应收款?还是属于烂帐处理?

——结论是:老百姓不知道!行动党在也没有公开详细说明!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7.张禾宾指责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的帐目有涉嫌不正当处理的问题!到底工人党控制的AHTC的帐目是否有涉嫌不正当处理?(行动党的爪子还在《联合早报》上大肆鼓吹,如果工人党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他们将号召杯葛缴交市镇会的管理费!)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也请张禾宾随时可以到反贪局提告。但是,至今张禾宾却选择不出声!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8.行动党榜鹅东区前国会议员、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长柏墨的桃色事件!

一、行动党的前议员柏墨玩弄女性的败坏道德行为被曝光后,行动党不但不谴责柏墨的败坏道德的行为,反过来,行动党的头头脑脑还大肆颂扬这个家伙在职期间是‘尽忠尽职’!与此同时,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大肆宣染涉及柏墨桃色事件的那位小姐的行为是‘轻浮’!

二、行动党为了掩盖这件丑闻,以接受柏墨‘主动辞职’的方式让他尽快离开行动党并迅速举行榜鹅东区的补选!

——结论是: 行动党的藉口是:为了2013年2月国会要辩论《2030年人口白皮书》和2013年3月国会要辩论《2013年财政预算案报告》为理由,迅速进行榜鹅东区的补选!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9.《2030年人口白皮书》问题!这是一个得不到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认可的东西!行动党一开始就提出必须在2030年把新加坡的人口增加到690万,新加坡未来30年可持续发展和GDP才有实现!

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在2013年2月8日和2013年5月1日在芳林公园举行和平集会,抗议和反对这个目的在通过引进外来移民,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使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沦为原住民或土著公民,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为行动党保持自己的政治势力‘可持续发展’铺平道路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

在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反对下,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了自己在《人口白皮书》里提出的到了2030年人口将增加到690万的数字说法,企图以此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反对情绪!

——结论是:行动党说: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太过敏感那个690万的数字!其实,那是 一个为规划未来基础建设所设定的假设数字!可能到时不需要这个数字?那到了2030年新加坡到底还要增加人口到690万吗?现在行动党人都不说了!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10.《管制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问题!行动党的丫谷为了要控制网络媒体和博客的的言论自由,在2013年开始实施了‘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但是,网络媒体和博客在2013年6月8日在芳林公园举行了反对‘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在网上进行签名请愿活动和‘网络自由关灯行动’后,行动党的丫谷不断的出来解释‘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不是要压制网络媒体和博客的言论自由!网络媒体及博客可以继续如常的进行活动!但是,在最近的国会讨论有关印度尼西亚烟霾来袭笼罩新加坡造成空气污染事件时,他就提出要通过‘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追究任何人在网络媒体上散布‘谣言’!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11.伊蚊造成病患死亡问题!在伊蚊肆虐时造成了病患不断激增和有病患因此身亡时,医院以完全符合卫生部规定的流程处理病患推却了应付的责任!环境部把伊蚊的肆虐归处于老百姓家里是造成伊蚊肆虐的滋生根源!完全不把目前卫生部尚未研发出抵抗骨痛溢血症的有效药是目前病患增加的主要因素!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12.处理烟霾问题!行动党在烟霾来袭严重时,行动党不论对内或对外的处理完全是无法让人们接受!

一、无法及时给老百姓提供防止烟霾造成的健康危害措施老百姓必须自保!

二、不能及时让人们知道有关空气污染指数(PSI),指老百姓以肉眼看到不是事实的指数!行动党告诉老百姓应该按照他们提供的所谓3小时和48小时PSI平均指数作为老百姓出行和工作的指导指数!

三、老百姓都知道印度尼西亚的军人政客是一群不讲信用的家伙,行动党却要人民相信他们可以通过国际压力迫使印度尼西亚军人政客认真对待新加坡在处理烟霾的诉求!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以上所回放的事件都是在李显龙完全掌权领导行动党在过去三年来的‘诚信政治’!

咱们不想要给行动党的‘诚信政治定性!因为:

一、咱们不是‘诚信政治’的始作俑者!行动党爱咋弄就咋弄!

二、行动党在过去三年的‘诚信政治’表现,那是行动党自己的事!咱们不想管!咱们不操哪个心?李显龙认为那是搞好政治的首要条件,那就去搞呗!咱们不信他们这一套!

说的比较自私一点:咱们确实希望行动党抱着‘诚信政治’一直往奔驰吧!

李显龙在自己的FACEBOOK上这么说: “阿裕尼集选区小贩中心清洗风波延烧已近一个月,但争议不在于小贩中心的清洗,而是关乎更高层面且更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从政者与我们政治制度的诚信。”

李显龙的这一段话说明了什么?

1.说明了行动党已经失去耐心了!他们已经无法改变包括工人党在内的全国反对党在群众中日益扩大的影响力!他们认为工人党是全国反对党最‘听话’的,而且是最大的反对党,如果能够‘压服’工人党,那就‘成功在望’!这就是为什么行动党这么执着要把要求建立自己党的形象强加在工人党身上! 2.说明了李显龙必须走回李光耀的老路:找反对党的茬!破坏反对党在老百姓当中的形象!——所谓‘反对党没有诚信政治’,因此我无法在今后执政组成政府!政客从李显龙在必丹星的问题上旧事重提证明这一点!

实事求是的说,如果行动党以为用旧事重提的手法可以诋毁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形象,那咱们可以直接告诉行动党:门都没有!

如果行动党那么感兴趣过去反对党人的旧事!行!咱们就在行动党的‘诚信政治’的定义下把李光耀时代的所有旧事重提!

如果行动党接受这一挑战,咱们说,那这可没完!因为老百姓随手沾来,一把抓都可以说上一年都没法说完!

咱们不发问,只提出下面的几个主要旧问题,让行动党自己去给下‘诚信政治’的定义!

1.NTUC中委彭友国失踪时事件到底咱回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2.已故为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自杀事件到底说咋回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3.关闭南大和关闭或改制所有华文中小学校、剥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的事件到底谁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4.不经审讯、长期拘留政治异己分子(包括谢太保博士、林福寿医生、赛查哈里先生等数百名政治异己分子。)到底是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5.强制全国私人公共交通业经营者休业,行动党组成了今天的2家公交车公司和地铁公司,还要拿国家的税收津贴这几家交通业公司!到底是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6.在70年代要求人民之生育两个孩子,造成今天人口替代率不足,行动党却责怪老百姓不提高生育率!到底是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我想,如果要继续重提行动党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的‘诚信政治’,那可能要写出一本书才有可能述说完整!

行动党认为关心工人党的‘诚信政治’是行动党‘义不容辞’的责任!那是行动党是自己感觉很好!行动党不必为反对党操那份心!

全国反对党,包括工人党要在群众中选择树立那一种形象?是否能够取得老百姓的认可?那是反对党与群众之间的问题!行动党不需要在一旁说三道四! 全国反对党,包括工人党要采取哪种政治斗争形式?是反对党自己在斗争中制定出来的!反对党能否在斗争中生存和发展起来,那是反对党自己必须面对的现实!行动党不需要在一旁说三道四! 好政治才有好经济   李显龙先生,您认为如何?


留下评论

行动党‘项庄舞剑’——意在:阻吓受英文教育群体爱国民主力量的发展壮大!咱们‘围城打援’——形成‘百团大战’让行动党在民生问题的泥潭里打滚!

10269628_10204173178556517_3186695039023531221_n

《被指挪用公款 李总理发律师信要求博客删除诽谤性博文》!这是刊登在2014年5月20日《早报》的标题!

为此,我在自己开辟的一个私人小园地《今日毒报乱弹》写了一篇短文。

我的短文是样写的:

“我说啊,《毒报》这些党棍、走狗就是不学无术!到底是博文造成新加坡总理名义受诽谤,还是新加坡公民李显龙先生的个人名义受诽谤??

如果是政府名义受诽谤?哈哈!那可是属于国家受诽谤!公诉!没得商量!

如果是个人名义受诽谤?哈哈!感情深,可以一口闷感情深!可以私了!感情不深,那就告到对方来个家徒四壁!

俺的理解是:李显龙先生的个人名义受到诽谤!新加坡政府安然无恙!

咱们老祖宗说,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来的巧,不如来的妙!

今日是5月20日。

上一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今天,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发表了一篇具有煽动性的声明。名字叫:《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

这是当时的美国种族主义者杀害美国黑人人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引起全美国和欧洲人民的抗议游行浪潮的日子!

