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陈国防先生在傅树介医生回忆录推介会上的讲话

陈国防

尊敬的傅树介医生,亲爱的朋友们:

傅树介医生的回忆录:《生活在欺瞒的年代》是我们大家期待了好久的一本书。今天它终于跟大家见面了。让我们以无比兴奋的心情迎接它的到来。

树介医生出生在一个很不平凡的家庭。他的外祖父是大名鼎鼎的陈嘉庚先生。在二三十年代陈先生曾经是东南亚华人首富。在这样一个德高望重,万人仰慕的家庭里。人们自然会料想到除了日常锦衣玉食的生活之外,树介医生的前程一定会是一帆风顺的。可是,一路走来,他的人生道路竟比常人多了许多坎坷。

要了解这一点,也许应该追朔到他的大学时代。就在那个民族解放意识高涨,世界各地人民反殖的焰火燃烧遍野的时代背景下,他跟世界各地的许多正义热血青年那样,义不容辞地选择了一条不平凡的人生道路,要为争取国家独立,社会公正,人民生活安康展开持久的斗争!

这本书开篇的一张照片,是陈家庚先生1948年为缅甸新仰光日报三周年纪念所题的二十个沉甸甸的大字,他这样写道: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身家可以牺牲,是非不可不明。”

我冥思苦想,是不是冥冥中这位伟大的先贤,已经给他的外孙今天出版的这一本书定下了基准与规格。

总之,这本书的作者就是背负着为国为家为民的使命,在他有生之年,要把这个国家的政治发展史,尤其是五六十年代所发生的事件以及其中的人物的是是非非与错综复杂的关系说个清楚,给出真实的面目。不让官方胡说八道的所谓“新加坡故事”所误导。

作者在书中从自己的家事说起,他讲到他的外祖父曾经拥有的庞大跨国企业,到后来如何毁家兴学,到如何受东南亚各地华人的共同委托,领导全民募款,资助中国抗日救国,到带领华侨慰问团走访战时的重庆与延安,见到蒋介石与毛泽东,亲眼看到在国难当头的关键时刻里,一方仍然终日对酒当歌,萎靡不振,一方又在极其艰苦的物资条件下,精神抖擞,斗志高昂。从此,陈嘉庚先生深深的感受到中国的希望与未来该往哪条道路走。他从一个民族资本家转化为一个社会主义的坚定信仰者的过程,自此有了定案。可是尽管如此,树介医生说他自己最早成为一个社会主义者的启蒙老师竟是英国哲学家拉施奇(Harold Laski)。
本书最大的篇幅用在叙述与分析行动党成立前前后后的背景与弃左抱右的演变过程。有人说,李光耀是个厉害的“耍猴者”,是个不眨眼的“说谎者”,是个高明的“阴谋家”,是个“千面人”,是个“魔鬼的化身”等等等等,莫衷一是。

树介医生说他李光耀是个不折不扣的“政治老鸨”(Political Pimp),俗话说:政治上的皮条客。我想,给他这个称呼是最贴切的,你们说是不是?

书中这一部分的分析,作者引证了英国档案馆近年来解密的大量资料,有根有据,不容瞎说。当然,树介医生与林福寿医生当年在“华惹”事件发生后的庭讯中,初出茅庐的李光耀还是自我推荐来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的,所以他们对这个人的动机与野心也有一定的了解。书中这一部分显得比较复杂,因为英国殖民地当局与马来联合邦东姑集团,以及李光耀之间在对付左翼方面固然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同一鼻孔出气。但是他们之间的矛盾也是存在的,各有各的目的和盘算,各怀鬼胎就是了。

所以要把这错综复杂的点与点之间联系起来,理出头绪,使成为一部有理有据,又有说服力的大画面,大著作是颇费思量的。它考验作者敏锐的政治嗅觉与对事物发展规律的认识,又要求作者有亲身经历现场的体验,加上对当时时局紧密跟踪与观察,最后,配合高强度的科学分析能力。才有可能做得绵密到位。这些,作者都胜任有余。

基于上述原因,我建议阅读这一部分文字时,读者不要急功近利,应该要随时准备停下来,对内容进行反复思考跟推敲,以求达到彻底充分的了解这部厚重的大作所叙述的大时代。我可以对那些当年投身于各种反殖反合并运动的同志和朋友保证,读完了这一本书,你会再次感到我们当时走过的道路是非常有意义的!历史一定会记下这光辉的一页!

对于曾经被行动党政权逮捕坐牢,并被迫在各种条件下才获得释放的同志与朋友,傅树介医生在书中表明了客观鲜明的看法。作为前政治拘留者,我感同身受,我完全认同。他以宽宏谅解的态度看待这个问题。有情有义有节又有量。事隔多年,如果还有谁还拖着心理上的包袱的话,应该都可以放下了吧。从此昂首阔步,走完余生!

当年坐牢,我并没有跟树介医生关在一起。近年来,我有幸跟他有些过往。跟林福寿医生一样,他们两位都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道德修养高尚的仁者。跟那个杀气腾腾,好强霸道的李先生简直是天渊之别,善恶正邪非常分明。可是,在“欺瞒的时代里”,李先生竟然强行指责两位医生提倡以暴力改变政权的主张,这种鬼话,实叫人反胃。到底谁是施暴的始作俑者?谁肆意抓捕人民和人民的合法代表?又不给于应有的审讯而加以长期关押和虐待?我一直都认为,在傅树介与林福寿两位医生那谦恭温顺的外表下,长留着铁一般的毅力,火一般热忱,以及坚不可破的斗志。哪怕经过长时间牢笼的折磨都屹立不倒,值得我们钦佩与看齐。在这耄耋之年,树介医生的记忆好得惊人,思路也比同年人清晰得很多。我想我可以代表大家在此预祝他身体健康,寿比南山,希望还可以继续给我们指引向前的道路。

Dear friends, in ending my commentary, let me quote and share with you a piece of felicitation from Tan Kah Kee who wrote in 1948 in celebration of the third anniversary of New Yangon Daily. He says: “On the rise and fall of a country, Everyone has a responsibility. The self and family may be sacrificed, But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there can be no compromise.” I see this as an exhortation which Dr.Poh’s grandpa made so long ago, and which in my mind aptly sets the very spirit and tone of this book. The need to debunk Lee Kuan Yew’s Singapore Story comes as a clarion call to us all.
Thank you, 谢谢。

生活在欺瞒的年代(中文版封面)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林清祥1956年10月25日在《美世界》演讲实况录音

编者按:
1. 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许可,本站转载本文章;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2. 傅树介医生于2016年2月13日在新加坡举行的新书《生活在欺瞒的年代》发布会上发表了讲话。傅树介医生为了说明新加坡人民一直生活在欺瞒的年代,他在讲话里提到有关1956年10月人民行动党在美世界举办的一场群众大会。以李光耀、杜进才、帝凡那……等人民行动党主要领导人都出席了这场群众大会聆听林清祥发言。林清祥在群众大会发言。(见《人民论坛》:《作者傅树介医生的讲话2016年2月13日历史回忆录《生活在欺瞒的年代》发布会》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2/14/)

生活在欺瞒的年代(中文版封面)

3. 这篇历史档案资料是历史学家覃柄鑫博士在英国大英博物馆的解密档案资料里找出来的。这份资料是由当时的英殖民主义者在新加坡的政治部官员在群众现场进行录音整理后的档案资料。覃柄鑫博士在发表的一篇文章:《林清祥被拘留是错误的》里披露了这个不为人所知的资料;

覃柄鑫博士

4. 本站刊登林清祥的这篇讲话的重要性在于:

a. 当时的林有福是以林清祥这篇讲话里提到号召与会群众高喊“墨的卡”(马来语nerdeka独立的意思),当时的教育部长周瑞琪在市议会里把这个字眼改为PAH MATA(打警察),作为英国殖民主义者援引公安法令(先改称为‘内部安全法令’)逮捕林清祥的罪名;
b. 当时李光耀本人是出席这个群众大会的。但是,直到李光耀死去前。他对这件历史事件始终没有做出任何的澄清或平反。杜进才和帝凡那等人也没有这其事件进行任何的澄清或者平反。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翻译全文;

林清祥1956年10月25日在《美世界》演讲实况录音

译者:王瑞荣

1956年10月25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武吉知马7英里美世界举办的一个集会上林清祥以福建话发言的演讲实况录音来自英国档案馆大揭秘资料处。如中文翻译件与英文原件之间的文字或词句表达有不同之处,均以英文原件作为根据。特此说明。
现场记录全文如下:(当大会司仪宣布林清祥是接下来的演讲者时,现场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一、亲爱的叔叔们、阿姨们、兄弟姐妹们,从9月18日到今天在新加坡已经超过20人被捕和7个团体已经被解散。在9月18日有6个人被逮捕,其中一个被捕者是林振国。他是农民
协会主席,各业工友联合会主席和马来亚黄梨工友联合会主席。另一个被捕者是陈玉兴。她是妇女联合会执委。还有一个被捕者是陈蒙鹤,她是妇女联合会主席。中正中学2位教师也同时被捕。另一个被捕者是陈广风,他在裕廊教书,是教师联谊会主席。被捕人数一共是7个人,包括了上述6位被捕者和一位学生。前6位是在“驱逐法令”下被捕等待被驱逐出境。中学生是在“公安法令”下被捕。
在当天晚上有2个团体被解散,一个是妇女联合会、另一个是铜锣音乐会。这是什么理由?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林有福政府没有告诉我们,被解散的团体是触犯了哪些条例?也没有提出任何确凿的证据。逮捕行动后人民举行抗议集会,派了代表团去会见林有福并要求他解释这些人被捕的原因。他无法提出任何理由,只是说这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但是,大家都要知道林振国犯了什么罪!他在4岁时就离开中国到马来亚,今年41岁。在8岁时他就在黄梨厂工作,他在黄梨厂当了30年的工人,我相信很多兄弟姐妹们都认识他,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农民协会为工会和工人服务。他并没有受过教育,他是文盲,他说话也不流利。他犯什么法?他并没有偷窃任何的鸡只!他也没有触犯任何抢劫行为。他也没持有任何枪械去伤害任何人!但是政府在没有任何理由下逮捕他并要把他驱逐出境!

