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人权组织:Function 8 与非政府组织MARUAH为纪念1954年5月13日新加坡华校中学生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强行征兵和平请愿60 周年举行聚餐午宴发表联合声明。声明全文如下

001

002

2014年5月10日
10 May 2014

公开声明:60年前的5月13日学生运动

PRESS RELEASE: May 13 Student Movement … 60 Years On

在2014年5月13日星期二,将有超过700名人士出席一个纪念1954年5月13日事件60周年特别午餐聚会。出席本纪念午宴的人士将包括新加坡和来自海外不同国家当年为争取新加坡独立的前辈战士。他们当中一部分人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在政府引用‘紧急法令’和后来的‘内部安全法令’下被当局任意的驱逐离开新加坡的。他们当中许多人的年龄现在已经是70岁到80岁了。

More than 700 people will commemorate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May 13, 1954 Incident with a special lunch on Tuesday, 13 May 2014. They are some of our pioneer generation of independence fighters and come from Singapore and many countries abroad. Several of them left Singapore during the 1950s and 60s when the government had used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and later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ndiscriminately. Most are now in their 70s and 80s.

本次的纪念午宴聚会是由人权组织Function 8 和非政府组织 MARUAH共同主办的。这个纪念‘513’事件60 周年纪念聚餐适逢卫塞节。对于那些为新加坡做出极其重大贡献的前辈来说这是一个吉祥的日子。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已经忘记了这个日子。他们是真正的前辈。

Jointly organised by Function 8 and MARUAH, this 60th anniversary lunch which falls auspiciously on Vesak Day is to honour the people who have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Singapore but who have largely been forgotten today. Truly they are our pioneers.

在1954年5月13日,8名华校中学生代表新加坡的华校中学计划到当时的总督府(即现在的总统府)寻求18岁到20岁的男性学生获得豁免兵役。8名学生代表获得了在克里门索道通往总督府的人行道上排队的近一千名学生的支持。这场和平集会最终被镇暴警察以绳索、警棍和来福枪等暴力工具破坏。许多学生在这场行动中受伤。后来当局以阻碍警方人员执行任务和警方发出解散令后拒绝离开被逮捕并控上法院。

On May 13, 1954, eight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Chinese Middle Schools were scheduled to present a petition to the Governor of Singapore at the Istana, seeking exemption from national service for male students between the ages of 18 and 20. They were supported by nearly a thousand students who lined the pavement from Clemenceau Avenue to the Istana. That peaceful assembly was violently disrupted by riot police who were armed with batons, shields and rifles. Many students were injured and 48 were subsequently arrested and charged for obstructing the police and refusing to disperse when ordered to do so.

在事件发生后,更多的学生以抗议和静坐的方式迫使当时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出面调解学生与当时的殖民地政府之间的纠纷。学生们经过22天的集中,殖民地政府最终同意国民服役延期实施。
More student protests and sit-ins following the incident forced th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to mediate between the students and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After a record 22 days’ camp-in, the colonial government finally allowed deferment of national service.

学生们的行动鼓舞了当时新加坡人民团结起来争取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在1954年5月13日事件后的2个星期,当时负责出版马来亚大学学生会刊物《华惹FAJAR》的马来亚大学的学生成为了殖民地政府的目标。殖民地政府以《华惹FAJAR》编辑部发表了一篇题为:《在亚洲的侵略“Aggression in Asia”》的文章控告学生煽动罪。

It was the action of the students that inspired the people to unite and demand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for Singaporeans. Two weeks after the May 13, 1954 Incident, the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Malaya, who published a newsletter called Fajar, were targeted by the colonial police. The editorial board of the publication was charged for sedition over an editorial entitled “Aggression in Asia”.

杰出的英国女皇律师D N Pritt 先生到新加坡为学生们辩护。当时李光耀是D N Pritt先生的助手。学生们获得无罪释放的辩护的胜利提高了李光耀个人的声望。随后,李光耀成立的人民行动党获得了学生和工人的支持。一系列的争取人民的基本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工业行动、抗议和诉求行动迫使英国殖民主义者予以新加坡独立。

Eminent Queen’s Counsel, D N Pritt came to Singapore to defend the students. He was assisted by Lee Kuan Yew. The acquittal of the students without their defence being called raised the profile of Lee who shortly after, formed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students and workers.
The series of industrial actions, protests and demands for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finally compelled the British to grant independence to Singapore.

