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王乙康嘴里找不到象牙!

——陈六使公民权被吊销和关闭南大是李光耀消灭左翼运动的牺牲品!

2016年9月15日,王乙康在参观华裔馆时说了以下的这段话:

“本地不同族群在我国建国历史中,都做出各种妥协和牺牲,华社所做出最大的妥协是在教育方面,而最大的牺牲莫过于南洋大学的关闭,以及它与新加坡大学的合并。

教育部代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今天在南洋理工大学华裔馆的中秋节午宴上致词时说,政府选择关闭旧南大是一项不易的决定,那是建国初年的非常年代,而 基于我国所处于的地缘政治环境,以及我国的建国核心价值观,是建立在民主与多元种族的基础上,因此必须以英语作为各种族之间的沟通工具,才能与国际经济接 轨。

年长一辈的新加坡华人,如今看到自己的子孙,在新加坡制度下获益,也见证英语的使用如何为年轻一代打开机会之门,对于当年所必须做的牺牲,也逐渐释怀。”

%e4%bb%80%e4%b9%88%e6%98%af%e5%a6%a5%e5%8d%8f%e7%b2%be%e7%a5%9e

华裔族群真的如同所的“释怀”了吗?

不是。这只是王乙康为了讨好他的主子自说自爽吧!

李光耀一开始就把南大视为眼中钉、存有敌意!

李光耀南大视为眼中钉、存有敌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大家可以从以下这个年表里(特别是红色字体)看到历史的事实:

%e6%9d%8e%e5%85%89%e8%80%80%e5%bc%ba%e8%a1%8c%e6%8e%a5%e7%ae%a1%e5%8d%97%e5%a4%a7%e7%9a%84%e5%8e%86%e5%8f%b2%e4%ba%8b%e5%ae%9e

1963年9月21日开始。当天陈六使老先生呼吁社会各界投票支持参加当年大选的10南大同学开始!

在大选结束后,也就是大选隔天,即9月22日,李光耀宣布吊销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从此南大就陷入被李光耀彻底消灭的厄运!

陈六使

这就是历史的事实!

这就是王乙康嘴里的所谓“华社所做出最大的妥协是在教育方面”吗?

作为当年响应陈六使老先生创办南大的华族社会会把这个历史事实忘记吗?

王乙康说:

“政府选择关闭旧南大是一项不易的决定。那是建国初年的非常年代,而 基于我国所处于的地缘政治环境,以及我国的建国核心价值观,是建立在民主与多元种族的基础上……”

他这是一派胡言!

1964年7月27日,警方逮捕了51名学生,并发表文稿说“他们是曾参与共产党颠覆活动”!?

14232589_824717384331328_2013477715427684242_n

14232507_824717200998013_5357343801206129184_n

李光耀在1961年与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力量公开分裂(也就社阵成立之后)从来就把镇压左翼组织与“共产党颠覆活动”挂上等号!这和王乙康所说的“是建立在民主与多元种族的基础上……”扯不上关系!

大家可以继续到以下网址进一步看看在1964年之后南大面对李光耀的政治镇压的后续历史事实:

1.《南洋大学 火红历史片段( 修正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4ZXvE_yG0k

2. 《被迫害南大生群英录》

http://www.nandazhan.com/lishi/qunyinglu.htm

3.《南大是在新加坡华社妥协下被李光耀关闭的吗?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rCJlqTV7Uw

对于王乙康的出身背景是众所周知的。他是前社阵国会议员王连丁的孩子。但是,我从来就不会对他出身背景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们当中有一些朋友把结束行动党一党独霸统治寄托在像王乙康和普杰理一类的具有左翼家庭背景身上!这是他们被行动党目前继续独霸统治失去了斗争信心的结果!

