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赛.查哈利是冷藏行动下的受害者!他伟大形象永远高高耸立在我心中 SAID ZAHARI, victimized by Operation Coldstore, but he stands tall in my heart

 

.查哈利是冷藏行动下的受害者!他伟大形象永远高高耸立在我心中

作者:陈慧娴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search/top/?q=function%208

 

赛查哈利被标志为“反国家分子”。但是他是一个典型的爱国者。

我于1981年第一次见到赛查哈利。当时我们是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机构里一起工作。这是他释放出来后被送到这儿的。他在不公、不正义的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了17年。他在被监禁时,刚好自己的小女儿诺丽娜出世。诺丽娜是与家里的兄姐,姐姐丽丝玛瓦蒂(Rismawati),长兄 罗斯曼(Roesman)和二哥诺尔曼(Norman)在一起生活和成长的。他亲爱的妻子莎拉玛(Salamah)为此所遭受被撕裂的痛苦了就更不用说了。

赛查哈利是一名真正的爱国者。身为的马来前锋报编辑,他为新闻自由而斗争。他创造了一个真正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他是一名作家兼诗人。他在被监禁年期间所撰写的诗歌从监狱里通过秘密渠道转送出来出版后,他的获得回报就是更长期的监禁。在他被释放后,继续为人民的自由而斗争。他于2007年出版了一本书叫:《黎明时分的乌云——一名政治拘留者回忆录和我的17年政治犯漫长噩梦的生涯》。

我和我的朋友们永远怀念着赛查哈利。他于2016412日与世长辞。享年88岁。每当我们见面时,他总是以热忱的笑声和热情的微笑来迎接我们。尽管面对着疾病缠身,他那乐观开朗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我们。

那些害怕真理和正义斗争的人的心灵多么邪恶啊!他们必须在国家成立前通过冷藏行动把这些年轻的领导人监禁起来!我们不应该忘却新加坡史上最黑暗的历史!我们不允许历史重演!我们绝对不能够让我们的理想——民主、正义与平等——不分种族、语言和宗教——再一次遭受摧毁!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纪念冷藏行动——张素兰 REMEMBERING OPERATION COLDSTORE by Teo Soh Lung

纪念冷藏行动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896835223826786

196322日发生在新加坡代号:“冷藏行动”的大逮捕事件,已经超过我一半的生命时间了。但是,我却对此事件一无所知。

当我有幸见到这次事件中的一部分受害者和幸存者,并从中了解到整个事件的历史时,我感到非常愤怒和悲伤。

一个自称“尊重法制”和为人民利益而执政的政府,怎能仅仅是为了赢得一场选举和巩固自己的政权而进行这场“冷藏行动”?

有关“冷藏行动”的信息一直到了10年前才被揭开。这起事件在过去是鲜为人知的。我想,这起事件的受害是希望让人们忘记它。但是,当超过一百名无辜者在这个致命性的日子,于当天凌晨被捕是历史事实。历史又怎能忘记这起事件?

“冷藏行动”令人感到不安的事实是,这些被捕者并不是普通老百姓。他们都是身处反对党重要政治家、专业人士、职工会领导人、著名的新闻工作者和杰出的学生领袖。他们都是我们社会的精英分子。为什么未能提供机会让他们为国家服务?

当我还是一名在籍学生的时期,在国会开会期间我有机会列席旁听。我感到惊讶,为什么在国会开会期间国会议员的座位经常都是空置着的?为什么在开会期间那些部长和国会议员坐在舒适的皮革椅子上假装在听取报告,实质上都是在瞌睡。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届又一届的大选结果,我们仍然是无法把反对党候选人送进国会?