人权啊!人权!

当权者必须让人民有自由发表自己的看法的权利!

人民必须事实求实的提出证据作为自己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

这必须达致共识!

人民有权对国家的某些课题提出质疑!

政府有责任对人民提出的某些国家课题提出一次性的、公开的和详尽的说明!

这是摆脱长期纠缠在人民与政府之间存在不信任的唯一途境!

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老百姓对非法扣留政治异己份子、公积金、淡马锡控股集团、新加坡政府投资集团等等问题一直存在疑虑!

为此,政府避重就轻的回答问题,或采取为‘维护个人名义’而对提出质疑的人提出起诉!

咱暂且也不去评论双方的理据!咱们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

上述这些课题已经是连普通老百姓都无法释怀,为啥新加坡政府、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中央委员会不可以一次性的发表一份政策性《白皮书》说清楚!

在《白皮书》里把所有老百姓心里质疑的问题非常详尽的公诸于世!一劳永逸的为新加坡政府(我说的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下的政府)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长期以来在这些课题上摆脱纠缠!

要获得老百姓的认可?

要取信于民?

行动党要人民和他们同心同德一道建设美好家园吗?

要把未来的50年建设的比过去50年来得更加美好吗?

路在行动党脚下!

要哪儿走?

走向哪儿。

怎样走?

那是行动党自己决定!

但是,一个不可抗拒和无法扭转的规律,那就是:

民心不可辱、民意不可欺!民怨不可压!

这是古今中外统治者最终必须面对的结局!

我衷心祝愿李显龙先生和鄞义林先生都能够赢了人民的支持和同情!

如果只是在法理上赢得胜利,那老百姓心中的疑虑将会更加深重!”

事态的发展至今是:

鄞义林先生在他的律师的指导下,正式按照李显龙先生的律师的要求做了如下的表态:

1.鄞义林先生的律师已经正式去函给李显龙先生的律师承认当事人确实在法律已经造成对李显龙先生的个人名义诽谤愿意正式道歉;

2.他已经按照李显龙先生的律师的要求在FACEBOOK网站和个人博客网页(http://thehearttruths.com/)和与这个网页链接的FACEBOOK网页(见 https://www.facebook.com/sexiespider)以及The Heart Truths’ Facebook 网页 (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I-want-the-government-and-people-to-work-together-for-Singapores-future/185331834935656),发出了正式的道歉并删除了所有相关的文章里;

3.鉴于自己是受薪阶层,确实没有能力支付李显龙先生提出要求给予经济上的赔偿,因此,他要求李显龙先生不再要求他予以金钱的赔偿;

4.他希望李显龙总理可以与他就大众所关心的公积金问题进行坦诚的交谈。

对于鄞义林先生的正式表态,李显龙先生的律师并没有正式的回应鄞义林先生的律师。

鄞义林先生是在媒体报道有关李显龙先生的律师发出延长向鄞义林先生索赔毁谤名义损失的数额的要求时限将展延到本星期一(即2014年5月25日),说明要赔偿多少数额给李显龙先生说个数。否则,法院见。

如果届时鄞义林先生未能给予正面的回复,结局如何?

为此,鄞义林先生以视频回答。

以下是他从广播媒体获悉有关李显龙先生的律师坚持要他提出赔偿额的要求后所录制的视频讲话。

这件事的发展事态如何?不知道?老百姓心里有数?

我相信,鄞义林先生的律师必然会给予他法律指导。这里就不瞎猜、胡说了!

鄞义林先生该咋办,他和他的律师以及关心他的朋友都会给他提供理智的意见!

对于网上出现了一些貌似‘英雄豪杰’的‘铁汉’,声嘶力绝的高喊‘鄞义林,不要道歉、我们支持你!’——这些家伙心存不轨!咱们就不必理睬。

明天。答案就在明天。咱们不需要瞎猜!咱们不需要胡说!咱们不需要鼓噪!只要没有涉及死人的问题,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这就是一起民事诉讼案件!

李显龙先生会不会一干到底,绝不手软?

我相信,李显龙先生的律师和他们的同志必然会给予他法律指导还意见。这里就不瞎猜、胡说了!

现在的问题是:

李显龙先生为什么要穷追不舍,或者说,紧咬不放过这个年轻人呢?

李显龙先生为什么非置他于死地不可?!这个年轻人,或者同他的家族的哪一代与李显龙先生、或者李显龙先生的哪一代有着深仇大恨?!李显龙先生不得不代表整个家族与这个年轻人来个历史性的了结!?鄞义林不得不成为的这个家族的恩怨的牺牲品!?

不知道。不敢瞎说、胡猜!

李显龙先生本人、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难道没有听过老祖宗常说的:‘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五千年文化的古训吗?

李显龙先生本人、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的心理到底是在想啥?

李显龙先生本人、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真的不记得老祖宗那句话:自己‘得理不饶人’吗?

李显龙先生本人、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难道没有为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的大局着想?——年轻人的律师已经在信中清楚的向李显龙先生说了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受薪阶层,生活并不宽裕,完全没有任何能力支付赔偿李显龙先生要求高昂的名义诽谤损失!——这点,不需要对方开口,李显龙先生本人、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心理非常清楚这一点!以李显龙先生目前的收入根本也不要这笔钱来救急!——所以,李显龙先生的律师要求鄞义林先生提出任何他自己认为可以赔偿李显龙先生要求的诽谤名义损失的金额!

李显龙先生这样执着不怕令新加坡80后、90后的年轻人反感吗?

哇靠!李显龙先生的律师让鄞义林自己拿出一个赔偿李显龙先生诽谤名义损失的赔偿数字!这叫啥逻辑来的?

咱们可以不可以用这个比喻来说这个逻辑?

绑匪知道肉票家属家里没钱,或者说,绑架错了对象,但是,又不可以白干!最后,绑匪对肉票家属说,你说个数吧!你可以支付多少赎金给我,我考虑放人!

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用这样的逻辑去比喻?如果比喻错了,那请李显龙先生大人海量,理解万岁!就当没有文化的人、或者文化水平低的人胡说!

但是,我个人就觉得这个比喻不切当!咔嚓!枪毙这个比喻!

为什么?

首先,李显龙先生或其家族是个望族!他或他的家族绝对就不需要这笔可大或可小的赔偿金来养活一家老小!即便是鄞义林先生说了一个自己力所能及的数额。最终,李显龙先生一定会‘一个子不留’的拿出来捐给社会的慈善机构!——这一点可以非常肯定!

那为什么李显龙先生在处理这起民事诉讼案件要采取这样‘坚定不移’的立场呢?

李显龙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人民行动党是新加坡共和国的执政党!李显龙先生是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理!这理解绝对错不了吧!

这就是说,李显龙先生本人就是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治人物,不管他愿不愿意,他和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在考虑这起民事诉讼案件时必然是‘从大局’观念出发去考虑的!

这个‘大局观念’是什么?

这就是本篇文章的核心问题!——民意反应!——会不会:赢了法理、输了民意!

我看啊!李显龙先生本人、人民行动党中央、李显龙先生身边养着的智囊团都通晓这个道理!他们现在是在表演‘项庄舞剑’的大戏!

什么叫:项庄舞剑[xiàng zhuāng wǔ jiàn]?

‘项庄舞剑’是比喻说话和行动的真实意图别有所指。其全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在李光耀的统治下,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李光耀已经使用了各种肮脏卑鄙手段把所有的反对者都关进了监牢!他首先是把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关进监牢、接着是华校生、在接着说爱国民主人士、最后,把年轻人也抓起来了!—— 基本上,在李光耀的法西斯统治下已经没有任何人敢于公开与直接反对行动党了!特别是那些具有华文教育背景的政治异议分子!实事求是的说,受华文教育的政治活动分子经过行动党在60 年代到70年代的残酷镇压后,对行动党而言已经不存在着太大的威胁!

李光耀认为,他已经为行动党的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的接班人巩固政权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因为都行动党而言,那些80后、90后的年轻人都是在行动党的教育制度成长的!这些年轻人都是在他们的愚民教育制度熏陶下成长的,绝对相信和服从行动党的命令!所以,行动党在给自己设定的底线下让这些年轻人干他们‘爱干’的‘事’、说他们‘爱说’的‘话’!当然,行动党也迫于国内外大环境的压力下,只要这一切不触及行动党的底线,被迫在这方面采取了‘可忍则忍’的政策!