为了表示对前辈们为咱们争取人权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的肯定,人权组织Function and非政府组织 MARUAH为此举办了这个纪念‘513’事件60周年聚餐午宴,

Recognising the enormous contributions of the pioneers who stood up for our human rights, Function
and MARUAH commemorate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May 13 Incident with a lunch in their honour.

日期:2014年5月13日
Date: Tuesday, May 13, 2014

时间:中午12.00到下午2点30分
Time: 12 noon to 2.30pm

聚餐会地点:千禧楼(巴雅礼巴分店)
Venue: Qian Xi Restaurant (Paya Lebar)

地址:门牌:845号,牙龙路,#04-09丹绒加东大厦,邮区:新加坡400845

845 Geylang Road
Tanjong Katong Complex #04-09,
Singapore 400845

Function 8 联系人:Teo Soh Lung(手机号码:92960031)

Function 8 :Teo Soh Lung(Mobile: 92960031)

MARUAH联系人:Paul Ananth Tambyah(手机号码:98126960)

MARUAH:Paul Ananth Tambyah( Mobile: 98126960

Function 8 Limited MARUAH

005

五一三学生歌曲:《同学们的队伍无比坚强》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30/%e7%ba%aa%e5%bf%b51954%e5%b9%b45%e6%9c%8813%e6%97%a5%e6%96%b0%e5%8a%a0%e5%9d%a1%e5%8d%8e%e6%a0%a1%e4%b8%ad%e5%ad%a6%e7%94%9f%e5%8f%8d%e5%af%b9%e8%8b%b1%e6%ae%96%e6%b0%91%e4%b8%bb%e4%b9%89%e8%80%85/

五一三学生歌曲:《团结紧》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30/%e7%ba%aa%e5%bf%b51954%e5%b9%b45%e6%9c%8813%e6%97%a5%e6%96%b0%e5%8a%a0%e5%9d%a1%e5%8d%8e%e6%a0%a1%e4%b8%ad%e5%ad%a6%e7%94%9f%e5%8f%8d%e5%af%b9%e8%8b%b1%e6%ae%96%e6%b0%91%e4%b8%bb%e4%b9%89%e8%80%85/

五一三学生歌曲:《五一三进行曲》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30/%e7%ba%aa%e5%bf%b51954%e5%b9%b45%e6%9c%8813%e6%97%a5%e6%96%b0%e5%8a%a0%e5%9d%a1%e5%8d%8e%e6%a0%a1%e4%b8%ad%e5%ad%a6%e7%94%9f%e5%8f%8d%e5%af%b9%e8%8b%b1%e6%ae%96%e6%b0%91%e4%b8%bb%e4%b9%89%e8%80%85/


留下评论

给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同志的建议:大巴窑涂鸦事件根本没有辱骂执政党的字眼!——是《联合早报》挑拨执政党与老百姓之间鱼水情!——提告造谣!——要求老百姓与行动党共同起诉毁谤!市镇会屡屡出丑!——影响党国在老百姓的崇高形象!——撤换市镇会主管张和宾!‘5月7日’定为:人民行动党的党耻日!——全党进行‘忆苦思甜’运动!

当我们这些法盲去见律师时,他们都会常说的一句口头禅:“事实不等于证据”!“证据确凿就是事实”!“法官要看的就是证据、你听说的事实不等于是事实!”

比如,您告诉法官:被告骂我娘!法官说,证据在哪儿?谁可以作为现场目击证人?

我靠,要现场目击证人不难!要找证据?那除非当时我有录下被告的讲话啊!而且,被告有权要求法院进行声音鉴定啊!

为什么要扯上这个问题!?

呵呵!那是因为我在2014年5月8日看到《毒报》封面左边的‘看点’明明写着:‘大巴窑组屋出现傉骂执政党涂鸦’!

哇靠!这可是大新闻啊!

过去半个世纪没人敢冒险干这事啊!

一旦被逮着!呵呵!

轻则罚款、劳改了事!——这有先例!——那位MY FATHER‘S ROAD的小姐就是罚款、劳改了事!

重则鞭刑、蹲大牢,最少半年!——那个美国小伙子和香港老牌影星江汉的儿子也有先例!——在别人的车子上和墙上涂鸦!——呵呵!4鞭加4——6个月的大牢!——法官大人都检视过了!这都是有证据呈堂的!

大巴窑!那是碧山——大巴窑集选区!

是黄永宏,国防部长的老巢!

是黄根成,前副总理兼内政的避风港!

这简直反了!

