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生的光荣、死的伟大!——敬爱的陈秀英同志,祖国的和人民永远怀念您!

马来西亚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

陈秀英的事迹应是年轻人的楷模,也应是国家历史的一部份

旺阿兹莎在26日晚间,在蔡添强、陈仪乔、罗志昌、赛胡先阿里的陪同下到灵前致意。旺阿兹莎说,陈秀英在她之前投入社会的斗争,一直努力战斗,29岁那年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却一直为正义努力。虽然有些时候这些事迹会被遗忘,但我们应该要努力让年轻人重新认识这段历史。她认为,陈秀英的事迹应该是年轻人的楷模,也应该是国家历史的一部份,并对陈秀英的家属表示哀悼。

陈秀英举殯 捐86万予35单位

(吉隆坡27日讯)海鸥集团创办人兼主席陈凯希夫人陈秀英今早在吉隆坡富贵纪念馆举殯,安奉在巴生仙境山庄;家属也秉持陈秀英的遗志捐出86万令吉予35个团体、组织及学校。

陈秀英子女,陈景岗、陈景颂与陈晓燕一早就到灵堂打点,一眾亲友在早上8时陆续抵步,並于上午9时进行最后的祭拜,然后陆续到灵柩前瞻仰死者最后一面。家属也在法师的带领下,进行讼经仪式。

向来广结善缘的陈秀英,获逾1000名商界贤要、团体及组织等领袖致祭,除了华社领袖外,也见印裔同胞前来致祭。家人也在最后的告別式时,准备了影片回顾陈秀英生前点滴,不少亲友看见画面也频频拭泪。

约上午11时30分,灵堂响起《世上只有妈妈好》音乐,由子孙扶柩还山,数百人也尾隨在后送上最后一程。

今日前来奔丧的华团领袖包括华总总会长丹斯里方天信、中总总会长拿督戴良业、陈嘉庚基金发起人丹斯里林玉唐、大马客联会永远荣誉会长拿督杨天培、马中总商会会长陈友信、永久荣誉会长拿督黄汉良、雪隆机械五金商公会会长曾茂旺、华研董事吴彦华、巴生滨华中学董事长谢松坤、马中文化艺术协会副会长叶素茵、林连玉基金主席刘志文和医药总副总会长文业景等。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安息吧!马来亚人民的好儿女,敬爱的同志,陈秀英大姐!

别了!千人哀送铁娘子陈秀英 生前交代86万捐35个单位

(吉隆坡27日讯)海鸥集团执行董事主席陈凯希夫人陈秀英为善最乐,在人生最后一程,丧府也继续发扬其乐善好施的精神,把她生前交代的86万令吉捐给35个团体、组织和学校,完成其遗愿。

《南洋商报》探悉,治丧期间,丧府一概谢绝帛金,这笔捐款是陈秀英事先便已备好,家属今天在其灵前移交款项,让铁娘子遗爱人间。

海鸥集团执行董事主席陈凯希夫人陈秀英今早在吉隆坡富贵纪念馆扶柩还山,安葬在巴生仙境山庄。逾1000名商界贤要、团体及组织等领袖在灵前致祭后,哀送她最后一程。

陈凯希子女陈景岗、陈景颂与陈晓燕一早已到灵堂打点,在早上8 时许开始,各组织及团体领袖及代表已经陆续抵步,在封棺及诵经仪式后,各组织及团体分批致祭。随后,丧府播放陈秀英生前的记录片。

今天前来致祭的华团领袖,包括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永久名誉会长丹斯里林玉唐、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总会长拿督戴良业、副总财政拿督陈镇明和中央理事谢松坤、马中总商会总会长陈友信、永久荣誉会长拿督杨天培、马中友好协会财政拿督黄汉良。

在今早830分开始,各组织及团体领袖及代表已经陆续抵步丧家,在封棺及诵经仪式后,各组织及团体分批致祭。随后,丧府播放陈秀英生前的记录片。

今早前来致祭的包括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永久名誉会长丹斯里林玉唐、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总会长拿督戴良业、马中总商会总会长陈友信等。

陈秀英灵柩于今日中午1220分,从富贵纪念馆出发移柩到仙境山庄安葬。途中家属特别安排其灵柩路经她生前具有意义的地点,即海鸥巴生市区门市、加埔路海鸥集团总部大厦及海鸥直销有限公司,以让海鸥职员也机会目送其最后一程。

上述地点皆是陈秀英生前创业及拼搏事业时常去的地方,家人也借此缅怀她。

 灵柩约120分抵达仙境山庄,约有数百名至亲好友,包括巴生滨海老友联谊会60余名老友,也依依不舍前来相送。

仪式开始前,陈秀英两名子女陈景颂及陈景岗先前往祭拜大伯公,接着与一群送殡亲友前往墓前诵经、祭拜,场面隆重祥和。

整个仪式在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的天气下顺利进行。

最后,陈景颂及陈景岗按指示抓起一把土撒入棺木,以示让母亲入土为安,一路走好。

陈秀英是于本月23日凌晨5时,在家安详离逝,享年82岁,临终时儿孙皆陪伴床前。

陈凯希夫人逝世 永远的“大姐大”

逾300老友追思陈秀英事迹

(吉隆坡26日讯)1964年当上劳工党妇女组主席、曾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长达8个月、在政治斗争过程中总是关心扣留营内的同志,陈秀英就是老友们心中立场坚定、爱恨分明的的大姐大

大姐大陈秀英逝世,超过300名老友今晚齐聚追思会,追忆陈秀英生前事迹,希望奋斗一生、光荣一生的大姐大安息。

林裕:陈秀英两次入狱

马来西亚老友联谊会会长林裕在发表悼词时指出,陈秀英从当女工开始,就对当时社会上女工地位低下,同工不同酬的状况感同身受,立志为改变现状而努力。而她敢怒敢言、敢作敢当的风范,让陈秀英在1964年当上劳工党妇女组主席。

她两次入狱,分别是带领党员与1965年号召人权的示威,被扣2个月,以及1968年劳工党协助马印对抗事件中的死囚寻求赦免,被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扣留长达8个月。

他指出,老友们反映,陈秀英作为60年代劳工党总部的领导人之一,每次有政治扣留者在扣留营中出事,她都要出面与政府官员、监狱方面交涉和解决,立场坚定爱恨分明,让对方对她都胆怯三分,更不时前往扣留营探望劳工党领袖及同志。

演讲录影重现巾帼风范

林裕形容,陈秀英和丈夫陈凯希是在斗争的风雨中并肩作战而结合的一对,这么多年来,陈秀英不忘老友队伍,始终和老友站在一起,出钱出力继续为社会改革运动做出贡献,是备受敬重的大姐大。

陈秀英生前也是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会长,今晚的追思会由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马来西亚老友联谊会、21世纪老友联谊会及各地老友联合举行,以陈秀英的生平介绍短片开始,包括她生前出席老友聚会时的演讲录影,重现陈秀英的巾帼风范。

马来西亚老友联谊会财政杨静来指出,陈秀英非常关心几个老友组织的成立,一直从各方面了解组织的情况和资助他们的活动,并对她的精神表示赞赏。


留下评论

PAP的“借尸还魂”与“围魏救赵”VS李显扬姐弟的“上屋扔瓦”与“围城打援”

本文导读:

  1. 大家目前看到的,他们把矛头指向李光耀签署遗嘱过程的合法性和可靠性、以及质疑李显扬的太太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就是墨鱼策略战术!

  2. 李显龙及其党棍们非常清楚,如果接受李显扬姐弟的挑战,把“质疑”提交到法院,那么,双方将进入一场冗长而且复杂的法律诉讼程序。这是不利于行动党实现终极战略部署的!为此,这个形势迫使行动党党棍们不得不把“尽快实现终极战略目标”搁置一边!他们制定了“围魏救赵”的策略:把质疑“李光耀签署遗嘱过程的合法性和可靠性、以及李显扬的太太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希望把李显扬姐弟困死在这个“节骨点”上!

×××××××××××××

据报道,李显扬和夫人在625日到达香港度假与会见老朋友洛……。

他们俩为什么在行动党哪些窝囊废在吱吱歪歪怀疑李光耀的遗嘱在法律上的有效性和可靠性时离开新加坡前往香港?不知道。

我在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为“38号祖屋”而相互对峙的问题上,已经说过:

1.行动党就是一群诈骗团伙!在这个问题上,这句话仍然至今不必修改!就这样定了!

