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上了多有意义的一课

留下评论

方山聚会上的讲话在霹雳老友联谊会悼念独立斗士赛扎哈里

方山

2016-05-15. 转载自《21老友》网站:http://blog.of21.com/?p=5521

13012600_998346776922716_3484738542918895984_n

【怡保29日讯】 我国争取独立的英勇斗士、马来报章著名编辑赛•扎哈里(Said Zahari)先生,于今年4月12日逝世,享年88岁。1928年,赛•扎哈里出生于新加坡。1951年加入《马来前锋报》(Utusan Melayu)(《马来西亚前锋报》的前身)服务,1959年至1961年担任该报总编辑。该报创刊时总部设在新加坡,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独立后,搬 迁至吉隆坡。

 1961年,赛.扎哈里因不满巫统高层发号施令,干预新闻自由,毅然出而领导同道,从7月至10月,进行了约4个月的罢工行动,捍卫新闻独立自由权利。

他在前往新加坡办公后,遭时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禁足马来亚内地,被流放到新加坡。此时,罢工因员工之间出现分裂,最终被瓦解。

为面对1959年5月新加坡自治邦首次选举,他获选为新加坡人民党主席,但该党在参选中因左翼运动政策失误而全败。

1963年新加坡当局出手发动 “2•2冷藏行动”,他连同林清祥等超过100名正义人士被逮捕。他在內安法令下被拘留长达17年,导致儿子罗士曼(Roesman)、诺曼 (Norman )和女儿丽丝玛瓦蒂(Rismawati)、诺琳达(Noorlinda,赛入狱约半年后出世),在没爸爸的陪伴下成长。1979年获释时,他已51岁。

 霹雳老友联谊会对这一位争取独立的爱国志士,至为尊敬。对他的逝世,尤为悲痛。为悼念这位老战士的离去,特邀约了吉隆坡21世纪出版社负责人方山于5月15日在怡保该会会所主办了一次论坛,对赛作了一个深入的论述。

 方山首先介绍了赛精彩的前半生。也介绍了赛的妻子。方山说:赛•扎哈里的妻子萨拉玛(Salamah)坚韧刚毅,不只独自将孩子们带大,也让赛•扎 哈里得以意志坚定,度过监狱的磨难。赛•扎哈里是在马新被关押最久的政治拘留者之一,也被新旧世代视为一颗为自由和正义发声的良心。

1989年,赛•扎哈里随家人从新加坡迁至吉隆坡,继续他的生活和斗争。

方山说:作为知名报人,赛•扎哈里的著作很能说明问题,获得各界很高评价。他曾出版一部诗集,即《狱中诗稿》(Puisi dari penjara,1973),以及3本回忆录 ——

  1. 《人间正道:赛•扎哈里政治回忆录》(Meniti Lautan Gelora: Sebuah Memoir Politik,2001);

  2. 《万千梦魘:赛•扎哈里回忆录II》 (Dalam Ribuan Mimpi Gelisah: Memoir,2006);

  3. Suara Bicara — Fragmen Memoir Said Zahari (2015)(暂译为《言为心声 ——赛•扎哈里回忆片片录》)。

方山介绍:赛将他本身的生活、斗争故事、对国土的感情、反殖信念及对人类的解放等理念,记录在三本回忆录。他举数例与听众分享 ——

“在回忆录中,可以知道赛一生都在贯彻和奉行着各民族都是—家人的民族平等思想。对各族人民,特别是下层老百姓之间的相互帮助、和睦共处,他花了颇 多篇幅加以描述。他这样的写道:“彼此之间的肤色、语言、文化与宗教都不同,然而,由于相同的生活命运.像一条绳子一样,把他们系在一起,彼此间建立起亲 密与真挚的友情。

“赛是个进步民族主义者,他有很高的觉悟。就我所接触的某些马来精英中,他们对民族平等的信念是很有问题的,特别在语文教育问题上,他们在处于马来 被压迫时期,高喊“语言是民族的灵魂”(bahasa jiwa bangsa)、“马来人绝不在世上消失”(tak terhilang bangsa Melayu di dunia)等等,对来自华印族进步人士的支持无限感激;可是,独立之后,马来官僚垄断集团大搞马来沙文主义和民族同化政策,这时期,这些马来精英大多反 过来向民族同化政策靠拢,说什么独立后应建立统一的“国族”,马来语是“国语”,华印族只是族群(sugu bangsa)不应再提倡华印民族语文,这会影响国民团结等等。赛没有同流合污,保持了马来进步民族主义者的本色,每当我们有幸参与赛•扎哈里的开斋节门 户开放活动时,他的客人一定是来自各个族群的。他也热情招呼所有宾客,我们常常听到他和华裔朋友们以华语沟通。