李光耀人还活生生坐在那儿!尽管行动非常的不便,但是,脑袋瓜还是行!————人还没走!茶具还在!门外就闹翻天????

我赶紧翻到《毒报》第三版‘焦点’!

找不到这条标题?!只找到了一条类似‘看点’所说的内容的标题!——‘大巴窑一组屋外墙昨遭涂鸦’和照片!

大概就是这条标题新闻了!

但是,照片上没有看到墙上有涂写辱骂执政党的字眼啊!

《毒报》造谣!它们是为了提高销售量,竟敢造行动党的谣!!!他们连咱们老百姓也牵进去!这是要犯毁谤罪的啊!

照片上显示涂鸦在外墙(哦!中国人管叫为’女儿墙’!咱们这管叫’半围墙’)的英文字是:

singapore goverment can’t give us freedom!

这是表达诉求的字眼!还是辱骂执政党的字眼?

《毒报》的上上下下是不是给这突发事件吓昏了、乱了套??

《毒报》负责编写封面的编辑为这件事写的标题怎能不和第三版‘看点’的编辑统一标题呢!?(就像他们在小印度发生骚乱事件一样,他们第一时间发出的字眼就是‘暴动‘,最后在警方定性为‘骚乱’性质后他们才被迫采用!)

负责新加坡新闻的主管事发当天在哪儿?在干啥?没审核?

《毒报》的总编辑被这事件给吓懵了!?

我估计,我说的是估计,应该是这样的情况!

大巴窑是在属于碧山——大巴窑集选区是行动党的管辖!(对面邻区也是行动党管辖的!——波动巴西单选区!)

这个集选区都是有头有脸的行动党国会议员!有刚被印度尼西亚军人耍了的堂堂国防部长黄永宏!有曾经让恐怖分子从警备深严的看守所溜走自己却完全不知情的前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部长黄根成!有薄嘴皮爱说话的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

总之,这是一个卧虎藏龙的老巢!——出了这事件。罕见!

这是行动党控制下的12个集选区再一次的出丑!

但是,负责管理行动党控制的集选区的张和宾对于这件事不是第一时间跳出来说明事件,而是在隔天,即5月9日才见报(算了。不论是他先见记者或者记者找上他,都无所谓!)

问题在于,在张和宾的领导下的行动党市镇会屡屡出事,而且发生的都是大事!

咱们都不会忘记,在张和宾领导下的行动党市镇会发生的以下2件事至今行动党还未让张和宾公开承担任何问责!

1.在他领导下的行动党市镇会挪用了市镇会的管理资金去投资雷曼兄弟基金,亏了1千多万事件!

2.李光耀经营了几十年没人知道AIM与行动党之间的暧昧关系事件,结果就在领导下的市镇会给捅破了!

现在,在黄永宏的老巢!黄根成的避风港——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又发生了这件事!张和宾却在扯谈什么没有人‘违反’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制定的‘保安措施制度’、保安制度没有疏漏’!

这就是本篇文章要提出的疑问?

为什么张和宾会采取了‘轻描淡写’的态度!

为什么行动党的碧山——大巴窑集选区的头头脑脑没有在第一时间跳出来向选民说明这个问题?
他们目前唯一的借口是警方人员正在调查!

这一切现象与李显龙的一贯雷厉风行的作风是格格不入!

这一切现象与行动党的一贯得理不饶人的作风是格格不入的!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是:

‘5月7日’对行动党来说就是一个道道地地不祥的日子!

是的。‘5月7日’!

这是一个非常不平凡的日子!

2011年5月7日午夜,新加坡土生土长的人民用手中的选票击破了李光耀在40多年前精心策划的‘集选区’制度!

这是新加坡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用手中的选票明确告诉行动党拒绝接受李光耀的无限量和无限制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这是百分之39.9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用手中的选票突破了李光耀近半个世纪的白色恐怖统治的实际行动!

5月7日!

对行动党来说,那是一个极其痛恨的日子!——李光耀一手炮制的‘集选区’制度就是2011年5月7日的午夜被咱们击破!

这是一个涉及过去半个世纪新加坡政治运动的一个具有指标性的政治转折点!——不论是反对行动党、行动党本身、不同意行动党长期霸道统治的政治评论家、或者国外的舆论媒体都是持有这个共识!

1.为什么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和他们圈养在主流媒体里的哪些党棍、走狗、爪牙和御用文人在这一天谁都没提起‘2011年5月7日’李光耀为行动党炮制的‘集选区制度’被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通过手中的选票击破了!

