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光头财爷,别耍滑头!——哪壶水开了就不提哪壶—他们抓小放大!—蟾蜍必须吐出肚里银子!!

留下评论

行动党的大权贵们在公积金的问题上已经阵脚慌乱了!

1.李显龙先生以个人的名义和诚信受到鄞义林先生的‘质疑’而告上了公堂以诽谤诉求赔偿了!——老百姓关心的公积金问题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他请老百姓自己听下回分解去了!——他与鄞义林先生的个人名义与诚信诽谤赔偿案件已经无法阻吓老百姓给予鄞义林先生在精神和经济上的大力积极支持!截至2014年6月22日下午3点整,通过银行转账系统捐给鄞义林先生的筹措法院抗争的法律基金捐款是110,299元!——即便是李显龙先生个人的案件通过新加坡政府总理办公室新闻秘书张丽琳发表声明也无济于事了!

2.陈川仁不知是临危授命出面,还是自告奋勇挺身而出(待查。可能为争取出线,让自己能当上未来的第一把手把!瞎猜。胡说的。别当真。)一而再的保证公积金是‘绝对安全’的承诺也烟消云散了!——因为,鄞义林先生在2014年6月7日举行的《归还我们的公积金》集会上揭露的有关公积金局与淡马锡控股、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和金融管理局之间的关系以及提出要求公开透明与可信性的管理制度的诉求!——老百姓现在更加怀疑他的承诺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3.老百姓对公积金问题越来越多的疑问!这已经是大势所趋了!行动党不得不让掌管财政的新加坡共和国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光头财爷善达曼请出前台来!他袒胸露乳的向老百姓保证公积金的制度是‘坚固可持续’的——那就是说:老百姓安啦!一切都没有问题!!——从上个世纪70年代李光耀不断修改有利于他们更好的控制公积金管理的条例,行动党为什么现在要出来进行信心喊话????

为什么行动党的大权贵们必须一个个亲身站到第一线安抚老百姓!?——老百姓在公积金的问题那么直截了当就可以理解是咋回事!他们不需要行动党在推销‘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双全’那样费劲通过方言、‘麻将牌’等方式进行讲解!?不需要动员后宫的丫鬟们上街抛头露脸买风骚帮忙行动党说明‘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双全’对老百姓的‘好处’呢?——理由很简单,行动党的‘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双全’是告诉老百姓病了没钱治疗时才会用到!——老百姓在公积金户头里的存款是老百姓经过30-40年辛勤工作后的血汗钱!那是两个根本性质不同的问题!——行动党的那个‘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双全’是当老百姓生病或过了70岁之后的事!——公积金户头的存款是老百姓活着和退休时可以立即用来维持退休生活的血汗钱!

我在2014年6月18日的文章《项庄乱舞剑、鄞公人气旺!群猪乱嚎叫!丫鬟唱戏忙!——行动党将继续在公积金和医药社保等民生问题的泥潭打滚!——必须迫使含在蟾蜍嘴里的铜板吐出来!》(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6/18/)

“我们必须指出:

如果行动党的大权贵们认为:不需要彻底放弃李光耀为公积金制定的政策,只要继续玩弄一些哄骗老百姓的伎俩,就可以达到‘头过身体就过’的想法!那是行动党的大权贵们的事!咱们不会管、也无法管、更不会为行动党目前处于四面楚歌而‘深表同情’!

行动党的淡马锡控股集团、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金融管理局必须无条件全部退出管理、使用公积金的存款作为对外投资的融资工具!如果它们以公积金的存款作为在资本市场融资的工具,他们必须立即无条件的让这些作为工具的存款数额与他们的资本市场融资脱钩!

这是目前行动党的大权贵们最为‘茶饭不思’的问题是——没有含着铜板的蟾蜍还会给赌枭带来‘旺盛赌运’吗!——行动党长期控制的淡马锡控股集团、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金融管理局在自我撇清与公积金的存亡关系!——没有‘担任’和‘管理公积金资金的管理机构’的身份后将何去何从?”

