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高度肯定非政府组织、人权组织、人权活跃分子、社会改革分子、同性恋组织者不懈努力和牺牲后得来不易的斗争成果!

本文导读:

印度尼西亚人民、缅甸人民、马来西亚人民的反对独裁霸权斗争的历史告诉了我们:

新加坡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人民,只有通过与行动党进行自身坚持不懈的斗争,并在联合国人权组织和世界非政府组织机构的压力下,行动党最终必须、也必然要把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的自由、民主和平等归还人民!

根据2016年10月21日星期五晚间《联合早报》报道:《本地公司和组织在演说角落举办活动 将无需准证》。

(见网址: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61021-sg-speaker/3225200.html#.WAoPoBjmLFw.facebook

内政部修改条例,规定外国机构和组织必须获得准证,才能在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举行集会或游行。赞助、宣传或动员参加相关活动也须获得批准。本地机构或非政府组织,则无需申请准证,就能在演说者角落举办活动。新条例下个月起生效。

内政部表示,政府2000年设立演说者角落主要是为了让国人有地方发表看法。这次修改条例是为了强化这个核心原则。而政府的立场是外国组织或机构不应干预新加坡国内问题,尤其是政治或具争议性的问题,因此只有新加坡公民,无需申请就可以在演说者角落举办演讲和集会。

从下个月起,除了新加坡公民,本地公司和非政府组织也可豁免申请准证,但它们必须是在新加坡注册,也必须主要由新加坡公民管控。外国公司和组织则需要准证。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表示:“ 外国人可以参加有准证的活动,但我们会先审核活动的性质。我们观察到外国人参与讨论同新加坡关联的社会政治课题,具争议性课题的情况有增加的趋势,因此我们必须厘清情况。”

本地公司和组织也可在无需准证下,通过远程方式演讲。当局也将对室内集会豁免申请准证的规定,做出相应的调整。

%e8%8a%b3%e6%9e%97%e5%85%ac%e5%9b%ad%e9%9b%86%e4%bc%9a%e6%97%a0%e9%9c%80%e5%87%86%e8%af%81

广东人有句话说什么来的?——转佐性?啥意思?

它意思是说,一个作恶多端的人,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大好人!

三木根这些话是在打着灯笼过坟地说个乱葬岗的死人听的!或者,更加明确地说,他是在说给李光耀听的!——爷爷,我们已经尽力了!管不管得了老外,那就得看您了!

当这一信息上载到网上,网民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以下是在信息公布第一时间网民的部分反应。

Vincent Lee 拿准证註册就不需要去那过烂地方说话

Chuan Shee 这新条例能耐多久?值得探讨

Li Liang 先不要高兴,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出现补充条例!

Chia Yew Li 吴公公时代不是说没有条件吗?要学英国海德公园,只要脚不踩在土地上就可以了

Louie Woo 亚斗只是受到点压力,暂时释放出而已,一完事就移回原点!

Bruce Wee 好像是陷

Louie Woo 可能往后要越 堤去city square在那集会,搞抗议了

国镇王 新加坡的法律可以随时随地改,别高兴的太

Elynn Zhong 講話不用准证,可是内容就不是這樣,被抓到話柄,你就完了

Lee Siu Pan 朝令暮改,不足为奇

Yuexue Liu · Friends with Zhou Guo Chong

话中有话。意思是外国团体就需要拿准证。显然是针对pink dot 运动

孔彩意 聽聽就好。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笑

Ng Yik Hong 沒那麼好死。

本地公司或組織無須准證即是包跨政府機構和有關聯部屬在類似 CPF 演講時能夠同時加插進來攪局。 而外國機構需要准證以便阻止或仰制其提供物資推廣症腐不認同的活動

Ng Yik Hong 表面是讓步了, 其實將了一軍

Alan Tay 兵不厌诈 ,小心有诈 ,阿斗非善类 ,所谓 ,善者不耒 ,耒者不善

Thomas Eng 宪法一改。要人民自投罗网。再来提控。一网打尽

这些网民 不是任何反对党的成员。他们第一时间的反应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那就是老祖宗的老话说,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麻绳!何况新加坡的老百姓已经在SG50之前已经李光耀这条毒蛇咬着,他把口中的毒液遗传给了接班人松口!这些李光耀的接班人至今还继承着李光耀的衣钵,人民咋能相信人民行动党所说的一切了!甭管是李光耀本人(当然他已经死去了!如果,我说的是,他是现在还活着,这样信息是绝对不会出现的!),还是现在第三代或者是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所说的一切背后都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政治阴谋和目的!这已经是新加坡老百姓达致的共识!

