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出走”也是为了反对行动党霸权独裁统治及揭穿伪民主面具

留下评论

谈余彭杉和鄞玉林“出走”新加坡

本文导读:

揭穿行动党政府挪用老百姓公积金问题起着承前启后作用的青年人鄞玉林,以及在把李光耀从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台上拉下来的青少年余彭杉的“出走”寻求政治庇护或到国外谋生。他们都是在面对着行动党以各种卑鄙的政治手段进行政治迫害后不得不先后离开新加坡的!

网上已经有不少精辟的论述和报道有关他们的“出走”信息。与此同时,也有人提出了如下的问题:

  1. 既然他们两位在揭穿行动党政府挪用公积金问题和挑战李光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问题没有错,为什么要自己“出走”离开呢?

  2. 他们的“出走”不等于是行动党政府胜利了?

本文就此尝试谈谈一些看法。

×××××××××

鄞玉林走了!——

他在2016年低离开新加坡前往台湾谋生的!——这是他揭露行动党政府挪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公积金和把它投入行动党政府控制的官僚企业——淡马锡控股集团及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后,被行动党政府控制的陈笃生医院开除后,一直无法在新加坡找到工作的情况下,被迫出走他乡打拼了!(《博客鄞义林遭陈笃生医院解雇》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40610-353081

余彭杉走了!——

余彭杉在李光耀死后,一直被行动党政府视为神圣不可侵犯李光耀威信和威严被他从骨灰瓮倒出来!为此,行动党被迫使用各种法律法规对他进行各种个人的政治迫害(包括送去精神病院IMH、少年感化院进行“评估改造”……等等)。在服完刑期出狱后,他离开新加坡前往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他于2017年3月25日获得了美国移民法院批准成为政治庇护难民了!他是新加坡流亡到国外年纪最轻的政治难民!(少年博客余澎杉获美国批准给予政治庇护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325-740088)

对于全体新加坡人来说,甭管您们的投票支持行动党政府的70%选民,或者长期支持反对党的30%选民来说,这位年轻人和韩慧慧在要求行动党政府归还老百姓的公积金问题上和破除行动党政府把李光耀神话的斗争都做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

行动党政府挪用和滥用老百姓的公积金的真相,在鄞玉林和韩慧慧共同揭露了李光耀一手掩盖了超过50年的历史真相!——在全国老百姓知道了真相后,行动党政府被迫不断地修改有关公积金条例来掩饰自己长期以来不敢公开承认的罪行!

余彭杉,是在行动党政府过去50年的政治体制下长大的青少年。他打破了行动党政府“家规戒律”!面对着他的“叛逆行为”,让在新加坡已经实施超过半个世界独裁统治的行动党政府无计可施!为了避免再一次面对行动党政府发报复,他选择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两名新加坡年轻人的“出走”都有一个共同点:

  1. 他们的政治目标很明确:要通过在西方民主制度、以合法宪制斗争途径进行争取实现一个真正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新加坡社会制度!

  2. 他们明确地向全国人民和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是行动党政府使用各种刑事法律法规为幌子的受害者!他们是在不断遭受这样的政下治迫害,别去选择被迫离开新加坡,到西方国家寻求国际人权组织的保护!

  3. 他们都持有新加坡共和国的合法旅行证件(护照),以合法身份(在当局没有发出任何追捕令(不论刑事追捕通缉令或者列入内部安全局逮捕名单的政治犯之列的)公开乘搭飞机离开新加坡的!

这是与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为逃避行动党政府的政治迫害而被迫离开新加坡的左翼组织成员和爱国民主人士有所不同的地方!

咱们可以回顾以下各个年代的爱国者是在怎样的政治环境下离开新加坡的!

  1. 50年代:

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政治生态环境(特别是亚洲更加明显!)。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亚洲的出现直接影响和鼓舞着西方在亚洲的各个殖民统治!亚洲各国殖民地人民纷纷通过武装形式进行争取本身国家的独立、解放、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

英国殖民主义者与世界各国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及反共集团一样,面对着国际政治生态的急剧改变,为了遏制马来亚(包括了当时的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岛)这股由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争取国家独立、解放、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斗争力量,不得不开始对他们进行残酷、血腥和非人道的武装镇压!他们宣布开始在马来亚半岛实施“紧急法令”、在新加坡岛宣布实施“公共安全法令”。

以马来亚共产党为首的抗英民族解放组织和爱国民主公开合法组织面对被封闭和解散的厄运、组织的成员面对不断遭受逮捕、监禁和驱逐出境(主要是原生国来自中国和印度的人士)!有的甚至面对公开或者暗地里个别被处决!

