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怀念林清祥

留下评论

作者: 彭杜生(前左翼干部)

编者按: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的许可,本站转载本文章。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二十年前的2月5日,林清祥,新加坡卓越的左翼领袖、社会主义阵线的缔造者,永远地离开了人间。2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次缅怀这位代表最广大新加坡人民利益的左翼领导人,既具有历史记忆,也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林清祥的前半生,是马来亚人民争取独立、自由、民主的时期,是马来亚建国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时代。50年前那群发出震怒的年轻的林清祥等英勇的战士,肩负着全面唤醒新马人民的历史使命,他们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新的时代。

时隔20年,林清祥早已化作一股青烟直上重霄九,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昔日的战友、许多老百姓还在想念、述说林清祥?还有这么多著名人物撰写纪念文章?是人们的怀旧情感吗?一位让这么多人思念的人物,一位让众多著名人物朝诵夜吟的人物,是我们左翼运动灿烂精神篇章中的一个厚重的标题。

众所周知,林清祥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罕见的政治人物。从他踏进政坛开始,他的所作所为,始终都是以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他对祖国和人民怀有最真实、最深厚、最自然的感情。哪怕面对英殖民主义的监狱和行动党的百般迫害,都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林清祥具备了这种政治品格,自然地成为众望所归的政治领袖。他站得非常高、看得非常远、想得非常深,有纵横捭阖、敢于面对的政治谋略,同时又具有非凡的领导艺术天性,其讲话和文章无一不显现他的才华与力量,洋溢着薪火传承着的英雄气概和铁血担当,以及家国天下的赤子情怀。

林清祥身上凝聚着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这些精神滋养了我们一代人,帮助人们渡过了一个又一个政治难关。

林清祥始终有一个理想,争取新马统一,实现国家的真正独立,建设一个人人享有平等权益没有人压迫人,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主义的美好社会。他从参与政治活动开始,理想与目标就是明确的、毫不动摇的。林清祥离开我们已经20年了,他的思想和精神将永远深刻在我们心中,新加坡最广大的人民将永远记住杰出的左翼领袖林清祥!

林清祥1933年2月28日出生在新加坡,因父亲在新加坡谋生困难,三岁时随父举家迁至笨珍。日本占领马来亚时期,残暴的日军培育了林清祥的民族主义,有了政治爱国意识。在青少年时期的林清祥,艰苦的劳动生活使他学会了热爱马来亚,热爱底层人民。1950年,在他就读华侨中学时,大量阅读各种文学、政治、哲学等书籍,积极参与爱护母校维护民族教育的活动,开始倾向于和接受社会主义。英国殖民统治当局对民族教育的摧残和对华校教职员的残酷迫害,加强了林清祥反对殖民统治的决心。21岁时就成为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的秘书长。1954年成为人民行动党的创办人之一,并代表人民行动党发表竞选纲领广播,提出各族文化应该有自由发展的权利、应得到平等的待遇;坚决反对紧急法令,指出紧急法令一日不解除,人民就一日不能过自由的生活。从此,他在维护民族教育,反对殖民统治的引导下,一次又一次地出发了。

在任职各工会领导职务期间,林清祥每天都在会所里以桌凳为床,为工人阶级谋福利。在担任各种职务的艰苦岁月里林清祥的工作时间没有假日,没有八小时工作。为了改善工人的生活,常常要和资本家谈判较量,无私无畏的工作精神,使他赢得了工人的无比尊敬。

林清祥做的事,说的话,对我们的思想和生活起到了积极的、有意义的启示,让我们有意义地生活下去的勇气。他的崇尚崇高、奉献、自然、恬淡的为人处世,让我们搞清楚了自己从哪里来,找到自己到哪里去的路。

人生短促,现在,我们已经是两鬓染霜,回想林清祥领导我们的时代,格局开阔、视野宏远、情思丰沛,有正大气象的美文。1955年,年轻的他,展示了高超非凡的治国理政才干。在这一意气风发、豪情满怀的时期,确立了他事业的高度。他在立法议院里,强烈抨击紧急法令、教育法令、职工运动和中央公积金法令,强烈要求政府协助保存马来语言文化。1961年,他强烈呼吁左翼团结,指出:

“人民当前最巨大、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反殖民主义。人民的一切问题,不论是政治安定,经济发展,生活的改善,都是与反殖民主义的斗争事业分不开的。”(《六职工领袖的联合声明》)”

林清祥有一个鲜明的性格特点,在他的纲领性宏文《自由散漫的思想根源和各种表现》中,提到“自由散漫的思想根源与各种表现”,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却让我们自我修养,指导和教育我们

“在思想上,就要有一致的看法,在行动上,要采取一致步伐。”

“在斗争的过程中,必须有领导,有组织,有纪律,才能成功地完成历史任务。要保证目标的实现,要使组织发挥效能,就必须建立组织原则,和遵守纪律。”

在他领导下,左翼队伍具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坚定不移的决心,持之以恒的毅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志,在所有工作中,左翼内部上下一心,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众志成城,不怕牺牲,勇往直前,是宪制斗争以来发展到巅峰的时期。当时左翼干部所表现出来的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让人强烈地感觉到,他们确实是仁人志士中的精英,是一群在前行的道路上没有感到任何的迷茫,有崇高信仰的人群。

在2・2大逮捕过后,林清祥及其他领导人离开了领导岗位,左翼内部就陷入组织上和思想上的混乱局面,这就是没有好好学习领会林清祥教导的结果。

我们热爱林清祥,因为林清祥身上有很多的发光点。林清祥对左翼事业的功劳比山高,心智比海深,才华比天大。他让我们认识世界,叫我们要怎样改造世界。

林清祥像一个不朽的谜,这个谜的力量来自人们的感情和直觉,数十年来沉淀在一代新加坡老百姓的内心的,是大多数新加坡老百姓所共怀的那种世道人心。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溯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左翼运动,都不能不端视林清祥的身影,触摸他的精神。拂去历史的云烟,掸落斗争的尘埃,一尊伟岸的身影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走来渐行渐近。林清祥,是历史的一根铁骨。

争取新马统一,建立一个各民族平等和平繁荣统一的马来亚国,是他一生的追求。在人民行动党创党人中,是第一位真正具有纪念价值的爱国精神缔造者,第一个真正志存高远,心系国家,有忠肝义胆、满腹才情,敢于献身国家、献身民族、献身社会主义事业的爱国主义战士。他主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巩固左翼团结,认为:

“恢复国家统一是建国最终目标”,“保持我们人民内部的团结,是宪制斗争取得胜利的必要条件之一”(《当前宪制斗争的任务》),“反殖与争取新马统一是相辅相成的”(《宪制进展与民族问题》)

“玩弄种族主义政治”是“危险的事情”(《宪制进展与民族问题》)

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强行合并成立,1964年7月末新加坡发生暴乱,死伤300余人,验证了林清祥的准确判断。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被逐出马来西亚联邦,充分证实了林清祥与战友们早先所持的反对马来西亚计划下的假合并及其立场是正确的。

社会主义社会是林清祥终身追求的崇高事业。

“为彻底铲除殖民主义及最终走向社会主义社会而不懈地工作”,“只有社会主义的思想和方案,才是唯一能够解决人类生活即改变人类生活的最好方案”(《斗争成绩辉煌,左翼前途灿烂》)。

他一再强调,

“我们要配合联合邦及其他地区的进步力量,团结最大多数人民,争取最终在全马取得胜利,建立一个代表广大人民真正愿望的政府,并为实现社会主义社会的长远目标而继续努力。”(《‘全民投票’后的斗争方向》)

真理贵在发现,难在坚持。坚持真理是需要智慧的。

林清祥担任过许多工会、政党的领导工作,在组织、思想、文化、民族、敌友等领域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对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作出了新的具体论断。他为文论述分清敌友,克服小资产阶级的自由散漫思想,加强组织工作、群众工作、思想建设等思想,毫无疑问具备了成就宏大事业优秀政党的理论基础。

“群众运动的成绩有些一时是看不到的,但到了一定阶段,就会发生巨大的作用。群众运动是一项长期的政治运动,需要不断地进行思想教育,坚持不懈的斗争,才能够得到最后的胜利。”(《斗争成绩辉煌,左翼前途灿烂》)

“应该看清楚,政治运动有它一定的规律:斗争有高潮,也有低潮,一个运动结束,接着新的斗争就开始,低潮是高潮的准备工作,而高潮是低潮的进一步发展,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不断把政治运动向前推进。我们必须认清这个规律,并且按照这个规律展开实际的工作。”(《‘全民投票’后的斗争方向》)