我们理所当然的也是不会相信行动党公布这个信息的诚意性!因为我们与行动党打交道已经不是最近三两年的事了!

1959530日,李光耀利用左翼组织及其领导的老百姓为要求实现一个独立、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祖国愿望上台执政!他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伙同英国殖民主义者和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总理的东姑,在196322日以及在19649月大选过后全面逮捕和监禁了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政党工会组织!

这就是说,我们对行动党的了解和认识已经超过了SG50了!

林福寿医生在2010年2月20日林福寿医生接受海峡时报记者蔡皓峰访谈时说了以下这段话:(见:《人民论坛》:《与万卷图书为友、留一根脊骨做人》

(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8/18/)

在谈到有关限制言论、集会和组织的自由时,他批评说,诸如内部安全法令和保障与印刷法令时,他注意到“当李显龙掌权时,他承诺不会把新加坡恢复到过去的年代。”“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是,仅仅是一块小石子和卯石被踢了一下,就已经扬起了这么的尘埃。但是,大规模的镇压还是在许多地方出现。”Criticising the various restrictions on freedom of speech, assembly and organisation, like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and the 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 he notes: “When Lee Hsien Loong came to power, he promised to leave no stones unturned to remake Singapore.

“But what we see is just the little stones and pebbles being merrily kicked about, raising so much dust and din, but the big boulders of repression are still very much in place.”

在人民药房接受采访

为什么行动党要在这个时候公布这个信息?

我们可以回顾以下的信息。

这是联合国人权组织在今年李显龙访问美国时写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信提出的要求:

“我们特别要求您向李显龙总理施加压力落实以下事项

· 与其他英联邦国家一样,废除触犯诽谤罪刑罚

· 终止在法律上和行动上影片检查制度

· 重新修订公共次序法律和公共娱乐与集会法律的条款,以便符合保护集会自由的国际标准

· 终止对鄞玉林和张素兰进行调查有关指控他们涉嫌在政治活动期间破坏冷静日的指控

· 废除大法典377中有关贬低同行恋性行为的条款

· 重新修订有关禁止传播媒体和其他媒体法令对同性恋者生活的正面描述;以

· 指示社团注册局批准同性恋社群(LGBT)在社团法令下注册团体。“

Specifically, we urge you to press Prime Minister Lee to act to:

· Eliminate the offense of “scandalizing the judiciary,” as many other commonwealth countries have done;

· End film censorship, in both law and practice;

·  Revise the Public Order Act and the Public Entertainment and Meetings Act to bring them into line with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for the protection of freedom of assembly;

· Drop the investigations of Roy Ngerng and Teo Soh Lung for allegedly violating restrictions on political campaigning during the “cooling-off” period;

· Repeal section 377A of the Penal Code to decriminalize consensual sexual activity between men;

· Revise the Free to Air Radio Code and other media regulations to eliminate the prohibitions on positive depictions of LGBT lives; and

· Instruct the Registrar of Societies to permit the registration of LGBT organizations under the Societies Act.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6/30/(中/英文版)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问美国致函奥巴马总统(下) Human Right Watch Org letter to President Obama on the state visit of Singapore’s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to USA(part two)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624日发表声明

“关于新加坡接受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UPR)

2016 年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机制(UPR)会议上大多数会员国提出事关新加坡的人权问题——是一个继续的问题——但是仍然维护的解决——这是新加坡早2011年时第一次进行检讨至今。我们很少收到新加坡在方面的回覆。从那个时候至今,他们将会解决这些受关注的问题。(The major human rights issues raised in the 2016 UPR session on Singapore were a continuation of many concerns raised – and yet still unresolved – since Singapore’s first UPR review in 2011. We received very few answers from Singapore on when, if ever, they will address these concerns.

很多国家提出了新加坡政府歧视同性恋者(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简称“LGBT”)和在法典337A条款下,践踏了他们个人的隐私权,即视男性与男性之间自愿的行为是犯罪的。新加坡政府并没有直接对这起事件表示关注,但是,明确说新加坡的社会在这个问题是保守的。在这期间,在本月份较早时候,内政部长发出警告国际企业必须停止支持每年(在新加坡)举行的支持同性恋者骄傲和团结的粉色圆点节日(Pink Dot(Many states raised Singapore’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LGBT) people and violations of their right to privacy under penal code article 377A, which criminalizes consensual same-sex relations between men. The government did not directly address these concerns, but claimed Singaporean society considered the issue to be “too controversial.”  Meanwhile, earlier this month, the minister of home affairs warned international companies to stop supporting the annual LGBT pride and solidarity festival, Pink Dot.)