二、另外一位被捕者是陈玉兴。她也将被驱逐出境。她是妇女联合会执委。她是在中国出世的,她出世后8个月还不会说话时,她母亲就把她从中国带到马来亚并住在新加坡至今。她现在是24岁。她妈妈是一位勤劳的小贩。她辛苦的赚取生计抚养她成长。她努力读书取得了文凭,并在20岁时成为一位教师。她也在妇女联合会工作过一段时间。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要驱逐她出境,现在她的母亲没有人照顾了。她到底犯了什么罪?政府无法说出来!
陈广风,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对教书有兴趣吧了。他做了些什么事?他所作的事就是告诉政府不要压制华文教育,他就是在这个理由下被捕的。妇女联合会主席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只是告诉政府今天新加坡有许多脱衣舞女郎,造成了许多年轻人每天都去观看脱衣舞表演,她告诉政府必须取缔禁止这些表演,否则将对青年人产生不良的影响,就是这个原因她被捕了。
除此之外,没别的原因。妇女联合会也被政府禁掉了。这个组织到底触犯了什么条例?没有证据。

三、政府发动了逮捕和驱逐行动后,在9月18日说:“政府是非常民主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新加坡人民的利益!这些被捕者如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提出上诉。但是,大家都知道上诉是否能够取得成功?不会成功的。
因为当我们提出上诉时,他们说这是不被允许的。什么理由?没有理由。我们反对驱逐,他们说不可以。9月18日的事件尚未解决时,在9月19日局势又发生变化。在9月24日,政府解散新加坡华校中学生联合会。学生会的负者人到底是在干什么?他们告诉学生们,学生来学校上课的目的就是读书——就是“学习”!这样他们长大后就可以成为父母的财富。这样政府也不允许,就将他们给逮捕了。他们说读书和“学习”是共产主义,因为在中国,共产党员的实践就是“学习”。这是不是说,假如共产党吃米饭咱们就不可以吃米饭?这是不合理的。——这一切就是压迫!
但是,当我们反对时,政府却不理会。他们变本加厉,他们不仅解散了学生会,还逮捕了
学生。当学生们手臂缠着黑布条时他们又不允许。他们一方面说自己是民主的,假设学生不同意的话可以抗议,当我们抗议时他们却不允许。当学生们手臂缠着黑布条时,
他们也不同意并要逮捕学生。学生们要举行集会进行抗议时,他们说不可以。在9月30日,他们逮捕了中学联主席孙罗文。同时,他们也逮捕了我们的一位中央委员谢弈田,这些逮捕行动都是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的。
整个局势并没有改变,问题也没有解决。
10月8日发生了突变事件。8日晚上学生们举行集会,10月9日,政府召见各校董事部委员,强迫董事部开除142名学生。他们说假设董事部委员会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开除学生,他们将开始行动。
就在那天晚上,4位学生被捕。在这样的情况下,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的学生们别无选择,只好集中在校园里。
他们至今已经集中了15天,在这段期间,人民举行各种抗议行动。这一切抗议行动都是和平和合理的。他们并没有采取压制性的形式,我们没有拿起武器、石块,我们仅仅要求的就是要政府告诉我们逮捕学生们的理由,提出学生们犯罪的证据。他们并没有偷窃、他们并没有偷窃鸡只。
假设政府有证据,那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政府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他们的回应就是继续迫害。
今天他们继续迫害我们。
昨晚,政府又逮捕了4人。其中一位是裕廊洛阳学校的校长,他也是小学教师联谊会的副主席。另外一位是铜锣音乐会的执委,还有一位是《时代报》的编辑,还有其他许多人被捕,我无法记住他们的名字。
他们也解散了4个团体——其中一个是家长联谊会。其他的团体是:艺术团体,小学教师联谊会和中正中学校友会。与此同时,昨天晚上他们颁布了一道命令,要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集中的学生必须在晚间8时前解散,否则,他们将开始使用武力驱散。你们大家都知道,昨天晚上警方已经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门外驻扎。
在当前的局势下,已经有许多警察到了那里、水喉管柱也已经送到那儿。他们将使用强力水柱对付学生,假设学生不在晚上8点前解散,他们将使用武力。
使用武力去迫害学生!学生到底犯了什么罪?政府完全无法提供任何理由来说明他们采取的行动。为什么林有福政府要采取这样的行动?大家知道,这是最无理的和最暴虐的迫害。林有福今天的这种行为已经说明他是红毛人(闽南语ang mo lang,即英国人)的走狗。
他说,他要独立、自由和民主!他是否理解人民所要的真正独立?人民要求的是赶走英国人!但是,林有福并没有研究如何赶走英国人!他没有找出人民真正的要求!
在没有人民的支持下他如何赶走英国人?他不是在人民的支持下与其他政党一道反对英国殖民者,他却去寻求英国人的支持!
几个月前。他说的各政党联席会议,其实这全是虚假的。在他从伦敦回来后他并没有急着和所有政党商讨如何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他也没有询问人民如何一道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反过来,他去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援助来对付人民!
9月18日到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他所做的就是逮捕人民、解散团体,镇压再镇压。这一切已经清楚说明了他已经被英国殖民者收买了!他为什么不要协助人民呢?
那是因为他并没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坎里。

四、林有福早期的历史是什么?
林有福早期是在劳工部。他鼓励工人罢工,但是在背后却接受雇主的金钱。他镇压工人!他逮捕工人!现在他已经成为首席部长了!他仍然使用同一伎俩!他清楚知道,即使他是首席部长,他也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自从他当上首席部长他啥事都没干!他所做的就是给自己买了一部新车。对于人民,他啥事都没做!所以,现在他恐惧未来人民不会为他效劳。他知道,再过两年将再举行另一次的普选,他将不可能再成为首席部长,所以他现在只能求助于英国殖民者,并使用英国殖民者赋予的权力去镇压进步团体!这样,当普选来临时他将没有竞争对手!没有人将会出来参与普选反对他!因为他认为这是他唯一的目标——他个人的利益!——那就是想着那区区的一个月几千元的薪金!——他已经和英国殖民者联手镇压人民了!
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人民!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必须坚定不移!我们不必对高压水柱感到恐惧!这是毫无意义的!林有福现在只是在为自己着想!由于他一心想要当上首席部长他必然要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支持。我们已经知道,因为在英国殖民者的支持下,英国殖民者已经和他达致协议。

五、英国殖民者一定告诉他,马绍尔已经失败了!如果他想要成功那就一定要解散所有进步团体和逮捕所有的华人领袖!如果他这么做,他们将会给予他一点小好处。
在一个月内,他发动了逮捕行动后就去英国。英国人与他密谋给予他获得独立或者确定在明年或后年独立的日期。因此,大家都在谈论有关独立的问题而忘记了那些被捕者。大家将会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这样人们就会认为他的逮捕行动不是一个错误的行动。这样一来,人民都会同意他将会从英国殖民者那儿取得独立。这样大家都会同意,当普选到来时他不但可以担任首席部长。而且可以把他当成是勇士。或者,他的薪金将从4000元提升到6000元。
这就是为什么林有福现在遵照英国殖民者的指示去执行任务。
我们今天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利用英国殖民者赋予的权力去镇压人民!我们可以看到整个问题将不会有任何改变了!他将不会改变他的政策!他将继续采取镇压手段。他已经忘记了人民,他所做的就是要满足英国殖民者的要求。
人民将会如何想?人民将会这么想:现在进行抗议有用吗?——答案是:没用!尽管我们继续抗议,他将继续镇压。他将继续发动逮捕和解散行动。从昨晚开始,他已经逮捕了4个人和解散了4个团体。今晚他将殴打学生。所以,我们举行抗议有用吗?
但是,各位,今天我们不应想象林有福是非常强大的!是的。他拥有权力,但是,这种权力不会是永久的。
他是依靠警察、军队、机关枪、飞机和监牢。这一切都不要紧!——他能够依赖这些东西多久?他能够维持多久?
让他现在继续逮捕行动!让他继续驱逐!让他继续解散工会!他这样又能够持续多久?
这是不是第一次发生在马来亚的事?不是!在10年前英国殖民者已经做过这样的事了!在1948年,英国殖民者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实际上是比这还要严重!
在1948年6月20日天亮前,英国人解散了所有的工会!
在全马逮捕了超过1万人。但是,从1948年到1954年,近8年的时间里,人民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抗,最终英国殖民者静悄悄的让我们享有民选政府的选举权力。
假设英国人是无能的,林有福又能够帮忙英国人做什么?现在他有警察可以依靠、他有军队可以依靠、他有监牢可以依靠——但是,在新加坡有多少监牢?他们可以逮捕多少人?樟宜监牢最多只能关500多人,中央警察局或“四排坡”500人;圣约翰岛500人。只要有足够的地方,将会有超过1万人被逮捕。他还可以再逮捕多少人?(鼓掌)因此,他是无法镇压我们人民的。假设他逮捕1个人,将会有100人代替。假设他逮捕100人,将会有1000人代替!他不可能逮捕全部的人。他的政权能够维持多久?我们就说是10吧!但是,他不可能占据在这个权力位置上10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否可能住在这儿。(鼓掌)
在当前的环境下,没有民主,所以,人民高喊要民主。为此,需要一场普选,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到了1959年必须举行大选。为此,让他在1959年的大选时取得胜利,——让他再担任首席部长4年或6年。在这6年过后,他还有机会继续留在首席部长的职位上吗?没有机会了!所以,最终是把他打倒!这是非常清楚的。
让他继续掌权多6年,让每个人都关进监牢!但是,他们将会继续学习!他们将会更加有力量的反对他!(鼓掌)因此,逮捕是没有作用的!驱逐——他可以驱逐多少人?大多数人是本地出生的。他如何驱逐他们?他能做的是:把他们从大坡驱逐到小坡。(笑声)不管他如何驱逐这些人,他们最终还是被驱逐在新加坡。(更多的笑声)
这是没用的!
他依靠警察,依靠英国人,但是他能够依靠英国人多久?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英国人是强大的!大家看到英国人,“敬礼先生”然后鞠躬.但是,现在当大家看到英国人,他们就不断的吐口水(鼓掌——欢呼)(群众情绪高昂)今天,英国人在马来亚是一条狗。但是,这不只是在马来亚——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例如在埃及,他们被埃及人民打得夹着尾巴下台。(群众继续欢呼)在印度,英国人被印度人民赶走。在塞普路斯,塞普路斯人民反对他们,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在非洲,非洲人民起来反对他
们,他们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在英国国内,英国工人也起来反对他们!所以,林有福可以依靠英国人多久?
那些依靠英国人和美国人的人最终将会沉入大海!
蒋介石在中国的时候拥有千万的军队。他拥有美国人的机关枪和大炮。他获得美国人的支持去镇压中国人民。现在他不得不静悄悄的跑到台湾去。
林有福现在与英国人和美国人在一块儿又能够做些什么?林有福和蒋介石根本就无法相比!林有福根本就比不上蒋介石的一根毛!(群众欢呼)所以,林有福可以依靠英国人多久?当英国人跑了,林有福要去哪儿?
在新加坡可没有一个台湾岛——他唯一能够逃离躲避的地方就是大海!(群众欢呼)

