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李光耀在1987年逮捕天主教会工作者的《光谱行动》欠下的一笔血债!

justice now

 生为篡权灭异己、死为颜面捂粪坑。

平身不具侠义风、功罪已定棺未盖。

毁誉天下传世代、春秋是非后人评。

编者注: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张素兰小姐。她的这篇文章的主角陈月皓是她的战友。她怀念自己为祖国的自由民族进步而斗争失去了自己的战友而撰写了这篇文章。文章全文翻译如下:

    (请查阅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5253954882259&set=a.3745872999227.2156085.1048331169&type=1&fref=nf

我昨天到圣特麗莎教堂想去我的好友朱麗葉.陳月皓的墓地憑吊。 她是在1987831日飛机墜落時慘烈犧牲的。她之所以死于這場飛机墜落慘劇是因為在那場(在李光耀命令下所發動的)“光譜行動中,她眼看著自己的朋友一個個被捕﹔又有傳言說:她若回到新加坡就會被捕﹐因為她是李光耀所指控的那個教會組織的活動成員之一﹔ 所以朱麗葉.陳月皓在新山和父母、家庭成員以及朋友們見面後就乘搭飛机前往泰國 的普吉島。這架載有83位乘客及机組人員的飛机在飛往普吉島途中失事墜落海中。

朱麗葉.陳月皓是一位會關心他人和開朗的年輕人。記得1987年在她出國深造時我去 机場送行。她為自己能夠出國深造而充滿激動喜悅。她去英國的蘇克賽斯大學攻讀 研究生學位。

我到朱麗葉.陳月皓墓前憑吊已經是數十年前的事了﹐所以忘記墓地的具体位置。令人吃惊的是,這回我卻輕易地找到了她的墓地位置,這大概是她的英靈引導我的緣 故。

最近网上有人为李光耀的死活进行了各种的方式表达对李光耀的不满。这些并不是一定在李光耀法西斯统治时代遭受过他的残酷镇压!这些人是在知道了历史的真相后,为当年的受迫害者表达了自己的良知。那些把自己视为是李光耀的孝子玄孙们为此打抱不平。

在李光耀的法西斯统治时代遭受迫害的爱国进步民主人士成千上万。这一笔笔的历史冤案和血债不管李光耀说长命百岁、还是高山仰止,都已经一笔笔的记载祖国和人民反对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的史册上了!现在再为治本史册添加一页。

以下是朱丽叶.陈月皓的好友为她撰写的一首诗。

月光月儿正在独自战斗

锯齿状的云 残酷地吞噬她苍弱的火焰

她终于坠落 从高高的天空 像流星的碎片

在单调灰色的海面上飘浮

然而她生命的辉光

如一盏聚光灯 照射在暗流汹涌的舞台上

探寻一些东西和一些脸孔

它说月亮可以让人疯狂 或者让人变成野兽

像图腾一样刻在岩壁 月光照在她脸上,

影子消失 我的心欢唱灵魂的飞升

 

 

这首诗歌是为了纪念已故朱丽叶.陈月皓而作。

她的名字‘月皓’意即‘明月’

Remembering

Juliet Tan Guek How

Soh Lung Teo      (2.5.1963 – 31.8.1987)

Yesterday, I was at the Church of St Teresa and thought I would visit the niche of my young friend, Juliet Tan Guek How who died tragically in a plane crash on 31 Aug 1987. She died because of Operation Spectrum which saw the arrests of many of her friends. It was whispered that if she returned to Singapore, she would also be arrested for she was a member of an organisation accused by the government of meddling in politics. And so Juliet met her parents, family members and friends in Johor. After that, she boarded the plane for Phuket. The plane crashed into the sea and all 83 passengers and crew died.

Juliet was a caring, bright young person. I remember sending her off at the airport when she left for her studies. She was full of excitement at having the opportunity to study abroad. In 1987, she was pursuing her postgraduate studies in the University of Sussex.

It had been many years since I visited Juliet’s niche. I had forgotten its location. Amazingly, I found her without difficulty. It must be her spirit guiding me.

Below is a poem written by her friend.

MOONLIGHT

The moon fights a lonely struggle

With jagged clouds that mass to stifle her pale fire

And now, breaking through, she casts

A silver pool on the drab grey sea.

It moves imperceptibly

Like a spotlight on some gigantic stage

Searching for something or someone.

It’s said the moon can make men mad

Or change men into beasts.

How can this be?

This moon shone to make men sane

And change beasts into men.

With her light on my face, shadows melted

And, for a while, my heart sang.

This poem is dedicated to the memory of Juliet Tan (Tan Guek How)

Whose Chinese name means ‘bright shining moon’

人民力量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行动党向工人党勿洛—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发动的‘审计门’围剿就是一场政治迫害!——这是大选前的一场大演练!

—当前行动党的党棍、狗腿子和御用文人的心态是:狗咬苍蝇、咬一口算一口!猴子地里掰玉米、掰一个丢一个!——不着边际胡搅蛮缠!

—砖头砌墙,晚来的总在先来的之上!——行动党爷们,别得意得太早!

许文远,或者说行动党开动了全部国家机器向工人党市镇会发动‘审计门’的攻势够凌厉吗?确实够凌厉。问题是:行动党可以达到的预期效果吗?

我看,许炮不见得会如愿以偿。或者说得更加贴切一点,整个行动党的大小寡头目前的心态就是:

狗咬苍蝇,咬一口是口!猴子田里掰玉米,掰一个丢一个!不着边际、胡搅蛮缠!

从2011年5月7日工人党夺得了勿洛阿裕尼市集选区那天晚上开始,李显龙已经放话,要想尽一切手段重新夺回这个集选区!行动党在2013年12月8日党特别代表大会的特别决议!因此,行动党在2014年冬季再一次向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发难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对于许文远或者整个行动党而言,这也是他们让澳大利亚的上市公司标得了盛港西建造华人庙宇的地块,进行营运商业性质的骨灰瓮事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失败后,为了挽回自己的‘祝英台’论的破产,而对工人党市镇发动另一次的‘冬季政治围剿’—就许文远个人或者整个行动党寡头而言,他们是想利用普通老百姓对审计署或者审计事务的职责与运作的不熟悉、不了解,进行这场赤裸裸搅混水的政治迫害!

全世界的审计师、审计事务所的审计工作职责都是一样的。新加坡的审计事务所的水平绝对不会比第一世界的毕马威会计事务所(英文名称:Klynveld Peat Marwick Goerdeler简称:‘KPMG’)来得特别专业和中立吧!

审计事务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审计事务所对客户的公司财务进行审计的职责就是:在不与公司和它的股东及董事会成员有任何有直接或间接的商业发生利益,以及不受任何一方以任何形式的影响力(不论是政治上、物质上、或经济上)指导或制定它们的审计工作的条件下,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审核公司的账目。他们审核公司的账目包括了公司的账目的记账方式、公司的收入与支出、公司的人员是否会利用管理机制所产生的漏洞或盲点。

审计事务所按照惯例,在审计完毕都会向公司股东和董事会提出审计报告书上附上专业意见。他们专业意见包括:对公司的运作、董事会是否遵循和执行股东会的决议、公司管理层是否严格控制公司的所有开支。一句话,审计事务所就是扮演着公司警察的角色。

审计事务所的角色和任务就是如此重要!因此,他们在审计公司账目过程中,如果有哪些帐目说明不清楚或者提供的资料文件不足够,他们必须也必然会根据自己的专业角色向公司提出要求进一步补充或者说明有关帐目的开支与收入的所有文件资料。

如果公司未能满足审计师的要求,或者无法及时(即公司的审计报表必须按国家规定期限提交申报)提交资料文件时,审计事务所就会对有关不明晰、或有疑问、或者由于因为现有的管理机制造成有关的开支可能会产生给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或者可以预见的损失时,在审计报告书里附上提出自己的专业意见。

这是审计事务所为公司股东的利益着想以及清楚说明在审计过程中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的专业立场。

如果在审计事务所的提出专业意见的后,有关公司还继续坚持自己的非专业记账方式或执意要以自己的方式管理公司财务制度与营运制度,审计事务所会将这种情况直接向国家有关的部门(如财政部、公司商业登记部门、或税务部门)提呈报告。国家的有关部门(如商业事务调查所和财政部属下的税务部门)就会介入。

行动党的这些混球们,他们的娘就没给他们生个胆!特别是许文远,就是一个伪娘子!他大张旗鼓的炒作工人党市镇会已经有三年了吧?既然他是如此‘疼爱’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工人党的市镇会又是‘屡教不改’或者说是‘死不悔改’!为了‘保护勿洛阿裕尼集选区的居民的利益’,许文远是国家发展部长,工人党市镇会是属于他的管辖权利范围,他必须来个抄底!他应该引用国家有关的法律(特别是贪污、渎职和滥用公款)把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管理层全部控上法院!

这样不是可以来个釜底抽薪把工人党市镇会一锅端吗?为什么许文远不怎么干?

这就是整个问题的核心!

问题在于:

许文远本身就是心虚!他们控制下的市镇会挪用市镇会的资金进行投资雷曼兄弟对冲基金的严重亏损的事件尚未了结!——秃头怕揭冒!这就是目前许文远和行动党的混球们软肋!

行动党在国家发展部一声令下,利用审计事务所对工人党市镇会的2013年审计报告书所提出的审计师意见,这些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摇身一变都成为了‘专业会计审计师’在胡说八道!

他们胡扯了些什么?事实又是什么?行动党自己也干过吗?

行动党胡说八道:

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管理代理公司(MA)(以下简称‘MA’)的主要股东。他们可以不要经过招投标程序的过程轻易把承包工程的办法给承包商和在不需监督下顺理成章的支付给自己。

事实是:

工人党市镇会主席或副主席等没有授权MA或让参与决定任何有关涉及工程对外承包的事宜。工程承包合同的颁发是由市镇会的工程投标和工程承包小组负责的,这个小组是由国会议员和受委任的理事选组成。这些受委任的理事与MA的工程承包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 MA并不涉及评估任何工程投标。当MA和EMSU(主要事项维修单位,以下简称‘EMSU’)进行招投标时,MA不是商讨有关承包工程等相关事宜的小组成员。

我的结论:

1.就是中国人常说的:‘一套人马、两个招牌’!——行动党要传递的是这个信息!其实,过去半个世纪以来,行动党就是干活的楷模!不信?

