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与万卷图书为友、留一根脊骨做人

留下评论

2010年2月20日林福寿医生接受海峡时报记者蔡皓峰访谈

本文章转载自如下网址:

http://singaporerebel.blogspot.sg/2010/02/ill-forgive-lee-kuan-yew-if-he-admits.html

林福寿:

“我会宽恕李光耀,假设他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向我道歉。”

一名报业控股的记者在一个月内取得了他的上级在过去6年内无法实现的的事。(请链接这这个网址:here and here)——新闻记者蔡浩翔(Cai Haoxiang)确定了与前政治拘留者林福寿医生进行访谈。这份两页的访谈录在昨天发表了。这份访谈看来是他在海峡时报政治性报道组里记者生涯里最高的亮点了——一次罕见的和不妥协的历史重新审视。他访问的是一名被行动党监禁时间第二长久的政治犯。

在人民药房接受采访

仍然盼望一个社会主义的新加坡

林福寿医生是从学生活跃分子和行动党运动推动者到社会主义阵线的领导人以及(新加坡)第二名被监禁醉酒的政治犯。他的故事是反映了新加坡动荡的历史。现在他是79岁了。他表达了自己对过去的政治斗争的想法和感受

2010年2月19日海峡时报记者 蔡皓峰

这是一个酷热天。当您沿着马里士他路段一排店屋行走是汗流浃背的。

当您推开那扇玻璃门时,里面黑压压引来一阵令您感到舒服的空调冷风。您会见到一群年长者病人正在等待他们的家庭医生为他们看病。

在他的药房外门口悬挂着医生名字的牌子,对年轻人来说可能是不会引起注意的。但是,对于老一辈的新加坡人而言,这个名字——林福寿医生,是突出了新加坡动荡的政治历史。

进入他的医务室,可以看到简单的家具,同时。桌子上堆满了书本、文具和保障。张贴在玻璃柜门上的一张照片,显示他是一名精力充沛的年轻人。

一名79岁穿着白色长袖衬衫的医生以温柔的口吻和我打招呼。他偶尔会喘气,但是,语气仍然是那么鉴定。他的身体健康并不是怎么好。他在去年患上了肾脏病,休息了6个月养病。

在进行每个星期三次的洗肾治疗时,他宁可选择更长的休息时间,除非药房的另一名医生,穆罕默德.阿武.巴卡医生的病人实在太多了,他才会来药房。

因此,在上个月开始,他每天在药房工作半天。每天早上诊断大约30名病人.假设健康允许的话,他计划继续这样干下去。他说,这是与生俱来的义务照顾这些病人的任务,而我也可以让自己的思想精神继续活跃着。

追溯回到药房的名称。作为一名社会主义活跃分子,开始时尚人民行动党(PAP),后来又成立了社会主义阵线,成为人民行动党的劲敌。他把它称为“RAKYAT ”,马来语,它的意思是是“人民”.这所药房是他与自己在社会主义阵线的同志傅树介医生于1961 年共同设立的。

他的药房不收取咨询费。和其他药房一样,他收取的医药费是20元到30元之间。但是,对于穷苦的病人林医生收取较低的医药费。对于那些有需要帮助的病人给予免费的治疗。他说,我从来不会拒绝哪些需要帮助的病人。

林医生具有恻隐之心和同情贫穷人们是众所周知的。当一些非专业和不道德行医行为成为报章头条新闻时,只要提起他的名字就唤起同行对他的尊敬。

即便是哪些亲行动党的新加坡人也恐惧社会主义阵线政府对未来的展望。他们被迫勉强钦佩林医生是一个对自己的信仰充满勇气的人。

社会发展、青年与体育部长维文医生特别指出,

作为一名政治家,作为一个政治家,他佩服他、林医生的坚强性格和有能力为自己的信仰做出牺牲的人。

就像其他的左翼同僚一样,随着(人生的)时间即将消失,林福寿医生都勉强要把自己的这一方面的经历说出来。

近年来,一股提供新加坡历史另一面的潮流逐渐兴起。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领袖方庄壁、前社会主义阵线领袖方水双和新加坡人民党领导人赛.查哈利都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在三个月前,一本书名叫:《华惹风云与后李光耀时代》出版了。这本书是有关当时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历史。

