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深深怀念林清祥牢记我们的反殖民主义历史

留下评论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编者按: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许可,本站转载本文。

作者:傅树介 译者:伍德南

傅树介照片当陈仁贵构想撰写《星空中彗星:历史上的林清祥》一书时,确实有人心存疑惑,这本书真能实实在在还给林清祥一个公正评价吗?林清祥在约50年以前的新加坡反殖民主义运动中,是当之无愧的领袖,却严重地被诬指为共产党,被指为新加坡这个新国家历史上的最大威胁,因此,要凸显他的魄力、他的眼光和他那文质彬彬的风范,并非易事。
当年熟知并尊敬林清祥的学术界和政治界人物,把他定位于左翼反殖民主义运动当中,不仅能领导广大讲华语的群众特别是左翼工会群体,同时也紧密接触讲英语的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左翼知识分子和讲英语的左翼工会领导人。《星空中彗星:历史上的林清祥》提醒我们,身为社阵领袖,林清祥领导的团队在组织政府的能力方面,比李光耀的行动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林清祥也支持赛查哈里整顿人民党,修订目标,把重点放在跟其他政党合作,展开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真正的左翼政党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肯定是极为可靠的一股力量。
遭行动党开除的左派党员于1961年9月成立社会主义阵线(社阵)时,在没有求得一官半职的念头下,我毅然辞去政府医官的职位,加入了社阵。我下定决心,必须以行动来支持林清祥和社阵。若是为了其他任何人,我是绝不会放弃在医学领域深造的机会的。林清祥尊重并珍惜我们这些社会主义俱乐部的成员,把我们当作同道的左翼反殖民主义者。在我们方面,则公认他是工会和群众运动的领导人,分享其坚实的信念,要推动开放的政治和社会主义,跟李光耀伪装的左翼反殖民主义者形成强烈对照。
当我在为纪念“冷藏行动”50周年一书撰写文章时,想起了一件事,能够充分说明林清祥思想开放,并显示其开放作风以对抗李光耀的威胁。值得在此重述此事,而且在适当的时候,一而再地讲述。
行动党左派于1961年7月被开除出党后,林清祥有一段时期搬来跟我住在一起,虽然没有留下明显痕迹,但我们确实发现曾有入侵者潜入他的租房。我们不排除入侵者下一次再来时,可能会栽赃诬陷。
有一天,在他正要去立法议会大楼出席会议的时候,我妻子林义真随便说说,清祥和他的朋友从现在起应该试试改变穿着,别老是白衣白裤。于是她便拿出我的一条领带给清祥,他很自然地接受,把领带结上。清祥打上领带后,我和他俩都意外地发现,他的形象果然不同。
林清祥并非只是工人阶级的领袖,他也能够亲近并争取中产阶级。李光耀在立法议会曾这样的评论说,社会主义阵线秘书长,“一个伟大的工人代表、穿上大衣,结上圆点花纹的丝质领带,看起来果然大不相同”。李光耀说道,“每个人都想展现不同于自己本来角色的形象,每个人都想呈现不同于自己实际身份的外表。”(新加坡立法议会辩论记录,1962年7月12日)李光耀这位大冒牌反殖民主义者当然是外表与本质论当之无愧的权威。同时,李光耀的观察恰恰表明,林清祥并不是如他所描绘的思想狭隘的共产教条主义者、而是一位极其可畏的对手。
林清祥是个廉正的人。他联同在职工运动的同志,包括詹密星、詹姆斯•普都遮里、兀哈尔等,并肩忘我地工作,跟不讲理、不妥协和肆无忌惮的雇主抗争,为受剥削的工人争取改善生活。左翼工会的工作,卓有成效,会员人数因而显著增长。为了诋毁和否定林清祥的贡献,行动党版的历史直到今天还说什么林清祥领导下的工会拒绝接受资方提出的合理条件,而利用工业纠纷来制造不稳定,似乎关系生活切身利益面临迫害的工人,会轻信这种歪曲事实的说法。林清祥身为职工运动者取得有目共睹的成就,因为他认为工人和失业者拥有争取合理的工作条件和就业的权利。
