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客观、全面和事实求是论证左翼反对李光耀的假合并条件是划分御用历史学者、‘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或是修正历史学者的分水岭!

  • 马来西亚计划——英国殖民主义者、东姑.阿杜拉曼和李光耀老饕餐桌上的佳肴!
  • 不要随着行动党的指挥棒把马来亚共产党和左翼公开组织画上等号!——马来亚共产党和新加坡左翼政党组织是为争取实现一个包括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在内的统一马来亚国家和独立、人民自由、民主与平等的真正爱国者!

康熙皇帝   李光耀的寿命够长了吧?够!确实够长!不但够长,而且他还够长气!乾隆皇帝也无法像他这样50年后说话的声音还是当年40岁出头的嗓子!   不信。那您就到北京的故宫或者台北的故宫走一趟。您能够听到的声音绝对是纯正的中国普通话话或者台湾人带着闽南口音的台湾国语。乾隆皇帝的嗓子您绝对听不到!   这是李光耀的孝子贤孙,第四代行动党人在庆祝2015年新加坡建国50周年的藉口下,拿纳税人的钱借用21世纪的资讯科技把他当年的《电台的12讲》重新刷新出版,所以,现在李光耀的声音和当年一样没有改变!   第四代行动党人确实是想尽办法、挖空心思拿老百姓的钱来干这事!   为什么?   第四代行动党人知道,80后的新加坡年轻人和中年人对重播李光耀当年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兴趣,因为他们已经被日益沉重的生活压力折腾的喘不过气了顾不上这破事!。所以,第四代行动党人把重播李光耀当年的‘电台12讲’的观众对象锁定在建国一代和青少年。这就是咱们的老祖宗传说的:老的好欺骗、小的好下手。   咱们把话说穿!实际的情况是:  

张志贤                12讲

张志贤在开启李光耀那30多岁的嗓子盒时已经把行动党要干这事的目的给说得非常明确了!   他说:

“在国家独立50周年来临之际,一些修正主义作者企图重塑共产党员及其支持者在合并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他们把斗争简单的描绘成一场对合并性质而进行的和平民主争议。漠视共产党员通过颠覆性行动和武装革命夺取政权的根本动机。”

张志贤关于重新出版的说明   为了证明李光耀当年论述的‘电台12讲’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第四代行动党人把国立大学的副教授刘坤华Albert Lau拉出来为重新出版撰写了‘合并斗争——历史性的来龙去脉’的文章。他的年纪比张志贤还要年轻,国大历史系比他年纪大、经历丰富、学术地位高的历史学者应该不乏其人吧!第四代行动党人挑选了他来撰写有关重新出版‘李光耀电台12讲’的文章到底是明智?还是愚蠢?不知道。请各位看看下面他说的这段话:(见第8频道网站:http://www.channel8news.sg/mobile8/singapore/20141009-sg-merger-syp/1406274.html

“这一系列的演讲激起了共产党领袖的激烈,反应这也代表当时演讲多么成功和有效。”、“有关合并,我必须说当时我的父母是存有质疑的,不过听了李先生针对合并的重要性发表的演讲,我父亲认为那是唯一的出路。”     因共产党员不断制造混乱和煽动反政府情绪,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1961年输掉了两场补选。”

看来,他说吃皇粮的‘历史学家’。他对新加坡的历史认识水平是一般的水平。他并没有做好功课,就是胡乱抄袭‘李光耀电台12讲’里的一些能够刺激主人感官的文字就算球了。     作为一位历史学者,他对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的结论竟然是他家的老爷子和老奶奶的话:

  “有关合并,我必须说当时我的父母是存有质疑的,不过听了李先生针对合并的重要性发表的演讲,我父亲认为那是唯一的出路。”

他对人民行动党在1961年输掉芳林和安顺的两场的政治历史原因是什么?看来这位‘历史学者’根本懒得去找出真正的历史原因。就说是:“因共产党员不断制造混乱和煽动反政府情绪,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1961年输掉了两场补选”!?   真正的历史背景是:

1.芳林补选:当时的候选人王永远。他是以16条提案为补选的口号击败行动党的候选人。那是因为上台后不久取消公务员的津贴导致公务员的不满的结果。林清祥等左翼成员鉴于行动党刚刚在1959 年上台执政,徐哟一个稳定的政治局面而号召人民支持行动党的候选人的。

2.安顺补选;当时的候选人是马绍尔。当时这场补选的举行是在东姑.阿杜拉曼提出了包括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自治邦、汶莱、沙捞越和北婆罗洲(即是现在的沙巴)的‘大马来西亚计划’。林清祥等左翼领导人看到了东姑阿杜拉曼的这个计划的真正阴谋而号召选民支持行动党。

作为在一个在国际享有良好声誉的学术机构——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历史系副教授,即便是因为要吃皇粮,无法全面、客观和实事求是的把新加坡建国历史的真相说出来,也不至于把自己家里的老爷子和老奶奶的话当成是他对这段及其主要的历史的结论吧!

他是一个历史系副教授。这就是他的对新加坡建国历史的专业学术见解和结论?!无语。   lau     《新加坡联合早报》为了配合行动党推出重新出版李光耀的‘电台12讲’,由御用媒体人韩永梅领军组团精心炮制了一套《解读李光耀12讲<争取合并的斗争>》的广播讲话视频。这丫鬟确实与党国保持一致的口径!     《早报》在为她的《早报制作电子书 《解读李光耀十二讲》简易阅读版附广播音频》是这么写道:(见: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sg50/others/story20141011-398869#sthash.rbhk8XHP.dpuf”) (见: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sg50/others/story20141011-398869)(《解读李光耀十二讲》简易阅读版附广播音频见如下网址:http://www.zaobao.com.sg/lkyradiotalk/

“1961年李光耀做这系列广播演讲的时候,是最动荡的时代,也是新加坡历史上一个关键的转折期,当年有许多精彩事件也有不少疑团,可以说谍影重重。那个时期的风云人物如方壮璧、林清祥、方水双、蒂凡那和马绍尔等,关系错综复杂,电子书中按照李光耀系列广播的内容,整理了他们在这段历史时期扮演的历史角色。  

“疑团”、“谍影”还没揭开吗?   咱们就暂且别说韩永梅可以去请教她的老爸韩三元,一个自称是‘新加坡的文史工作者’或者是‘曾经参与新加坡的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斗争的过来人。’   就如张志贤所说的:

“在国家独立50周年来临之际,一些修正主义作者企图重塑共产党员及其支持者在合并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他们把斗争简单的描绘成一场对合并性质而进行的和平民主争议”。

她大可去买一本已经在2013年11月出版的书:《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查阅当时的历史资料。这绝对比她老爸可以提供给的历史资料更加完整性和全面性!

还是那句话:这些丫鬟们和那位副教授一样:他们都是属于吃皇粮的!他们必须睁眼睛说瞎话!   李光耀   2013年11月由历史学韦杰夫、谭炳鑫、孔莉莎和前政治拘留者共同撰写的一本极其重要、经受得起与行动党对质的书:《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已经把当年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前以及马来西亚后的所有历史文件档案公诸于世了!这本书的作者包括了历史学韦杰夫、谭炳鑫、孔莉莎从英国档案馆解密的档案。同时,除了林清祥、林福寿、陈仁贵等几位主要领导人往生外,当年参与领导这场斗争杰出的领导人其他重要领导人包括了傅树介、赛.查哈利和陈国防等。他们撰写了当年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斗争经过。

这些老前辈不必像李光耀一样在公开场合与人见面需要让人站在背后撑着。韩永梅等丫鬟们不敢买这本书来看,也大可与这些人进行一次全面、公开的访谈,他们认为是“疑团”、“谍影”绝对可以全部揭开!

冷藏行动中文版                    新书:1963年冷藏箱的50周年

  李显龙于2014年10月4日在国大的一个讨论会上说,‘学术讨论历史问题不会受阻挠’。 李显龙讨论历史不会受阻挠     我们遵循李显龙的话。   为此,本网站从2104年10月30日到2104年11月24日上载了有关以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为首的左翼政党和组织有关反对由英国殖民主义者幕后推动、时任的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杜拉曼和新加坡自治邦总理李光耀阴谋策划的“大马来西亚联邦计划”的历史文献的。同时,我们也把由韩永梅领军制作的李光耀的《解读李光耀十二讲简易阅读版广播视频》同时上载。

本站以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和工会组织反对李光耀的‘电台12讲’的历史文献资料分成11部分别上载到网上,让读者去判断历史的真相。这些资料其网址如下:

(一)在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   (二)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三)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四)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五)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六)在2014年11月11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财政经济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七)在2014年11月13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大马来西亚问题》。(见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6wfom2e6xdpp8va/%E7%AC%AC%E5%85%AD%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5%A4%A7%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9%97%AE%E9%A2%98%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合并、假合并和邦联》   (八)在2014年11月15日上载了《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社会主义阵线机关报《阵线报》(上)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kg4qz4mejx2zqei/%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8A%EF%BC%89.ppsx?dl=0

(九)在2014年11月19日上载了《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社会主义阵线机关报《阵线报》(中)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mvdr84lgbgwxo27/%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AD%EF%BC%89.ppsx?dl=0

(十)在2014年11月21日上载了《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社会主义阵线机关报《阵线报》(下)(完结篇)》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21/%e8%a1%8c%e5%8a%a8%e5%85%9a%e9%87%8d%e6%96%b0%e7%a5%ad%e5%87%ba%e6%9d%8e%e5%85%89%e8%80%80%e7%9a%84%e7%81%b5%e4%bd%8d-%e7%94%b5%e5%8f%b012%e8%ae%b2%e6%94%b9%e5%8f%98%e4%b8%8d-3/   社阵党徽   (十一)在2014年11月224日上载了《第四代行动党重新出版李光耀的《电台12讲》要给年轻一代灌输什么?——学习李光耀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野心:必须不惜使用造谣欺骗、奸诈阴险和忘恩负义的手段!》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24/%e7%ac%ac%e5%9b%9b%e4%bb%a3%e8%a1%8c%e5%8a%a8%e5%85%9a%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d%8e%e5%85%89%e8%80%80%e7%9a%84%e3%80%8a%e7%94%b5%e5%8f%b012%e8%ae%b2%e3%80%8b%e8%a6%81%e7%bb%99%e5%b9%b4/ 已故林清祥  已故陈仁贵 已故林福寿

赛查哈利           傅树介

行动党为了挽救自己目前的狼狈政治处境,通过重新出版李光耀的‘电台12讲’。不惜继续扭曲新加坡左翼反对李光耀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条件的立场和观点,不惜继续扭曲和掩盖当时的历史事实!