这一理论指导,对最核心最本质的问题做出了回答,在反大马全民投票遭到挫折后是具有先进性和开拓性的。坚持真理也需要勇气,在面对“会不会有镇压行动”的氛围下,敢于剑挑

“行动党领导层也会吸取他们的反动经验,通过各方面继续来对付左派运动。”

“他们将会大力玩弄法律和进行镇压,通过种种条例来限制和对付我们。”“他们会进行经济改良和欺骗”即使是这样,也要“坚持和平宪制斗争”。(《‘全民投票’后的斗争方向》)。

坚持真理更需要百折不挠的毅力,林清祥的远大抱负和政治理念一旦确定,便坚贞不改、矢志不渝,即使在遭放逐期间,仍以劳动者的本色,自力更生,拒绝嗟来之食。

从一个万人拥戴的领袖,到一个搬运工人、工厂散工、栈房管理员、水果蔬菜店助手,这种心理落差有多少人能够忍受?而他仍像一个战士,义无反顾,拖着病体,冒着严寒的天气,过着清贫的生活。即使在流放期间,

“林清祥对各种课题始终很关注,并随时都想做进一步的了解。”林清祥的耿耿正气,心系国家情怀,感染着我们这一代和他周围的伙伴为真理而斗争的勇气。

林清祥有着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高贵节操的坚守。

“我一阵无言的哀痛,泪由眼里流到心里”(《没忘了你,振国兄!》)

这篇充满阶级弟兄情感的文字,像镜子一样照映着他那纯净的灵魂与高洁的思想境界;表达了自己表里如一、坚贞不屈的品格;表达了他爱憎分明、刚正不阿的浩然正气。

林清祥的政治生涯是一首首雄浑的诗篇。在他逝世时,他的无数各族战友、左翼领袖、友好和学者郑重地参加追悼会并亲自致悼词。

新加坡《联合早报》社论称:

“林清祥是个真正有理想,准备为理想的实现而奋斗的人,这种人不论在当时和现在,都可以说是非常少见。”

马来西亚《南洋商报》的标题是:

“林清祥浑身政治魅力,赢得敌友尊重,一个天生的领袖。”

新加坡《海峡时报》形容林清祥是:

“1950年代举足轻重的人,一个大公无私勇于献身的政治家。”

《亚洲周刊》专论:

“林清祥不枉此生,他的一生充满着豪情和战斗的气息,他把青春奉献给反帝反殖运动,绚丽多彩,成了新马政治舞台上的奇葩。”

Magdalene学院研究院,剑桥大学历史系讲师哈柏说;

“林清祥缔造了统一的职工运动,并以凌厉激扬的辞锋,打动了受华文教育者占绝大多数的选民,因此在行动党内部,就其所获得群众拥戴程度而言,林清祥凌驾于李光耀及其他领袖之上。”

马来亚大学左派学生领袖、社会主义阵线中央委员林福寿说:

“林清祥是个极端慈善、温和、富有同情心的人。他的一切行动,完全是出于对于同胞的爱。”

“林清祥没有任何个人敌人,只有对于他崇高的理想和原则的献身精神。”

“他是个从不追求个人得失、个人酬报或高薪的政治领袖。”

“尽管他的敌人百般地诋毁,林清祥始终是新马反殖民地主义运动中,最英勇、最不肯与敌人妥协的一位战士。”

新加坡《虎报》和《海峡时报》撰稿人、《阵线报》英文版主编马哈迪瓦说:

“他是一个非凡的政治人物,无私和一心一意奉献,不是为了个人的荣誉,而是为了众生的福祉。他将以一位坚定的反殖斗士,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工运领袖多明尼·布都遮里说:

“林清祥是反殖运动的领袖,他是反殖斗争的象征和方向旗帜,具有领袖魅力、品格和智慧。”“他跟每个人都合得来,可以毫不费力地跨越文化的界限。”

“林清祥是最勇敢的反殖领袖之一。他公开站出来同殖民主义做毫不妥协的斗争,又义无反顾地给他们迎头痛击。”

律师陈仁贵说:

林清祥“友善、正直,富于同情心;谦虚、戒骄戒躁、平易近人,与各族人士亲密无间,友好相处。”

马来亚劳工党代主席、马来西亚科学协会主席拉惹古玛说:

“林清祥从不追求权利,不追求高官,更不想做领袖。”

“他是一个最无私、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心只想为国家,为人民献身的人物!”

