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斗争成绩辉煌•左翼前途灿烂

留下评论

经《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编辑部许可,本站转载如下文章。

清水长流 祥光永晖方封面

斗争成绩辉煌•左翼前途灿烂

一九六二年七月八日,林清祥在社阵中委及支部

联席会议上的演讲

局势的发展非常迅速、剧烈,全民投票已被强硬通过,行动党政府已死硬一意孤行,不允许人民有和平、自由及民主的一次全民投票,不允许人民有言论、集会及表达意见的自由。因此,有一些人表现得悲观、消沉,以为假合并必定到来.并且一再询问:如果来了,那怎么办?

另一方面.根据东姑透露,柯波调查团报告书的内容,基本上说明报告书是支持马来西亚计划,英马最高当局只是在北婆土著主权上有一些不同的见解,东姑也已经组织一个最高研究小组,并且打算到英国做最后的谈判和安排。

表面上看来,假合并和大马计划是必定会来了。因此,大家非常关心,我们有没有办法反掉大马和假合并?会不会白花气力?如果反不了,被强硬执行了。那我们会不会完蛋?我们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继续反、继续斗争?

这许多问题,是当前大家都感到疑虑和关心的问题。因此,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下列三项问題:

三项问题

1) 过去我们一年的斗争取得了什么成绩?这些成绩有什么政治意义?

2) 目前局势的总趋向是怎样?未来会有什么发展?

3) 如果大马和假合并被强硬通过了,我们该怎么办?

那个时候的斗争中心及内容是什么?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过去一年的斗争取得了什么成绩?我认为,总的来说,自从党于去年九月十七日成立以来,党内各级干部在思想上和行动上都达到了一致,党在组织、思想及政治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就组织上来说,同志们突破了思想上的威胁,克服了各方面的困难。从没有党到有党,从没有支部到有支部。从没有党員到我们的党员能在群众中生根,并且通过集会、党报和访问活动,坚决的揭穿了行动党搞假合并的阴谋,使党的队伍越来扩大、发展,这是一项非常突出的成绩。

思想斗争

就思想上说,同志们都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忍受失业的威胁,不怕人身的危险,在思想上不畏惧白色恐怖,坚持团结在一起工作和斗争,这是另一项辉煌的胜利,也是应该特别给予大家表杨的。

这场思想上反对白色恐怖的斗争,是经过非常曲折和辛苦而取得的。从去年五月二十一日至七月二十一日,反假合并及大马还只是行动党党内内的一项争执,当时,许多同志都勇敢地站起来批评行动党领导层的独裁和右倾,要求党内民主和坚持反殖,最后更坚决脱离行动党,建立社会主义阵线,这是一场非常尖锐的思想斗争。就是我自己本身也经过几天几夜的深思熟虑及思想斗争,最后才和你们一样,断然做出正确的决定。

污蔑攻势

和行动党分手后,我们面对着五邦反动势力及右派的一系列思想攻击,但同志们都一一的给予击破。首先,他们搞出马来西亚团结咨询委员会,吹嘘马来西亚将给人民带来“繁荣”的美丽辞藻来欺骗人民,结果这项工作被我们坚决揭穿,他们没有取得任何成绩。接着,他们在五邦范图内进行一项全面污蔑攻势,企图通过叫喊共产党来孤立和打击我们,但是同志们都无动于衷,人民群众都不理睬,在思想上完全粉碎了他们的污蔑攻势,李光耀的电台十二讲,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预期的效果,反而向人民进一步暴露了他们的面目。

搞假民主

继续污蔑运动失败后,五邦的反动势力和殖民主义者,就只好摆出假民主的姿态来推行大马和假合并。英国及马来亚政府搞了一个北婆罗洲民意调查团,装模作样说要调查北婆及砂拉越人民对大马计划的意见;李先耀政府也答应来一次全民投票,让人民对假合并作最后的决定。

但这一招并不能缓和四邦人民反大馬和假合并的情绪。相反的,当柯波调查团抵达北婆区域时,我们看到三邦人民掀起一个反大马和要求自决的高潮运动,因此,他们的假民主又失败了。

恐吓欺骗

再下来,他们只好采取恐吓和欺骗并用的手段,这表现在东姑到本邦中华总商会的两次演讲里面。第一次他恐吓没有合并就要封闭长堤,然后又搬出“自由民主”来安慰左派,企图欺骗人民上当,但结果他们又惨败了。

如今,柯波调查团的报告书要一再延期公布,行动党需要搞出一个法西斯式的全民投票法案,正雄辩地说明他们的图谋诡计都全面破产,他们要面对着一个最暗淡的局面。

政治意义

就在反动势力和殖民主义者推动大马和假合并的过程中,我们的建党工作有了更大的发展,我们的组织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同志们在群众大会、座谈会、党报及访问运动等各方面具体工作的成绩,在群众中开始产生效能。