2.行动党就是圈养一群窝囊废的雄将军!哪些护主心切的党棍无法跳出李显扬姐弟设置的核心问题,在这句话已经在618日之后证明了!这句话仍然不必修改!就这样定了!

3.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的核心问题是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无法找到主心骨!这句话在李显龙于618日噶表声明之后已经证明了!这句话仍然不必修改!就这样定了!

第一句话之所以定了,那是因为不论是李光耀死前或者死后,行动党都一直存在欺骗老百姓的行为!这里就不必再论述或者提出任何新的证据证明了!现在由李显扬姐弟帮咱们下了定论!

第二句话之所以定了,事实上本来就存在,只是老百姓放在心里没敢说出口吧了!现在李显扬姐弟帮咱们下了定论!

第三句话之所以定了,那是从在李光耀死后到今年614日之前。我们以前说过了这句话。但是,老百姓可能不相信,特别是70%长期以来死心塌地支持行动党的同胞!(至于那些外来移民相不相信,咱们不管、也不去理会他们的想法!这是我们国家的内部事务,我们没有责任和义务去顾及这些人的想法或者感受!)现在李显扬姐弟帮咱下了定论!

618日以来到目前(即624日)为止,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为“38号祖屋”而相互对峙的问题过程中双方的相互交火,已经把双方的对峙提上另一个台阶了!

让咱们看看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第四领导人在制定对付李显扬姐弟的策略,就可以说明这一点了!

他们一开始认定。为了要树立第四领导人的主心骨的终极目标,只有通过“借尸还魂”的策略!

什么叫“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意指已经死亡的东西,又借助某种形式得以复活,用在军事上,是指利用、支配那些没有作为的势力来达到自己目的的策略

行动党非常清楚,

为了要实现这个终极目标的第一步就必须从李显扬姐弟手中把李光耀的故居占为“国有”,就如善达曼所说的:“李光耀和他的团队所制定的治国体制还在,李显龙和第四代领袖会从国家长远利益出发,坚守国家法律并以国人的共同利益为优先”。

这就是导致目前行动党在这个问题上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与李显扬姐弟撕破脸皮正面的对峙!

李显扬姐弟614日凌晨发表联合声明把行动党的这一策略彻底粉粹了!

为此,李显龙在616日还没等来得及回国前就发表了一篇经过法律认证的“九点质疑”的声明?他质疑李光耀死前签署的最后一版(也就是第7版本)遗嘱过程中的有效性、可靠性和合法性的!

对于李显龙发表了一篇“九点质疑”李光耀死前签署的最后一版(也就是第7版本)遗嘱过程的有效性和合法性的声明,李显扬直截了当的回应是:

李显龙可以把他的“九点质疑”到法院提起诉讼,由法院做出最终裁决!

对于李显扬的挑战,李显龙没有回应。反而是在618日发表一篇“道歉声明”,并提出在73日在国会正式辩论有关“38号故居”以及他与李显扬姐弟之间的“家事”!

事实上,李显扬对于处置“38号故居”和“质疑李光耀签署遗嘱过程的合法性和公正性”的立场始终一致,他坚持:

  1. 如果李显龙认为在处置“38号故居”的问题上与弟妹之间有严重分歧,那么,大可到国家家事法庭进行申请调解,由国家家事法庭做出最后的裁决;(这是他在614日发表联合声明后,回应李显龙的短信息。)

  2. 如果李显龙质疑李光耀处置“38号故居”的签署遗嘱过程的合法性与公正性,那么,完全可以把它带到国家法院进行诉讼。由法院进行裁决!(这是616日李显龙发表了经法司法认证后的“九点质疑”声明当天,李显扬在网上发出的回应。)

在李显龙与68日发表正式声明后,行动党的党棍们纷纷出来表态,支持李显龙质疑李光耀处置“38号故居”签署的遗嘱过程可能存在着可靠性、合法性与公正性!李显龙的回应还是一样!——

“上法庭才是正确的渠道!”

行动党统治新加坡超过55年了!他们在国内外一直宣称新加坡之所以有今天的成绩,其主要因素就是:依法治国

既然从614日至今(626日),李显龙以及行动党诈骗团伙一直质疑李光耀签署的最后一版(即第7版)遗嘱的过程出现“猫腻”状况,由此他们认定对这份遗嘱的合法性和可靠性的质疑。为什么李显扬姐弟一直挑战他们,大可把“质疑”提到法院进行诉讼,为什么他们至今不敢正面接受挑战?!

反过来,李显龙不敢提着他的“九点质疑”的灯笼走过乱葬岗,而是选择走“捷径”!——把“38号故居”的“家事”带到庄严的国会议事大厅让全体国会议员讨论!

李显龙和行动党是地地道道的滥用国家机器!——他们要全体国会议员于73日在国会进行“表态”!

行动党的党棍们为了确保73日的“演出”获得“成功”,也不惜同样滥用国家机器对李显扬及其太太进行“围剿”!——他们利用报纸和社交传播媒体,不断轮流发表有关质疑李光耀签署的最后一版(即第7版)遗嘱的过程出现“猫腻”状况!他们明确对这份遗嘱的合法性和可靠产生质疑。

为此李显扬的直接回应就是:

李光耀可是剑桥教育大律师和议员,影射李光耀说在不完全了解遗嘱内容情况下签字,以及在拆屋条款下签名却不知其含义,是对一个伟人的侮辱

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

为什么李显龙和行动党不接受,准确地说是不敢接受李显扬姐弟提出到法庭诉讼的挑战?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

“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之间的核心问题是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无法找到主心骨!……行动党非常清楚,为了要实现这个终极目标的第一步就必须从李显扬姐弟手中,把李光耀的故居占为“国有”。这就是,导致目前行动党在这个问题上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与李显扬姐弟撕破脸皮正面的对峙!”

目前大家看到的是,他们把矛头指向李光耀签署遗嘱过程的合法性和可靠性、以及质疑李显扬的太太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就是一场墨鱼策略!

由于他们无法反驳李显扬姐弟反驳李显龙的“九点质疑”,以及要求接受挑战到法院情况下,这是唯一为李显龙“排忧解难”吧了!这就是兵家所说的“围魏救赵”!

李显龙及其党棍们非常清楚,

如果接受李显扬姐弟的挑战,把“质疑”提交到法院,那么,双方将进入一场冗长而且复杂的法律诉讼程序。这是不利于行动党实现终极战略部署的!为此,这个形势迫使行动党党棍们不得不把“尽快实现终极战略目标”搁置一边!他们制定了“围魏救赵”的策略:把质疑“李光耀签署遗嘱过程的合法性和可靠性、以及李显扬的太太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希望把李显扬姐弟困死在这个“节骨点”上!

对于李显龙及其行动党团伙的不断“零星出击”,李显扬姐弟采取的策略就是:“上屋揭瓦”!到目前为止,行动党团伙的“零星反击”仍然无法改变目前不利于李显龙的处境的!

38号故居”的事件涉及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过程及内幕资料。除了李显龙与李显扬姐弟(当然也包括了李显龙的太太何晶及李显扬的林淑芬。李光耀死了不算在内。)之外,行动党的那些党棍只能是通过自己“护主专业的知识”,为李显龙“前呼后拥”,他们绝对无法为李显龙解套!

作为旁观者,实事求是的说,行动党圈养的就是一群窝囊废的雄将军!他们已经进入李显扬姐弟设置的布阵了!——“请君入瓮”!

这一点,不论是李显龙本人、或者李显扬姐弟心里绝对清楚!

李显龙在616日之后始终采取“蛰伏”状态,没有 “积极”回应李显扬姐弟挑战把问题提交到法院的挑战,就是因为考虑到李显扬姐弟手里可能掌握了一些李光耀与李显扬姐弟之间往来的邮件,这是他所无法掌握的!

对于哪些急于向李显龙表忠心而胡说八道的党棍而言,李显扬姐弟一开始就把目标设定在李显龙,而不是何晶。这是极其准确的策略!