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御用文人和‘历史’学者一样为了一口的皇粮,不惜配合行动党的扭曲历史事实,跟在李光耀屁股后面摇尾嘶叫——仅刊登‘李光耀的电台12讲’和把新加坡左翼反对李光耀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条件扭曲成是配合马来亚共产党的武装夺取政权。

50年后的今天,行动党还得依靠李光耀编制的谎言来挽救自己的必然走下神台的噩运,那是行动党自个儿的事。我们绝对阻止不了!也不会去阻止!这是行动党自个儿的悲剧!

第四代行动党人道现在还得依靠捏造新加坡的左翼组织为马来亚共产党的外围组织的关系的挫劣伎俩!那只是老祖宗所说的 :穷驴技穷!  

早在50年前李光耀已经干完,而且干得比现在第四代行动党人还要来得!—李光耀当年在编制完这些谎言后就把左翼政党、工会组织、文化艺术团体、大专学院的领导人全部不经审讯的非法、长期扣留了!今天第四代行动党敢不敢也学李光耀当年重新出版‘李光耀电台12讲’后,也来干一场同样的‘冷藏行动’?!

我们相信,在新的历史条件下,80后出世的新加坡年轻一代对50年前李光耀所编制的左翼反对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的神话是完全有能力判断和批判这个涉及咱们子孙后代的历史事件。

因此:

一、我们也不必像那些行动党圈养的御用媒体和所谓‘历史学者’一样在谈及‘李光耀的12讲’时,不敢提起如何有关当时左翼领导人、政党和工会组织在这个涉及新加坡老百姓前途的大事的政治立场!不敢提起李光耀在马来西亚成立前,向英国人和东姑.阿杜拉曼提交和坚持必须在马来西亚成立前全面逮捕新加坡的左翼领导人的历史事实!

二、我们也不必像一些标榜着是属于‘马共和左翼历史问题专家’那样,只是使用让人读了感到‘鼓舞万分’的‘左翼惯用语’。他们只是重覆了已经是在网上上载的所有历史文献资料的内容。他们不去论证李光耀当年狂言‘新加坡不加入马来西亚将会失去一切’、‘马来亚共产党和亲共分子企图通过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进行武装夺取政权的阴谋’这些涉及原则性的历史问题!反过来,他们配合行动党在重新出版‘李光耀电台12讲’的重点如下结论:  

1.所谓‘“马来西亚”计划所引发五邦及印尼左翼的互动’!历史的事实是:不管马来西亚这个宠物是否出现,英国殖民主义者是五邦人民共同统治者——为摆脱殖民主义者的统治、争取国家独立的斗争是当时的政治发展主流!    

2.所谓‘帝国主义与当地政权双管齐下的措施凑效,加上左翼本身过左的意识 形态和行动,特别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严重影响下,导致自身的式微,新、马及砂拉越左翼终于全面走出历史。’

历史的事实是:

马来西亚计划是在1961年是英国人通过东姑.阿杜拉曼提出的、新加坡的领导人是在1963年2月日在‘冷藏行动’下全部被逮捕的(接着马来亚半岛和北加里曼丹的左翼政党也遭受同样的镇压)。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在1966年全面爆发的。中国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向全世界输出武装夺取政权等‘极左思潮’影响是在1966年以后才开始在新加坡的左翼政党和组织出现!那个时候,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的所有优秀的领导人和干部已经全部被关进了监牢!在李光耀的白色恐怖阴影笼罩下,人民已经失去了工会和农会等群众组织。

在1967年以后,李光耀还进行了无数次的逮捕行动和封闭左翼组织的镇压行动,这时候左翼才被迫逐渐退出了新加坡的政治舞台。这是1968年以后的事。    

不论是‘历史御用历史学者 ’或者‘马共和左翼历史问题专家’在‘论述’‘李光耀电台12讲’的共同点是什么?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  

跟随着李光耀在50年前的陈腔滥调起舞:把新加坡左翼领导人、政党和工会组织反对的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条件的斗争直接或间接扭曲为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或与马来亚共产党的斗争目标不谋而合!

张志贤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电台12讲‘的说明会讲话才是真正动机!

哪些所谓的‘历史学家’和‘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在谈论新加坡人民与五邦人民共同反对马来西亚只是各自扮演好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和任务吧了。  

 

吃皇粮的御用历史学家公开随着老佛爷50年前的嗓子前呼后应的负责公开谴责左翼组织当年反对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是与马共脱离不了干系!    

拿过皇粮过日子的‘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照抄已经在网上上载过的历史资料加上几句‘极左的口号’,只是要显示自己了解当时的历史‘秘密’和‘疑团’,同时与御用历史学者在这个问题是‘不同’的。  

他们的共同重点就是:    

吃皇粮‘历史御用学者’和那些打着‘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的人在谈论新加坡左翼反对李光耀当时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事件时,从头到尾就不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1.历史学者已经在《新加坡1963 的冷藏行动50周年》所揭露的李光耀当年是否列出一份几百名要在马来西亚成立前进行逮捕的名单的事实?    

2.李光耀为什么要在50年前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的609天仓促脱离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3.新加坡共和国成立后至今50年的事实,特别是在经济上是否说明了当年李光耀在推销他的加入马来西亚时所说的是不是编织出来的谎言?    

4.那些当年反对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而在不经审讯、长期监禁的政治拘留者是否是李光耀一手陷害的?是否要成立调查庭调查这一历史事件?

我在2013年7月30日发表的文章:《咱们的祖国是怎样诞生的!——是李光耀争取的?是被马来西亚赶出去的?是被迫退出马来西亚的(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30/%e5%92%b1%e4%bb%ac%e7%9a%84%e7%a5%96%e5%9b%bd%e5%b0%b1%e6%98%af%e8%bf%99%e6%a0%b7%e8%af%9e%e7%94%9f%e7%9a%84%ef%bc%81/)    

“马来西亚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为什么在609天后把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

必须肯定的事实是:  

新加坡被驱逐马来西亚绝对与新加坡和马来亚半岛的左翼政党和组织扯不上关系!!也和马来亚共产党扯不上关系!  

因为,反对李光耀加入‘大马来西亚联邦计划’的新加坡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和左翼公开政党和组织,在英国人和当时的马来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协助下,李光耀已经把他们完全逮捕入狱了!

李光耀自己也在后来的几次逮捕行动中把左翼政党和组织的第二、第三线领导人都逮捕了。——他已经没有反对者了!”

  那李光耀哭什么?

李光耀的哭是:     马来西亚的东姑阿都拉曼在短短的609天把他给抛弃了!对于李光耀而言,这是他自1950年代以来第一次被人彻底的出卖!

他利用新加坡加入英国人倡议的‘大马来西亚联邦计划’,不惜一切把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力量一个不少的全部让英国人一夜之间全部逮捕入狱。他本以为自己从此可以和马来西亚的东姑阿都拉曼平起平坐。

其实,李光耀根本忘记在新加坡合并加入马来西亚前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新加坡当时是英国统治的殖民地的一个内部自治的自治邦政府吧了!李光耀当时宣布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成为独立国家’那只是在欺骗人民!

  那什么原因造成合并加入马来西亚才609天的新加坡被马来西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驱逐出马来西亚联邦?!

原因在于:

1.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马来西亚巫统要建立的马来西亚是一个以维护马来族封建贵族与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特权利益的马来种族主义的马来西亚!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行动党要建立的马来西亚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或者说的更明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没有马来人特权的马来西亚!

这是两个政治理念!这是南辕北辙的政治理念!

2.马来西亚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马来西亚巫统已经不掏一分钱,轻易的从英国人手中获得了三个殖民地——沙巴、沙捞越和新加坡。对马来西亚的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马来西亚巫统来说,那就是,从马来亚联邦变成马来西亚联邦后,马来西亚巫统控制的国土、海域和领空一夜之间已经从马来半岛和狭窄的马六甲海峡扩大到南中国海去了!它拥有的丰富天然资源已经不止局限于马来半岛,而是扩大到北加里曼丹的沙巴和沙捞越。

3.至于新加坡,这个拥有天然避风港的地理位置,对马来西亚而言,那不是关键的问题。因为,新加坡除了天然的避风港外,没有其他可以与沙巴和沙捞越相比的。

更重要的是:

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马来西亚巫统非常清楚:一旦让李光耀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治概念落实,那就是: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包括了马来半岛、沙巴、沙捞越和汶莱)的华族将成为一股挑战以巫统为首的马来西亚马来族封建贵族与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势力!——这是一颗威力无比的定时炸弹!一旦设定的时间启动,对于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马来西亚巫统来说,那可是不可收拾的大灾难啊!

以东姑阿都拉曼为首的马来西亚巫统非常清楚:李光耀最终将成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股势力的核心人物!(因为经过1963年的2月2日以及2月3日在新加坡和马来半岛全面逮捕了两地的左翼政党和组织领导人后,已经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可以替代李光耀有明显有巫统抗衡了!)

长痛不如短痛!

这就是马来西亚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为什么要在新加坡合并加入马来西亚后609天把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的根本原因!——根除毒瘤,以免后患无穷!”

到了这里,咱们可以这么说:

客观、全面和事实求是论证左翼反对李光耀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条件是鉴定御用历史学者、‘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或是修正历史学者的分水岭!    

马来西亚计划——英国殖民主义者、东姑.阿杜拉曼和李光耀就是餐桌上的老饕!——各自选择摆在餐桌上自己喜爱的佳肴吧了!    

这一场聚餐会就在李光耀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609天后被迫退出马来西亚不欢而散了!