一言以蔽之,林医生的故事就是一个充满理想的学生活跃分子参与和推动50年代的人民行动党,然后在60年代与执政党进行斗争,并且为了自己的信仰与信念而付出沉重代价的故事。

1963 年,他在冷藏行动下被逮捕,在不经审讯下被监禁近20年。他在1982年获得释放。

内政部在林福寿医生释放时发表声明说每天是因为涉及共产党统一阵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 (CUF))的活动,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的。

林福寿医生是拒绝了(当局)接受提出给予释放的任何条件后,最终打破纪录成为第二名被监禁最长久的政治犯。他的左翼同志谢太宝已经被监禁了23年。(注,记者以当年的计算谢太宝被监禁的年限,不包括在圣淘沙岛上的软禁时间。)

今天是他被释放后的第28年了。他仍然期盼着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工人的新加坡社会主义社会。

政治觉醒

林医生是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他在1942-1945年期间在竹脚菜市场协助父亲卖鱼。他的双亲都是文盲的,但是, 双亲鼓励他们的10个孩子读书。

他说10个兄弟姐妹中唯一受英文教育的。由于自己是仰光小学的优秀生,他在1946年被保荐到莱佛士学院(Raffles Institution (RI))就读。

当他在莱佛士学院读书时, 他阅读了一本印度第一位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后,他受到了社会主义理想的鼓舞。

他继续到当时在新加坡的马来亚大学就读医科时,他尝试阅读了哲学家卡尔.马克思和经济学家阿当史密斯的著作,以及英国工党和毛泽东的共产党在中国的斗争。让他的政治觉醒加速提高是受到世界各地的反殖民地斗争的影响。

依据他回忆,当时的大学生对政治是漠不关心的。他们害怕被逮捕。他们选择追求学位和职业。身为当年最佳和最灿烂的年代一份子,他说,认为自己是具有深厚的爱国抱负义务为新加坡做点贡献和为他的人民反对英殖民主义者的统治。

他投入了当时的校园的活动,在1953年成为了一名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的组织,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发起人。

1953年,他与一名在英国剑桥大学受教育的年轻律师李光耀见面。李光耀是协助8名因为在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机关刊物《华惹》刊登了文章,被英国殖民政府控告煽动罪的被告。

他们赢得了这场官司。李先生被他们称呼他们的胜利者。在煽动罪案件审讯结束几个月后,马来亚社会主义俱乐部在背后支持着(李光耀)和联合起来成立人民行动党。

林医生回忆说,马来亚社会主义俱乐部四处争取不同集团的人支持人民行动党。这可以从人民行动党的原始党纲里显示出人民行动党是一个社会主义和反对殖民主义的政党。在1955年的大选时,见到24岁的林医生支持行动党举行的群众大会上讲话。

当时人民行动党被标签为是属于工人阶级和受华文教育的政党,但是实际上它是由受英语教育菁英杂牌军所控制着。那些受华文教育社会主义者、专业人士和职工会领袖最终并无法留在党内。

双方的思想分歧表面化始于1957年。一个传说是在1957年,林医生受困于这个(历史)事件是,一群在党内的激进工会分子要把人民行动党的强人王永元和其他名领导人驱除出党。他们反对王永元,他们视王永元为反对左翼和机会主义者。

他认为,当时怎么做是“最不明智的”。这样会造成党内不团结和为殖民地政府进行镇压制造借口。

正如他所收集的资料看,他和几名,他和社会主义俱乐部几名成员找到了几名最先推动这项工作的人是:陈世鉴(Chen Say Jame)、吴文斗(Mr Goh Boon Toh) 和陈从今(Mr Tan Chong Kin)。他们尝试说服他们,但是,无法说服他们。林医生相信,当时可能引起了李先生的怀疑,他是与党内的左翼分子站在一起的。