当然,赛也不是白璧无瑕,他也有一定的局限 性,例如,当南大同学希望他对李光耀关闭南大的问题作出谴责,他都不愿直接表态;在他晚年对第二本回忆录请人做推介时,却兜兜转转找来主张“单一语文政 策”的原新闻部长拿督斯理再努丁(Dato’Sri Zainuddin Maidain),令老友感到很不是味道。无论如何,瑕不掩瑜,赛还是我们深为尊敬的友族战友。”

第二个例子,这位对新加坡人民的斗争有深切了解的方山说:

“对统一战线,赛甚至在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面前,开诚布公地批评1950年代马共在新加坡的 ‘全权代表’所犯的错误。赛在回忆录论证了一个事实,即是 ——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马共所大力支持与推行的统一战线下的‘受益人’;人民行动党能够上台执政,李光耀能够坐上新加坡总理的宝座,这项功绩,是马来 亚共产党统一战线的明显错误!他指出,抗日战争时,中共是与要抗日的蒋介石搞统战,而不是与已投降日本的汪精卫搞统战。可是,当时,新加坡的‘全权代表’ 却同投靠殖民主义的李光耀搞统战,扶持人民行动党,搞垮工人党以至战友组织人民党。

 “塞的指控完全正确,义正词严!这是血的历史教训!”

但方山也补充说:

“从大局着眼,控诉统一战线的错误,那是抓住主要矛盾;但作为有关者的人民党,也有自己的问题,也需吸收一些经验教训。要知道,失 去统一战线的支持,会输甚至大输,这是大势所趋,情有可原。但为什么它的3个参选人中的马来候选人会输得那么惨,这同他们斗争意志不强、作风散漫难道无关 吗?难道不也需要做些检讨吗?”

关于统一战线,方山总结说:

“无论如何,赛在统一战线大局上的发声,警醒了身历其境的不少战友!”

第三点,谈到一些鲜为人知的秘闻,方山说:

“在回忆录中,赛也记录了好多鲜为人知的秘闻,如1955年《华玲会谈》失败后,他对东姑作了一段特别采 访。他被允许提一个问题。他问道:“你(指东姑)对会谈失败是否感到失望?”东姑很快地回答:“不,我不失望。我从来就不要它成功。”请看,这就一语道破 东姑的那一副心肠,他东姑追求的不是真正要和马共达成共同争取独立的和谈协议,而是要利用马共浴血争取独立的行动和决心,但英国又镇压不下以至必须玩弄自 治独立把戏的时机,捞取政治资本。”

谈到第四个例子,方山指出:

“ 对历史事件,赛往往能够果敢地作出极为中肯的论断,例如他说:“林清祥是李光耀和英殖民主义者残暴政治的最大受害人。”虽然在谈起时他轻描淡写的说只是照 事实写下来,然而那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这又再次证明了,他是一个不畏强权、热爱自由、民主和敢于谴责暴政的战士,他是多么憎恨对政见不同者进行残酷迫 害的行为呀!”

方山也指出,

赛对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资政的评论,更是一针见血:“《合艾和约》的签署,李光耀如果不是破口大骂的话,也肯定很懊恼,原因是:在以 前,他可以乱套红帽子来囚禁政敌,如今,他得另找一个魔鬼来玩同样的把戏了。”对此,赛又说:“我们的反殖斗争,被反共、独裁的李光耀政权强行跟马共和武 装斗争挂勾,而剥夺了我们作为人民的基本权利,把我们丢进李光耀的政治‘冷藏库’关了很多年,毫无人性!”

方山引用了赛的提问:

“历史上有哪一个独裁政权能洗清自己手上沾染的血腥与污秽呢?”

这位在火红的年代里在祖国的大地上奔驰和战斗过的主讲人方山,在悼念赛的聚会上,深刻指出:

“有需指出,新加坡的独立建国历史,只能是一部反殖民主 义运动历史。在探索反殖民主义运动的建国历史过程中,李光耀是不是英国代理人的历史疑问,是一道绕不开的议题。今天,能够被肯定为争取独立建国的英雄人 物,并非李光耀,而是被李光耀长期囚禁的大批以林清祥为旗帜,包括傅树楷、赛前辈等真正的爱国人士。”

在讲座会开始时,出席者起立为向我国争取独立的英勇斗士赛•扎哈里战友致敬,愿他在祖国的土地上安息。

从座谈会出来,虽然生在同一个年代,却对那个年代的人和事的认识,有着太多的空白,今天,又上了多有意义的一课。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