今天鄞义林先生的事件是不是因为他已经触及行动党的底线!——这个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问题被提到议事日程!——老百姓要当自己的公积金户头的主人!——行动党必须为此做出一个政策性的决定!——继续以拖代答、还是放开政策!

实事求是的说,公积金的存款问题只是老百姓对行动党的专制独霸政策的不满的问题中的一个课题吧了!实际上目前行动党面对的一系列问题都是由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引起并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行动党做了‘调整’了吗?做了。在2011年大选过后,行动党被迫进行某些非原则性的‘调整’!但是,由于行动党面对的是结构性的问题,他们从2012年开始(特别是他们在总统选举、后港区补选以及榜鹅东区补选的结果后)不断的进行‘调整’都无法让自己从怨声载道的困境中摆脱出来!

那是因为他们的‘调整’政策牵动了方方面面的问题,结果就是出现目前的这个局面!——80后和90后的新加坡年轻人,特别是受英文教育的年轻人不再相信行动党所说的鬼话!他们开始进行思索!行动党已经无法压制这些年轻人思索、寻求真相的冲劲!行动党也无法满足他们争取实现他们的诉求!——李光耀为‘后李光耀时代’‘创造’的这个美梦在国内形势的发展下完全被打破了!

这就是鄞义林先生事件的整个始终核心问题!!!——行动党是‘千载难逢’遇上了鄞义林先生的‘口之心快’的‘良机’,利用鄞义林事件要‘教训’受英文教育群体,不让这个‘不正之风越演越烈’!要受英文教育的群体必须自我克制!否则,他们将会采取对付鄞义林的政策对付任何敢于与行动党叫板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说:行动党是在表演‘项庄舞剑’的大戏!他们就是‘意在沛公’——他们要向受英文教育群体下马威!!

对于行动党的目前上演的这出大戏,咱们的对策是什么?

咱们的对策就是‘围城打援’!

什么叫:‘围城打援’(wei cheng da yuan)?

‘围城打援’,属于军事术语,进攻的一方以部分兵力包围守城之敌,诱使敌人向其他部队请求支援,然后以主力部队歼灭敌人的援军。

‘围城’?要围哪些‘城’?

那就是我们从2011年以来已经不断提出的那些‘城’!——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和外来劳工、公积金、交通成本问题、水电费、孩子教育费、主妇菜篮子、退休金、老人医疗福利与医药费、工人薪金与物价挂钩、中小商人和小贩的租赁成本、营业成本、劳工短缺、工资上调和行政收费等等问题!

这些问题涉及千家万户的生计利益!这就是本文章的题目:

行动党‘项庄舞剑’——意在:要阻吓受英文教育群体的爱国民主力量的发展壮大!

咱们‘围城打援’——形成‘百团大战’让行动党在民生问题的泥潭里打滚!

(2014/05/25)


留下评论

Sixty Years on….Commemorating the May 13 1954 Student Movement 60年了….. 纪念1954年《五一三》学生运动60周年(中英文翻译)

may 13 banner

说明:
1. 经本文作者孔莉莎博士的同意,本网站翻译并转发本篇文章。

2. 孔莉莎博士曾在国立大学历史系任职。现独立进行研究工作。她是2008年出版的《编写国家历史:新加坡的现在还过去》(《The Scripting of a National History:Singapore and its Pasts 》)的作者之一。她是《情系五一三:1950年代新加坡华文中学生运动与政治变革》编辑者之一。她同时是《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的共同出版者之一。她曾参与创办《s/pores:新加坡永久的新方向》【www.s-pores.com】电子版学术杂志。他是作家贺巾于2004年出版的《巨浪》的翻译人之一。

3. 本文为中文翻译件。如本文与英文原件之间的文字或词句表达有不同之处,均以英文原件作为最终解释权。特此说明。

In memory of Tan Jing Quee怀念陈仁贵

第一部分
Part 1

2014年5月13日:一份超乎想象的篇章
May 13 2014: The fantastical version

还要持续沉默60年吗?Continuing silence 60 years on?

‘60年了……纪念1954年5月13日学生运动’举办的聚餐会,是一个引起广泛群众关注的盛会,吸引了超过700人出席。早至60年代初甚至包括50年代的华校中学生,他们在过去的年代都会把这一天定为在学校举行展览和讲解会的日子。
The ’60 years on…Commemorating the May 13 1954 Student Movement’ lunch gathering was a widely-publicised event, drawing an attendance of over 700. Up to the early 1960s the Chines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used to mark the day with exhibitions and speeches in schools.

在1954年5月13日,中学生集合在当时的总督府外面的人行道上,等待着他们的代表向新加坡殖民地总督请愿要求赦免服兵役,结果这场请愿在警方动用暴力驱散下结束。群众不满警方不断的使用暴力对付学生,激发了新加坡的反对殖民地运动的发展。
On May 13 1954 th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assembling on the footpaths outside Government House to await the outcome of their petition to the colonial authorities for exemption from conscription ended in state violence inflicted on them. The public display of brutality by the police stimulated the anti-colonial movement in Singapore.

尽管纪念‘513’事件60周年聚餐会反应热烈,可是,还是有一些人对这个纪念聚餐会持保留态度。官方文告始终把矛头指向马来亚共产党是5.13事件的幕后主使者。这令人担心这个纪念聚餐会是否将导致今后作为藉口指责这是与共产党活动有关联。
Despite the overwhelming response to the 60th anniversary gathering, there would have been some who had reservations about the commemoration. The state narrative of the May 13 events targeted the Communist Party of Malaya (CPM) as the mastermind. There would be concerns that the celebration will cause the state to retaliate by bringing the charge of communist party involvement to the fore again.

当人们打开2014年5月13日刊登在《联合早报》的一篇文章《‘513’学生运动事件的历史意义》时,说明了这些持有这种顾虑的人的想法是有依据的。
Those who hold this view could well feel that their fears were justified when they opened their copy of Lianhe Zaobao on May 13 and read ‘The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of the May student movement’.

马来亚共产党强大势力的神话
The myth of the mighty Communist Party of Malaya

这篇文章假设马来亚共产党是‘513’事件的幕后推手。陈剑,一个自称自己是‘独立学者研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左翼运动的历史’。他自己在(http://s-pores.com/2008/01/ccchin/)网站上声称自己是前左翼分子,并支持左翼运动。他希望把毕生精力致力于建立一个马来西亚共产党历史档案库,并专门撰写有关马来西亚共产党的历史。
The article posits the CPM as the force directing the May 13 events. CC Chin introduced himself as ‘an independent scholar working on the history of the left in Singapore and Malaysia’. He is on record (http://s-pores.com/2008/01/ccchin/) as stating that he was from the left, and supported the left-wing movement. His life’s work is to build an archive of the CPM, and write its history.

陈剑是一位资深学者,对出版有关马来西亚共产党的书籍来说算是经验丰富的一位。
CC Chin is a veteran when it comes to publishing on the communist parties in Malaysia.

陈剑的文章在《联合早报》出现令人感到惊讶。在他脑袋里改写了Rudyard Kipling‘东是东,西是西,道不同不相为谋’ 的词句(Turning Rudyard Kipling’s phrase ‘never the twain shall meet’ on its head’), 它是在融入,还是更准确的说是混淆了反对者和对抗者的角色。
Chin’s Zaobao essay does an amazing feat. Turning Rudyard Kipling’s phrase ‘never the twain shall meet’ on its head, it manages to fuse or rather, confuse what are opposites, and antagonists.

他先入为主的是把‘513’事件定调为马来亚共产党是整个事件的主谋和推动者。为此,他断定当时英殖民地主义者要从新加坡征召兵役是要派去镇压马来亚共产党。在这个逻辑上,马来亚共产党理所当然的就是站在反对征召兵役的最前方。这篇文章也把学生们展现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组织能力与严明纪律描述成是在马来亚共产党指导下的。
His key proposition is that May 13 was masterminded and directed by the CPM. To this end he asserts that the conscripted troops from Singapore were to be sent to suppress the communists. The logic thus is that the CPM would be at the forefront of opposing conscription. The essay also attributed the impressive discipline and organizational capability displayed by the students to CPM direction.

*英国殖民地主义者是不是真的要武装华校中学生后把他们送去森林镇压马共? 这有可能……吗?—更可能的是武装了的学生将会和马共并肩对抗殖民地统治者。
* Would it be plausible that the colonial authorities would train and arm Chinese middle school youths among others, and send them into the jungle?

*是不是只有华校中学生抗议他们将会被送去镇压叛乱,难道英校学生和家长一点也不担心?
* Would it be plausible that only Chines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protested against the possibility of being sent to fight the insurgency, while those in the English-medium schools, and their parents were not the least concerned?