2.为什么大巴窑发生的涂鸦事件的日期和时间这么凑巧与行动党在3年前的这一天失去了一个集选区的时间(2011年5月8日凌晨选举官正式宣布选举结果!)相接近????!!!

这到底是要说明什么?

为了释解老百姓心里的疑问,我给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李显龙同志如下的建议:

1.大巴窑涂鸦事件根本没有辱骂执政党的字眼!——是《联合早报》挑拨执政党与老百姓之间鱼水情!——提告造谣!——要求老百姓与行动党共同起诉毁谤!

2.市镇会屡屡出丑!——影响党国在老百姓的崇高形象!——撤换市镇会主管张和宾!

3.‘5月7日’定为:人民行动党的党耻日!——全党进行‘忆苦思甜’运动!


11条评论

李显龙不是‘口不择言’——大嘴巴!也不是‘童言无忌’——胡说八道!老百姓不是‘盲目起哄’——极端排外!也不是‘天真无邪’——心中有数!李显龙在为全国大选量体温!——不需要‘副座驾驶员’!也不需要‘拱手与在野党共治’!!更不惧怕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大家还记得李显龙在2013年8月18日新加坡共和国国庆群众过一句新加坡老百姓常挂在口的头禅吗?

那就是:‘不要哭父哭母’!

这句话是李显龙在庆祝国庆群众大会上向全国的文武百官发表全国性的施政政策性讲话时说的!当时,引得全场文武百官无不欢呼!隔天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特别是华文报章,使用中文文字的表达更是形象的把这句话的原汁原味刊登出来。

李显龙不是在胡说!他要表达的目的非常明确!——他要哪些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批评行动党政策的异议分子不要在社会上,特别是在社交网络媒体上公开发表各种反对行动党各种倒行逆施政策的言论!他要这些人加入行动党!

李显龙的目的非常明确:对行动党有啥意见,到我家来,关起门来‘哭父哭母’!
从去年8月18日的国庆日演讲在现在,已经整整近9 个月了!那些整天‘哭父哭母’的人加入了行动党了没有?

不知道。反正我打从心里从来就不曾想过与行动党发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暧昧关系。至于其他人,那得问李显龙自己这一招成效如何!?

在今年初开始,社交网络媒体上就出现了一种‘变天’论!——这些人把老百姓对行动党的倒行逆施政策所造成的日益加深的民怨,直接转译为:人民已经具备‘推翻行动党这家百年老店的愿望’了!‘新加坡实现变天的可能性已经大大增加!’

这并不是最新的情况!只是有人在配合行动党打敲边鼓!

早在去年底在网路社交媒体上,这种‘变天’言论和极端反对一切外来新移民和引进部分外来劳工的言论已经出现!这一切绝对不是一小部分人‘心急口快’!

咱们可以循序看看以下近期的事态演变!
4月份,主流媒体刊载了李显龙在伦敦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谈时,涉及有关在新加坡出现‘联合政府’的可行性。

隔天,李显龙在自己的FACEBOOK网页上‘澄清’了有关这项报道!说这是‘天真的想法’!

接着,李显龙利用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暴露在新加坡的菲律宾外侨计划在今年菲律宾国庆日在新加坡举行大型集会庆祝国庆的活动,号召在新加坡工作、学习、旅居和探亲的菲律宾侨民踊跃出席这个集会!(可以毫不保留的说,那些已经取得新加坡公民权的前菲律宾公民也会加入这个庆祝会!!!)

接着,李显龙‘大发雷霆’的指责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的强烈反对是‘国耻公民’的言行!

被李显龙重点钦点的那位陈川仁也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同声谴责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对菲律宾外侨号召在新加坡公开举行菲律宾国庆日集会是对在新加坡的外侨的排斥!(我想,我说的是:只是‘想’而已!陈川仁是不是要让自己磨练成为‘总理级’的人才!不知道。得去查查他祖先的家谱,前世是否有当头儿的基因!?)

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在这次事件上都躺着被这两位爷们用最优良的机枪横扫一番!主流媒体也在隔天随着主人的机枪声在后面摇旗呐喊!

接着,新加坡警方发言人说,‘至今还没收到任何在新加坡的外侨提出要在新加坡举行他们自己国家的国庆活动的申请’!

接着,陈川仁立即调转枪口对准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横扫一轮机枪!——说他们没有了解实际情况就胡乱刊登有关的消息!?