因为李显扬姐弟知道:

只要集中火力对准李显龙,行动党的党棍们必将会群起“护主”!李显扬姐弟所制定的策略,这就是兵家所说的:“围城打援”的策略!

在“围城打援”的策略下,李显扬姐弟把过去李光耀、李显龙与他们之间等往来的相关电子邮件有计划和选择性地公诸于世!——这叫:“上屋扔瓦”。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把一片一片的屋瓦往地上扔!他们爱扔向谁就扔向谁!

大家已经看到了双方对峙的态势走向了!行动党的“借尸还魂”到“围魏救赵”VS李显扬姐弟的“上屋扔瓦”到“围城打援”,谁占优势?大家心里有数,不必等到73日吧?!

正如李显扬姐弟在614日联合声明里所说的,

我们是没有政治野心的普通公民。除了尊重我们父亲的最终遗愿,我们无法从拆除欧思礼路38号中获得任何好处。李显龙却能从保留欧思礼路38号中获得一切——他只需要枉顾他父亲的遗愿和价值观即可。

李显龙的“借尸还魂”的“九点质疑”声明和决定73日在国会庄严的议事大厅讨论“38号故居”的声明,已经证实了李显扬姐弟在联合声明里所说的了!

行动党的哪些傻屄党棍为了“护主”的群起攻击李显扬及其太太林淑芬和质疑李光耀最后签署的遗嘱(即第七版)的合法性和可靠性,已经破解了他们自己制定的“围魏救赵”的策略了!给李显龙帮了倒忙!

在目前的架势下,李显扬当然可以到香港去“会见老朋友”了!

我想,他不必像李显龙一样度过一个“窝囊废的假期”!因为他还有一个知情者——李伟玲在新加坡静观其变!

老话说,戏子是疯子、观众是傻子。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请问您们,

对李显龙及哪些傻屄将军在73日在庄严的国会议事大厅还有什么绝招降伏李显扬姐弟吗!?

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一直在看戏吧了!

请问您们,

73日在庄严的国会议事大厅上演的大戏之后,我们祖国的未来有盼头吗?!

我看有!

老百姓将在进一步看清行动党滥用国家机器的独霸统治本质!


留下评论

沉痛悼念前马来亚劳工党全国妇女组主席 马来西亚海鸥集团创办人/董事/财政陈秀英女士与世长辞

海鸥(HAI-O7668,主板贸易服务股)集团董事主席陈凯希夫人,即海鸥集团创办人兼董事财政陈秀英今日凌晨5时逝世,享寿积闰86岁。

陈秀英祖籍福建省永春县,与丈夫陈凯希并肩作战,共同创办海鸥集团。两人带领海鸥乘风破浪走过42年,为公司打下稳定的基础,更立下钻石40的远大目标,交棒下一代接班。

她与陈凯希育有一男二女,分别是陈景岗、陈晓燕及陈景颂。陈景岗也是海鸥集团董事经理,海鸥企业总经理陈祈福则是她的侄儿。

铁娘子美誉

陈秀英生前为人豪爽,每次出席活动或接受访问,讲话铿锵有力,素有铁娘子美誉。她巾帼不让须眉,不只深得海鸥员工的敬爱,是海鸥大家长,同时也担任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会长。

海鸥官方面子书今日上午大约930分,上载陈秀英黑白遗照并写上永远怀念您,陈太!悼念他们的大家长,获得海鸥人与社会人士踊跃的留言与转发,哀悼她的离世。

下周二举殡

其灵柩即日起至627日,停放在吉隆坡富贵纪念馆二楼23号房;丧府择定于本月27日(星期二)上午11时举殡,安葬于巴生仙境山庄。

20岁加入劳工党为妇女权益入狱两次

陈秀英生于1935年,父亲为小贩,有一名弟弟,从小就到父亲店内帮忙学习经商。

后来,全家漂洋过海来到马来亚芙蓉,后辗转来到巴生。

20岁那年,在父亲的鼓励下加入劳工党。为了生计,在具有规模的鞋厂当女工。

她对当时社会对妇女地位微薄,同工不同酬的状况感同身受,立志为改变现状而努力。

敢怒敢言、敢作敢当的风范,让陈秀英于1964年劳工党妇女组主席。

与同志集资创办海鸥

为了伸张妇女权益,她二次入狱,分别是带领党员于1965年号召争取人权的示威,被扣2个月,以及1968年劳工党协助马印对抗事件中的死囚寻求赦免,陈秀英被政府援引内部安全法令,于815日被扣留长达8个月。

陈秀英不时前往扣留营探望劳工党领袖及同志,其中包括后来的丈夫陈凯希。

婚后,两人与一批同志集资168000令吉,创办海鸥企业有限公司,两夫妻内外合作,业绩逐渐上了轨道,并成功上市。

尽管劳工党被政府撤销注册,但夫妻俩仍心系曾并肩作战的老同志,并于200020102015年举办盛大的老友聚餐会。

她也启动老友联谊会联办庆祝三八妇女节活动,唤醒各界关注妇女权益。

陈景颂:妈妈是一位非常坚强、爱恨分明、敢爱敢恨的女人。

陈景颂:没留下遗憾母亲一生轰轰烈烈

陈秀英女儿陈景颂说,母亲是一位仗义执言,敢爱敢恨,很懂得争取的女人,一生可谓轰轰烈烈,没有留下遗憾。

儿孙陪伴在侧

她今日对记者说,母亲过世时,儿孙都陪伴在侧。

她形容,母亲是父亲陈凯希的精神支柱及灵魂伴侣,在他的心目中,母亲是位铁娘子。

回想起母亲的往事,陈景颂忍不住哽咽。

妈妈是一位非常坚强、爱恨分明、敢爱敢恨的女人。当她还在劳工党时非常勇敢地为女权奋斗,也曾被政府扣留。

中年时,她为海鸥集团事业,作为爸爸背后的女人一起打拼,在家也是很好的妈妈,即使事业非常忙也会照顾我跟弟弟(陈景岗)。

到了晚年,她非常热衷及支持老友会,非常了解老同志们的情况,不断和他们联络,她也出钱出力,不断捐助做慈善。

一生都为女权斗争

陈秀英除了是海鸥集团创办人兼董事财政,她曾是劳工党妇女组主席,去世前为马来西亚凤凰友好联谊会会长,她的一生都在为女权斗争。

员工都很尊敬她

母亲的人生非常精彩也很有意义,也非常照顾员工及家人,因此每个员工也很尊敬她。

陈景颂说,相比父亲,母亲很懂得享受人生及天伦之乐。连后事她都已经安排好,不会让子女操心,她是那种会想到很长远的母亲。

今年18日,陈景颂陈景岗姐弟为父亲陈凯希举办80寿宴,筵开88席;陈秀英虽然抱恙,仍坚持上台致词,就董总风波为夫婿打抱不平,促请老左派求同存异,勿再为风波歧见而再介怀,叫听者动容。(档案照)

外人眼中的铁娘子陈景岗:口硬心软的虎妈

除了陈凯希,悉心把爱儿陈景岗栽培成海鸥集团当今掌舵人的,舍陈秀英取谁!

外面的人形容陈秀英为铁娘子,在陈景岗口中,她更是虎妈,喜欢骂他、却是口硬心软的虎妈

陈秀英及儿子陈景岗今年初受《南洋商报》专访时,曾分享母子之间对往事的看法。

陈景岗说:别看她身型娇小,但她早年的行径真的好夸张!在我眼中,她可能比玛利亚陈(净选盟主席)还厉害呢!试想想,在没网络、没微信、没 WhatsApp的年代,她为了捍卫社会正义,竟成为发起人号召了逾30万人走上街头!那一次的社运活动,正是大马独立以后的第一场大型活动呀!

犹如一般存在

据陈秀英与朋友们的口述历史,铁娘子发威起义之日,天空莫名降下一枚催泪弹,迫使大家纷纷往后退,唯独陈秀英仍站于最前线,不顾安危、阖上双眼就捡起这枚催泪弹就往前方丢出去。最后她也因此而被当局扣留。

在陈景岗的眼中,她就犹如一般的存在,除了对她保有敬畏之心,更清楚知道母亲一路走来并不容易,所以学会珍惜一众眼前人,敬母亲、保护妻儿,皆责无旁贷。

陈秀英谈及海鸥的优势,以及对爱儿的期望,相信陈凯希家人,以及所有海鸥人将永难忘怀:

公司能有今天,诚信二字攸关重要!我们从创业至今,做生意就从来就没亏过本,而且每一年都是赚钱,因为只有这样,我们之后才能得到银行、供应商的信任!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灌输景岗的,相信他能青出于蓝,做得比我跟他爸爸更好呀!