当年的反对党提出来有关政府投资公司(GIC)没有动用公积金的钱!李光耀,这个说谎脸不变色、心跳的家伙不是信誓旦旦、一言九鼎的说了下面这些话吗?!

李光耀说GIC与公积金无关联

再看看,新加坡共和国的内阁成员就是新加坡政府投资私人有限公司(GIC)的董事部主要成员!(请看附图)从是个世纪70年代至今这个情况并没有改变!行动党别忘了,当鄞义林把这个问题揭露后,善达曼是咋说的!他们终于承认了:政府内阁就是GIC董事部的成员!(大家可以到鄞义林先生的个人博客网站:http://thehearttruths.com/找到更多的证据确凿的资料。)

 2.行动党完全知道:面对行动党的大军压境、围困重重下,工人党领导人绝对不会愚蠢到像行动党的内阁成员就是GIC的董事部成员!工人党管理市镇会日常运作的决定权(不论是财务审批权、或者工程的招投标、发包等重要事项)是绝对掌握在市镇会主席和副主席!这也是许文远及其党棍们在扯谈工人党市镇会MA的‘裙带关系’时不敢动真格的核心!许文远和整个行动党的心态就是:把别人可能犯上的某些小失误视为就是抓到小辫子进行报复的机会!——小题大做!

GIC董事部

行动党胡说八道:

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以下简称‘AHPETC’)藐视审计署或者国会要求提交有关文件资料。

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公司法律约定下,对公司在公司审计事务上必须与审计事务所绝对配合的法律基本常识都不懂!

事实是:

在整个审计过程中,AHPETC提交了数以千计的文件资料。例如,提交了16481份有关支付的单据。 在审计总署报告的附录C(第三部分,附件2),国会议员可以看到,在被要求提交22份文件资料中只有一份尚未提交。在附件3,在被要求提交75份文件资料中只有3份尚未提交。

我的结论是:

  1. 如果工人党市镇会真的敢于藐视审计事务所的要求,根据相关的法律,审计事务所完全可以直接向国家发展部提出投诉、甚至拒绝审核工人党市镇会的常年财务报表!——许文远他娘没给他生这个胆!

       2. 许文远为什么这么‘菩萨心肠’让工人党2011年尾,一直到   2013年的常年财务审核工作出现的‘情况’!如果他们有确凿证据证明肯定工人党藐视审计事务所的要求,国家发展部完全可以引用相关法律直接接管市镇会的财务管理权!——这样一来,吃相就比猪还要难看!

许文远扣押700万元市镇会的资金说明了:行动党在2012年的AIM事件吃了哑巴亏后,为自己留一手的筹码!——退可守!——民意反馈不佳!——退款!——如果工人党资金周转不灵,一定会‘屈服’并乞求要求拨款!——迫害条件加码!

您们说,许文远设定这样的结局出现吗?

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胡说八道:

《联合晚报》在2015年2月9日的头条标题:《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支付给自己的公司660万元》这么写道: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负责核准和签署有关工程的账单、工程完工确认书给FMSS。附录C附件1及其总额660万元的84份账单。

事实是:

在2011年9月8日工人党接管了新的市镇会管理工作后,市镇会采用了一项SOP。 只有获得市镇会的主席和其中一位副主席的在支票联合签名下,将不会支付任何款项给FMSS 除非获得市镇会主席和其中的一位副主席的共同签名的情况下,FMSS才有可能受到付款。因此要给自己签署任何付款支票是完全不可能的。主席和副主席在FMSS公司完全有任何个人的利益。

我的结论是:

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都是在商场里打滚的‘精英分子’,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1. 全世界所有的公司,不论国营企业、政联企业、上市公司、私人企业、或个人与家族企业都会设立一套公司内部规范制度监督公司日常账目的收支!何况勿洛—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是属于国家发展部权限直接监管下的机构!工人党真的敢不按照国家发展部定下的审计制度审核所有的过程发包、工程帐目以及账目的支出吗?我看,即便是工人党市镇会主席团吃了豹子胆也不咱们干!

         2. 如果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确实帮行动党找了他们说的“《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支付给自己的公司660万元》”,哪行,他们就以此法律依据为起诉工人党市镇会主席团涉嫌‘渎职、滥用公款和贪污’!事实上在2012年许文远提出有关工人党市镇会的审计报告时,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已经发表正式声明,向行动党提出有关的指责如果属实,尽可以到贪污调查局投诉、采取相关的行动对工人党市镇会进行起诉等。

行动党的胡说八道:

在2012年市镇会审计年,审计报告书里发表了不承担任何责任的声明。那是因为工程管理的详情并没有在财务报表里披露,因此,审计师无法确定工程承包事项与相关联者的完整性。

事实是:

在市镇会发表财务报表的并没有明确的管理。例如,同样一家审计事务所在审计我们2011年的审计报告时,之要求我们提供有关披露MA费用给予相关联方。这个相关联也包括了前(行动党的)阿裕尼市镇会。可是,我们并没有在财务报表里披露任何相关联方。这并没有免责声明。

我的结论是:

 他们把审计事务在审计过程要求工人党市镇会提供资料和文件证明或者对账本上的开支要求市镇会提出誊清、说明或者提供相关的资料文件,毫不羞耻的扭曲成市镇会帐目不清!

工人党是在2011年5月7日大选取得勿洛阿裕尼市镇会的管理权的。这之前市镇会的账目是由行动党管理的!何况双方在办理有关市镇会的交接过程中还出现了AIM的事件!审计事务所无法全面获得他们要求市镇会提供的文件资料是实属正常的现象!

许文远应该不会忘记自己管辖下的园林局采购‘物有所值’的自行车事件吧!当时许文远说了什么?贪污调查局结果是什么?

咱们的老祖宗有一句话说:庙大鬼子多!

请看看国家审计事务总署为政府部门的常年财务审计的案例吧!

1. 国家审计总署(以下简称‘AGO’)关于政府部门的审计报告:http://therealsingapore.com/content/ago-finds-serious-irregularities-public-fund-usage-mindef-cpf-nlb-mda

2.AGO Report:民防部队滥用公款支付私人开支(SCDF personnel-used-public-funds-their-personal-expenses)

3.AGO Report: 国防部租赁国家产业每年支付的租赁金是45元(MINDEF charged only $45 a year in rent for a large commercial property

4.AGO Report: 媒体发展局办法给工程项目的资金迟迟未到位(MDA awarded grants but didn’t follow up on the delivery of the projects

5.AGO Report: 公积金局并没有确保雇主正确支付应缴交给雇员公积金数额(CPF Board didn’t ensure that employers were paying the right contributions

 6.AGO Report: 国家公园局为了应付满足审计事务所的要求,提交虚假的文件资料(NParks faked their documentation simply to satisfy our Audit

 7.AGO Report: 国家图书馆的书籍采购系统是以向高岗价格的书籍供应商进行采购(NLB’s system for buying books kept buying from expensive vendors

8.华教自助理事会在10亿8百万元中支付4千3百万元给71位职员ttp://therealsingapore.com/content/2010-cdac-paid-43-million-out-108-million-cpf-collected-71-staff

我们要非常明确的说:

把上述国家审计总署对政府部门的财务审计报告一一罗列,不是要把审计事务所在审计过程发现工人党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审计报告出现的失误、遗漏等问题与行动党比谁比烂、或者是所谓老祖宗所说的:‘乌龟别讥笑鳖鱼没有尾巴’!!!

我们要说的是:

全世界国家的审计师的法定专业职责就是要严格审查所有企业(包括私人企业、公共企业和上市公司企业)、政府部门的财务收支情况是否符合正常和正常的财务管理制度,避免因为采取错误的财务管理制度、编制非专业财务报表(包括错误的财务分类入账的方式、进账时没有按照严格规定提供相关的单据、文件资料以及相关的责任人在支付任何款额的权限和在批复收支时所应承担的责任。行动党把审计事务所要求成藐视审计事务所的行为!这就是在利用一般老百姓对于审计事务所的职责一无所知、或者是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对工人党进行的政治迫害!

行动党大谈工人党的FM的秘书及总经理与承包商的股东同属一套人马!这是在胡搅蛮缠!请大家看看下面行动党的GIC和淡马锡控股与政联企业之间的关系网!我们不需要再进一步叙述了。

这是GIC和淡马锡控股控制下的企业关系图;

GIC与淡马锡经营流程图

行动党拿工人党市镇会审计报告说事的政治环境背景是什么?

2011年5月全国大选至今,在行动党的精英人才和高薪养廉政策下出现的如下重大事件:

 SMRT出现严重故障事件;

 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

  •  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造成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失去工作、薪金低廉和不等的受聘机会问题;

  •  综合娱乐城的赌博引发导致社会犯罪问题以及家庭分裂问题;

  •  50年前左翼组织反假合并与新加坡独立历史事件。

  •  50年前李光耀进行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的冷藏行动历史事件;

  •  控制签发工作准证和雇佣准证事件;

  •  大宝森节印度族击鼓事件;

  •  马来族妇女工作场所戴传统纱巾事件;

  •  公共交通车资上调事件;

  •  组屋价格上涨事件;

  •  退休人士和乐龄人士医药费与住院事件;

  • 公积金最低存款和提取养老金事件;

  •  宏茂桥基层成员杨寅事件;

  •  后港区补选补选事件;

  •  总统选选举事件;

  •  AIM与行动党14个市镇会之间的丑闻事件;

  •  雷曼兄弟投资严重亏损市镇会管理基金近2千万元事件;

  •  贪污调查局官员、外交部礼宾司贪污事件;

  •  教育界与公务嫖未成年少女事件;

  •  国家公园局购买自行车事件;

  •  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

  •  国会议长桃色事件与榜鹅东区补选事件;

  •  小印度骚乱事件;

  • 武吉巴督鼠患事件;

  •  旅居新加坡的菲律宾侨民在芳林公园庆祝菲律宾国庆事件以及陈笃生医院菲律宾籍菲律宾雇员侮辱和恐吓新加坡人事件;
  •  国家体育场草地草皮事件;

  •  盛港西骨灰瓮事件以及许文远的‘祝英台论’事件;

  •  李显龙先生控告新加坡公民鄞义林诽谤名义损失以及老百姓捐款事件;

  •  起诉新加坡公民在芳林公园非法集会的‘927’事件;

  • 屋契回购计划滞销事件;

  •  非法高利贷变成合法高利贷,民间负债日益严重;

  •  拥车证投标价格不断上涨,小商人和上班族面对日益的经济负担;

以上所提交的文件资料经过审计事务所查核均正确无误。这些文件资料以三种语文均存放在行动控制的主流媒体报业控股的档案室。欢迎大家随时前往查核。

结语:

(一)行动党对工人党的‘政治围剿’说明了:行动党独断独行国会的霸道行径并没有因为李光耀即将走入坟墓而终结!所以,在来届大选准备进入国会的在野党必须现在就开始吸取工人党目前所面对一切问题!