关于警方人员。他们是警察兄弟、警探兄弟(暗探)和警长。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来这儿出席会议反对林有福的。(这是会议进入以来最长时间的欢呼声)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出席这个集会将会是我们展现更加强大的力量。(群众笑声四起)
很多人不要高呼“ 默的卡”!他们要高喊“ 打警察”!
这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他们与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这样,在冲突发生时,他们会拿着枪跑掉。(欢笑鼓掌声)

所以,林有福不依靠群众反而要依靠立法议会里的人。但是,出席立法议会的人不超过10个人。他们都是部长。他们可以集合在一块儿,但是,一旦他们无法取得部长职位时他们就会内部起哄!他们是在偷窃、逮捕和敛财,如果他们不把这些钱拿出来平分,可以肯定将出现内斗!
例如马绍尔的事件。他们现在要强迫马绍尔支持政府,但是,马绍尔说他需要考虑。现在,他们在一起集会可以合作,但是,一旦吵架他们的集会就失败了!现在,金钱是背后最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感到害怕!
我们不需要害怕林有福。他不会太久了。让他来对付我们、逮捕我们、驱逐我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同样的事情已经在马来亚发生了!那是在1948年发生的。日本人侵略时情况更加恶劣!很多兄弟姐妹被日本人屠杀!但是,现在日本人去哪儿了?日本人已经静悄悄的溜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了!
所以,压迫人民的人是不会长久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们的行动而感到害怕!假设你感到害怕。你将会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们要告诉林有福政府,我们要独立!独立并不意味着对付人民!独立就是要你去和英国人进行斗争并把他们赶出这里!(群众高声欢呼)假如林有福要继续镇压人民,我们会告诉他,人民会把他和英国人一块儿赶走!(群众大声欢呼)
在此,我们警告林有福政府,今天他已经成为英国人的走狗了!尽管他承诺要取消紧急法令等等,但是,这些都是空话,他没有兑现承诺!所以,他已经没有资格代表人民了!这就是说,这个政府已经完蛋了!这个政府已经死亡了!我们要他立即解散政府!假设他说,自己不是英国人的走狗,那么,他就重新举行选举,看看人民支持他吗?(群众欢呼)我们要警告他,假设他使用武力对付学生,我们新加坡人民将不会袖手旁观!

六、在此,我呼吁兄弟姐妹们,我们必须尽快团结起来!在今晚将可能发生一些事情!兄弟姐妹们,假如我们的孩子被袭击,我们将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密切监视政府的行动!
兄弟姐妹们,叔叔阿姨们,不要悲痛!我们必须去告诉我们的邻居,林有福政府是一个坏政府,所以我们必须一直反对林有福政府!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把这个镇压人民的政府赶下台直到实现我们的目标!
只要我们大家能够团结在一起,我相信,不论这个政府如何暴虐,它都会被打倒!
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失望,尽快团结起来!
工人团结起来!
农民团结起来!
我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回击政府的行动!
我的讲话就到此结束!

(注:到了晚上7点,群众大会结束。在大会结束前林清祥告诉大家在10月27日在武吉班让村将举行同样性质的集会,希望大家都出席这个集会。最后,林清祥要求大家一起高呼三声:“默迪卡!”)

林清祥演讲稿001

林清祥演讲稿002

林清祥演讲稿003

林清祥演讲稿004

林清祥演讲稿005


留下评论

深深怀念林清祥牢记我们的反殖民主义历史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编者按: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许可,本站转载本文。