*准备一项征兵任务,训练只是部分时间,每个月不超过20小时,这可能吗?
* Would it be plausible that in preparing for such a mission, conscription entailed only part-time training totaling not more than 20 hours in a month?

为了说明马来亚共产党是一个充满活力和动力的组织,作者罗列了马来亚共产党一连串的指挥联系网,并指定党的“学委”小组的领导同志,小组的成员负责‘513’事件。这个小组的学生领袖则在秘密指挥这桩事件。
In claiming that the CPM was a vibrant and dynamic outfit, the author lists its chain of command, identifying by name the leader of the party’s student committee, its committee member in charge of the May 13 events, and its student leader on the ground.

非常明显的是这个组织系统图并没有提到实际的力量和行动的效力。
It is obvious too that the organization chart say nothing about actual strength and operational effectiveness.

无论如何,虽然人们可以和作者辩论有关他的资料来源,或者他如何应用这些资料作他的结论,但是,这些都是属于次要的问题。
However, while one can debate with the author on his sources, or how he uses them, and his conclusions, these are actually only secondary issues.

最重要的问题是文章的结局。
More significant is how the essay ends.

两者不谋而合
The meeting of the twain

陈剑宣称,‘513’事件争取到那些小资产阶级者和从海外回来费边社会主义的学生。这些人包括了李光耀和吴庆瑞。人民行动党最终成了费边社会主义者和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组织。
CC Chin asserts that the May 13 event won over the petty bourgeoisie and the Fabian Socialist students on their return from overseas, like Lee Kuan Yew and Goh Keng Swee. The PAP was the result of the united front between the Fabian socialists, and the MCP.

由马来亚共产党发动的‘5.13’事件以及与 PAP建立联合统一战线发展到顶点,最终使人民行动党赢得1959年的大选
The PAP wins the 1959 general election, the culmination of the dynamism set by May 13 which the CPM initiated, and with the CPM in a united front.

更加重要的是说,‘513’的积极分子后来都成为新加坡在工运、农运、学生和妇女运动的领袖。他还宣称,一部分早期还当上了部长和国家领导人的内阁成员。
Highlight is placed on the May 13 activists becoming leaders in Singapore’s politics, its labour, farmers, students, and women’s movement, and it is alleged, their ranks included some ministers, and ministers of state in the early cabinet.

这是最精彩和最绝妙的凭空臆想
This is fantastical, and at best delusional.

首先令人感到疑惑的是那些部长被提到了。最可能的是在1963年(不是1959年)被委任为劳工部长的易润堂,其实他自称已经向李光耀坦诚自己是马来亚共产党员,不过他早已经背向马共了。
In the first place, one wonders who were the ministers alluded to. The only possibility appears to be Jek Yeun Thong, appointed minister of labour in 1963 (not 1959) who had come clean with Lee about his CPM membership, and his turning away from the party.

在结束叙述关于1959年时期的事件时,作者避开了解释这个强大政党成员被逼流亡当人民行动党在1961年中旬驱逐党内的左翼分子和1963年的冷藏行动,行动党大规模的逮捕共产党人,把左翼分子和非左翼分子时,一律都归类为共产党分子。
Ending the narrative in 1959 saves the author having to explain how the mighty party was put on the run after the PAP expelled its left-wing in mid 1961, and Operation Coldstore, where the PAP arrested en masse communists, leftists and non-leftists—by deeming all of them to be communists.

人民行动党政府一再强调共产主义是新加坡最大的敌人。在马来亚共产党的眼中的主要敌人还是日本侵略者和英国殖民主义者。
The PAP government has relentlessly called communists Singapore’s greatest enemy. Yet in CPM lore, the party’s chief enemies continue to be the Japanese invaders and the British colonialists.

对于人民行动党而言,把马来亚共产党描述成一股神奇力量是恰当的。这也是《联合早报》为什么在‘51.3’事件 60周年纪念日时,要刊载一篇歌颂马来亚共产党在‘513’事件取得胜利的文章,其用意所在!

The CPM’s myth of its strength suits the PAP just fine, and explains why Zaobao would publish an ostensible glorification of the CPM on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May 13.

如果我们以为作者不了解早报刊登他的文章的目的,那我们就低估了他。
To contemplate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author is unaware of this is to underestimate him.

第二部分
Part 2

50周年纪念:这股巨浪被压制:
50th anniversary: The Mighty Wave contained

不受欢迎的纪实小说
Roman á clef non grata

ju lang cover

在‘513’事件50周年时出版了一本纪念这桩历史事件的小说。小说名为:《巨浪》。
The fiftieth anniversary of May 13 was marked by the publication of Ju Lang, a historical novel.

但是这本书的出版在当时是使人扫兴的事,因为马来亚共产党不希望这本书出版流传。
But it was a non-event at the time. The CPM did not want the book to be circulated.

这本纪实小说的作者是林金泉,当他69岁时,他使用的笔名是贺巾。林金泉是当时被同学推选为与中华总商会谈判的9人小组成员之一。他成为真正马来亚共产党员是在‘513’事件之后。
The a roman á clef, was written by Lim Kim Chuan, using his pen name He Jin when he was 69 years old. Lim was elected by fellow-students as one of 9 committee members to negotiate with th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He became a full-fledged CPM member following the May 13 events.

贺巾解释说,他决定不以历史记录文件的形式而是以小说的形式书写,因为后者涉及参与者的名字。他还没准备好直接与公开探讨有关‘513’事件的历史问题。在学生时代,他是短篇小说的领先者。他的小说以当时与马来亚意识和文艺运动有关的内容。
He Jin has explained that he chose to write a novel rather than a documentary account for the latter would have involved naming names, and discussing matters directly and openly, which he was not ready to do. In any case, he was a leading short-story writer in his student days, recording the sense of belonging to Malaya, and promoting the art for life literary movement.

这本小说里面所描述的2位主角是在‘513’事件后被马来亚共产党提升为正式党员。无论如何,他们并没有在每一次的事件中执行党的指示。首先是学生们对突发事件反应而采取行动,学生领袖的决定必须是能够被全体学生所接受,否则,学生们不可能团结在一起的。
The protagonists in the novel are two student leaders of the May 13 events who were promoted to full-fledged CPM members after the event. However, they were not carrying out the directives of the party at every turn. In the first place, the students were reacting to events as they unfolded, and the leaders’ decisions had to be acceptable to the student body if the movement were to stay united.

在小说里的那2位主角的领导最后是腐化变质。他唯一的兴趣是过着舒适的生活、窃取党的基金、和玩弄他属下参与学生运动的女性同学。这2位主角无法与他取得联系并获得工作上的指示。他没有出席这2位主角宣誓成为党员的入党仪式。因为那时刚好有一个同志成功越狱,警察发动了大批人员追捕,他担心自己也会落入警方的法网。
In the novel, the cell leader of the two protagonists had in any case turned rotten, interested only in a life of comfort, siphoning party funds and exploiting a female student subordinate. He could not be contacted when the protagonists sought guidance, and failed to turn up to conduct the ceremony confirming the two as full members for a comrade had escaped from jail and he was afraid of being caught in the dragnet.

这本小说描述的这位小组领袖是最具争议性的。马来亚共产党,依据传统的纪律是不会公开做出任何评论,以及讨论它在‘513’事件扮演的角色的份量。
The portrayal of this cell leader is the most controversial aspect of the novel. The Party, used to hagiographies, was not open to any criticisms, and its role in the May 13 events cut down to size.

随着这本小说在2011年被翻译成英文版本后引起了注意。一个马来亚共产党的派系的成员发出传单文件要为詹忠谦死后平反,詹忠谦是马来亚共产党负责学运和指挥‘513’事件的负责人。(在陈剑的文章里也提到他的职位)这篇文件也详细的叙述了共产党内部的争论并把詹忠谦驱逐出领导层。
Following the attention which the book received when it was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in 2011, a faction of CPM members circulated essays stating that it wanted to render the posthumous justice due to Zhan Zhong Qian, the CPM leader in charge of students, and in command of the May 13 events (also named in CC Chin’s piece). The essay also detailed subsequent infighting among the leadership which saw him ousted.

与此同时,一部分前华校中学生始终坚持‘513’事件纯粹是一场学生事件,断然否定了马来亚共产党与这起事件的关系。
At the same time, some former Chines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insisted on portraying May 13 as a completely student affair, flatly denying even the merest whiff of CPM presence.