行动党目前的处境就是:一个外表强大的相扑手!—它们的脑袋里装着的就是如何尽快实现李光耀的夙愿因外更多的外来移民,改变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与外来新移民之间的人口的比例!它们的两手紧握着要把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和榜鹅东单选区重新夺回来!但是,它们两脚踩着全民的公积金储蓄户头存款,必须尽快提出解决老百姓的公积金退休金问题,同时,必须解决老百姓看病难、不敢生病病和付不起高昂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问题。

(三)行动党目前就是一个貌似强大的相扑手,它们的致命点!—那就是:

一、它们已经能够脑残!——屁股决定的脑袋!他们脑子里盘算着一个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背道而驰的阴谋,它们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之间的利益与矛盾必然要对立!过去4年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今后将继续证明这一点!行动党改变不了这个趋势的发展!

二、它们顾此失彼!—为了收回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和榜鹅东区单选区,他们不惜把行动党全局的政策全部倾向者两个选区—把财力、物力和人力都往这儿倾注!他们正在进行一场不可为而为之的任务!

三、它们脚下踩着手两桶炙热的油桶!—他们必须在大选前就老百姓要求归还公积金户头里的养老金存款做出明确的抉择!—

 (1)全部归还,还是继续抓住16.1万元最低存款这根命根绳子不放?(2)要不要给予退休人士和乐龄年长者在住院费和医药费全面、给予全民(不包括永久居民)在住院费和医药费减免!

四、面对这样一个貌似强大的相扑手,我们最好的破功法就是:

1.往它们的胯下拽一脚!让它们屁股肛门疼痛不堪!

击败超级相扑的秘诀

2.迫使他们必须放下手里的两件东西、两脚紧缩保护肛门屁股!

超级相扑的包袱

3.它们也就顾不上李光耀的无限量和无限制和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了!或者彻底被击垮趴在地上(但死不了,它们还会站起来反扑)!

超级相扑的下场

至此新春佳节,我给许文远和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送上佳节的祝语是:

砖头砌墙,晚来的总在先来的之上!——行动党爷们,别得意得太早!


留下评论

相见欢、叙旧情、话当年、歌声回荡!——记2015年2月21日农历羊年《老友春茗》聚餐会 (补充版- 《老友春茗》聚餐录像)

50年前,为了实现祖国的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共同理想让我们走到一起来!

50年后,为了追求与弘扬公平、合理、进步与民主的社会精神让我们又走到一起来!

2015年2月21日,羊年农历初三,近400名前左翼政党、职工会、学生文化艺术团体的领导、干部和成员在千禧楼举行了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老友春茗》聚餐会。

《老友春茗》聚餐会是上个世纪由左翼组织的杰出领导人,已故林清祥同志发起于90年代。这个活动已经进行了25年。这个活动由开始的数十人,汇集到今年的近400人。

《老友春茗》聚餐会的这一天也是我们敬爱的领导人林福寿医生的生日日子。

尽管在上个世纪60年代李光耀法西斯政权利用英国殖民主义者和马来亚联合邦的东姑.阿杜拉曼在‘冷藏行动’计划下残酷镇压左翼组织后已经无法恢复。但是,左翼杰出领导人培养的这股经历战火考验的力量并没有因为左翼组织遭受灭顶之灾而消失!

为什么?

因为这股力量是在为实现争取祖国的独立、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烽火中诞生和成长起来的!他们是历经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和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的残酷镇压、无限期、不经审讯的监禁后有幸活过下的!

2013年出版的《1963年新加坡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一书出版所揭露的历史确凿证据后,深知当年李光耀的法西斯镇压的历史事实!他们的领导人是被李光耀法西斯政权捏造莫须有罪名下的长期监禁起来的!他们的组织是在李光耀法西斯政权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而被扣上‘颠覆活动’和‘马来亚共产党统一战线组织’的帽子下被全部被封闭的!statement

就是这个巨大动力吹响了‘集结号’把我们的老同志重新集结起来!

我们近600名的老同志们于2013年2月2日出席了在芳林公园举行‘纪念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的集会。

视频网址:

          (1)傅树介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WdCSKgioOs

           (2)张素兰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Up6QC1UOo

          (3)纪念冷藏行动50周年芳林公园集会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y2tQZgP2CI&feature=youtu.be

我们近500-600名的老同志于2013 年12月出席了在牙笼举行的《1963年新加坡的冷藏行动50周纪念》新书发布会。

视频网址:

          (1)傅树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tfats1da4I         

         (2)陈国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tfats1da4I         

         (3)谭炳鑫: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wviaaULeiY         

         (4)孔莉莎: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KlukteugO4         

        (5)卢妙萍: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pdzCGqKvos         

        (6)李思东: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eitm34RW1U

我们近700名老同志于2014年5月13日在千禧楼举行纪念《513华校中学生反对强征兵役斗争60周年》集会。

视频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OJYpPAOxOE

我们把今天在《老友春茗》聚餐会的活动的照片上载到网上获得了我们年轻的一代的热烈的回应。这说明什么?这么说明:年轻一代的同胞对咱们的老同志在50年前为实现祖国的独立、自由、民主和平等的崇高理想把自己的峥嵘岁月献给了祖国和人民的可贵精神发出内心的敬意!他们期盼老同志们再一次投身到目前这股反对行动党霸权统治的洪流中!

今年的《老友春茗》聚餐会是在《苍鹰之歌》、《向前走》、《我们大家手牵手》和和《团结就是力量》、等当年老友爱唱的歌曲在会场激昂歌声中回荡着。

今年的《老友春茗》聚餐会上是在左翼组织反对李光耀当年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50周年下举办的。50年前,左翼领导人提出了反对两个的假合并条件,50年后的今天证明了我们的当年所预见的论证和预见是正确的!为此,主办方出版了一本《反对假合并斗争50周年文献辑》赠送给了与会的老友们!

反假合并斗争50周年文献辑封面-page-001                 反假合并文献目录-page-001

我们衷心祝愿老友们身体健康。我们热烈恭贺老友们成功的举办今年的《老友春茗》聚餐会,我们衷心祝愿老友们把主办这项活动的星火传递给第二代、第三代的老友们,在来年继续举办这样的盛会,而且让参与这个盛会的人数一年比一年增加!

2015年2月22日《老友春茗》聚餐会照片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Td5OTwU88s

正如大会的司仪代表主办方的讲话里所说:

“……是什么力量把我们一直拉在一起?应该说一方面说我们共同的遭遇所促成的,我们都曾经在不合理的情况下被强行推进牢狱,白白被囚禁几个月、几年、十几年,乃至二十,三十年之久。而另一方面,这又跟一个共同的理想不无关系。什么理想?简单的说是追求一个公平、合理、进步与民主的社会的愿望。”

 《老友春茗》聚餐会视频网址: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LloIXRvoaONFlkWXRvVjRHWEE/edit

以下《老友春茗》聚餐会主持人的讲话全文:

“各位朋友,奉举办方朋友之命,要我在这里简单说几句话。把今天要做的事交代一下。

在此庆祝华人新年的欢乐祥和时刻,我们又聚集在一起叙旧同庆。让我们先向大家拜个年,祝愿各位身体安康,事事如意。

像今天这样的聚会已经举行多少年了,恕我无法回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集会已经举行无数次了。是什么力量把我们一直拉在一起?应该说一方面是我们共同的遭遇所促成,我们都曾经在不合理的情况下被强行推进牢狱,白白被囚禁了几个月、几年、十几年、乃至二十年、三十多年之久。而另一方面,这又跟一个共同的理想不无关系,什么理想?简单的说是追求一个公平、合理、进步、与民主的社会的愿望。

因此,这么多年来,虽然我们没有正式的组织架构,但共同的遭遇与理想发挥了强大的推动力,把我们紧紧地凝集起来。年过一年,年年相会。而且参加的人数逐年增多。朋友们,这不可能是一种巧合或是偶然吧?

去年我们纪念‘513事件’的聚会得到700多人的支持,与会共镶壮举。那个宏伟热烈的会场氛围,至今让人不能忘怀。还有,为了纪念‘冷藏行动’50周年而出版与发布新书的集会,会场四百多个座位竟座无虚席,新书也卖得红红火火,这也是令人欢欣鼓舞的,在灰色的云雾中出现的新气象。所有这些一再都说明了人民已经走出白色恐怖的魔咒,再次朝向阳光明媚的大道前进。

在此,让我借这个机会对那些出力帮我们办好包括今天这个餐会在内的各个集会的策划、联络、协调等各种繁琐的事务的朋友以及出钱支付书本的印刷费慷慨与善心的友人表示衷心的感谢。他们都是从我们当中去,也回到我们当中来的朋友。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我们对他们的敬意!

今天,我们在此把一本新书呈现给大家,希望大家看到此书里面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而欢喜上它,并珍惜它。为了节省高昂的印刷费与纸张,保留资料的原型原味,文字字体是比较小一点,阅读时就只好借助于放大镜来,希望大家见谅!此外,我们把最近刊登在《人民论坛》网上的一篇文章:《各阶层人民团结起来,为实现一个真正自由、民主、公平和平等的新加坡而奋斗》复印成硬件,分发给那些无法上网阅读的朋友们,供他们阅读共赏。

今天的节目以歌唱为主,都是老歌,相信人人都会朗朗上口,除了有人领唱之外,还请大家热烈参与,唱出我们的心声,回味我们的青春!歌唱吧,朋友们!

谢谢大家!”

陈国防于羊年春茗讲话

在《老友春茗》聚餐会歌唱节目期间,主办方播映了一部历史史诗歌舞剧《征途》。以下是历史史诗歌舞剧《征途》的视频网址(附字幕)如下:

 

历史史诗歌舞剧《征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xtez_OsOLo

视频《苍鹰之歌》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haXXgYHv7M 


留下评论

同胞们,所有在各个反对行动党的组织和个人,团结起来,在干净、透明和公平的选举中结束行动党在国会独断独行和一党独霸50年的历史!

