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PRISON LIFE—THOSE DAYS OF WOE: A SUMMARY 铁窗内外—记那段万苦千难的日子(二)

封面-2

编者按语:

这篇文章是刊载在2013年出版的《We Remember 一九六三年大逮捕事件始末》一书里。经该书主编同意予以转载。文章中的插图为本网站加入的。

文章作者陈美和是一位前政治被拘留者。他被捕时是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党员。他在1966年10月26日被捕。他参与了1967年6月13日关押在章宜监狱的政治被拘留者为抗议监狱当局执行李光耀的命令对政治被拘留者实施各种不合理的牢狱生活条件而展开了史无前例的绝食绝饮斗争!当时定名为‘六一三’斗争。为了纪念政治被拘留者的这场斗争,他在纪念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50周年时撰写了这篇文章。

由于文章编幅冗长,需要分成18上载。敬请谅察。

《苍鹰之歌》视频网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haXXgYHv7M

铁窗内外—记那段万苦千难的日子(二)

为反迫害而进行绝食72小时

1967年4月23日,女皇镇监狱的政治被拘留者为了反对被扣留、反对被迫害、反对被驱逐和抗议当政者威胁封闭社阵、人民党等左翼团体而展开绝食。我们这些被囚禁于章宜的政治被拘留者获知此信息后,也于27日加入绝食。 这次绝食的目的是为了表示抗议。因此,在清楚表达了抗议的意愿后,我们进行了72小时绝食后便结束绝食行动。 然而,我们遭受到的迫害却有变本加厉之势!因为更多的兄弟被吊销公民权和面对驱逐出境;更多的兄弟被调到中央警署面临单独监禁、被冷冻处理和面对威迫利诱。要他们发表声明和上电视!为了反抗这样源源而来的迫害,章宜牢房里一些战友便于5月4日又展开绝食;女皇镇监狱里的兄弟也于5月14日再度绝食抗议受到迫害.

(一) ‘六一三事件’

一方面是我们在牢狱中所受的迫害日益加剧,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所属的合法组织:政党、工会和各个文化团体及社团,在领导人被一波又一波的逮捕行动后,更进一步面对遭到封闭的命运。因此,狱中兄弟不得不计划开展更长期的反迫害斗争。 再展开绝食斗争

1967年6月8日,全体狱中政治被拘留者采取了一致绝食斗争行动。这次斗争是为了:

(1)反‘三害’(包括职工会修正法令、社团法令和国民服役法令);

(2)反迫害。反对强加在政治拘留者身上的种种迫害,包括吊销名权,驱逐到中国、绑架到马来亚大陆、分散监禁、单独监禁、严刑拷打、疲劳审问和食物恶劣等。

6月9日,一些例常探狱的政治被拘留者家属按例常时间到监狱探望亲人时,被拒于牢狱门外,不得门而入!这事立即引起家属极大的忧虑。

这天晚上八点,政治被拘留者家属假社会主义阵线于维多利亚街436-C的总部召开会议,针对狱中绝食事件和家属例常探狱被拒等事项共商对策。会上,家属们极其激动和愤怒,严厉谴责反动政府横蛮无理逮捕后长期监禁他们的亲人并施加各种迫害。会上决定采取行动,以维护基本权利和狱中亲人的安全,支援狱中的绝食斗争。

6月10日上午,数十名家属到章宜监狱,要求会见狱中亲人而遭到无理拒绝。过后,部分家属被骗入狱内却未能见到家属!家属因此极为不满,即在路旁拉起布条静坐抗议。

当日下午4时,社阵主席李绍祖同志与家属一同举行记者会。会后举行游行,镇暴队到来逮捕5名游行者,家属全部都登上镇暴车,结果是另外37人也一并被送往警局。到晚上8时,家属坚持斗争下。警方保证让被捕者签保,至此,家属们才离开警局。

