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同胞们,所有在各个反对行动党的组织和个人,团结起来,在干净、透明和公平的选举中结束行动党在国会独断独行和一党独霸50年的历史!

留下评论

团结起来支持在野党

人民力量

距离2011年5月7日的全国大选至今是整整4年了。

从2014年末开始,人民都在议论纷纷有关全国大选的课题。以李显龙为首的人民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对此采取了不置可否的态度应对。

张志贤在2011年大选结束已经说了,行动党遴选来届候选的工作同时也开始了。在今年,他证实了已经遴选了超过300名的人选,同时也开始把这些已经遴选出来的人都派到行动党属下的党支部、居民委员会和公民咨询委员会等政府控制的基层组织和全国职总担任顾问或工会领袖。

李显龙在去年12月底说,大选的日期可能不是市场所谣传的那么快?!

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却开始有计划性为行动党在大选前进行造势敲边鼓。

总理公署也指示选举局进行选民登记工作(选区的划分尚未公开宣布)。

这一切局势的发展表明:行动党已经把举行全国大选提上议事日程上了!行动党已经开动了大选的机器了!

全国的在野党和全国同胞并没有对李显龙所说的大选日期不会如市场所猜测的那样近期举行!在亚当已经开始加紧进行自己认为可能争取到选民的支持票的选区进行挨家沿户的访问选民宣传活动。全国同胞也开始密切关注一切与全国大选有关的政治形势。

到底全国大选是不是会在今年举行年呢?

实事求是的说,这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我们也无权反对的事。

1.全国大选的日期决定权不在野党或者舆论的压力下实现的。决定大选的决定权是在行动党手上;

2.以目前的情况而言,全国大选什么时候举行已经不是问题的焦点了。因为行动党和在野党在过去三年都一直在为来届的大选进行工作;

3.至今为止,行动党从来就没有向全国人民宣布来届的全国的大选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的?是继续过去50年一样,行动党采取不干净、不公正和不透明的选举手段?—意划分选区,还是进行一场真正干净、公平和透明的选举呢?

行动党是否有进行过在干净、公平和透明的环境下举行的选举?

有。那就是上个世纪60年代进行的两场补选。

1.第一场补选是在1961年的芳林补选;

2.第二场补选也是在1961年举行,那是安顺补选;

这两场补选的特点和结果是什么?

1.当时李光耀为了证明自己不需要依靠以林清祥为首左翼职工会领导人的影响力,可以获得广大的选民的支持。他指示行动党的选举委员会不要让林清祥为首的左翼职工会领导人为这两场补选的群众大会站台。结果是:行动党在这两场选举都已失败告终;

2.当时参与这两场补选的反对党,以王永元为首的人民统一党在1961年的芳林区补选期间,提出了人民行动党领导人没有实现在1959年大选时所提出的释放政治犯的诺言。他在自己的竞选活动中提出了优先释放所有林有福时代在押政治犯、废除防止公共安全法令(俗称‘公安法令’,其后又改称为‘内部安全法令’)和停止限制工会的活动。以马绍尔为首工人党在安顺去补选时也提出了和王永元一样的竞选纲领,实现行动党在1959年大选是的承诺,那就是:立即无条件释放在林有福时代被扣留的政治犯。他们都赢得了老百姓的支持。他们都中选了。

  1. 尽管李光耀在这两场补选前联系马来亚共产党,希望通过马来亚共产党的支持可以削弱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工会的影响力。但是,事件证明: 李光耀的阴谋无法得逞。

 2.李光耀领导下的人民行动党通过这两场补选结果,非常清楚说明:由于李光耀不再兑现他在1959年选举时所许下诺言:释放所有被林有福政权所拘留的政治犯和工会领袖,并恐吓要紧缩工会为维护工人的权利和争取血汗利益而领导和组织其会员进行抗争到底的权利,已经把行动党推上了与人民,特别是工人、下层人民和学生对峙的局面。

可以这么说,这两场补选是在一场干净、公平和透明的环境下进行的。因此,补选的结果是:李光耀输了这两场补选。

这是李光耀在1959年通过左翼组织发动群众推翻英殖民主义者扶持的林有福傀儡政权后遭受最大的打击。

为此,李光耀开始在党内向以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的左翼力量展开了全面排挤和鼓孤立的政策。与此同时,李光耀深感自己的政治权利和地位将会面对威胁,他利用了英国人急于为了延续和保护自己在远东地区的经济和军事利益的愿望,假手于英国人和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的东姑阿杜拉曼政府在1963年2月2日进行了一场灭绝性的冷藏行动计划,把左翼政党和工会组织最优秀的领导人和基层干部以及爱国民主人士投入的监狱。