团结起来支持在野党

人民力量

距离2011年5月7日的全国大选至今是整整4年了。

从2014年末开始,人民都在议论纷纷有关全国大选的课题。以李显龙为首的人民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对此采取了不置可否的态度应对。

张志贤在2011年大选结束已经说了,行动党遴选来届候选的工作同时也开始了。在今年,他证实了已经遴选了超过300名的人选,同时也开始把这些已经遴选出来的人都派到行动党属下的党支部、居民委员会和公民咨询委员会等政府控制的基层组织和全国职总担任顾问或工会领袖。

李显龙在去年12月底说,大选的日期可能不是市场所谣传的那么快?!

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却开始有计划性为行动党在大选前进行造势敲边鼓。

总理公署也指示选举局进行选民登记工作(选区的划分尚未公开宣布)。

这一切局势的发展表明:行动党已经把举行全国大选提上议事日程上了!行动党已经开动了大选的机器了!

全国的在野党和全国同胞并没有对李显龙所说的大选日期不会如市场所猜测的那样近期举行!在亚当已经开始加紧进行自己认为可能争取到选民的支持票的选区进行挨家沿户的访问选民宣传活动。全国同胞也开始密切关注一切与全国大选有关的政治形势。

到底全国大选是不是会在今年举行年呢?

实事求是的说,这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我们也无权反对的事。

1.全国大选的日期决定权不在野党或者舆论的压力下实现的。决定大选的决定权是在行动党手上;

2.以目前的情况而言,全国大选什么时候举行已经不是问题的焦点了。因为行动党和在野党在过去三年都一直在为来届的大选进行工作;

3.至今为止,行动党从来就没有向全国人民宣布来届的全国的大选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的?是继续过去50年一样,行动党采取不干净、不公正和不透明的选举手段?—意划分选区,还是进行一场真正干净、公平和透明的选举呢?

行动党是否有进行过在干净、公平和透明的环境下举行的选举?

有。那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进行的两场补选。

1.第一场补选是在1961年的芳林补选;

2.第二场补选也是在1961年举行,那是安顺补选;

这两场补选的特点和结果是什么?

1.当时李光耀为了证明自己不需要依靠以林清祥为首左翼职工会领导人的影响力,可以获得广大的选民的支持。他指示行动党的选举委员会不要让林清祥为首的左翼职工会领导人为这两场补选的群众大会站台。结果是:行动党在这两场选举都已失败告终;

2.当时参与这两场补选的反对党,以王永元为首的人民统一党在1961年的芳林区补选期间,提出了人民行动党领导人没有实现在1959年大选时所提出的释放政治犯的诺言。他在自己的竞选活动中提出了优先释放所有林有福时代在押政治犯、废除防止公共安全法令(俗称‘公安法令’,其后又改称为‘内部安全法令’)和停止限制工会的活动。以马绍尔为首工人党在安顺去补选时也提出了和王永元一样的竞选纲领,实现行动党在1959年大选是的承诺,那就是:立即无条件释放在林有福时代被扣留的政治犯。他们都赢得了老百姓的支持。他们都中选了。

  1. 尽管李光耀在这两场补选前联系马来亚共产党,希望通过马来亚共产党的支持可以削弱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工会的影响力。但是,事件证明: 李光耀的阴谋无法得逞。

 2.李光耀领导下的人民行动党通过这两场补选结果,非常清楚说明:由于李光耀不再兑现他在1959年选举时所许下诺言:释放所有被林有福政权所拘留的政治犯和工会领袖,并恐吓要紧缩工会为维护工人的权利和争取血汗利益而领导和组织其会员进行抗争到底的权利,已经把行动党推上了与人民,特别是工人、下层人民和学生对峙的局面。

可以这么说,这两场补选是在一场干净、公平和透明的环境下进行的。因此,补选的结果是:李光耀输了这两场补选。

这是李光耀在1959年通过左翼组织发动群众推翻英殖民主义者扶持的林有福傀儡政权后遭受最大的打击。

为此,李光耀开始在党内向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的左翼力量展开了全面排挤和鼓孤立的政策。与此同时,李光耀深感自己的政治权利和地位将会面对威胁,他利用了英国人急于为了延续和保护自己在远东地区的经济和军事利益的愿望,假手于英国人和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的东姑阿杜拉曼政府在1963年2月2日进行了一场灭绝性的冷藏行动计划,把左翼政党和工会组织最优秀的领导人和基层干部以及爱国民主人士投入的监狱。

在这场白色恐怖笼罩下,李光耀在1964年举行了一场选举。在这场选举中,以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领导人、工会、文化艺术团体、大专学府派出了优秀人才参与了这场选举。由于‘冷藏行动’的白色恐怖的阴影下的选举的结果是,左翼在这场选举中只获得13个席位。社阵的两位中选的国会议员黄信芳和陈新荣被迫逃亡、李思东和卢妙萍尚未走进国会大殿进行宣誓已经被捕入狱,另一位中选的国会议员谢太保博士则被以涉嫌参与马来亚共产党的颠覆活动也在1968被不经审讯、非法、长期的监禁了32年。

社阵国会议员在当年进入国会参与国会辩论有关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计划的课题时(社阵主席李绍祖医生在国会进行辩论有关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问题上,代表社阵在国会发表了长达8小时的演讲。这也是后来,李光耀在国会禁止国会议员在国会的发言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李光耀为了尽快实现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计划,通过一切手段,滥用了宪法赋予执政党政府的权利,以无限期休会的方式终止议会的辩论,强行实施全民投票的决定。新加坡也在李光耀的强行推动下加入了马来西亚。

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新加坡的左翼力量已经能够被李光耀彻底消灭后,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巫统中央政权与李光耀之间的猜疑与政治矛盾开始浮出水面。新加坡在加入马来西亚后代609天,也就是1965年8月9日,李光耀突然宣布退出马来西亚,宣布新加坡共和国独立。

从此那个时候期,行动党一直以独断独行的霸道主义行径控制着整个新加坡的国会。新加坡的国会民主和国会议事进程已经等同虚设。社阵的国会议员已经无法在国会充分发挥自己作为民选国会议员应尽的职责。他们在国会辩论中已经无法发挥自己应扮演的角色作用了。他们被迫退出了国会。

到了70年代,李光耀的国会面对没有反对党参与选举尴尬局面。他为了点缀新加坡的国会选举的尴尬局面,被迫提出了‘官委议员制度’、‘非选区议员’的制度,以便向全世界展示他统治下的新加坡还是存在着所谓‘国会民主制度’。

在70年代中期,李光耀为了避免因面对新型的反对党和政治异议人士参与国会选举可能给他的国会造成面对失控的局面,从而导致行动党可能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失去一些国会议席的潜在危险,他又提出了以华、巫、印(或欧亚少数种族)组成的集选区制度以制衡反对党和政治异议人士组成政党参与国会选举。同时,他也采取了以起诉个人名义诽谤诉讼案件为手段的方式,把那些敢于站出来参与竞选的反对党和异议人士候选人起诉破产失去参与选举的法定资格。对参与竞选的候选人进行秋后算账的追捕的行动。

李光耀当时设立‘非选区国会议员’、‘官委议员’和‘集选区’等制度的目的是要竭止新兴的爱国、民主和进步力量的增长。

然而,李光耀在那个年代提出的‘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和‘集选区候选人’制度到了90 年代已经开始变质了,尤其是,‘集选区制度’已经成为行动党为自己圈养的应声虫提供了保驾护航的可靠航道!‘集选区’的候选人已经从原来的’三大种族‘的概念变成了’5人集选区’或’6人集选区‘,并由此产生了的市镇会。

从60年代社阵的国会议员退出国会后一直到本世纪2011年的全国大选前,在行动党在国会里独断独行的一党独霸国会里只有出现过三个反对党议员(詹时中、刘程强和拉惹勒南,其中拉惹勒南被李光耀以诽谤名义罪起诉破产失去了国会议员的资格。)。这些反对党议员面对行动党的独断独行的一党独霸在国会的行径确实举步艰辛。

行动党的独断独行的一党独霸的国会的局面一直持续到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以工人党为首的在野党终于取得了突破。目前,工人党已经管理了后港、榜鹅东区和阿裕尼—勿洛集选区。其他在野党经过20-30年艰苦耕耘也在各个选区建立自己群众基础。

 这就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行动党控制下的国会民主选举。

对于行动党而言,他们是不会想到新加坡的政治环境生态会出现如此重大的变化。在2011年全国大选结束时,行动党人不愿接受人民已经发出的不满和不畏白色恐吓的信息。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采取与李光耀时代不同的手腕与伎俩,继续打压反对党,继续它们独断独行的控制国会的霸道行为!

在2013年,他们仗着自己在国会持有绝对多数的优势下,不顾工人党主席提出要求退回《人口白皮书》并重新提交报告,以及工人党联合非选区议员和部分管委议员在国会投票表决拒绝了《人口白皮书》。但是,行动党还是强行通过了《人口白皮书》。工人党和新加坡国会外的反对党反对在2011年5月的大选所代表的民意是占新加坡选民39.9%的民意!

反对党和国会外的民意已经在2011年的大选明确的表达了反对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人民提出了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势必破坏和削弱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的前辈从中国、印度和当地的马来族所建立起来的社会核心价值观、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民及其子孙后代在寻找职业、工作场所的任职、孩子上学教育、住房、交通出行、基础设施和社区的安全等方面将会出现不可预测的严重后果。但是,行动党却一意孤行。

行动党已经完全知道,2011年5月的大选结果以来的政治生态环境,已经说明了他们已经无法继续执行李光耀时代在国会内外的独断独行的霸道主义行为了!他们也知道,愿意继续为行动党卖命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政治生态环境的事实迫使行动党不得不采取了继续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以为自己补充和增加自己的生力军和接棒人!

人民非常清楚地看到,行动党至今还不愿公开向老百姓承诺:

  1. 将举行一场公开、公平和透明的选举——既恢复单选区和原来3人一组的‘集选区’选举制度;

    2.不随意更改选区划分;

面对行动党不愿公开做出上述的承诺,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我们将面对那些困难?行动党将会面对那些困难?

我们面对的困难,我们有能力克服吗?

 行动党面对的困难,他们有能力摆脱吗?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2011年的全国大选、总统选举以及后来的后港区及榜鹅东区的补选清楚说明了新加坡各族同胞已经摆脱了过去半个世纪笼罩在新加坡上空的白色恐怖威胁了!这是新加坡人民在与行动党政府进行了近20个月的斗争取得的极其伟大和重要的胜利!