一名前学生领袖在2012年公开谈论那个时候他在左翼活动时就明确表示与马来亚共产党无关。当一位听众提出这个尖锐的问题时,他坚决的回答马来亚共产党与‘513’事件没有关系。
A former student leader speaking publicly in 2012 on that period of his life left the CPM out of his account. He stuck to his guns that it had no relevance when a member of the audience raised the inevitable question.

《巨浪》的出版是双方的禁忌。在2011年翻译成英文版本时造成了他们两方面的不愉快。因为它最终是触及事件的敏感神经。
Ju Lang was thus taboo to both sides, and the translation of the novel into English in 2011 was cause for unhappiness on their part. It evidently touched raw nerves.

一个不能妥协的妥协
The uncompromising compromise

就如陈剑的叙述一样,《巨浪》以一个高潮作为结局:人民行动党赢得了1959年的胜利。
Like CC Chin’s account, Ju Lang ends on an ostensibly high note: the PAP’s victory in the 1959 election:

‘新加坡的政治气氛出现了一个新局面。人们都期望一个新的社会的降临。几位年轻男女也正期待他们新的工作任务的到来!
‘Singapore politics entered into a new phase. The people looked forward to a new social order. These young men and women too waited expectantly to assume their new tasks!’

当贺巾在《巨浪》里以人民行动党的胜利作为小说的结局。他在编后记里的说明可以看出他是做了妥协的。
While He Jin ends Ju Lang with the PAP victory, his Afterword spell out the reasons for what can be seen as the compromises he had made.

贺巾解释他为什么要等到自己退休后才写这本小说。因为他不希望触及这个‘政治地雷区’。这部小说早期的版本被出版社拒绝了——‘这个版本赤裸裸地触及历史事实’。第二版本的评语是小说应该是‘更加积极’。
He Jin explains that he waited till he was in retirement before writing the novel as he did not want to trigger off a ‘political minefield’. An early draft was rejected by the publisher –‘it stuck too rigidly to historical facts’. The second draft elicited the comment that the novel should be ‘more positive’.

这本小说的后记直接面对这个问题。
The Afterword confronts the issues head-on:

1950年代新加坡华文中学生的斗争,受到地下组织的影响,那是众所周知的事。因此,写学生运动,又不得不涉及地下组织问题。但有些人或许还不知道地下组织的复杂性。其实,这是总的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必然存在的现象。马来亚(包括新加坡)人民,与英国殖民主义者之间的斗争,力量对比极为悬殊。
It is well known the Chinese middle school movement in the 1950 was influenced by the underground. Hence it is not possible to write about the students’ movement without dealing with the underground organization. However, many do not know of the complexities of the underground organization. This is an inevitable outcome of a situation where the enemy is overwhelmingly stronger. There was a wide disparity between the strength of the British colonialists and the people of Malaya (including Singapore)….

就以新加坡的地下组织为例子。当年遭到摧残极为严重。有一段时期,新加坡市委的组织只剩下一个学委单位,由此可见一斑。即便如此,在全国武装斗争处于低潮的时候,新加坡群众运动奇迹般地以雄健之势,如巨浪掀天。这除了我国的青少年继承并发扬了先辈们在抗日战争中的斗争精神以外,客观上也得力于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

Taking the Singapore underground as an example, it suffered serious damage. At one stage, the Town Committee had only one surviving student committee. Despite this, and in the low tide of the armed struggle, the mass movement in Singapore miraculously developed into a mighty wave. The young people in our country had inherited the fighting spirit of their forefathers in the anti-Japanese struggle and in addition they were inspired by the objective conditions created by the high tide of the national liberation movements in the Afro-Asian countries.

当年投身运动的青少年,最初他(她)们思想上过于单纯。他们把那些参与革命运动的人都视为好人。殊不知有些素质不高的人,掌握了一定权力之后,不进行自我改造,就在复杂的情况下逐渐蜕化变质。
The young people who threw themselves into the movement initially thought naively that those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revolution were all good men and women. They did not realize that there were unsavoury characters who failed to undergo self-criticism when they held power….These people degenerated in the complex political situation.

贺巾的贡献却被他所属的党以及前‘513’学生运动参与者同志所诋毁。
He Jin’s contribution has been vilified by both the Party of which he remains a member, and by former May 13 student comrades.

然而,就是贺巾的这部小说已经为整个历史事件提供了一个反映了错综复杂的历史事实。这历史事实是被马来亚共产党以及 前学生领袖自我否定。
Yet it is this novel that has given the most complex and reflective historical account of the event, challenging the self-denial by the Party and the ostrich approach of some former student leaders.

与其压制《巨浪》的论据,这些人应该做的是对《巨浪》叙述‘513’的历史事件多进行叙述、收集、回忆和回馈的资料工作,并对历史进行补充、增加、查询、确认、挑战、毁灭…..巨浪。
Instead of being suppressed, there needs to be many more narratives, recollections and reflections that supplement, complement, interrogate, qualify, challenge or demolish Ju Lang.

那些拒绝接受对‘513’事件的历史事实评价的前学生继续感到恐惧是因为他们担心引起当局再挑起有关马来亚共产党在‘513’所扮演的角色。
The former students who reject historical assessment find themselves continuously fearing that the state would be provoked to raise the issue of the CPM’s presence in May 13.

陈剑在《联合早报》的文章证实了这一点。
The CC Chin essay in Zaobao proves their point.

与其让这种论述‘513’事件继续威胁这些人,不如打破官方一贯的论述:谈论新加坡在1950年到1960年之间的这段历史期间,只限制关于争论谁是共产党员、谁不是共产党员和这桩或哪桩事件是马来亚共产党在幕后参与。
But only if they continue to allow such writings to intimidate them, rather than to break away from the constricting state discourse that Singapore history of the 1950s and 60s is a matter of arguing who is a communist and who is not, or whether the CPM is behind this or that.

第三部分
Part 3
60年了。。。纪念1954年5月13日学生运动
60 Years on….Commemorating the May 13 1954 Student Movement

《巨浪》后的10年
10 years on from Ju Lang

这次举办的‘60年了…..纪念1954年5月13日学生运动60周年’聚会最具深刻意义的是邀请了林福坤在聚会上发表演讲。
The most significant aspect of ‘60 years on…. Commemorating the May 13 1954 Student Movement’ was that Lim Hock Koon was invited to give a speech at the event.

林福坤有条理的叙述了‘513’事件大家都熟悉的每一天和每一个星期的进展情况。
He gave a familiar, dutiful account of the day-to day, week-to-week development of the May 13 events.

最具意义的不是他应该说出的历史事实,而实际上林福坤就是《巨浪》里的主要角色。
The significance lay not in what he had to say, but the fact that Lim Hock Koon is no other than the main protagonist in Ju Lang

这个根生蒂固的禁忌终已 被打破了。
The entrenched taboo has been broken.

林福坤也是《Dennis Bloodworth, The Tiger and the Trojan Horse.》这本书的的主要坏蛋角色。
Lim is also one of the main villains in that fiction posing as history, Dennis Bloodworth, The Tiger and the Trojan Horse.

如《巨浪》的作者贺巾一样,他也是在‘513’事件后成为共产党员。林福坤后来逃脱了当局的逮捕。不过他在1970年-1979年被当局扣留。
Like He Jin, he became a full CPM member following the May 13 events. He was on the run from the authorities, and was detained from 1970-1979.

林福坤并不是简单的叙述过往的事件。在结束演讲时,他最后的评论不是1959年的胜利而是背叛。他最后引用了他的兄长林福寿医生的讲话;
Lim Hock Koon did not simply recount past events. His final note was not about the triumph of 1959 but the betrayal. He ended with the words of his brother Dr Lim Hock Siew:

就如一股惊涛骇浪,这些参与‘513’事件的极积分子在1959年把人民行动党送上了执政的地位。他们期盼着新诞生的政党能够给人民带来了在政治上的自由和社会的正义。但是,事与愿违。接着下来的是,人民行动党取得政权后采取了一系列的镇压行动,其手段比殖民地统治者更加残酷与无情。让我们看透了在新加坡历史上一场大规模的政治大叛变。
Like a gigantic tidal wave, these (May 13) activists swept the PAP into power in 1959, hoping that the newly formed political party would bring about political freedom and social justice to our people. But it was not to be. Subsequent repressions conducted by the PAP after it came to power proved to be more ruthless and relentless than those carried out by the colonial rulers and they have to be seen through and through as a massive political betrayal in Singapore history.