正如行动党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2011年4月20日所说的这段话:

“与其被历史束缚,……下一代的路应由他们自己选择,因为每一代人都面对不同的挑战。但往前看的当儿,……父辈的历史不该被遗忘。

新加坡的历史,从反殖民主义到争取独立,到左派、行动党和马来西亚之间的纷争,我们的历史也有许多伤痛。……当然如果纷争把我们带上另一条路,新加坡可能不会有今天,但这段历史也应获承认,它将增添我们的集体记忆。”

(见网址:《杨荣文:谈“左二代”成为行动党候选人: 家族政治背景不必永远成为隔阂》http://www.zaobao.com.sg/media/photo/story20110420-116790

杨荣文最少说出了历史的事实!那就是:

新加坡的历史,从反殖民主义到争取独立,到左派、行动党和马来西亚之间的纷争,我们的历史也有许多伤痛。……当然如果纷争把我们带上另一条路,新加坡可能不会有今天,但这段历史也应获承认,它将增添我们的集体记忆。

王乙康是在选择性忘记李光耀法西斯统治和镇压左翼力量的历史事实!

在王乙康在2015年8月28日向《早报》发表如下的讲话(见网址:《经过挫折洗礼 王乙康整装再起航》http://www.zaobao.com.sg/zpolitics/party/story20150828-519562

“多数新加坡人明白,当年的社阵也希望有一个独立的新加坡,而不是同马来西亚合并,这不等于是共产党,“所以他们在我们整个历史过程中,也有一定的地位。至于还未明确的历史细节,可能得由学者慢慢研究。

王乙康为什么会说这段话?

那是在2015年。

前社阵领导人傅树介医生为首的政治拘留者和历史学家领孔丽莎博士和覃柄鑫博士等(张志贤称他们“历史修正主义者”)共同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这本书收集历史学家和政治拘留者在过去50年在世界各地(特别是英国的莎翁档案馆和澳大利亚档案馆)搜集的法定历史秘密文件,揭露了李光耀当年为巩固自己的政权,在马来西亚成立前,不惜向英国人和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施压,要他们以新加坡社阵为首的左翼政党、工会、学生会文化艺术团体与马来亚共产党地下颠覆活动相关为借口,在1963年2月2日采取了代号为“冷藏行动”的大规模逮捕行动,以及接下来几年逮捕华校大专学府和中学生,关闭南大以及关闭或者变质华文中小学校!

冷藏行动中文版                 覃柄鑫博士

Hong-Lysa       傅树介照片

对于这段历史王乙康选择了“至于还未明确的历史细节,可能得由学者慢慢研究”回避!

为什么王乙康要以这样方式回答记者?

《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这本书出版的时候,当时李光耀还活着。李光耀为此还派了一名姓刘的国大历史系副教授到伦敦档案馆进行鉴定书中所说的一切档案资料是否属实!说白了,王乙康根本就没胆对这段历史的真相做出任何的评语是绝对正常的!

lau

身为主管大专学府的教育部高级职务部长的王乙康为什么对于南大的历史问题却这么清晰呢?

这绝不是偶然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正是今年9月9日到12日,南洋大学全球校友联欢会正在印尼的巴厘岛举行第15届集会。东道主是在印尼的南大校友。这是一个2年一次的盛大集会。全球那些真正的南大学生都会争取这个机会与当年的同窗欢聚一堂。

%e4%bb%80%e4%b9%88%e6%98%af%e5%8d%97%e5%a4%a7%e7%b2%be%e7%a5%9e

为什么他不去巴厘岛?

一名前南大生、印尼公民( 可能已经取得了新加坡的永久居民权)在欢迎会上说了以下这些话?

“我曾有两个提议:一是南大复校。时代变了,南大复校的办学方向、课程设置要顺应适应时代的需求,但我们先辈为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传承,这是对人类对社会有益的事,我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允许这个申请。二是成立全球南大校友基金会,……

%e7%bf%81%e4%bf%8a%e6%b0%91

就个人而言,行动党作为一个新加坡的执政党,它对“复办”南大有什么看法或者计划,它大可自己开诚布公地向在新加坡的南大同学说不就得了。

南大是在新加坡设立的,行动党要找南大同学谈这件事,或者探讨这件事,那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它根本就不必让远隔几百海里外的外国公民帮忙传递这个信息给全球的南大校友!

在李光耀时代,当他进行镇压南大学生时,就同时扶植了“南大学生联谊会”和“南大毕业生联谊会”的御用组织!南大生成为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有的是,诸如何家良、庄日昆、吴俊刚……一把抓就可以抓到一大萝!