新加坡政府的代表再一次采取了回避批评新加坡政府一些限制公民社会和政治权利,诸如自由表达、结社会和平集会的基本权利。政府已经提出了承诺,以解决这些被提出来的严重的问题”(Singapore’s representatives again sought to deflect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s severe restrictions on fundamental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such as freedom of expression, association, and peaceful assembly.  The government offered few commitments to address serious concerns raised about these rights.)

新加坡政府在关于批准国际人权公约的记录依然惨淡。他们只批准了三个主要权利公约和一个可选的协议新加坡政府还没有批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o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或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Singapore’s record on ratifying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nventions remains dismal, having only ratified three core rights conventions and one optional protocol. It has not ratified eithe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o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见:《人民论坛》:(中/英文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2016624日发表声明:关于新加坡接受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 (UPR)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Adoption of Sinagpore’s UPR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6/30/

(中/英文版)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问美国致函奥巴马总统:

“公共游行示威和其他的集会仍然是受到一些条件的限制。任何人要在芳林公园,即演说者角落所在处以外的地区举行示威和其他的集会就必须申请。即便是在芳林公园范围内举行的活动都可能会被起诉或受到当局的骚扰。社会活动分子Jolovan Wham在芳林公园里组织的与占领者团结在一起时,由于有两名香港公民的参与,他在过后接到了警方严厉的警告信。尽管在举行时集会时,他事先已经明确地说明,并在集会当天展示了说明了有关在新加坡的法令下,非新加坡公民是不准参与有关的活动的。其他活动份子被控举行非法/不被批准的游行,被控理由是因为他们在芳林公园网上申请表格上是在演说项目而不是在游行项目之前打勾。使用芳林公园的在线注册表格的一栏是演说,另一栏是游行示威。即使是要积极响应上个月发生在奥兰多枪击事件举行一场烛光追思会,他们也加诸限制的条件,如限制演讲者在芳林公园的演说,以便造成这场集会不可能实现在同一天举行的计划。(Public demonstrations and other assemblies remain severely limited, with a permit required for any assembly outside of Hong Lim Park, where the so-called “Speaker’s Corner” is situated. Even events held within Hong Lim Park can result in prosecution or harassment by the authorities. Activist Jolovan Wham was given a “stern warning” by the police after two Hong Kong citizens attended a protest he organized in solidarity with the Occupy Hong Kong movement, even though he made clear, in promotional materials and at the event itself, that participation by non-citizens was not permitted under Singapore’s laws. Other activists have been charged for holding an “unauthorized demonstration” on the grounds that they checked the box, in the online registration form for use of Hong Lim Park, for “speeches” rather than the one for a “demonstration.” Even efforts to hold a candlelight vigil in response to last month’s Orlando shootings were hampered by restrictions that make it impossible to plan and hold an event on the same day, and include restrictions on speakers at assemblies in Hong Lim Park.

新加坡的宪法是正式保障表达言论、和平集会和组织的自由权利的。但是,在实践上这些权利严厉和经常性地遭受限制。法律系统的相互联系加剧了政府控制的媒体宣传渠道磨和旨在遏制那些批评意见的言论的条规都是用于所有的媒体。长久以来,当政府机构或者领导人反对这些反对者的看法时,司法部门把那些涉嫌违法者判处骚扰、诽谤和藐视法院的等罪名并处以罚款和监禁。(Singapore’s constitution formally guarantees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peaceful assembly, and association, but these rights are severely and routinely restricted in practice. Government domination of media outlets is exacerbated by an interlocking system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designed to curb the speech of those with critical views in all media, and a judiciary that has long fined and imprisoned alleged violators for sedition, defamation, and “scandalizing the judiciary” when government institutions or leaders are the objects of criticism.