作者:傅树介 译者:伍德南

傅树介照片当陈仁贵构想撰写《星空中彗星:历史上的林清祥》一书时,确实有人心存疑惑,这本书真能实实在在还给林清祥一个公正评价吗?林清祥在约50年以前的新加坡反殖民主义运动中,是当之无愧的领袖,却严重地被诬指为共产党,被指为新加坡这个新国家历史上的最大威胁,因此,要凸显他的魄力、他的眼光和他那文质彬彬的风范,并非易事。
当年熟知并尊敬林清祥的学术界和政治界人物,把他定位于左翼反殖民主义运动当中,不仅能领导广大讲华语的群众特别是左翼工会群体,同时也紧密接触讲英语的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左翼知识分子和讲英语的左翼工会领导人。《星空中彗星:历史上的林清祥》提醒我们,身为社阵领袖,林清祥领导的团队在组织政府的能力方面,比李光耀的行动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林清祥也支持赛查哈里整顿人民党,修订目标,把重点放在跟其他政党合作,展开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真正的左翼政党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肯定是极为可靠的一股力量。
遭行动党开除的左派党员于1961年9月成立社会主义阵线(社阵)时,在没有求得一官半职的念头下,我毅然辞去政府医官的职位,加入了社阵。我下定决心,必须以行动来支持林清祥和社阵。若是为了其他任何人,我是绝不会放弃在医学领域深造的机会的。林清祥尊重并珍惜我们这些社会主义俱乐部的成员,把我们当作同道的左翼反殖民主义者。在我们方面,则公认他是工会和群众运动的领导人,分享其坚实的信念,要推动开放的政治和社会主义,跟李光耀伪装的左翼反殖民主义者形成强烈对照。
当我在为纪念“冷藏行动”50周年一书撰写文章时,想起了一件事,能够充分说明林清祥思想开放,并显示其开放作风以对抗李光耀的威胁。值得在此重述此事,而且在适当的时候,一而再地讲述。
行动党左派于1961年7月被开除出党后,林清祥有一段时期搬来跟我住在一起,虽然没有留下明显痕迹,但我们确实发现曾有入侵者潜入他的租房。我们不排除入侵者下一次再来时,可能会栽赃诬陷。
有一天,在他正要去立法议会大楼出席会议的时候,我妻子林义真随便说说,清祥和他的朋友从现在起应该试试改变穿着,别老是白衣白裤。于是她便拿出我的一条领带给清祥,他很自然地接受,把领带结上。清祥打上领带后,我和他俩都意外地发现,他的形象果然不同。
林清祥并非只是工人阶级的领袖,他也能够亲近并争取中产阶级。李光耀在立法议会曾这样的评论说,社会主义阵线秘书长,“一个伟大的工人代表、穿上大衣,结上圆点花纹的丝质领带,看起来果然大不相同”。李光耀说道,“每个人都想展现不同于自己本来角色的形象,每个人都想呈现不同于自己实际身份的外表。”(新加坡立法议会辩论记录,1962年7月12日)李光耀这位大冒牌反殖民主义者当然是外表与本质论当之无愧的权威。同时,李光耀的观察恰恰表明,林清祥并不是如他所描绘的思想狭隘的共产教条主义者、而是一位极其可畏的对手。
林清祥是个廉正的人。他联同在职工运动的同志,包括詹密星、詹姆斯•普都遮里、兀哈尔等,并肩忘我地工作,跟不讲理、不妥协和肆无忌惮的雇主抗争,为受剥削的工人争取改善生活。左翼工会的工作,卓有成效,会员人数因而显著增长。为了诋毁和否定林清祥的贡献,行动党版的历史直到今天还说什么林清祥领导下的工会拒绝接受资方提出的合理条件,而利用工业纠纷来制造不稳定,似乎关系生活切身利益面临迫害的工人,会轻信这种歪曲事实的说法。林清祥身为职工运动者取得有目共睹的成就,因为他认为工人和失业者拥有争取合理的工作条件和就业的权利。
李光耀在1959年6月出任总理后,就向英国人清楚表示他对林清祥的敌意。他总是认为,林清祥对他的美好政治前途是个威胁。于是,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盘算如何加以防范。甚至诸如制定工会法律的重大问题,也是从这方面考虑。
1960年职工会法令于1960年生效,法令的目的在于只允许大型工会存在,为防止出现工会组织扩散的局面,禁止各公司的资方分别成立工会或分裂工会,以免整体上削弱职工运动。然而,当李光耀发现按职工会法令成立的职工总会(Trades Union Congress)这一统筹领导各合法工会的最高组织仍然是林清祥的支持者,便迅速撤销该法令。
李光耀没想到,林清祥经过两年半拘留出狱后,能够很快地重振声威。实际情况是,李光耀以为他自己能够控制职工总会,取代林清祥领导的泛星各业职工联合会(泛星);根据新法令,泛星必须解散(档案编号CO1030/761,英国最高专员顾德致英殖民部大臣信,1959年9月21日)。随着行动党于1961年4月29日在芳林补选中被王永元击败,李光耀告诉英最高专员说,他在1960年早期就已经要对林清祥发动“直接攻击”,但政治部劝他只逮捕几位跟林清祥关系密切的著名职工运动者(档案编号1091/104/1961年4月29日)。李光耀试图把补选失败的一些责任推脱给政治部,同时编造故事,说补选失败是林清祥背地里支持王永元的结果。李光耀心中也许是很想要直接攻击林清祥,但考虑到林清祥在选民中的崇高声望,李光耀当时还不敢太早冒险。英国最高专员署的回应是,英国人“充分意识到其中的风险……。林清祥和方水双继续留在政府(担任政治秘书),无疑是不利于合并的前途。”(档案编号1091/104第147页,1961年4月29日)鉴于新加坡选民强烈的左倾情绪,英国人是不准备让新加坡独立的;但鉴于汹涌澎湃的反殖民主义浪潮,经费开支令英国财政部不堪负荷,在新加坡的殖民统治无法拖得太久。解决方法就是跟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根基牢固的保守联邦政府合并,可是东姑担心林清祥及其同志方水双会把他们的影响力延伸到范围扩大的政治体。因此,英国人迫切希望李光耀采取行动对付林清祥和行动党内部的左派。
林清祥也坚持不懈地努力、一而再地极力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李光耀曾经承诺要释放他们,因此,他对李光耀是个威胁;林清祥也极力要求废除允许不经审讯拘留的公安法令。李光耀对持续拘留问题,表面上假装争取释放,实则按兵不动,甚至连劳工及律政部长贝恩(K MByrne)也错以为是内部安全理事会(内安会)作祟,拒绝放人,而其实是新加坡政府没有向内安会建议释放政治犯。当要求释放的压力增强时,李光耀敦促内安会协助他
掩盖其立场,否决他要求放人的建议,但英国人和联邦代表都不愿意替他背黑锅。
输掉芳林补选后,1961年7月15日安顺补选又接着败选,被激怒的李光耀终于动手把行动党的左派开除出党,
这正是英国一直在极力要求的。李光耀坚持要求行动党的政务次长以及其他立法议员,誓言支持他的合并计划,却没有披露合并的具体条件;同时,把那些没有无条件承诺支持他的人,扫地出门。他还向英国人倾心吐露说,他“急切要在合并问题上而非在释放政治犯问题上,跟林清祥分道扬镳。”(档案编号1091/104,薛尔克致殖民部大臣信,1961年6月28日)接着,李光耀召开立法议会紧急会议,辩论对政府的信任动议,并将1959年8月12日提呈给内部安全理事会的一份秘密文件列入辩论议程,该密件披露行动党政府已将林清祥列为“安全考虑方面最重要的(人物)”,已经“于1955–56年间被马共培养成公开阵线的领袖”。
对上述指责,林清祥致函《海峡时报》(1961年7月31日),驳斥有关他是共产党外围人物的“天方夜谭”。他追述他跟李光耀的政治关系,一同构想并成立人民行动党,并一度担任该党的助理秘书长和中选为立法议员。林清祥指出,自1956年起,特别是1959年获释后,李光耀就千方百计孤立他,使他跟同事与其他党员同志疏离。李光耀坚持要他在1959年获释后出任挂名的政治秘书职位,使选民以为林清祥跟行动党政府同心同德。林清祥同意支持行动党,期盼政府会深入基层解决人民大众所面对的困苦。然而,他发现在政府政策的制定工作方面被排除在外,没有他的份。即便是林清祥已明确表示在芳林补选中支持行动党,李光耀还是命令林清祥不得出现在党的任何群众大会上。然而,林清祥跟他的工会同事却被指责在背后鼓动党支部散播缺乏民主的言论。尽管林清祥不断提醒党领导在公
民自由、工会和释放政治犯等方面,不要背离行动党的政策,可见他还是把党的团结放在首位。
说到合并问题,林清祥和他在行动党内的左派同志们列明“某些基本的和现实的要求”。然而,行动党“硬把全体人民和全党捆入马来西亚计划,却不让人知道其详细内容。”英国殖民部官方档案记录的李光耀跟英国人之间的交谈验证了林清祥的说法。我于1993年参阅了英国的档案,并采用其中的资料,在2009年和2013年写成文章发表。(见傅树介、陈仁贵和许赓猷联合编著的《“华惹”时代风云: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对当代新马政治的影响》,与傅树介、陈国防和孔莉莎联合编著的《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明显地,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已发出警告,合并结果,将是后患无穷,会导致流血和新马分离。然而,我们却冤枉地被指责是共产党、反对合并,事实上我们是反对按李光耀的条件实现的合并。尽管我们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应还我清白,然而,我们却继续遭监禁。
要把林清祥放在正确的历史地位,展示他被迫所处的艰难窘境,就必须突出说明李光耀一直是把林清祥置于他蓄谋的一场零和游戏中的敌对关系。在这场游戏中,李光耀被英国人和东姑阿都拉曼唆使,他们三方的共同担忧是,一个由林清祥进行政治操作的新加坡,必将不会接受殖民主义的延续和遗留体制。其情况将是,华人资本家仰赖政治上占优势的、讲英语的受英国人教育的本地精英控制经济的现象,将被坚决贯彻的社会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所取代。
过去几年来的研究结果和出版书刊所揭露的事实是,林清祥是遭诡计多端的政治毒招陷害的。当时新加坡政治和社会风气呈现生机勃勃、包容性的景象可能性在增加。出现在眼前的最具重大意义的文件之一,是林清祥于1956年10月25日在群众大会上以福建话演说的警方英文译稿。
当时,林有福展开的大逮捕行动,震撼社会。这篇译稿是历史学者谭炳鑫发现的,并在互联网站发布。林清祥被诬指号召群众“pah mata”(福建话,打警察之意),企图煽起暴动。这项诬控已成为行动党历史的一个定格。现在,我们知道林清祥是这样说的:“说到警察……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到这里参加反对林有福的群众大会。(博得大会最响亮的欢呼声)我们很高兴地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来,我们就越强大。(群众普遍欢呼)许多人不要喊“默迪卡”!他们要喊“pah mata”,这是错误的。我们要请他们跟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那么,在发生危机时,他们就会带着枪逃走。”(笑声和欢呼声)
[http://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4/05/lim-chin-siong-waswrongfully-detained/]
林清祥和他的同志们是被诡计多端的政治狠招挫败的,对方控制媒体,不经审讯的监禁,以及恫吓会对付政治犯的家人,使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
林清祥遭遇的悲剧,可作为一个警戒性故事,提醒那些有意参加自己国家的政治活动的人,务必要有心理准备。
《星空中彗星:历史上的林清祥》描绘的林清祥是这样一种人:毫无自私自利之心,全心全意献身于造福大众,献身于发扬本土马来亚民主和社会主义传统。然而,他的尽心尽力奉献却遭到残酷扼杀,可惜过早结束了。
重新塑造林清祥的正面形象,新加坡人民最终将会摆脱填喂式灌输给他们的歪曲事实的叙述,将会接受的是关于他们的历史、社会以及关于他们政府一切的真相。
新加坡人民正在赢回自己应有的政治权利。


留下评论

国防部长林金山签发正式拘留林清祥的拘留令

编者按: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许可,本站转载本文章。

译者:王瑞荣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林清祥1963年2月2日在内部安全法令下的冷藏行动中被捕。林清祥被捕后2个月由国防部长林金山签发正式拘留令。

本文译自《林清祥与他的时代》下册第26页1951年至1969年期间,林清祥被扣留了三次。1951年8月13日起被扣留一个星期,据说是涉嫌卷入抗英同盟与罢考活动。第二次是1956年10月26日凌晨至1959年6月4日,“理由”是虽经第一次被扣留,仍继续进行渗透活动。第三次于1963年2月2日被扣至1969年9月。这“控状”是在被监禁超过2个月后才发出的。译文如下:

被扣者名字:林清祥

发出拘留令原因:

自1948年起,你一贯地、积极地自觉与自愿地,通过首先对在校的年轻人,接着在工运与政治界的群众中进行与推动广泛渗透活动,以协助非法的马来亚共产党,构成对新加坡安全之威胁。

“控状”根据“事实”为:

一、 1948年你是马共卫星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员;该组织因展开共产党统一战线活动于1948年被政府封禁。之后,你成为马共属下为利用儿童替马共暴徒刺探军情而设立之“小鬼队”组织之领袖。你同时活跃于马共小笨珍学生中之地下工作。