面对着英国殖民主义者挥舞着屠刀、和为了保护自己的主干力量,马来亚共产党和爱国组织在1948620日转入地下继续进行争取祖国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抗英民族解放武装斗争。那些活跃于公开组织的成员通过各种方式与途径被安排离开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这样的撤退工作一直持续到60年代。

具体的历史事实大家可以到下述网址浏览:《地下航线解密》(http://www.of21.com/v1/historyCollection/communistHistory/antiBritishWarPeriod/2015-01-31/1205.html

英国殖民主义者在对付马来亚共产党的同时,也在新加坡实施了公安法令(李光耀后来把它改名为“内部安全法令”。)!1954年新加坡发生了华校中学生反对被征召服役的“5.13事件”。这次事件发生后,英国殖民主义者全面逮捕华校学生领袖和工会领袖,其中一些学生领袖和工会领袖被驱逐出境到中国等国家。

那些侥幸逃过英国殖民主义者逮捕行动的学生领袖和工会领袖也随着转入地下或者离开新加坡到马来亚半岛、印尼、中国大陆和香港等地继续与英国殖民主义者进行周旋。

  1. 60-70年代:

林福寿医生20111025在《改变中的世界》座谈会上就左翼组织成员在面对行以英国殖民主义者、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杜拉曼及李光耀即将开始的1963年2月2日代号“冷藏行动”的大逮捕说了以下一段话:

“我想,在社阵干部当中,有部分人决定逃走,有人确实走避了。但是,我们的最高级干部全部都被捕,因为不知道谁会被捕。我确信,在英国人、东姑和李光耀三方的逮捕名单中,都有我的名字;可作的选择是逃离新加坡。我们曾经讨论过成立一个流亡政府,但是,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在当时没有太大意义。我们决定去坐牢,在监狱里进行斗争,希望在合并后会获得释放。”I think some of the Barisan cadres decided to run away and some did. But the top cadres were all arrested because we did not know who was going to be arrested. I expected myself to be arrested because I knew I was on the three lists of the British, Tunku and Lee Kuan Yew. The option I had was to run away from Singapore. We did discuss the idea of forming a government-inexile but we dropped the idea because there was not much point at that time. We would just go in and fight it out in prison, hoping that after merger, we would be released. Then we would fight within the context of Malaysia with our comrades in Malaysia to have a socialist front throughout the length and breadth of Malaysia. We believed, at that time, with our united forces the left-wing forces we could bring about a radical change in the whole political context of Malaysia.)(见《坚贞的人民英雄》第128.

这是当时以林清祥、林福寿、傅树介为首的左翼组织领导人在面对以英国殖民主义者、时任马来亚联合邦总理及李光耀准备在196322日展开代号“冷藏行动”的大规模逮捕行动前明确的立场!

他们当中一些人确是也已经“出走”了,其中包括在社阵成立前已经获选为新加坡自治邦政府议员的黄信芳和陈新嵘。其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列入被逮捕的人,也选择转入地下、或者离开新加坡前往印尼或香港等地与李光耀政权继续进行斗争!

70年代期间,这些已经被捕在牢狱的爱国者,如工运领袖卢大通、南大生戴渊等在新加坡共和国独立后,被李光耀吊销公民权并驱逐出境到马来西亚、英国、印尼或中国以及香港、澳门等地。

他们当中也有一些人,如李思东(他在19639月,在社阵旗帜下参与了马来西亚第一次国会选举并赢得了武吉知马区国会议席)等宁可让自己政治犯的身份变成等待驱逐出境的非法移民身份,拒绝接受李光耀驱逐到国外而继续被监禁在牢里。

这个年代的爱国者,不论他们是被监禁在牢里、或者驱逐出境、或者成功“出走”到国外、或者转入地下,他们都没有停止、或者完全停止继续与李光耀政权进行抗争。

80年代,当世界进入资讯媒体时代后,这些有幸活下来、仍然滞留在国外过着流亡生涯的老迈爱国者,开始以个人传记或者历史文献的形式撰写成书籍,把自己过去丰富的斗争经验、经历和历史真相留给了后人!他们所作的这一切对当前年轻一代进行反对行动党霸权独霸统治具有及其深远的教育和启发作者用!

  1. 80年代:

李光耀在70年代完成了消灭左翼组织及其有生力量后,在70年代中期开始镇压活跃于受英文教育群体的爱国民主人士,活跃于反对党工人党、国立大学学生会、工艺学院、天主教会社会志愿工作者等组织。其中以对付工人党候选人萧天寿、邓亮宏、何元泰、国大学生会领导人陈华彪、驱逐陈月清等人最为引人注目。

接着,在“粉粹欧洲马克思主义集团阴谋以武力推翻合法新加坡政府”的幌子下,李光耀逮捕了包括张素兰、钟进全、、陈智成、叶汉源、黄淑仪等22名天主教会社会志愿工作者的“光谱行动”最为突出!