尽管在2012年期间在与行动党进行了无数战役的较量、迫使行动党从占据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50年的神坛上走了下来!——他们不得不修改部分为配合与贯彻李光耀时代所实施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法律与法规。

这是历史发展规律的必然性结果,不是历史的偶然性!

从2013年开始,行动党被迫承认和修订李光耀时代的政策!这些政策包括了:

1.行动党与AIM之间的‘清宫秘史’;行动党的许文远最终必须公开承认:AIM就是行动党的党营企业!市镇会就是政党扩大本身的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2.行动党提出了到2030年要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的《人口白皮书》:行动党从提出这个计划的第一天就遭受全国土生土长新加坡老百姓的反对!行动党漠视工人党要求行动党收回他们的《人口白皮书》以及其他非选区政党的反对,以仗着其在国会持有绝大多数票强行通过。但是,行动党完全没有胆量公开在全国实施!行动党通过《2013年财政预算》来笼络人心、以所谓的‘全国对会会’的闹剧来表演自己的所谓‘听取民意’!

3.行动党为了确保来届大选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支持者选票不会流失,以及缓和土生土长的老百姓越来越强烈的反对在政策无视咱们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的基本权利和权益的诉求,行动党被迫在购买政府组屋的住屋政策上限制永久居民购买和租赁组屋、规定企业在招聘新员工时必须首先聘用新加坡公民(不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调高低薪工友的起薪、医药福利、孩子入学教育、收紧签发工作准证和提高雇佣准证的门槛、拥车证等等政策进行‘调整’!

行动党在2013年所进行的各种笼络和售卖人心的活动不是行动党自愿和自觉要干的!这是行动党迫于无奈!

因为在2013年的榜鹅东区补选是行动党自80年代以来遭受最大的挫折!在短短的20个月行动党失去了12%的选票!紧接着在国会强行通过的《人口白皮书》遭受强烈的反对,2013年2月8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月5千人在芳林公园举行反对《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以及几千人网上签名反对!这是自1963年以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在没有政党、宗教组织以及部分政治思想理念的情况,第一次公开向行动党提出了反对《人口白皮书》的斗争!国际舆论为此发出了:行动党今后在推行任何政策时将面对更多的挑战!

为此,这是迫使李显龙必须利用他在2013年8月18日举行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正式宣布‘调整政策’!

如果咱们说,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后港区补选和总统选举是奠定了2012年咱们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基础!

那么,2012年是我们迫使行动党在所有涉及土生土长切身利益的政策(如住房、拥车证工作准证和雇佣准证、反对行动党提出的要在2030年增加人口到690万等)进行‘退一步退两步’的‘调整’是奠定了2013年咱们更加坚决的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2013年工人党赢得榜鹅东区补选和行动党承认AIM是属于党营企业性质、行动党进一步被迫放弃李光耀执行了30年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斗争是说明了咱们的斗争水平已经提高了!

 从2011年到2013年,长达3年的时间里,咱们与行动党之间的交锋取得了那些主要的斗争经验!

1.实践已经证明:不管李光耀坐在前台与否(事实上,李光耀从2011年5月大选到2013年6月一直在前台坐着!),咱们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咱们始终掌握这场斗争的主动权和话语权!行动党一直处于被动挨打和向老百姓进行解释的处境!

2.实践也证明:只要咱们遵循有理、有利和有节的斗争原则,集中力量、团结和发动各阶层老百姓、根据实际的斗争情况问、准、狠的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我们绝对能够迫使行动党最终必须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3.实践更加证明:只要行动党继续把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背在自己的肩上,行动党将无法轻身上阵与咱们较量!

2014年是新加坡共和国独立50周年。行动党已经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进行粉饰工程!

他们在庆祝新加坡独立50周年的幌子下,提出了‘建国一代配套’、‘健保双全计划‘为基础为举行的全国大选铺路。

行动党以为这样可以笼络人心!实质上,行动党最终必须回到解决老百姓面对的提高工资以应付物价高涨、公积金的退休养老金领取、提高医药福利津贴和年轻人寻找职业、面对高昂的屋价、交通费日益增加和孩子上学等实际与现实问题!

2014年是距离2016年全国大选还有30个月左右。距离2017年5月的最迟期限也只有36个月。

行动党自己知道:

在没有确定他们的‘调整政策’,特别是‘建国一代配套’和‘健保双全计划’、‘调整公积金退休金和最低存款政策’是否已经‘凑效’?这是行动党将面对的不可测因素的风险非常高!

如果行动党按照原计划举行全国大选(即到2016年或2017年举行大选),行动党自己也知道,类似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事件、人民反对无限制和无限量引进外来政策、小印度南亚客工的骚乱事件和要求归还公积金存款、劳动力市场的供求紧张、商家的营业成本不断增加、国际间不断发生的政治与经济情况直接或间接影响新加坡内部和外部的经济等不可预测的事件随时都可能会发生!

这一切不可预测和控制的各种客观的条件将会进一步激化行动党与人民之间的矛盾!

未来的全国大选的课题是:

  1. 咱们和行动党之间较量的焦点不变的!—我们继续反对行动党要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移民政策!我们要行动党放弃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移民政策!

     2.咱们必须继续坚持要求行动党在工人达到55岁退休年龄时,立即全部归还老百姓在公积金户头里的存款、取消所谓的最低存款制度、进一步降低屋价、为年长者提供免费的医药福利照顾、严格按照联合国有关控制低薪工人每天工作8小时或者每个星期不超过44小时的工作制度、为低薪工人制定最低薪金制、通过降低土地开发成本,进一步降低组屋租赁屋契买卖价格!

     3.我们反对行动党的所谓‘高薪养廉’政策!所有的部长必须统治领取每年数百万的薪金的的制度;执政党的政府必须退出和直接或间接控制所有的国有企业;所有执政党的在职或者已经不再担任国会议员或者已经退休的国会议员,不准担任任何国营企业或者政联企业的要职并领取巨额的薪金。

同胞们,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防止行动党进行浑水摸鱼的策略,把咱们的斗争引向错误的方向!

我们必须改变和结束过去50 年行动党在国会里独断独行的一党霸道的局面。这是全国同胞的要求制衡行动党的共同愿望。

老百姓清楚的看到:目前的国会代表民意是不合理的。

因为新加坡的反对党获得近40%的支持票,拥有7个国会的议席和两个非选区国会议员。反观行动党获得近60%的支持票,却拥有81议席。议席与支持票本身所代表的民意百分比是不合理的。

因为:

8个国会议员和俩个非选区议员代表:近40%=6.67%选民/每个议员;

80个议员代表:近60%=0.74选民/每个议员;

这就是新加坡的国会‘民主制度’的代表民意比例。

不管反对党在国会里如何阐述人民的要求和提出反对,只要对行动党的统治不利,任何法律或法令都无法在议会表决获得通过!因为行动党控制了国会的绝大多数票!

老百姓也清楚认识到,要在一夜之间实现结束行动党的统治地位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行动党也会利用这样的言论恐吓老百姓!—一旦反对党上台执政,新加坡过去50年的繁荣立马消失!——外国人撤资、工人失业、百业萧条……等那些李光耀时代用过的白色恐怖语言将会再一次浮现出来!

因此,老百姓提出了:送更多的反对党进入国会以制衡和结束行动党过去50年在国会独断独行的一党霸道局面。

拼


4条评论

各位,您说,这是不是弱肉强食?这是不是官抢民财?

justice now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中英文对照)Inventor forced by Mindef to close company over patent rights

国防部使用追索巨额赔偿款迫使专利权开发者关闭自己的公司

编者按:

1.本文文章转载自《公民在线》(THE ONLINECITIZEN“TOC”)网站。
http://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5/01/inventor-forced-by-mindef-to-close-company-over-patent-rights/

 2.行动党的国防部以其占有国家权势和机器和持有巨额的财富,采取了处处逼人的手段强行从陈医生自信开发并取得包括新加坡在内的9个国家专利权的认证准证的专利产品。陈医生以息事宁人的态度希望得到国防部对自己的专利权的尊重,结果,国防部却采取了处处逼人的卑鄙手段,反过来向陈医生提出了偿还巨额的律师费的索偿、将自己开发的专利权产品双手供奉给国防部;陈医生在无能力偿还和兑现国防部的这些要求的情况下,陈医生将面对的是:这项专利产品权的产品是在自己设立的公司名下拥有的资产,将由于他无能力满足对方的索偿要求,最终,公司将被迫破产。国防部将由此接管他的公司,进而‘理所当然’的以‘债权人’的身份接管了这家公司名下的产品专利权。

3.这起案件还在延烧!国防部已经通过国家总检查长引用‘防止骚扰法令’,提出要禁止陈医生继续就这起事件进行各种途径的诉求。

以下有关事件的报道.

Inventor forced by Mindef to close company over patent rights

国防部使用追索巨额赔偿款迫使专利权开发者关闭自己的公司

面对与国防部进行漫长和艰巨的有关产品侵权法律诉讼后,陈春铭医生,一位产品开发者和专业医生基于面对不断增加高昂的诉讼费用以及看来这是一场未有结局的诉讼案件,他决定撤销自己的诉讼案件。

 更加严重的情况是,国防部现在向他提出了58万元的法律诉诉讼费。这笔诉讼费用是要求作为撤销他的产品开发权和转让专利权给国防部。陈春铭医生对自己公司Mobilestats Technologies Pte Ltd的前景感到非常悲观。这家公司是拥有开发《营部流动流动救伤站》车(简称‘SWIFT’,下同。)产品开发权。

陈医生说:

“我已经非常伤心了。”“经过这起事件足于让我失去了对于新加坡是将成为环球产品开发权中心的信心。”

让他对这起事件更加心寒的是,他是从2013年起被委任为新加坡知识产权局(IPOS)的董事。他在撤销自己与国防部之间的诉讼案件后于2014年正月离开了IPOS办公室。

他在辞职信是这么写道:

“事实已经是证明,我自己同时也确信,在我们的政府高层中并没有真正的信念要把新加坡转变为环球知识产权中心。”

“我个人在最近的事件和过程中的遭遇已经告诉我,只要上层没有坚定信仰和国际化,目前我们所作的各种知识产权的努力只是嘴皮上的功夫。”

国际产品创新认证证书

陈医生和开发《及时流动遣送救护营站》的SWIFT产品的设计构想是源自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当时电视上播放着‘911’事件的画面时,让他意识到,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需要一种以流动车辆为基础的医药设备流动救护车,这样将有助于进行救护。