人民行动党中央委员会的选举结果出现了僵局,那就是,李光耀集团和左翼集团各拥有6名中央委员。对于李光耀来说,这是他的同事通过羞辱性的行为把他挫败。林医生尝试说服他接受这个结果,但是,没有结果。

这样的结局是出现了:5名中央委员被林有福政府在一项反共行动中逮捕了。这样一来,李先生和他的同伙又重新取得党中央委员会的控制权。

1958年他们(指李光耀)引进了“干部制”。那就是只有受邀出席党员大会的党员才可以参与投票选举中央委员。林医生说,这就标志着党内左翼力量与李光耀之间的分裂的开始。

在(新马)合并问题的分裂

1959年即将举行时,林医生和傅树介医生自我推荐自己是“最衷于”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当时,他们的回复是否定的。林医生说,“他们并不相信我们”。林医生指的是李先生。

行动党在历史性囊刮了这场大选并第一次取得政权后,林医生发现自己的党员证并没有获得更新。

从旁观察,林医生见证了李先生集团与党内左翼集团之间的日益激烈的矛盾导致了1961年的大分裂。

这两大集团陷入一场关于星马合并、华文教育与继续监禁学生和工会领袖的剧烈斗争

这场痛苦的纠纷是在行动党失去了芳林与安顺的两场补选后处于崩溃边沿所导致的李先生关注在党内左翼的挑战,他在立法议会的51个席位进行了一次信任票表决。行动党得到27票的赞成票,但是,13名背叛的立法议员弃权。

13名背叛的立法议员被驱逐出党后,与其他的背叛者在1961年8月组成了社会主义阵线。这个政党由林清祥先生领导。

在这个关键时刻,林医生加入了这个新政党。他必须放弃深造的奖学金和离开公务员队伍。

他回忆说,社会主义阵线是一个强大的组织。它拥有数以千计的愿意献身的人们和准备可以组成一个替代政府的“几十个又几十个的大学毕业生”

林医生作为一名中央委员协助领导一个“智囊团”。“智囊团”的成员是来自当时的南洋大学和马来亚大学的毕业生所组成的,它的任务是负责准备各种说明有关党的政策与立场的文件。

他说,“我们并不缺乏菁英分子。我们的菁英分子绰绰有余。”

依据他的回忆,行动党与社会主义阵线之间最大原因的分歧是在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课题上。

由于惧怕新加坡将落入共产党的手里,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杜拉曼于1961年5月27日提出了建议由新加坡、沙巴、砂拉越和文莱与马来亚联合邦合并组成马来西亚联邦。

新加坡在这个建议下,在马来西亚联邦的国会拥有15个议席,这个议席数目是少于新加坡的人口基本比例的。但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是新加坡获得劳工与教育的自主权。

尽管左翼一直强调斗争的目标是要实现一个马来亚半岛与新加坡的同意的马来亚,但是,他们认为,这样的合并条件将是新加坡人成为“二等公民”。

林医生指出,最重要的问题就在“两种不同的地位的公民权:一种公民权是马来西亚人,另一种是属于新加坡人的。新加坡人不可以参与马来西亚的政治活动,在联合邦(国会)的代表比例比与人口比例下还要少。”

1962年9月1日,两党(行动党与社会主义阵线)之间的斗争在全民投票之日达到了最激烈的日子。行动党政府巧妙地提出了三个选项让人民选择有关合并的全全民投票条件,就是没有提出让人民选择反对加入马来西亚的选择。

行动党在这场全民投票中赢得的了71% “选择A项(加入马来西亚)”的巨大比数。社会主义阵线号召以投空白票抗议这场虚假的“全民投票”取得了25%的支持。

被监禁

接下来就是一场大镇压。在962年2月2日,超过100名左翼分子和工会领袖在冷藏行动中被大规模的逮捕。这场逮捕行动的目的是要共产党员和嫌疑共产党员与社会活动隔绝开来。

这场大规模的逮捕行动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新加坡的权力平衡。林医生说,“我们不是输给李光耀,而是输给了英国人。它们要镇压左翼的战略目的,而不是安全的问题”