二、 1949年在华侨中学念书时,你保持与马共联络,成为马共属下卫星组织“星洲抗英同盟”成员。

三、 1951年8月15日,因受嫌成为“抗英同盟”成员而被捕。

四、 尽管如此,1951年10月被释放后,你又卷入马共支持的用来反政府之罢考行动,成为其组织者之一,结果你被开除出学校。

五、 1952年由于你在宣传共产主义工作中之热忱与效力,你被升为包括薛济团与许统英在内之小组领袖。薛与许曾因涉嫌共产党活动而被捕。你用马列主义组织学习小组进行共产主义宣传。

六、 1954年内你是共产党煽动之反国民服役的领袖之一,你将马共指示传达予非法集会和集中之学生领袖。

七、 1954年内从地下“抗英同盟”活动转移到政党和工会的公开活动以促进马共统一战线工作。

八、 1955年你成为共产党控制之“新加坡纺织工友联合会”受薪秘书,随着与其他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人员渗入“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 ,成为工会总务后,你联合了其他37工团,在“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领导下以工会为主要工具在新加坡进行统战工作
。1956年10月,在共产党煽动的暴动后,“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被封闭。

九、 1955年9月你成为你指导下的工运不可争辩的领袖与发言人,通过“学习”与讨论小组
,亲共文化活动如共产党歌曲与舞蹈被介绍到工会以进行共产主义宣传,你发表了无数煽动性演讲与声明以攻击殖民地政府,紧急法令和国民服役法令。

十、 1955年11月华玲会谈前夕,为了替马共争取国际支援,你写信予“伦敦殖民地自由运动”,你在信中表达了马共的看法,认为除非马共获得合法地位、紧急法令与公安法令被取消,否则马来亚不能获得真正独立。

十一、1956年9月在工人与学生中煽起反对拟议通过之公安法令活动中你起了主导作用。在你领导下之共产党统一战线干部之煽动下,工人与学生于1956年10月进行暴动,随着你与其他马共统战干部被捕,1959年6月你获得释放。

十二、1959年6月获释后,你受委为财政部政治秘书,你照旧回到马共统战阵线,被委为多个亲共工会顾问,其中最主要的为共产党控制之“泛星工友联合会”。在你指导下,“泛星工友联合会”增长了影响力并具备1956年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工友联合会”式的位置。

十三、1960年你被“新加坡职工总会”选为秘书团秘书之一。1961年5月当马来西亚计划公布
,你与职总发表声明反对马来西亚计划以支持共产党统一战线之政策,新加坡职总接着被解散,你的计划受挫。

十四、你与你的亲共同志成立了“新加坡职工会联合总会”(SATU)。从1961年8月起你当顾问之SATU,先取得43工团而接着37亲共工团之支持成为马共在新加坡统战工作重要组成部门。

十五、1961年5月当马来西亚计划公布,马共见到行动党支持该计划,意味将出现的强大中央政府能更强硬对付共产党,而你们希望夺取行动党领导权已失败。在你领导下,亲共分子退党组织了“社会主义阵线”,你担任了秘书长要职。

十六、你个人争取了许多行动党的支持者投向社阵,你发现到马共在联邦失败是因为无法取得马来人支持,因此你致力争取马来人支持社阵。1961年你朝这个方向努力。
1. 全力支持马来前锋报之工潮;
2. 到大士马来渔村访问;
3. 邀请两名著名涉及马来前锋报之马来人士出席社阵成立典礼,他们是赛•查哈利和胡森•查依仃。

十七、1961年3月你负责出版社阵马来文(RAKYAT)版,当你被告知它不可能在马来人中销售,你指示即使仅能售出一两份还是要出版,因为你决心见到党的目标与政策能通过马来族自己的语文转达给他们。
十八、 社阵的共产党统一阵线政策主要是由你策划与执行,它一开始就是共产党统战对各项问题推行其路线的工具。

十九、 1961年2月印尼左翼《东星日报》曾引用你的谈话“宁可让新加坡与印尼合并而不要与马来西亚合并”。预料到印尼将对抗马来西亚,你于1961年9月警告说:英国殖民当局提出的马来西亚计划是为了使一旦印尼要求收回北婆三邦时只好面对马来亚,这是人为制造亚洲人互相斗争以保留英国的影响力。

二十、 1961年10月,一份由泰南马来工作中央部门出版的马共马来文之文件,长篇摘引你于1961年9月17日社阵成立时之演讲。你的演讲谈及合并与马来西亚,该马来文件形容你演讲内容具“深重意义”并“粉粹了东姑阿都拉曼的各项职责”。这个好评说明马共完全支持你的看法。

二十一、 1962年正月,你利用了在吉隆坡召开的五邦社会主义大会,通过你的压力与影响,成功用它来进行共产党统一战线活动,成功地促成它讨论以下亲共课题:

1. 促使大会通过及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并表明不信任行动党对马来西亚之政策。
2. 不予行动党代表充分时间发言,且在可能时,迫行动党代表退出大会。
3. 促使大会不通过任何反共议案。
4. 社阵在大会进行前、与过后对大会各项事务发展应受到充分咨询。

二十二、 对第二次五邦社会主义者大会成立的永久联络秘书处,在讨论事项中你保有决定性发言权。马共在其宣传文件中,几项表明赞许马来西亚五邦社会主义者大会——特别是它设立的永久秘书处,将是一有价值的资产以通过它团结马来西亚所有左翼政党在其领导下。

二十三、 1961年底及62年初,你警告若强硬通过合并,大马将会导致暴乱。1961年12月29日在泛星工联第二分会你发言警告硬行通过合并,将会出现更多右派与英殖的阴谋,到时亲共份子只好被迫以暴力反抗。

二十四、 1962年下半年,在对局势重新评价时,为吻合马共政策,你摒弃有关暴力的谈吐。相反,一再强调和平宪制斗争。1962年6月15日,在泛星工会第二分会演讲时,你说“反殖斗争的成败决定如何通过组织和教育去提高人民觉悟,今天面对的困难不应使大家颓丧,应继续通过和平与合法途径去达到目标。”你说暴力之应用只能在暴力镇压下才能说得过去。

二十五、 1962年9月在福建会馆举行的慰劳党全民投票工作人员会上,你分析了共产党统一阵线在全民投票失败后的局势。指出只要和平宪制斗争环境还存在,应继续在当前和平宪制斗争基础上进行未来的斗争。你说今后目标是击垮行动党,取得小资产阶级支持以争取来届大选胜利。全民投票结果显示我们需要争取全民支持,这可通过团结中小资产阶层,与工农群众,这和中共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战略路线一样。

二十六、 你至少在两次集会上重覆你于9月12日演讲时拟订之政策:一次在社阵1962年常年大会,另一次在你发表的1963的新年献词。

二十七、 1962年10月14日于社阵常年大会上你订下来年斗争阶段:

1. 将获得扩展至新加坡之外,争取马来西亚与亚非左翼反殖力量支持。
2. 尽力设法组成政府并通过宪制途径组成马来西亚中央政府。
3. 通过健全党组织与政治教育以巩固及加强党。这可通过开办更多干部训练班以教育干部,使他们不但政治上更加成熟,思想上也能提高。

二十八、 1963年正月作为社阵秘书长,在新年献词中你重申9月12日及党常年代表大会上讲话之立场,并补充说“反动势力准备用合并的强大力量以终止本国之民主”。你指的是新殖民主义以马来西亚形式出现,左翼在当政者的反共藉口下被排挤出宪制斗争途径,受到警方白色恐怖镇压。你指出若这倾向继续下去,本国将出现法西斯与军人等专政,“左翼到时只好作必须的判断”,暗示可能采取更左的共产党统一阵线策略。

二十九、 你及社阵主张支持印尼收回西伊里安与1962年12月8日汶莱之革命。这主张吻合共产党支持任何反对殖民地国家及要求自治的起义之政策。
三十、 1962年12月19日,你指导一个为支持汶莱叛乱者的群众大会,特别为了鼓起马来群众支持该叛乱。

新加坡国防部长 林金山 签

20141015_ln_lim-01[1]

林清祥英文01-page-001

林清祥英文02-page-001

林清祥英文03-page-001

林清祥英文04-page-001


2条评论

纪鬢在扯鸡巴蛋! —他压根儿就不谈李光耀的法西斯镇压和李显龙的霸道统治手段是造成今天政治生态环境凋零的祸源!

首先,我必须说明:这则新闻是从中国的《新浪博客》网站下载的。那是由于我不订阅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的报章或者上它们的网站。这则新闻是在看到的。为了驳斥纪鬢,因此只好在出口转内销的国外网站寻找我想要的某些杂粹。(见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3af63b0102w2dm.html)

纪鬢是何许人?这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不需要去刨他的老祖坟,太费劲。众所周知,纪赞本来就是行动党长期圈养在主流媒体的一条忠实的文棍!当然,他外表披着的那袭皮袄是比吴俊刚那条没落的癞皮狗还要来的赢得主人的欢心!这是没的说!

他在2016年2月23日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发表一篇文章:《新加坡似的反对党困境的实质》。

纪赞:反对党困局的实质

纪鬢在他的文章最后的结尾说了这段话:“新加坡反对党最大的悲哀,其实是执政党在制定、执行政策与争取民心等方面都过于成功,成功到甚至需要要给反对派多留议席的地步,各个反对党自已难道还不足以为之反思吗?”

这一个本末倒置扯鸡巴蛋的结论!