无理拒绝家属探狱

6月12日上午9时,70-80名家属又一同到章宜监狱。10时,他们要求进入监狱会见被监禁的亲人。狱方不准他们入门,只让他们在监狱篱笆内的一个候车亭等候。他们等了很久,仍不见有什么动静。于是家属要求见狱长。可是又得不到任何回音。到12时左右,由于这时阳光炎热难受,家属只好离开候车亭,走出监狱篱笆。下午1时左右,家属们又进去,要求会见狱中亲人。这时狱中官员才回答说,狱中拘留者由于绝食,不准会见。就在此时此刻,成百名特务成群结队迫近在监狱外,站立的支持政治被拘留者家属正义斗争的群众,两辆镇暴队红车也从篱笆内开出。镇暴队员旋即下车列队,准备采取镇压行动。这时,空气骤然紧张起来。那些特务们趋近到群众的面前,进行挑衅,企图制造事端。惟有群众保持冷静,他们围在一块空地上坐下,使特务无法挑起事件。然而,警方却二度把家属群众挂在篱笆上的布条撤下取走。

到了下午4点,家属们从篱笆内的候车亭出来。他们愤怒的召开会议,决定在监狱外留宿,并且举行记者会,抗议反动派无理拒绝他们的正当要求,即会见狱中的亲人。过后,家属就在路边搭起帐篷,准备餐食和留宿事物等。 晚上,支持的群众陆续莅临。到9时半,家属与支持群众集会,先由负责人报告这次家属采取行动的原因和经过,接着由家属代表讲话。

她义正词严地指控反动政权的强蛮无理,以及表示家属们要坚持斗争到底。会场自始至终响着热烈的掌声。会后,400多群众大唱革命歌曲、高喊口号,要把支援的声音传到狱中同志的耳中。大家情绪非常高昂,表达了支援狱中同志的决心。

隔墙高歌互相喊话支援

虽然隔着厚厚的石墙,家属们和群众的歌声和口号是一阵强过一阵地传到了正在坚持着绝食的政治被拘留者耳中,这无疑是给了我们这些已经绝食到体弱无力的政治被拘留者无比的战斗力量。大家骤然间心中威劲直往上冲,发出了空前无比之力,与墙外的支持者隔墙对着呼唤起来。 社会主义阵线在这一天也紧急向伦敦的马来亚人民亚非团结委员会发出电报。电报全文如下:

这是一个极其紧急的事件,星岛的全体政治被拘留者自6月8日(星期四)开始进行绝食斗争,抗议封闭左翼工会、恐吓关闭社阵和人民党、抽兵、‘驱逐’、横蛮虐待等等。绝食至今已5天,并将继续下去。新理逮捕人民的爱国志士。 请你把消息速传播出去,我们需要紧急团结和支持。

今天有家属到章宜监狱,要见他们狱中的亲人。然而,反动政权无理拒绝家属的要求,所以他们就坚决决定在监狱外坚持斗争下去。

13日,家属继续在集中棚里坚持斗争。他们仍然不获准进入狱中探视已经绝食6天的亲人。

傍晚,支持狱中反殖战士和他们的家属正义斗争的群众源源赶到章宜监狱外,对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热情的关怀和全力支持!不久,家属集中棚附近围集了300多驱逐。大家的情绪非常高涨,大唱革命歌曲和大喊战斗口号。大约9时左右,社阵负责同志顾泱开始对群众发表演讲。这时,警方的‘镇暴队’已经准备采取行动。警方发出命令要群众解散。这是什么道理?他们说:“不!我们坚决支持狱中的反殖战士的斗争!我们坚决支持家属的合理斗争!我们和他们患难与共!我们不能离开他们!”群众纷纷激昂地喊口号、唱革命歌曲,表示‘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接着警方再发出第二次命令,要群众解散!但群众仍旧不动。于是。警方的‘镇暴队’便迅速把群众包围起来。可是群众这时非常镇定,很有秩序 地坐在原地不动。这时,一部分‘镇暴队’便排成一条‘人路’着令群众一个一个通过这条两旁站着全副武装的‘镇暴队’的狭窄‘通道’,进入章宜篱笆的空地上。群众和家属仍毫不畏惧地踏着坚定的脚步向前走,一边仍唱着歌,准备把支持狱中同志的绝食斗争进行到底! 家属被警车载往政治部

午夜,警方动用了13辆巨型黑色警车,把这些集中在监狱篱笆空地上的群众(包括社阵副秘书长顾泱同志)和家属载到政治部。这是家属第二次被捕!365位被捕的群众在车上一路高唱歌曲,用脚狠踢和用拳头狠槌黑车,表示心中的极大愤怒。到政治部后,警方把家属释放,但却把被捕的群众继续扣留。