今年正月初五,《南洋商报》副刊主题是陈秀英陈景岗这对母子的深情访谈,可窥见陈景岗对母亲的敬爱溢于言表,陈秀英对儿子也充滿疼惜与认可。

张赐兴:照顾员工若菜肴不足自费加菜

海鸥集团媒体联络经理张赐兴也说,陈秀英敢怒敢言的作风获得海鸥全体上下员工的敬重。

过去数十年与凤凰友好联谊会老同志和海鸥股东的联络从不间断,亲自联络大家,对他们行踪也了若指掌。

他指出,陈秀英非常照顾员工,与员工出国期间,若在用餐时发现菜肴不足,也会主动掏腰包加菜。

 


留下评论

当38号风球挂起的时候……外来和尚又来念“经”了……

我于2017年6月21日在网上看到网友黄岳思张贴的一则信息:

 “XXX,请别忽悠网友。利用一个三年前的视频评论淡马锡总裁辞职之事。我们的家事国事不需外国人说三道四!!!”

我想,这两位网友之间应该是有些误会对方了。他们应该是自己的同胞,只是身处异地吧了。希望他们之间可以冰释。

但是,对于黄岳思的这句话我是有感触和完全认同的。

新加坡的任何事物,特别是涉及新加坡的政治事务,都应该、也只能是新加坡人民自己说了算!因为只有新加坡人民才知道老百姓面对的问题、深刻了解任何发生在新加坡问题的真相!新加坡人民已经从惨痛的历史吸取了教训!——解决和实现新加坡自由、民主与平等,只有靠新加坡人民本身!

在李显龙与李显扬、李伟玲之间的“家事”,任何外国人,只能报道有关的信息,不要向新加坡人民说三道四!更不要以“专家”和“学者”的资格在胡扯蛋!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马来西亚的“专家”、“学者”们(除了那些在50、60、70和80年代,在新加坡与李光耀进行过较量的马来西亚老一辈外),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专家”和“学者”压根儿就没有资格评论新加坡的内部事务!

这是一个极其明确的立场!

为什么要特别指明来自中国大陆的“专家”和“学者”?我们是有具体的事实说明这一点!

我们暂且不理会中国共产党与马来亚共产党就停止马来亚共产党在中国湖南的《马来亚革命之声》的广播一事,那是中国前总理周恩来奉毛泽东主席的指示在70年代为马来亚共产党设立的。那是他们两党之间的问题。

我们要说的是,

70年代邓小平上台宣布在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的那一刻开始至今给新加坡人民在争取在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所造成祸害!

自从邓小平答应李光耀“停止向东南亚输出革命”后,李光耀接受了大量来自中国人到新加坡(上自学者、下至普通半文盲的老百姓)。

中国官方,从北京中央政府,到全国各地的乡村级地方行政机构,补补一直在吹捧李光耀的“英明伟大”,鼓吹中国各级政府机构全面深入研究、学习和仿效新加坡的管理模式!

就是在这个时刻开始,中国已经陷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膜拜李光耀为“中国海外华人”的神话!中国在向他们的人民讲述新加坡“经济成效”是“伟绩”时,始终贯穿了一条主线:就是向人民灌输,在短短的近15年新加坡能够建设成“第一世界”,这一切都是由于李光耀的“英明、伟大”才实现的!

让我们举例让大家看看过去40年来,中国的那些“专家”和“学者”谬论,以及中国官方控制的网站发布的信息吧!

一、胡扯的中国前文化部长王蒙——在李光耀逝世时,他在2015年3月26日香港凤凰台主持的一个有关讨论李光耀的节目里谈到李光耀时,这么说:

李光耀本人坐过马来西亚的反共政府的监狱《王蒙:李光耀对新加坡未来悲观 预料将进入政治动荡》http://phtv.ifeng.com/a/20150326/41023891_1.shtml

二、中国官方网站:《搜狐》网在2015年4月10日在网上发布了一篇文章:《青年李光耀:逃过日军屠杀、致力推翻殖民统治》说,李光耀逃过日军的检证和积极参与了反对英国殖民统治!?(见搜狐网:http://history.sina.com.cn/bk/sjs/2015-04-10/1113118600.shtml

这一切完全说明在邓小平领导下的中国人民已经陷入对新加坡历史的误区!他们已经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新加坡人民反对李光耀的斗争的真实历史!

50年代开始新加坡人民在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统治时已经看穿李光耀就是英国殖民主义者圈养的一条狗!大家可以到书店购买这本书:《1957年人民行动党奎笼聚会—所谓“夺权真相”》!

到了60年代,李光耀在英国殖民主义者和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阿杜拉曼的全面配合与协助下,马来西亚成立前,全面地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进而巩固了自己的政权!大家也可以到书店购买以下的书籍:《人间正道》、《万千梦魇》、《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坚贞的人民英雄》等。

     

70/80年代,李光耀在完全消灭了左翼力量后,又把镇压的矛头指向受英文教育的爱国民主人士。大家也可以到书店购买以的书籍或者购买一部历史档案纪录片。

  

我们可以非常肯定,

那些来自中国的所谓“专家”和“学者”,特别是70后出世或者当官的,压根儿就不知道新加坡人民从上个世界50年代一直到80年代的这些历史!上述提到的王蒙讲话和搜狐网站发布的文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果要在进一步说哪些来自中国的所谓“专家”和“学者”对新加坡的无知和白痴,那就是去年发生的南海争端事件时,中国的学者和报章就天真地以为,行动党政府在南海问题站在美国人哪边是近年来的事!他们完全不知道,从50年代开始,英国人已经在新加坡设立了核导弹,准备对刚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核攻击!

今天哪些来自中国的“新加坡通”的“学者”和“专家”又再来凑热闹了!他们仍然是在这条主线下发表有关李显龙与李显扬、李伟玲之间的“家事”的”伟伦”!他们对方“伟伦”最大的特点就是:

仍然念念不忘这条“主线”——新加坡有今天是李光耀一首的功劳!李显龙将亲手毁掉李光耀的这些“丰功伟绩”!——他们似乎比新加坡人民更加“悲从中来”的感触!——“李显龙与李显龙、李伟玲之间的纠纷将导致新加坡从此走向衰落”!

我在于2017年6月18日《人民论坛》的文章:《“38 ”号的核心问题是: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没有主心骨,要利用李光耀借尸还魂!》已经说了:

614日到17日,不论是李显龙、或者李显扬、李伟玲,或者行动党政府的政府委员会的任何一方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突出李光耀是慈父!突出李光耀是正直、清廉、爱民!突出李光耀是新加坡建国的缔造者”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7/06/18/38

我们在浏览那些国外的网站谈论有关李显龙与李显扬、李伟玲之间的纠纷时,来自中国的网站发表的文章主题就是围绕着:

李显龙将把把李光耀一手创造的新加坡毁于一旦!(大家不妨可以比较一些来自西方的网站在这个问题上论述。)

所以,这就是我同意黄岳思所说的:

我们的家事国事不需外国人说三道四!!!”

我们今天在反对行动党的霸权统治的斗争中之所以举步艰辛,来自中国的哪些所谓“学者”和“专家”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我们说,他们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并不是说,他们没有像周恩来等中国老一辈的领导人支持我们的斗争!因为各国人民的斗争主要是依靠本国人自身的力量,而不是依赖外国的援助!

我们要说的是:

他们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机构和宣传机器,在过去近三十年不断地向中国人民灌输李光耀的“丰功伟绩”。在2011年大选过后,这些原籍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和其他国家的新移民,在2015年的选举投票时,大部分就是把票投给了行动党!

李显龙与李显扬、李伟玲之间的纠纷绝对不是、也不会是导致新加坡未来国运的昌盛或者衰落!

那是因为在李光耀死后,第四代行动党人自己无法找到主心骨领导国家!

