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年6月24日发表声明: 关于新加坡接受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 (UPR)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Adoption of Sinagpore’s UPR

网址:https://www.hrw.org/news/2016/06/24/un-human-rights-council-adoption-sinagpores-upr

2016年6月26联合国亚洲最高专员国际支持被虐待受害者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624日发表声明:

关于新加坡接受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UPR)

2016 年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机制(UPR)会议上大多数会员国提出事关新加坡的人权问题——是一个继续的问题——但是仍然维护的解决——这是新加坡早2011年时第一次进行检讨至今。我们很少收到新加坡在方面的回覆。从那个时候至今,他们将会解决这些受关注的问题。

很多国家提出了新加坡继续使用死刑刑罚和暂缓死刑的刑罚的看法。废除死刑刑罚是经过国际广泛一致同意,这是属于一种过去最残酷和不人道的一种刑罚。相反的,新加坡继续维护自己所坚持的可恶决定。新加坡政府在20165月处死马来西亚公民贾布林(Jabing Kho)突显了新加坡政府对全球的呼吁的漠不关心。

很多国家提出了新加坡政府歧视同性恋者(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简称“LGBT”)和在法典337A条款下,践踏了他们个人的隐私权,即视男性与男性之间自愿的行为是犯罪的。新加坡政府并没有直接对这起事件表示关注,但是,明确说新加坡的社会在这个问题是“保守的”。在这期间,在本月份较早时候,内政部长发出警告国际企业必须停止支持每年(在新加坡)举行的支持同性恋者骄傲和团结的粉色圆节日(Pink Dot

新加坡政府的代表再一次采取了回避批评新加坡政府一些限制公民社会和政治权利,诸如自由表达、结社会和平集会的基本权利。政府已经提出了承诺,以解决这些被提出来的严重的问题。

新加坡政府在关于批准国际人权公约的记录依然惨淡。他们只批准了三个主要权利公约和一个可选的协议新加坡政府还没有批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o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或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经济、社会化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公约

新加坡政府把国际普遍定期审查会议上建议的这些公约和其他主要协议当作耳边风。新加坡政府对于这些公约和其他主要协议的批准采取消极的态度,以他们所宣称的,必须需要把它的国家法律与条约相一致作为借口。事实上,新加坡政府并没有采取重大步骤推进改革这些权利保护的议程。

新加坡长期以来一直就是在争论着有一股总理李光耀提出的“亚洲价值观”,作为取代国际的人权保护。联合国成员国提出的人权问题的深层次受到侵犯和新加坡政府缺乏对解决这些突出问题的兴趣。新加坡人民应该享有和其他所有国家的人民一样的权利。

相关链接Related link: FUNCTION 8《关注新加坡政府对在第二次国际普遍定期审查会议上 对于有关(会员国的)建议的回应》 STATEMENT: CONCERNING SINGAPORE’S RESPONSE TO RECOMMENDATIONS MADE AT THE SECOND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6/29/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Adoption of Sinagpore’s UPR

Statement delivered under Item 6 June 24, 2016

2016年6月26联合国亚洲最高专员国际支持被虐待受害者日

The major human rights issues raised in the 2016 UPR session on Singapore were a continuation of many concerns raised – and yet still unresolved – since Singapore’s first UPR review in 2011. We received very few answers from Singapore on when, if ever, they will address these concerns.

Numerous states raised Singapore’s continued use of the death penalty, and called for at least a moratorium on capital punishment.  Singapore instead defended the abhorrent practice and remains out of step with the broad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to abolish capital punishment as an inherently cruel and inhumane punishment.  The May 2016 execution of Malaysian Jabing Kho highlighted Singapore’s indifference to these global concerns.

Many states raised Singapore’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LGBT) people and violations of their right to privacy under penal code article 377A, which criminalizes consensual same-sex relations between men. The government did not directly address these concerns, but claimed Singaporean society considered the issue to be “too controversial.”  Meanwhile, earlier this month, the minister of home affairs warned international companies to stop supporting the annual LGBT pride and solidarity festival, Pink Dot.

Singapore’s representatives again sought to deflect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s severe restrictions on fundamental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such as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sociation, and peaceful assembly.  The government offered few commitments to address serious concerns raised about these rights.

Singapore’s record on ratifying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nventions remains dismal, having only ratified three core rights conventions and one optional protocol. It has not ratified eithe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o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经济、社会化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公约

Many UPR recommendations to ratify these and other major treaties fell on deaf ears. Singapore’s poor ratification record belies Singapore’s claims that it first needs to bring its national laws into conformity with the treaties. In fact, the government has taken no significant steps to advance a rights-protection agenda by reforming its laws.

Singapore has long put forward arguments about “Asian values,” promoted by the late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as an alternative to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protections.  The deep-seated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raised by UN member states and Singapore’s lack of interest in addressing them highlights the shortcomings of this approach. Singaporeans deserve, and are entitled to, the same rights as everyone else.

Region / Country

 

Advertisements


一条评论

(中/英文版)关注新加坡政府对在第二次国际普遍定期审查会议上 对于有关(会员国的)建议的回应 STATEMENT: CONCERNING SINGAPORE’S RESPONSE TO RECOMMENDATIONS MADE AT THE SECOND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function 8FUNCTION  8  2016627日声明

关注新加坡政府对在第二次国际普遍定期审查会议上

对于有关(会员国的)建议的回应

2016624日在举行的联合国第32次的人权委员会例常会议上上,新加坡政府拒绝了会员国提出的236项建议中的120项建议。新加坡政府拒绝的建议包括了设立全国人权机构,废除死刑法律、刑事法典第377A以及不经审讯长期监禁。

新加坡大使Foo Kok Jwee通知理事会,

新加坡并不需要设立一个全国性的(人权)机构,因为新加坡已经“拥有直接的渠道让他们(人民)发泄。我们的国会,包括总理和他们的部长们在自己的选区通过举行的每周‘会见选民’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任何的公民都可以直接提出任何的问题和他们所关心的事情。

但是,不管是如何坦诚,新加坡政府举行的“会见选民”活动是不可能替代一个真正独立的人权机构的直接介入。

FOO KOK JWEE

我们坚信,假设新加坡政府是严肃看待保护它的公民权利和在新加坡工作的外来工人的权利,新加坡接纳设立一个全国性人权机构是首要和基本的第一步。这样的机构的设立仅仅只是处理有关践踏人权的投诉。它将视为在发展这个国家的民主制度和法制过程中遭受践踏所承担的责任。