哈哈!这次事件始作俑者是行动党自己圈养在主流媒体的走狗!?它们中枪了吗?!不知道!主人真的把自己出丑的怨气都发到狗群身上吗?!不知道!是在演‘苦肉计’?——咱们还是不知道,不好瞎猜。

接着,菲律宾驻新加坡大使馆就有关菲律宾侨民计划在新加坡举行庆祝菲律宾国庆活动事件发表特别声明!——罕见!

我不是文学家,我不懂写小说!我更别说那些虚拟的推理侦探小说!

我只是要问:这一切到底说明了什么?

对行动党的本质,我不敢狂言看得非常透彻!但是,对它们的言行,一点皮毛的认识的能力是还有的!

李显龙在自己的FACEBOOK网页上‘澄清’自己根本就没有提出有关‘联合政府’的说法!如果他有这个想法或说法,那一定是‘太天真’了!——如果‘有’?!那一定是常任秘书传递了错误的讯息或者负责采访的媒体没有认真听他说话而出了问题!?

是的!

李显龙说的一点也没错!他是属‘龙’的!——高智商!——他绝对不会对当前的新加坡政治环境有这样‘天真的想法’!!!!

同样的,对新加坡的老百姓而言,李显龙本来就不是一个‘天真无邪’的总理!在行动党霸道统治政策下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同胞已经非常了解行动党了!老百姓也不会对行动党存有任何‘天真的想法’!

那问题症结到底在哪儿?

问题就在:李显龙要把过去三年的各种‘卧薪尝胆’的工作后进行检测性的总结!
他总结了什么?那就是:

1.在野党党以及其52%的支持者(以榜鹅东区补选结果为最后民意。)的想法‘太天真’!!——以为行动党会在在野党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强烈反对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压力下屈服!——他以默许菲律宾侨民在新加坡举行菲律宾国庆活动作为表明行动党既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不变!

2.他们已经放弃争取工人党在国会为他们的霸道祸国殃民的政策充当‘应声虫’的‘天真想法’!——那就是间接告诉工人党——不需要工人党扮演他们的‘副驾驶员’的角色!

3.他们已经明确表明,即便是面对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强烈反对下,在来届大选可能会失去更多的议席,行动党也不会把已经统治了超过50年的政权拱手交出来与在野党‘共享’!
李显龙确实在过去三年尝试进行了‘卧薪尝胆’的工作!是的。他也确实非常努力的去做!

1.在面对失去榜鹅东区后,行动党人痛定思痛(!?)尝试要讨好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诉求!行动党通过‘退一步、进两步’的‘华尔兹舞步’的伎俩!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老百姓的不满!

事实说明了李显龙在2013年确实有这种‘太天真的想法’!

行动党在2013年确实非常‘努力’的去讨好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他们被迫调整了‘雇佣准证’、‘工作准证’、‘限制永久居民购买公开市场建屋局组屋条例’、‘土生土长新加坡公民子女报名就读小学政策’、‘提高低薪工人的基薪’、‘建国一代配套’等等。尽管如此,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仍然没有买他们的帐!因为老百姓认为这一切都是为了来届全国大选!

为什么?

我在wangruirong @wordpress.com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与其为气压锅减压,不如把李光耀熬的渣滓整锅倒掉!》—(见《反对人口白皮书》栏目下的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s=%E8%A1%8C%E5%8A%A8%E5%85%9A%E4%B8%8E%E5%85%B6%E4%B8%BA%E6%B0%94%E5%8E%8B%E9%94%85%E5%87%8F%E5%8E%8B%EF%BC%8C%E4%B8%8D%E5%A6%82%E6%8A%8A%E6%9D%8E%E5%85%89%E8%80%80%E7%86%AC%E7%9A%84%E6%B8%A3%E6%BB%93%E6%95%B4%E9%94%85%E5%80%92%E6%8E%89%EF%BC%81)

现摘入文章如下段落:

“老百姓已经看到和心理清楚,行动党的这些所谓‘新措施’就是反对党从2011年全国大选前已经开始提出的诉求!行动党现在已经或将要开始实施的‘新措施’只是被迫认可了反对党的诉求!
反对党在争取民心工作上已经人民的认可了!

老百姓也已经习惯了行动党提出的任何‘新措施’都是暂时性的。最终行动党会想尽一切办法要回给老百姓的那点小恩小惠!