我们主张的平等、民主的合并立场,各反对党一致赞同及统一的支持。最近五政党在保卫人民权利的大前提下组成的联合行动理事会,就是说明这一事实。

就政治上说,我们的工作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我们在群众中影响加深,范图扩大,群众越来越多,行动党彻底孤立,辩不过我们,只好在法律上对付人民,甚至可能采取更野蛮更毒辣的手段,但我们在群众运动中所取得政治成绩,却是他们无法摧毁的。

也许有人会说,

“你们反对,但那些当权者不理睬,他们今天可以强硬通过全民投票法案,明天也同样可以强硬实行假合并,那么你们的精力不是白花,还有什么成绩?”

各位同志,群众运动的成绩有些一时是看不到的,但到了一定阶段,就会发生巨大的作用。群众运动是一项长期的政治运动,需要不断地进行思想教育,坚持不懈地斗争,才能够得到最后的胜利。

今天也许有人看不到反假合并运动的成绩,但是在政治意义上,却是有不可磨灭的作用。在我们过去的斗争历史上,有许多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斗争成绩

二十年前,日本法西斯统治了马来亚,许多我们的亲朋戚友,有的失踪了,有的被杀了,有的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残酷刑罚。那时,人民在高压及残酷迫害下继续生存、斗争和反抗。日本帝国主义者一时能压制人民,但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结果能支撑多久呢?最多也不过三年八个月。在这三年八个月,如果没有人民的牺牲、反抗和斗争,就不会有战后强大的民族主义反殖运动。

一九四八年,人民反对英殖民统治的紧急法令,许多人被捕、被驱逐、被杀害,在表面上是失败了。一九五二年,华校生反对迫害运动,表面上又是失败了;

一九五四年,学生要求免役运动,一九五五年,工人反迫害运动,反对公安法令运动,在表面上也是失败了;

一九五六年,人民反剥夺人权,反政治迫害的斗争,结果还是被镇压下去,表面上又失败了。

每一阶段好多人都感到彷徨,都问“如果他们硬来,我们怎么办?”但如果他们硬来了,群众运动并没有完蛋,并没有停滞。相反的,每一项斗争都起着重大的政治教育,都在群众中加强和扩大了思想认识,群众运动继续向前跃进、扩展和壮大。

事实上,许多斗争,在表面上是失败的,但在组织上却发生着重大的作用。这些斗争不是白费,都不是没有意义。

如果没有前人种树,后人就没得乘凉,同样的如果没有三年八个月的抗日战争,就不会有战后强大的反殖运动,如果没有一九四八年的反对紧急法令,就不会有独立的运动,如果没有华校生的保卫民族教畜斗争,就没有“平等对待四大教育源流”的措施;如果没有一九五三年、五四年的反殖反白色恐怖运动,就没有林德宪制实施;如果没有一九五五、五六年的反公安法令、反人权迫害斗争,一九五九年人民就不会这么清楚地判定要怎样投票,人民行动党就不可能上台。

每一项斗争,都有一定的政治意义,每一项运动,都有深长的影响。今天反假合并、反大马的斗争也是同样的规律发展。这是同志们应看到的斗争成绩。

关于第二个问题,大马计划和假合并会不会到来,局势会怎样发展?

我要肯定指出:

如允许北婆及新加坡人民有公平、民主和合理的表达机会,我相信大马计划及假合并一定彻底失败。举行大选也好、民意测验也好,只要人民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那么一定有超过九十巴仙的人民投票反对。

殖民主义者及反动势力并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他们知道得很清楚,他们也知道人民群众有足够力量反掉不平等不民主的宪制安排;因此,他们就制造各种困难来挫折这股群众运动:在新加坡,行动党通过剥夺人民自由、民主权利的法律,阻止人民开会反对全民投票法案;在砂拉越,殖民地政府动手抓人来镇压反大马运动;在汶莱,他们巳提出一项公安法令来应付局势。他们知道,我们要通过和平和宪制的斗争手段来反掉大马和假合并;因此,他们就在法律上制造困难,阻止我们采取和平合法的斗争,阻止我们有自由、民主和合法表达意见的机会。

尽管自由民主权力被剥夺了,但我们并没有放弃斗争,汶莱人民,也没有放弃反大马,砂拉越人民和北婆人民也照样继续坚持他们的斗争目标。我们依然有条件和其他的人民联合起来,寻求最好的斗争形式反对假合并和大马。

好的发展

今天,反对假合并和大马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我们将满怀信心地继续进行斗争。通过议会内联合其他反对党,通过联合行动理事会,通过与工会及民间团体联系,通过加强党内团结及教育,动员群众,采取最有效的办法,给反动势力和殖民主义者最有力的痛击,把假合并彻底粉碎,继续争取更大自由民主的进展,这是向好的一方面发展。