我们注意到6个建议新加坡政府设立全国性人权机构的国家中,在亚洲国家的会员国包括亚细安的印尼、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和泰国已经设有这样的机构了。

为此,我们对于新加坡政府拒绝设立全国性人权组织的建议感到非常的遗憾。

新加坡政府宣称,他们尊重法制和承认“在宪法里写入尊重基本人权和自由是必需的先决条件”。但是,他们却拒绝了重新检讨有关死刑法律、体罚、同性社群和不经审讯长期监禁的相关法律的建议。

基本人权是包括生存的权利是写入我们的宪法的。这个权利并不受非人道、或者有侮傉人格和体罚、家庭的生存权利、结婚的权利,以及公平的审讯。新加坡政府拒绝接受建议重新审查他们的法律,这将会对这些基本权利给予充分的影响。这与他们宣称保护人权和尊重法制是相互矛盾的。

最终是新加坡政府拒绝了批准主要国际条约有关监督人权的建议。但是,他们却声称, “与此同时,新加坡可能不是一个特定的人权条约的缔约的一方。最终的结果是意味着的是我们的已经完全或在很大程度上是遵循了这个目标。”

假设新加坡政府声称,他们已经完全或很大程度上已经遵循了这个国际协约的目标,那么,他们就不必对批准这些条约当中的一部分采取犹疑或者阻碍的立场。特别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必须批准关于经济、社会化文化权利国际公约(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简称“ICESCR”)和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公约(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简称“CAT”).

经济、社会化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公约

为此,

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批准这些国际公约和重新检讨相关的法律,进而确定他们所宣称的保护人权和尊重法制。

Related link相关链接:

网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624日发表声明:新加坡接受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UPR)

https://www.hrw.org/news/2016/06/24/un-human-rights-council-adoption-sinagpores-upr

 

function 8 Function 8  27 June 2016

STATEMENT CONCERNING SINGAPORE’S RESPONSE TO RECOMMENDATIONS MADE AT THE SECOND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At the 32nd Regular Session of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of the United Nations held on 24 June 2016, Singapore rejected 120 out of 236 recommendations made by member states. These included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the abolition of the death penalty and corporal punishment, section 377A of the Penal Code and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Ambassador Foo Kok Jwee informed the Council that Singapore does not need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because Singaporeans already have “many direct avenues to air their grievances. Our parliamentarians, including the Prime Minister and his Ministers, hold weekly “Meet-the-People” sessions in their respective electoral constituencies during which any citizen can raise issues or concerns directly”. But no matter how sincere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s weekly “Meet the People” sessions may be, there can never be a substitute for a truly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accessible to all.

FOO KOK JWEE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is a first and fundamental step for Singapore to adopt if she is serious in protecting the human rights of its citizens and foreigners who reside and work in Singapore. Such an institution not only deals with complaints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t also considers accountability of such violations and assists the country in the development of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and the rule of law.

We note that there were six recommendations urging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to set up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Among members of ASEAN, Indonesia, Malaysia, Myanmar, Philippines and Thailand already have such an institution.

We are therefore deeply disappointed with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s rejection of the recommendation to set up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claims that it respects the rule of law and admits that this is a “necessary pre-condition for respecting the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s enshrined in our Constitution.”

It however rejected recommendations to review its laws with regard to the death penalty and corporal punishment, LGBT community and indefinite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that are enshrined in our Constitution include the right to life, the right not to be subjected to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the right to family life, the right to marry and the right to a fair trial. Singapore’s refusal to accept recommendations to review its laws that would give full effect to these fundamental rights contradicts its claim that it protects human rights and respect the rule of law.

Finally, Singapore rejected recommendations to ratify major international treaties governing human rights. It however asserts that “While Singapore may not be party to a particular human rights treaty yet, it does not mean that our outcomes are not already fully or largely in compliance with its objectives.”

If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claimed that it has already fully or largely complied with the objectives of these international treaties, then there should not be any hesitation or impediment on their part to ratify these treaties. Of particular importance,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should ratify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ICESC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ICCPR) and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CAT).

经济、社会化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公约

We therefore urge our government to ratify these international treaties and review laws so as to justify its claim that it protects human rights and respect the rule of law.

 


留下评论

李光耀就是披着法制外衣的伪君子!—— 从英国公投脱离欧盟谈李光耀推动的1962年9月1日全民投票

2016624日,新加坡时间下午3点,英国人民对自己祖国的前途未来,用民主公投的方式做出了决定!——脱离欧盟!

是不是老祖宗所说的: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呢?

我看不是。当时老祖宗说这话的时候是建立在中国各地诸侯鼎立,谁也不服谁。他们当中出现了一个强者的情况下,并吞、或者消灭、或者压服了实力较弱的诸侯。

因为英国的全名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大英不列颠是由爱尔兰、苏格兰和威尔士三个主要部分以及周围一些小岛组成,简称不列颠岛(Great Britain)加上北爱尔兰。今天的投票不是要决定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存亡灭亡,而是决定要不要留在欧盟。

如果今天英国人民自己进行的公投决定不是要让英国并吞、或者消灭、或者压服、或者脱离在其周边实力较弱或者较强的国家,那么,老祖宗的这句话就用的上了。

英国地图

21实际的今天,英国的脱欧是格守:要加入或者退出欧盟,只有在自己的国家人民经过投票表决后,才可以决定自愿加入或者退出欧盟。

反正,咱们不管了。英国人民已经为此做出决定了。

英国人民的未来如何?英国人民必须自己承担的决定。如果是后悔?我说的是如果后悔,英国人民可以再来一次自己内部举行公投。当然,接下举行的公投可能就不是英国是否重新加入欧盟的公投了!而是如上述所说的:是投票决定要不要继续保留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了!那个时候就可以把老祖宗的那句话派上用场了!

欧盟国家在英国脱欧后的日子将如何过?不知道。但是,英国的脱欧,对欧盟来说,绝对不是世界末日了!