对于这个人,我不认识他。我也不想认识他,我也没有必要认识,我也不会高攀。

但是,这个人的讲话给人感觉他似乎是在代表行动党政府传话的?!

他受行动党的委托在试探南大同学,特别是在新加坡的南大同学对于在新加坡“复办”的反应。王乙康在隔天到华裔馆的讲话就是和他互相呼应。如果反应理想,行动党就会走出台前来表态?

实事求是的说,对于当年参与建设南大的华社来说,他们都知道,要复办陈六使老先生当年的南大精神那是不可能的了!这一点不容置疑。

如果有人确实要实现南大同学这个期盼,首先,而且不可商量的条件是,必须恢复陈六使老先生及其同辈的公民权!——尽管他们已经往生,但是必须给予平反!

其次,行动党政府必须承认,当年以莫须有罪名逮捕,开除和驱逐南大同学是错误的!他们当年和现在的学籍和学术地位必须获得肯定!

如果连这起码的条件都无法实现,那么,说白了,“复办南大”也就是为当年李光耀关闭南大,消灭华文教育的罪孽涂脂抹粉吧了!

李光耀已经把南大关闭后变质了!李光耀圈养的走狗又咋能让当年的南大死而复生呢?

%e7%8e%8b%e4%b9%99%e5%ba%b7%e6%a0%b9%e6%9c%ac%e5%b0%b1%e4%b8%8d%e7%9f%a5%e9%81%93%e6%9d%8e%e5%85%89%e8%80%80%e4%b8%ba%e4%bb%80%e4%b9%88%e5%85%b3%e9%97%ad%e5%8d%97%e5%a4%a7

如果纯粹是为了南洋理工学院改名为南大,那么,当年的南大同学就不必大费周章了!

行动党大可在新加坡的“南大毕业生联谊会”找一名“宋江”出来表演一番与行动党“谈条件”(事实上,那个印尼人已经把话说得够白的了:“我相信新加坡政府会允许这个申请”),最后,全盘接受行动党提出的任何条件,明天南洋理工学院的牌匾就可以扯下来,再复制一个当年陈六使老先生建造的牌匾挂上去就是了!说不准,行动党甚至可以拿出一块相等于当年陈六使老先生捐献出来的土地面积归还给陈六使老先 生的后人!

南大的“宋江”是不是该出台了?如果是。那么,南大的“复办”绝对指日可待!

相关联系:

1.太公孙史:《南洋大学历史钩沉:关闭南洋大学究竟是谁的主意?

http://www.nandazhan.com/lishi/shuiguan.htm

2.魏达人:《相思片片繁华落尽——911 忆陈六使》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9/11/

3.陈华彪:《南大的英雄儿女与蛀虫》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9/11/


留下评论

相思片片繁华落尽——911 忆陈六使

作者:   达人

陈六使

转载自: http://www.nandazhan.com/mail/mail374.htm

 每年的中秋前不才会到日治时期蒙难人士纪念碑去悼念碑下的忠骨,我不明白那是抗战纪念碑仰或和平纪念碑。今年中秋前逢911及哈芝节,我除了想到古兰经给伊卜拉欣道平安,我就这样的赏赐一般为善的人,他实属我的归信的仆人,也追思六叔公。

  忆儿时不才在巨港八小念书,每天上课前老师会拿出苏卡諾和毛主席照片要我们认。不久他俩老的照片没在学校出现,军人除了到我老家把所有华文刊物和书本拿到家门前烧了,我还记得在八小上了最后一课,军人把校长带走而八小成了宪兵部。

  44年前的今天,我家人接了个电话后,别了我们的大家长六叔公(六使公),不才当年年幼,不知送别了是东南亚华人的认同与梦想。44年后的今 天,世界各地的南大儿女涌入巴厘岛,为的是守住南大精神、珍惜着南大不老情,正如翁俊民学长说“1770名三轮车夫为南洋大学義踏,百乐门舞女为南洋 大学義舞;我们不会忘记,不只是富商巨贾,不只是名儒雅士,更有无数的工人、市民、三轮车夫、舞女等,各行业的草根阶层为教育倾注心力;从没有一所大 学会像南洋大学那样,让东南亚全社会不同阶层的人如此齐心聚合在一起,我们不会忘记。南大精神从没有一所大学会像南洋大学那样,让东南亚全社会不同阶层的 人如此齐心聚合在一起。