这一天牢外的歌声和口号比昨天更加响亮得多,尤其是入夜之后,牢里和墙外,歌声和口号声相互呼应,石墙只不过是把人们的躯体分割开吧了,实际上,歌声和口号声,正如同彼此间的思想和意志一样,是紧紧相结合在一起,打成一片的。

这一天就是我国政治史上最为重要、最为轰动的一天。这就是‘六一三’事件发生的一天。社会主义阵线的领导、副秘书长顾泱同志就在这一天被当局援引内部安全法令加以逮捕。

墙外的支援群众和政治被拘留者家属被‘镇暴队’以暴力加以驱散和拘捕,我们在牢内顿时感到一种支持力量的丧失,它就像一个正在跟对手比拼内功的侠士,师兄弟、师姐妹正在释放出内力给予帮助的当儿,却骤然失去那股力量时所感受到的一样,是一种失落与无助!孰不知,牢外并没有因被镇压而结束斗争,他们正把斗争推向另一个高峰。(待续)

家属示威-3

相关链接网址:《铁窗内外—记那段万苦千难的日子》(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5/30/

政治拘留者绝食绝饮斗争历史资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YCvouXrOE

thTVRRMFW7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铁窗内外—记那段万苦千难的日子 PRISON LIFE—THOSE DAYS OF WOE: A SUMMARY

作者:陈美和 AUTHOR: CHEN MEI HE

封面-2

编者按语:

这篇文章是刊载在2013年出版的《We Remember 一九六三年大逮捕事件始末》一书里。经该书主编同意予以转载。文章中的插图为本网站加入的。

文章作者陈美和是一位前政治被拘留者。他被捕时是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党员。他在1966年10月26日被捕。他参与了1967年6月13日关押在章宜监狱的政治被拘留者为抗议监狱当局执行李光耀的命令对政治被拘留者实施各种不合理的牢狱生活条件而展开了史无前例的绝食绝饮斗争!当时定名为‘六一三’斗争。为了纪念政治被拘留者的这场斗争,他在纪念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50周年时撰写了这篇文章。

由于文章编幅冗长,需要分成18期上载。敬请谅察。

《苍鹰之歌》视频网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haXXgYHv7M

文章目录如下:

一、我因何被捕入狱 Why was I arrested and thrown into prison

反对美国在越南狂轰滥炸而被捕

踏进章宜监狱的E监所所见

二、源源不断施加的迫害Persecutions came without any ending

在牢里也不忘学习

为反迫害而进行绝食72小时

三、‘六一三事件’ The ‘June,13’ incident

无理拒绝家属探狱

再展开绝食斗争

无理拒绝家属探狱

隔墙高歌互相喊话支援

家属被警车载往政治部

被捕家属与群众被带上法庭

家属第四次被捕

林清祥父亲探监讲话

社阵发表文告反驳政府撒谎

RB牢房里的情况

李绍祖同志进入监牢为同志们检查身体

E监所的情况

监狱长口出恶言恐吓人

四、迫害有增无减 Persecutions applied with increasing intensity

卢大通屡遭驱逐出境不成

卢大通被驱逐到中国拒绝上岸而折返原地

五、当局向我们施加暴力The authorities bring violence to bear on us

抗议体弱多病的兄弟被调去中央警署

一场狂风暴雨般的风暴迅猛袭来

我们被武装狱卒打得头破血流

六、政府想要只手遮天 The government aims to hoodwink the public

被捕人士数百之众只得另辟法庭审理

何谓‘非法集会’?