 接着,他向不少于9个国家申请专利权,所进行申请国的知识产权(IP)国家几乎成功获得批准。这包括了他自己的祖国新加坡。

他是在2002年9月27日向新加坡知识产权局提出这个产品的专利权申请的。经过具有良好信誉的Danish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数次的验证,他的专利产品最终在2005年7月6日获得知识产权局认可证书。

陈医生继续向其他8个国家和地区申请产品专利权。他也取得了澳大利亚、日本、台湾、以色列、马来西亚、香港、美国和欧洲的产品专利权认可证书。

在这个漫长的认证SWIFT的产品专利权过程中,他向新加坡民防部队展示的产品的概念。在2014年,新加坡民防部队总监James Tan先生要求他建造一个标准型的产品作为使用的目的。

新加坡民防部队终于在2016年招投标供应商生产SWIFT产品。SWIFT的产品在招投标的文件里面列明有参与招投标的供应商在决定参与这个招投标前,必须与陈医生的公司Mobilestats签署专利权协议。SWIFT将会为他们的运作提供服务和向公众宣传展示这是属于“新加坡民防部队”开发的标志。

“这是需要强化的”

 无论如何,陈医生已经对国防部失去兴趣了。他在2005 的贸易交易会上与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医疗队主管Wong Yue Sie(医生)准将说起有关SWIFT的医疗车没有在贸易交易会上展出的事。

 Wong Yue Sie准将告诉他,

 ‘(SWIFT)的车子必须进行改装以适合于新加坡武装部队。’陈医生回顾说,‘例如,车子必须涂上伪装迷彩色和需要加固。他告诉Wong Yue Sie准将,这样的改装不是问题。原设计的车子是一个模型。’

 ‘他告诉我,他将会与新加坡民防部队联系。同时,他告诉我,或者,我们可能自己进行改装’或者,他说话的大意是这样。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我记得,我告诉他,你不可以这么做(自行改装)因为这辆车(的设计)是拥有专利权的。’

 从那时开始,陈医生再也没听到来自国防部的讯息。无论如何,在2009年,防御科学与技术代理发出了采购‘流动救护车’的招标通告。当时,招标书要求参与招投标者需要取得知识产权局有关产品产权执照的协议书。防御科学与技术代理的招标书并没有像新加坡民防部队一样,特别说明陈医生是拥有专利权的SWIFT的产品。

陈医生说,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他们已经侵犯了我的知识出产权。我是在2011年的国庆节展览会上看见自己所开发的那辆SWFIT。’这部车子款式几乎与2011年国庆节检阅同样类型的车子一样。很明显,这是一部属于全面投入运作的型号。

蓄意骚扰

 陈医生决定通过法律途径向国防部追究。

‘我不可以找它的供应商——他们只会把它丢回给国防部,因为他们是通过设置招投标的性质的。在任何情况下,这是国防部为这部车子定下了规格,所以,国防部必然是拥有着设计这部车子的产权。’

 通过传真发给陈医生的律师

令人奇怪的是,在双方交换法律文件期间。陈医生收到了一封署名Syntech公司的信件。这封信件的日期是2009年3月,是收信人的地址是国防部。这封信清楚的概述了它将不会支付任何费用给陈医生专利权。Syntech公司是怎么写的:

 ‘我注意到您关心在编号SG Publication Number 113446有关可能侵犯他们的专利权的问题。我们与律师一起研究他们的设计模型与我们提交所提交的文件编号No. 7108105610的设计的医疗庇护所(Medical Shelter)后,我们的结论是,我们并没有侵犯他的专利权。而且,我们也认为,他们的设计缺乏新颖/或者独创性……基于此,他们是很难为自己的专利权辩护的。’

 陈医生说,

‘显然的,国防部是注意到有关侵权的问题的,并要求Syntech公司谈述有关这方面的问题。当时,这家公司决定不向我们获取专利权执照。’‘为什么国防部让他们怎么做呢?反而,他们已经实际上的确定我们的专利权是可以能够挑战的。(我们的专利权)是在新加坡知识产权局确认了它的设计专利权后的。’

 消耗战

 陈医生所未预想到的是,这个案件已经拖延了2年,造成他耗费了大量的金钱,而实际上超过任何许可证所能够获取的成功受到案例。

陈医生说,

‘这是一场消耗战。’‘国防部不仅有总检察署为他们辩护,他们也接触了Wong and Leow律师事务所。为什么他们需要这么多的律师协助他们?他们一直在拖延这起案件,他们辩称,证人没空。这段期间,他们的拖延都是在造成增加我的诉讼费用。我已经没有剩余的金钱进行这场官司了。’

 最终,基于难于承担高昂的诉讼费,陈医生在2014年1月份决定放弃诉讼。

 国防部表面上要‘解决’这起案件,实质上是通过骚扰的手法。陈医生提出了将解决案件的条件,各方支付自己的诉讼费。他将不会向国防部索取已经建造(在国庆节检阅展示的)车子专利权费。他将要求国防部支付接下来要建造的车子的专利权费用。陈医生认为,这是一个公平合理的建议。

 无论如何,在法院安排开庭前2个星期,国防部突然扔下一颗‘反建议’的炸弹:他们要陈医生支付国防部的律师费。放弃索偿支付专利权费的一切要求,并且,把他在新加坡开发的产品转让给国防部。同时,他不再是SWIFT原创者与其他开发者在世界各地所拥有的权利。SWIFT必须把设计专利权和在其他7个国家已经注册的专利权一并交给国防部。

这是极其奇怪的事。尽管法院在2014年10月份剥夺了陈医生作为SWIFT产品开发者的权专利权力。但是,根据他获得的讯息,那个代理商到目前为止尚未到新加坡知识产权局完成撤销有关SWIFT的专利权的法定手续。

陈医生说:

‘我决定放弃诉讼的条件是,只要国防部停止侵犯我的知识产权,我将不会向国防部索偿他们已经建造的的那部车子。’‘反过来,他们却要向我提出追索他们的律师费以及同意给予他们无偿使用权。’

在这期间,Wong and Leow LLC 律师事务所已经向国防部开出了58万元的律师费。陈医生哪有钱去支付国防部这笔律师费。这样一来,陈医生的公司Mobilestats将陷入破产。这样一来,就等于陈医生的公司的债权人可以接管这家公司的专利权,直到国防部决定撤销SWIFT在知识产权局注册的专利权为止。

陈医生说,

‘坦白地说,我并不知道国防部对SWIFT的专利权有什么计划。’‘我所知道的是,国防部已经仿造了58部与(SWIFT专利设计)一样款式的车子。这是为什么?我之前是一名医疗部队的营长。根据我个人的估算,整个武装部队活动所需的SWIFT开发的医疗车子数量是12——14部。为什么需要建造58部车子?’

 《公民在线》网站已经致函给国防部对此文章发表评论。当他们回应时,我们将会刊登他们的回应。

 及时消息:国防部已经通过面书的cyberpioneer magazine做出了回应(请在此阅读详情)。

TOC编者按语:

早前的一篇文章的观点设涉及到有关 指责Wong & Leow LLC的是没有根据的。照这篇文章的内容已经更正。我们仅此向 Wong & Leow LLC无保留的表达歉意。

Inventor forced by Mindef to close company over patent rights

 JANUARY 15, 2015 BY HOWARD LEE IN TOC REPORTS • 80 COMMENTS
By Howard Lee

Facing a long-drawn and uphill lawsuit with the Ministry of Defence over a patent issue, Dr Ting Choon Meng, an innovator and medical professional, decided to withdraw his case due to mounting legal costs and a battle for which he saw no end in sight.

Even worse, given that Mindef is now demanding about S$580,000 in legal fees, to have his patent revoked and assign the rights to the Ministry, Dr Ting is looking at the very grim prospects of closing down his company Mobilestats Technologies Pte Ltd, the company holding the patent rights to his invention, the Station With Immediate First-Aid Treatment (SWIFT) vehicle.

“I am completely disheartened,” said Dr Ting. “After this incident, suffice to say that I have lost confidence in Singapore’s ability to be a global IP hub.”

What made his case even more poignant is that Dr Ting was appointed to the board of directors for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of Singapore (IPOS) since April 2013. He has since stepped down in January 2014, after he withdrew his case against Mindef.

 “It has come to a point whereby I am honestly convinced that there is no true conviction right at the top of our government for Singapore to be transformed into a Global IP Hub,” he had written in his resignation letter.

 “Recent events and processes in my own encounter have unfortunately shown me that without real conviction and internalization from the top, what we are trying to do in IPOS are but lip service.”

International certification for innovation

Dr Ting and his partners invented SWIFT, effectively a quick-deployment first aid station for crisis use, after the 11 September 2001 attacks on the US. Television footage of 9/11 made him realise that a vehicle-based medical facility would be a great game-changer in managing casualties during crises.

Subsequently, he applied for patent rights for his invention in no less than nine countries and successfully obtained the rights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in almost all of them, including his home country Singapore.

His application to IPOS was filed on 27 December 2002, whereby it received a few rounds of checks through the reputed Danish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before it was finally approved on 6 July 2005.

Dr Ting and his partners continued to file for patent rights in eight other countries and regions, and received similar approvals in Australia, Japan, Israel, Taiwan, Malaysia, Hong Kong,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Europe.

During the long journey of certifying the IP for SWIFT, Dr Ting and his partners presented the concept to Commissioner of the Singapore Civil Defence Force Singapore Civil Defence Force, Mr James Tan, in 2004 and was asked to help build a prototype for trial purposes.

 SCDF’s SWIFT vehicle (Image by Kenneth Lai)

SCDF eventually called for a tender in 2006 for vendors to manufacture SWIFT, and within the tender documents, indicated that interested bidders need to first sign a licensing agreement with Mobilestats before SCDF would consider their bid. The SWIFT vehicles went on to serve its operational needs, and were publicised several times as an icon of “SCDF innovation”.

“It needs to be ruggedized”

However, Dr Ting had a less pleasant experience with Mindef. At a trade fair in 2005, Dr Ting spoke to BG (Dr) Wong Yue Sie, then chief of the SAF Medical Corps, about the SWIFT vehicle that was on display.

 “He told me that changes would have to be made to the vehicle if it were to be adapted for SAF’s use,” recounted Dr Ting. “For example, the vehicle would have to be painted to camouflage and it needed to be ruggedized. I told him that such changes would not be a problem, but I informed him the vehicle was patented.”