实事求是的说,行动党与其绞尽脑汁去‘释放’‘高压锅’里的‘气压’——民愤。不如将锅里的所有残渣全部扔掉——彻底抛弃了李光耀的外来移民政策和经营治国政策”

2.在面对工人党和其他在野党在群众中的威信不断提高的和群众不再惧怕行动党的白色恐吓的政治大环境下。

李显龙确实是有过这种‘太天真的想法’!

他利用工人党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企图以所谓‘希望工人党成为一个’廉洁政治’的政党为诱饵进行分化工人党与其他在野党之间的协作、信任与团结和在工人党的支持者中间制造‘工人党可能会被行动党收买’的猜疑!

行动党的这一‘努力’的结果是:工人党没有买他们的帐!工人党就此发表声明表面自己的立场!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工人党不是行动党或是新加坡政府的附属组织》(见wangruirong @wordpress.com——《工人党市镇会事件》栏目下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s=%E5%B7%A5%E4%BA%BA%E5%85%9A%E4%B8%8D%E6%98%AF%E8%A1%8C%E5%8A%A8%E5%85%9A%E6%88%96%E6%98%AF%E6%96%B0%E5%8A%A0%E5%9D%A1%E6%94%BF%E5%BA%9C%E7%9A%84%E9%99%84%E5%B1%9E%E7%BB%84%E7%BB%87)

我在这篇文章已经非常清楚的告诉李显龙:

“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和由行动党组成的新加坡政府必须清楚认识自己!

1.工人党不是行动党的附属机构、下属组织或外围统一战线组织!

2.工人党是在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下注册下成立的合法政党!

3.工人党有自己的独立自主性!工人党有自己的党纲领和斗争目标!

4.工人党是否是有诚信政治的政党?这与行动党没有关系!这是工人党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老百姓要不要支持工人党,那是工人党自身的问题!不需要行动党和新加坡共和国政府操这个心!
因此,在这个大前提下,工人党完全不需要也不必随行动党或新加坡政府的指挥棒起舞!”

这就是李显龙说:‘组成联合政府的想法太天真’的实质问题!——行动党确实有这样‘太天真的想法’!那是2013年行动党面对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反对行动党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引进外来的移民政策、无法公开推行他们已经在国会通过的《人口白皮书》和王瑞杰推动的《全国对话会》毫无生气的情况下,那些‘精英将军’给李显龙出的馊主意!——把工人党拉进来为他们的霸道统治点缀门面!

李显龙的‘太天真想法’论说白了就是要告诉工人党——工人党在下一届大选时就别再提出‘副驾驶员’论了!

我在wangruirong@wordpress.com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别无选择!放弃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是唯一的出路!》(见《全国大选》栏目下: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s=%E8%A1%8C%E5%8A%A8%E5%85%9A%E5%88%AB%E6%97%A0%E9%80%89%E6%8B%A9%EF%BC%81%E6%94%BE%E5%BC%83%E5%BC%95%E8%BF%9B%E5%A4%96%E6%9D%A5%E7%A7%BB%E6%B0%91%E6%94%BF%E7%AD%96%E6%98%AF%E5%94%AF%E4%B8%80%E7%9A%84%E5%87%BA%E8%B7%AF%EF%BC%81)。

我写了如下一段话:

“行动党必须自己做出抉择!

1.要,还是不要继续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2.行动党在2013年1月8日在国会强行通过的《人口白皮书》要不要在国会正式宣布废除?

3.行动党是否还要为实现2030年人口增长至690万推行各种计划?

可以明确的说:行动党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一个自我矛盾的困境!

唯一能够让行动党脱离困境的出路就是:

彻底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从根本上终止和废除所有与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有关的法律、法令和政策!!

行动党别无选择!

行动党执意要死心塌地的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结果:只能加速自己从统治神坛上走下来!”

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到今天,三年已经过去了。三年来在野党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与行动党之间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变化!主要反映如下!

1.新加坡的政治环境发生了重大变更!新加坡政治环境的重大变更主要表现在: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已经不再惧怕行动党的白色恐吓了!这并不是行动党施舍的!是咱们老百姓通过不懈努力而取得的!——在这个问题上,咱们和行动党人一样,谁都不会有‘天真的想法’!

所以本文中的第一个题目是:

李显龙不是‘口不择言’——大嘴巴!也不是‘童言无忌’——胡说八道!
老百姓不是‘盲目起哄’——极端排外!也不是‘天真无邪’——心中有数!

2.在2013年榜鹅东区补选的结果把行动党从‘自我陶醉’的美梦中敲醒!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以及原来支持行动党的中间选以及部分新移民开始觉醒!