在这场白色恐怖笼罩下,李光耀在1964年举行了一场选举。在这场选举中,以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领导人、工会、文化艺术团体、大专学府派出了优秀人才参与了这场选举。由于‘冷藏行动’的白色恐怖的阴影下的选举的结果是,左翼在这场选举中只获得13个席位。社阵的两位中选的国会议员黄信芳和陈新荣被迫逃亡、李思东和卢妙萍尚未走进国会大殿进行宣誓已经被捕入狱,另一位中选的国会议员谢太保博士则被以涉嫌参与马来亚共产党的颠覆活动也在1968被不经审讯、非法、长期的监禁了32年。

社阵国会议员在当年进入国会参与国会辩论有关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计划的课题时(社阵主席李绍祖医生在国会进行辩论有关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问题上,代表社阵在国会发表了长达8小时的演讲。这也是后来,李光耀在国会禁止国会议员在国会的发言时间不得超过2小时。),李光耀为了尽快实现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计划,通过一切手段,滥用了宪法赋予执政党政府的权利,以无限期休会的方式终止议会的辩论,强行实施全民投票的决定。新加坡也在李光耀的强行推动下加入了马来西亚。

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后,新加坡的左翼力量已经能够被李光耀彻底消灭后,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巫统中央政权与李光耀之间的猜疑与政治矛盾开始浮出水面。新加坡在加入马来西亚后代609天,也就是1965年8月9日,李光耀突然宣布退出马来西亚,宣布新加坡共和国独立。

从此那个时候期,行动党一直以独断独行的霸道主义行径控制着整个新加坡的国会。新加坡的国会民主和国会议事进程已经等同虚设。社阵的国会议员已经无法在国会充分发挥自己作为民选国会议员应尽的职责。他们在国会辩论中已经无法发挥自己应扮演的角色作用了。他们被迫退出了国会。

到了70年代,李光耀的国会面对没有反对党参与选举尴尬局面。他为了点缀新加坡的国会选举的尴尬局面,被迫提出了‘官委议员制度’、‘非选区议员’的制度,以便向全世界展示他统治下的新加坡还是存在着所谓‘国会民主制度’。

在70年代中期,李光耀为了避免因面对新型的反对党和政治异议人士参与国会选举可能给他的国会造成面对失控的局面,从而导致行动党可能会在未来的选举中失去一些国会议席的潜在危险,他又提出了以华、巫、印(或欧亚少数种族)组成的集选区制度以制衡反对党和政治异议人士组成政党参与国会选举。同时,他也采取了以起诉个人名义诽谤诉讼案件为手段的方式,把那些敢于站出来参与竞选的反对党和异议人士候选人起诉破产失去参与选举的法定资格。对参与竞选的候选人进行秋后算账的追捕的行动。

李光耀当时设立‘非选区国会议员’、‘官委议员’和‘集选区’等制度的目的是要竭止新兴的爱国、民主和进步力量的增长。

然而,李光耀在那个年代提出的‘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和‘集选区候选人’制度到了90 年代已经开始变质了,尤其是,‘集选区制度’已经成为行动党为自己圈养的应声虫提供了保驾护航的可靠航道!‘集选区’的候选人已经从原来的’三大种族‘的概念变成了’5人集选区’或’6人集选区‘,并由此产生了的市镇会。

从60年代社阵的国会议员退出国会后一直到本世纪2011年的全国大选前,在行动党在国会里独断独行的一党独霸国会里只有出现过三个反对党议员(詹时中、刘程强和拉惹勒南,其中拉惹勒南被李光耀以诽谤名义罪起诉破产失去了国会议员的资格。)。这些反对党议员面对行动党的独断独行的一党独霸在国会的行径确实举步艰辛。

行动党的独断独行的一党独霸的国会的局面一直持续到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以工人党为首的在野党终于取得了突破。目前,工人党已经管理了后港、榜鹅东区和阿裕尼—勿洛集选区。其他在野党经过20-30年艰苦耕耘也在各个选区建立自己群众基础。

 这就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行动党控制下的国会民主选举。

对于行动党而言,他们是不会想到新加坡的政治环境生态会出现如此重大的变化。在2011年全国大选结束时,行动党人不愿接受人民已经发出的不满和不畏白色恐吓的信息。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采取与李光耀时代不同的手腕与伎俩,继续打压反对党,继续它们独断独行的控制国会的霸道行为!

在2013年,他们仗着自己在国会持有绝对多数的优势下,不顾工人党主席提出要求退回《人口白皮书》并重新提交报告,以及工人党联合非选区议员和部分管委议员在国会投票表决拒绝了《人口白皮书》。但是,行动党还是强行通过了《人口白皮书》。工人党和新加坡国会外的反对党反对在2011年5月的大选所代表的民意是占新加坡选民39.9%的民意!