李光耀在1959年6月出任总理后,就向英国人清楚表示他对林清祥的敌意。他总是认为,林清祥对他的美好政治前途是个威胁。于是,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盘算如何加以防范。甚至诸如制定工会法律的重大问题,也是从这方面考虑。
1960年职工会法令于1960年生效,法令的目的在于只允许大型工会存在,为防止出现工会组织扩散的局面,禁止各公司的资方分别成立工会或分裂工会,以免整体上削弱职工运动。然而,当李光耀发现按职工会法令成立的职工总会(Trades Union Congress)这一统筹领导各合法工会的最高组织仍然是林清祥的支持者,便迅速撤销该法令。
李光耀没想到,林清祥经过两年半拘留出狱后,能够很快地重振声威。实际情况是,李光耀以为他自己能够控制职工总会,取代林清祥领导的泛星各业职工联合会(泛星);根据新法令,泛星必须解散(档案编号CO1030/761,英国最高专员顾德致英殖民部大臣信,1959年9月21日)。随着行动党于1961年4月29日在芳林补选中被王永元击败,李光耀告诉英最高专员说,他在1960年早期就已经要对林清祥发动“直接攻击”,但政治部劝他只逮捕几位跟林清祥关系密切的著名职工运动者(档案编号1091/104/1961年4月29日)。李光耀试图把补选失败的一些责任推脱给政治部,同时编造故事,说补选失败是林清祥背地里支持王永元的结果。李光耀心中也许是很想要直接攻击林清祥,但考虑到林清祥在选民中的崇高声望,李光耀当时还不敢太早冒险。英国最高专员署的回应是,英国人“充分意识到其中的风险……。林清祥和方水双继续留在政府(担任政治秘书),无疑是不利于合并的前途。”(档案编号1091/104第147页,1961年4月29日)鉴于新加坡选民强烈的左倾情绪,英国人是不准备让新加坡独立的;但鉴于汹涌澎湃的反殖民主义浪潮,经费开支令英国财政部不堪负荷,在新加坡的殖民统治无法拖得太久。解决方法就是跟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根基牢固的保守联邦政府合并,可是东姑担心林清祥及其同志方水双会把他们的影响力延伸到范围扩大的政治体。因此,英国人迫切希望李光耀采取行动对付林清祥和行动党内部的左派。
林清祥也坚持不懈地努力、一而再地极力要求释放所有政治犯,李光耀曾经承诺要释放他们,因此,他对李光耀是个威胁;林清祥也极力要求废除允许不经审讯拘留的公安法令。李光耀对持续拘留问题,表面上假装争取释放,实则按兵不动,甚至连劳工及律政部长贝恩(K MByrne)也错以为是内部安全理事会(内安会)作祟,拒绝放人,而其实是新加坡政府没有向内安会建议释放政治犯。当要求释放的压力增强时,李光耀敦促内安会协助他
掩盖其立场,否决他要求放人的建议,但英国人和联邦代表都不愿意替他背黑锅。
输掉芳林补选后,1961年7月15日安顺补选又接着败选,被激怒的李光耀终于动手把行动党的左派开除出党,
这正是英国一直在极力要求的。李光耀坚持要求行动党的政务次长以及其他立法议员,誓言支持他的合并计划,却没有披露合并的具体条件;同时,把那些没有无条件承诺支持他的人,扫地出门。他还向英国人倾心吐露说,他“急切要在合并问题上而非在释放政治犯问题上,跟林清祥分道扬镳。”(档案编号1091/104,薛尔克致殖民部大臣信,1961年6月28日)接着,李光耀召开立法议会紧急会议,辩论对政府的信任动议,并将1959年8月12日提呈给内部安全理事会的一份秘密文件列入辩论议程,该密件披露行动党政府已将林清祥列为“安全考虑方面最重要的(人物)”,已经“于1955–56年间被马共培养成公开阵线的领袖”。
对上述指责,林清祥致函《海峡时报》(1961年7月31日),驳斥有关他是共产党外围人物的“天方夜谭”。他追述他跟李光耀的政治关系,一同构想并成立人民行动党,并一度担任该党的助理秘书长和中选为立法议员。林清祥指出,自1956年起,特别是1959年获释后,李光耀就千方百计孤立他,使他跟同事与其他党员同志疏离。李光耀坚持要他在1959年获释后出任挂名的政治秘书职位,使选民以为林清祥跟行动党政府同心同德。林清祥同意支持行动党,期盼政府会深入基层解决人民大众所面对的困苦。然而,他发现在政府政策的制定工作方面被排除在外,没有他的份。即便是林清祥已明确表示在芳林补选中支持行动党,李光耀还是命令林清祥不得出现在党的任何群众大会上。然而,林清祥跟他的工会同事却被指责在背后鼓动党支部散播缺乏民主的言论。尽管林清祥不断提醒党领导在公