1960年代和70年代,人民是无法比较反对党的候选人与行动党的候选人的。行动党说,他们的候选人比起反对党的候选人更加合格及有经验?真的吗?可以肯定地说,(工人党的)惹耶勒南和(民主党的)詹时中比起行动党当中的许多候选人的资格来得更高。但是,他们直到1981年、1984年和70年代才获选进入国会。之前他们仍然是被选民所拒绝的。

在最近的10年,我终于认识到这个事实了:

造成国会里没有反对党的真正原因是来自“冷藏行动”事件。“冷藏行动”已经彻底摧毁了反对党。

当全部的反对党领导人和职工会领袖,在不经审讯下被监禁超过数十年、或者被驱逐出境到他们的原生地(尽管他们已经把新加坡视为自己的祖国)的情况下,民主怎能生存年?

请看看以下的这份在“冷藏行动”中被捕者的名单:

林清祥——社会主义阵线秘书长
陈蒙鹤——马来学者
林福寿医生——社会主义阵线中委
詹姆士.普都查理——社会主义阵线中委
何标——新加坡海员工会受薪秘书
.查哈利——马来前锋报编辑、新加坡人民党主席
傅树介医生——社会主义阵线副组织秘书长
兀哈尔——社会主义阵线副主席
胡申.扎西丁——新闻工作者、新加坡人民的党员
A
马哈迪哇——新加坡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陈国防——南大在籍学生

这是一份冗长的被捕者名单。整个社会主义阵线和人民党中央委员会成员都被逮捕了。(您可以在2013年由傅树介、孔丽莎和陈国防共同编辑出版的《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 59周年》的附录中查阅)。这些人都是具有非常聪慧思想的人。他们都被监禁了。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是有人是被监禁超过20年的。

“冷藏行动”是行动党在(时任马来亚总理)东姑和英国殖民主义者的协助下进行的。他们是在捏造虚假罪名,但是使用具有合法手段下摧毁新加坡的民主的。他们害怕即将在19639月举行的大选中失去政权。为了阻止政治对手参与即将举行的大选,他们使用法律手段逮捕和监禁政治对手。这是懦夫和恶霸行为。

行动党在1963年的大选中取得了胜利,但是,他们付出的道德代价的是什么?

“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了自己的灵魂,那还有什么益处呢?”(见:马克8:36国王杰姆斯版本)

在过三天,将是196322日冷藏行动55周年纪念日了。让我们怀念那些为了我们获得的自由而牺牲自己的勇敢与聪慧的百多名政治拘留者。

 

 


2条评论

(中英文版)马来西亚前政治拘留者为了使命而拥护马哈蒂尔 Ex-ISA detainee now embraces Dr M – for the sake of a mission

转载自:https://www.beritadaily.com/ex-isa-detainee-now-embraces-dr-m-sake-mission/

 

吉隆坡讯:当马来西亚人民走上街头要求马哈蒂尔辞职时,他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了两次。在要求“民主改革运动”时他甚至被控于拥有军火武器。当时,马哈蒂尔被人们指控滥用权利和贪污,以及负起造成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安华。下同。)入狱的元凶。

希山幕丁.莱斯(希山,下同。),一名参与街头抗议活动者。他在马哈蒂尔统治的22年里经受了监禁的痛苦。但是,在与政府及马哈蒂尔政权进行了斗争30年后的今天,他决定支持昔日的敌人。

好了。是什么原因促成希山改变初心?瓜拉江沙马来学院的校友说,他决定拥护马哈蒂尔是因为,这名前总理和现在的反对党领导人是最有可能在来届的第14届马来西亚大选推翻首相纳吉拉札克和他的国阵的。

最重要的是,希山相信马哈蒂尔可以在来届大选让‘希盟’夺取布城政权,并为安华成为马来西亚第八任总理铺路,‘希盟’已经宣布推举马哈蒂尔成为它们的总理候选人,同时也获得了安华谅解。安华是在被控触犯鸡奸罪名下入狱的。他将于今年6月服满刑期出狱。

希山详述自己支持马哈蒂尔成为总理候选人的理由时说,92岁的马哈蒂尔可以争取到巫统在农村的马来人选票。同时,他也可以争取那些年龄在25-35 岁的公务员的选票。

“首先,他可以说服这个国家许多的重要部分。他为此创造力信心。由于他是前总理,可以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他可以获得农村的选民,特别是在生活在棕油园的选民把票投给希盟。”