TT拉惹律师为家属据理力争

高龄慈母入狱抗议亲人被迫害的行列

林福寿等被释放即再次被捕

牢里的条件全面恶化

何标和云昌锭进行33天绝食

兴建新监牢实行全面更加恶劣的措施

出入需要蒙上眼睛的秘密监狱

惊闻卢大通突然出现在英国

七、狱中与病魔搏斗Fighting illness in prison

不幸患上肾与胆结石

父母焦虑万分,心急如焚

趁我体弱向我施压图逼我就范

我险些在中央警署丢掉生命

面对手术心理压力空前巨大

友人关心纷纷来医院尝试探访慰问

手术不成又被调回监狱旋即加入绝食

上天垂怜肾石自个儿排出

八、以血盟志,视死如归 Open letter written in blood

实施前所未有的恶劣监禁条件

新上任的狱长高傲冷酷耀武扬威

女监狱众姐妹忍无可忍首先发动绝食绝饮斗争

反动派假惺惺的伪善面目

必须揭露狡猾的李光耀政权所捏造的各种谎言

血书标志着绝不妥协的钢铁意志

参与绝食的巫德光同志被虐待至险些断送性命

另一位被折腾至下巴脱落不能讲话

政府人员动手殴打来探监的老龄家长

外国通讯员因报道绝食绝饮事件被撤销访问准证

家属发挥高度智慧突破新闻封锁

可敬可配的家属向警方与法官致公开信

绝食绝饮导致的实质性身体反应

绝食女同志控诉监狱的暴行

绝食女同志申请人身保护令的诉状

法院审讯女绝食同志的人身保护令

九、把胆割掉了Having my gallstone removed

十、获释 Release from detention

 

陈美和:

铁窗内外—记那段万苦千难的日子(一)

(一) 我因何被捕入狱

1956年10月4日,还在反对党的李光耀,年仅33岁,在立法议会讨论中,对当时的首席部长马绍尔这样说:

“镇压就像做爱……是谁说的? 镇压,是一种成长的习惯。我听说这事就好像做爱,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创痛,负罪感什么的。当时一旦搞上了,重复搞几次,你就会越来越厚颜无耻,放手大搞了。你要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解散各类组织协会,驱逐扣押这些协会中的骨干人士。于是社会表面上就奇迹般地平静了。然后,被胁迫的报章,政府掌控的电台,开始天天给你唱歌,慢慢地人民就将干的这些邪恶勾当忘光了。如果居然有人提起这些事,你尽管歪曲事实去辩解吧,没有不良后果。因为根本就没有反对党的来跟你争辩。”

不知道这是怎样的心态下,在这样一种理论思想下我被‘招待’到那里吃黑豆饭?而我呢。(我的拘留号:SP711,是第711个政治被拘留者)正是在这样一种心态驱使下,这样的理论指导下,与1966年10月26日被拘捕进入了黑牢。自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以来,这是他们重复了第几次了?我不曾详细统计,也没心情去详加统计!毕竟他们是被放大地搞起来的!

反对美国在越南狂轰滥炸而被捕

这次和我一起被捕的共有40多人。我们是因为反对美国天天在越南上空扔下不计其数的燃烧弹、化学毒弹、落叶剂等等干下又杀人又长期污染环境的恐怖行径,反对针对学校、医院、民宅和农田进行疯狂轰炸的野蛮行为而被捕。

被捕后立即被关进女皇镇监狱。在那里被监禁了3个多星期,然后被移到章宜监狱E监所继续被关押。

踏进章宜监狱的E监所所见

来到章宜E监所,感觉好像进入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新世界!那些名字听起来如雷贯耳的政治明星:林福寿、李思东、和赛.查哈利等都全在这里看到了,还有早已听说的卢大通这位已被囚禁了十年的工会领袖,他也在这里。此外还有其他先我而来的,不同时段被捕的各行各业的爱国志士,他们有一些名字是我听过的,更多是我所未曾听过的,人数一共是100多人。我们这批援越抗美的人士约30多人加入后,总人数达到空前高峰。

在这E监所里,好些是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中被捕入狱的爱国志士。屈指算来,他们囚禁的时间虽然比不上卢大通和其他人的十年八年,却也是快十年了!从这些坐牢的前辈身上可以想象自己面对的将是一段长期监禁的日子!这个长期到底会长到什么程度?只有哪些把镇压当做爱来看待的人才能知晓!对于我们这些被镇压者来说,唯有在思想做好长期被残酷迫害的准备才是上策!

(二) 源源不断施加的迫害

过了一个多两个月左右,和我同样参与援越抗美运动而迟我6天被捕的谢太宝被移到这儿来了。他被捕后被直接送到中央警署进行96小时无休无眠的疲劳审问。他告诉我们,政治部一口咬定他是共产分子!政治部大狗说:“你是共产党!我们要你说出共产党的秘密!”在这种手段使用完毕仍未能见效的情况下,他就被单独监禁于暗无天日的中央警署后,就被转移到章宜E监所来和我们关在一起。

谢太宝来到了E监所,大大鼓舞了弟兄们的士气。他立即受邀加入这里的领导层—生活委员会。该委员会随即拟定计划,开展一系列学习活动和进行思想检讨以提高大家的思想认识和战斗意志。