当他说到自己被监禁近20年时,他的声音是有一种平静边缘。

年复一年,他回顾着,他们(政府)企图使用各种方式,包括单独监禁和审问以击毁政治犯的斗志,迫使他们承认自己是涉及共产党的活动的。

林医生成立政治犯的各种问题的辅导员。他鼓励政治犯谈谈自己在被审问时,在身体和心理上面对的虐待。他们当中一些人在表达了自己的内心话时情绪激动。

1972年,林医生发表一篇声明关于自己的被监禁和被带往内部安全局住在在罗敏申的总部两个月的经历。他坚持自己必须被释放。他说,1963年的合并行不通说明了“历史已经完全为我正确的立场进行了辩白”

他说,内部安全局官员要他发表公开声明,申明自己准备放弃政治活动和专心于医务事业。同时表达支持议会民主。

林医生要求无条件释放。他说,假设议会民主是存在的,他是不会放弃政治活动的。

他说,他被要求“承认某些事”,这样他的长期监禁的理由就可以获得确认。他回答说,他对“挽回李先生的名字”不感兴趣。他将不会发表任何声明谴责自己过去的政治活动。正如他所说的是“合法和正当的”。

当我向政府提出有关这方面的回应时,内政部的一名发言人说:

“和林医生所说的自己是一个反对党政治人物。他是通过民主程序进行‘合法和正当’斗争相反。事实上,林医生是一名杰出的共产党统一战线的领袖。他与其他的共产党统一战线领袖曾经策划和组织了亲共的活动支持马来亚共产党。马来亚共产党是从事于进行恐怖与暴力行动企图推翻新加坡的和马来西亚的民选政府。”

1978年.林医生从德光岛获得了有条件释放。政府在释放林医生时发表了声明,叙述了他作为一名共产党统一战线的成员。他拒绝签署一份声明,承诺自己不再涉及共产党活动和谴责使用暴力改变政府。

林医生的看法是,

既然他没有从事任何的鼓励暴力的活动,他就不应该谴责暴力。他说, “这就正如,要我签署声明说他并没有打自己的妻子,”

他住在德光岛4年。在之前。德光岛已经成为军事 训练基地。他在岛上阅读了很多医学书籍,而且成为岛上几千个居民唯一的医生。为了感激他为岛民的服务,岛上的居民会把榴莲和鱼虾款待林医生和他的太太。

释放

1982年9月6日,政府终于允许林医生回到新加坡本岛居住了。这被理解为他将会专注于自己的医药事业和遵守一些条例。

我问他,经过了长期的监禁,他如何适应目前的生活?他说了,他的政治立场上正确的!这是一个不可动摇的信念!

“我们是获得新加坡工人支持的反对党领袖。我们不可以背叛我们的支持者。所以我们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坚持到底。这是一个极其完整的智慧的问题。

我问他,是否会与李先生握手?他说,

“这样宽容大量是献给被压迫者,不是压迫者的。如果要我原谅他,并与握手,那么,他必须承认自己的错误和向我和我的太太道歉”

林医生的太太,陈孟端医生(DR. Beatrice Chen),是一名肾病或肾病专.她一直在为自己的丈夫治病。由于她无意在公开场合曝光,她拒绝了接受采访。

他们是在1958年一起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工作的。他们在1961年结婚。

在结婚后两年林医生被捕。在长达15年里,他们之间的见面都是隔着一层玻璃,并只能是通过话筒进行交谈。他们见面的时间每星期只有半小时。

他说,

“我们可以见面是对双方的一种藉慰。我们的共同斗争是一致的力量。我们彼此间了解双方。她一直在鼓励我。她给予了我在道德上的支持……对于她来说,这是极其痛苦的。她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林医生夫妇育有一个孩子。他现在国立大学任职。

“我的孩子5岁时我就被捕了。当我释放出来时,我的妻子已经是更年期了。我失去了抚养自己的孩子长大的天伦乐趣。”

当林医生没有为病人看病时,他就一直追踪着时事、上网寻找资讯和阅读政治哲学理论书籍——目前他正在阅读贝特.朗罗素的书(Bertrand Russell),英国哲学家。他也把绘画当成自己的一种爱好。

当您踏进他在蒙巴登路的公寓时,您将会感受到是受到一种四处是风景、鲜花和女人的绘画的视觉,完全没有一点政治色彩。

正如一对中国对联说,

与万卷图书为友、留一根脊骨做人

对联

社会主义阵线如何统治新加坡?