欧盟成员国

因为英国从加入欧盟,直到今天脱欧。英国的英镑并没有加入欧元区。英国在加入欧盟后的地位还是继续保有其作为世界金融交易中心。所以,在没有欧盟这块招牌罩住的情况下,英国要如何继续与世界各大国打交道,特别是要如何与美国及日本盟友保持平等的伙伴关系?要如何与中国这个新崛起的经济强国保持贸易往来?要如何俄罗斯与在军事上和经济上过招?…… 那就得靠英国自己了!

这一切都是后话!最快也得等上三个月后的事了!那就是今年欧洲入秋的开始。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英国的脱欧并不是像当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一样的突如其来的事!别说当时的东南亚国家(亚细安尚未组成),就是全世界,除了英国人以外(包括联合国在内)都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

英国脱欧的事实对于英国人民和欧盟人民来说,在思想上和心理是已经有准备的情况下实现的!它只是按照西方国家的民主程序,通过进行全民投票的方式在法律上确定其合法性。

到了这里。让回头看看咱们新加坡人民在SG01前,也就是1965年的前一年10个月,196291日。

  1. 196291日,是新加坡经过全民投票后加入马来西亚联合邦。李光耀当时是如何主导这场全民投票的?

  2. 196589日,是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联合邦。李光耀当时是如何主导这个决定的?

第一个问题:李光耀主导的全民投票 的表格内容与英国退出欧盟的公投票的表格内容时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李光耀给选民的三种合并选择是:

  1. 接受新马合并白皮书;

  2. 让新加坡成为像马来西亚或马六甲那样的一州;(详细条件与内容并没有公布。)

  3. 接受不差于北婆罗三洲(指砂拉越、沙巴和文莱。条件是什么?没有详细说明。)(具体见如下附图)

李光耀制定这样的格式让人们选择的目的是什么?

事实上,当时李光耀不是要让新加坡人民选择要不要加入马来西亚!而是要新加坡人民选择以哪一种方式加入马来西亚!

第一个方式就是除了教育与劳工自主外,其他外交、国防与财政归中央政府掌管;新加坡人民无法取得享有与马来西亚各州人民一样的公民权利和地位;

第二种方式却没有详细说明到底马六甲和槟城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是什么?

第三者方式更加遭透。连北婆三州人民自己都不知道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是什么?

面对李光耀提出的全民投票的这三种方式,在投票前夕,以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提出了投空白票。李光耀立即在立法议会里提出了:投空白票就是等于赞成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第一选择。

一个要人民决定新加坡是否要加入马来西亚的全民投票,变成了要人民选择决定要以哪一种方式加入马来西亚!

这就是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这个问题上已经不存在质疑和争议了!李光耀要人民只能选择要以哪一种方式加入马来西亚!

看看英国政府设计的公投选票的选票。就是那是多么简单清晰!——要留欧?还是脱欧?

全民投票与英国公投

这就是李光耀!一个英国伦敦剑桥大学法学系毕业生干得违背法制精神的事!

第二个问题: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准确的说是:新加坡被赶出马来西亚。下同。)的决定。

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是李光耀自己在记者会上自行宣布的。

李光耀在回忆自己决定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事实说了以下的这段话:

“拉萨不断改变态度,并说英国人都新马分离的步骤毫不知情。他甚至沾沾自喜说,他和负责起草法律文件的巴克(EDDIE  BARKER,时任新加坡共和国第一任律政部长)完成对英国政府的一次限制政变。”

(见傅树介医生:《生活在欺瞒的年代》第216页)

当时前社阵国会议员、政治拘留者谢太宝博士在谈到李光耀的这个决定是说了以下这段话:

“新马分家的落实,并没有得到新加坡国会通过或人民党同意。因此,可以说是对新加坡人民的一次‘政变’,他们在合并问题全民投票中,已以实际行动投下赞成票了。”

(见傅树介医生:《生活在欺瞒的年代》第216页)

对于李光耀当时这么匆忙的自行宣布独立的决定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

李光耀害怕马来西亚巫统党内的极端种族主义者可能对他发动突然袭击。因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是,中央政府拥有掌握军事、外交和财政大权,新加坡只要拥有管理新加坡内部的教育与劳工的权力。所以,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完全可以派军队进入新加坡逮捕李光耀,或者包括那些死心塌地跟随李光耀的追随者(吴庆瑞、帝凡那、拉惹勒南等)。

为了防止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中的极端种族主义者不顾一切地来真的,李光耀就必须要有一套万无一失的金刚防身术!这就是李光耀不得不在第一时间自我宣布成立新加坡共和国的目的!新加坡共和国宣布独立了!李光耀和他的追随者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的总理及内阁成员!这样一来,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一旦敢蛮干,那就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犯,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之一,马来西亚政府必然是要有所顾忌的!

当然,李光耀自行宣布“退出”马来西亚,对于马来西亚中央政府来说,未必不是好事!他们本来就在绞尽脑汁要如何把李光耀撵走,现在李光耀自己走人了!那是一个各方(英国人、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中的极端种族主义者和李光耀)所愿意见到的结果!

您们说,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这样一个涉及到当时新加坡100多万选民的前途问题,李光耀为什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决定呢?

您们说,为什么李光耀宣布新加坡的“退出”马来西亚! 后,他可以不必为此承担任何在法律上和个人的责任呢?更何况当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政党、工会和大专学府学生领袖已经提出了李光耀的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全民投票选择是错误的!李光耀为了实现自己通过马来西亚的阴谋消灭政敌,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前夕,在冷藏行动计划下把他们全都关进了监牢!(不经审讯的被监禁时间最长的是林福寿医生,他被监禁的时间是长达近20年。)

这就是李光耀!一个英国伦敦剑桥大学法学系毕业生干得违背法制精神的事!

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

(见网址:李光耀举行记者会http://eresources.nlb.gov.sg/history/events/dc1efe7a-8159-40b2-9244-cdb078755013

第三个问题:李光耀对自己当时极力推动和通过全民投票决定加入马来西亚后,又在没有通过全民投票决定是否要退出马来西亚,而只是在一个临时召开的记者会上宣布新加坡决定“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他当上了总理、他和追随者组成新加坡共和国的内阁。李光耀是在通过全民投票支持加入马来西亚的!

李光耀完全不提起,不是忘记,距离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只不过是一年又11个月(或者说是23个月)前,他当时为了加入马来西亚自己在电台里发表的《12讲》!