谢太宝

在牢里也不忘学习

1967年2月2日,在纪念‘二二’事件发生4周年之际。生活委员会领导了兄弟们(按:在狱中政治被拘留者之间一般都以‘兄弟’互相称道),进行一天绝食,并举行一次抗议大会。大会通过了六项决议,其中包括:抗议未经审讯而被拘禁;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表明坚决为争取一个独立、统一和民主的马来亚的立场。大会开始时,大家齐声高唱《我爱我的马来亚》的歌曲。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生活委员会为了更好地推动思想检讨和政治学习的活动,频频举办小组讨论会并征求意见的集会。当然,这样的活动只能在白天自由活动的时段里进行。或许监狱当局从外面的活动中察觉出蛛丝马迹。因此,便在此时把我们的生活委员会委员林福寿、李思东、谢太宝和赛.查哈利调离E监所,转移到女皇镇监狱去,这么一来,E监所的领导层即刻遭受彻底的破坏。

然而,有资格被爱好镇压的政治流氓看上的政治被拘留者中应该说个个都有能力随时当上领导。因此,一个新的生活委员会便很快被推选了出来,我们愿意把未完成的原定计划继续下去。

当然,新的生活委员会需要时间筹备一番。是故,多项计划的开展难免要受到延后。就在这期间,我们遭遇的种种压力正与日俱增。除生委被调离,还有就是在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以外其他地区出生的兄弟姐妹们正在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厄运。其中最为突出的,要算已被囚禁近11年的卢大通。他在1967年2月14日就接到当局发下的驱逐令!他一次又一次被押上船出离开新加坡,可是他不论被押到哪里都拒绝上岸,结果随原船又回到新加坡。(待续)

政治拘留者绝食绝饮斗争历史资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YCvouXrOE

thTVRRMFW7


留下评论

张素兰:BEYOND THE BLUE GATE中文版《在蓝色的栅门后》出版了

张素兰 1

 

20150524_113208

在蓝色栅门的后面(封底)

今年是李光耀采取所谓《光谱行动》的28年。28年前,李光耀以‘欧洲马克思主义集团企图推翻新加坡政府的阴谋‘的罪名,逮捕20多名新加坡天主教社会工作者.

退休律师张素兰小姐当时是其中一位被捕者。为了记叙了自己在1989年的《光谱行动》中被李光耀法西斯政权以莫须有罪名被捕后被关在维特里路黑牢里的审讯过程以及二度被捕的经过,她在今几年前出版了英文版:《BEYOND THE BLUE GATE》,

今天,她把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出版,书名是:《在蓝色的栅门后面》。您如果希望更进一步了解李光耀的所谓《光谱行动》到底是咋回事?请向FUNCTION 8购买阅读。


留下评论

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大法和新加坡共和国保护公民基本权益和权力的宪法下遭受私刑的AH BOY!

开场白:

我不是行动党的统治下的护法使者!我确实也不是护法那块料!因为我对法律一窍不通!我只能人云亦云吧!

我必须感谢美国人发明了网际网络,让我学会到网上查询我所不懂或不清楚的有关资料。在余彭杉事件发生后,我阅读了人权组织《社区行动网络》组织发表的声明:《关于逮捕余彭杉事件 Statement on the arrest of Amos Yee发表的声明》(见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5/04/22)。

在这篇声明里提到了有关《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同时特别提到有关此公约第37款和第40款所列明因为儿童的年纪不超过18岁,但是可能触犯了国家的某些法律的情况下如何对待和处理的指导原则。(见网址:http://www.ohchr.org/EN/ProfessionalInterest/Pages/CRC.aspx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imagesO79FCZ0联合国儿童权利保护公约

余彭杉,今年贵庚?不满17岁。他是否是这部国际公约定义下的‘儿童’!?