我们劝请来自中国的所谓“学者”和“专家”在李显龙与李显扬、李伟玲纠纷的问题别再继续吹牛了!他们就是一群不懂的“新加坡经”的外来“和尚”!他们所念的“经”绝对是“歪经”!

 

 


留下评论

“38 ”号的核心问题是: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没有主心骨,要利用李光耀借尸还魂!

开场白:

“我通常而言自己都避免对新加坡政治有所置喙,但这次是个例外。近些年来,我的直系亲属对于权力遭到滥用而缺乏监督感到越发担忧。在目前这般情形之下,父母做好打算移居他国。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对于他们而言,并非能够轻易做出。”——李绳武(李显扬的儿子)

是的。他说出了新加坡几代人的心声!特别是年轻一代人已经开始认识和感受到这一点!

在李光耀法西斯统治50年里,607080年代的左翼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都经历过这样惨痛与悲痛的遭遇!即便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也从自己同胞讲述惨痛与悲痛的经历中获悉!那些在70年代以后出生的年轻一代,确实根本就不相信在新加坡会发生这样惨痛与悲痛的经历!

我们赞赏李绳武勇敢地说出了新加坡人民的心声!

新加坡人民今年的夏天过得真踏实!

李光耀的后人为了38,OXLEY ROAD李光耀故居撕下脸皮!从私下协商、半公开争论、到全面爆发“决裂”!短短几天的时间,李光耀在世时经营了50年的所谓的“儒家思想”、“廉洁正直”、“精英分子治国政策”……丑恶嘴脸全部一一暴露在新加坡人民和全世界的面前!

这是好事。

就把这起事件简称为“李氏皇朝连续剧”!

只要把理顺这几天发生的经过,就会明白事件核心问题在哪儿?或者“决裂”的双方最终要达到目的是什么?

看看下面的简述。

一、祸起“38”号的时序:

2011年8月20日:李光耀立下第一份遗嘱,拆除故居的条款首次出现在遗嘱中。根据这份遗嘱,遗产将由3名子女平分。

2012年11月2日:李光耀立第6份遗嘱,李光耀当时告诉李玮玲,根据这份遗嘱,她可相对地分得多一份遗产。

2013年12月16至17日:林学芬参与准备第7份遗嘱,李光耀立最后遗嘱。

2014年7月:李玮玲开始对最后一份遗嘱产生怀疑,并与大嫂何晶通过电邮联繫,向何晶透露李光耀在几年前曾跟她说,她会获得额外的遗产。

2014年7月以后:李玮玲和何晶再次联络,李玮玲说李显扬告诉她李光耀又改变主意,要让3名子女平分遗产。她跟何晶说了很多事,包括最后一份遗嘱的见证人,来自林学芬的事务所。

2015年3月23日:李光耀逝世。

2015年4月12日:李显龙得知最一份遗嘱的详情,与李显扬也在遗嘱宣读时发生争执。李显扬当时坚持李光耀的故居应马上拆除。李显龙回应称,认为应把房子列为保留建筑。

2015年4月13日:李显龙在国会公开李光耀对故居去留的想法,称政府只会在李玮玲搬离房子时,才考虑房子如何处置。

2015年4月23日:李显龙把遗嘱宣读当天的事告诉副总理张志贤。

2015年6月:李显龙阅读最后一份遗嘱前的6份遗嘱。

2015年年8月:何晶翻查旧电邮,找到2014年7月她与李玮玲的往来电邮。李玮玲在邮中,表示她怀疑李显扬与林学芬在李光耀拟定最后一份遗嘱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5年9月:李玮玲和李显扬恫言对李显龙的攻击将升级。

2015年9月大选后:李显龙提议把李光耀故居转卖给李显扬,让李显扬和李玮玲决定如何处置房子,不过条件是他和李显扬各把房价的一半数额捐给慈善,李玮玲和李显扬同意这项献议。

2016年3月至4月:李家纠纷首次浮上水面,李玮玲撰写专栏文章,反对在父亲逝世满一周年所举办的多项「英雄膜拜」式纪念活动。她也通过Facebook,指摘李显龙滥用权力建立王朝。李显龙回应指这完全不实,也对妹妹的指责深表难过。

第一幕:《祸起杨玲声》

2017614日,李显扬和李伟玲发表联合声明,《李光耀的价值观去了哪儿?》()(A full statement is here: https://goo.gl/G71SrX

2017 年6月14日,李显龙在facebook简短回应:“对弟弟妹妹公开指控深感难过并予以否认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615-771382)

2017 年6月14日,李玮玲:跟总理的分歧不只是“家事”:““如果这只不过是一件家事,我们就不会把它公开”。”(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615-771382)

第二幕:《孙子上阵》

2017 年6月14日,李绳武(李显扬儿子),在FACEBOOK说,“通常而言自己都避免对新加坡政治有所置喙,但这次是个例外。近些年来,我的直系亲属对于权力遭到滥用而缺乏监督感到越发担忧。在目前这般情形之下,父母做好打算移居他国。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对于他们而言,并非能够轻易做出”。

2017 年6月15日,李鸿毅(李显龙儿子),在FACEBOOK发布了简短的一句话,“不管怎么样,我对政治真的没有兴趣。”

第三幕:家事、国事、清官难理家庭事:

2017 年6月15日,秘密的“部长级委员会”发表声明:

2017年6月16日,李伟玲的回应:

2017年6月16日,李显扬的回应:“我们为什么需要成立世界上最高薪部长的委员会,来挑战这个只不过是重申我父亲生前已经公开的遗愿的条款?这不是应该由家事法庭来处理吗?”

2017年6月16日,张志贤:“我对事件感到难过,我很理解显扬,总理现在一定是在经历艰难时期。”

第四幕:肉搏战

2017 年6月16日,李显龙发表经法律认证书面声明质疑遗嘱提出9大質疑:(http://www.bananadaily.net/cat/99/node/127796/4132)

  1. 為什麼林學芬在2015年4月12日宣讀最後遺囑的時候說,她不想參與準備最後遺囑,還說她已經讓吳裕慶律師處理,而實際上在最後遺囑之前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她介入很深?

  2. 林學芬在最後遺囑的準備和簽署過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3. 李顯揚和林學芬是否知道前6份遺囑,知道多少?

  4. 在簽署最後遺囑之前,是否有人和李光耀先生談過之前的遺囑,談了多少,誰和他談過?

  5. 有沒有人和李光耀先生解釋過最後遺囑的內容,如果有,是誰解釋給他的?

6.關於最後遺囑,是誰交待吳裕慶律師的,給他的指示又是什麼?林學芬說,是吳裕慶準備的最後遺囑,那他有沒有見過李光耀先生,或是和他談過話以了解李光耀的指示,或是是讓他在遺囑上簽名?

  1. 李光耀有沒有給出明確指示,要重新把拆除房子的條款放回到最後遺囑里,如果有的話,是和誰說的?

  2. 在林學芬、她的律師同事和律師事務所方面,是否存在利益衝突?

  3. 在雷安智和江秀慧兩名律師和李光耀在一起的那段短暫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事?林學芬有沒有告訴他們倆,要確保李光耀在簽遺囑前,獲得獨立的法律建議?