李光耀根本就不信奉西方的所谓“个人承担”的民主责任!

看看英国首相,他在公投结果宣布后,立即提出自己已经是看守首相,在脱欧派政府内阁成立后将提出辞职!

这就是李光耀!一个在英国伦敦剑桥大学法学系毕业的高才生,却干这种违背法制精神的事!

同人不同命

行动党人和它们的支持者会问,

为什么要把当年这段历史与日前英国举行公投的事件扯上关系?或者说,无限上纲上网?

因为新加坡本来就是英国的前殖民地,新加坡目前所实施的法律基础就是沿用了英国的法律的 。李光耀当时就是使用西方的所谓“公投”来为自己利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来消灭自己的政敌!所以,这两者之间绝对完全有可比性的!

您们说呢?


留下评论

仅此向谢太宝同志的父亲致以崇高的敬意!

谢太宝同志是前南大毕业生、前社阵国会议员、前政治拘留者。他是世界上被监禁最久的政治犯,被李光耀法西斯政权监禁27年、软禁5年。

获悉谢太宝同志的父亲的逝世,我们仅此向谢太宝同志表达沉痛的哀悼。

13532800_10210052611054971_2354954125829115204_n

 

谢太宝父亲婉辞

《人民论坛》、《人民呼声论坛经》同敬挽


留下评论

前政治拘留者赛查哈利同志访谈视频中文旁白节录

视频名称:赛查哈利的17年

制作者:施忠明先生

12932889_10154040101825102_1313480295679178247_n

编者按语:

1.本视频制作者为施忠明先生。新加坡政府禁止本视频在本地公开放映。

2.以下采访对话记录对白中文是根据视频翻译,必然有遗漏或错误。如有出入,请以原视频播放内容为准。

3.视频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tYrBagI0zg

谢谢。

受访者:赛查哈利同志(以下简称“赛”)

采访者:施忠明先生(以下简称“施”)

播放时间                                   谈话内容

0.00-0.24     施: 1963年2月2日警察安全部队在新加坡展开了一场 冷藏行动——一场大规模逮捕和监禁超过100多名活跃分子被指控涉及“左翼活动”及“共产党活动”。

0.28-0.50      赛:在1963年2月1日晚上,新加坡人民党中央委员会在武吉知马支部召开会议。我受邀参加出席了会议。尽管我当时不是人民党的中央委员。但是,我还是接受邀请出席了会议。

0.51-1.18      会议首先决定邀请我担任人民党主席。我出席了会议。会议开到凌晨。通过了我担任人民党主席。我接受了。

1.19-1.26      离开了会场后我开车回牙笼的住家。和我一起回家的是我的朋友胡申.查希丁。

1.28-1.51      我的车子转入回家的小路旁时,看到在路旁站着几个人。他们似乎在哪儿俳徊着。我猜想,他们是政治部人员。

1.52-2.08      当我踏进家门时,那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了。事实上,那天晚上我的太太已经为准备好了行李。因为我隔天要去印尼开会。

2.09-2.24      我大约睡了两个小时左右,就是凌晨3.30分到4.00点左右。有人猛敲我家的大门。那是1963年2月凌晨4点钟左右。

2.25-2.55      这时候进来了6名政治部人员。他们进门就问了我一连串无稽可笑的问题。同时,在我家四处进行搜查东西。与此同时,在屋外来了一车吉普车。车上坐着荷枪实弹的辜尔加兵。他们包围了我家,深怕我可能会逃走。

2.56-3.06      接着,一大清早甘榜的邻居起身。他们看到这样的情景感到惊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没有人敢出来。

3.07-3.37      当他们在进行搜查时,我一直追问他们在搜查什么?但是他们始终保持沉默。他们拿了我的一些书籍和护照,也包括我太太为我准备当天要去印尼开会的所有东西。在搜查完毕后,我们用手铐把我的手扣上,然后被押上他们的车上。

338-4.05       大约是从牙笼到欧南园的途中,负责逮捕我的一名警官名叫哈欣.马末的告诉我说,赛先生,你的被捕将成为明天报章头条新闻。报章明天将会叙述你被捕的经过。我问他为什么我的被捕会成为头条新闻。

4.06-4.18      他回答说,不!不!你不是唯一的一个。换句话说,他是在告诉我,冷藏行动是逮捕了百多人,我是其中的一名。

4.19-4.23      赛查哈利被捕17年

4.24-4.44      在那天早上,我们都被带到监狱里,我也被带到监狱。我想,应该是第2-3天,有一个简单的问话,但是问话的内容都是一般的问题。

4.45-5.14      到了第3-4天,我被带到必麒麟路上段的中央警署。我想,现在已经不在哪儿了。这栋建筑物有4层楼高。第三层是保留着关押政治拘留者。他们被关单独监禁在这里的牢房。

5.15-6.06      这些单独监禁的牢房分成不同的种类。可能是分为第一类、第二类和第三类。我是被关在第一类。

那是一间非常小的房间,光线非常阴暗、非常肮脏。你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因为在牢房的天花板上装了一盏小灯泡,灯光很微弱。牢房的门有一个小孔,可以拉上拉下。也就是说,辜尔加兵在这儿驻守着。他们可以拉上门上的那个小孔,观察牢房里面的情况。我们不知道观看的人是谁。

6.07-6.51      我们的牢房里面啥都没有。就是一张水泥床和一张椰子纤维的床垫,这张床垫非常肮脏和破烂不堪。这是我对牢房的第一个印象。我在想,我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或许,我们能有别的无选择吗?我在中央警署首次的单独监禁的时间是三个月。

这是我接下来四次单独监禁的第一个。事实上,也是被单独监禁最艰苦的时期。

6.53-8.13   整个审讯方式的压力是极大的。你看,大多数政治拘留者是受到虐待的,但是,不是每一个都受到肉体的虐待。

就以为个人的案件来说,我是受到的是精神虐待。他们并没有对我动粗、或者掌刮我。他们对其他政治拘留者就不同。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这样对我?事实上,我确实准备面对它,以便看清他们的本质是如何的?