组织社团的自社团注册法令要求最少需要10名会员才可以注册。但是,政府可以基于对于哪些对公共安全、利益和良好秩序有害于的目的予以拒绝。或者,哪些注册成为社团可能会与国家利益相抵触的。(Freedom of AssociationThe Societies Act requires that organizations with at least 10 members register, but permits the government to deny applications on grounds that the organization’s “purposes [are] prejudicial to public peace, welfare or good order” or that registration would be “contrary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 The Registrar of Societies has refused to allow any LGBT organization to register as a society on the ground that “it is contrary to the public interest to grant legitimacy to the promotion of homosexual activities or viewpoints.” The inability to register means LGBT organizations struggle to raise funds and have no standing to advocate with the government for LGBT rights.社团注册局已经拒绝任何同性恋组织注册成为社团。他们拒绝的理由是是这是违背的公众利益的,允许其注册就等于给予合法的推动同性恋活动或观点。无法注册成为社团就等于同性恋组织难于筹款和无合法的场所从事与与政府争取自身权利的斗争。同性恋社群的权新加坡的同性恋社群的权利受到严格的限制。同性恋者之间的男性的行为仍然是被视为犯罪行为。个别的同性恋者在受到歧视时并没有获得法律的保护。媒发局成功地禁止电视台的电台正面讲述有关同性恋者的传播。例如,电台自由广播条例申明任何有关信息、主题和情节的生活内容涉及同性恋、易装癖、恋童癖和乱伦都应为视为非常谨慎的事。他们的生活行为不应以任何方式被推广,确认或美化。属于上述内容的信息或者对话内容不准进行广播Rights of LGBT PeopleThe rights of Singapore’s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LGBT) community are severely restricted. Sexual relations between two male persons remain a criminal offense, and LGBT individuals have no legal protection against discrimination on grounds of sexuality. The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effectively prohibits all positive depictions of LGBT lives on television or radio. For example, the Free to Air Radio Program Code states that:information, themes or subplots on lifestyles such as homosexuality, lesbianism, bisexualism, transvestism, paedophilia and incest should be treated with utmost caution. Their treatment should not in any way promote, justify or glamorize such lifestyles. Explicit dialogue or information concerning the above topics should not be broadcast.20166月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常年支持同性恋权利的纪念活动已经进入了第8个年头了这个活动是获得了包括谷歌、巴克利银行、JB摩根银行、高盛集团、BP石油公司、彭博社、推特、苹果和脸书等国际企业所支持和赞助的几天前,在活动举行过后,内政部决定要限制这些企业的赞助这项活动。他们的理由是跨国是涉及到外国干预本地事务的问题。内政部声明说,它将采取实际行动确保外国企业不可以在新加坡赞助、支持或者影响在芳林公园举行类似这样的活动”……有关同性恋的问题,这样的赞助粉红点(Pink Dot)活动将等同于鼓励同性恋,以及事件的目的是反对同性恋的原因”(The annual Pink Dot Festival in support of LGBT rights celebrated its eighth year in Hong Lim Park in June 2016, supported by the sponsorship of corporations such as Google, Barclays, J. P. Morgan, Goldman Sachs, BP, Bloomberg, Twitter, Apple, and Facebook. A few days after the event, the 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moved to restrict such funding for the event on the grounds that sponsorship by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constitutes “foreign interference” with domestic affairs. The MHA announced that it will “take steps to make it clear that foreign entities should not fund, support or influence such events held at the Speakers’ Corner… In the context of LGBT issues, this will apply both to events that advocate the LGBT cause such as the Pink Dot, as well as events whose purpose is to oppose the LGBT cause.”)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6/30/(中/英文版)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问美国致函奥巴马总统(上) Human Right Watch Org letter to President Obama on the state visit of Singapore’s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to USA(part one)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政府在21061021日晚间通过电视台报道的所谓“《本地公司和组织在演说角落举办活动将无需准证》”的政治背景!

这就是李显龙在8月份访问美国时,允诺美国总统奥巴马他要回来干的事!(他的代表团包括了维文、陈振声、王乙康、益华仁等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

为什么行动党选择这个时候才落实这个允诺呢?

行动党政府选择在这个时候宣布这项决定那是因为它们在南海问题辜负美国人对期望落空!如果它们不在这个时候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听话的小男孩”!那么, 往后的日子确实只能让自己到墙角“纳凉”!

我们必须高度肯定:这是新加坡的非政府组织、人权组织、人权活跃分子、社会改革分子、同性恋组织者经过几年不懈努力和牺牲后得来不易的斗争成果!

对于这个得来不易的斗争我们要如何看待呢?

  1. 我们完全清醒的认识到,这并不是行动党自愿或者心甘情愿地把新加坡共和国法约定下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平等归还给人们!他们是在为了讨好美国人不得已而为之的!