林福坤最后一句话留给了自己,他感慨地向年轻人说:‘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要争取,不怕牺牲,才能实现我们的梦想! ’
But Lim Hock Koon saved the last lines for himself, exhorting in particular the younger people present: ‘Destiny is in our own hands, we must struggle and be prepared to sacrifice if we want to realize our dreams’.

历史档案馆说了啥?
What the archives have to say

傅树介医生在演讲中进一步谈到那个时期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的会员和《华惹》(注:社会主义俱乐部的会讯)审判案,职工会的迅速成长。他特别提到了工运领袖詹密星(Jamit Singh)和福利巴士暴动事件。他引用了覃炳鑫博士已经确认了英国殖民者政治部的报告关于1954-1955年的资料,他已经证实马来亚共产党并没有唆使1954年5月13日学生和平请愿事件和福利巴士罢工和暴动。傅医生也揭露他在大英国档案馆阅读到殖民地档案有关福利巴士暴动似乎是英国殖民者那两个代理人从中挑起的。
Dr Poh Soo Kai’s speech extended the time-frame to bring in the conjoined University Socialist Club members and the Fajar trial, the burgeoning the trade unions, mentioning in particular Jamit Singh, and the Hock Lee Riots, and citing Dr PJ Thum’s confirmation that the Special Branch reports in the UK for 1954-55 state that the MCP did not instigate May 13, nor the Hock Lee Bus strike and riot. Dr Poh also revealed that two individuals whose cases he read in the Colonial Office files were likely to be agents provocateurs in the Hock Lee riots.

傅树介医生保留他的最后观点,有关劝说李光耀向林清祥道歉将永远不能为林清祥洗清这个‘污点’!李光耀清楚知道在1956年10月25日的群众大会上,林清祥面对群众的高昂情绪时不是号召群众去‘打警察’而是相反!(译者注:根据英国殖民者的现场警方人员的录音记录是:林清祥是告诉群众,警察也是受薪阶层的人。)
Dr Poh reserved his final point for advising Lee Kuan Yew to apologise to Lim Chin Siong for never ever clearing Lim’s name when he knew full well that Lim had told the highly worked up people attending the rally on 25 October 1956 NOT to ‘pah mata’ (beat the police) rather than the opposite.

林有福政府故意扭曲了林清祥的话作为逮捕林清祥的依据。覃炳鑫博士最近在(伦敦大英国挡案馆的)政治部档案资料里找到了林清祥的讲话记录原稿。(译者注:这份林清祥讲话记录原件是当时英殖民者的警方人员在林清祥在群众大会讲话现场录音后整理的报告。)
The Lim Yew Hock government deliberately twisted Lim’s words to justify detaining him. Dr Thum has recently found the transcript of Lim’s speech in the Special Branch files.

举办这个纪念聚餐会是一个社交集会。在台上演讲者在演讲,与会者在大会进行期间不断的进行私下的交谈(演讲者的讲稿转载在五一三事件60 周年纪念书内)
The commemoration lunch was a social event, and constant chatter went on while the speeches (which are in the commemoration publication) were made.

尽管与会者忙着与自己的老朋友交谈,但是,他们都关注着台上的演讲者。当林福坤和傅树介医生在他们的讲话中谈及当前的形势时,大家都报予热烈掌声。
However, even those busily catching up in conversation with their friends were paying sufficient attention to the speeches and broke into applause when Lim Hock Koon and Dr Poh brought their talks to the present situation.

但是出现目前的从5. 13延续到眼前的这种形势不是由‘老左’促成的。
But the link to the present was delivered most vitally not by the ‘old left’.

年轻左翼青年
The younger left

这次纪念‘513’60周年的聚餐会是由尊严(Maruah) 和第八功能(Function 8)共同主办的。林福坤举手代表‘513’那个时代的参与者向主办单位表示敬意。
The gathering was organized by Maruah and Function 8, and Lim Hock Koon expressed appreciation on behalf of the May 13 Generation for the gesture of respect shown to them.

年轻的导演苏德祥(Jason Soo)制作了一部短片。这是一部叙述一个由学生领导的学习小组在学校集中期间上课的情况。学生们在朗读伊索寓言的英语课程。
In a moving short film re-enacting a student-led study session during the camp-in at Chinese High, young director Jason Soo had the students reading a fable from Aesop in their English language lesson.

在《老鹰与箭》的传说中,老鹰最终被系着一根自己身上羽毛的箭给射死了。
In ‘The Eagle and the Arrow’ an eagle was fatally shot by an arrow whose shaft included a feather from its own plume.

这次的纪念聚餐会上是在与会者合唱激昂与活泼的‘513’歌曲的歌声中落幕。这些歌曲是老同学和社区朋友聚集在一块儿时经常唱的歌曲。‘513’的精神回响着整个会场。
The proceedings of the day ended with a rousing choir and mass singing session of the repertoire of 5-13 songs, which are regular fare for the many alumni and community choir groups that meet regularly. The energy of 5-13 reverberated through the vast hall.

old left singing

照片来自:何俊雄 Photo credit: Ho Choon Hiong

另一组人本来也准备上台演唱,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他们无法如愿以偿。
Another group was scheduled to sing, but their item was cancelled as there wasn’t enough time.

但是,这首歌曲在后来也唱了
But the song was sung after all.

第八功能的3个成员兴致高昂的以福建歌曲欢送客人离开会场。
As people were moving out of the restaurant, they were greeted by a Hokkien song, sung with much gusto and good cheer by three Function 8 members.

f8 singing

照片来自:何俊雄 Photo credit: Ho Choon Hiong

一首耳熟能详的‘我爱我的马来亚’的歌曲被改名为:‘学生之歌’的第一段歌曲是:无良心的政府人, 害死了读书人
It was in the familiar tune of“I love Malaya”. Re-titled ‘Song of the Students’ the first line goes:

无良心的政府人, 害死了读书人
Bo liong sim aye zeng hu lang Hai see liao tak chay lang
Our heartless government Destroy the lives of students

第八功能的成员从在1976年被捕的前工艺学院学生那里学到了这些歌曲。
Function 8 members had learnt it from former Singapore Polytechnic students who were arrested and detained in 1976.

我们或许将能够看到这些当年的歌曲的内容被修改来反映我们这个年代。
Perhaps we will now be seeing updated lyrics to that tune, which reflect our times.

也许我们将会在未来的岁月里听到大家再唱这些歌曲。
And we will be hearing songs sung to this tune for decades to come.

附:

陈剑:《五一三学运的历史意义》

联合早报言论版 陈剑 2014年05月13日

1954年5月13日,新加坡发生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学生运动。今天,五一三学运已经进入60周年,从历史的角度,我们重新对这一学运的历史进行评估和反思,是一件刻不容缓的要事。

60年前的今天,全星(当时称为星加坡)约千名来自各华校的中学生聚集一起,前往俗称皇家山(福康宁山)旁的总督府(现在的总统府)向英殖民政府任命的星加坡总督作和平请愿,向他提呈“要求学生免役请愿书”。原由是因殖民政府在星颁布了服役法令,要立即进行征召适龄(17岁及以上)青年入伍,接受军事培训,然后派往服役地点,为英殖民政府服役三年。

时值紧急法令已经生效近六年,英军在马来半岛正抄剿马共游击队,并逐步加大征召当地青年入役,实行以当地人对付当地人的离间政治策略,不仅制造和扩大种族间(特别是华巫之间)的矛盾,更进一步试图制造和扩大华人之间的矛盾。其时,华人社会因意识形态的割裂,有亲共产党与亲国民党华人的分裂,英殖民政府也培植了右翼的马华公会,以强化右翼华人的力量。

服役法令的目的十分清晰,就是以培训后的华人青年,作为剿共的工具,以减少英军的兵源损失。1952年,槟城人民抗英同盟会便发表声明,严厉谴责这一法令的提出和执行。

在星加坡,五一三和平请愿最终遭遇全面镇压,殖民当局以镇暴队殴打、驱赶请愿队伍、造成数十名学生被打伤致头破血流、48名学生当场被捕。对英殖民政府的打压学生,社会一片哗然,各方纷表关注并进行斡旋。历经五二二中正总校大集中、六二华中大集中等斗争及各方努力斡旋后,反服役学运终于取得成功,极大程度地粉碎了英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种族离间、族群离间的目的和举措。