我不会随着他的文章的废话瞎转!我只是要对他的文章结论做出如下反驳!

首先是他撇开了李光耀为什么要在70年代开始设立“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的历史背景和政治目的不谈!

李光耀在70年代开始设立“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是当时的新加坡政治环境所迫设置的!那就是:

1.李光耀利用英国殖民主义者和当时的马来亚巫统要组成《大马来西亚联邦》的计划,在1963年2月2日采取了“冷藏行动”,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拘留把当时以林清祥为首的所有左翼政党、工会、文化艺术团体、大专学院的领导人和爱国进步民主人士133人全部长期与非法监禁。这些左翼最优秀的领导人被捕时的年龄都是在25岁到35岁之间。李光耀对他们采取了各种政治迫害手段,其中包括了威迫利诱政治犯本人及其家属、以强迫发表声明、强行施加不准参与政治活动以及与政治犯出狱之间不得互相来往(除非参加当时李光耀成立的政治拘留者协会外)出狱条件、强行驱逐出境、无限期监禁等法西斯手段。他们当中被非法监禁的时间最短是3个月、最长的32年(谢太宝博士被捕时是20多岁、出狱是已经是50多岁了,长达32年)。

社阵失去的候选人

2.在1963年10月,也就是马来西亚成立后举行的第一次国会选举,以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国会和南大学生在社阵的旗帜下参与了当年的大选。在选举中,社阵派出的25位候选人中13人获得中选。

当年中选的社阵议员

社阵中获选的议员命运如何?他们当中,

一、 黄信芳和陈新荣为了逃脱追捕,尚未上任就立即向当时的国会议长请了长期缺席的假(黄信芳在2015年12月底逝世、陈新荣目前流亡在泰国,并定居在泰国的合艾邦朗和平村。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Chulaborn9/);
二、 卢妙萍、李思东、S.T.巴尼(他们都是左翼职工会领袖)也同年选后被捕入狱;
三、 谢太宝、顾泱、蒋清潭也在1965年10月被捕了;

四、在新加坡被迫退出了马来西亚后,李光耀并没有因此放弃继续镇压左翼组织的法西斯手腕!在新加坡共和国成立后,在根据新加坡共和国成立所颁布的新宪法幌子下,他立即出台各种法律法规其中包括了《社团注册法令》、《职工会注册法令》、《华校中学改制》、关闭南洋大学等等,继续把左翼组织、领导人和积极活跃的干部有计划、有步骤的消灭!

从此,新加坡的左翼运动在新加坡的政治舞台消失了。可以这么说,真正和直接造成新加坡的左翼组织在新加坡政治舞台上消失的原因是:

一、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经过了1963年的“冷藏行动”和几次的连续大逮捕行动和左翼工会、学生文化团体和组织被封闭后,左翼组织的领导层出现了真空状态,组织的干部一再被追捕造成的左翼干部队伍开始青黄不接!

二、 西方帝国主义为了在远东取得政治、经济和军事优势以及在印度支那战争的失利,迫使他们在东南亚的傀儡开始不惜一切手段消灭摧毁这个地区的左翼、进步和爱国民主力量!

三、 新加坡被迫退出马来西亚促成了李光耀必须向吉隆坡及伦敦展现自己的政治“能耐”!因此,为了巩固在新加坡的统治地位,李光耀就首先必须不惜一切,把新加坡的左翼组织及其成员干净和彻底地消灭,而且列为新加坡建国后的重中之重的任务!这是历史使然!

李光耀在完成了对新加坡的左翼进行灭绝行动的政治镇压后,造成新加坡笼罩着浓厚的白色恐怖政治气氛。这种白色恐怖气氛随着国际的争取民主、自由、和平等的运动在本世纪蓬勃兴起后才开始逐渐消除,但是,对于上个世纪遭受残酷镇压当中的一些人目前在心理上、心灵上还仍然心有余悸!从此左翼政党和组织已经无法再派出任何人参与新加坡的议会选举活动。也没有人敢于站出来领导左翼政党和组织了。一句话,左翼政党和组织已经被李光耀从根本上灭迹了。

四、李光耀在彻底消灭了新加坡左翼组织之后,接着就通过全国职总控制了新加坡职工运动、人民协会渗透和控制的所有的民间组织和社会群众活动(包括了宗教团体、慈善组织、各种族的社团)。然而,李光耀还是不放心!他在70年代中期,全面操作选举局的选举活动(包括修订和制定新的选举法以阻止有意参选者)。他在起诉个人诽谤名义下,对一些受英文教育的爱国民主人士采取了迫使他们个人破产,失去参与国会选举的资格、追查个人所得税和选后追捕一些参与选举的反对党的候选人等手段,以达到恐吓、阻扰有意参与国会选举活动的爱国民主人士,这些人包括拉惹惹南(已故)、萧添寿(已故)、邓亮洪、何元泰、徐顺全、陈华彪、张素兰……等。

请大家看看这张图表吧!这是李光耀从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后,在1968年开始直到2011年大选前的议会选举的成绩结果。

历届大选成绩

纪鬢为什么不向读者提出如下的问题:

1. 李光耀为什么要在设立“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呢?!
2. 李光耀对自己的设立的“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是否有信心!?

我的答案非常简单。

1. 李光耀设立“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目的是为了欺骗西方国家的“议会民主迷念者”让他们相信他领导下的新加坡国会是有民主的!

2. 李光耀对自己设立“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包括后来的‘总统选举’制度)并不感到安心!所有在上个世纪提出的“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选举制度在各种借口不断进行修改!集选区的候选人从3人一直增加到6人、集选区的区域划分不断的改变!

今天,李显龙看到国际和国内的政治大环境已经改变了,他无法再如法炮制李光耀的法西斯统治手腕,改用了更加隐蔽和狡猾的手腕来对付已经在国会和群众中开始立足的反对党。那就是:

1. 利用纳税人的钱,以政府名义进行分发和人施舍各种小恩小惠给中小阶层的老百姓!

2. 在“顺从民意”的幌子下,通过修改各种法律法令来满足商人的诉求!

3. 在无法说服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提高生育率的幌子,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为行动党补充政治新血!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在为巩固行动党的政权添砖上瓦!

在三管齐情况下,新加坡的反对党能够做些什么?!

他们没有拥有和使用国家资源的权利照顾中小阶层!

他们没有拥有修改和制定有利于中小商人诉求的权利!

他们没有制止大量外来移民的涌入和滥发公民权给予新移民及其家属的权利!

如果要把吴俊刚和纪鬢的扯鸡巴蛋的废话做个比较的话,那就是:

吴俊刚已经是一头在兽医局注册并领有狗牌的狗!因为,他总是在自己的文章结尾冠上“前国会议员“,以示自己与行动党是”铁哥们“的关系!

纪鬢是一只挂着‘评论员’的牌子,但不公开到兽医局注册并领取狗牌吧!他不敢、也不会在自己的文章冠上任何牌子!那是因为他还要扮演帮忙行动党在国际和国内粉饰言论自由的角色!

所有本文章的题目就是:

纪鬢在扯鸡巴蛋!—他压根儿就不谈李光耀的法西斯镇压和李显龙的霸道统治手段是造成今天政治生态环境凋零的祸源!

御用文人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国际人权联合会发表声明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Human Rights Press release

国际人权联合会

国际人权联合会发表声明:

呼吁新加坡政府撤销提告三名和平行动的抗议者

2016年2月23日巴黎:新加坡政府必须立即撤销针对三名和平抗议者的的所有提告,并且遵循国际人权准则确保和平集会的自由权利。

韩慧慧素苗社会运动活跃分子韩慧慧(24岁)和她的支持者高祐榜 (Koh Yew Beng)(60岁)及刘慧洙(Low Wai Choo)(56岁)将于2106年2月24在新加坡国家法院继续他们在2015年10月16日被国家法院的判决。

他们三个人是在刑事法令第290部分(造成非法伤害他人)条款和国家园林使用条例的规制法23(2)(b)下,于2014年9月27日在芳林公园演讲者角落举行和平示威时被控告的。他们在芳林公园举行和平示威的目的是要求新加坡政府在管理公积金政策采取更加透明的政策。

假设三名被告罪名成立,他们将会面对1千元新币的罚款。韩慧慧小姐同时也面对另一项控状是组织‘非法游行示威’,这项罪状罪名如果成立将会面对5千元新币的罚款。假设韩慧慧小姐的罚款超过新币2千元,她将在未来5年里失去参与国家的选举资格。

国际人权联合会主席Karim Lahidji(FIDH President Karim Lahidji)说,

“(新加坡)政府必须立即停止这样的骚扰性的司法行为对付这三名抗议者。同时撤销对他们进行的声音的指控。(新加坡)政府必须承诺修改有关限制和平自由集会的法律法规。必须符合国际人权准则。”

于2016年1月27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第二次国际人权普遍定期审查(UPR)期间,新加坡政府已经收到六项建议。这些建议是要求(新加坡)政府确保认识到和平集会的自由权利。新加坡政府代表团的回应是确认了限制对于在履行这项权利方面是需要确保“社会的正常秩序和稳定”。这与国际所接受(举行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的准则是有巨大的落差的。国际(举行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的要求准则是任何限制和平自由集会的权利是需要和适度的。国际(举行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的要求准则同时强调和平集会的原则是设定为遵循法律和认定不会给公共秩序造成连续性的危害性。

请与以下人士联系:

FIDH: Mr. Arthur Manet (法语、英语和西班牙语) – 电话: +33672284294 (法国巴黎)
FIDH: Ms. Audrey Couprie (法语、英语和西班牙语) – 电话: +33648059157(法国巴黎)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Human Rights
Press release
Singapore: Drop charges against three peaceful protestors

Paris, 23 February 2016: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 must immediately drop all charges against three peaceful protestors and guarantee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i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FIDH said today.