行动党统治下的榜鹅东区养了一头‘狼’!——柏墨!——他行动党控制的国会的议长!行动党从2011年5月大选结束后一直到2013年1月8日,行动党秉持自己在国会占有绝大多数席位的优势,强行通过了《人口白皮书》!就行动党而言,在宪法的授权下,行动党完全有法理大张旗鼓的推行他们的《人口白皮书》!但是,实际的情况是行动党发现《人口白皮书》是为自己在老百姓当中埋下了许多地雷!他们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为此,行动党不断的以各种各样的伎俩来试探老百姓,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华族同胞、受华文教育的族群、中下层收入的夹心工薪族!行动党进行了各种‘民心工程’进行售卖、分化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

对于行动党而言,距离下届全国大选已经时间不多了,他们必须进行中期群众工作的评估!——李显龙就是通过他的‘太天真想法论’和怒骂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反对菲律宾侨民在新加坡公开举行庆祝菲律宾国庆活动是‘国耻公民’行为来测试老百姓的反应!

所以本文中的第二个题目是:

李显龙在为‘全国大选’量体温!——不需要‘副座驾驶员’!也不需要‘拱手与在野党共治’!!更不惧怕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行动党已经吹起响全国大选的笛子声!行动党与在野党将都得到群众中考验和检视自己自2011年全国大选以来的工作成绩!谁将在来届的全国大选取得比上一届更好的成绩?让咱们拭目以待。


留下评论

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调高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

我在2014年3月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的爷们!秋天的柿子吃多了会得肾结石!——全国大选啥时候举行都行!——形成百团大战态势、集中火力攻陷行动党‘一亩三分地’——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05/

我写了以下 一段话:

“这就是行动党在过去3年交替使用‘棒子与萝卜’——先恐吓再派糖果和‘萝卜与棒子’——派糖果再恐吓的业绩!”

这是我在2014年3月5日说的话。

在2014年3月22日,工人党宣布AHPE市镇会将在2014年4月1日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

网友问我,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在这里让我先说以下一个名词。

什么叫“解放区”?

解放区,在中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和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中国共产党军队对自己控制的区域的称呼。这些地区与外地往来设置关卡,并独立发行货币,且拥有自主的地方武装、法律等等。

对于解放区的性质,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存在根本对立的认识。中国国民党认为解放区是武装割据地方,新时期的军阀;中国共产党则认为解放区是实行一套与国民党当时统治中国完全不同的政治与行政管理体制。

我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名词?

1. 因为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是在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下核准成立的。它必须依据新加坡共和国政府颁布有关市镇会的所有法律、法规的条款执行和运作!

咱们就举个简单和新鲜的例子吧。

不久前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就把AHPE市镇会常年审计财务报表‘不合格’,列为‘红色’级别。许文远为此还准备修改国家发展部有关市镇会呈交常年审计报表的条文。

这就是说,AHPE的所有日常运作成本和管理制度等不论大小事务都是与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政策息息相关的!——市镇会的运作资金、人员管理、维修工程的对外承包合同等等都涉及市镇会的资金支付。这些资金的支付必须严格按照新加坡的商业市场的经济规律操作!必须真正反映新加坡当前的市场经济。

今天,在行动党的萝卜与棒子政策下,所有的物价都已经站在‘涨价上涨竞赛’起跑线上准备开跑了!
行动党本身已经把他们参与‘涨价上涨竞赛’的‘运动员’都一一推到‘起跑线’上了!——这些‘运动员’包括了:

1. 行动党控制的市镇会的管理成本与日常开支;

2. 交通部管辖的公共交通系统车资;

3. 教育部管辖下的大、中、小学、补习学校、幼儿班和托儿所的学费和杂费等等;

4. 卫生部管辖下的医院住院费、医药费、诊断费、疗养院和门诊费等等;

5. 环境部管辖下的水电、环保卫生、小贩中心管理费等等;

6. 财政部管辖下的各种税收,特别是消费税等等;

7. 贸工部管辖下的烟酒税、娱乐税等等;

8. 人力部管辖下的雇佣准证、工作准证、劳工税、‘渐进式的加薪’、提高低薪工人薪金等等。

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管辖下的选区是在新加坡共和国的宪法大纲管辖范围!因此必然,也不可避免的要上调他们的运作成本!否则,工人党将无法找到愿意在亏损的情况下承包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的环境卫生、维修工程等承包商!面对新加坡的人力劳工市场的短缺和薪金上调的压力情况,工人党聘用的管理人员是不可能勒紧裤带来管理整个市镇会的运作的!
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工人党必须面对市场经济的现实!不管工人党愿意不愿意上调市镇会的杂费,工人党市镇会的员工薪金 、市镇会的各种日常开支与维修工程都必然离不开物价上涨这个直接的因素!