不知道。那得请教行动党的那些护法使者了。当然,这些护法使者会告诉你,新加坡法律定义下的‘儿童’年龄是16岁以下。那确实没辙啊。咱国家参与选举与投票的法定年龄是21岁啊!那就只好各自解读了。

无论如何,摆在咱们眼前的事实是:《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是肯定保护不了这位小朋友了。因为他已经正式被控上法院并进入司法程序了。

总检察署在国家法院起诉余彭杉触犯了:

一、蓄意诋毁基督教、伤害基督教徒的感受;

他的行为是否已经造成了蓄意诋毁基督教、伤害基督教徒的感受?基督教团体的立场如何?我们未能在报纸上看到正式的声明。但是为他提供保释的担保人是一位基督教徒。我们对他触犯法律与否的知识确实一点也不懂,既然已经进入法院的诉讼程序,就让法院去判决。反正,他就是一个17岁的小孩。他是否属于成年人,那就由国际和国内的法学专家去脑筋吧。法院届时要如何判处那就由法官大人自己看着办。

二、通过电子媒介散布猥亵图样;

‘猥亵’定义是什么?看来这又是一个属于法律的专业的阐述。在《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约定的年龄低于18岁的儿童的行为是否足于构成‘猥亵’的行为?如果已经构成了‘猥亵’的行为,那么,我们是否会或愿意按照《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约定下的第37款和第40款的指导精神进行处理?那就见仁见智了。还是那句话。既然已经进入法院的诉讼程序,就让法院去判决。反正,他就是一个17岁的小孩。他是否属于成年人,那就由国际和国内的法学专家去伤脑筋吧。法院届时要如何判处那就由法官大人自己看着办。

三、散布猥亵图像和侮辱李光耀,对他人构成骚扰。

李光耀。哦,就是那个统治了新加坡超过半个世纪的暴君。他还活着?他死了吗?不知道。因为,因为世上同名同姓的华人多的是。他如果还活着,他确实应该站出来为维护自己的声誉和崇高形象,不论这小子是成年与否,他应该把这小子控上法院,还自己一个清白!他如果是不在人间,那只要他有办法说服阎王老子,牛头马面一定会帮他从棺材里爬出来,站出来为维护自己的声誉和崇高形象,这是应该的。不论这小子是成年与否,他应该把这小子控上法院,还自己一个清白!还是那句话。既然已经进入法院的诉讼程序,就让法院去判决。反正,他就是一个17岁的小孩。他是否属于成年人,那就由国际和国内的法学专家去伤脑筋吧。法院届时要如何判处那就由法官大人自己看着办。

反正,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第37款的约定是如下:

缔约国应确保:

(a)任何儿童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对未满18岁的人所犯罪行不得判以死刑或无释放可能的无期徒刑;

(b)不得非法或任意剥夺任何儿童的自由。对儿童的逮捕、拘留或监禁应符合法律规定并仅应作为最后手段,期限应为最短的适当时间;

(c)所有被剥夺自由的儿童应受到人道待遇,其人格固有尊严应受尊重,并应考虑到他们这个年龄的人的需要的方式加以对待。特别是,所有被剥夺自由的儿童应同成人隔开,除非认为反之最有利于儿童,并有权通过信件和探访同家人保持联系,但特殊情况除外;

d)所有被剥夺自由的儿童均有权迅速获得法律及其他适当援助,并有权向法院或其他独立公正的主管当局就其被剥夺自由一事之合法性提出异议,并有权迅速就任何此类行动得到裁定。

 Article 37:

States Parties shall ensure that:

(a) No child shall be subjected to torture or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Neither capital punishment nor life imprisonment without possibility of release shall be imposed for offences committed by persons below eighteen years of age;

(b) No child shall be deprived of his or her liberty unlawfully or arbitrarily. The arrest,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of a child shall be in conformity with the law and shall be used only as a measure of last resort and for the shortest appropriate period of time;

(c) Every child deprived of liberty shall be treated with humanity and respect for the inherent dignity of the human person, and in a manner which takes into account the needs of persons of his or her age. In particular, every child deprived of liberty shall be separated from adults unless it is considered in the child’s best interest not to do so and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maintain contact with his or her family through correspondence and visits, save in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d) Every child deprived of his or her liberty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prompt access to legal and other appropriate assistance, as well as the right to challenge the legality of the deprivation of his or her liberty before a court or other competent,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authority, and to a prompt decision on any such action.