  2. 人民行动党已经控制了新加坡超过了半个世纪的。这个老店已经牢牢控制了新加坡的所有一切,其中包括了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各个国家和私人领域,形成了由它们为核心的极其庞大的新型和新兴的官僚买办集团。面对这个新型和新兴的官僚买办集,我们不可能、也无法采用世界上其他国家人民通过正常和合法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循规蹈矩地通过选举活动与它们进行正面的斗争!因为掌控了这个国家的选举机器。

  3. 我们要行动党继续周旋,直至最终结束行动党一党独霸、独断独行的政治局面,那就是必须:

    一、积极和大力支持已经觉悟和行动起来的新加坡年轻一代,特别是那些具有专业社会地位的年轻人发起的为争取和改善基本人权、结社和游行自由、出版和言论的斗争;

    二、积极和大力支持他们为开展各式各样的诉求向世界各国,特别是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寻求支援的行动(到联合国进行申诉和进行网上签名请愿的行动党);

    三、在联合国人权组织和世界非组织机构的支持下,迫使行动党早日同意在新加坡允许成立非政府人权组织等机构;

同胞们,大家都知道老祖宗的老话说:

狐狸摇身变外婆,世界也有人一等,口吃人肉念弥陀!

对于行动党在21061021日晚间通过电视台报道的所谓“《本地公司和组织在演说角落举办活动 将无需准证》”理所当然就是有其政治目的和阴谋的!

进入21世纪的年代。印度尼西亚人民、缅甸人民、马来西亚人民的反对独裁霸权斗争的历史告诉了我们:

新加坡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人民,只有通过与行动党进行自身坚持不懈的斗争,并在联合国人权组织和世界非政府组织机构的压力下,行动党最终必须、也必然要把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的自由、民主和平等归还人民!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李光耀国际老鸨业务即日起停止营业!——李显龙不是干国际老鸨生意的料子

开页说明:

  1. 这篇文章不是要成为哪些在网上利用南海事件是进行反华、丑化或仇华的大合唱材料!

  2. 这篇文章是要让中国人,特别的70、80和90后的中国人知道行动党本来就是反华反共的急先锋!中国人不要一厢情愿地与李光耀认亲攀故!

  3. 这篇文章的重点在于要说明为什么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在南海问题上这么“积极卖力,不惜一切地与中国对着干”!李显龙完全知道这一切与中国对着干的结果是什么?——行动党的“通商中国”还能“通到中国吗”?

×××××××××

咱们的老祖宗有一句古训:富不过三代。这句话对于近来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来说是对上号了!

行动党,或者说得更加准确的是,李光耀为什么能够在统治期间,新加坡在没有任何天然资源的条件下,从1965年到1970 年代初期能够在经济上崛起和超越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和充足劳动力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

靠得是什么?

靠得就是李光耀所精心从事国际老鸨的业务!

那就是他利用西方国家在那个年代进行反华反共军事包围圈时,需要在亚洲找到一个可靠的军事基地补给和政治上反共反华的稳定国家!李光耀的国际老鸨生意就是这样干起来的!

为什么新加坡的经济在70年代中期能够从转口贸易和电子加工业出口过,摇身一变成为投资资本输出的国际主权基金国家之一?

靠得是什么?

靠得还是李光耀所精心从事国际老鸨的业务!

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提出了中国改革开放政策时,提出了需要一个稳定与和平的国内外大环境的要求下。为此,李光耀看准了中国从解放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前一直处于孤立于世界的不利条件,它要吸引与借助西方国际投资资金进入中国市场,必须和必然要有一个能够获得西方国家信得过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也必须寻找一个可以为自己与西方国际投资资金互相沟通的国家。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是西方国家在亚洲远东区与最信得过的国家和奴才,而且新加坡是以华族占大多数的有利条件!

李光耀就是这样干起了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老鸨业务!

今天中国人指着新加坡隔山隔海的喊爹骂娘。不!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他们应该指着以李显龙为首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喊爹骂娘!但是,中国人并不知道,行动党今天的所作所为事实上与中国人自己一手造成有关的!

中国人对此不服气吗?

看看被中国媒体摆上神台的《深圳环球时报》的胡锡进和中国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在与行动党交锋时说了些什么来的?

胡锡进说,

“新加坡对南海问题的表态不中立,偏袒菲律宾、越南,与美日形成呼应,是东协中「极少数最积极宣扬南海仲裁的国家」”(见《新加坡文献馆》:《星驻陆大使与环时总编互槓》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207)

金一南说,

“新加坡一直积极主动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虽然自己宣称不结盟,但坚定地站在美国一边。新方在美国遏制围堵中国的战略中充当军师,积极主动帮美国人出谋划策,挑动中美对抗来彰显其地位作用

美国借助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牢牢控制中国经济赖以发展的海上通道。中国必须采取行动,让新加坡为其严重干扰损害中国利益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见《新加坡文献馆》:《解放军少将必须让新加坡付出代价》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266

他们俩在与行动党进行抬扛的共同点就是:

似乎现在才发现和指责新加坡“对南海问题的表态不中立,偏袒菲律宾、越南,与美日形成呼应,是东协中极少数最积极宣扬南海仲裁的国家”

为什么他们这个时候才发现新加坡“对南海问题的表态不中立”!?

