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中英文版)从1966年开始的法律让新加坡人面对更加糟糕的情况 Laws made worse for Singaporeans after 1966

留下评论

从1966年开始的法律让新加坡人面对更加糟糕的情况

作者:张素兰

相关网址:

  1.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874089489434693

  2.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877902232386752

新加坡在超过半个世纪前是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殖民地。英国殖民主义者留给新加坡和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是一个法制制度。就此而言,这是值得我们赞许的。无论如何,为了控制我们的人民,也制定了一些残酷的法律来控制我们,它们制定的这些令人遗憾的法律,到了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情况更加糟糕。

首先,让我和大家讨论有关死刑法律和滥用毒品法律。

在殖民地时代。死刑法律只适用于那些诸如谋杀之类的暴力刑事犯。极其巧合地,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斯在1965年废除了死刑法律。

1973年,死刑判决第一次被引入非暴力刑事罪行案件方面,贩卖未经许可用于制药生产所需的,如吗啡(超过30克,或者相当于一个五角钱银币的重量),和海洛因(超过15克)。

从那个时候开始,贩卖未经许可用于制药生产所需的、或者出入口,如其他六种毒品——鸦片、可卡因、大麻、大麻合剂、大麻脂、甲基苯丙胺和混合性质将面对死刑。

在名列于A级的毒品面对死刑的刑法条款至少已经修改了25次,或者是每年两次。

与此同时,法律阐明有关处罚的条款,如对犯人的监禁时限及鞭刑的次数方面都已经增加了。

过去的40年的贩毒刑法的记录,政府应该让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已经是是使用了严峻的法律,包括通过实施死刑法律、更长时间的监禁和增加鞭刑次数,是否已经有效地遏制毒品犯罪?是否已经根除或者制止毒品罪犯在新加坡的毒品贩卖活动问题。

新加坡共和国宪法

1974年开始,国会已经对1973年滥用A级毒品法律进行了25此的修订。它们非常忙于修订我们国家的宪法。到了2017年,我们国家的宪法已经进行了41次的修订。

我们国家的宪法第五章阐明:(见网址:《新加坡共和国宪法》全文。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521/08/3872310_472115717.shtml)

当我们国家的宪法在54年里进行了41次的修改是不是“至高无上”的?在国会每一次进行修改并有过后,我们拥有的权利又被剥夺了多少呢?

土生新加坡人的公民权问题

1986年我们国家的宪法授权政府修改第135款有关剥夺土生新加坡人的公民权。假设新加坡公民连续10年没有回来过新加坡,政府有权剥夺他的公民权。宪法修改这款法令是为了剥夺陈华彪的公民权。他被政府指控涉及1987年马克思主义阴谋事件。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逮捕了22名政治犯时,他的公民权也就因此被剥夺了。在新的公民权法令下,与有关遞夺土生土长或者归化公民的公民权有所不同。在新的公民权法令下,公民权被遞夺的情况比重还要糟糕。一旦本人的公民权被遞夺,他将不会成为企业国家的公民。

修改宪法第135款的目的就是要确保陈华彪回到新加坡被捕时无法为自己洗清罪名。事实上,他的辩护律师就是1987年光谱行动下被捕的22名政治犯之一。

让人感到兴趣的是,把1963年新加坡共和国的宪法和1787年的美国宪法对比。到今天为止,美国的宪法已经实施了230年,只经过27次的修改。前10次的修改是获得国家批准的,统称为“权利法案”。这个修法案是为了保护美国人民的基本权利。

在新加坡,许多宪法条款被修改是为了剥夺新加坡人民的基本权利。例如通过修改土生新加坡人公民权法律就是为了剥夺陈华彪在1966年之前所拥有的公民权。他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吧了。(见新加坡共和国宪法全文网址: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521/08/3872310_472115717.shtml

影片制作法令

杨荣文准将对文化艺术所做出的贡献是值得我尊敬的。身为行动党的一位具有自由思想的部长对此产生顾虑。当他需要了解有关拟议中的影片(修正)法律(2018年),我发现他是唯一对影片(修正)法令(1998)做出反应的部长。修正法令第33款阐明“政党政治影片”的不合法的。杨荣文准将在回答包括惹耶勒南在内的反对者提出批评时,毫不掩饰地做出如下的答复: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没有受到来自反对党或者任何人的压力下执行这条法令的。”(见1998227日新加坡国会辩论记录)

追溯到有关影片制作法令的前身是从英国殖民地时代的电影摄制法令继承来的。当时,在这部法令约定下,任何在本地制作、或者分销、或放映必须送交影片监检察局审核批准。在未得到这个部门批准前,放映或者分销有关的影片将面对司法处罚。

1950年代,这部法律实施是非常直截了当,它就从而让影片摄制与发行出现了朝气蓬勃的现象。当时的国泰机构(Cathay Keris)摄制了马来语影片、荣华机构(Yung Hwa)摄制了华语影片、邵氏机构(Shaw Brothers)设置了中国功夫影片与国泰机构进行竞争。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孩,我完全享受着由国泰机构和邵是机构在露天场所放映的影片。

1981年,影片法令开始实施时,基本上都并入到英国时代的旧法令里面。这部法律于1987年、1997年、1998年和2016年期间进行了五次的修正。今天政府在进行是咨询2018年影片修正法令,假设它获得通过的话,那就是这部法律进行第六次的修正了。

我的问题是:

虽然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地通过修正有关法令以适应时代的变化。但是,经常针对特殊的事件而修改法律,以确保针对一个非政治化人群而修正法令并不是通向进步的路径和促进我们的国家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遗憾的是,行动党政府在制度法律法令时刚好反其道而行之。它们不时和不断地进行修正法律法令,仅仅就是为了针对特定出现的形势。1998 年影片修正法令大部分是在防止犯罪的借口下进行。针对是当时新加坡民主党涉及的发行、销售和放映的影片问题。

20世纪90年代录像的出现和普及鼓励新加坡民主党制作视频。他们在1996年递交了一份视频给电影检查局适合。有关当局不仅审查,同时禁止他们销售。这是导致政府在1998年嵌合激烈地对影片法令进行修正。被修正的影片法令在第33款明确地阐明“政党政治性的影片”是非法的。并在基于“公众利益”的幌子下宣布不准销售。将影片归类于两个等级的决定权是属于电检局。她不是一个独立的机构。

他们的目的已经非常显著了。政府的决定是要确保人口保持非政治化和让人民都过去的历史仍然无视和无知的。任何拍摄有关林清祥或者林福寿医生的视频绝对不通过电检局批准。

杨荣文准将于1998年制定有关影片修正法令时,在法律条款里增加了对于触犯销售和放映“政党政治的影片”加入罚款1万元和坐牢2两年的刑罚,已经损害了他个人的声誉。这样的修改增加罚款数额比起哪些触犯摄制淫秽色情影片的罚款数额的9千元高的许多了。

当然,就杨荣文准将而言,淫秽色情的影片比起政治性内容的影片对社会所造成的损害是更加低。他同时也无视我们国家啊的宪法约定下有关言论与结社自由的权利。

1998年影片修正通过后,电影制作者施忠明(Martyn See)摄制的纪录片:《前政治拘留者赛.查哈利被监禁17年》在法令的第35条款下被归类于“危害公众利益”的理由下被禁止在新加坡进行发行和放映。

时任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高级政务部长、海军总长吕德耀,于2009年又提出了2009年影片修正法令(所谓的“开放”法令),作为解释有关施忠明(Martyn See)拍摄的影片是说:

“这是一部企图修正歪曲和误导爱国者赛.查哈利的被捕和监禁。企图为自己的辩护涉及共产主义活动反对新加坡的利益。赛.查哈利因对新加坡产生具有潜在的危害性而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他现在企图要通过利用电影的方式为自己过去的虚假和扭曲的活动辩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禁止这部影片的发行与放映。”(2009年3月29日国会辩论记录。)

吕德耀的指控是虚假和完全非正义的指控施忠明受雇于赛.查哈利制作这部纪录片。部长必须首先在取得事实证据前,在国会对施忠明(Martyn See)做出这样的指控。

吕德耀的指控赛查哈利根本没有机会进行任何的反驳!政府应该知道,我也相信施忠明是一名历史及纪录片的摄制者。他摄制了许多重要的已故历史人物的纪录片。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努力,新加坡人民将继续生活在一个愚昧无知的年代,和将无法知道一些著名的人物为了争取正义而失去了自由。这些著名的人物是为了实现一个更好的新加坡而做出自我牺牲的。

《人民论坛》:《前政治拘留者赛查哈利同志访谈视频中文旁白节录》(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6/03/

2009年修正通过的影片修正法令并没有给新加坡人民带来任何的自由。尽管施忠明(Martyn See)重新递交《赛查哈利的17年》记录视频片仍然被禁止发行和公开放映。这部历史纪录片已经在youtube网站上播放了。

拟议中的影片修正法案(2018)一共是75页,包括了18页的附加说明。它在现有的法令的每一部分里进行修改、废除和插入了新条款。他们更把法令的名称更改得更加长。假设起草这份修正法令的目的是要造成人们对法律的混乱不清,致使普通老百姓对法律无法理解,那么,他已经是成功了。

对于法律赋予电检局官员无限的权利,批评者感到极其愤怒。事实上,在这分拟议中的修正法令里,授权给电检局官员可以自由地成功任何私人资产和扣留及传召有关涉嫌者进行问讯。他们甚至可以在刑事法令下让警方人员进行录取口供。涉嫌者被充公的资产如果遭受损害和充公,他们可以在48小时内向法院提出投诉可以要求赔偿有关的资产损失。在这短暂的投诉事件里,涉嫌者一般是是会失去投诉的权利的。他们将会面对无法偿还损失的痛苦。

我无法理解,在影片法令下,

为什么政府要扩大警方人员拥有搜查和充公个人资产的权利?为什么让电检局官员可以扮演警方人员的角色?为什么电检局主管或者电影业者及企业至今仍然保持缄默?是不是我们的国家缺乏警方人员?假设是这样的情况,是不是政府的责任聘请更多的警方人员?可以定的是,让电检局官员变成了警方人员,绝对不是解决警方人员短缺的最理想方案。

假设那些在电影业者的生活被影片法令所搞砸了,那么,对于我们新加坡人民来说,那是注定要成为输家。我们将可能不会看到很多新加坡本土制作的政治性影片。我们的对于自己国家的历史和历史性的著名人物的形象将由行动党自己塑造,就像他们塑造了李光耀和其他人一样。

新加坡人民正在被那些令人费解和冗长的法律条条框框的泛滥所掐死了。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只有两种选择:我们是面对现实醒悟过来,或者继续保持沉默。今天,行动党政府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在国会一天内任意通过任何的法律法令。他们也可以在一天里任意修改我们国家的宪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