  今早,不才想到15年前的911那天早上,有多少人在世贸中心,为当天多少忙而没有机会再忙下去。如果我们的每一天是空的玻璃瓶子,每天结束后 我们装满了不同物质在瓶里,最后一天的最后瓶子装满后,我到上帝那他会看我每支瓶里装了什么?50年代的工人、市民、三轮车夫、舞女为了南洋大学牺牲了多 少宝贵的瓶子?如果当年的一万元可以买间洋房而今天一栋洋房是一千万,那六叔公当年的五百万今天是多少?也许南洋大学是当年华人的软实力配合社会各阶层正 能量无私奉献,那我们还有多少软实力?

感谢南大儿女的正能量设立陈六使图书馆,南洋大学研究院,举办第15届世界南大校友联欢会。

  南大精神不老

  南大儿女健康幸福。

♥  ♥ ♥  ♥

──    

 未曾受过高深教育,竭力争取公民权益。

 你──    

 为谁兴办教育,为谁丧失权益。

──    

 如果泉下有知, 再又为谁操劳。

 听──    

 南大儿女的心底,还在为你翻涛。

 

相关链接:

1.南大的英雄儿女与蛀虫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9/11/

2. 被迫害南大生群英录

http://www.nandazhan.com/lishi/qunyinglu.htm

 


2条评论

(中英文对照)南大的英雄儿女与蛀虫 The honourable children of Nantah, and the worms

南大的英雄儿女与蛀虫

作者:陈华彪(10.9.2016

对联

1950和60年代的南大(南洋大学)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在血汗泪水、政治镇压 与驱逐行动中写下来的。千万别把当今的重建同名学府和南大混为一谈。许 多那一 年代的南大校友只把现有的”南大”看成是冒充南大的山寨版。这其中的过程和故事, 足够写成一本书,所以不再这短文里赘述。

最近有一位南大校友费了很大力气,编了一份1950和60年代被迫害的南校友名单(被开除和不经审讯被拘留的在籍学生和毕业生)

如果你也把那些被驱逐出境、被逼离国或被逼跑进森林,还有那些由于南大背景而在事业前程上遭受阻扰的名字加入名单,这份名单的长度一定会吓坏很多新加坡的英校生。

通过一场重复性的政治暴行,李光耀在1980年代摧毁了南大校园。由于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李光耀虽然不甘愿,却不得不把那座具有象征性的大门牌坊留下来, 却故意叫人设计一条公路,把牌坊原本的校园分开。到那时候,

南洋大学已经通过一场和星加坡大学的虚假”合并”而被消灭了。这场PAP化南大的恶行是对那些 在1950年代协助创办南洋大学的华人(包括东南亚成千上万的百姓和华商,以及慷慨的赞助人陈六使)的一种背叛。

陈六使

南大史有一页黑暗面需要拿出来讨论的是政治部对南大校园的渗透活动。为了对付学生,政治部在学生当中安插”卧底”奸细。在1970年代就是因为在校园里有 一股恐惧感而使到只有少数学生敢出面参与当时的主流学生抗议活动。多数南大校友都知道”白色恐怖”是怎么一回事,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这么少南大生参 与反对党政治。在南大所发生的政治镇压是造成新加坡华校生进步力量在智识发展方面停滞的基本原因。

除了政治部的秘密档案之外,那些退休的政治部长官是这面黑暗史的活生生的见证人。这些破坏左派华校生的智识发展的”卧底”奸细究竟是谁?他们现在哪里?这些”卧底”奸细其实并非已经灭亡的品种。

我相信其中一位我有缘见面的南大”卧底”奸细,据说已经化身而成为反对党的一员!这样领取公款的人并非爱国者,而是破坏国家民主进程的可耻的蛀虫。在新加坡应该可以找到一条更正直的谋生途径。