反对党和国会外的民意已经在2011年的大选明确的表达了反对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人民提出了行动党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势必破坏和削弱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的前辈从中国、印度和当地的马来族所建立起来的社会核心价值观、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民及其子孙后代在寻找职业、工作场所的任职、孩子上学教育、住房、交通出行、基础设施和社区的安全等方面将会出现不可预测的严重后果。但是,行动党却一意孤行。

行动党已经完全知道,2011年5月的大选结果以来的政治生态环境,已经说明了他们已经无法继续执行李光耀时代在国会内外的独断独行的霸道主义行为了!他们也知道,愿意继续为行动党卖命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是,政治生态环境的事实迫使行动党不得不采取了继续执行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以为自己补充和增加自己的生力军和接棒人!

人民非常清楚地看到,行动党至今还不愿公开向老百姓承诺:

  1. 将举行一场公开、公平和透明的选举——既恢复单选区和原来3人一组的‘集选区’选举制度;

    2.不随意更改选区划分;

面对行动党不愿公开做出上述的承诺,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我们将面对那些困难?行动党将会面对那些困难?

我们面对的困难,我们有能力克服吗?

 行动党面对的困难,他们有能力摆脱吗?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2011年的全国大选、总统选举以及后来的后港区及榜鹅东区的补选清楚说明了新加坡各族同胞已经摆脱了过去半个世纪笼罩在新加坡上空的白色恐怖威胁了!这是新加坡人民在与行动党政府进行了近20个月的斗争取得的极其伟大和重要的胜利!

尽管在2012年期间在与行动党进行了无数战役的较量、迫使行动党从占据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50年的神坛上走了下来!——他们不得不修改部分为配合与贯彻李光耀时代所实施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法律与法规。

这是历史发展规律的必然性结果,不是历史的偶然性!

从2013年开始,行动党被迫承认和修订李光耀时代的政策!这些政策包括了:

1.行动党与AIM之间的‘清宫秘史’;行动党的许文远最终必须公开承认:AIM就是行动党的党营企业!市镇会就是政党扩大本身的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2.行动党提出了到2030年要把新加坡人口增加到690万的《人口白皮书》:行动党从提出这个计划的第一天就遭受全国土生土长新加坡老百姓的反对!行动党漠视工人党要求行动党收回他们的《人口白皮书》以及其他非选区政党的反对,以仗着其在国会持有绝大多数票强行通过。但是,行动党完全没有胆量公开在全国实施!行动党通过《2013年财政预算》来笼络人心、以所谓的‘全国对会会’的闹剧来表演自己的所谓‘听取民意’!

3.行动党为了确保来届大选的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支持者选票不会流失,以及缓和土生土长的老百姓越来越强烈的反对在政策无视咱们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的基本权利和权益的诉求,行动党被迫在购买政府组屋的住屋政策上限制永久居民购买和租赁组屋、规定企业在招聘新员工时必须首先聘用新加坡公民(不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调高低薪工友的起薪、医药福利、孩子入学教育、收紧签发工作准证和提高雇佣准证的门槛、拥车证等等政策进行‘调整’!

行动党在2013年所进行的各种笼络和售卖人心的活动不是行动党自愿和自觉要干的!这是行动党迫于无奈!

因为在2013年的榜鹅东区补选是行动党自80年代以来遭受最大的挫折!在短短的20个月行动党失去了12%的选票!紧接着在国会强行通过的《人口白皮书》遭受强烈的反对,2013年2月8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月5千人在芳林公园举行反对《人口白皮书》的和平集会以及几千人网上签名反对!这是自1963年以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在没有政党、宗教组织以及部分政治思想理念的情况,第一次公开向行动党提出了反对《人口白皮书》的斗争!国际舆论为此发出了:行动党今后在推行任何政策时将面对更多的挑战!

为此,这是迫使李显龙必须利用他在2013年8月18日举行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正式宣布‘调整政策’!

如果咱们说,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后港区补选和总统选举是奠定了2012年咱们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基础!

那么,2012年是我们迫使行动党在所有涉及土生土长切身利益的政策(如住房、拥车证工作准证和雇佣准证、反对行动党提出的要在2030年增加人口到690万等)进行‘退一步退两步’的‘调整’是奠定了2013年咱们更加坚决的反对行动党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2013年工人党赢得榜鹅东区补选和行动党承认AIM是属于党营企业性质、行动党进一步被迫放弃李光耀执行了30年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斗争是说明了咱们的斗争水平已经提高了!