实事求是的地说,那是因为他们对行动党,特别是对李光耀过去和现在的反华反共历史一点都不了解的结果!

老祖宗有一句古训说,

要知道一个人的现在,只要看他的过去就知道他的现在!要知道一个人的未来,只要看他的过去和现在,就知道他的未来。

《深圳环球时报》编辑胡锡进总是1960年4月出生的职业记中国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是1952年2月出生的职业军人。

他们对新加坡过去SG50的反华反共历史,特别是李光耀时期反华反共的历史是不是不清楚?还是一无所知。咱们不知道。当然,他们可以到自己国家的档案资料库(外交部和党史资料档案处)调阅相关的历史资料。

但是,绝大多数的中国老百姓是在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时代在70年代改革开放后才有机会接触到中国以外的世界政治时事知识。他们对新加坡和李光耀的了解就是停留在7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

咱们绝对可以这么说,他们当中不少政府官员、共产党员和老百姓都把新加坡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外的一个“县市”!(?)把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的“成就”视为是中华民族在海外的“骄傲”!(?)(中国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政府还特为此设立了一个“李光耀祖籍旅游区”来“宣扬”李光耀在海外光祖耀宗的事迹!(?)(见网址: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111/19/3163421_344429840.shtml)

为了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把被封闭了几百年的中国通过改革开放,让中国人民在生活住宿、科技文化教育方面跟上世界步伐是无可非厚的!问题在于:

邓小平不惜把李光耀长期以来反共反华的历史事实全部掩盖起来不让中国人民知道,只把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渲染得世界唯一美好的国家的!

在邓小平的推动下支持下,一场由中央到地方掀起的学习和崇拜李光耀和新加坡的热火朝天运动就这样持续了30多年!

在这30多年里,大批的中国国家机构和国有企业各级官员和领导人,以及私有企业的领导人都被派到新加坡进行所谓的“学习”新加坡的“建国和治国的先进经验”!

在邓小平的“从商不谈政治”(特别是不谈论和评论新加坡的政治问题)的大旗下,他们根本就对李光耀是如何取得政权、巩固政权的反华反共历史不感兴趣!所以,《深圳环球时报》和中国国防大学教授两人声嘶力竭地与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进行的“交锋”,只能说明他们对新加坡过去SG50 的反华反共历史一点都不了解!

让我们告诉这些人有关行动党在新加坡SG50历史过程中一些反华反共的主要历史事件吧!

1.前社阵领导人、政治拘留者傅树介医生在他的历史巨著:《生活在欺瞒年代》里说了一下这段话:

“新加坡成为部署核武器的基地。基于英国跟美国的‘特殊关系’,它必须在对中国的核威胁方面,有所作为。到了1960年,英国在本地区已具备部署核武器的能力。出现紧急情况时,英国皇家空军能够派遣3个中队携带核武器的V式轰炸机到新加坡;在19628月,驻登加空军基地的英国皇家空军开始装备第一批可以携带核武器的坎贝拉式战机。社阵询问政府,是否有核武器存放在新加坡,得到的是不置可否的答复。如果真相揭露,新加坡人民肯定是不会支持的,特别是因为目标是针对中国,出现这种状况,马来西亚将胎死腹中。196410月,中国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核试炸,英国的核打击计划便失去效用。”(见第222页》。资料来源:琼斯著:《掩人耳目?英国在远东核武器历史,1954-1962》。见《国际历史评论》第XXV2期(20036月)第327-333页)

2.在1950年的朝鲜战争时期,新加坡成为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军的后勤补给和军事整编的基地;新加坡当时是由英国人推动的“五国联防组织”和美国人推动的“东南亚合作组织”的成员;

%e6%b5%b7%e5%86%9b%e4%b8%8e%e7%a9%ba%e5%86%9b%e5%9f%ba%e5%9c%b0

3.在60年代初期,西方帝国主义为了阻止印度支那国家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胜利,在1961年,组成了以当时马来亚联合邦为主马来西亚联邦。这个联邦包括了新加坡、沙巴、沙捞越和文莱(文莱最终拒绝加入)。这是一个为了当时西方国家的反华反共所需提出的。李光耀充分的利用的这个历史契机,积极参与和和推动这个计划——在他的极力说服下,英国人和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于196322日进行了一场代号为“冷藏行动”的大逮捕行动!新加坡的几百坚决反对李光耀统治的左翼爱国进步领袖被逮捕和监禁。