这是证明当时李光耀的‘电台12讲’就是一派胡言!

马来亚共产党和新加坡左翼政党组织是为争取实现一个包括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在内的统一马来亚国家和独立、人民自由、民主与平等的真正爱国者!但是,不要把北加里曼丹人民被迫进行武装起义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影射到新加坡左翼公开组织在争取祖国的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和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影射为企图武装武装政权的斗争!    

1948年6月20日马来亚共产党已经宣布为争取实现一个自由、民主和平等的马来亚人民共和国与英国殖民主义者展开了抗英民族解放战争的斗争!    

1954年11月在林清祥的支持下成立了人民行动党的党纲也是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的统治,争取实现一个包括新加坡在内的统一的马来亚。这是行动党写在建党的党纲!这一点大可在李光耀的‘电台12讲’里可以找到。

因此,不要对新加坡公开左翼组织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的斗争画上等号或者影射为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    

1961年7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成立。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领导人和13名行动党的议员因为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的条件被李光耀驱逐出党。    

这就是马来亚共产党与新加坡左翼在新加坡左翼政治舞台的活动的各个历史时期。    

对于那些在被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狗腿子和那些为‘李光耀电台12讲’扮演前呼后应骄傲色的所谓‘历史学者’在这个问题采取了枪口一致对外的口径是实属正常的,因为他们一家大小就靠这口皇粮养家糊口。

但是,我们必须警惕那些自称为‘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

他们采取了采取合稀泥的变相的手法。他们在谈论50、60 和70年代的新加坡左翼运动始终保持一贯手法:不论左翼运动是蓬勃发展时期的历史还是遭受严重挫折的时期,他们都把这一切划入与马共操控的结果有关。    

这些‘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蓄意把一些左翼组织里出现的一小部分马共党员说成是操控的了这个公开左翼组织的活动!这种居心是十分无耻和应该警惕的。这是他们从另一个角度去配合行动党在今天继续攻击性和扭曲左翼政党和组织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一种恶意诽谤!    

这些‘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假借自己拥有并且是研究有关‘马共和上个世纪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左翼组织的珍贵历史资料’的专家。

他们通过所谓大量的研究资料自治都是把左翼遭受行动党残酷镇压被迫从新加坡的政治舞台消失都一板子敲定为这一切诶都是因为马共的领导人错误造成的彻底失败,让后人觉得马共的存在不过是一场幼稚可笑的扰乱社会的叛乱。  

 

他们完全不提起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行动以及后来连续不断的采取灭绝性的镇压新加坡的左翼领导人和组织镇压的历史事实!把当时历史上出现的这些事件当成是次要因素,把在1968年后受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出现的情况说成是造成左翼组织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消失说成是历史的主要因素。    

明白的说,这些‘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这种研究的结论是比那些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文棍和靠皇粮养家糊口的‘历史学者’的背后动机还要来得阴险狡猾!

他们是不是在配合行动党当前的政治需要而把当年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斗争历史与新加坡的左翼运动遭受残酷镇压最终被迫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消失说成是左翼自己犯了斗争路线和策略的错误所造成的?    

为什么这些‘马共和左翼问题专家’至今没有向行动党提出:

李光耀当年为了推销他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不惜一切进行编造和诽谤左翼组织的‘电台12讲’,最终新加坡在马来西亚只逗留了609天的问题?    

这些问题是值得人们深思和注意。

本文中就当成本站重新上载有关新加坡左翼在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条件的历史文献资料第12部分。


一条评论

第四代行动党重新出版李光耀的《电台12讲》要给年轻一代灌输什么?——学习李光耀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野心:必须不惜使用造谣欺骗、奸诈阴险和忘恩负义的手段!

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左翼政党领导人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的看法》的说明

 

 

 

 

皇帝玩自拍-12

 

 

 

 

第四代行动党 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以来,尽管他们使劲的进行所谓的‘调整’过去50年来李光耀一手制定的无限量和无限制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但是,事实的发展还是无法让行动党摆脱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处境!为了挽救自己日益走下神台的噩运!为此,第四代行动党被迫祭出李光耀的这具活动的尸体出来——50年前的‘电台12讲’。

 

 

为此,我们也把50年前新加坡左翼政党的和领导人带领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加入马来西亚计划的假合并、真祸国殃民的阴谋诡计全面彻底的暴露!

 

 

我们已经在过去几个星期上载了50年前领导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计划的假合并历史文献。

 

 

我们已经上载的历史文献共有10部分,其网址如下:

 

 

(一)在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二)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三)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四)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五)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六)在2014年11月11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财政经济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七)在2014年11月13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大马来西亚问题》。见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6wfom2e6xdpp8va/%E7%AC%AC%E5%85%AD%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5%A4%A7%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9%97%AE%E9%A2%98%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八)在2014年11月15日上载了《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社会主义阵线机关报《阵线报》(上)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kg4qz4mejx2zqei/%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8A%EF%BC%89.ppsx?dl=0

 

 

 

(九)在2014年11月19日上载了《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社会主义阵线机关报《阵线报》(中)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mvdr84lgbgwxo27/%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AD%EF%BC%89.ppsx?dl=0

 

 

(十)在2014年11月21日上载了《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社会主义阵线机关报《阵线报》(下)(完结篇)》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21/%e8%a1%8c%e5%8a%a8%e5%85%9a%e9%87%8d%e6%96%b0%e7%a5%ad%e5%87%ba%e6%9d%8e%e5%85%89%e8%80%80%e7%9a%84%e7%81%b5%e4%bd%8d-%e7%94%b5%e5%8f%b012%e8%ae%b2%e6%94%b9%e5%8f%98%e4%b8%8d-3/

 

50后的历史证明:

 

 

50年前,李光耀假借新加坡左翼政党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的策略!

50年前,新加坡左翼政党领导人已经指出李光耀提出的合并是出卖新加坡各族人民利益的假合并阴谋!

 

 

50年后的今天,新加坡的历史发展事实说明:

 

 

  • 第四代行动党重新出版李光耀的《电台12讲》要给年轻一代灌输什么?——学习李光耀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野心:必须不惜使用造谣欺骗、奸诈阴险和忘恩负义的手段! 

 

    1.  
  • 50年前,新加坡左翼组织和领导人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合并是虚假、是经不起历史的考验的!

 

 

 

 

  • 第四代行动党必须为李光耀当年以新加坡的左翼政党组织领导新加坡各族同胞进行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斗争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的活动、是亲共分子为了要在新加坡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的国主权,而与马来亚联合邦政府和英国殖民主义者在196322日引用‘公安法令(后改称为‘内部安全法法令’)进行了一场彻底消灭新加坡左翼政党和组织的‘冷藏行动’设调查庭,恢复和平反这件历史政治迫害的冤案!

 

 

 

 

当年在‘冷藏行动’计划下经过十多年的长期、不经审讯的拘留被释放后的前左翼政党的领导人:林林清祥、林福寿、赛.查哈利、傅树介、陈仁贵发表有关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前后独立后的新加坡的看法摘要上载到如下见网址:

 

 

《新加坡左翼政党领导人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的看法》:

 

 

https://www.dropbox.com/s/pv42wpbm0uvnpr2/%E5%B7%A6%E7%BF%BC%E9%A2%86%E5%AF%BC%E5%8F%91%E8%A1%A8%E6%9C%89%E5%85%B3%E5%90%88%E5%B9%B6%E9%97%AE%E9%A2%98%E7%9A%84%E7%9C%8B%E6%B3%95.pptx?dl=0

 

 

 


2条评论

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阵线报》—(下)(完结篇)

行动党重新出版《电台12讲——争取合并斗争历史》——就是:

 

 

 

我们在《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

 

—《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和(二)—《合并、假合并与邦联》(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3/%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7/)已经说过:

 

 

1.李光耀要否定和否认当年为了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而编织的谎言破产和制造冤案的罪孽历史罪行!

 

 

   2.为行动党目前处于民怨四起、无法摆脱在目前的困境,企图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变相对目前兴起的争取自由、民主化和等的斗争进行恐吓!

 

 

……                     

 

 

今天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不只是要面对李光耀在50年前干下的历史罪孽的问责!更重要的是无法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李光耀在50年前为了要消灭左翼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一党独裁的控制新加坡的政治局面,通过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和产业工人队伍所造成的余孽!

 

 

 新的一届国会大选即将上路!但是,第四代行动党爷们目前面的各种问题都束手无策!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昏庸无能,反而想重施李光耀当年的故!

 

 

 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就是想通过这种‘曲折救命’的手段,向老百姓灌输和影射:

 

 

目前由韩慧慧小姐和鄞义林先生所推动的要求《归还我们的公积金》运动以及由此引伸出来涉及千家万户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各种民生课题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和鼓动的!