强硬执行

另一方面,反动势力当然可以动用行政机构、警察、特务和军队,甚至利用殖民统治者的军事力量强硬推行大马计划和假合并,但他们却也须付出最大的代价。

强硬执行大马计划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在思想上可以准备各种最坏的发展,但却不是要悲观消沉,取消政治的斗争。相反的,政治斗争一定要坚持,绝不动摇,以在新的基础上继续反殖、反剥削、反压迫和反不民主。

群众运动一时会受挫折,但是群众运动的巨流不会衰退,只要时间一到,潜在的群众力量就会汹涌澎湃地表现出来,那个时候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挡它前进。

右翼削弱

表面上看来,今天我邦的政治局势很混乱,标榜左派的政党四分五裂,但实质上群众政治运动有其一定的规律,按一定的主流向前跑。这点大家应该心里有数。真正闹分裂的是右派反动势力,比如行动党依赖人民联盟支撑政权,但是双方同床异梦,内部矛盾更加严重。

因此,如果大马及假合并強硬实行,群众运动及反殖力量是加强,而不是削弱,右翼反动力量相对地削弱,而不是加强。

如果联盟政府强硬推行大马计划,那么,他们就得罪了新、马、汶、砂四邦千千万万的人民,他们就要面对四邦人民团结一致的反对力量。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

你联邦右派可以用强硬手段接管新加坡,但你永远买不到新加坡人民的心;因此,心理上,统治者和人民始终处在矛盾状态,处在对抗状态,只要人民有机会,那么,就可以在一夕之间把它们打倒。

同时,联合邦政治局势也不是永久不变的。事实上,局势是不断在变,是一定要变的。左派运动正在加强及茁长;联盟的五年计划改良政策,如果不能解决农民的贫困,那么,人民的不满,将立刻把它们的政权埋葬;因此,即使是大马计划实现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可悲观的地方,我们还是要在五邦的新基础上展开斗争,反动势力还是一定要完蛋,我们还是一定要胜利。

应该指出,

反假合并和反大馬只是反殖斗争的一个历史阶段,这个阶段结束后,我们将继续展开另一阶段的斗争,为彻底铲除殖民主义及最终走向杜會主义社会而不懈地工作。

总结地说:目前的反假合并斗争还没有结束,它的发展有两个可能性:

一个是向好的,按照愿望发展,把假合并和大马反掉,争取一九六三年的宪制进展。目前的任务就是要争取局势向这方面发展;

另一个可能性是较不好的,就是违反人民意志,假合并和大马被强硬执行,那么,左派运动可能暂时受到挫折,但我们还是一定要在五邦的基础上展开斗争,完成最终的目标。

大家或许很关心,如果大马计划及假合并被强硬实行后,那么,我们的斗争中心内容应该是什么?斗争的前途是怎样?

我认为,

如果反假合并斗争结束后,整个反殖斗争并没有结束。新的斗争中心应该是继续铲除殖民主义,使殖民主义的残余势力彻底消除。

具体地说,新的斗争中心,表现在对外方面是反对美国建立军事基地,要求外军早日撤退;反对外国经济支配,要求经济自主独立。

在国内方面,表现在政治上是要求实行中立和平的外交政策;继续要求平等的公民权;反对政治迫害,反对一切阻止人民民主自由的法令;要求集会、结社、言论及出版的自由。表现在经济上是要求发展工农业,提高工农阶层生活水平;反对外資垄断,要求发展民族資本;表现在文化教育上是反对歧视民族教育,反对歧视民族文化,争取国家真正平等对待各民族文化的发展。

同志们,不管在国外或国内,当前政治局势发展的趋向,是向好的、进步的、向着社会主义的方向发展。这是时代的特点,也是时代洪流的总趋向,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个发展,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它的前进!

在国际上,社会主义的思想在全球性传播和发展,并被全世界大部份的人民所接受;今日,大家都充份理解和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只有社会主义的思想和方案,才是唯一能够解决人类生活及改变人类生活的最好方案,甚至一些右派份子,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这也就是为什么行动党到死还不愿意放掉“社会主义”招牌的原因。

最近,缅甸、阿联共和国及其他亚非国家,都相续提出倾向社会主义理论的政治纲领,他们在执行方面做得怎样,还有待时间来证明,但这至少已说明,这些国家已在政策上接受只有社会主义的方案,才是解决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的最好办法。

我们充份相信,在国际,东南亚及国内局势飞跃朝向社会主义发展的总趋向中,不管统治者怎样横蛮乱来,但反动势力及殖民主义者一定要彻底完蛋,群众运动一定要胜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