2017 年6月16日,李显扬反驳:“父親遺囑有法律效力!”(http://www.bananadaily.net/cat/99/node/127796/4132

2017 年6月16日,李显扬反驳:妻子林学芬的律师馆腾福法律事务所,并没有为李光耀先生草拟任何一份遗嘱。(http://bit.ly/2tvne4n

2017年6月16日,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回复zaobao.sg询问时说:否认李显扬说,指出她并没有订立李光耀遗嘱的最终版本。 “没有,最终版本的遗嘱不是我准备的。”

第五幕:《选边站》

2017年6月16日,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回复zaobao.sg询问时说:否认李显扬说,指出她并没有订立李光耀遗嘱的最终版本。 “没有,最终版本的遗嘱不是我准备的。”

2017年6月17日,李雪芬(李显扬夫人);宣布卸下其在摩根路易斯—腾福新加坡分公司律师事务所的全部职位。(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616-sg-lsf-law/3743808.html#.WUPuK5zrPO8.facebook

2017年6月17日,吴作东:“李光耀子女纠纷 不能代表我们的价值观……我们不会被一个家庭之间的小纠纷拖垮……”

2017617日,政府部长委员会主席张志贤说:“政府委员会并不似什么秘密的事……它就像企业的委员会一样,内阁会为某些特殊问题设立类似委员会……委员会的职责是说有关古迹、土地问题、和城市重建计划。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文化、社区与去年部长傅海燕、律政部长散穆根、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Nothing secret’ about ministerial committee on Oxley Road home……it was a committee “like numerous other committees that Cabinet may set up from time to time to consider specific issues……the committee includes Cabinet members responsible for heritage, land issues and urban planning, namely Minister for Culture, Community and Youth Grace Fu, Minister for Law K Shanmugam, and Minister for National Development Lawrence Wong.
Read more at http://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singapore/nothing-secret-about-ministerial-committee-on-oxley-road-home-8955084

第六幕:华山论剑

2017617日,李显扬说,“反驳兄长李显龙总理提出的质疑,并指李总理若要挑战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最终版遗嘱,他应通过法律途径遗嘱只有四页篇幅,这是李光耀“见过且熟悉的文件”,以此试图解释花15分钟立遗嘱不算短”(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617-771985)

2017年6月17日,李显扬,质疑尚穆根参与李光耀故居讨论涉利益冲突……他与姐姐李玮玲花了近一年时间要求政府公开委员会由谁组成,但没有成功。……个人面簿上载李玮玲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的电邮往来,质疑尚穆根是委员会成员之一是否有利益冲突。他指出,有关父亲、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遗愿,尚穆根曾参与提供他们建议,也有参与遗嘱中故居拆除条款的订立。这“令人困扰”,尤其尚穆根是经验丰富的高级律师,也是律政部长,应明白这其中涉及冲突。(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617-772012)

2017年6月17日,三木根说,“李显扬的指涉‘荒谬’……如果李显扬真的认为他就李光耀故居的处置参与内阁部长级委员会的讨论有不妥,涉及利益冲突,可找律师写信给他。我当律师超过22年,很清楚利益冲突的原则。说我违反这个原则简直是荒谬。他当时已经是内阁部长,并是在李家成员要求的情况下,提供意见。……他们不是我的客户,不管我当时说过什么,都不应该影响我在内阁部长级委员会的服务……我相信许多新加坡人对于这些没完没了并且毫无根据的指涉感到厌倦。政府还有更重要并牵涉新加坡人利益的事必须处理。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617-772019

二、李光耀的遗书重点是在哪儿?

李显龙在与李显扬及李伟玲之间纠缠着李光耀签署遗嘱的经过,是不是整个问题的关键?!

答案:不是!为什么?

李显龙说,李光耀在签署最后一个遗嘱的版本时显得不正常!?他完全没有资格、也具备条件对这个问题的提出质疑!他是一个军人!不是一个医生、或者是心理学家,或者是律师!何况李光耀是2015年逝世的。他逝世前几个月还接见了不少外人(包括行动党政府阁员和外国访客。行动党人还为他做最后一次的生日。)这说明了李光耀在思想上还是相当清醒的。

所以说,这不是李光耀签署遗嘱所引起整个的事件核心问题!

事实上,身为律师出身的李光耀是非常清醒的!他的遗嘱已经对处置故居提出了三个供遗嘱执行人在这些遗嘱时可选择的方式:

  • 在死后立即把故居拆除,不留给后人;

  • 如果李伟玲继续住在故居,就一直保留她搬出后拆除;

  • 即便是要保留故居,它仅仅只能允许属于李光耀的子孙及其族人前来瞻仰!一切外人都不允许进入故居;

李光耀的遗嘱是写得非常明确的!那就这栋房子是属于他自己的财产,不属于国家的。从法律上而言,根本就不存在着他授权、或者同意、或者允许政府参与讨论有关这栋房子的处置问题!他也没有邀请政府为这栋处置权提供任何意见!就简单地说,政府完全无权参与或者过问这栋房子的处置权问题。

这就是说,行动党政府内阁成立什么“委员会”来处理李光耀故居,是“一厢情愿”的计划!他们是具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不论行动党政府对这栋房子有什么完美和完善的计划和构思,对于李光耀遗嘱授权执行人李显扬和李伟玲来说,听取行动党政府的“好意见”,那是属于“友善”!接受行动党政府的任何“好意见”,那是在情!不听取、接受行动党政府的“好意见”,那是在理!

即便是李显龙认为李光耀当时是在“极不正常的情况签署”这份遗嘱,他也无权更改、或者诠释、或者质疑李光耀是在什么情况下签署这份遗嘱的!因为李光耀的遗嘱是在法定见证人(律师)的见证下签署,经过法院认证完成的合法的法定文件!

正如李显扬所说的,李显龙大可把自己的9个说词提交到法院挑战!这是李显扬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遗嘱问题和结束目前双方隔空喊话的局面!

 三、为什么李显龙要质疑李光耀的遗嘱?遗嘱造假、或者修改遗嘱的法律后果是什么?

 尽管李显龙可以质疑李光耀的遗嘱可能有造假、或者被人说服后进行修改的嫌疑。但是,李显龙并没有具备任何法律权力质疑李光耀当时所签署遗嘱合法性和真实性!因为遗嘱的执行人李显扬和李伟玲。他们是按照遗嘱要把李光耀的故居拆除。他们并没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意图把李光耀的故居占为己有、或者拍卖故居后两个人赚取丰厚的利润!这一点,李显扬和李伟玲的联合声明已经很明确地说:

我们是没有政治野心的普通公民。除了尊重我们父亲的最终遗愿,我们无法从拆除欧思礼路38号中获得任何好处。”

李显龙曾经建议,把李光耀故居卖给李显扬!再让李显扬将故居在房地场进行拍卖。他把卖给李显扬所得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李显扬拍卖所得利润的一半必须捐给慈善机构。

这就是说,李显龙已经明确和清楚知道:拆除故居是李光耀的遗嘱。李显龙是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向李显扬提出这个“折中”建议的!他唯一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不管以什么方式和途径,一定要想方设法把故居保留下来,不让李显扬和李伟玲把故居拆除!

李显龙、李显扬或者李伟玲都是在法律世家长大的。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非常清楚,任何修改李光耀的遗嘱,不论是全部、或者部分的修改,将面对的法律后果是什么?

李显扬的太太,林雪芬是一名法学博士。她是Stamford Law(腾福法律事务所)的合伙人。她是师事务所在新加坡和香港业务的具体负责人。她应该比任何人都知道和非常熟悉于2004年发生在香港的一起修改遗嘱的法庭判决案件。那是风水师陈振聪修改和伪造香港华懋集主席遗嘱案件的裁决。(见网址:http://news.sina.com.cn/c/2004-06-29/16412941440s.shtml

谁会相信李显龙指责林雪芬、或者李显扬、或者李伟玲修改、或者说服、或者在李光耀身体状态不稳定的情况下,让李光耀签署遗嘱?我看,他们绝对不会、也不敢干这样的愚蠢事!

就法律上而言,遗嘱执行人唯一的法律职责是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遗嘱的要求,不论执行人对遗嘱有什么疑问或者个人的看法,他们在法律上都不具备对遗嘱进行任何全面、或者部分的解释权、修改遗嘱的任何一部分(包括遗嘱文件的标点符号!)!他们也不允许在遗嘱的执行过程中对遗嘱进行部分拆割、或者分解执行!否则,他们就必须承担由此所产生的一切法律责任。因此李显扬和李伟玲是执行李光耀遗嘱的三个选项中的第一个选项:

在死后立即把故居拆除,不留给后人;

在李显扬和李伟玲发表了联合声明之后,李显龙所提出哪些说词都不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与核心问题!

李显龙要改变目前的局面处境(甭管是“被动”、或者是“不利”的处境)只有一个可能性:

就是把李光耀从棺材里拉出来,让他亲自说明,所签署的最后遗嘱版本是不是在第三者的误导下、或者说服下、或者自己是情绪极度不正常下签署的。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李显龙有办法让李光耀可以从棺材里爬出来,那么,李光耀说有权利重新签署新的遗嘱。这个最新的版本(也就是所谓的“第十版本”)就替代之前的任何已经签署的遗嘱!这样李显龙就“问操胜卷”了!