“其次,那些年龄在25-35岁之间的年轻选民已经看到他过去所做的表现能力。他们在思想上已经认可了他,例如在吉隆坡的双峰塔、轻轨系统和马来亚铁道局、吉隆坡国际机机场,以及布城行政中心等都是在他任期时的政绩。”

“第三,对于目前的在职的公务员以及那些已退休的公务员来说,他们仍然是信任马哈蒂尔的。如果他能够再次领导这个国家,他们对他仍然的忠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同意他成为来届的总理候选人。因为在他的领导下,希盟将会取得胜利。”

希山70年代是一名学生领袖。他补充说,要让安华成为第八届马来西亚总理,首先就必须让马哈蒂尔进入吉隆坡布城行政中心。

“马哈蒂尔是著名的品牌。他被许多人所接受的同时,也同样受到许多的反对。但是,我有信心,要让安华成为总理,首先希盟就必须赢得这场选举。而要赢得这场选举,首先只能和必须通过马哈蒂尔赢得这场选举的胜利。”

在谈到马哈蒂尔当政时期的罪行,就如他在自己的博客Tukar Tiub 里所提到的,有关马哈蒂尔的最大罪恶就是阻止了慕沙依淡、东姑拉沙里.汉沙和安华成为总理。

希山在“所提到的那三个可能会成为总理的人选中,惟一可能会成功的是安华

希山,他20岁时是一名著名的活跃分子。他通过双溪宜力(Sungai Golok)逃离了这个国家避开了警方的逮捕。

当时他没有携带行李或者一套运动衣的情况下足迹遍及半个世界。他到达比利时取得政治庇护前,是通过一整天躲藏在一个通风系统的管道里的避开了在印度的被驱逐。

希山现在已经67岁了。他当年在马哈蒂尔时任总理时,进行改革诉求行动是被指控为是叛国者。但是他否认了支持马哈蒂尔成为总理候选人,相等于放弃当初自己的斗争目标。

他说,

“这是两码事,我支持马哈蒂尔成为总理候选人,但是仍然是坚持自己的斗争目标。我的目标就是要推翻巫统的统治。我的这个目标是当年在马来亚大学学生时期已经确立的。”

他说,

“我个人支持马哈蒂尔成为总理候选人的理由是,我接受他成为总理,那是他是推动我们的国家向前迈进的动力。无论如何,我要推翻巫统的统治的目标是仍然不变的。我怎能出卖自己?”

希山说,他尊重其他人对马哈蒂尔成为总理候选人的不同意见,但是,在进行一场战争是,最重要的是要着眼于全局观念。

“在进行一场战争时,我们必须争取更多的同盟军和孤立少数的敌人,我们并不需要同时开展那么多的战场。”

希山是一名影片制作者。他说,

“对于他来说,要忘掉自己在被监禁期间所遭受的虐待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要向前看和进行一场更大的斗争。”

他说,

“我们必须集中打击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纳吉.拉扎克。马哈蒂尔就是持有这样的观点。我也是同样持有这样的观点。我们具有共同的看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在同一条船上的原因。”

“要我忘记过去被单独监禁、赤脚和睡在水泥地板上的日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这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我经历了漫长的行程到达了这里。在这长途跋涉的行程中我身上是毫无分文的。”

当他被问道有关宽恕问题时,他说,

“如果我身上最大的行李就是复仇。这就是人类所能承担的最大包袱了。我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足迹四处的”。

马来亚大学政治分析家阿旺.阿芝曼.阿旺.巴威说,在希盟组织里出现的支持与反对马哈蒂尔的群体将对它们参与大选产生影响。

“这两股势力将会给希盟带来问题,虽然我怀疑它将不会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对于反对党阵营来说,将会造成它们集中对付国阵的焦点。”

他认为,要让这两个阵营取得共识和求同存异是极其困难的。

他说,

“这将是希盟内部的问题。在另一方面,巫统是有备而来的。它们的竞选机器是相当强大的。”

他补充说,

“希盟的内部必须要更加的稳定,同时把战略目标集中在这两个问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