 

 

 这就是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的谜底之二。”

 

 

 

 

 

 

社阵党徽-page-001

 

 

李光耀    张志贤

我们已经在:

  1. 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2.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3.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1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财政经济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3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大马来西亚问题》。(见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6wfom2e6xdpp8va/%E7%AC%AC%E5%85%AD%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5%A4%A7%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9%97%AE%E9%A2%98%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8.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5日上载了社会阵线报(上)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kg4qz4mejx2zqei/%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8A%EF%BC%89.ppsx?dl=0

 

 

 

9.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9日上载了社会阵线报(中)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mvdr84lgbgwxo27/%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AD%EF%BC%89.ppsx?dl=0

 

 

 

当年在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杰出领导人的领导下,以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的干部为核心力量,领导了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文化艺术团体和学生团体进行反对李光耀提出的虚假合并的斗争。

 

 

 

社会主义阵线的党机关报《阵线报》以及各个组织都通过本身的宣传刊物报道有关群众参与这场斗争的情况,社阵的《阵线报》是其中的一份宣传及时、全面和具体报道有关这场斗争情况的刊物。

 

 

 

为了让建国一代重温50年前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虚假合并计划以及让年轻一代知道带上的历史真实的一面,我们将分上、中和下三辑上载《阵线报》的有关的历史资料。

 

社会阵线报(下)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cgmht0bnzy3s7sj/%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8B%EF%BC%89.ppsx?dl=0

 

 

 


留下评论

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阵线报》—(中)

行动党重新出版《电台12讲——争取合并斗争历史》——就是:     我们在《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一)—《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和(二)—《合并、假合并与邦联》(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3/%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7/)已经说过:

“1.李光耀要否定和否认当年为了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而编织的谎言破产和制造冤案的罪孽历史罪行!     、、    2.为行动党目前处于民怨四起、无法摆脱在目前的困境,企图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变相对目前兴起的争取自由、民主化和等的斗争进行恐吓!     ……                           今天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不只是要面对李光耀在50年前干下的历史罪孽的问责!更重要的是无法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李光耀在50年前为了要消灭左翼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一党独裁的控制新加坡的政治局面,通过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和产业工人队伍所造成的余孽!        新的一届国会大选即将上路!但是,第四代行动党爷们目前面的各种问题都束手无策!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昏庸无能,反而想重施李光耀当年的故!          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就是想通过这种‘曲折救命’的手段,向老百姓灌输和影射:       目前由韩慧慧小姐和鄞义林先生所推动的要求《归还我们的公积金》运动以及由此引伸出来涉及千家万户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各种民生课题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和鼓动的!        这就是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的谜底之二。” 社阵党徽-page-001 李光耀               张志贤     我们已经在:

  1. 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2.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3.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1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财政经济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3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大马来西亚问题》。

(见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6wfom2e6xdpp8va/%E7%AC%AC%E5%85%AD%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5%A4%A7%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9%97%AE%E9%A2%98%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8.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5日上载了社会阵线报(上)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kg4qz4mejx2zqei/%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8A%EF%BC%89.ppsx?dl=0         当年在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杰出领导人的领导下,以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的干部为核心力量,领导了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文化艺术团体和学生团体进行反对李光耀提出的虚假合并的斗争。       社会主义阵线的党机关报《阵线报》以及各个组织都通过本身的宣传刊物报道有关群众参与这场斗争的情况,社阵的《阵线报》是其中的一份宣传及时、全面和具体报道有关这场斗争情况的刊物。       为了让建国一代重温50年前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虚假合并计划以及让年轻一代知道带上的历史真实的一面,我们将分上、中和下三辑上载《阵线报》的有关的历史资料。       社会阵线报(中)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mvdr84lgbgwxo27/%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AD%EF%BC%89.ppsx?dl=0


留下评论

行动党重新祭出李光耀的灵位—‘电台12讲’改变不了走下神台的噩运!关于重新上载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三)——《阵线报》上集

我们在《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一)—《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和(二)—《合并、假合并与邦联》(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3/%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7/)已经说过:

 

 

1.李光耀要否定和否认当年为了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而编织的谎言破产和制造冤案的罪孽历史罪行!

 

 

   2.为行动党目前处于民怨四起、无法摆脱在目前的困境,企图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变相对目前兴起的争取自由、民主化和等的斗争进行恐吓!

 

……

 

 

今天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不只是要面对李光耀在50年前干下的历史罪孽的问责!更重要的是无法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李光耀在50年前为了要消灭左翼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一党独裁的控制新加坡的政治局面,通过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和产业工人队伍所造成的余孽!

 

 

 新的一届国会大选即将上路!但是,第四代行动党爷们目前面的各种问题都束手无策!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昏庸无能,反而想重施李光耀当年的故!

 

 

 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就是想通过这种‘曲折救命’的手段,向老百姓灌输和影射:

 

 

目前由韩慧慧小姐和鄞义林先生所推动的要求《归还我们的公积金》运动以及由此引伸出来涉及千家万户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各种民生课题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和鼓动的!

 

 

 这就是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的谜底之二。”

 

 

 

社阵党徽-page-001pDF-page-00101第二辑封面        lysha张志贤-page-001

 

 

 

我们已经在:

 

 

 

  1. 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2.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3.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1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财政经济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1.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3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大马来西亚问题》。(见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6wfom2e6xdpp8va/%E7%AC%AC%E5%85%AD%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5%A4%A7%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9%97%AE%E9%A2%98%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当年在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杰出领导人的领导下,以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的干部为核心力量,领导了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文化艺术团体和学生团体进行反对李光耀提出的虚假合并的斗争。

 

 

社会主义阵线的党机关报《阵线报》以及各个组织都通过本身的宣传刊物报道有关群众参与这场斗争的情况,社阵的《阵线报》是其中的一份宣传及时、全面和具体报道有关这场斗争情况的刊物。

 

 

为了让建国一代重温50年前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提出的虚假合并计划以及让年轻一代知道带上的历史真实的一面,我们将分上、中和下三辑上载《阵线报》的有关的历史资料。以下是《阵线报》(上集)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kg4qz4mejx2zqei/%E7%A4%BE%E9%98%B5%E9%98%B5%E7%BA%BF%E6%8A%A5%EF%BC%88%E4%B8%8A%EF%BC%89.ppsx?dl=0


4条评论

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二)——《合并、假合并与邦联》(1962年3月)之六:《大马来西亚问题》(完结篇)

——行动党重新出版《电台12讲——争取合并斗争历史》——就是:

 

 

  • 李光耀要否定和否认当年为了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而编织的谎言破产和制造冤案的罪孽历史罪行!

 

 

 

  • 为行动党目前处于民怨四起、无法摆脱在目前的困境,企图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变相对目前兴起的争取自由、民主化和等的斗争进行恐吓!

 

 

 

 

01第二辑封面                 56第二辑第六部第43版

 

 

李光耀            张志贤

 

 

 

 

我们不必也不必再耗时、耗力对第四代行动党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进行任何的分析和反驳。

 

 

为什么?

 

 

因为,当年以林清祥为首的新加坡左翼政党、职工会、大专学府等已经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分析的非常细致和准确了!

 

 

我们将陆续上载当年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在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时发表的原始历史文献!我们希望大家阅读和思考后能够明白的当年新加坡左翼政党和组织在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条件,以及李光耀自己鼓吹的假合并的条件之间的不同!

 

 

我们已经在:
1. 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2.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3.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4.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5.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6. 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11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财政经济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1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6/

 

 

我们这里要说的是:

 

 

 

一、50年前李光耀‘12讲’是他耗尽了个人大量精力(去了马来西亚撰写‘12讲’)、时间(闭关思索)和物力(动用了国家的一切资源,包括翻译等)出台的。他断言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马来亚联合邦是新加坡的经济基地,新加坡不能单独生存。两地若不合并,就会成为竞争对手,资源匮乏的新加坡将在这场竞争必然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拖延合并只会让大家都受苦”。

 

 

 

但是,在合并不到两年。在1965年8月9日,李光耀连夜从马来西亚驱车赶回新加坡后立即宣布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对于这事件的突然发生,当年李光耀并没有像他当初播放‘12讲’是那样带劲的再来一个‘12讲’说明新加坡为什么突然退出马来西亚!

 

 

 

 

 

实事求是的说,当年别说左翼组织和领导人(包括已经在‘冷藏行动计划’下不经审讯而被拘留在牢内左翼领导人)都为此感到惊讶!就连那些跟随李光耀鼓吹新加坡非加入马来西亚的行动党人也无从解释这个问题!

 

 

 

50年过去了。今天,不但没有听到当年李光耀对自己所说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马来亚联合邦是新加坡的经济基地,新加坡不能单独生存。两地若不合并,就会成为竞争对手,资源匮乏的新加坡将在这场竞争必然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拖延合并只会让大家都受苦”进行说明,他还沾沾自喜的说‘12讲’可以让新加坡年轻一代知道当自己与共产党进行‘搏斗’的‘光荣事迹’!

 

 

所以说,50年后证明:李光耀的《电台12讲》就是扯鸡巴蛋的伪命题!

 

 

 

 

清华草皇帝轶事 2

 

 

 

二、50年过去了。李光耀当年为了让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除了播放他的‘12讲’外,还通过马来亚联邦总理东姑以及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手,在1963年2月2日(也就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把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亚的假合并的所有左翼政党组织领导人全部 抓紧监牢的历史事件进行该的说明呢!

 

 

第四代行动党人从来就不对这个时期的历史事实进行客观、公正和透明的说明!反过来,却动用了纳税人的钱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实事求是的说,第四代行动党要不要就李光耀当年鼓吹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的谈话政策性说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50年后的今天,历史学家已经能够从大英博物馆的解密档案里找到了所有的档案资料了!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要不要就李光耀当年为了清除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障碍’——实际上是他利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为手段,‘清洗’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进行重新调查,也已经不重要了!

 

 

为什么?

 

 

因为在2013年11月,新加坡的前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和中立的历史学家共同出版了一本重要的书籍《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0周年》已经填补了这个历史的空白了!

 

 

 

新书:1963年冷藏箱的50周年

我在:《There is absolutely no way that Lee Hsien Loong will get away with using the Malayan Communist Party (MCP) to cover up or whitewash his father’s historical crime of unjustly persecuting the then patriotic and progressive democrats! 》《拿马来亚共产党来说事是绝对无法掩盖和洗脱李光耀在当年制造冤案迫害爱国进步民主人士的历史罪行!》见如下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07/%e6%8b%bf%e9%a9%ac%e6%9d%a5%e4%ba%9a%e5%85%b1%e4%ba%a7%e5%85%9a%e6%9d%a5%e8%af%b4%e4%ba%8b%e6%98%af%e7%bb%9d%e5%af%b9%e6%97%a0%e6%b3%95%e6%8e%a9%e7%9b%96%e5%92%8c%e6%b4%97%e8%84%b1%e6%9d%8e%e5%85%89/)一文已经能够说明了这个问题:

 

 

“因为2013 年11 月16日以傅树介医生、陈国防先生、孔莉莎博士合编出版的了一本书名:《冷藏行动》。这本书收集了包括傅树介医生、陈国防先生、孔莉莎博士、谭炳鑫博士、卢妙萍女士、许庚献先生、李思东先生、陈仁贵先生(已故)、张素兰小姐、林福寿医生(已故)、罗家成博士、陶祚强先生、韦杰夫博士(DR. GEOFF WADE)、赛查哈利(SAID ZAHARI)先生的文章。

 

 

这些文章的集中了一个焦点:就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李光耀利用了英国殖民主义者急于解决和摆脱自己在新加坡的殖民地统治的地位和马来亚联合邦要扩大自己政治势力的愿望,把以林清祥为首的新加坡的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以‘亲共’、‘共产党统一战线’等罪名逮捕、不经审讯和长期监禁的历史罪行公诸!历史学家孔莉莎博士、谭炳鑫博士、韦杰夫博士(DR. GEOFF WADE)从英国等地收集的已经解密档案资料揭露了的‘冷藏行动’的真实面目!其他文章的作者是以自己作为当时的历史参与者的献身说法叙述了当时的历史事实。”

 

 

所以说,50年前清朝皇帝陛下英明远见,恩赐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为轶事太史官!