这就是为什么行动党的大权贵们一个个不顾体面、袒胸露乳的急着跳出来为公积金的存款问题做出‘安全保证’的根本原因!

老百姓在公积金局的存款真的出了乱子了吗?!

不!如果真的出了乱子,那就如我在《陈川仁,行动党在公积金问题上就是坐在活火山口上!——谁想当新加坡未来的总理都必须解决!含糊不了!推脱不了!》(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5/31/)

“公积金问题就是一座活火山!行动党就是坐在这座活火山口上!行动党是要自己走下火山口,还是让炙热的火山熔浆自伤?那是行动党自己的事!咱们不管!咱们也不操这个心!时间绝对是在老百姓这一边!”

行动党根本就不是为公积金的‘安全’担心而做出什么‘保证’!他们是在玩‘抓小放大’的游戏!

为什么?

因为鄞义林先生在2014年6月7日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归还我们的公积金》集会上发表的演讲内容以及6000人出席公积金集会的人数让行动党吓坏了胆子!(见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6/08/)

鄞义林先生在《I belive in a New , United Singapore我坚信一个新的、团结的新加坡必将实现》的演讲中已经把淡马锡控股、GIC和金融管理局三者之间的关系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老百姓面前了!

鄞义林先生说,

“问题就是:谁有能力保护我们的钱?现在的情况是不透明的!当不存在着透明的情况下,是否会有正直的情况产生?如果没有透明性,那是否会有正义?当没有透明性,是否会存在可信赖性?当没有可信赖性,我们怎能知道我们的公积金的命运如何?”

鄞义林先生的讲话是在陈川仁以政府部长的身份做出‘承诺’公积金的‘安全’‘保证’后在这个集会上提出的。

显然,陈川仁的‘承诺’已经无法获得老百姓的认可!也安抚不了老百姓心中的焦虑!因此,行动党的大权贵们不得不让光头财爷出来喊信心话!

光头财爷说的话能算话吗?老百姓会相信吗?能够释解老百姓心中的疑虑?

鄞义林先生在当天的集会的讲话提出了如下的问题!

“为什么新加坡人民无法退休?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提取我们的公积金?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们的公积金被困在户头里无法被提取?当不存在透明性时,是否还有正直性?在此,我要再一次问政府,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是否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去为自己赚取利润是多久的时间了?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是否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一共赚取了多少利润?

我们需要完整的记录报告!我们不是要目前的记录报告。这个记录报告是从1974年开始,就是淡马锡控股开始营业那年!为什么新加坡人民无法退休?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提取我们的公积金?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们的公积金被困在户头里无法被提取?当不存在透明性时,是否还有正直性?

在此,我要再一次问政府,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是否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去为自己赚取利润是多久的时间了?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是否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一共赚取了多少利润?

我们需要完整的记录报告!我们不是要目前的记录报告。这个记录报告是从1974年开始,就是淡马锡控股开始营业那年!”

这就是今天行动党的大权贵们面对公积金问题的关键!

根据鄞义林先生上网收集到有关淡马锡控股、GIC和金融管理局之间的关系,咱们尝试以下这个资本融资的结构图(The structure of Tamasek Holding and GIC’s structure finance)来说明淡马锡控股与GIC如何在资本市场进行资本融资以及如何获得投资回报以及支付给公积金会员的存款利息。
架构图-page-001

什么叫着‘结构融资贷款’(structure financing loan)?

简单的说,这是投资者在80年代开始在资本市场进行筹措项目投资建设资金的一种融资工具方式。这是融资方式的特点就是借款人必须拿出实际的和可靠的抵押物给予贷款人。借款人在取得融资后进行投资建设再从项目建设交付使用后在经营过程中经过若干年偿还所借贷的资金。

贷款人为此给借款人提出了一个借款的架构图。借款人必须符合这个架构图里的每一个环节所需的条件。我们管叫它为‘结构融资贷款’。

正如鄞义林先生在集会上提出的问题: “我要再一次问政府,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是否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去为自己赚取利润是多久的时间了?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是否动用我们的公积金存款一共赚取了多少利润?”