Activists Hui Hui Han, 24, and her supporters Mr. Koh Yew Beng (60) and Ms. Low Wai Choo (56) will appear before Singapore’s State Court on 24 February 2016 for the continuation of their trail, which was last adjourned on 16 October 2015.

韩慧慧素苗The three face charges under Section 290 of the Criminal Code (causing a public nuisance) and Regulation 23(2)(b) of the Parks and Trees Regulations for participating in a peaceful demonstration at Hong Lim Park’s Speakers’ Corner on 27 September 2014 that called for transparency in the Singaporean government’s management of the Central Provident Fund (CPF).

If found guilty, the three face a fine of up to 1,000 Singapore dollars (SGD). Ms. Han faces an additional charge of organizing an ‘illegal demonstration’, which carries a penalty of up to SGD5,000. If Ms. Han’s fine exceeds SGD2,000, she would also be barred from standing for election for five years.

“The government should immediately end the judicial harassment against the three protestors and drop all charges against them. The government must also undertake a reform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that restrict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and bring them in line with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standards,” said FIDH President Karim Lahidji.

During Singapore’s second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 held in Geneva, Switzerland, on 27 January 2016, Singapore received six recommendations that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ensure the realization of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The government delegation responded by justifying the severe restrictions on the exercise of this right with the need to ensure “society’s need for order and stability.” These criteria fall short of internationally accepted standards, which require that any restrictions to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be necessary and proportionate.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also stress the principle that a peaceful assembly should be presumed lawful and deemed as not constituting a threat to public order.

Press contacts

FIDH: Mr. Arthur Manet (French, English, Spanish) – Tel: +33672284294 (Paris)
FIDH: Ms. Audrey Couprie (French, English, Spanish) – Tel: +33648059157 (Paris)

justice now


留下评论

作者:王书英: 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政治路线

编者按: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的许可,本网站转载本文。特此说明。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新书介绍2

 

新书介绍1

1996年2月5日,一个把自己的峥嵘青春献给新加坡人民、反对英殖民主义体制、争取实现一个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左翼杰出领导人林清祥与世长辞了,享年63岁。
林清祥的战友和同志们为失去了这位杰出的领导人发表了令人感触的文章、诗歌等悼念他。
在1996年2月8日报章刊登了整版的挽辞。
从名单里,我们不难看到当年与林清祥并肩战斗的战友、同志们以及左翼政党、工会、文化艺术团体的干部与成员名字都一一罗列在挽辞里。
挽辞是在1996年刊登的。它距离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是整整经过33年了。林清祥和他的战友们的战斗情谊始终是那么深厚!林清祥仍然是战友们心目中的领导人和好同志!尽管白色恐怖气氛仍然笼罩着新加坡的上空,他们还是和林清祥在一起!尽管李光耀政权在林清祥被监禁期间对他所做的种种政治迫害、诋毁和扭曲,仍然无法消灭和矮化林清祥在左翼组织成员的心目中是一个杰出领导人的形象!他们这一代人把自己的峥嵘岁月献给争取祖国的独立、实现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精神还继续焕发着余辉!
现在让我们来探讨林清祥领导左翼组织进行争取摆脱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统治和反对李光耀独霸政权的斗争历史是具有重要的意义的。

林清祥婉辞

一、20世纪50-60年代中期的新加坡左翼反殖民地与林清祥推行的政治路线

林清祥以及他的战友(包括在马来亚联合邦的左翼爱国进步人士)创立与领导的工团和政党,是在英国人于1948年6月20日在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和新加坡殖民地分别实施《紧急法令》和《公安法令》后,第一批在合法注册下进行公开反对英殖民主义统治的左翼进步力量!

1948年6月20日后的历史条件是一个极其严酷的政治环境。林清祥和他的战友们完全知道,英国殖民主义者一直在绞尽脑汁通过各种手段(包括安插代理人、“形左实右”分子和“打着红旗”的伪组织),企图把以他为首的左翼爱国进步组织及其领导人,描绘成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组织和马来亚共产党员的目的!到了1959年5月30日行动党上台执政后,李光耀继续想尽办法要证明:林清祥就是一个共产党员!林清祥领导的左翼政党社阵和工会就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外围组织!林清祥领导的左翼组织所进行的斗争就是在配合和执行马来亚共产党的斗争路线!因此,林清祥在1961年7月31日致函《海峡时报》,明确阐明自己《我不是一个共产党员》!他的信函这么写道:

“你们的编辑部评论和新闻在上个星期火力全开集中攻击我。你们不断的重覆虚构我是一个共产党前线人员。
我想这是我的政治对手企图把我塑造成这样的形象烙印在人民的脑海里。
当李先生和他的人一直不断通过叫嚣有关共产主义来掩盖新加坡的多数问题时,让我就我个人在这方面的问题予以直接的说明。
我在此一次性明确的重申:我不是一个共产党员或者是共产党统一战线的成员,或者,对于这个性质的问题的任何人的前方人员。
他们说,他们比我们看得更远——那些标榜着共产党员的左翼要求彻底的消灭殖民主义。在他们出现神经兮兮时,他们叫嚣有关共产主义和其他杂音了,进而期望可以造成一些人的恐惧心理而相信他们的说法。现在左翼共产主义者将视为主要的同谋者。我们被告知英国人将扮演主要角色。这是多么有趣的事,人民会接受吗?”

林清祥即便是知道统治者已经策划进行逮捕领导人和封闭左翼组织,他仍然坚持必须以公开合法的形式与敌人展开不懈的斗争。

历史已经证明:当时林清祥及其战友所坚持的这条斗争路线是正确的!

让我们来回顾历史:在1948年6月20日之后,英国殖民主义者对马来亚共产党在军事上和政治上进行了全面的围剿和政治镇压,已经迫使马来亚共产党为了保存自己的军事力量和在大城市的政治干部力量(特别是新加坡),不得不逐渐撤出公开活动的合法场所,并撤退到马来半岛北部的森林继续与英国人周旋。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在新加坡以林清祥为首的公开左翼组织领导人,依靠自身的力量与英国殖民主义者进行了公开和合法的斗争,并在1959年5月30日推翻了英国人一手扶持的林有福傀儡集团。英国人被迫让新加坡成为自治邦。这是继续马来半岛的左翼力量在1957年取得了马来亚联合邦的独立之后,英国人又再一次被迫接受远东地区的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诉求。这是林清祥领导下的新加坡左翼组织在宪制范围内经过艰苦斗争所取的伟大成就!

紧接著,在60年代初期,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组织又领导了新加坡各阶层人民进行了反对李光耀提出加入马来西亚的假合并条件。直到1963年2月2日李光耀通过英国人和马来亚联合邦的东姑阿都拉曼进行“冷藏行动”全面逮捕左翼骨干和封闭了强大的工会组织后,新加坡的左翼运动才逐渐消沉下来。

历史事实和实践已经证明了什么?

林清祥在50-60年代领导着新加坡各阶层和各族人民进行反对英殖民主义的统治,争取祖国独立的斗争始终贯穿着几个极其重要的原则:

1. 任何运动的形成和把群众组织起来必须首先要有一个统一和坚强的领导核心!

2. 任何运动要成功的争取到最广泛的群众支持,必须把群众的根本利益与当时的政治大环境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3. 敌人对爱国进步民主运动的镇压是永恒不变的!既然左翼组织是在公开合法的条件下组织起来,因此,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坚持宪制范围内的合法与和平的斗争形式!

4. 正确的政策和策略是群众运动的生命线,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正如林清祥在1962年9月12日的社阵工作人员慰劳大会上发表的一篇讲话文章:《“全民投票”后的斗争方向》一文里所说的:

“看法决定做法。我们未来的工作是什么?就要看你如何对待这次的投票结果。(指反对假合并的全民投票)如果你认为投票结果证明一人一票制行不通,西方民主可以靠玩臭得‘胜’,那么你就要抛弃宪制斗争;以新的方式来展开未来的斗争,实现未来的目标。

如果你说投票结果说明左派力量很少,对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影响不够,那么就需要改变政策,从社会主义观点,在照顾工农阶级的基础上做好团结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工作。

如果你说缺乏人才,没有专家。那么,就应该进行培养和造就,多找一些医生、博士,或者派一些人到国外留学,拿一个漂亮的衔头回来工作。

如果你认为干部太年轻,没有胡子,那么, 就应该培养新干部,多找一些有胡子的,老经验的,掌握策略,加强宣传,做好技术指导……

总的来说,看法是决定做法。你有怎样的看法或者说法,就决定你以后有什么做法,将如何开展工作。

我认为,上面的一些看法是片面的,不完整及不够全面的。

我的看法是,

全民投票我们没有什么失败,人民行动党也没有什么胜利。如果说我们失败的话,那只能说是一场小挫折,如果说我们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我们太过老实,没有玩臭。

全民投票的结果,引起了两个新的问题值得大家思考和研究;

当前的宪制斗争是否适合作为实现最近将来目标的方式?