首先,这学运的成功组织、营运和达至斗争的目标,离不开一个高效和严密的组织;其二是这个组织的领导者具有崇高的理想和顽强的斗志;再者是整个进程在不断变化的情势中能够把持住斗争的方向、采取灵活的应变斗争策略和方法,完成斗争的目标。这个组织便是马共在紧急法令颁布后,为星加坡的持续斗争而组织的星洲人民抗英同盟会(简称抗盟)。

具体领导学运进行斗争的是马共地下学运委员会(简称学委),学委主要负责人为黄明强,五一三学运具体负责人则是外号叫高佬林的詹忠谦,在校的主要负责人则以华中的谢姓同学为中心,组成一个称为“行动委员会”的七人领导小组。这七人小组成员来自华中、中正、南洋女中、中华女中与南侨女中,基本上都是抗盟的活跃分子,有的已经是积极党员,其中数名后来都转入地下,最终分别在不同时期辗转上队,参加到武装前线的战斗中去。

这七人小组是真正五一三行动的领导小组,有别于后来五一三请愿后的华中、中正分别秘密成立的八人缓役小组,以及由中华总商会斡旋后成立的由全星八间中学选出55人组成的“全星华文中学生请求学生免役代表团”(简称“免役代表团”)。这些后来成立的各委员会都是因势利导因应于形势而分别成立的。

对于五一三学运,不论是左的、还是右的,都必须承认它是新马人民反帝反殖斗争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具有历史意义,只是对它的性质定位、历史作用和历史意义有不同的解读和评估。笔者简略地就五一三学运对新加坡反殖建国所起的作用提出以下的解读和评估,从而肯定它的历史定位和特殊意义:

一、五一三学运不仅是一个马共主导、由学生抗英同盟执行的学生运动,它实际上是新加坡人民抗英反殖运动的重要环节。五一三学运是自紧急法令颁布以来,第一次人民抗争的重大政治突破。它不仅鼓舞了人民的反殖士气,也引导、激发和拓展了此后一系列新加坡争取民族民主独立的抗争。

二、在五人相聚便触犯紧急法令聚会条例下,抗盟的秘密运作突破了这个紧箍咒,不顾且敢于面对可能遭遇的严酷镇压,完善组织起全星华校学生进行请愿行动以及后来的大集中。这不仅是组织者具有极高的胆识和智慧的表现,也是同学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坚定和勇敢的表现。这是在一个理想的指引下,甘冒轻则被开除学籍、或被驱逐出境,失去学习的机会;重则遭遇殴打、坐牢、甚或被枪击、牺牲生命的危险,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行为。

三、五一三学运不仅影响全马(其时新马仍然是一家,全称马来亚)学生的反帝反殖运动,继后的中学联的成立、以及一系列的学运,直接引导了1957年起北自槟城钟灵中学、南至宽柔中学的全马反改制、维护华教大罢课行动,同时它成为此后新马学运学习与实践的楷模。

四、五一三学运的成功引导了当时的左翼力量以及当时的反殖小资产阶级参与到整个反殖斗争中来。五一三学运促成了左翼与留学归来的一批费边社会主义者包括李光耀、吴庆瑞等人的合作。可以说,五一三学运造就了费边社会主义者的政治资本和群众基础。特别是李光耀当时敢于为学生请命、为学生的正义行动辩护,为他打开了参与左翼运动的大门,他因而成为众多左翼团体的法律代言人、法律顾问,不仅为他创造了群众基础,还顺利地达成与左翼的统一战线,成立了人民行动党,开展了汹涌澎湃的群众运动,继而动摇了英殖民政权的根基。这是五一三学运取得的最大政治效益。

五、五一三学运的积极分子后来几乎都成为新加坡政治运动的中坚分子,五一三造就了大批的左翼干部,后来大都成为新加坡政运、工运、农运、学运、妇运、文运等的领导人和活跃积极分子,这包括人民行动党政府早期执政时的一些部长、政务部长及次长和许多积极干部。他们为新加坡的反殖建国作出了牺牲、付出了青春和幸福的代价,他们是真正建国的一代。

作者为新马左翼历史独立研究员

mini myna

may 13 banner
Photo credit: Ho Choon Hiong

>In memory of Tan Jing Quee

Part 1
May 13 2014: The fantastical version

Continuing silence 60 years on?

The ’60 years on…Commemorating the May 13 1954 Student Movement’ lunch gathering was a widely-publicised event, drawing an attendance of over 700. Up to the early 1960s the Chines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used to mark the day with exhibitions and speeches in schools.

On May 13 1954 the middle school students’ assembling on the footpaths outside Government House to await the outcome of their petition to the colonial authorities for exemption from conscription ended in state violence inflicted on them. The public display of brutality by the police stimulated the anti-colonial movement in Singapore.

Despite the overwhelming response to the 60th anniversary gathering, there would have been some who had reservations about the commemoration. The state narrative of the May 13 events targeted the Communist Party…

View original post 2,608 more words


留下评论

《集结》号角长鸣不止!《团结就是力量》歌声永不停息!争取祖国早日实现真正自由、民主与平等的薪火后续有人!

——纪念1954年5月13日新加坡华校中学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强行实施征兵斗争胜利60周年午餐聚会。

2014年5月13日是新加坡华校中学生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强行实施征召男性服兵役进行和平请愿的斗争60周年!

新加坡人权组织FUNCTION 8和非政府组织MURAH联合主办了一场午宴聚会纪念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

出席这次纪念午宴聚餐会的人数达到800人。出席这次午宴聚会的年龄从80岁的老年人到20-30的青年人!他们当中很多是当年参与这场运动的组织者、参与者和支持者!青年人是目前推动新加坡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主力军!

大会邀请了当年参与这场运动的林福坤老前辈讲述了华校中学生、华人社会各阶层在整个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邀请了傅树楷医生讲述了‘513事件’对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在内)各族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平等和独立斗争所产生的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大会邀请了非政府组织的 Ananth Tambyah教授讲述当年马来亚大学学生受这场华校中学生的学生运动影响的深渊意义!大会也邀请了来自马来西亚前左翼组织的领导人和马来西亚的政党和社团出席这个盛会!

这是一场成功的纪念聚会!

这是一场缅怀过去、继承前辈们的斗争精神的盛会!

这是一场展望未来、继续高举争取祖国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平等大旗的盛会!

2014年5月13日举办的午餐聚会图片YOUTUBE网址:

纪念‘513事件’盛会的意义在于:

它是继续2013年2月2日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前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及其成员在芳林公园举行‘纪念1963年新加坡《冷藏行动》计划大逮捕’50周年集会、2013年12月16日在牙龙沈氏大道举行的《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新书发表与推介会后,新加坡的前左翼组织成员又一次聚集在一起展示当年与以李光耀为首的法西斯统治者进行不懈的斗争精神依然焕发的一次盛大集会!

我在2013年2月2日纪念新加坡左翼组织领导人及其成员在2013年2月2日在芳林公园举行《1963年‘冷藏行动’下大逮捕行动50周年》集会时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给50年前与李光耀进行不懈斗争的老战友们、老同志们、老大哥们和老大姐们的信》》(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e7%bb%9950%e5%b9%b4%e5%89%8d%e4%b8%8e%e6%9d%8e%e5%85%89%e8%80%80%e8%bf%9b%e8%a1%8c%e4%b8%8d%e6%87%88%e6%96%97%e4%ba%89%e7%9a%84%e8%80%81%e6%88%98%e5%8f%8b%e4%bb%ac%e3%80%81%e8%80%81%e5%90%8c%e5%bf%97/)

我在文章指出了:

“50年过去了。

我们祖国人民反对李光耀政权的斗争运动并没有被李光耀从此扑灭!在国内和国外的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后辈今天以新的斗争形式继续与李光耀及行动党进行着艰苦不懈的斗争!他们的斗争已经取得了卓越的成绩! 他们已经成功的把李光耀政权笼罩在新加坡上空的白色恐怖驱走!咱们的同胞在后辈的呼唤下已经觉悟起来!”

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新加坡前左翼领导人及其成员的再一次聚集已经向新加坡人民发出了极其明确的讯息:我们将与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一道继续参与反对李光耀法西斯政权、行动党的霸道统治!为祖国早日实现和平、民主化自由而斗争!