 从2011年到2013年,长达3年的时间里,咱们与行动党之间的交锋取得了那些主要的斗争经验!

1.实践已经证明:不管李光耀坐在前台与否(事实上,李光耀从2011年5月大选到2013年6月一直在前台坐着!),咱们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咱们始终掌握这场斗争的主动权和话语权!行动党一直处于被动挨打和向老百姓进行解释的处境!

2.实践也证明:只要咱们遵循有理、有利和有节的斗争原则,集中力量、团结和发动各阶层老百姓、根据实际的斗争情况问、准、狠的反对行动党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我们绝对能够迫使行动党最终必须放弃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

3.实践更加证明:只要行动党继续把李光耀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背在自己的肩上,行动党将无法轻身上阵与咱们较量!

2014年是新加坡共和国独立50周年。行动党已经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进行粉饰工程!

他们在庆祝新加坡独立50周年的幌子下,提出了‘建国一代配套’、‘健保双全计划‘为基础为举行的全国大选铺路。

行动党以为这样可以笼络人心!实质上,行动党最终必须回到解决老百姓面对的提高工资以应付物价高涨、公积金的退休养老金领取、提高医药福利津贴和年轻人寻找职业、面对高昂的屋价、交通费日益增加和孩子上学等实际与现实问题!

2014年是距离2016年全国大选还有30个月左右。距离2017年5月的最迟期限也只有36个月。

行动党自己知道:

在没有确定他们的‘调整政策’,特别是‘建国一代配套’和‘健保双全计划’、‘调整公积金退休金和最低存款政策’是否已经‘凑效’?这是行动党将面对的不可测因素的风险非常高!

如果行动党按照原计划举行全国大选(即到2016年或2017年举行大选),行动党自己也知道,类似SMRT中国籍司机的罢工事件、人民反对无限制和无限量引进外来政策、小印度南亚客工的骚乱事件和要求归还公积金存款、劳动力市场的供求紧张、商家的营业成本不断增加、国际间不断发生的政治与经济情况直接或间接影响新加坡内部和外部的经济等不可预测的事件随时都可能会发生!

这一切不可预测和控制的各种客观的条件将会进一步激化行动党与人民之间的矛盾!

未来的全国大选的课题是:

  1. 咱们和行动党之间较量的焦点不变的!—我们继续反对行动党要继续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移民政策!我们要行动党放弃执行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移民政策!

     2.咱们必须继续坚持要求行动党在工人达到55岁退休年龄时,立即全部归还老百姓在公积金户头里的存款、取消所谓的最低存款制度、进一步降低屋价、为年长者提供免费的医药福利照顾、严格按照联合国有关控制低薪工人每天工作8小时或者每个星期不超过44小时的工作制度、为低薪工人制定最低薪金制、通过降低土地开发成本,进一步降低组屋租赁屋契买卖价格!

     3.我们反对行动党的所谓‘高薪养廉’政策!所有的部长必须统治领取每年数百万的薪金的的制度;执政党的政府必须退出和直接或间接控制所有的国有企业;所有执政党的在职或者已经不再担任国会议员或者已经退休的国会议员,不准担任任何国营企业或者政联企业的要职并领取巨额的薪金。

同胞们,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防止行动党进行浑水摸鱼的策略,把咱们的斗争引向错误的方向!

我们必须改变和结束过去50 年行动党在国会里独断独行的一党霸道的局面。这是全国同胞的要求制衡行动党的共同愿望。

老百姓清楚的看到:目前的国会代表民意是不合理的。

因为新加坡的反对党获得近40%的支持票,拥有7个国会的议席和两个非选区国会议员。反观行动党获得近60%的支持票,却拥有81议席。议席与支持票本身所代表的民意百分比是不合理的。

因为:

8个国会议员和俩个非选区议员代表:近40%=6.67%选民/每个议员;

80个议员代表:近60%=0.74选民/每个议员;

这就是新加坡的国会‘民主制度’的代表民意比例。

不管反对党在国会里如何阐述人民的要求和提出反对,只要对行动党的统治不利,任何法律或法令都无法在议会表决获得通过!因为行动党控制了国会的绝大多数票!

老百姓也清楚认识到,要在一夜之间实现结束行动党的统治地位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行动党也会利用这样的言论恐吓老百姓!—一旦反对党上台执政,新加坡过去50年的繁荣立马消失!——外国人撤资、工人失业、百业萧条……等那些李光耀时代用过的白色恐怖语言将会再一次浮现出来!

因此,老百姓提出了:送更多的反对党进入国会以制衡和结束行动党过去50年在国会独断独行的一党霸道局面。

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