 “He told me that he would contact SCDF and said to me that, “maybe we can do it on our own” or words to that effect. I remember that clearly because I remember telling him that he could not do that because the vehicle was patented.”

Dr Ting never heard from Mindef since. However, in April 2009, the Defen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gency called a tender to procure a “Mobile First-Aid Post”. While the tender required bidders to obtain licensing agreements for IP, DSTA’s tender did not specifically mention Dr Ting’s SWIFT, as SCDF’s has done. The contract was eventually awarded to Syntech Engineers Pte Ltd for production, which did not contact Dr Ting or his partner about the patent.

MINDEF’s SWIFT vehicle

“In fact, I didn’t know that they infringed our IP until we saw the vehicle exhibited at National Day Parade 2011,” said Dr Ting. It was supposedly the same vehicle that was featured in the 2011 National Day Parade, apparently as a fully operational model.

Intention to infringe?

Dr Ting decided to pursue the legal route with Mindef. “I can’t take it up with the vendor – they will just throw it back to Mindef, because they set out the tender. In any case, it was Mindef who drew up the specifications, they decided on the vehicle, so they should uphold the IP.”

Fax sent to Dr Ting’s lawyers

Curiously, in the exchange of legal letters, Dr Ting received a letter from Syntech, dated March 2009 and addressed to Mindef, outlined the company’s clear intent not to pay any heed to Dr Ting’s patent. Syntech wrote:

 “We noted your concern with regards to the possible infringement of their patent rights under their SG Publication Number 113446. Together with our legal advisors, we have studied their patent design as compared to our Medical Shelter design submitted under Tender Ref No. 7108105610. We have conclude that there is no infringement of their patent rights. Moreover, we have also concluded that their patent lacked novelty and/or inventive step… As such, it will be very difficult for them to defend their patent rights.”

 “It’s clear that Mindef is aware of potential infringement and had asked Syntech about it, but the company has decided not to obtain the IP license from us,” said Dr Ting. “Why did Mindef let that happen? Instead, they have effectively decided that our IP can be contested. And this was after IPOS has certified the patent!”

 War of attrition

What Dr Ting did not count on was that the case would drag on for two years, costing him a fortune that effectively outweighed any licensing fee he would have been able to obtain from a successful case.

 “It’s a war of attrition,” he said.

 “Mindef not only had the Attorney General defending them, they also contracted Wong and Leow. Why did they need so many lawyers? They kept delaying the case, claiming that their witness was not available. Meanwhile, every delay cost me in legal fees. I have no more money to fight this case.”

Eventually, Dr Ting decided to drop the case in January 2014, as the legal cost was too high for him to bear.

Just as perturbing was Mindef’s actions to “settle” the case. Dr Ting had offered them settlement terms indicating that each party pay for their legal fees, that he would not claim IP license fees for the vehicles Mindef has already built and allowing them royalty-free use for up to three years. However, charges will apply for subsequent vehicles built by Mindef. Fairly reasonable, he thought.

However, just two weeks before the scheduled trial, Mindef dropped a bombshell with their “counter-offer”: Dr Ting had to pay for Mindef legal costs, drop all claims to IP, and surrender his patent for SWIFT in Singapore as well as for the other seven countries the patent is registered in.

This meant that Dr Ting not only lost the right to claim damages for the original infringement, but can no longer exercise his patent rights to SWIFT with other developers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Just as strangely, although the courts awarded Mindef the right to revoke Dr Ting’s patent for SWIFT in October 2014, he heard from his sources that the agency has to date not gone to IPOS to complete the revocation.

 “When I dropped the case, my conditions was that I would not claim for the vehicles Mindef has made, so long as they stop infringing on my IP,” said Dr Ting. “Instead, they countered by demanding that I pay their legal fees, and grant them free use of the patent.”

Meanwhile, Wong and Leow LLC slapped him with a legal bill of about S$580,000. Dr Ting had no more money to pay, and would likely have to put the company in receivership. Which means any party that takes over Mobilestats would still have the IP rights to SWIFT, until Mindef chooses to revoke it with IPOS.

 “I honestly have no idea what Mindef is now planning to do with the IP for SWIFT,” said Dr Ting. “What I do know is that Mindef has produced up to 58 copies of the same vehicles. What for? I was a battalion commander in the Medical Corps before, and by my estimate, the entire SAF would only need about 12 to 14 SWIFT vehicles for its entire operational needs. Why produce 58?”

The Online Citizen has sent a request to Mindef to comment on this article. We will publish their response, if any, when they reply

Update: MINDEF has issued a response via its cyberpioneer magazine facebook. (read here)

Editor’s note:

An earlier version of the Article had made statements against Wong & Leow LLC which were false and without foundation and that the Article has therefore since been corrected. TOC unreservedly apologises to Wong & Leow LLC for the statements.


留下评论

盛港西人民取得合理诉求的胜利证明:民意不可欺、不可辱、不可压!

 

许文远不是梁山伯,也不是祝英台!——他就是装嫩扮萌!就是在践踏新加坡的法治制度!——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

李显龙,再心机算尽,还是功亏已尽!——菜篮子打水一场空——过去三年派出的糖果都装进骨灰瓮毁里!

拼

行动党的岁末厄运

 

我不信邪,我也不相信卜卦算命。但是,我却相信一个事实:从20115月全国选举失利之后,对行动党而言,特别是行动党的李显龙、许文远和吕德耀等等,每到年底都是心惊胆跳的过着寒冬,颜面苍白的迎新年。这绝不是邪门的咒语。不信!?那就就给您说说看看:

 

一、201111月,SMRT发生严重故障,严重影响全国人民的出行和工作。就是行动党第一次面对全国大选失利后在岁末发生的第一件大事。李显龙为此还得缩短自己假期从国外赶回来亲自坐阵处理。结果是:行动党的‘精英政策’遭受挫折!——SMRT总裁离职;

 

二、201210月。SMRT中国籍司机为争取自身的权利与权益,展开了集体罢工事件。结果是:行动党被迫承认外劳工人在遭受同工不同酬的待遇以及生活环境及工作条件恶劣。行动党被迫在全国范围进行改善外劳的待遇、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

 

三、2011年底到2012年初,公务员涉及嫖未成年妓女事件。大批高级公务员被曝光。结果是:行动党‘高薪养廉’和‘精英治国’的底线破局;

 

四、201212月,发生榜鹅东区行动党国会议员、国会议长柏墨婚外情事件。扰乱了行动党要这是推动《人口白皮书》的计划,它们被迫在20131月进行补选。结果是:失去了这个单选区;

 

五、同样在这一年,行动党原本想要重拳出击刚刚取得勿洛阿裕尼集选区的工人党,但是,不幸却牵扯出行动党长期经营的党营实业事件——AIM与行动党的市镇会的商业关系。结果是:行动党在国会公开承认:市镇会是政党扩大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六、201312月,当行动党正在召开全国特别党代表大会之际,小印度发生了近50年来新加坡第一次极其严重的骚乱事件。结果是:行动党被迫对外来人和外劳集聚的地区进行了管制政策,以便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与外来人际外劳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

 

您说说,岁末寒冬对行动党而言是不是厄运啊?!

 

尽管遭遇了这一系列的厄运,行动党也‘痛定思痛’要改改霉运。他们采取‘探戈舞步;’策略!——退一步,进两步!——表面上是‘倾听民意’——‘调整一些过时的政策’,实际上是要以派糖果来收买人心。结果又是如何?

 

看来,行动党的厄运还是没有扭转过来。很快又来到岁末寒冬了。

 

行动党又碰上岁末寒冬的厄运了!不信?

盛港西芬威尔路建造华人庙宇骨灰瓮事件

Capture5-504x480                      10917264_1544065182513170_3848064811065233928_n

那就看看下面的这些一段叙述吧!

 

(一)2014年5月27日,许炮管辖下建屋发展局发布了盛港西芬威尔路属于宗教用地性质的土地公开进行招标兴建华人庙宇;

(二)2014年6月14日,澳大利亚的上市公司Life Cooporation在新加坡成立一家只有三天的全资子公司Eternal Pure Land向建屋发展局提交了建屋发展局的土地售卖地块招标书;

(三)2014年,建屋发展局通过宪报公布Eternal Pure Land以520万元中标;

 

(四)Eternal Pure Land按照自己提交的标书计划宣布,它将在标得的地段拟投资建设发展本地首个附有‘拥有自动化骨灰瓮系统’的华人庙宇的附加商业‘服务’!

(五)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报道了Eternal Pure Land的建设计划。这次哪些被行动党圈养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给行动党帮倒忙!——盛港西分为路的预购组屋屋主发现他们即将入住的组屋附近将出现一个安放先人的骨灰瓮塔。这新闻立即引起已经居住和未来将入住盛港西的居民哗然。他们发表了联合声明以及要求行动党盛港西的国会议员蓝明彬就有关事件举行对话会讨个说法;

         a. 盛港西未来屋主声明及对话会记录摘要(中英文对照)(见下列视频     网址:http://redwiretimes.com/singapore-in-brief/sengkang-columbarium-residents-life-corp/ 

          b. 芬威尔居民与国会议员蓝彬民、国家发展部、城市重建局以及Life Corporation Limited CEO举行的对话会现场;

(见下列视频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media/set/?set=vb.295323107252451&type=2

            C.盛港西芬威尔现有居民与未来居民发表联合声明:(见下列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1/11/present-future-fernvale-residents-said-we-trust-to-right-the-wrongs-%e7%8e%b0%e5%9c%a8%e4%b8%8e%e6%9c%aa%e6%9d%a5%e7%9a%84%e8%8a%ac%e5%a8%81%e5%b0%94%e7%9a%84%e5%b1%85%e6%b0%91%e8%af%b4/

 

(六)面对对着盛港西老百姓的反对声浪,行动圈养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为了替其主子找出‘实际实例’证明,建屋局和城市重建局计划在盛港西芬威尔路建造华人庙宇的同时提供‘附加服务’——建造骨灰瓮塔不是第一个项目!它们列举了由华人宗乡组织和非营利的慈善组织在这个地区周边已经建立了类似的附有骨灰瓮的华人庙宇!建屋发展局批准在盛港西芬威尔路建造华人庙宇的项目不是开先例!建屋发展局也是可以允许私人企业经营带有商业性质的骨灰瓮安置塔!Eternal Pure Land的投资建设也不是偷偷摸摸的半路杀出来的怪胎!他们在提交招投标书已经列明了。建屋发展局在发出芬威尔路的组屋预售宣传书也说明了在这个地区建造一个骨灰瓮安置塔是市区重建局的规划之一的项目,只是字体比较细!