 

 

除了正常老年人该有的生理状况外,李光耀还活生生的坐在那儿!为什么第四代行动党要重走李光耀当年的老路,又拿纳税人的钱来重新出版李光耀的这些轶事——“12讲”呢!

 

 

 

 

清朝皇帝 轶事官

 

这是整个问题的关键!

 

 

让咱们把谜底揭开吧!

 

 

我在上述的文章里说了:“从2013 年11 月16日这本书出版至今,行动党一直保持缄默。

 

为什么?

 

因为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绝对无法对这本书的所有一切指控提出任何足于让人信服口服的反驳资料,以证明正本所说的、所提供的资料都虚构和具有毁谤性的!”

 

 

这就是说,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对李光耀当年说的一切无法自圆其说,又无法为李光耀辩护、也无法反驳《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0周年》这本书里面所提出的一切确凿的历史证据!这些证据是经得起李光耀本人或者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在新加坡或者是世界上的任何法院、调查庭或者他们认为适合的任何场所追究一切法律责任的。

 

 

 

谜底就在这里:他们是为了满足李光耀否认和否定这本书对他所做的一切指责和迫害政治对手的所有历史证据!

 

 

擦屁股!

 

让李光耀自己干去!他们都不是当事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咋会这么‘有幸’的受清朝皇帝赐封李光耀轶事的太史官!

 

这是其一!

 

 

今天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不只是要面对李光耀在50年前干下的历史罪孽的问责!更重要的是无法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李光耀在50年前为了要消灭左翼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一党独裁的控制新加坡的政治局面,通过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和产业工人队伍所造成的余孽!

 

 

新的一届国会大选即将上路!但是,第四代行动党爷们目前面的各种问题都束手无策!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昏庸无能,反而想重施李光耀当年的故!

 

 

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就是想通过这种‘曲折救命’的手段,向老百姓灌输和影射:

 

 

目前由韩慧慧小姐和鄞义林先生所推动的要求《归还我们的公积金》运动以及由此引伸出来涉及千家万户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各种民生课题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和鼓动的!

 

 

这就是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的谜底之二。

 

 

第四代行动党爷们让后宫丫鬟韩永梅负责把李光耀入殓前寿衣拉上大街晒阳光是无法挽救和延长自己必然要从神台上走下来的厄运!(事实上,韩永梅那个自称‘历史工作者’的老爸韩三元当年还是在林清祥领导下的左派工会参与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假合并的活动。他撰写有关反对李光耀的假合并的文章还刊登在作用政党和工会组织的刊物呢。我想,韩永梅是不是也从老爸哪里拿些当时的历史资料制成FLASH放上网让你去一代认识一下当时历史的另一面啊?)

 

 

http://www.zaobao.com.sg/lkyradiotalk/

 

清朝皇帝 1

这是历史规律发展的必然性!

 

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在早报集团上载的李光耀‘12将’已经结束。

 

我们也希望有良知的新加坡历史学者能够为新加坡共和国的历史的空白页填补真实的历史事实。

 

请链接以下网址阅读本篇文章的附件网址:《合并、假合并与邦联》(19623月)——

《大马来西亚问题》:  

 

https://www.dropbox.com/s/6wfom2e6xdpp8va/%E7%AC%AC%E5%85%AD%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5%A4%A7%E9%A9%AC%E6%9D%A5%E8%A5%BF%E4%BA%9A%E9%97%AE%E9%A2%98%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7条评论

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二)——《合并、假合并与邦联》(1962年3月)之五:《财政经济问题》

                 ——行动党重新出版《电台12讲——争取合并斗争历史》——就是:

  • 李光耀要否定和否认当年为了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而编织的谎言破产和制造冤案的罪孽历史罪行!
  • 为行动党目前处于民怨四起、无法摆脱在目前的困境,企图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变相对目前兴起的争取自由、民主化和等的斗争进行恐吓!

01第二辑封面 48第二辑第五部第37版       李光耀  张志贤

我们不必也不必再耗时、耗力对第四代行动党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进行任何的分析和反驳。

为什么?

因为,当年以林清祥为首的新加坡左翼政党、职工会、大专学府等已经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分析的非常细致和准确了!

我们将陆续上载当年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在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时发表的原始历史文献!我们希望大家阅读和思考后能够明白的当年新加坡左翼政党和组织在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条件,以及李光耀自己鼓吹的假合并的条件之间的不同!

我们已经在:

1.  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2.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3.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4.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5.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8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自主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8/%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5/

我们这里要说的是:

一、50年前李光耀‘12讲’是他耗尽了个人大量精力(去了马来西亚撰写‘12讲’)、时间(闭关思索)和物力(动用了国家的一切资源,包括翻译等)出台的。他断言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马来亚联合邦是新加坡的经济基地,新加坡不能单独生存。两地若不合并,就会成为竞争对手,资源匮乏的新加坡将在这场竞争必然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拖延合并只会让大家都受苦”。   但是,在合并不到两年。在1965年8月9日,李光耀连夜从马来西亚驱车赶回新加坡后立即宣布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对于这事件的突然发生,当年李光耀并没有像他当初播放‘12讲’是那样带劲的再来一个‘12讲’说明新加坡为什么突然退出马来西亚!   实事求是的说,当年别说左翼组织和领导人(包括已经在‘冷藏行动计划’下不经审讯而被拘留在牢内左翼领导人)都为此感到惊讶!就连那些跟随李光耀鼓吹新加坡非加入马来西亚的行动党人也无从解释这个问题!

50年过去了。今天,不但没有听到当年李光耀对自己所说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马来亚联合邦是新加坡的经济基地,新加坡不能单独生存。两地若不合并,就会成为竞争对手,资源匮乏的新加坡将在这场竞争必然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拖延合并只会让大家都受苦”进行说明,他还沾沾自喜的说‘12讲’可以让新加坡年轻一代知道当自己与共产党进行‘搏斗’的‘光荣事迹’!   所以说,

50年后证明:李光耀的《电台12讲》就是扯鸡巴蛋的伪命题!   

二、50年过去了。李光耀当年为了让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除了播放他的‘12讲’外,还通过马来亚联邦总理东姑以及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手,在1963年2月2日(也就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把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亚的假合并的所有左翼政党组织领导人全部 抓紧监牢的历史事件进行该的说明呢!

第四代行动党人从来就不对这个时期的历史事实进行客观、公正和透明的说明!反过来,却动用了纳税人的钱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实事求是的说,第四代行动党要不要就李光耀当年鼓吹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的谈话政策性说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50年后的今天,历史学家已经能够从大英博物馆的解密档案里找到了所有的档案资料了!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要不要就李光耀当年为了清除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障碍’——实际上是他利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为手段,‘清洗’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进行重新调查,也已经不重要了!

为什么?

因为在2013年11月,新加坡的前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和中立的历史学家共同出版了一本重要的书籍《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0周年》已经填补了这个历史的空白了!       新书:1963年冷藏箱的50周年   我在:《There is absolutely no way that Lee Hsien Loong will get away with using the Malayan Communist Party (MCP) to cover up or whitewash his father’s historical crime of unjustly persecuting the then patriotic and progressive democrats! 》《拿马来亚共产党来说事是绝对无法掩盖和洗脱李光耀在当年制造冤案迫害爱国进步民主人士的历史罪行!》(见如下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07/%e6%8b%bf%e9%a9%ac%e6%9d%a5%e4%ba%9a%e5%85%b1%e4%ba%a7%e5%85%9a%e6%9d%a5%e8%af%b4%e4%ba%8b%e6%98%af%e7%bb%9d%e5%af%b9%e6%97%a0%e6%b3%95%e6%8e%a9%e7%9b%96%e5%92%8c%e6%b4%97%e8%84%b1%e6%9d%8e%e5%85%89/)一文已经能够说明了这个问题:  

“因为2013 年11 月16日以傅树介医生、陈国防先生、孔莉莎博士合编出版的了一本书名:《冷藏行动》。这本书收集了包括傅树介医生、陈国防先生、孔莉莎博士、谭炳鑫博士、卢妙萍女士、许庚献先生、李思东先生、陈仁贵先生(已故)、张素兰小姐、林福寿医生(已故)、罗家成博士、陶祚强先生、韦杰夫博士(DR. GEOFF WADE)、赛查哈利(SAID ZAHARI)先生的文章。

这些文章的集中了一个焦点:就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李光耀利用了英国殖民主义者急于解决和摆脱自己在新加坡的殖民地统治的地位和马来亚联合邦要扩大自己政治势力的愿望,把以林清祥为首的新加坡的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以‘亲共’、‘共产党统一战线’等罪名逮捕、不经审讯和长期监禁的历史罪行公诸!历史学家孔莉莎博士、谭炳鑫博士、韦杰夫博士(DR. GEOFF WADE)从英国等地收集的已经解密档案资料揭露了的‘冷藏行动’的真实面目!其他文章的作者是以自己作为当时的历史参与者的献身说法叙述了当时的历史事实。”

所以说,50年前清朝皇帝陛下英明远见,恩赐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为轶事太史官!