无论如何,就我而言,精神虐待是更加残酷、更加具有杀伤力。我终于掌握了他们这样的审讯手段。我面对了这种精神虐待的过程。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我通过阅读了一些书籍,我知道不仅仅是新加坡,而是世界上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虐待情况。。我看了曼德拉的事件,特别是他遭受单独监禁的情况。

你将会经历一个极其艰苦的过程,没有人和你讲话、没有书本可以阅读、没有人会来找你。当他们送食物给你时,只是把门开了一个小缝,把食物放进牢房后就把门关上。

8.12-9.05      即便是我想找藉口和他们说话,他们也当成没听见,把食物放下后就把门关上。我经历了这段艰苦的过程。这当然是非常的艰苦。我甚至自己和自己说话。这样的情况经历了一段时间。我大声喊叫和唱歌。我的目的就是要发泄自己。这样的结果效果很有效。

接着,审讯开始了。他们把我叫了出去。就如我在自己出版的第一本书所叙述的一样。他们使用压力审讯的方式。他们的目的是极其明显的,是要在审讯开始的两个星期施加压力。他们的方式是非常大蓄意和具有挑衅性的。因此只要你能够经历这两个星期的审讯,你的问题就不大了。

9.06-10.18    基于某些原因,对我来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生命会受到威胁。一直到一个审讯过程中,一名政治部副局长阿末.汗和6-7名政治部的马来官员一起进来。我必须告诉你这件事。

那个时候是卡欣.曼时期。阿末.汗是要利用卡欣.曼这个穆斯林教徒和我谈的。卡欣.曼说,作为一名穆斯林教徒,我们必须坦白和诚实。我们是要帮助你的。或许,你和我们合作。这是唯一的途径。

我记得我告诉他,你帮不了我。如果你要帮助我,就必须先释放我。没有理由你无法释放我情况下,我接受和你合作的。这是不可能的。我怎能和那些扣留我的人谈合作呢?我拒绝了他们的合作。

10.26-11.10  阿末.汗听了很吃惊和愤怒。我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到他非常生气。

他说,你别无选择。你必须和我们合作。

我说,我想,我应该有的选择,我拒绝合作,你对我没有办法。我是大概说了这些话。

他说,你要逞强。你知道吗?你的生命将会出现危险。你是要逞强,你知道吗?我们可以在半夜释放你,让你一个走在路上。然后,我们从把你推倒在地上,接着,朝你的背后开一枪。

11.11-11.36  就这样完了。赛,这就是你所要的结局吗?

我回答说,这并不是我要的结局。当然,我问道,这是不是你要做的?我并不会为此感到惊讶!这样的事情在其他国家都发生过。所有殖民地都是这么做的。你可以这么做。我知道你可以这么做。你就自己的决定吧。

他听了非常生气。接着,他不再向我提出任何问题就走出去了。

11.37-12.12  我第一次为自己的生命感到恐惧。因为他们真的这么干的话。假设真的是这样。我想,我也无能为力。

在回到牢房后,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事实上,每15分钟辜尔加兵就会巡视牢房一次。每当他们来巡视牢房时,我在想,阿末.汗会不会和他们一起来把我拉出去。那是唯一的一次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12.13-12.38  施忠明:你是在由英国、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所组成的内部安全委员会决定下下被捕的。1965年8月9日新加坡成为一个独立和主权的国家后,你还继续在新加坡的扣留下。这是为什么?

12.39-13.15  赛,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首先是那个所谓的“内部安全委员会”。它是由英国政府、新加坡政府和马来亚联合邦政府所组成的。这个委员会是要决定有关安全问题,除此之外,每个政府都有自己的政治议题来执行。英国人是他们当中的主子。它扮演着主要的角色,特别是在新加坡的问题上。

13.16-14.14  这就是李光耀所扮演的角色。他经常与英国人合作。以确保可以保住自己的政治权利。没有英国人的支持,李光耀是没有机会实现这一点的。这个委员会是英国人要协助李光耀抱住他在新加坡的政权的。

因为新加坡的政治变革正在进行中,新的一轮宪制谈判在1963年举行。新的选举必须在那个时候举行。李光耀感到忧虑。他为此一直支持英国人,后来一直支持东姑,以便他能够保住他在新加坡的政权。新加坡是非常幸运的。新加坡的独立必须感激是东姑给的。李光耀并没有想过为新加坡争取独立。

14.15-15.12  他并没有与殖民主义统治者进行过斗争。尽管他自称是主要领导人,但是他并没有和英国殖民主义者进行过斗争。他从一开始就和英国殖民主义者合作,一直到现在。

在一个时期,他还乞求东姑接受加入马来亚联合邦,然后是就加入马来西亚。但是,作为李光耀个人来说,他经常要显示自己真正的领导人。他要显示自己坚强的一面。

现在,在阅读了英国解密的资料后我们都知道了。就是英国人都说,李光耀就是一个胆小鬼。我一直以来都说李光耀是一个胆小鬼,是政治上的胆小鬼。

15.13-15.57  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这样的环境下,当新加坡被马来西亚踢出去时,是他给东姑带来各种麻烦,新加坡获得了所谓的独立。李光耀第一次哭泣地说,新加坡的独立是马来西亚恩施的,即使是新加坡加入联合国也是马来西亚恩施的。新加坡幸运获得马来西亚的支持,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接着,获得了英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承认。

15.58-16.26  你问的问题为什么?即便是过后我和我一样的政治拘留者继续被监禁。

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新加坡与马来西亚联合邦的合并以及与马来西亚合并。但是,新加坡已经不在马来西亚了,我们仍然继续被监禁。任何人了解李光耀的个人性格方面、思想方面、李光耀的政治性和狡猾性方面都可以发现到的。

16.27-17.40  我记得我曾经在什么地方读到有关库德曼爵士(LORD GOODMAN)的声明。当时他已经回到伦敦了。他大概是这样说,全体政治犯必须被释放。新加坡已经不再马来西亚了,他们必须被释放。但是,李光耀的回答是不必了。

我也得有一次李光耀邀请马来西亚的记者来新加坡访问。一名记者在记者会问李光耀,为什么赛查哈利继续被扣留?李光耀回答说,我必须继续扣留赛炸哈利。那是应马来西亚的要求。那就是说,他把继续监禁我的责任推给了马来西亚,那是1965年8月9日之后。当然,马来西亚外交部是否认的。李光耀也不敢否认。

这就是李光耀。

你知道吗,他是一个不管别人在想什么的人。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忽视了新加坡已经不留在马来西亚的这个事实,我继续被监禁的情况。

17.41-18.37  施忠明:你是否想过自己会被监禁怎么久?