4.同样是在60年代。在印度支那人民进行抗美救国战争时期,新加坡是美国军队的后勤补给和军事整编的基地;(在马来亚人民支援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委员会的领导下,新加坡的左翼政党社阵和新加坡人民党、工会和学生文化团体推动了这场运动,结果是在李光耀的军警枪弹声中遭受残酷的镇压。前社阵国会议员、政治拘留者谢太宝博士当年就是在这场运动中被逮捕和不经审讯下被监禁长达32年。)

%e6%96%b0%e5%8a%a0%e5%9d%a1%e4%ba%ba%e6%b0%91%e6%8f%b4%e8%b6%8a%e6%8a%97%e7%be%8e%e6%96%97%e4%ba%89

5.在1969年,李光耀在美国人的指示下,企图吊销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的营业执照。在新加坡华族社群人民的大力支持下,李光耀被迫收回吊销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的命令!(请大家看看图片。坦克车都开到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的大门口!)

%e6%9d%8e%e5%85%89%e8%80%80%e5%9c%a81069%e5%b9%b4%e5%90%8a%e9%94%80%e4%b8%ad%e5%9b%bd%e9%93%b6%e8%a1%8c%e6%96%b0%e5%8a%a0%e5%9d%a1%e5%88%86%e8%a1%8c%e7%9a%84%e7%85%a7%e7%89%87

在此所举出这些历史事实只是涉及有关新加坡在军事上涉及包围中国的简单历史情况。目的就是要告诉中国人在听完胡锡进和金一南与行动党抬扛时拍手叫绝后应该:

  1. 了解一些历史上行动党对中国是否是长期友善的国家!(?)还是,第三代行动党领导人在南海的立场本来就是始终如一地秉承李光耀的衣钵!?

  2. 回顾新加坡的历史事实。甭管新加坡的政治地位出现怎样的变化(即英国殖民统治到独立),西方国家从来就不会放弃利用新加坡的天然地理军事位置作为它们控制亚洲,进行镇压亚洲国家人民和进行反华和反共的前哨军事基地!

  3. 新加坡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英国殖民地时期到1965年新加坡共和国成立那一天开始,在反华反共的政治立场从来就没有所谓“中立”或者“改变”!

就新加坡人民来说,我们现在更关心的问题是:

为什么李显龙这么执着地要在南海问题上不惜与中国抬扛?

李光耀临走前一定非常清楚地告诉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行动党赖以生存的秘笈就是:

不管国内或者国外政局发生什么变化,行动党必须扮演和经营好自己祖传的业务:老鸨生意!那就是:必须在面上做好在大国之间周旋的工作!或者说得更加明确一点就是:必须在不影响自身的利益情况下,既要充当西方的应声虫,又不要公开与中国对着干!

但是,今天咱们看到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在南海问题上所作所为却完全与李光耀作风完全背道而驰!

为什么李显龙要选择走上这样一条与中国对着干的不归路呢?或者说,什么原因迫使李显龙必须一条道走到黑?

只要咱们看看如下的大背景,就不难看出李显龙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必须这么做!

我于2016年9月12日发表在《人民呼声论坛》的文章:《李显龙黔驴技穷!——“9/11”以来行动党都干了啥?》(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6/09/12/)已经说了:

李显龙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行动党在“911”大选一周年,完全不提他们这一年来的执政业绩要!反而是在卖力推销所谓少数种族也应该有机会担任总统的真正政治动机

导致李显龙黔驴技穷的根本原因是:王瑞杰的脑袋“突然患病”。李显龙无法实现李光耀死前安排的总理接班人选的工作!

各位应该记得,当王瑞杰“病愈”离开医院的当天,李显龙在自己的FACEBOOK 网页上说过,王瑞杰将遵循医生的指示休息一段时间,直到明年(2017年)一月份才开始上班!但是,李显龙在2016828日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冒着自己可能“驾崩”的危险,重新走到讲台前说,王瑞杰将立即回到工作岗位上,他的日常工作将由黄循才“协助”!(原有代财政部长善达曼卸下暂代职务?!)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

  1. 行动党的“精英人才库”已经开始枯竭了!他们只能在现有的几个“精英分子”中 寻找顶替人!

  2. 新加坡的经济严峻形势已经到了不容乐观的局面了!(用善达曼的话说,未来的2-3年,新加坡人必须准备面对艰苦的日子。)他们必须为此寻找解救的方案和实施落实具体计划的人选!

这是李显龙面对的国内经济形势就是这么严峻!李显龙在国际上面对的形势也不乐观!