鄞义林先生说的是实事求实的话。

淡马锡控股和GIC就是在利用了以下的优越融资条件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贷款和高风险投资。这些融资的条件就是:

1.新加坡所有受公司雇佣的受雇者都按照政府规定的数额每月缴交公积金并存入自己的公积金户头。公积金会员存入这个户头的存款必须等到政府规定的退休年龄或符合规定的条件才有权或有资格取出使用。因此,在公积金的存款只有越来越多,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向银行与金融机构的‘挤提’现象!

2.建屋发展局已经建成的政府组屋租赁给老百姓。租赁户已经偿还该组屋全部租赁金。这些偿还租赁金的租户没有把租赁权抵押给第三者,是属于‘干净的租赁组屋’产权;

3.建屋发展局按租赁合同约定每月按时收到租赁户通过公积金局或银行缴交的租赁金;

4.建屋局让老百姓签署尚未开始建设或正在建设中的政府组屋的《预先租赁合同》。这是作为确保借款人保证所有未建或在建住房项目已经有买主,作为确保项目贷款不会被滥用。

5.为了体现淡马锡控股和GIC在这些资金和资产的真正实力,以便在资本市场融资是更加顺畅无阻。行动党政府就委任了它们为公积金局的资金管理人和新加坡政府控制下的所有国家固定资产管理人!

6.为了说服贷款人对他们使用公积金和其他固定资产作为贷款抵押物的安全性,行动党就美其名说,新加坡政府的内阁主要领导人成为他们的董事会成员,以监督他们的投资营运行为。

这就是鄞义林先生在6月7日演讲中提出的如下事实:

“在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的网站上,他们以前说明事实:‘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是负责管理新加坡政府的国家储备金的。但是为什么公积金会进入国家储备的笼子里?后来,公积金就成了金融管理局、或者是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或者是淡马锡控股管理了!对我们而言,这是含糊的!’

他们同时也说,‘政府代表财政部与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的往来关系。不论是直接或间接的干预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的投资决定。新加坡政府承担了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会全面的投资决策的责任。’

我查阅了新加坡政府投资的董事部成员名单时,董事会主席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他们的董事是2位副总理,善达曼和张志贤、教育部长王瑞杰和贸工部长林勋强。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的高级顾问是李光耀。”

具有资本融资市场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全世界的银团贷款给借款人时,从来就明确不接受所谓的‘政府担保’的行为作为保证偿还贷款的条件!因为一旦在偿还贷款期间这个负责‘担保’的政府垮台,下一届政府和它们的老百姓肯定不会继续这个承诺,也没有义务履行这个承诺!

行动党政府非常了解这个具关键性的问题。因此,他们为淡马锡控股和GIC到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贷款做出来上述的安排!他们把新加坡政府的内阁成员加入了这两个公司的董事会。这样就给贷款银团造成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这两家公司是管理新加坡现金最丰厚的公积金局的资金管理经理;它们也是新加坡政府的固定资产的管理公司!这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包括了新加坡政府的内阁成员!——万无一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对于贷款银团而言,尽管它们管理的固定资产是占新加坡人口75%以上的政府组屋。但是,租赁户的租赁权极其复杂(有的租赁户已经付清租赁金、有的租赁户的支付租赁金期限长短不一、有的租赁户不是通过公积金局偿还租赁金的,他们在马宝山时代‘开放’允许民间银行借贷给租赁户偿还租赁金的),对贷款银团而言,一旦出现追索贷款时,清算固定资产是极其复杂和长期的,但是,能够把固定资产作为保证还款的第二抵押物是有利于还款保证的条件之一;