如果经过国内和国际的法学专家一直同意这小子罪该万死和罪不可赦。那是否要按照或者说可以按照《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第40款的约定处置呢?还是那句话。既然已经进入法院的诉讼程序,就让法院去判决。反正,他就是一个17岁的小孩。他是否属于成年人,那就由国际和国内的法学专家去伤脑筋吧。法院届时要如何判处那就由法官大人自己看着办。

 《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第40款的约定是如下:

1、缔约国确认被指称、指控或认为触犯刑法的儿童有权得到符合以下情况方式的待遇,促进其尊严和价值感并增强其对他人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这种待遇应考虑到其年龄和促进其重返社会并在社会中发挥积极作用的愿望。

2、为此目的,并鉴于国际文书的有关规定,缔约国尤应确保:

(a)任何儿童不得以行为或不行为之时本国法律或国际法不禁止的行为或不行为之理由被指称、指控或认为触犯刑法;

b)所有被指称或指控触犯刑法的儿童至少应得到下列保证

(一)在依法判定有罪之前应视为无罪;

(二)迅速直接地被告知其被控罪名,适当时应通过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告知,并获得准备和提出辩护所需的法律或其他适当协助;

(三)要求独立公正的主管当局或司法机构在其得到法律或其他适当协助的情况下,通过依法公正审理迅速作出判决,并且须有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在场,除非认为这样做不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特别要考虑到其年龄或状况;

四)不得被迫作口供或认罪;应可盘问或要求盘问不利的证人,并在平等条件下要求证人为其出庭和接受盘问;

(五)若被判定触犯刑法,有权要求高一级独立公正的主管当局或司法机构依法复查此一判决及由此对之采取的任何措施;

(六)若儿童不懂或不会说所用语言,有权免费得到口译人员的协助;

(七)其隐私在诉讼的所有阶段均得到充分尊重。

3、缔约国应致力于促进规定或建立专门适用于被指称、指控或确认为触犯刑法的儿童的法律、程序、当局和机构,尤应:

(a)规定最低年龄,在此年龄以下的儿童应视为无触犯刑法之行为能力;

(b)在适当和必要时,制订不对此类儿童诉诸司法程序的措施,但须充分尊重人权和法律保障。

4、应采用多种处理办法,诸如照管、指导和监督令、辅导、察看、寄养、教育和职业培训方案及不交由机构照管的其他办法,以确保处理儿童的方式符合其福祉并与其情况和违法行为相称。

 

Article 40

1.States Parties recognize the right of every child alleged as, accused of, or recognized as having infringed the penal law to be treated in a manner consistent with the promotion of the child’s sense of dignity and worth, which reinforces the child’s respect for the human rights and fundamental freedoms of others and which takes into account the child’s age and the desirability of promoting the child’s reintegration and the child’s assuming a constructive role in society.

2.To this end, and having regard to the relevant provisions of international instruments, States Parties shall, in particular, ensure that:

(a) No child shall be alleged as, be accused of, or recognized as having infringed the penal law by reason of acts or omissions that were not prohibited by national or international law at the time they were committed;

(b) Every child alleged as or accused of having infringed the penal law has at least the following guarantees:

(i) To be presumed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according to law;

(ii) To be informed promptly and directly of the charges against him or her, and, if appropriate, through his or her parents or legal guardians, and to have legal or other appropriate assistance in the preparation and presentation of his or her defence;

(iii) To have the matter determined without delay by a competent,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authority or judicial body in a fair hearing according to law, in the presence of legal or other appropriate assistance and, unless it is considered not to be in the best interest of the child, in particular, taking into account his or her age or situation, his or her parents or legal guardians;

(iv) Not to be compelled to give testimony or to confess guilt; to examine or have examined adverse witnesses and to obtain the participation and examination of witnesses on his or her behalf under conditions of equality;

(v) If considered to have infringed the penal law, to have this decision and any measures imposed in consequence thereof reviewed by a higher competent,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authority or judicial body according to law;

(vi) To have the free assistance of an interpreter if the child cannot understand or speak the language used;

(vii) To have his or her privacy fully respected at all stages of the proceedings.

3.States Parties shall seek to promote the establishment of laws, procedures, authorities and institutions specifically applicable to children alleged as, accused of, or recognized as having infringed the penal law, and, in particular:

(a) The establishment of a minimum age below which children shall be presumed not to have the capacity to infringe the penal law;

(b) Whenever appropriate and desirable, measures for dealing with such children without resorting to judicial proceedings, providing that human rights and legal safeguards are fully respected. 4. A variety of dispositions, such as care, guidance and supervision orders; counselling; probation; foster care; education and vocational training programmes and other alternatives to institutional care shall be available to ensure that children are dealt with in a manner appropriate to their well-being and proportionate both to their circumstances and the offence.