我在2012年9月25日在wangruirong@wordpress.com 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

《‘2016’——这是一组令人关心、期待和着急的数字、一组进行斗智、斗勇与耐力!》(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2016-%e8%bf%99%e6%98%af%e4%b8%80%e7%bb%84%e4%bb%a4%e4%ba%ba%e5%85%b3%e5%bf%83%e3%80%81%e6%9c%9f%e5%be%85%e5%92%8c%e7%9d%80%e6%80%a5%e7%9a%84%e6%95%b0%e5%ad%97/)。

我写了如下一段话:

“这个群体是包括了前左翼政党和组织的支持者、华文教育背景的中老年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非政府组织机构和教会组织等。这些群体的人民都不属于任何反对党组织,但是由于他们长期以来遭受PAP不同程度、不同原因的压制或迫害,因此希望在2016年能够看到PAP受到再一次的打击。

可以这么说:这一群体是所有反对党坚定不移的长期支持者!

为什么被长期、非法和不经公开审讯的前政治拘留者以及目前流亡在国外的所有新加坡爱国者关心和期待这组的数字?

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2012年的后港区补选和2013年的榜鹅东区补选的结果,带来了目前新加坡的政治气氛,深深鼓舞着遭受行动党封杀与迫害长期、非法和不经公开审讯的前政治拘留者以及流亡在国外的爱国者。

就他们而言,他们已经看到自己过去几十年来所作出的努力和牺牲,在50年后的今天已经产生积极的效果!

他们为自己祖国的自由、民主和平等而与李光耀进行斗争的历史事迹和斗争意志,已经并正在吸引和鼓舞着着年轻一代土生土长的新加坡选民及其后代的关注与同情;

他们希望:反对党在2016年能够进一步取得胜利,为早日他们早日回到祖国和人民的怀抱、为他们过去50年与李光耀之间进行的斗争给予历史性的平反;”

纪念1954年5月13日华校中学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强行实施征兵服役的午宴聚会在《团结就是力量 》的激昂歌声中圆满结束!

2013年2月2日的芳林公园纪念《1963年2月2日新加坡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集会是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前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吹响了《集结》号角的话,那么,这次的午餐聚会就是咱们《集结》号长鸣不止的说明!

2013年12月16日在牙龙沈氏大道举行的《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一书的发布会暨推荐会是咱们的队伍已经集结的话,那么,这次的午餐聚会就是咱们展示当年《团结就是力量》的精神永垂不朽的说明!

2014年5月13日举行的纪念1953年5月13日的午餐聚会的出席人数的众多、老中青三代共济一趟、在《团结就是力量》的激昂歌声中结束,就是以傅树楷医生为首的左翼领导人及其成员在长期的反对行动党的霸道统治、争取祖国早日实现真正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薪火已经后续有人的说明!

(2014/05/16)


留下评论

新加坡人权组织和社交网站及个人发表联合声明要求新加坡政府履行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保护5位被捕的青少年!

这是一份由个人及人权组织、网络社交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共同签署的一份联合声明!

这份声明要求行动党政府必须按照联合国有关保护《儿童权利公约》保护因被指控涉嫌在大巴窑政府组屋涂鸦而遭受拘留并控上法院的5位年龄17岁的少年!

这份声明是致给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长、全体部长、当选国会议员、非选区议员和管委议员。

为呼吁大家关注着5个孩子被行动党政府拘留的情况并给予他们的家属精神上和行动党上的支持!特此将此声明翻译成中文。

声明全文翻译如下:

发函日期:2014年5月15日

15 May 2014

尊敬的国会议长、全体国家部长、当选国会议员、非选区议员和管委议员

Dear Madam Speaker, Ministers of State, Elected Members of Parliament, Non-constituency Members of Parliament, and Nominated Members of Parliament,

事项:指控涂鸦事件必须依照联合国有关《儿童权利公约》对待

Alleged vandals should be treated in accordance with UN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我们,本声明以下签署人在此向您提出了我们关心有关广播媒体和出版媒体以及国家法院渲染5位青少年(年龄17岁)在2014年5月10日因被涉嫌指控涉及2014年5月7日在大巴窑涂鸦事件。
鉴于新加坡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RC)的签署国之一,新加坡有责任全面履行此公约所阐述的一切条约。

We, the undersigned, wish to raise our concern regarding the treatment rendered by members of the broadcast and print media and the District Court towards the five teenagers (aged 17) arrested on 10 May 2014 for their alleged involvement in a case of vandalism in Toa Payoh on 7 May 2014. As a signatory of the UN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CRC), Singapore is obligated to fulfil the commitments set in the CRC which are all aimed at achieving its noble purpose of protecting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all children.

依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16条约定:
第16条
  1.儿童的隐私、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受任意或非法干涉,其荣誉和名誉不受非法攻击。
  2.儿童有权享受法律保护,以免受这类干涉或攻击。

According to Article 16 of the CRC, “No child shall be subjected to arbitrary or unlawful interference with his or her privacy, family, or correspondence, nor to unlawful attacks on his or her honour and reputation”.

第40条
  1.缔约国认识到被指称、指控或认为触犯刑法的儿童有权得到符合以下方式的待遇,促进其尊严和价值感并增强其对他人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这种待遇应考虑到其年龄和促进其重返社会并在社会中发挥积极作用的愿望。

Under Article 40(1), parties to the Convention, “recognize the right of every child alleged as, accused of, or recognized as having infringed the penal law to be treated in a manner consistent with the promotion of the child’s sense of dignity and worth, which reinforces the child’s respect for the human rights and fundamental freedoms of others and which takes into account the child’s age and the desirability of promoting the child’s reintegration and the child’s assuming a constructive role in society”.

《儿童权利公约》第40条约定:
2.为此目的,并鉴于国际文书的有关规定,缔约国尤应确保:
(b)所有被指称或指控触犯刑法的儿童至少应得到下列保证: 
(iv)不得逼供信,当事人应检查或由其代言人盘问于本人不利的人,在不平等条件下受其委托向证人取证;

Article 40(2)(b)(vii) further states that privacy of the child must be guaranteed and respected at all stages of the proceedings.

虽然《儿童权利公约》的第1条约定:为本公约之目的,儿童系指18岁以下的任何人,除非对其适用之法律规定成年年龄低于18岁。新加坡的儿童和少年人法令(CYPA)只提供保护16岁和以下的儿童。

Although Article 1 of the CRC defines a child as an individual who is not over the age of 18, Singapore’s Children and Young Persons Act (CYPA) only provides protections for individuals aged 16 and below.

鉴于此,广播媒体和印刷报章披露了有关这5位年龄17岁的当事人是与《儿童权利保护公约》(CRC)的精神和目的背道而驰的,特别是《儿童权利保护公约》第16部分第40条(I)和第40条(2)(vii)。

Therefore, the actions of the broadcast and print media in revealing the identities of the five accused aged 17, run counter to the spirit and intent of the CRC, particularly Articles 16, 40(1), and 40(2)(vii).

与此同时,法院法官拒绝其中一位青少年在法院请求获准通知家人有关他被捕事件。这个请求被法院法官拒绝是违反了《儿童保护公约第16部分》的。无论如何,新加坡的CYPA并没有涵盖年龄超过16岁的儿童,法院法官的决定是在新加坡的法律约定范围。

In addition, a request made by one of the teenagers to inform his parents about his arrest was denied by the judge at the first mention of his case in court. This denial of assistance by the district judge is a violation of Article 16 of the CRC; however, since the CYPA does not cover individuals over the age of 16, the judge had acted within the boundaries of our laws.

我们,本声明签署人相信新加坡的法律,和特别是保护儿童与青年法律是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范围内,必须与联合国的《儿童权利公约》(CRC)相一致。这是为了确保年龄在18岁和以下的个人符合国际人权正当权利受到充分的保护。

We, the undersigned, believe that Singapore’s laws, and especially the CYPA in the area of children’s rights, should be aligned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e CRC. This is to ensure that individuals aged 18 and below are duly protected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norms.

更进一步的说,我们注意到5位未成年人在法院里还未收到有关被指控涉嫌的犯罪额指控。鉴于此,我们要求总检察长审核有关新加坡的印刷和广播媒体是否涉嫌违法联合国《儿童保护权利》(CRC)有关为青少年提供适当的保护以体现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精神。

Further, we note that the five accused teenagers have yet to be proven guilty in a court of law. As such, we urge the Attorney General to look into possible violations of the CRC by members of Singapore’s print and broadcast media as well as provide adequate protection for these teenagers, adhering fully to the spirit of the CRC.

我们也要求总检察长和新加坡警察部队立即核准5位被告与他们的家人进行联系,一边他们可以立即获得接触和适当的法律代表人

We also urge the Attorney General and the Singapore Police Force to grant the accused five immediate communications with their families as well as access to immediate and adequate legal represen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