我们不知道李显龙的法律精英团队是否会在这方面给予李显龙“指导”?反正,事件发展到617日晚间,已经进入摊牌阶段了!

1.李显扬已经告诉李显龙,如果认为遗嘱存有合法性的问题,可以到法院进行提诉!

2.三木根也告诉李显扬,如果认为,他是“政府委员会”成员之一是违反律师专业道德行为准则,可以委托律师发信给他!

1. 为什么行动党的部长委员会要跳出来参合这件事?

截至617日,已经被直接或者拖进这个“漩涡”的人都表明自己与这起事件没有直接或者间接利益关系。这些人包括了李显龙的儿子李鸿毅(对参加政治绝对不敢兴趣)、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李光耀的第三代家族不应参与新加坡的政治)、李显扬的太太林雪芬(卸下自己律师事务所的职务,以表明自己不涉及事件)、李与李律师事务所律师柯金梨(表明没有参与李光耀遗嘱最后版本的草拟工作的)、吴作栋(这起事件属于李显龙家庭“瓜葛”,不应该让整个国家赔上)、张志贤(国家还有其他更加的问题要面对和处理)。

唯独一个例外,那就是突然冒出来的“部长委员会”。它以国家的名誉回应了李显扬和李伟玲对李光耀遗嘱处置故居做了诠释!而且详细地说明可能涉及的部门包括了律政部(负责土地问题)、国家发展部(负责故居的重建、保留、维修问题)、社体部(负责国家遗产保护问题)等。

2.为什么“部长委员会”要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插上一腿呢?

张志贤在616日对外说的是,这是李显龙的家事。但是,在617日,他却第一次对外公开证实了有一个“部长委员会”的存在!他就是“部长委员会”的主席以及“部长委员会”的其他成员。(我曾经上网搜索有关“部长委员会”的名单,无法找到。谢谢了。张志贤。)

正如李显扬所说的,李伟玲曾经几次向政府提出要知道“部长委员会”的具体信息,都得不到要领!张志贤终于就把这个谜底给解开了。

在李显龙与李显扬、李伟玲之间的“交锋”进入“短兵相见”的时候,“部长委员会”发出的“国函”说明了:

行动党政府事实上承认和知道,在李光耀已经在遗嘱里对处置故居做了明确的指示了!但是,这个遗嘱与行动党政府的政治目的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它们置之不理!

身为行动党政府的总理,李显龙是内阁成员,他可以说自己不参与这个“部长委员会”的讨论,或者给予任何参考建议,都不是问题的关键。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是:

一、“部长委员会”的任何决议和执行,在法律上必须、也一定要正式致函给总理。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程序的事实!

二、作为李光耀的长子,李显龙在接到“部长委员会”的正式函告后,理所当然必须把李光耀的遗嘱里有关处置故居的决定——把故居定性为“私人产业”告诉“部长委员会”!(他可以、也不必要告诉“部长委员会”有关他与李显扬、李伟玲之间在执行李光耀的遗嘱存在着严重的意见分歧)。

三、李显龙必须把“政府问委员会”的这个决定转交给李光耀遗嘱执行人——李显扬和李伟玲!

3.为什么李显龙不这么处理呢?

  1. “部长委员会”在法律上有权不遵守李光耀遗嘱的法定约束力吗?

  2. 李显龙在无法说服和解决与李显扬、李伟玲对李光耀在遗嘱里处置故居严重意见分歧情况下,让第三者,也就是行动党政府的“政府委员会”替代自己直接干涉李光耀遗嘱的合法执行,可以绕过法律的约束吗?

 四、整个事件的核心问题在哪儿

李显扬已经在617日向李显龙提出,如果对李光耀的遗嘱的合法性存有质疑,完全可以把事件提到法院进行诉讼,让法院进行裁决!

617日李显扬对于身为律政部长的三木根是“政府委员会”成员之一存在质疑时,三木根也在同一天向李显扬提出,通过律师发函给,阐明对他的专业道德行为提出正式的质疑!

这就是说,这起事件已经从私下协商、可空喊话、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了!事件的发展到了这个阶段谁赢、谁输已经不重要了。

也就是说,在观看这部连续剧的最终要思考的核心问题是:

一、李显龙、李显扬、李伟玲、“政府委员会”对李光耀的历史是否有分歧?

614日到17日,不论是李显龙、或者李显扬、李伟玲,或者行动党政府的“政府委员会”的任何一方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在突出李光耀是慈父!突出李光耀是正直、清廉、爱民!突出李光耀是新加坡建国的缔造者!

老话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一个人站在什么位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所站的位置是朝向哪个目标?各方都要捍卫李光耀这个心目中的“国际知名品牌”!正如李显扬和李伟玲的联合声明所说的:

李光耀的价值观被自己的儿子破坏了。我们的父亲置国家和人民于第一位,而不是个人声望或私人事项。李显龙却能从保留欧思礼路38号中获得一切——他只需要枉顾他父亲的遗愿和价值观即可。

因此,最终的问题是如何用好李光耀这块“国际知名品牌”!

二、为什么李显扬和李伟玲执着地坚持要执行李光耀遗嘱的第一选项:拆除故居?

浩瀚五千年的中华文化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在全世界华人的脑海里!——不论面对什么情况,除非迫不得已,作为后人绝对不会、也不可以随意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一切,特别是产业消失掉。

李显扬和李伟玲坚持要按照李光耀的遗嘱执行的真正原因是:

李光耀的价值观被自己的儿子破坏了。我们的父亲置国家和人民于第一位,而不是个人声望或私人事项。对于被迫身置此境,我们十分悲伤。我们在自己的国家感到了巨大的不安及严密的监视。无论是作为兄长还是作为领导人,我们都无法再信任李显龙。我们已经对他失去信心。”

李显扬更是说:

我们为什么需要成立一个由世界上最高薪部长组成的委员会,来挑战这个只不过重申我父亲生前已经公开表达过的遗愿的条款?这不是由家事法庭来处理吗?

明确地说,李显扬和李伟玲是预感到李显龙领导下的行动党政府已经无所作为了!他们必须利用李光耀的这块“国际知名品牌”来继续维持行动党的下一个50年统治!

三、为什么李显龙要不惜一切与李显扬和李伟玲撕破脸皮,也要坚持保留李光耀的故居?为什么行动党的“政府委员会”要罔顾李光耀签署的遗嘱的合法性存在,坚持要把李光耀的故居列入国家文物/文化遗产?

根本的原因是:

李显龙领导下的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从李光耀逝世后至今尚未找到主心骨人物来领导行动党进入未来的50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显龙和他领导的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只能够、也必须是继续沿用李光耀的这块“国际知名品牌”来维持未来50年的统治,直到他们能够找到主心骨为止!

老祖宗常说,打铁自身硬!

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几百年的封建、军阀及半殖民统治的中国和建设新中国!靠得是自己的智慧和在中国人民当中建立起来的威信!他并不是靠当时的苏联共产党!

邓小平在接手文革留下烂摊子,把一个封闭的中国,在短短不到40年的时间,把中国推向世界,让中国成为推动世界经济火车之一!靠得还是自己的智慧和在中国人民当中建立起来的威信!他并不是靠毛泽东和周恩来这块“知名品牌”!

胡锦涛把相隔台湾海峡几十年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岛打通,靠得还是自己的智慧和在中国人民当中建立起来的威信!他并不是靠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这块“知名品牌”

今天习近平正在进行的一带一路宏伟计划,把中国和亚洲与欧洲有机的链接起来,靠得还是自己的智慧和在中国人民当中建立起来的威信!他并不是靠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和胡锦涛这块“知名品牌”!

李显龙及其领导的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如果没有认识这一点、或者无法做到这一点,那么,他的所谓“第四代领导人团队已经形成“就是一句空话!就是一派胡言!

李显龙及其领导的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而想通过煮“快熟面”的方式——利用李光耀这块“国际知名品牌”来形成所谓的“第四代领导人团队“,最终只能加速行动党统治皇朝根基的早日动摇!