他经过3年极力推动的跨太平洋协议(TPP)至今还搁在美国佬的办公室无法获得国会的批准!

为了说服美国佬能够批准这个协议,李显龙在国庆节前不惜在美国表演了自己不应该扮演的角色!——在南海问题上,李显龙比美国人、日本人和菲律宾人更加来劲!——他完全忘记了外交部长维文在亚细安与中国在南海问题对话会上阐明的立场:

  1. 新加坡不是涉及南海问题利益的国家;

  2. 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是以“中立协调国的身份”,代表亚细安与中国进行协商谈判;

李显龙在美国表演完南海问题后还不尽兴!他最近到日本代表死去的李光耀领取日本政府颁发的一等桐花大绶章时竟然教训起中国来!他说:

“他说中国的发展不能处于一种野生状态,换句话说要按照国际规则来做事情,共同的强调了一个和日本一样的就是说,要在国际法的规范里面,来牵制中国。”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256

为什么李显龙要这样卖力地表演呢?

因为:

1.  在2016年6月15日“亚细安与中国对话会上”维文由于无法“协调”亚细安国家在南海问题的统一立场,最终以自己为了赶搭班机为理由,扔下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与亚细安国家继续对话,自己则提前离开了。在这个由新加坡与中国外交部长共同主持会议的会场最终是由王毅主持!?

2.  在2016年 1月22日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国防部长吴永宏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会议的东道国和主持者,竟然在南海问题上公开站在美国、日本和菲律宾的这一边,要求中国接受海牙的所谓“仲裁”!

3.  挑起南海问题紧张局势的前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届满下台后,新总统杜特尔在南海问题的“忽晴忽雨”的态度,给了美国和日本无所适从。

4.  亚细安在柬埔寨举行的亚细安成员国会议上,新加坡以无法去说服其他成员国在南海问题发表共同声明而告终;

5.  亚细安在老挝举行的亚细安成员国会议上,新加坡又再一次以无法去说服其他成员国在南海问题发表共同声明而告终;

6.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上任以来把解决国内的经济、社会毒品和与菲律宾共产党等国内武装政治组织之间的和解作为重点处理,对于与中国在南海问题继续纠缠的意愿不高;

简单地说,美国人和日本人要利用南海问题挑拨亚细安国家与中国之间的关系阴谋基本上已经失去原动力。或者说的更加具体一点,南海问题已经在中国连消代打的策略下翻过页了!

这一切形势的发展说明了什么?

这一切形势的发展说明了:

李显龙就不是经营国际鸨业务的料!——李光耀所苦心经营的国际老鸨业务已经正式结业!——确实是富不过三代啊!

李显龙知道形势发展最终就是:

新加坡已经面对被美国人抛弃的厄运!因为新加坡已经不再一颗可以被利用操纵和执行美国人在亚洲的战略卒子了!

也就在这样形势下,李显龙不得不铤而走险直接与中国对着干的原因!

李显龙确实不是干老鸨这个行当的料子!在国际上,国与国之间的较力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斗而不破!

他就不看看美国人和日本人在南海问题是怎样干的?!

尽管美国或者日本在与中国之间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数以百次的改开或者幕后的过招,但是,他们都严格遵循一个底线:斗而不破!

美国人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给菲律宾、日本人租赁巡逻艇给菲律宾都已经告诉世人:这是中国与菲律宾之间的纠纷,他们只是站在声援过国的立场支持菲律宾!

中国也是一样。

他们在坚守一个原则底线——

南海是中国固有海疆领土;

南海的海底资源可以任何亚细安国家共同开发;

中国保证南海商业贸易及旅游的航行安全!(外国军舰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

他们一直耐心地与亚细安国家进行个别或者集体的公开或者私下的对话。对新加坡声称自己“不是利益相关国家”、“是中立国”等等,中国始终保持缄默和不公开评论。

好了。今天李显龙既然主动撕下脸皮与中国公开对着干了。那中国长期憋在心里的那股闷气就可以全部发泄了!

对我们而言,这是好事!

好就好在李显龙帮忙我们教育和唤醒原生国来自中国、已经取得新加坡公民权的新加坡公民,以及那些一直把新加坡视为中国一部分、把李光耀和李显龙视为是“中华民族之光”的中国人,特别是那些70、80和90后出世的中国人看清楚了以李显龙为首行动党第三代领导人的反华反共的真正面目!

李显龙与中国人对着干是不是铁了心吗?不知道。

但是,中国人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他们对李显龙的言行已经说了狠话:——要新加坡付出代价!多大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