赛,我的答案是没有。当然,我不可以说将会被监禁多久。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么长达时间。

因为在那个时候政治局势的发展非常得迅速。从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合并、新加坡被马来西亚踢出出去、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之间的纠纷等等。

我认为,我的监禁是与这个局势的发展是有关联的。因为这是他们所要做的。但是,我从未想过这么久。特别是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与印度尼西亚之间的能对抗结束、新加坡在1967年已经和亚细安国家友好。但是,李光耀还是这样做,这是我未曾想过的。

18.38-20.33 施忠明,当你在章宜监狱时,你决定学习华语。你为什么想要学习华语?

赛,你问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当我在监狱时,我在监狱里大多数的同志都是受华文教育的。所以,一般上他们之间都是讲华语。虽然他们会讲马来语和英文。不过一般上是受华文教育的。

我本身对学习华语是很有兴趣的。从E座开始我已经学习中文了。当时刚刚好有一个以前华校的教师,也是被关在里面。他成为了我在监狱里的第一位老师。

不过,在十多年里我的老师来了,又被释放了。来一个老师、释放后又来一个老师。大约 4-5位老师教我华语。我感到非常荣幸。通过这样的方法,我能够讲华语。这样能够和他们一起用华语聊天。这样也比较容易讨论问题。我们在政治讨论时,就是使用华语的。这样我可以明白他们的想法,他们也可以明白我的想法。就因为这个原因,我努力学习华文。

20.34-21.40  施忠明,新加坡政府指控你是共产党统一阵线的杰出领袖。他们也指控你拒绝谴责使用暴力推翻政府。你的回应说什么?

赛,首先,在指控状里,其中一条是指控我是共产党统一阵线(简称“CUF”下同。)的领袖。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什么组织不为人所知的。无论如何,既然他们要监禁

你,我不是唯一的一个被指控,还有其他许多人。他们指控我是共产党统一阵线只是其中的一项,他们也指控我是外国的代理人、指控我是恐怖分子、指控我是印尼的代理人……等等,一共17项罪状。

21.41-22.45  有一个上诉委员会。当我在上诉委员会上诉时驳斥这些指控。我在第一二次上诉时,我控状从17项降为10项,那17项不见了。就这样来来往往。

事实上,这些指控的控状是没有什么根据的。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一个监禁我们的藉口。他们要如何指控我。

我曾经告诉过他们有关指控我是外国的代理人。我说,这是一项极其严重的指控,为什么不把我起诉到法院?让法院判决我有罪。这样我可能会被枪毙。

我向他们提出了2-3次的挑战。结果突然间这项指控也不见了。最后,他们可能是上诉。当然,统一阵线那条罪状还存在。这是他们唯一可以继续指控我的罪状。

22.46-24.06  我回答你提出的第二个问题。

我拒绝谴责使用武力推翻政府。这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李光耀自己编制的谎言。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在我被监禁在章宜监狱16年后,我收到了库德曼爵士的一封来信。他是伦敦牛津大学的教授。我感到很惊讶。我不认识他。无论如何,他给我写信是件好事。

他在信中告诉我,国际特赦组织要求他写信给李光耀,问李光耀有关我的被监禁情况。他问李光耀像赛扎哈利这样人监禁在监狱16 年的原因。

李光耀在回答他的来信中说,唯一监禁他的理由就是,他拒绝谴责使用暴力推翻政府。在过去16年里,并没有人向我提起这样事。

24.07-24.54  正如我在前面告诉你的,在过去16年里,给我的所谓有关16项指控我的扣留罪状里,并没有提到任何一条罪状是到所谓“暴力”、或者“使用暴力”、“拒绝谴责暴力”。

诸如我在回复库德曼的信中所说的。当然,我并把信寄给库德曼。我知道这封信是寄不出去的。我把问得回答解释写在自己的本子上。为什么我无法接受库德曼。因为他似乎不了解情况。我也不相信他。他不知道实际的情况,我被捕的情况。过去16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把这些解释都写进了自己的本子里。

24.50-26.40  施忠明,在1978年11月,政府决定把你移到乌敏岛。

赛,一天早上,他们突然间把我从明月湾调到卫特礼路扣留中心。

在中央警署拆除后,他们建造了一所更加严密、保安更加深严、更多可以进行虐待的审讯室。当我在中央警署时,我描述了我的单独监禁的牢房是一个危险房间。这里有更多危险的房间。

在卫特里路期间,我被告知将会移到其他地方。经过2-3个星期,我被移到乌敏岛。

在到了乌敏岛之后,一天我才从负责我的案件的警官哪里知道情况。

他说,赛,你知道吗,在我们决定把你移到这里之前,我们在这个岛上视察

了3个月。而且不止是这样,我们还为你在岛的中央建造了一栋小房子。

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麻烦?为什么你们要花人民的钱去做这样的事?就是要让我住在这栋小房子里。

他回答说,为了安全起见。

我说,你们所谓的安全就是担心我跑掉。我不懂得游泳。他们要这么做。这是他们的想法。

26.41-27.02  对于他们把我移到岛上,我是从政治上去看他们把我移到岛上,是李光耀为了要挽回自己的面子。他自己做了很多肮脏的事,他就为了要挽回自己的一点面子。就这样他们直接把我从岛上释放了。

27.03-27.53  我想,这是与其直接把我从新加坡本岛的监狱直接释放,他们把我从乌敏岛上释放。这事情的发生是在库德曼爵士给我写信后把我移到乌敏岛。

这是李光耀为了转移社会的视线,为了自己的一点面子。

把我转移到乌敏岛上,那么就可以避开从新加坡直接释放我的正常程序。

我不相信,我是从那里被释放的。这只是从一个监狱转移到一个没有围墙大监狱吧了。

我也可以每个星期见到家人一次。他们没有受到限制情况下来见我。这一切的情况大约维持了将近一年。直到李光耀认为,他已经无法在找到任何的藉口下,他们把我释放。

27.54-28.31  海峡时报1979年8月23日。

当我被逮捕时,刚刚还是穆斯林的禁斋节。当我被释放时也是穆斯林的禁斋节,而且是禁斋节即将结束,再过三天就是开斋节了。

突然间有一天,他们到来告诉我,赛,现在我们释放你回家。

我的印象是,这是施加在政府身上的压力太大了。李光耀当时没有任何的藉口再拖延,只能停止继续监禁我而把我们释放。

我相信,那个时候,美国政府正在展开一场运动。我想是卡特政府。卡特政府的办公室有一个特别的委员会关于人权问题的。

我记得,这个委员会派了一个代表团到东南亚国家。率领这个代表团的是一名女士。她的任务是有关人权问题。她到了新加坡。她要会见我们。李光耀阻止她的会见。即便是那个时候,李光耀还是惧怕允许我们与这样的人见面谈论有关人权的问题。他们是进行人权工作的。这是来自美国政府。