 

(七)2015年1月29日,闻名遐迩的许炮,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主席及国家发展部长在2015年第一次的国会开会时就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被迫‘定调’:芬威尔路发展地段不允许建造商业骨灰瓮安置塔的项目。Eternal Pure Land的投标资质和标书计划可能以‘浑水摸鱼’的手法标的。他还煞有其事引述了中国古典小俗话《梁山伯与祝英台》为例子向国会解释。

祝英台

(八)许炮在国会发表了‘一锤定音’的讲话后,Eternal pure Land在澳大利亚的母公司Life Coropration立即宣布暂停在澳大利亚股票市场的交易。

life coropration

(九)紧接著许炮在国会的讲述中国古典文学‘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后,引发网络媒体排山倒海的讽刺许炮的‘祝英台化妆赴考场’的效应。为此,Life Corporation 给澳大利亚的股票交易所发出信件说明整个事件的经过。请见它们的如下说明:

  • Lift Coroporation 坚持:投标过程是公开和透明的。”“Life Corporation s是按照投标程序和所需的条件要求提交了全部的资料。”(In an announcement posted to the Australian Securities Exchange on Monday, Life Corporation insisted that “the tender process was open and transparent”. “Life Corporation provided all information required and reques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ender conditions.” )(见:http://www.straitstimes.com/news/singapore/more-singapore-)stories/story/company-behind-sengkang-temple-and-columbarium-plan-open#xtor=CS1-10)

就许炮而言,他在国会扯谈‘梁山伯与祝英台’后这个事件是应该结束了!但是,对行动党而言,特别是该区的国会议员蓝明彬医生是并不认为事件已经结束!

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并没有被扑灭!许炮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说书说穿了:纯粹就是要为自己管辖下的建屋发展局和城市重建局找下台阶!他也知道根本就无法缓和老百姓,特别是居住在盛港西的老百姓的不满!至于身处风头浪尖的蓝明彬医生是否可以拉上一把,许炮也就理不上了!

从这个事态的后续演变看来许炮又失算了。(这是许炮继续2012年工人党管辖下的勿洛阿裕尼市镇会的常年会计审核事件引伸出AIM事件一样。) 

现在这个问题的实质是:        

 

许炮所使用大口径炮火并没有炸平盛港西事件!从事件爆发至今,行动党并没有倾巢而出去灭火挽回民心和怒火可以说明这一点!

 

这个问题的根源是在于:

 

一、行动党及其圈养的在所有政府部门和主流媒体的党棍、在主流媒体的御用文人已经彻底的摧毁了新加坡的法治管制的形象!

          a.在201415日,行动党盛港西国会议员在与居民进行的对话会上说:“盛港西建造华人庙宇由私人企业经营庙宇并不是第一家。”(the temple is not the first place of worship run by a private firm.)。但是,许炮在2015129日的国会上却说:“政府是不会把一块属于宗教性质的用地出让给一个非宗教的组织的”(the government had never awarded a place of worship site to a company that was not affiliated to a religious organazation)

            b. 建屋发展局和城市重建局在与居民的对话会上一再强调:Life Corporation 在自己的投标文件书已经附加说明要在这地块建造华人庙宇的发展地块上同时提供其他与华人殡葬仪式等相关的服务。建屋发展局接受了这家私人企业在投标书所做的说明。

 

             c. 众所周知。全世界的国家在进行任何形式内容的招投标(不论是土地出让、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建设、政府承建的公共住宅行或基础建设设施等等)都必然严格要求所有参与投标的企业,不论是属于与政府有直接或间接的企业、不论是属于本国或跨国私人企业,必须清楚在标书上说明本身的组织结构(主要股东情况、董事会成员、公司组织架构、经营经验简介、资金情况以及对这个项目的具体段和长期的实施计划等)。这是作为有关部门在批准把有关的投标项目授予这家公司、或把有关的地块转让给这家公司进行开发建设。全世界的国家,不论是奉行公开、公正和平等竞争的西方国家以及第三世界(大部分亚洲的国家),还是贪污腐败的南美洲和非洲国家都会进行这个程序。

这就是说:

             1. 行动党盛港西的国会议员蓝明彬在一开始就企图以欺骗手法哄老百姓!许炮在2015129日在国会的讲话说明了这一点;

 

                 2. 许炮在2015129日的国会上说,“我们只是假设”((we just assumed)。许炮是大白天对着太阳说谎话!——他已不配再担任国家发展部长!

许文远国会讲话   因为从新加坡独立以来,所有的政府部门在进行任何性质的项目的公开招投标,都会在投标文件里明确要求提供有关公司的全部详细的资料(如上所述),作为进行审核与鉴定参与投标的公司是否具备符合有关项目约定所需的资质和实力等条件。只有在符合规定的条件、实力和自主情况下,参与投标的公司才允许取得标书!    

许炮的‘假设’论再一次暴露了行动党的政治诚信已经破产!他的‘假设’论只不过是要用来掩盖自己管辖下的家屋发展局和城市重建局犯了不可接受的法律错误!

 

目前行动党会已经把自己往烂泥巴推了。这是李光耀的专制独裁统治下,过去50年行动党已经养成习惯对人民采取了独断独行、欺压和欺骗的手腕的别人谈结果!

(二)许炮2015129日在国会的说书已经进一步彻底破坏了老百姓对行动党的政治诚信的信心!

                 a.  行动党盛港西国会议员蓝明彬医生在201515日与芬威尔路居民以及未来居民的对话会的讲话,已经被许炮在2015129日的大口径炮弹给炸得支离破碎了!新加坡的政府制定的政策到底是谁说了算!?老百姓选出来的行动党国会议员说的话是否可以代表政府?

 

                   b. 新加坡的政府官员是在执行的法律?还是把国家的法律当成自己手中的魔术玩具?政府部门的官员竟然可以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公然站在外来企业的这边,指责老百姓在决定预购组屋时自己没有看清楚国家发展局推出芬威尔路的预售屋说明书里的附加说明?

这就说明:老百姓今后已经不会再相信行动党上至内阁部长、国会议员,下至政府部门的主管单位所说的话了。老百姓对行动党今后在颁布任何政策时必然要认真的、行动党必须详细得向老百姓说明清楚。这是行动党自己一手造成!

(三)许炮在国会的说书已经彻底破坏了外资对行动党的投资信心!

许炮为了挽救行动党这次事件的处境,不惜也不计一切后果推翻了新加坡政府对外投资做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承诺诚信!

 

Eternal pure Land中标盛港西芬威尔路地段的投标,是建屋发展局以宪报的形式对外公布的。这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在Eternal pure Land正式获得建屋发展局的书面通知后,作为其在澳大利亚的母公司Life  Corporation是一家上市公司,它必然要向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及自己的股民通报。(这是全世界的上市公司必须遵守的行为准则。)

 

现在,许炮说,以‘祝英台女扮男装混进考场’来说明Eternal pure Land 中标的情况。—— “我们只是假设”(we just assumed)!

 

许炮这次发射的是长程洲际炮击!

 

中标的公司是一家外国上市企业在新加坡的全资子公司。建屋发展局是在通过严格审核后批准其参与招投标活动的。建屋发展局是在许炮的批准下,通过新加坡共和国政府的宪报公布Eternal pure Land依法获得这块地段的开发建设权的!它的开发建设计划是获得建屋发展局和城市重建局的认可的。

 

许炮完全不顾建屋发展局依法办事的事实,自行在国会对Eternal pure Land的公司资质、参与投标的资格以及投资计划提出否定和质疑!并在没有经过总统核准下,自行在国会宣布不允许带有商业盈利性质的商业企业获得和参与这块地段的建设华人庙宇发展。

 

许炮这一连串的行为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对新加坡的法治管制提出了挑战!

一、到底新加坡共和国政府通过宪报颁发的政令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

二、到底要取消宪报公布的政令是否需要按照宪法规定程序,先行请示并获得总统的批准后才可以对外公开宣布撤消?

 

三、许炮这次在国会就盛港西芬威尔路事件所作的讲话是否具有法律约束力?

(四)Eternal pure Land及其在澳大利亚的母公司Life Corporation如果根据澳大利亚的法律和新加坡共和国的相关法律向新加坡共和国政府提出索赔,许炮将承担什么责任?

不管行动党在这个事件上将面对这样的后果,与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是那句老话:咱们不关心!咱们不操哪个心!

 

咱们只关心:行动党政府必须确实兑现许炮在2015129日在国会的讲话。这是整个事件的底线和解决的原则。这也是盛港西芬威尔路的老百姓提出的合理要求!

 

盛港西芬威尔路事件说明了:

 

民意不可欺、民意不可辱、民意不可压!

盛港西芬威尔路事件说明了:

 

许文远,不是梁山伯,也不是祝英台?!——他就是装嫩扮萌!就是践踏法治制度!——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

 

盛港西芬威尔路事件说明了:

 

李显龙,再心机算尽,还是功亏已尽!——菜篮子打水一场空——过去三年派出的糖果都装进骨灰瓮毁里

   

链接:

 

盛港西各族同胞们,团结起来,把行动党安置在他们要建造的骨灰瓮塔!——支持盛港西Fernvale Lea预售组屋持有者的合理诉求(BTO BUYERS)》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1/06/%e7%9b%9b%e6%b8%af%e8%a5%bf%e5%90%84%e6%97%8f%e5%90%8c%e8%83%9e%e4%bb%ac%ef%bc%8c%e5%9b%a2%e7%bb%93%e8%b5%b7%e6%9d%a5%ef%bc%8c%e6%8a%8a%e8%a1%8c%e5%8a%a8%e5%85%9a%e5%ae%89%e7%bd%ae%e5%9c%a8%e4%bb%96/  

Present & Future Fernvale Residents said, we trust to right the wrongs 现在与未来的芬威尔的居民说:老百姓错误的把信任寄托在行动党身上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1/11/present-future-fernvale-residents-said-we-trust-to-right-the-wrongs-%e7%8e%b0%e5%9c%a8%e4%b8%8e%e6%9c%aa%e6%9d%a5%e7%9a%84%e8%8a%ac%e5%a8%81%e5%b0%94%e7%9a%84%e5%b1%85%e6%b0%91%e8%af%b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