清朝皇帝 轶事官

除了正常老年人该有的生理状况外,李光耀还活生生的坐在那儿!为什么第四代行动党要重走李光耀当年的老路,又拿纳税人的钱来重新出版李光耀的这些轶事——“12讲”呢!   这是整个问题的关键!   让咱们把谜底揭开吧!   我在上述的文章里说了:

“从2013 年11 月16日这本书出版至今,行动党一直保持缄默。   为什么?   因为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绝对无法对这本书的所有一切指控提出任何足于让人信服口服的反驳资料,以证明正本所说的、所提供的资料都虚构和具有毁谤性的!”

这就是说,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对李光耀当年说的一切无法自圆其说,又无法为李光耀辩护、也无法反驳《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0周年》这本书里面所提出的一切确凿的历史证据!这些证据是经得起李光耀本人或者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在新加坡或者是世界上的任何法院、调查庭或者他们认为适合的任何场所追究一切法律责任的。

谜底就在这里:他们是为了满足李光耀否认和否定这本书对他所做的一切指责和迫害政治对手的所有历史证据!

擦屁股!

让李光耀自己干去!他们都不是当事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咋会这么‘有幸’的受清朝皇帝赐封李光耀轶事的太史官!

这是其一!

今天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不只是要面对李光耀在50年前干下的历史罪孽的问责!更重要的是无法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李光耀在50年前为了要消灭左翼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一党独裁的控制新加坡的政治局面,通过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和产业工人队伍所造成的余孽!

新的一届国会大选即将上路!但是,第四代行动党爷们目前面的各种问题都束手无策!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昏庸无能,反而想重施李光耀当年的故!   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就是想通过这种‘曲折救命’的手段,向老百姓灌输和影射:   目前由韩慧慧小姐和鄞义林先生所推动的要求《归还我们的公积金》运动以及由此引伸出来涉及千家万户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各种民生课题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和鼓动的!

这就是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的谜底之二。   第四代行动党爷们让后宫丫鬟韩永梅负责把李光耀入殓前寿衣拉上大街晒阳光是无法挽救和延长自己必然要从神台上走下来的厄运!(事实上,韩永梅那个自称‘历史工作者’的老爸韩三元当年还是在林清祥领导下的左派工会参与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假合并的活动。他撰写有关反对李光耀的假合并的文章还刊登在作用政党和工会组织的刊物呢。我想,韩永梅是不是也从老爸哪里拿些当时的历史资料制成FLASH放上网让你去一代认识一下当时历史的另一面啊?)

http://www.zaobao.com.sg/lkyradiotalk/

 

清朝皇帝 1

这是历史规律发展的必然性!

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在早报集团上载的李光耀‘12将’已经结束。

我们也希望有良知的新加坡历史学者能够为新加坡共和国的历史的空白页填补真实的历史事实。

请链接以下网址阅读本篇文章的附件网址:《合并、假合并与邦联》(19623月)——   《财政经济问题》网址:      

https://www.dropbox.com/s/d4fjpbs6u56zy93/%E7%AC%AC%E4%BA%94%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8%B4%A2%E6%94%BF%E7%BB%8F%E6%B5%8E%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留下评论

新加坡设立反共标志的目的

按:本文中转载自《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作者:── 张元龙 ──

 

根据2014年11月5日《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准备在滨海公园设立反共标志,由前总统纳丹揭幕,以纪念合艾和平协议,以及马共武装斗争走入历史。

 

 

新加坡为什么要在此时设立该标志?原因如下,1989年马共与泰国和马来西亚政府在合艾签订和平协议,只有这三方面参加,而新加坡是被排除在外,即使连观察员的身份也无法得到。新加坡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它一直认为自己受到马共的威胁,马共准备放下武器走向和平,与新加坡也有关系,但是参加和谈的三方面认为它不够资格,尤其是属于亚细安的泰国和马来西亚,竟然将它排除在外。如今设立反共标志,纪念没有新加坡参加的会谈,这是否自打嘴巴,或甚至说是想要迷惑国人,显示自己还有地位?

 

马共放下武器已经25年,马泰边境硝烟已经散去,马共对星、马、泰三国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在处理协议签订后的细节上,泰国政府显得落落大方,不但保证马共人员人身安全,不以投降称呼,还提供土地、金钱、房屋,让前马共人员可以自由在原地居住,也可以自由到曼谷各地,没有监视和歧视。马来西亚在这方面显得小家子气,对一些马共人员加以限制回国,对回国人员仍然通过政治部予以审问。新加坡做得最为绝情也最为可笑,除了几个回来当成政府的宣传榜样外,其余都不准回来,逮捕法令依然有效。新加坡对于没得参加签订和平协议感觉丧失颜面,觉得不被邀请参加是被否定了国家资格,因此对于马共人员回国一事十分计较,绝不松手,于是借此设立反共标志以示自己存在的事实。可是,既然设立标志,不就说明承认马共已经放弃武装斗争,不再是新加坡的威胁,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是否能够在国际社会上获得赞誉。

 

此一标志将由前总统纳丹揭幕,纳丹在当任总统之前是新加坡内部安全局负责人,也就是新加坡的特务头子,由他揭幕是恰当不过。但是却突显了过去李光耀强调的“非共民主社会主义”已经变成“反共民主社会主义”。合艾协议过去了25年,25年前马共并没有对新加坡采取武装暴动策略,有之只是外围的对立抗争,新加坡得以生存至今,马共的策略给予它很大的空间。

 

 

大家应该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就在反共标志宣布设立之前,社会上出现不少关于马共的所谓研究资料,这些资料有意把新加坡的工运、学运都套上受马共操控的结果。其目的是要转移社会发展规律,把人民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以及反封建主义的群众觉悟说成是一小部分马共党员操控的胡作非为,这种居心是十分无耻和应该警惕的,这也是当局一路来对马共的恶意毁谤,动辄陷人以共产党罪名的伎俩。另一方面,借着研究的外衣,通过所谓大量的研究资料宣判马共已经彻底失败,让后人觉得马共的存在不过是一场幼稚可笑的扰乱社会的叛乱,而不是历史因素促成的政治斗争。这种研究的背后是否配合政治需要而进行?值得人们深思和注意。

 

我们是否可以把这些所谓的研究和设立反共标志联系起来,将之视为有着内在有机联系的计划?因为那些所谓研究已经到了一个段落,研究者急不及待地将资料收集出版,以为可以将之作为证据而使之成为历史,甚至可以配合树碑立石公诸于世。这种做法,无异收集似是而非的证据,再由几个叛徒出面作证而判人以罪,手段之拙劣,阴谋之幼稚,目的之明显,都是蠢人干着的蠢事,还自鸣得意,以为是历史的创造者,把虚假的历史又穿上虚假的外衣。

 

制造马共的消失,并非与泰国和马来西亚政府达成协议放弃武装斗争,而是新加坡政府坚持反共的结果的假象。如此厚颜,把别人达成的协议当作自家的功劳,也只有投机取巧的新加坡能够做到。据报称,除了反共标志外,也要设立印尼特工爆炸标志,为的是安慰军警人员的贡献。于此可以建议,有关于恐怖主义、种族主义、黑社会组织、各类走私、新马合并与分家、安乐岛暴动、河水山大火、李光耀下乡访问、李显龙缆车救险、彭由国贪污、郑章远受贿、大盗林万霖伏法、种族骚乱、史拜罗斯号邮轮爆炸、红灯区、赌窟、鸦片馆、……都可以设立标志,让文化贫瘠的新加坡更有文化气息,让国民得到教育,也可以成为旅游景点。

 

新加坡政府此次决定设立反共标志,是多年来反共意识沉淀的公开表露,是有意把自己从亚细安国家中突显出来,显示自己与欧美国家的进一步靠拢,要把反共意识灌输到全民意识中,以作为类似反恐的虚拟对象,借此达到凝聚没有文化根基和底蕴的国民思想。

2014年11月5日

 


2条评论

关于重新出版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出版的历史资料的说明(二)——《合并、假合并与邦联》(1962年3月)之四:《自主权问题》

——行动党重新出版《电台12讲——争取合并斗争历史》——就是:

  • 李光耀要否定和否认当年为了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而编织的谎言破产和制造冤案的罪孽历史罪行!
  • 为行动党目前处于民怨四起、无法摆脱在目前的困境,企图用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变相对目前兴起的争取自由、民主化和等的斗争进行恐吓!

01第二辑封面                          40第二辑第四部第30版

李光耀                   张志贤

我们不必也不必再耗时、耗力对第四代行动党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进行任何的分析和反驳。

为什么?

因为,当年以林清祥为首的新加坡左翼政党、职工会、大专学府等已经对李光耀提出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分析的非常细致和准确了!

我们将陆续上载当年新加坡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在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时发表的原始历史文献!我们希望大家阅读和思考后能够明白的当年新加坡左翼政党和组织在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合并条件,以及李光耀自己鼓吹的假合并的条件之间的不同!

我们已经在:

1.  2104年10月30日上载了第一篇资料《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30/%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

2.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2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合并问题》。(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2/%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2/

3.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5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公民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4/%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3/

4.我们已经在2014年11月6日上载了第二篇资料《合并、假合并和邦联》——《国会代表权问题》。(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1/06/%e5%85%b3%e4%ba%8e%e9%87%8d%e6%96%b0%e5%87%ba%e7%89%88%e6%96%b0%e5%8a%a0%e5%9d%a1%e7%a4%be%e4%bc%9a%e4%b8%bb%e4%b9%89%e9%98%b5%e7%ba%bf%e5%8f%8d%e5%af%b9%e6%9d%8e%e5%85%89%e8%80%80%e6%8f%90%e5%87%ba-4/

我们这里要说的是:

一、50年前李光耀‘12讲’是他耗尽了个人大量精力(去了马来西亚撰写‘12讲’)、时间(闭关思索)和物力(动用了国家的一切资源,包括翻译等)出台的。他断言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马来亚联合邦是新加坡的经济基地,新加坡不能单独生存。两地若不合并,就会成为竞争对手,资源匮乏的新加坡将在这场竞争必然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拖延合并只会让大家都受苦”。

但是,在合并不到两年。在1965年8月9日,李光耀连夜从马来西亚驱车赶回新加坡后立即宣布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对于这事件的突然发生,当年李光耀并没有像他当初播放‘12讲’是那样带劲的再来一个‘12讲’说明新加坡为什么突然退出马来西亚!