面对着李光耀来势汹汹的镇压,他们当中除了部分人邱甲祥、洪瑞钗、陈凤霞等侥幸逃脱到国外,逃脱了被捕的厄运。他们在国际人权组织的积极协助下,先后在欧洲国家获得了政治庇护和香港特区政府的居留权。

他们在流亡国外期间继续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向国际组织(如联合国人权组织和欧洲议会等)揭露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政府打着“西方议会民主”和“法制国家”的旗帜面对国内的爱国民主人士和组织进行各式各样的政治迫害!《逃出狮爪》这本书就是这些爱国者共同撰写叙述自己的经历第一手资料。

要了解那些从50年代到80年代流亡在世界各国的新加坡爱国者情况,大家可以观看电影制作家陈彬彬小姐所制作的历史档案记录片《星国恋》。这部影片让我们以知道半个世纪前,新加坡左翼成员和爱国民主人士当年为了逃避李光耀的法西斯魔爪流亡到世界各地的历史及他们近况!(视频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7cnZQK6q6E

陈彬彬小姐的这部影片,让我们知道50年代到80年代流亡在国外的爱国者情况:

  1. 那些在50年代被英国殖民主义者驱逐出境或者为了逃避被逮捕而选择离开新加坡的爱国者,在1959530日新加坡成立自治邦政府后,有一些人也陆续回来了;

  2. 那些在196322日冷藏行动、1963年举行第一次国会选举马来西亚、以及在社阵退出国会后被李光耀追捕的左翼组织成员和爱国者绝大多数都没有机会以公开合法的身份回来新加坡。

李光耀对于要求回国的爱国者提出的条件是:

一、公开谴责和承认自己过去的政治活动是属于非法并涉及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

二、公开承诺放弃自己的政治权利,不再参与任何涉及反对行动党政府的活动。

为此,那些拒绝行动党政府提出的条件的爱国者当中不少人被迫成为外国公民、或者领取了外国政治庇护难民身份了!他们有生之年有机会在回到新加坡者寥寥无几。来自新加坡的前马来亚共产党员目前定居在泰国合艾和平村。公开合法组织的成员则分别定居在马来西亚、印尼、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特区、澳门特区和欧洲等西方国家。

长期流亡在世界各地的爱国者。尽管已经获得了定居国颁发的公民权、永久居留权、或者政治难民庇护权……等等,但是并没有因此而放弃继续为实现祖国的自由、民主和平等继续做出贡献。只要行动党政府垮台的那一天,他们肯定会回到祖国和人民的怀抱!

随着新科技诞生,行动党政府长期封闭新闻、扭曲新加坡人民、反殖民地斗争的历史真相、已经结束一去不复返了!长期压制爱国流亡者已经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角落向自己同胞发出心声、暴露和揭发当年李光耀分析师证券的专横恶霸天之行径!

80年代后期开始,他们开始把当年自己亲身经历的历史写成书籍让后代知道历史的真相!特别是80年代之后成功逃出李光耀魔爪的爱国者,他们更加积极在西方国家与联合国属下的人权组织和国际人道组织联系,暴露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政府在新加坡长期专横独霸统治和虚伪民主面目。

流亡国外的爱国者的坚忍不拔的斗争精神和现代,对于仍然在新加坡继续进行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爱国者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支持与声援!

到了这里,我们可以回答大家对这两位青年人出走提出的:

  1. 既然他们两位在揭穿行动党政府挪用公积金问题和挑战李光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威问题没有错,为什么要自己“出走”离开呢?

  2. 他们的“出走”不等于是行动党政府胜利了?

  3. 两位青年离开新加坡到国外申请政治庇护或者谋生,不可以视为贪生怕死、或者是默认了行动党政府对他们的政治迫害是很合法的!他们的出走对于长期骄横跋扈的行动党政府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余彭杉的出走到西方国家寻求政治庇护!

面对着行动党政府持续不断的政治迫害,两位年轻人还其他路可以选择吗?

两位年轻人要继续与行动党政府进行抗争,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流亡到国外,特别是到西方国家!

他们的“出走”正好向全世界暴露了号称“新加坡是属于发达国家”的行动党政府的所谓“法制国家”和“严格遵循西方议会民主制度”的丑恶嘴脸!这绝对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新加坡号称目前世界上唯一“政治稳定(即没有发生任何战争或者军事政变)的发达国家”的公民前往西方申请政治庇护!

  • 历史已经证明了,爱国者为了祖国和人民伟大事业被迫离开祖国流亡到世界各地,并不是他们放弃、逃避或者结束反对行动党政府的斗争!那些从50年代到80年代流亡在世界各地爱国者过去所做的种种努力,已经证明和说明了这一点!

  • 有别于50年代到80年代的流亡国外的爱国者,两位爱国者在正式获得所在国的政治庇护或者居留权后,必将充分利用现代社交媒体的优势继续在国外与独霸的行动党政府进行斗争!

到了这里,我们可以这么说:

不论两位年轻人的“出走”是与目前仍然“留”在国内的所有爱国者的斗争目标是一致:

就是要早日结束独霸统治新加坡超过半个世纪的行动党政权!

在此,引用一首在60年代年轻人为参与和实现祖国和人民伟大事业的理想而离家撰写的一首歌曲歌词作为本文的结束、也是给予三位年轻人的良好祝福:《我愿离开我的家》(见网址:http://www.of21.com/files/music/album1/04.mp3

有谁愿离开家

有谁不想嫁

是谁不让在回家

有谁愿离开家

有谁不想嫁

反对派不让咱回家

为了家离开有个美好的家

我愿离开自己的家

为了家离开有个幸福的家

我愿离开自己的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