所以我说,李光耀就是一个胆小鬼。他害怕被暴露。

28.32-30.05  施忠明,赛,你的释放是有条件的,还是无条件的。

赛,无条件释放的意义是,我没有签署任何的释放条件。但是,释放条件是我不可以参与政治活动、我不可以参加任何政治组织的活动。这是释放的条件。尽管我是没有签署释放条件,但是在法律上我还是被释放条件所约束。

我必须重新开始。我不可以再涉及政治活动了。我想,这样的释放条件持续了2-3年。

30.06-32.13  施忠明,在过去4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数百名政治和社会活跃分子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有的在被捕后数个月就被释放。一些在数年后被释放。但是你却被监禁了17年之久。为什么你被监禁了这么久?你这些年是怎样度过的?

赛,数百名政治犯和我一起在1963年2月2日被捕。但是,过后还有更多,数百名被捕、被释放、又被捕、又被释放。我被监禁17年并不是新加坡最长的政治犯。和我同一个时期一起被捕的还有林福寿医生。福寿和我一样被监禁了17年。但是,你必须知道,谢太宝是被监禁了更长的时间。

我想,他被监禁的时间是27年左右。

施忠明,32年。

,32年。那是包括了在圣淘沙的时间共32年。最后,他被释放是32年。

这就是李光耀。这样一个卑鄙的小人。

像谢太宝这样的一个人。当他26岁时和我关在一起。他是一名南洋大学的讲师。他对政治很敏锐。他有自己的政治原则。他要建立一个民主和和自由的国家。但是,李光耀指控他是一个共产党员。每个人都是共产党员。因为这是一个唯一可以监禁我们的理由。

他为什么监禁我17年这么久?直到今天,他还是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要监禁我这么久?

32.14-32.57  当我在香港为我的新书举行发布会时,我接受了CNN的访问。当然,访问的内容是包括了有关我的监禁和我出版的书籍。

他们也就问我,为什么被监禁的这么久?

我给予同样的答案。

我告诉他们唯一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李光耀。假设你有机会采访他的话,你可以问他。

事情就这么凑巧。有人告诉我。在我接受访问后的一个星期,李光耀要去中国访问途经香港。他同样接受了CNN同样一个节目的访问。

当他们问他这个问题时,李光耀告诉他不要问有关赛扎哈利这样的问题。你可以问其他问题。

这就是李光耀。

32.58-35.28     任何人在阅读了我的书,就可以看到李光耀无法面对我在的监禁情况。唯一知道,从政治上可以看到李光耀是知道我特有的政治立场的。但是他仍然坚持指控我是共产党员。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继续把我监禁得这么久。直到他确定了自己再也没有政治上的反对者,坚定不移地反对者,然后,他决定释放我、树介和福寿等其他政治犯。

施忠明,你如何让自己适应这17年?

赛,我必须坦白地告诉你,要适应这17年是极其艰苦的。我必须考虑我的2个问题。例如我的家庭问题。

我的家人是在没有我的情况下度过了17年。我的妻子必须通过售卖食物来维持生活。非常幸运。我在新加坡的所有朋友帮助她、支持她,让她度过这个难关。让坚持我的原则立场,克服这些难关的理由是,这些迫害是李光耀和英国人、接着就是在东姑的协助下,李光耀继续坚持这样的指控。

李光耀就是这样一个卑鄙的小人。他就是要坚持你必须向他道歉、你已经被他打倒了,你必须投降。

我告诉自己,李光耀绝对无法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东西。即便是我被关在岛上,李光耀仍然说,你认为我不可能继续在监牢里,那他是错的。

因此,我继续坚持我的原则立场。我感到自豪。我未曾为自己坚持原则立场而感到后悔。

35.29-36.46  施忠明,你是否对那些监禁你的人怨恨?

赛,这个问题我已经重覆了几次了。

当人家问起这个问题时,我回答是,不。我不会。我被政治监禁是基于我的政治斗争和政治原则所驱使的。那些对付我的人,特别是像李光耀这样的人把我关进监牢,他也有自己的政治原则。我们之间的不同的是,他的政治是殖民地的政治,我的政治是独立的政治。

我和我的朋友是为争取一个独立、统一和民主的马来亚。而李光耀是要维持一个殖民地国家。尽管他没有直接说出来。

所以我的被监禁是属于政治性的。他所做的一切也是基于政治理由。

我的怨恨不是针对李光耀个人或者任何个人,而是针对李光耀及其追随者及英国人的政治立场。

36.47-38.22 施忠明,为什么新加坡的前政治拘留者不愿意把他们过去的经历公开化?

赛,我想,我可以想到的一个原因,我想到的是,我不应该是错的,那是新加坡的局势、政治气候、政治环境和政府的政策。

正如你看到的,只有那些离开新加坡的人才写回忆录。萧添寿是其中的一个,包括帝凡那也写了自己的回忆录。他们几时会出版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萧添寿已经写了4本书。这一切只能是在离开新加坡以外的地方。

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开始写自己的回忆录也是我来到这里(吉隆坡)成为客座教授后我才开始写自己的回忆录。

在新加坡,他们也不一定会禁止你写回忆录。新加坡会说,为什么你不在新加坡写回忆录?你已经自由了。没有人会阻止你写东西。但是他们可以设置障碍让你感到困难。假设你是一名老人,你的孩子可能不容易找到工作、上大学。假设你的妻子是在政府部门工作,她将面对问题。这一切已经发生了。我想,他们不会否定这一切。因为他们已经做了。他们一直都在这样做。

38.23-39.16  所以 ,我想很多的政治犯无处可去,造成了他们不愿意写回忆录。

这是李光耀最典型的政策。

他一旦把一个人视为敌人,就一直到你死或者他死为止。你将成为他的政治敌人,不管是你在监牢里或者在监牢外,或者你是活跃或者不活跃。

这是李光耀最悲哀的一面。本来他是可以成为最杰出的人物。

他的名字叫李光耀,是一个非常好的名字。它的意思是杰出的人,但是,这样的杰出用到这样的地方是什么意思?这对新加坡来说是极其悲哀的。

39.17-40.35  施忠明,你还是新加坡公民吗?你是否有意回到新加坡吗?