《马来前锋报》编辑、新加坡人民党主席赛·扎哈里说:

“林清祥是一个爱人民的人,根本就没有种族主义思想。”

《新海峡时报》编辑顾问沙末·伊斯迈说:

“林先生从来不谋私利,从不为自己个人争名争利,争夺权位;他俯首甘为孺子牛,为的是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让人民享有自由、自尊和正常的生活。”

新加坡左翼工团领导陈德华说:

“林清祥为人仁厚,对战友关怀备至。”

就是这样一个人格完美、具有领袖魅力和高超领导能力、能够改写历史的杰出领袖,在从事工人运动和反殖运动的过程中,他遭遇到了一个强劲的来自有百年镇压殖民地人民经验的英国殖民主义者和混进左翼运动队伍的政治对手。

殖民主义者和行动党反动派残酷迫害林清祥,多次把他送进了监狱,也彻底摧毁了林清祥的健康,使林清祥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历史的篇章总是飞扬着流畅与滞涩的墨迹,正邪不分、忠奸难辨的故事时常发生,让人嗟叹,但历史的车轮总能曲曲折折歪歪扭扭地往前走,新马终于得到了独立。这个独立,非始于行动党反动派,而是源于抗日反英斗争,成于左翼力量。林清祥的政治见识使他看到了反殖的性质,知道反殖运动的成败决定着国家的是否真正统一,而不仅仅是左翼运动的得失,因此他的忧虑远比一般人要深沉、痛彻得多。至今,新马并没有取得统一,林清祥的预见得到了证明。

林清祥不是一个孤立的神话,它是一种精神的代表,他的人格精神是不朽的,他从事的事业是不朽的,林清祥的献身行为将蕃衍为永恒的精神。如果说对人民的赤子之爱,是林清祥在新加坡劳动人民中获得了精神领袖的话,这种以个人牺牲实践理想的彻底行为,使他接近于完人。

林清祥的影子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按照一般的说法,时代精神是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和发展的,体现民族特质、顺应时代潮流的思想观念、行为方式、价值取向、精神风貌和社会风尚的总和,是一种超脱个人的集体意识。在殖民地时代,反对殖民统治是时代精神集中表现于社会的意识形态中,林清祥在思想上,在组织上一心一意地反对殖民统治,代表时代发展潮流,对社会的发展产生积极影响,他的思想是时代精神的体现,蕴涵着许多关于人、人的道德、人的精神信仰的内涵。

他曾经说过:

“我经常提醒自己要在吸最后一口气时可以这么对自己说:‘这里躺下的是个普通的灵魂,在他有生的过程中,他已极尽所能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人类最美丽的理想——为实现一个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没有贫穷、疾病,人人可以自由发挥其潜能的和平与民主的社会而奋斗!’”

“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不让个人安危阻挠两国人民之统一,我们已说过,我们准备面对人民说服他们这是正确的选择。”(林清如《我的黑白青春·林清祥答问遗稿》)

在林清祥身上所表达出来的,是骨子里的朴实、谦和、善良的本质,是一种自我牺牲、自我奉献的精神。他的思想一直在点亮左翼运动历史天空,这就是林清祥个人的魅力和威力,令当时的殖民主义者和行动党寡头惊诧、害怕、难以对付!

林清祥,是一个新马反殖运动的英雄,是光辉历史的记忆,是一个民族民主运动坚挺不屈的脊梁,是国家取得独立的重要坐标,也是历史进步的力量源泉。只有崇尚英雄、敬重英雄,才能正确认识历史,在正确的道路上不断前进。忽视、冷落和践踏英雄,一个国家就会失去历史、失去现在乃至失去未来。林清祥是新马反殖民主义,争取国家独立历史上一块永远耸立的丰碑!

有哲人说,有一种精神,穿越历史的云烟,日久弥新;有一种怀念,历经时代的风雨,更臻醇厚。

回顾是为了走向未来,纪念是为了再创辉煌。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林清祥是一个不能忘却的英雄。

今年是林清祥逝世20周年,谨写此文纪念这位__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