他们的无形资产就是新加坡政府的内阁成员是董事会的成员。这是变相的政府担保行为!——新加坡政府为这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也就是变相的为这两家公司对外投资贷款承担了担保行为!——这就是,咱们经常可以看到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不时在吹嘘淡马锡控股在国际资本融资市场上的评级是属于三个AAA顶级的投资公司!因此,这两家公司在国际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贷款时,贷款银团都会给予极其优惠的贷款利率和更长的还款期的贷款条件。这是任何与银行打过交道的商人都具有的普遍常识。

鄞义林先生在6月7日演讲者指出了:“在这个事实被揭穿后,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更改了他们在自己网页上的说明。现在,他们说,‘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是与金融管理局共同管理证券发行和新加坡政府为此做出的担保行为,那是因为公积金局董事部已经动用了公积金进行相关的投资。公积金的资金并没有直接转入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户头由他们管理。其中的一个资金来源是进入了新加坡政府的资产,并由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进行管理。这是从新加坡政府证券那儿发出的。

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说了什么?他们说,公积金局投资在新加坡政府的证券上是属于新加坡政府的资产,这个资产是由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负责管理的,简单的说,我们的公积金是由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进行管理。

当时,一本书名叫《国家发展:关联、人事或重组》( Development States: Relevancy, Redundancy Or Reconfiguration)说了如下一段话:

‘从1970年末开始,公积金的储备金是公共部门的盈余。这笔资金已经成为淡马锡控股在国内的混合投资或是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在国外的混合投资的资金。’”

(鄞义林:《I belive in a New , United Singapore我坚信一个新的、团结的新加坡必将实现》(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6/08/)

到了这里,为什么行动党在老百姓要求取出公积金存款的问题上始终不愿意松口的底线就显现出来了!

行动党在鄞义林先生提出了有关政府让淡马锡控股和GIC利用公积金进行对外投资的被揭穿后,淡马锡控股和GIC立马把在自己设立的网页说明公司的业务部分删除了与公积金局的资金管理人以及政府的所有的固定资产的资产管理的说明!

鄞义林先生说:“无论如何,我在上个星期再去浏览这些网站时,政府已经删除或更改了一些在这些网站有关的说明。现在你再也无法看到公积金是被用来投资在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和淡马锡控股。

这2项被更换的主要证据是:

1. 政府已经删除了有关‘公积金是投资在储备金’的信息;

2. 政府已经删除了有关有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淡马锡控股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管理这笔储备金的信息。”

(鄞义林:《I belive in a New , United Singapore我坚信一个新的、团结的新加坡必将实现》(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6/08/)

到了这里,咱们就完全明白行动党大权贵们现在焦急啥了?!

他们现在面对的就是:

1.在老百姓强大的压力下,行动党不得不考虑撤销委托这两家公司作为资金管人和产业管理的法律依据的话,那么,这两家公司今后在国际资本融资市场的‘AAA’评级地位如何保住?

2.在老百姓强大的压力下,行动党不得不考虑把这两家公司在投资中赚取的丰厚利润拿出来与公积金会员均分或按比例支付电话,那么,这两家公司的董事部成员还可以继续享有丰厚的红利吗?

3.在老百姓强大的压力下,这两家公司无法如以往一样随意拿公积金的存款作为第一抵押物,固定资产作为第二抵押物的情况下的话,那么,国际资本融资银团还会继续提供优惠的贷款条件,包括优惠的贷款利率、还款期等等吗?

显然,行动党的大权贵们自己心理非常有数!他们知道,一旦蟾蜍的嘴里不再含着铜板块,国际资本融资银团要求贷款条件将会逐渐提高。这两家公司在国际进行风险投资赚取的丰厚利润将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所以,行动党的大权贵们、丫鬟及其走狗和御用文人始终不愿针对对老百姓要求归还公积金存款和公开透明化有关淡马锡控股、GIC和金融管理局利用公积金存款进行的投资给予正面的回应!

到此,我把这篇文章的题目定为:

光头财爷,别耍滑头!——哪壶水开了就不提哪壶!—他们抓小放大!—蟾蜍必须吐出肚里银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