如何看待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原则和方针的问题,也是决定今后我们要做些什么的问题。

我认为,今后我们还应该坚持和注意下列三个原则和方针:

•只要和平宪制斗争的条件还存在,我们就必需坚持和平宪制的斗争。
•加强搞好民族团结的工作。
•在以工农阶级为基础上团结大多数的人民。”

二、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初期的左翼组织政治路线
与林清祥的政治路线

从60年代中期开始一直到70年代初期,也就是在冷藏行动、1963年9月大选结束、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共和国的成立之后。这段时间大约是10年的时间。新加坡左翼组织在新加坡公开合法的政治舞台上开始从全盛时期走向逐渐消失。

造成新加坡的左翼组织在政治舞台上的消失的真正和直接的原因,并不是一些御用的历史学者所说,新加坡的左翼组织和成员受到当时的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极“左”思潮的影响!这只是这个问题的一个假象!

真正和直接造成新加坡的左翼组织在新加坡政治舞台上消失的原因是:

1. 新加坡的左翼组织经过了1963年的“冷藏行动”和几次的连续大逮捕行动和左翼工会、学生文化团体和组织被封闭后,左翼组织的领导层出现了真空状态,组织的干部一再被追捕造成的左翼干部队伍开始青黄不接!

2. 西方帝国主义为了在远东取得政治、经济和军事优势以及在印度支那战争的失利,迫使他们在东南亚的傀儡开始不惜一切手段消灭摧毁这个地区的左翼、进步和爱国民主力量!

3. 新加坡被迫退出马来西亚促成了李光耀必须向吉隆坡及伦敦展现自己的政治“能耐”!因此,为了巩固在新加坡的统治地位,李光耀就首先必须不惜一切,把新加坡的左翼组织及其成员干净和彻底地消灭,而且列为新加坡建国后的重中之重的任务!这是历史使然!

事实上,林清祥在上述的讲话所提出的政治路线在这段历史时期的左翼组织里还是继续发挥作用的。当时,左翼组织内部出现了有关议会内和议会外的斗争路线的理论争论,实质上就是反映了一部分在林清祥时代培养下的干部还是坚持和追随林清祥在上述讲话的精神实质的!

当时的历史事实是:

李光耀已经把宪制斗争的合法途径给堵上了!李光耀在新加坡共和国成立初期,通过了社团注册法令和职工会注册法令关闭、或瘫痪政党、或封闭工会、文化艺术和大、中、小学生组织,通过所谓的教育改革计划,消灭华文教育、通过各种手段改组或强行关闭民办华校小学、华校中学、甚至关闭南洋大学、驱逐在新加坡独立后,不再是拥有新加坡公民国籍的政党、工会、文化学生团体的领导人和干部、开除或下令停职所有他们认为支持和同情左翼运动和维护华文教育的爱国进步民主人士。面对李光耀这一系列法西斯行径,第二梯级的左翼组织领导人确实无法及时地领导群众进行有效的反击!

在国内大政治环境和国际帝国主义在东南亚全力全面消灭这个地区争取民族解放、国家自由、民主和平等的力量;国外大政治环境下,当时的左翼领导人开展任何的公开政治活动都遭到极其残酷的镇压!

李光耀政权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政权,不断对新加坡的国会选举法令进行修订和补充(包括制定了集选区制度等)。左翼的政党与爱国民主党派都觉得寻找候选人有一定的难度!左翼政党对于这样一个极其严酷的政治局势,是很难派出候选人参与当时的竞选活动的。实事求是地说,当时的左翼组织领导人尝试进行和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来鼓舞和激励干部和群众,但是,基本上各种尝试都无法起着任何积极和有效的作用!

从50年代开始,林清祥和他的战友已经扎根于广大的工人阶级和农村地区群众中,通过各个阶层的群众组织的社会联系网,可以把成千上万的群众组织起来!这样的有利的条件在1963年代冷藏行动后已经被李光耀法西斯政权彻底摧毁了!李光耀通过所谓的“工运现代化”、“劳资政三方共生关系”、“工作准证”、“雇佣准证”等一系列行政手段,已经把组成新加坡的工人阶级的核心力量——新加坡本土的工人阶级完全消灭!

三、70年代中期和80年代中期国内外的政治环境与林清祥推行的政治路线

在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的高压和专横统治下,新加坡左翼后生代开始对当时的政治路线信心产生了动摇和迷惑!他们对斗争前途感到渺茫。

因为当时的政治大环境事实上发生了变化:

1. 李光耀在新加坡共和国成立后,肆无忌惮的制定了许多法律法规限制公开合法政党、工会、学生文化艺术团体的活动,提出继续坚持在宪法范围内进行合法斗争以及参与议会选举的成功和可行性产生质疑 。

2. 李光耀政权在1963年以及后来继续制造白色恐怖的阴影始终还笼罩着大部分干部和群众的心理下,能够继续挺身公开站出来领导群众运动的人还有多少人?

3. 李光耀在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和成立新加坡共和国后,左翼继续提出反对马来西亚、新加坡共和国的独立真伪和争取一个包括新加坡在内的统一的马来亚是不会得到群众的支持或认可的。

4. 在没有群众的积极支持下,继续展开议会外的斗争形式不可能持续长久的。左翼没有多少领导人和干部可以面对被逮捕的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左翼的一部分干部开始寻找一条自己认为“可行”的“出路”,继续要与李光耀法西斯政权进行周旋!这条‘可行’的‘出路’就是离开公开合法政党组织,继续坚持与李光耀法西斯政权进行斗争!

可以这么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林清祥的上述论述已经被左翼成员中的后生代搁置在一边了!这样的趋势,对于老一辈的左翼领导人和追随林清祥上述所提出的政策路线的干部,确实无法提出一套既可以满足后生代的要求,又可以继续组织、带领和发动群众继续与李光耀法西斯政权周旋的政治路线!

历史的实践和解密档案资料已经证明:

消灭新加坡左翼力量是李光耀要巩固自己的法西斯政权的既定政策!李光耀的这个政策是符合西方帝国主义在当时的国际形势(特别是印度支那三国人民的军事斗争胜利的发展形势)下所需的。因此冷藏行动后接班的左翼领导人即便是制定了任何符合林清祥所提的上述政策路线,还是逃不过被李光耀政权进行灭顶的残酷镇压!

新加坡是属于一个城市,特别是它被赶出马来西亚后,在李光耀的进行所谓的城市现代化计划,把大量的乡村地区摧毁,建造了如雨后春笋般的政府租赁租屋,并通过引进大量的外来劳工替代新加坡的工人,进而改变了新加坡工人阶级队伍的本质,新加坡社会的人口阶级组成成分已经出现了本质的改变!——小资产阶级已经成为新加坡社会的主要组成部分,中产阶级面对着李光耀制定的“引进跨国企业,建立新加坡的跨国企业”的方针下,被迫与它们进行妥协!因此冷藏行动后接班的左翼领导人即便制定了任何符合林清祥所提的上述政治路线,也是无法获得小资产阶级以及中产阶级的公开支持的!

这一切历史事实是当时“冷藏行动”后新加坡左翼领导人面对的实际问题!

历史上不存在“如果”或者“假设”的问题。

历史的事实已经发生了变化。1989年12月,马来亚共产党与马来西亚政府和泰国政府三方共同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就马来亚共产党在《合艾和平协议》签署后所做的公开谈话,印证林清祥上述的讲话是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的!

陈平在《我方的历史》第460页所说的:

“以暴力为基础的革命不适用于现代的马来西亚或者新加坡。就在这些地区的国情而言,不存在有利于武装斗争的条件,武装起义需要相铺相成的国际和国内情况来激起民愤。假如人民生活不错又被融入了社会,你怎能叫他们铤而走险?你又何必这么做呢?”

四、21世纪的国内外的政治环境下与林清祥的政治路线

林清祥,这个名字对于80年代后的新加坡人来说就是一个传闻中的人物,对于90年代后的新加坡人那就是一无所知的事。在资讯爆炸的今天,让这些人有机会了解林清祥在新加坡人民争取独立、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漫长历史岁月所扮演的角色是历史在和李光耀开玩笑!这是李光耀临死前完全没有想到的,西方的科技把他编造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弥天谎言一夜间全部被撕得支离破碎!

今天,80年代后和90年代后的新加坡人正在重温当年林清祥与李光耀进行不懈斗争的精神和论述。他们正在努力在合法的宪制范围内,采取了当年林清祥所提出“只要和平宪制斗争的条件还存在,我们就必需坚持和平宪制的斗争。”的论述。

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和网际网路的普及化,林清祥当年提出的有关“加强搞好民族团结的工作”论述已经不再是今天他们面对的问题了。80年代后和90年代后的新加坡人已经能够站在一起,为实现一个政治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新加坡社会与行动党独霸政权展开多样化的斗争形式了!

由于新加坡已经发展成一个高度城市化的国家,林清祥当年提出的“在以工农阶级基础上团结大多数的人民”的论述在今天也不是现实意义的问题了。因为土生的新加坡的工人只占了新加坡产业工人队伍的不到40%,其余的产业工人都是行动党在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通过颁发工作准证或者雇佣准证的行政手段引进的外来劳工和蓝领阶级。因此,今天把团结年轻人、德士师傅、小贩、城市小资产阶级、中低级公务员、专业人士和中产阶级作为团结的对象了!

行动党再也无法把新加坡人民争取实现一个真正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扭曲成为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一战线阴谋论!因为:

在1989年马来亚共产党已经在与马来西亚政府和泰国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后宣布销毁武器,结束武装斗争!

在资讯畅通的今天,李光耀当年指责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领导人和左翼组织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统战工具的神话不管用。

我们在半个世纪前为了争取祖国的独立、自由、民主和平等,把自己的峥嵘岁月献给了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今天我们在纪念林清祥逝世20周年之际,我们的同胞最大的愿望是:把我们的力量献给祖!

20141015_ln_lim-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