实事求是的说,当年别说左翼组织和领导人(包括已经在‘冷藏行动计划’下不经审讯而被拘留在牢内左翼领导人)都为此感到惊讶!就连那些跟随李光耀鼓吹新加坡非加入马来西亚的行动党人也无从解释这个问题!

50年过去了。今天,不但没有听到当年李光耀对自己所说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马来亚联合邦是新加坡的经济基地,新加坡不能单独生存。两地若不合并,就会成为竞争对手,资源匮乏的新加坡将在这场竞争必然遭受更加严重的损失。……拖延合并只会让大家都受苦”进行说明,他还沾沾自喜的说‘12讲’可以让新加坡年轻一代知道当自己与共产党进行‘搏斗’的‘光荣事迹’!

所以说,50年后证明:李光耀的《电台12讲》就是扯鸡巴蛋的伪命题!

清华草皇帝轶事 2

二、50年过去了。李光耀当年为了让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除了播放他的‘12讲’外,还通过马来亚联邦总理东姑以及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手,在1963年2月2日(也就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把反对新加坡加入马来亚的假合并的所有左翼政党组织领导人全部 抓紧监牢的历史事件进行该的说明呢!

第四代行动党人从来就不对这个时期的历史事实进行客观、公正和透明的说明!反过来,却动用了纳税人的钱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

清朝皇帝 轶事官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实事求是的说,第四代行动党要不要就李光耀当年鼓吹的“合并是不可避免的”的谈话政策性说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50年后的今天,历史学家已经能够从大英博物馆的解密档案里找到了所有的档案资料了!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要不要就李光耀当年为了清除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障碍’——实际上是他利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为手段,‘清洗’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进行重新调查,也已经不重要了!

为什么?

因为在2013年11月,新加坡的前左翼政党、工会组织和中立的历史学家共同出版了一本重要的书籍《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0周年》已经填补了这个历史的空白了

新书:1963年冷藏箱的50周年

我在:《There is absolutely no way that Lee Hsien Loong will get away with using the Malayan Communist Party (MCP) to cover up or whitewash his father’s historical crime of unjustly persecuting the then patriotic and progressive democrats! 》《拿马来亚共产党来说事是绝对无法掩盖和洗脱李光耀在当年制造冤案迫害爱国进步民主人士的历史罪行!》(见如下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10/07/%e6%8b%bf%e9%a9%ac%e6%9d%a5%e4%ba%9a%e5%85%b1%e4%ba%a7%e5%85%9a%e6%9d%a5%e8%af%b4%e4%ba%8b%e6%98%af%e7%bb%9d%e5%af%b9%e6%97%a0%e6%b3%95%e6%8e%a9%e7%9b%96%e5%92%8c%e6%b4%97%e8%84%b1%e6%9d%8e%e5%85%89/)一文已经能够说明了这个问题:

“因为2013 年11 月16日以傅树介医生、陈国防先生、孔莉莎博士合编出版的了一本书名:《冷藏行动》。这本书收集了包括傅树介医生、陈国防先生、孔莉莎博士、谭炳鑫博士、卢妙萍女士、许庚献先生、李思东先生、陈仁贵先生(已故)、张素兰小姐、林福寿医生(已故)、罗家成博士、陶祚强先生、韦杰夫博士(DR. GEOFF WADE)、赛查哈利(SAID ZAHARI)先生的文章。

这些文章的集中了一个焦点:就是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之前,李光耀利用了英国殖民主义者急于解决和摆脱自己在新加坡的殖民地统治的地位和马来亚联合邦要扩大自己政治势力的愿望,把以林清祥为首的新加坡的左翼政党和组织的领导人以‘亲共’、‘共产党统一战线’等罪名逮捕、不经审讯和长期监禁的历史罪行公诸!历史学家孔莉莎博士、谭炳鑫博士、韦杰夫博士(DR. GEOFF WADE)从英国等地收集的已经解密档案资料揭露了的‘冷藏行动’的真实面目!其他文章的作者是以自己作为当时的历史参与者的献身说法叙述了当时的历史事实。”

所以说,50年前清朝皇帝陛下英明远见,恩赐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为轶事太史官!

除了正常老年人该有的生理状况外,李光耀还活生生的坐在那儿!为什么第四代行动党要重走李光耀当年的老路,又拿纳税人的钱来重新出版李光耀的这些轶事——“12讲”呢!

这是整个问题的关键!

让咱们把谜底揭开吧!

我在上述的文章里说了:

“从2013 年11 月16日这本书出版至今,行动党一直保持缄默。

为什么?

因为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绝对无法对这本书的所有一切指控提出任何足于让人信服口服的反驳资料,以证明正本所说的、所提供的资料都虚构和具有毁谤性的!”

这就是说,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对李光耀当年说的一切无法自圆其说,又无法为李光耀辩护、也无法反驳《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0周年》这本书里面所提出的一切确凿的历史证据!这些证据是经得起李光耀本人或者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在新加坡或者是世界上的任何法院、调查庭或者他们认为适合的任何场所追究一切法律责任的。

谜底就在这里:他们是为了满足李光耀否认和否定这本书对他所做的一切指责和迫害政治对手的所有历史证据!

擦屁股!

让李光耀自己干去!他们都不是当事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咋会这么‘有幸’的受清朝皇帝赐封李光耀轶事的太史官!

这是其一!

今天第四代行动党爷们不只是要面对李光耀在50年前干下的历史罪孽的问责!更重要的是无法面对日益高涨的民怨和经济问题!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李光耀在50年前为了要消灭左翼在群众中的影响力和一党独裁的控制新加坡的政治局面,通过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和产业工人队伍所造成的余孽!

新的一届国会大选即将上路!但是,第四代行动党爷们目前面的各种问题都束手无策!他们不承认自己的昏庸无能,反而想重施李光耀当年的故!

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就是想通过这种‘曲折救命’的手段,向老百姓灌输和影射:

目前由韩慧慧小姐和鄞义林先生所推动的要求《归还我们的公积金》运动以及由此引伸出来涉及千家万户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各种民生课题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和鼓动的!

这就是他们重新出版李光耀的《12讲》的谜底之二。

第四代行动党爷们让后宫丫鬟韩永梅负责把李光耀入殓前寿衣拉上大街晒阳光是无法挽救和延长自己必然要从神台上走下来的厄运!(事实上,韩永梅那个自称‘历史工作者’的老爸韩三元当年还是在林清祥领导下的左派工会参与反对李光耀提出的假合并的活动。他撰写有关反对李光耀的假合并的文章还刊登在作用政党和工会组织的刊物呢。我想,韩永梅是不是也从老爸哪里拿些当时的历史资料制成FLASH放上网让你去一代认识一下当时历史的另一面啊?)

以下是《联合早报》精心炮制的李光耀‘’电台12讲‘网址:

http://www.zaobao.com.sg/lkyradiotalk/

清朝皇帝 1

这是历史规律发展的必然性!

第四代行动党爷们在早报集团上载的李光耀‘12将’已经结束。

我们也希望有良知的新加坡历史学者能够为新加坡共和国的历史的空白页填补真实的历史事实。

请链接以下网址阅读本篇文章的附件

《合并、假合并与邦联》(19623月)——《国会代表权》:

https://www.dropbox.com/s/ju4zhaggs8i4016/%E7%AC%AC%E5%9B%9B%E9%83%A8%E5%88%86%EF%BC%9A%E3%80%8A%E8%87%AA%E4%B8%BB%E6%9D%83%E3%80%8B-%E3%80%8A%E5%90%88%E5%B9%B6%E3%80%81%E5%81%87%E5%90%88%E5%B9%B6%E5%92%8C%E9%82%A6%E8%81%94%E3%80%8B.ppsx?dl=0


留下评论

The Battle for Merger re-staged: SG 50 and the art of shadow boxing

 

November 7, 2014   Hong Lysa

 

 

 

lysha                  pDF-page-001

 

(Chinese text: Lim Chin Siong (editor), The Present Tasks in the Constitutional Struggle.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compilation of speeches and essays  on merger published in 阵线报 the Chinese language paper of the Barisan Sosialis. Courtesy of Ong Sooi Eng 王瑞荣)

 

 

Pomp and Circumstance

 

 

A few weeks ago, those in Singapore who listen to ministerial speeches would have felt that the 1950s and early 1960s had descended on them.  The airwaves were blasting out rhetoric from the cold war era of stark political categories  in all its unabashed crudity and oppressiveness.

 

 

The most senior cabinet members, the prime minister brigadier-general (res) Lee Hsien Loong and brigadier-general (res) Teo Chee Hean, deputy prime minister, coordinating minister for national security and minister for home affairs dispensed a singular history lesson emanating from what is clearly a polemical political tract from the last half a century.

 

 

The full weight of the government was thrown behind re-sanctifying as gospel truth the 12 radio talks of then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how he rescued the country from being over-run by communists who were ascendant, subversive and violent, in a period of great upheaval and civil unrest manipulated from behind-the-scenes by communist hands.

 

 

The Battle for Merger, delivered between 13 September and 9 October 1961, and published in 1962, was ‘pivotal in lifting the curtain on the communists and exposing their hidden manoeuvrings’ and won public support for the referendum on merger.

 

 

The concern is that students have only ‘vague ideas’ about the  ‘essential facts of our nationhood’. They may not be able to ‘ name one communist or one communalist’, for instance.

 

 

The fanfare orchestrated to greet the gravely-intoned regurgitation of the communist vs non-communist framework to understand Singapore’s past was accompanied by students making the requisite school excursion to the allied exhibition, and the hint of publicly disciplining two academics for their ‘revisionist’ works.

 

 

Most significantly former prime minister/senior minister/minister mentor Lee Kuan Yew himself viewed the exhibition, and it was relayed by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that the author had praised the team who put up the exhibition for their ‘thorough research’.

 

 

Incredibly the government decided to put its credibility on the line to defend and propagate this document whose value fifty years since it was written surely lies in its historicity, rather than its veracity.