民自由、工会和释放政治犯等方面,不要背离行动党的政策,可见他还是把党的团结放在首位。
说到合并问题,林清祥和他在行动党内的左派同志们列明“某些基本的和现实的要求”。然而,行动党“硬把全体人民和全党捆入马来西亚计划,却不让人知道其详细内容。”英国殖民部官方档案记录的李光耀跟英国人之间的交谈验证了林清祥的说法。我于1993年参阅了英国的档案,并采用其中的资料,在2009年和2013年写成文章发表。(见傅树介、陈仁贵和许赓猷联合编著的《“华惹”时代风云: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对当代新马政治的影响》,与傅树介、陈国防和孔莉莎联合编著的《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50周年纪念》)明显地,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已发出警告,合并结果,将是后患无穷,会导致流血和新马分离。然而,我们却冤枉地被指责是共产党、反对合并,事实上我们是反对按李光耀的条件实现的合并。尽管我们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应还我清白,然而,我们却继续遭监禁。
要把林清祥放在正确的历史地位,展示他被迫所处的艰难窘境,就必须突出说明李光耀一直是把林清祥置于他蓄谋的一场零和游戏中的敌对关系。在这场游戏中,李光耀被英国人和东姑阿都拉曼唆使,他们三方的共同担忧是,一个由林清祥进行政治操作的新加坡,必将不会接受殖民主义的延续和遗留体制。其情况将是,华人资本家仰赖政治上占优势的、讲英语的受英国人教育的本地精英控制经济的现象,将被坚决贯彻的社会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所取代。
过去几年来的研究结果和出版书刊所揭露的事实是,林清祥是遭诡计多端的政治毒招陷害的。当时新加坡政治和社会风气呈现生机勃勃、包容性的景象可能性在增加。出现在眼前的最具重大意义的文件之一,是林清祥于1956年10月25日在群众大会上以福建话演说的警方英文译稿。
当时,林有福展开的大逮捕行动,震撼社会。这篇译稿是历史学者谭炳鑫发现的,并在互联网站发布。林清祥被诬指号召群众“pah mata”(福建话,打警察之意),企图煽起暴动。这项诬控已成为行动党历史的一个定格。现在,我们知道林清祥是这样说的:“说到警察……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到这里参加反对林有福的群众大会。(博得大会最响亮的欢呼声)我们很高兴地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来,我们就越强大。(群众普遍欢呼)许多人不要喊“默迪卡”!他们要喊“pah mata”,这是错误的。我们要请他们跟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那么,在发生危机时,他们就会带着枪逃走。”(笑声和欢呼声)
[http://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4/05/lim-chin-siong-waswrongfully-detained/]
林清祥和他的同志们是被诡计多端的政治狠招挫败的,对方控制媒体,不经审讯的监禁,以及恫吓会对付政治犯的家人,使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
林清祥遭遇的悲剧,可作为一个警戒性故事,提醒那些有意参加自己国家的政治活动的人,务必要有心理准备。
《星空中彗星:历史上的林清祥》描绘的林清祥是这样一种人:毫无自私自利之心,全心全意献身于造福大众,献身于发扬本土马来亚民主和社会主义传统。然而,他的尽心尽力奉献却遭到残酷扼杀,可惜过早结束了。
重新塑造林清祥的正面形象,新加坡人民最终将会摆脱填喂式灌输给他们的歪曲事实的叙述,将会接受的是关于他们的历史、社会以及关于他们政府一切的真相。
新加坡人民正在赢回自己应有的政治权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