赛,是的。我仍然是新加坡公民。我没有理由放弃我的新加坡公民权。我为什么要放弃新加坡公民权?我是在新加坡出世的。我是在新加坡长大的。我爱我的祖国。我一直把新加坡视为马来亚的一部分,它还是属于同一个国家、一个统一的马来亚。

在我的心里,我们仍然是属于一体的。这种政治安排都是人为的。但是,在地理上和文化上,我们是一体的。因此我看不出任何理由要分开。所以我无意放弃我的公民权。

我现在是获得这里的永久居民。我在这里做所有工作。但我现在所做的事不能在新加坡做。我把这里视为第二个家。

我想,现在你可以在新加坡采访我吗?但是,这一切都是事实。这是现实的生活。李光耀都知道。他对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会感到乐意的。

40.36-41.12 施忠明,你已经出版了2本有关你的经历的书。你目前正在写第三本书。你不担心新加坡政府受到伤害而对付你吗?

赛,李光耀要反击?他行吗?他在我出版第一本书时已经做了。

就我的案件来说,李光耀做不了啥事。他可以对我出版的书进行起诉。但是,我看不出他可以起诉。事实上,我不介意他对我出版的书进行起诉,或者禁止我的书的销售。因为我说的都是真实的。

41.13-42.29  施忠明,你的妻子沙拉玛在最近逝世了。你现在如何适应?这些日子你如何过?

赛,在相聚了48年后。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的妻子沙拉玛是一个贤内助。她对我的事业是相当的支持的。她不再后我很长时间在是无法适应。幸运的是,我已经有独立生活的经验了。

我妻子不在,但是,我有在没有妻子在身边的监牢生活经验。就这个意义而言,就是回到原来的生活 环境。

在我妻子逝世后我得自己煮饭等,尽管我有孩子在身边,但是,他们无法一直在我的身边。所以我决定把这里规划为书房、卧室和工作室。我的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屋里,除非我需要到大学讲课。

42.30-45.09  施忠明,在1963年你被捕前你是马来前锋报的编辑。在1961年你发起了一场罢工,抗议巫统接管你的报社。

赛,我成为记者的时间其实是很短的。从1951年到1961年。刚好在1959年我成为总编辑。

因为他们在较早前要控制报社。但是,他们无法做到。但是,我成为总编辑后,他们可能认为这个年轻人和尤索夫.伊沙有所不同。尤索夫比我大15岁。你知道尤索夫是谁?他是第一任总编辑。

他们以为赛是年轻人比较容易解决。对我而言,那是我的基本立场。我为报社工作,是为人民而工作。报章为人民服务的。是为低收入人民的利益而斗争的。是为广大的农民、工人和穷人服务的。我们经常提出有关工人和农民的问题。

显然的,东姑政府执政后已经和英国人达致协议延续英国人的政策,特别是在经济上,甚至在政治上。所以他们发现很难允许独立的报章继续批评他们。

我在我的第一本书里提到了解释与东姑之间的矛盾。在农民问题上、外交问题上、以及其他社会问题上。我们在报纸上把这些问题提出来。那场罢工事实上就是事情的发展结果。

因此当我成为总编辑时,我必须坚持报章的政策,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我继续这么做。我坚持这么做。尽管他们使用各种方式要迫使我放弃这样的办报政策,以便报章属于政党的,我还是不允许。

45.10-45.56  施忠明,在马来西亚你是著名的新闻自由战士。但是,在新加坡甚少人知道。新加坡政府仍然故意指责你是共产党员。那你的传奇是什么?

赛,我并不为此感到惊讶。我不理会这些。他们知道自己是在说谎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李光耀要继续怎么做?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悲伤的事?实事求是的说,这是可悲的。

以他个人的身份和杰出地位,他必须是超然的。我是不会说,李光耀为什么不可以这么说,我在赛查哈利的问题上是犯了错误的。这是无伤大雅的。

如何看待,我确实不知道。人家说我向他挑战。是的。这是事实。我仍然在向他挑战。但是,你看,现在的环境已经很大不相同了。很多法律控制着报章。这些都必须废除。

很多人采访我时,我是怎么说的,如何控制报章的法令,特别是内部安全法令。因为内部安全法令是在其他法令之上。只要内部安全还存在,就不必奢谈有关新闻自由。在马来西亚,最低限度你每天可以挑战巴达维、你每天可以骂马哈蒂尔,但是,对你不会有什么问题。假如你在新加坡尝试这么做,那是在浪费时间。

45.57-49.10  施忠明,今天,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坚持内部安全法令是必须继续存在的。作为一名前政治犯,你对内部安全法令的看法如何?

赛,你看,他们实施内部安全法令的目的本来是为了内部安全的利益。但是,是谁的安全?那些和我一样被捕的人。那些被监禁的人涉及谁的安全?是李光耀个人的安全,那必然是的。但是,绝对不是新加坡的安全。

同样的,即便是马来西亚政府。我在接受很多的访问时,我清楚的阐明我的立场,作为一名前政治拘留者我无法接受。事实上,我愿意和其他人一道要求废除内部安全法令,这样做是有利于人民和政府的。

(结束字幕)

新加坡于1998年11月27日释放了被监禁时间最长的政治犯谢太宝。

目前新加坡已经没有政治犯。

内部安全法令仍然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实施。

目前没有被指控涉及恐怖活动的政治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

塞查哈利,78岁。他们和孩子及孙子居住在马来西亚。

相关链接:

同志们、朋友们,请出席纪念捍卫新闻自由先驱和争取实现祖国实现独立、统一和民主的伟大战士赛查哈利同志追思会!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