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活在人民心中的林清祥

编者按: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许可,本站转载了以下这篇文章。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活在人民心中的林清祥

作者:杨小黑

林清祥于一九九六年二月五日不幸逝世,距今已是20周年了。我们依然更加缅怀他;从时局的发展变化和工运式微的历程中,更难于忘怀他!他为工农及劳苦大众的利益,争取民族独立解放而奋战,毫无私欲地、无怨无悔地付出了他的一生!

林清祥是一名真正的职工运动者,是工人阶级利益的捍卫者,是工人先鋒战士,也是一位人民利益的捍卫者;是五十年代以后最受拥护和爱戴的群众领袖,是家喻户曉的具有高尚品格和視野开阔的政治家。这是无庸置疑的,谁也无法否定!

1950年当他在华中唸书时,由于反对英殖民当局的不合理教育政策,强制要实行初中三年级会考而罢课抗议被开除出华中而失学了!这期间曾当过几间小学教员,后投身职工运动,到巴士工联会,樟宜及巴耶利峇分会当受薪秘书。随后也担任了马来亚纺织工联会秘书。

1954年,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成立后,他和楊高錦、林振国、陈国伟及一批工会骨干齐心合力组织、领导、推动与发展了工会会务,全心全力争取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及生活待遇,促成了一个龎大的坚强的拥有数万名会员的工会组织;同时关注星洲宪制斗争的局势,开展了群众运动及表达了人民群众的诉求,形成反殖民主义统治斗争的中坚力量和开启了民族反殖统一战线。由于斗争与发展的迅速,各业在林清祥的领导下,团结各工团,使各工团在处理劳资纠纷及罢工斗争中相互支援,发揮了团结斗争的力量。

关于劳资纠纷问题,他也分别对待外国资本家和民族资本家,在有理有节的原则指导下,解决了劳资纠纷问题;在经济斗争方面,没有故意制造工业不安,动辄罢工,而是经由谈判解决,除了顽固资本家无法经过谈判解决,不得已才采取工业行动;那些敌对者造谣他制造工业不安、煽动罢工、制造动乱,从而制造藉口对付他!

另一方面,他团结受英语教育者的工会,吸收各民族工人入会,培育各民族工人的负责人成为工会骨干,使各民族工人团结一致,各业无形中成为工运的领导中心,也形成了工运统一战线,工人的战斗堡垒!这是当时公开合法环境下林清祥的特出贡献!

1955年林德宪制选举时,林清祥在武吉知马区中获选为行动党的立法议員,还是星英宪制第一次谈判的代表团团员之一。他赞同马绍尔要求完全内部自治,同时主张实行多种语言政策,说明他是完全站在人民一边的,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

1955年“五一二”福利巴士工友罢工事件爆发时,他是重要的斡旋人員,他顾全大局,捍卫工人权益,设法平息纠纷,促进工潮解决;其时英殖民当局及马绍尔曾指责工潮发展起来的严重局面,是少数共产党人所煽动的。

林清祥据理批驳首席部长马绍尔不清楚了解工人的悲惨处境,并不公正地处理工友的合理要求却屈服于英殖民者,重复英殖民者的谰言,藉口迫害工人。林清祥理直气壮地捍卫了工人利益,后来终于取得了胜利。

林清祥向来所依据的是和平合法的宪制斗争途径,而英殖民当局並不遵循所制定的宪制方式,让人民以民主方式争取自治独立,要求结束殖民主义统治的愿望,反而被认为是損害英殖民当局的既得利益,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非拔除掉不可!因此,林清祥及“各业工联”就被鎖定为必须消灭掉的对象。

1956年9月18日事件发生后,林清祥于10月27日被逮捕,这是他第二次被逮捕。随后在监牢内力争,写信驳斥社团注册官孙崇瑜的无理,要吊销“各业”的注册证,注册官不听解釋。“各业工联”终被吊销注册。

李光耀到牢里会见他,谈各业面对被封问题,也非常担心由于他被捕,外头不知道跟谁接头问题,还隐隐约约写了个“林村”的名字,问林清祥是否认识他。这是“特种精英”阴险的一着!

迨至1959年5月大选后林清祥才获釋。

林清祥第二次被逮捕时,他和李光耀同是行动党的立法议员。

由于林清祥等八人被逮捕时是与行动党有关的工会负责人,“特种精英”为了争取星洲人民在1959年大选时支持行动党,曾公开申言在选举勝利时,必须先行釋放与行动党有关的八名被捕人士后才願意上台执政。在这之前,“特种精英”已经表明了与“親共份子”划清界限,申言是“非共民主社会主义者”,更由于1957年8月行动党内发生了意見分歧,中委会选举时,“特种精英”的人马有些人落选了,他们公开申言不担任重要职位,迫使新中选者不得不亮相担任重要职位。

1957年8月22日英殖民当局及林有福政权见有机可乘便展开扫蕩行动,逮捕了新中委及各支部的负责人,为行动党清党。与此同时,据传有人頻密地進出监牢内,游说被捕的八名工会负责人,当行动党执政时,只能听命于执政党,不能有贻误,亦不能越雷池半步,進行分化拉攏,各个击破,意图改变他们的政治观。结果只有林清祥不买账、不妥协、不丧失良知!釋放后被安个有名无实的財政部政治秘书的职位;监视林清祥的向背,随时还可唸咒收拾。