一个能把公道正义还给那些被镇压被歧视的受害者的全国性调解过程,可望有一天会在新加坡出现。要促使这个值得纪念的大事更早发生,我们需要催化剂、我们需要像斯诺登(Edward Snowden)那样的人,我们也需要人们正视他们的良心而在历史上扮演正确的角色。目前在新加坡有这种品质的人却不多见。

无论如何,当这样一个日子到来时,应该把这份被迫害南大生名单以”南大精神”为题地刻录在南洋大学的一道墙上。只有这样,才能算是把南洋大学回归到她的应有的光荣的历史地位上。

相关链接:

1.被迫害南大生群英录

http://www.nandazhan.com/lishi/qunyinglu.htm

2.现在的行动党政府有义务和责任就李光耀时代政治迫害陈六使老先生的历史进行平反并恢复他的公民权!!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wp-admin/post.php?post=408&action=edit

14232589_824717384331328_2013477715427684242_n

   14232507_824717200998013_5357343801206129184_n

The honourable children of Nantah, and the worms

Tan Wah Piow   10.9.2016

对联

One of the questions I raise in this article, which is now published on various Singapore web-sites, is the adverse impact of the government’s persecution of Nanyang University in the 1950s and 1960s on the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of the progressive movement in Singapore.

Nantah, or Nanyang University of the 1950s and 1960s was an institution whose history, without exaggeration, was written in blood, tears, political persecutions, and banishments. Nantah should not be mistaken with the present reconstituted institution of the same name. Many of its alumni of the 1950s and 1960s generation regard the current Nanyang University as a plastic copy of the real thing. The intervening story is a deserving subject for a book, and not the purpose of this short article.

Recently one of Nantah’s alumni has painstakingly compiled a list of Nantah alumni who were persecuted in the 1950s and 1960s (including those undergraduates and graduates who were expelled, and detained without trial). If one adds to this list those who were banished, exiled, or forced to leave for the jungles; and those whose professional careers were stunned as Nantah alumni, the length of the list would shock the non-Chinese educated Singaporeans.

In an act of aggravated political vandalism, Lee Kuan Yew in the 1980s demolished the Nantah campus. Out of political expediency, Lee had to grudgingly keep the iconic Gate, but ensured that it was separated from the main campus by a highway.

By then Nanyang University was already extinguished through a pseudo-merger exercise with the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This PAP-nization of Nantah is a betrayed of all who helped found the university in the early 1950s, including the thousands of toiling masses in Southeast Asia, Chinese businesses, and one generous benefactor Tan Lark Sye.

陈六使

One aspect of the dark history of Nantah which has yet to be told is that of infiltration of the campus by the Special Branch. To keep the students in their place, spies were recruited from amongst the students.

Such was the sense of fear on the campus at Nantah in the 1970s that only a handful of students cared to engage with the larger student protest movement of the time. Nantah alumni are all too familiar with the expression ‘white terror’, and that may explain why very few are engaged in opposition politics today. The political suppression at Nantah was responsible for the intellectual stagnation of the Chinese-educated progressive movement in Singapore.

14232589_824717384331328_2013477715427684242_n
Apart from whatever that exists in the secret police archives, retired ISD directors are the living keepers of this dark secret, . Who and where are these spies? They are not an extinct species.

I believe one of the spies from Nantah who was my one-time acquaintance had reportedly reinvented himself as a politician in the opposition camp! Such a person, paid for by the State, is not a patriot, but a despicable worm subverting the democratic process of the nation. There should be a more honourable way to make a living in Singapore.

Hopefully a day will arrive where there can be a National Reconciliation process in Singapore so that justice can eventually be returned to the victims of repression and discrimination. For such a monumental event to take place, we need catalysts, we need people like Edward Snowden, and we also need people to search their conscience and play their rightful role in history. At the moment there is a short supply of politicians and people with such calibre in Singapore.

However, when such a day does arrive, this list of names from Nantah should be etched on the wall at Nanyang University under the caption – The Spirit of Nantah. Only then could the present day Nanyang University be restored to its rightful honourable place in history.

14232507_824717200998013_5357343801206129184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