 

 

What thorough research?

 

 

The re-print includes an introductory chapter ‘The Battle for Merger—the Historical Context’ by Associate Professor Albert Lau,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which does not read like a work written in 2014.

 

 

It simply echoes the key lines of the Radio Talks, citing only like-minded publications without engaging at all with either documentary material or analyses which have emerged and which have questioned the premises of this PAP narrative.

 

 

The essay goes overboard in its zealousness, kicking an own goal in the process.

 

 

In one telling elaboration on just how brilliant and righteous it all was, we are told that at one point in the negotiations between the governments of Singapore and the Federation on the merger scheme, Singapore citizens were going to be accorded Malaysian nationality, not citizenship.The opposition Barisan Sosialis pointed out that this would mean that Singapore citizens would become second-class Malaysian citizens.

 

 

By his own account, and repeated in the 2014 essay, the Barisan’s challenge immediately instigated the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to ‘implore’ both London and Kuala Lumpur to ‘use similar terms’ for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and of the Borneo territories, who were to be conferred Malaysian citizenship. He argued strenuously that should the Federation refuse, merger would certainly be rejected by the people of Singapore in the promised referendum.

 

 

Clearly, the  vigilance of the Barisan and the pressure it asserted contributed to the outcome that Singapore citizens automatically became Malaysian citizens, even though the opposition party insisted that the change was only cosmetic as the number of seats that Singapore was given in the Malaysian parliament was way below what its population size warranted.

 

 

Yet then and now in the 2014 chapter, the Barisan  intervention has been called ‘propaganda’, and treated as further proof that they were communists who were against merger.

 

 

The 2014 chapter credits the radio talks with playing a vital part in defeating the ‘communists and pro-communists’ and winning the people over as seen in the referendum where 71 % voted for the PAP ‘option’.

 

 

The whole referendum exercise was nothing more than the government fixing the rules at every turn to obfuscate and confuse, playing on the people’s fear of what the Federation government might or might not do if merger fell through. Those responsible have continued to congratulate themselves for being very clever about it all.  Then PAP chairman Toh Chin Chye said of the referendum in a 1996 interview,

 

‘The ballot paper was crafted by Lee Kuan Yew. Whichever way you voted, you voted for merger. …Few understood the ballot paper….How do choose? Which way do you vote? But we got away with it. We won… ‘ [Melanie Chew, Leaders of Singapore (1996), p. 92]

 

 

 

The National Museum of Singapore’s new interactive exhibition SINGAPURA 700 YEARS reportedly includes ‘hands-on experience’ such as casting a vote to decide Singapore’s merger with Malaya and taking a history quiz. One wonders if the museum visitors ‘reliving’ that ‘experience’ will understand the ballot paper more clearly than those casting their votes on 1 September 1962.

 

 

The PAP government had simply rammed through its terms of merger.  The Battle for Merger was one key propaganda exercise to this end. One blogger, a former political detainee has shown far grea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nature of the publication than academics seem to have.

 

 

Ong Sooi Eng (王瑞荣) has juxtaposed the Radio Talks with booklets that the Barisan Sosialis published at the time explaining its position on merger.

 

 

They are ‘propaganda’ only as much as Battle for Merger is, and the publications should be read against one another.

 

 

Singapore’s merger with Malaysia proved to be a failure with consequences not necessarily for the better for the people and the societies in the long term.  The Barisan’s pointing out that if the fundamental difference in the politics of ethnicity adopted by the Federation and Singapore were not addressed, merger would only lead to conflict was but stating the obvious. And that was exactly what came to pass.

 

The well-worn ‘what if’ scenario, almost in verbatim refrain since the days of S Rajaratnam in the 1960s that if the

 

‘communists and their pro-communist CUF (Communist United Front)  allies had won, and Singapore had fallen under communist rule in the 1960s…we would have gone a different path….Even if Singapore had survived, life would have been harsh and miserable’

 

was also repeatedly heard in 2014.

 

The re-printing of Battle for merger brings another ‘what if’ scenario to mind: what if merger was intended to work, and the result of genuine consultation with the people of all the political units concerned, and not an immediate political expedience. What if the Federation, Singapore, Sarawak and Sabah had negotiated a Malaysia that actually had a chance of working? We would all have gone on a different path….

 

What revisionist history?

 

The battle for merger has been re-staged ostensibly out of concern that ‘revisionist writers’ have emerged who ‘portray the fight as merely a peaceful and democratic disagreement over the type of merger. They apparently ignore the more fundamental agenda of the communists to seize power by subversion and armed revolution’. Historians Geoff Wade and Thum Ping Tjin have figured in the footnotes to deputy prime minister Teo’s speech as two such purveyors of this at best ignorant view.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actually appended ‘a sampling of the more credible books on the CPM and the communist struggles between the 1940s to the 1960s’ in the written copy of his speech. The  reading list includes a number of authors who were given access to the documents of Singapore’s 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  One has to wonder why these individuals were deserving of such trust.

 

 

The poisonous and scandalous Dennis Bloodworth, Tiger and the Trojan Horse (1986) is cited in the 2014 essay.  Aside from ISD records,  Bloodworth was also given interviews with the top PAP leadership, and even Mrs Lee Kuan Yew.

 

 

Would all this make the book more credible or incredible?

 

 

Also making it to the minister’s recommended reading list are hagiographic accounts by MCP leaders and members.

 

 

However, the idea that ‘revisionist history’ is the work of historians in Singapore today who challenge the state narrative on the dangers of communism in the 1950s and 1960s, perhaps with an agenda in mind is quite misconceived.

 

 

The seminal work of such ‘revisionism’ was in fact written more than a decade ago. As any undergraduate who has read modules on Singapore, or even  eighteen-year olds in junior college who have done a research project on that part of Singapore history would know, Cambridge University historian TN Harper’s ‘Lim Chin Siong and the “Singapore Story’  [ in Comet in our sky: Lim Chin Siong in history, edited by Tan Jing Quee and Jomo KS, 2001] cited then commissioner of police Linsett’s 1959 report to th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 to the effect that in his estimate, MCP strength was low: 40 full party members, 80 ABL (Anti-British League) cadres; 200 or so ‘sympathisers’ and less than 100 ‘released for ‘white area work’.

 

 

The report also spoke of ‘much uncoordinated ‘cell activity without either lateral or vertical contact’, [ EJ Linsett. ‘the security threat to Singapore (Communism and nationalism)’ 24 July 1959, DO 35/9870, PRO]

 

The PAP Story denies that Lim Chin Siong was capable of thinking, discernment, and comprehending and adjusting to political developments in Singapore that he himself was in the forefront of. It freezes him in this caricature that is applied generally to the Chinese-speaking students, trade union leaders and members. It alleges that the self is alive, and has human agency. The ‘other’ is one-dimensional, programmed, and timeless in his/her perfidy.

 

 

Harper’s ‘revisionist’ essay has long become the established paradigm for scholars. Credible research on post-war Singapore history has to be cognizant of it. Wade and Thum build on Harper’s study.

 

 

A document featured in the study which has become de riguer to cite reveals that at the height of the bargaining among the ISC members on the list of people to be arrested, deputy British high commissioner Philip Moore asserted:

 

 

While we accept that Lim Chin Siong is a Communist, there is no evidence he is receiving orders from the CPM, Peking or Moscow. Our impression is that Lim is working very much on his own and that his primary objective is not the Communist millennium but to obtain control of the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of Singapore. It is far from certain that having obtained this objective Lim would necessarily prove a compliant tool of Peking or Moscow. [P. Moore, deputy British high commissioner, Singapore to Sandys]Secretary of State D Sandys, 18 July 1962 CO 1160 in Comet p. 39]

 

 

Shadow boxing

 

 

In his heyday, Lim Chin Siong was the PAP’s feared political nemesis; he has become the albatross around the party’s neck. Any hint that Lim was not a MCP member, was not a subversive and had no intention of supplying arms to the Brunei rebellion would raise questions about Operation Coldstore, and the morality of how the PAP came to rule Singapore.

 

 

Nevertheless Lim, who died in 1996, is not the main target in the 2014 exercise of re-staging the Battle for Merger. Nor is it the historians who write ‘revisionist history’ who are but sideshows or collateral damage.

 

That honour goes to the former political detainees who have in the last decade step by accelerated step made their narrative public through interviews, speeches posted on youtube, and publications.

 

 

They have continued to insist that they have never been communists or subversives, and had refused to sign any ISD statements, which was the only way to obtain release. Said Zahari, Lee Tee Tong, the late Dr Lim Hock Siew, Dr Poh Soo Kai, Chng Minoh endured imprisonment for as long as it took for them to earn the right to demand accountability.

 

 

They have also reaffirmed that Lim Chin Siong was their legitimate and respected leader.

 

 

The former long-serving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their counter-narratives have been studiously avoided by the authorities, leaving it for academics to sniff condescendingly that one has to be aware that they may have an ‘agenda’. They do indeed have an agenda, and have made that very clear: demand for evidence of the charges they were accused of, and the abolition of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which their cases show as having been thoroughly abused.

 

The re-staged Battle has been carefully circumscribed to go no further than the referendum results; there is no mention at all of Operation Coldstore, which remains the elephant in the class/room.

 

 

A show of battling the communists  is made, while the real problem is the strength of the opposition who follow the constitutional path.

 

Reality Check

 

 

 

 

 

张志贤-page-001

 

 

It has been endlessly said that every society needs a narrative that knits it together. Such a narrative should articulate the fundamental and attractive values underlying it. As a state initiative, it should set the tone of embodying high-minded ethos, fostering mutual understanding and togetherness, and project a vision of a harmonious society.

 

 

Sg 50 can indeed be an occasion for Singaporeans to ‘reflect and take stock of their society’, to ask ‘how did we get here from there, in the span of 50 years’.

 

 

An occasion for breaching the polarization that afflicts our history.

 

 

For the authorities to demonstrate that they possess wisdom and integrity, are ‘their own men’, humble, even-handed, inclusive,  forward-looking.

 

 

Above all that they are true to themselves and to the people of Singap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