假设社会主义阵线在1963年9月大选击败人民行动党,它统治下的新加坡将有什么不同?

当社会主义阵线在大选中取得了33%的选票时,这给了执政党一个最接近票数的历史。大选中击败了两名部长,另外四名也几乎被击败。

尽管行动党了47%的支持票,但是,这是历次大选记录里最低的支持率。在第一个过去系统下,立法议会的51个席位中,执政党的席位37席,社会主义阵线的席位13席。一直以来都在议论着,假设不是因为大选前7个月,在冷藏行动下逮捕了100多名左翼政党和工会领袖。反对党将可能会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执政。

假设前社会主义阵线领袖林福寿没有被捕,他将会出来参与竞选。天朝人,假设社会主义阵线取得胜利,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将放缓,但是,他相信人民将会获得更多的福利。

他说,他们将制定合法的安全保障个人的最低工资制、裁员福利、社会福利和退休福利等计划。

他被视为是社会主义阵线的“智囊”的人物。在采访过程中向他提出了一些有关政府政策的看法时,他说,社会主义阵线为穷人和工人阶级做得比政府还要多。

他举例说,

例如社会主义阵线将不会制定一个低于市场价位的住房津贴,但是,会提供一个低廉成本价的房屋价位。他说,“公积金就是属于用来退休时用的。它不是用来索绑人民用来购买房屋的。”

在谈到更多目前的时事课题时。他对引进两个综合娱乐项目提出了异议。他说,

“政府把新加坡变成了‘国际富人’的娱乐天堂。这是 对新加坡的道德标准的一个危害。新加坡最终将会沦落到像美国洛杉矶一样,每一样货品都有价格,但是没有实际的价值。我想,这应该不是我们所要的社会。政府对两个综合娱乐城赌场寄以怎么高的期望,说明了新加坡的经济形势是多么严峻。”

他说,

与其吸引跨国大企业到新加坡来投资,新加坡应该着重于鼓励中小企业的发展,就像现在的香港一样的蓬勃情况。

在谈到政府补偿的薪金时,林医生抨击说,

部长每个月领取1万到2万元已经足够了。社会主义阵线的领导人准备为了政治信仰牺牲自己生活水平。他说,“我们把政治视为是一直感召、责任感和为国家服务的优先权,不是(个人的)事业。”

他坚信,

足够的年轻菁英分子将会为献身这个国家而走出来。“领导人的发掘不是通过邀请和向他们提出诱惑的高薪金和高尚的办公室……你是在控制着人民。应该让他们自己做出决定,他们将会创造奇迹”

他认为,

政府无法鼓励年轻人参与工作,那是因为它们自己已经疏远了人民,同时害怕“放手”的缘故

在谈到有关限制言论、集会和组织的自由时,他批评说,

诸如内部安全法令和保障与印刷法令时,他注意到“当李显龙掌权时,他承诺不会把新加坡恢复到过去的年代。”“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是,仅仅是一块小石子和卯石被踢了一下,就已经扬起了这么的尘埃。但是,大规模的镇压还是在许多地方出现。”

他呼吁

设立公开调查庭调查。这个调查庭由国际著名的法官负责主持。在豁免权下,让前政治拘留者提供证据,调查新加坡过去和现在的人权遭受侵犯事件。

他说,

当新加坡的年轻人感到他们可以自由的发言和决定国家的未来时,他们将会为新加坡做出献身。

鉴于他的强烈反对政府的观点,毫不惊讶的这为79岁高龄的医生是深受反对党的崇拜的。

在乌敏岛软禁期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