无论如何,余彭杉事件已经成为行动党高唱‘死爸好’的HIGH声中一段极其令他们心酸的插曲!(或者说的比较文雅一点,那就是扫兴的插曲。台湾人管叫:歹戏拖棚。意思就是:就因为这个‘小插曲’把这出戏给拖夸了。)

为什么?

一、法院从宣判要求父母以两万元提供担保的条件下释放孩子以待择日开庭审讯有关案件不果(因为父母无法提供这样的担保条件。原因未祥。)到只要两位新加坡公民在同样的条件下提供担保的条件下就可以释放择日候审!本案的控方也尽量配合法院的裁决,让这小孩子能够获得担保释放!这说明了什么?身为父母无法为孩子提供担保,新加坡公民在同等条件下提供担保也行。这是不是说明了,法院认为,孩子自身属于未成年。

二、在法院度过四天无人的担保的日子的余彭杉终于获得信奉基督教的教徒担保下,孩子获得了释放。担保人在面对记者询问下说,他不觉得余彭杉的言行会对基督教造成任何的诋毁或猥亵,而且上帝是会宽恕这个小孩子的。这到底是在说明什么?

三、在有条件担保情况下获得释放的余彭杉,没有完全遵守法院所提出的担保条件,他在释放后对法院所裁决的担保条件在网上公开提出指责和谩骂!这是对法院的裁决的一种挑战!(他的这种言行已经对担保人的担保行为产生了极大违反担保条件的风险。)这到底说明了什么?

四、在2015年4月30日,余彭杉前往法院出席审前会议时,遭受不明身份的人掌掴左脸颊。这又是为这起案件带来了另一个插曲!那就是:在法院周围安装了各种摄像头和记者在现场采访的情况下,为什么有人‘敢于’公然的袭击余彭杉!?这到底说明了什么?(见余彭杉被掌掴的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17hfhI0C0)

五、法院在当天开庭后,宣布余彭杉的这次担保金额加码,即从原来的2万元提高到3万元。与此同时,控方主动撤掉有关余彭杉公布猥亵李光耀的图片和诋毁李光耀的控状。控方也希望法院早日开庭审讯这起案件。这到底说明了什么?

咱们不是行动党的人。咱们确实不知道现在的行动党人,特别是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现在心里在想啥!?盘算啥?

他们要为李光耀的声誉进行杀鸡给猴看!?行吗?!不知道。

他们要为维护新加坡的法制体系杀鸡给猴看—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行吗?!不知道。

他们可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行吗?!不知道。

反正,耿直善良的新加坡人现在已经看到的是;

余彭杉,这小子已经成为烫手山芋!

联合国的《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第37款和第40款的约定保护不了他吗!?全世界的法学界在看新加坡政府?

新加坡共和国的保护公民基本权利和权益的宪法保护不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吗?全新加坡耿直和善良的老百姓在看新加坡政府?

余彭杉,小兄弟。你自己是悠着点?还是忧着点?下面这个图片就送给你吧。

每一个儿童都有共同的一件事他们的权利

附录:

本地的人权组织MURAH于2015年4月30日就此发表了如下的声明:

本地人权组织吁请国人处理不同意见时,保持冷静,不能使用暴力和恐吓。

 

博客余澎杉今天出庭前突然遭一名身份不详的男子上前掌掴,亚细安人权机制新加坡工作组(MARUAH)主席布雷玛(Braema Mathi)发表声明指,组织强烈谴责这个暴力恐吓行为。

组织认为,这不是一个成熟文明社会针对发表意见者所该采取的行动,而在这起事件前,就有不少人对余澎杉作出恐吓。组织认为,虽然我们未必认同余澎杉的观点、作风和立场,但这并不给予我们使用暴力的权利。

组织呼吁所有国人,不论政治立场、社会地位或宗教,都必须反对这类伤害他人的不良行径。作为一个民主社会,我们必须在与彼此互动时,相互尊重。即使对方错误的看法伤害到了我们,生长在这个多元社群意味着我们必须以成熟的方式对待不同的意见,促进彼此之间的尊重。

组织还说,余澎杉是一名青少年,他发表了他的看法,而司法系统也已经着手处理他的案件,我们应该交由国家处理。

组织最后吁请国人处理不同意见时,保持冷静,不能使用暴力和恐吓。我国有必要促长健康的民主社会。

余彭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