总的来所,在对待李光耀故居的问题上,李显龙及其领导的第四代行动党领导人就是用孙子兵法第十四条所说:“借尸还魂”!他们希望可以借此延续行动党的独霸统治地位!所以本文章的题目就是: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没有主心骨,要利用李光耀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


留下评论

(中文/英文版)Together We Remember Tay Hong Seng 我们一起缅怀郑方生

编者按

  1. 1987 SINGAPORE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是由1987年在光谱行动被捕者为纪念被捕30周年而共同撰写和出版的。这本书与2017521日正式出版发行;(中文译音为《1987新加坡的马克思阴谋30周年》

  2. 经编委会同意,我站刊载了该书部分中文翻译文章。中文翻译文章是由林康先生的。

特此说明

我们一起缅怀郑方生

1950年9月9日—2012年11月26日)

“季候风”(前英国留学生组织)成员集体撰稿

翻译:林沛

郑方生曾在新加坡华文日报《联合早报》工作,留下600余篇文章。

1970年代他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University of Sheffield)修读工商管理与经济学(Business and Economics)本科,期间,出于课程需要也到日本学习了一年。他是英联邦与爱尔兰新马留学生运动组织(Federation of United Kingdom and Eire Malaysian and Singaporean Student movement, FUEMSSO)的主要成员之一。1976年陈华彪流亡英国时,他和其他同事在英国各地举办集会,揭露当时新加坡压制对付不同意见的情况。在英国的伙伴们都亲密地把他叫做“老郑”,因为他年纪比他们都大些,也因为他的老成持重。一篇纪念他的文章这么说:

我是在谢菲尔德大学念书时认识郑方生的。他把我和好一些谢菲尔德的其他朋友引进了学运的世界。谢菲尔德新马学生会发展成为一个涉足政治活动的团体,他是个起关键性作用的人物。

方生总是安静而有效地工作。除了积极参与政治活动,他也经常抽空下厨。他确实做得一手菜。

他的另一个朋友这么说:

我起初认为他是个迟缓、老派和不好理解的人,主要是我自己当时的无知与毛躁。经过和他交谈,对他有了较深入的了解后,我才逐渐觉察到他渊博的政治知识,以及善于分析的思维。在谢菲尔德求学期间,我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受益匪浅。他说话的速度很慢。开会时,像我一样不耐烦的人常爱插话,打断他的发言。他也不生气,总是耐心等插话的人把话说完。然后,他举起手说“对不起让我接着说,刚才我话还没说完。”

还有其他人则是这么说的:

老实说,我原先很受不了他的固执。他会像水蛭般紧跟着你,数个小时下来和你说个不停,从早饭和你谈到午饭时间,或者从学生会的咖啡座和你谈到回你的宿舍。不管怎么说,他的不屈不挠是奏效的。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慢慢和他变得亲密起来,他就像我们的一个大哥哥。

还在谢菲尔德期间,方生曾经参与舞台剧《大山只是偶尔睡着》(Only a while the mountain sleeps)的演出。他当时在谢菲尔德的伙伴们,对此仍有美好的记忆。

从谢菲尔德大学毕业后,方生去了伦敦,参与学生杂志《关注》(Fijar)的编辑工作。那是一本英联邦与爱尔兰新马留学生运动组织出版的刊物。

他在1981年回返新加坡,继续保持对文化与政治的热忱,开始在思想相似的朋友(一些是他在英国念书时认识的朋友,一些是参与1970年代新加坡学运的人)之间串连。联合其他十个伙伴,他们创设了戏剧团体“第三舞台”(Third Stage)。方生为我们委托的课题负责编剧与导演,最终于19837月在戏剧中心公演。他也和黄淑仪(Wong Souk Yee)联合编写了《希望》(Esperanza)剧本。

1987年,内部安全局逮捕了22人,其中四人是“第三舞台”的主要成员。方生是被捕四人中的一个。他被关押了将近一年。当局指责“第三舞台”是企图颠覆新加坡社会与政治体制的掩饰性组织,这真是讽刺。它演出的所有剧目其实都经过当局的审查,其中一些甚至获得当时社区发展部的资助。

在被拘押期间,方生遭受非人道与侮辱性的对待,同时被迫“自白”。方生曾经说,“要是他的薪资不受影响,他准备在牢里待一辈子。”被扣者所面对的折磨,张素兰在她《在蓝色栅门的后面》一书中有所描述。

获释后,方生保持缄默。不过,近来他不只一次表示,希望多了解“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25周年时所发起废除内部安全法令运动的相关信息。方生不但生成是个学者,还是个深层的思想者。他是个天生的活动家,据他一位朋友说,他还写的一手漂亮的好中文,而且是个有造诣的书法家。现在我们只能希望,他曾经和亲近的什么人促膝深谈,那我们就还能藉此从他身上多学些东西。

Together We Remember Tay Hong Seng

 

(9 September 1950 – 26 November 2012)

Written collectively by the Monsooners, a group of former student activists in the United Kingdom

 

Tay Hong Seng worked for the Chinese daily Lianhe Zaobao and had written some 600 articles under his by-line.

He studied Business and Economics at Sheffield University in the 1970s and spent a year in Japan as part of his course. He was one of the key members of the Federation of United Kingdom and Eire Malaysian and Singaporean Student movement (FUEMSSO). In 1976 when Tan Wah Piow sought exile in the UK, he with his other colleagues organised various meetings throughout the country to publicise the repression that was then going on in Singapore. He was fondly called “Lao Tay” by all those who knew him in the UK because he was slightly older than them and also because of his mannerisms. A tribute described him as follows:

Tay Hong Seng and I first met when I was a student in Sheffield. He

introduced me and some other Sheffield friends to the world of student politics and activism. He was the key person to develop the Malaysian and Singaporean Society of Sheffield (MSSS) into a politically active society.

Hong Seng often did his work in a quiet but very effective manner. Besides his active political involvement he often found time to cook. He was a really good cook.

Another of his friends commented:

Initially I found him to be slow, old fashioned and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due to my own ignorance and impatience at the time. As I

slowly began to talk to him and understand him more, I realise that he

had in-depth knowledge of politics and an analytical mind. I had truly

learnt and benefited from him during our student days in Sheffield. Due to his very slow style of speaking, impatient people like me always

interrupted him when he spoke during meetings. He would not get angry but let others finish their interruptions. After some time he would raise his hand and say “Please may I continue, I have not finish yet.” Yet another had this to say:

To be honest, initially I was very annoyed by his persistence. He would cling to you like a leech, talking to you for hours from breakfast to lunch or from the student union cafeteria to your hostel. But his perseverance paid off. Gradually, many of us became endeared to him

and he was like a big brother to us.

During his time in Sheffield, Hong Seng participated in a stage roduction called Only a while the mountain sleeps . It was an activity that is still fondly remembered by his contemporaries in Sheffield.

After graduation in Sheffield, Hong Seng moved to London and was involved in the production of a student magazine called Fijar, a publication of FUEMSSO.

Tay returned to Singapore in 1981 and consistent with his enthusiasm for cultural and political activism, he started building bridges with like-minded friends, some of whom were those he met in the UK during his student days and others were activists during the 1970 student movement period in Singapore.

With ten other friends, they formed Third Stage. Hong Seng wrote and directed Things we paid for which was performed at the Drama Centre in July 1983 and he also co authored Esperanza with Wong Souk Yee.

In 1987, the 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 arrested 22 people four of

whom were key members of Third Stage. Hong Seng was one of the four. He was imprisoned for nearly a year. It was an irony that Third Stage was accused of being a front to subvert the social and political system of Singapore when its production went through the censorship board with a few even receiving monetary grants from the then Ministry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

During the period of his detention, Hong Seng was subjected to inhuman and degrading treatment and was also forced to “confess”. Hong Seng once said that “he was prepared to spend his life in the cell if his payroll was not affected adversely.” The trauma experienced by those arrested is encapsulated in Teo Soh L u n g ’s Beyond the Blue Gate.

After his release, Hong Seng kept much to himself. In recent times however, he had o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indicated his interest to be kept informed by those organising the campaign to abolish the ISA on the occasion of the anniversary of Operation Spectrum. Hong Seng was not only scholarly in his persona but was a profound thinker as well. He was a talented activist and according to one of his friends, he writes well in Chinese and is an accomplished calligrapher. We only hope that he did confide with someone near and dear to him so that we can learn more about 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