我不是工人党的党员或党工,我和大家一样当然不知道工人党调高市镇会杂费具体的情况。但是,我个人相信;

1.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杂费的上调绝对不是要与行动党的‘运动员’进行一场‘物价上涨竞赛’竞技!

2. 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在考虑和衡量了2个主要因素后作出决定上调是市镇会的杂费的:

a.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的管理成本,特别是面对劳工薪金上调和物价上涨的市场压力下也不得不进行调整了!因为工人党市镇会的工人、管理人员和承包商必须面对由于行动党一手造成的物价上涨的大环境!这是已经是不可避免也无法扭转的经济环境趋势!

b.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的选区的杂费上调必然是与自己管辖的选区的群众进行了深入的了解民情、说明上涨的实质原因后才决定上调的。

我在2014年1月11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1/11/)
我在这篇文章里已经说了:

“咱们现在挣的钱不是在物价腾飞前挣得的啊!是在物价腾飞后才挣得啊!!普通的工薪阶层,特别是处于劣势的低薪工人,不管他们夫妇俩如何辛勤工作(即所谓‘双收入家庭’!),他们所挣的钱绝对无法赶上沸腾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即使想要与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并驾齐驱’也办不到!——正如我所说的,行动党的所谓:‘人民负担得起’就是一句不受时间和空间约束的规划!!!!
行动党已经知道这一点!他们如果还想保住自己在来届全国大选的绝对优势,他们就必须进一步向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做出进一步的妥协!他们别无选择!”

新加坡的老百姓(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新移民、永久居民或外来客工)都得面对百物上涨的压力!商家都得面对营运成本上涨的压力!工人都要求提高工资应付上涨!所有的政府部门必须调高行政收费来弥补调高公务员薪金的压力!这就是当前以及未来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趋势!行动党是形成和推动这个趋势的推手!行动党是这个趋势的作俑者!

因为他们不愿公开承认目前新加坡出现的这个经济趋势的根源就是上个世纪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了!那是行动党自个儿愿意承受的压力!咱们不管!他们不必向咱们诉苦!咱们也不会同情他们!

今天,行动党被迫必须通过‘调整政策’来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但是,行动党已经把自己引上了李光耀为他们开创的另一条黑道上——百物上涨!

因此,我个人认为,工人党提出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是正确的决定!工人党提出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说明了工人党是务实的一个政党!

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各种‘民间’的‘资助’的情况下都必须上调他们控制的市镇会的杂费!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经济并不富裕!工人党的市镇会是建立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基础上!他们一方面必须顾及管辖区内的老百姓经济承受能力(特别是低收入家庭)、一方面有必须确保市镇会不会在亏损的情况下运作!(就行动党而言,他们确是希望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能够‘逞强’!——与行动党的市镇会‘斗气’!——硬撑不上调市镇会的杂费,以证明工人党管理下的市镇会人民可以在‘蓝天下享受低杂费’!)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选民完全明白和理解工人党市镇会上调杂费是迫不得已的!他们也深知,杂费上调的根源是来自行动党顽固执行李光耀的祸国殃民政策!——工人党即便是今天不上调杂费,明天也得上调杂费!否则市镇会将无法正常运作!区内的设施和环境将无法长期保持合乎要求的水平!——届时,行动党就以此数落:‘在反对党管理下的市镇会的水平比行动党来得差!!‘

咱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行动党走上这条不归路!——行动党将为了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他们就必须继续进行‘调整’他们的政策!他们要继续‘调整’政策就必然要通过加税等手段来实现政策的‘调整’!

行动党已经为即将举行全国大选敲起边鼓!行动党要举行全国大选,那摆在行动党目前只有2个选择:

1. 要嘛,继续公开鼓吹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失去就业、教育的机会和权利;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继续面对和承受物价、屋价、交通费、医药福利、老人养老问题继续高涨的生活压力!

2. 要嘛,立即无条件的放弃李光耀的祸国殃民《人口白皮书》政策!停止继续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把为了满足690万人口需求而投入到建设和扩充各种设施的资金用来改善让老百姓、特别是老年人退休的生活上,让老百姓过上安定平稳的生活!

至此,这篇文章的题目定为:
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调高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