1959年林清祥出狱后,先后出席泛星、建筑、造船业、砖业、木器、火电锯等工会的欢迎会并发表了精彩的演说,说明了他依然关注职工运动;并担任了泛星工联的顧问。由于行动党当权派抛出了不利于工人运动的团结与统一和反殖斗争的举措,暴露了当权者乖离了反殖路线及工人运动方向的真面目,撤销新成立的各行业“联总”的注册证;同时利用工贼蒂凡那全面控制工人运动,使之成为行动党的附庸,听命于它的主子。1961年林清祥毅然决然地及时发表了战斗宣言,他争取被蒙蔽的工运人士和政治工作者,筹组社会主义阵线並担任秘书長,团结了各工会及民主人士参加工作,好多行动党的议员也倒向社阵,差点使行动党政权倒台!掀起反大马及“假合併”的群众运动,争取真正的星馬复归统一,形成了五邦广泛的群众运动。所有这一切几乎要埋葬了行动党政权。

由于这样,1963年2月2日英拉李采取了大规模的逮捕行动,企图一举消灭左翼运动、工人运动,挽救垂死的行动党政权,挥起了名曰“冷藏行动”的杀手锏,林清祥等人又被捕下狱。这次不仅是英殖民当局,还合伙加上拉李要把林清祥从政治舞台上消灭掉,尤其是“特种精英”做得更绝!由于这样,政治部特务人员就可用各种手段对付林清祥,使他的身心受到惨无人道的摧毁,精神受到严重的创伤,出现行为怪异,成了人生悲剧的牺牲者。

一个身心健康,精神正常的人,怎会在牢内无端端地出现不可理喻的异样生活行为,乱发脾气,屡次出现反复不同的各种反常行为,有人难于置信这是一个领袖人物的所为!据说当时同牢的个别难友看不惯,而以言语反讽,但也有人多方照顧与规劝方没导致悲剧性事件的发生。

林清祥和一百多位战友是在公共安全法令下被逮捕和不经审讯无限期扣留,除非和政治部合作,同意公开上电视台表白和发表声明,才能获释。这是“特种精英”们对付政治拘留者惯用的伎俩,软硬兼施迫你成为“里外不是人”,使之不能在政治、工运活动上发挥作用而自生自灭,这是何等残忍的灭绝人性!

大家都可以看到,“特种精英”们终于达到要在政治上毁掉林清祥的一生,使他不得不放弃政治活动并押送离开星洲而流亡到英伦。这也引起有人以言行的非议与冷漠对待,斥責、远离他。这只能令仇者快,親者痛而已!无疑正中了“特种精英”的下怀,也达到了要他“里外不是人”的目的。不过,已有人对清祥在1963年前领导工人运动,反殖斗争给予肯定的赞赏,说他是人民战斗力量和精神的象征。

据知陈仁贵老友是于1963年10月8日被捕后被关进RB牢房时遇到清祥;1965年他开始关注清祥欠佳的精神状态,清祥经常看医生并服食抗高血压的药物;睡眠不足,有时发脾气……;他每天记录清祥的生活状况,包括幻觉,奇异行为。他感到担忧,遂设法写信通知林福寿医生,以便共同关注。

后从T.T. 拉惹律师口中得知林福寿有接到信。

当时“海峡时报”有则新闻报导在福寿医生带领下,有一批被拘者群起攻打清祥,把他严重打伤;林医生和清祥在监狱内关在不同地方,有几道高墙隔开,根本不可能发生殴斗,显然是某方散播的谣言!林医生以诽谤罪起诉该时报,最终打赢官司!

陈仁贵老友亲身在清祥身边观察、了解到他受到损害的精神状况。由于仁贵早些时候已流放英伦,获悉清祥被政治部王某人押送到英倫时,仁贵老友等人已先到机场了,他们就想方设法照料他,使他摆脱政治部官员的纠缠,孤立无援,再受精神折磨。在他们力争下最后清祥才得以和他们同住,并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在他们的努力帮助下,清祥的精神状态才慢慢回复正常!

林清祥被放逐到英倫,经历了一段极艰苦困难的工作生活煎熬后,又回到星洲和老友们相聚在一起,依然态度和蔼,热情关怀,例如陈德华患病住医院时,他几乎天天去探望,使大家都感到心情舒畅,倍感还是老友一个!而过去曾提议创立“各业工联”尔后被捕驱逐出境的苏文生老友,从中国来星探亲时也探望林清祥,相互叙旧。他们曾提到书写“各业”的创会史,只可惜林清祥过早逝世,无法看到书写“各业工会”的历史篇章而感遗憾!

而星洲的老友们每年初三的集餐会,还是清祥提议举办的,可见他依然关怀老友们,心也是和老友们相通的!

有人对林清祥有这样的评价:

“人民要拥戴维护人民利益的英雄;英殖民者及其傀儡却要毁灭掉英雄。”我们又怎能轻易忘怀呢!虽然他后期出现这种令人遗憾的行为,那是谁造成的?尔后他所表现的诚挚的老友情,还有什么不能释怀谅解呢?清祥呀!你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历史事实已展现,擎天柱已定,让我以一位诗人发表过的一首诗来纪念这位英雄:

锋芒初露在书斋,改地换天上讲台;

工农烽烟先士卒,民主独立将相才;

英雄横遭牢笼祸,豪杰厄运气长埋;

送君先去不需泪,功业英名自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