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冷藏行动——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的所为 Operation Coldstore – the work of a sadistic political psychopath

冷藏行动——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的所为

 作者:陈华彪 翻译:万章翻译

2018年2月2日

201822日是新加坡冷藏行动55周年纪念日。196322日凌晨,新加坡内部安全委员会(ISC)在不经审讯下,命令逮捕左翼反对党、社会民间组织、工会会员和学生等107名政治领袖。这个所谓安全的行动巩固了李光耀自己的权力而铺平道路,因为人民行动党仍然面临着来自左翼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的巨大挑战。

尽管左翼力量被冷藏行动摧毁,以及被人指责这个政党和被拘留者是亲共产主义者,在1963922日的大选中,他们仍然在51个席位中赢得了可观的13席。

196322日是新加坡的政治分水岭,就在接下来的五年,新加坡成为了一党专政的国家,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正如《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书中所指出的那样,

李光耀企图否认必须对冷藏行动负责,将一切的责任归咎于当时包括新加坡的内部安全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马来亚首相和英国人。 (这是1959年新加坡取得内部自治的宪法安排)

近年来不少引用英国档案馆资料的著作暴露了李光耀是一个玩弄政治的两面人。在政治上,他不希望被视为参与压迫左翼的行动,以及在不经审讯下监禁具标志性和有超凡魅力,而且得到公众大力支持的林清祥。李光耀恐怕失去选民的支持,在196324日《海峡时报》的一篇报导中他说: 

如果这是由新加坡政府来采取的行动,我们是想都不会想的. 

无论新加坡官方对冷藏行动如何的宣传,英国的档案却显示了,

即使在最糟的情况下,林清祥和他的左翼同僚也只不过是有共产主义的思想。

档案证实了,

新加坡左翼并不鼓吹使用暴力,而是致力于通过宪制议会的斗争来实现政治目的。档案也证实了,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是接授莫斯科或北京的指示而行事的。 

即使马来亚首相东姑和英国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对新加坡的左翼进行镇压,但李光耀在冷藏行动中却留下累累的指印。李光耀在1963年的动机和一名英国外交官员在1961年对李光耀的评论相去不远: 

可能李光耀被可以摧毁他的政敌这一想法所深深吸引。别忘了这背后还有一层非常私人的情况……他声称,他要把在他坚持下获释的人再度监禁起来。这些人曾是与他关系密切的熟人,曾在他的政府中任职过,他们与李光耀曾有过意识形态上的分岐并在政治上是对立的。”(196184日堪培拉英联邦外交事务关署系电报电文。《新加坡1963年的冷藏行动》第26) 

“电报”中所指出的“非常个人化的情况很不幸的,竟超越了1968年之后那期间的政治需要。即使李光耀的崇拜者赞成他1963年对付左翼行动是必要的权谋之计,他们却很难默许拘留政治犯,即使在左翼已经不再对他构成威胁后,有些人仍然被拘禁长达二三十年之久的这种行径。 

直至1968年,李光耀已经确立了他的一党专政国家,一切由他一手操纵。他有效的把国家机关殖民化以服务于他自己的政治议程,摧毁了任何有效的反对派,控制了媒体,和扼杀了所有的政治抗议活动。而在他的干部制度下,行动党没有内部民主,只成为提供民主画皮的政治工具。 

1963年的冷藏行动曾在那个特定历史时期为李光耀政治生存的需要而服务。一旦政治威胁被消除了,1968年之后他仍然无缘无故继续拘禁政敌。因此,作为政客,李光耀是老奸巨滑的。作为一个人,他是一个有虐待狂的政治精神病患者,因为他违宪的无缘无故下他故意摧毁了许多人的一生。其中一个受害者就是传奇式人物林清祥。



留下评论

李光耀强加在左翼领导人头上的“红帽子”——“左翼=马共”世纪大谎言!

在说服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和当时的马来亚联合邦总理东姑,于196322日在新加坡进行了一场彻底消灭新加坡左翼力量的冷藏行动大逮捕计划!——“冷藏行动”!

李光耀是新加坡史上(从英国殖民主义者统治那天算起也行!)最大的说谎者!

在《冷藏行动》后的隔天(196323日),他对新闻界发表了如下的谈话:

“政府自己本身是从不会考虑这种行动的,首先,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政府宁愿与共产党及其支持者作公开的斗争。”

他在当年24日又对自己于23日在新加坡广播电台发表的第一次讲话作了如下的“补充解释”说:

“这项报道是完全不正确的……。如果这项行动延迟到八月三十一以后,对于新加坡政府,将是较易于处理的。但是为了摊牌理由,立刻采取行动上必要的。因此,新加坡政府同意内部治安委员会对着项下的所作的决定。”

这是55年前李光耀在为自己极力主张消灭新加坡左翼力量的阴谋撇清关系在撒谎!

50年后,咱们的历史学家韦杰夫博士、覃柄鑫博士、孔丽莎博士以及傅树介医生从英国伦敦档案馆搜索到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档案文件!他们把所搜集到的具有法律约束力档案资料都编入共同出版书籍:“《新加坡的1963年冷藏行动50周》一书中。

韦杰夫博士在书中的文章:《冷藏行动:现代新加坡在建国道路上经历的重大事件》27页所摘录的英国政治部主任:编号CO1030/1162《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文件和普通报告(1960-1962)第119页》撰写的报告是这样写的:

“如果要实现合并,就必须对付批评者和说‘不’的人。在1961年8月,一份对新加坡安全问题评估报告呈上内部安全理事会”。该报告提供了马共自1951年以来的活动历史,列明马共为实现在新加坡篡夺宪法权利的目标而可能利用的哪些政党,以及提供亲马共有关的涉嫌分子名单……援引维护公众安全法令来拘留活跃的共产党工作人员、特别是那些在工会领域的工作人员……政治和安全形势正在恶化。在当前情况下,试图发动大规模逮捕和扣留。进行干预,只会引发进一步动荡和可能的工业不安……因此,不应该以动用公安法令进行逮捕和监禁作为公开的攻击武器。相反地,公安法令应当成为一种低调的策略。专门用来对付马共地下组织领袖。”(英国政治部主任:编号CO1030/1162《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文件和普通报告(1960-1962)第119页》撰写的报告)

“马来亚政府(注:包括马来亚联合邦政府和新加坡自治邦政府)又谈论在马来西亚成立前‘瓦解共产党威胁’。不过,各方既没有达致共识,目标也不明确。马来人要抓25人,是以安全为理由;李光耀则要抓250人,则以安全和政治为理由。其实我相信他们双方为要我们逮捕有实力的政治反对派然后把一切归咎我们”(殖民事物大臣森迪斯的报告:《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1962 :第161-162页》)

现在我们不是在向70年以后出世的国人申诉或者说明“我们不是共产党!”“我们所进行的斗争与共产党无关!”!因为历史学者在《新加坡的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一书已经能够提供足够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档案资料了。

我们要说的是:

李光耀强加在前辈们头上 “涉及共产党活动”、“共产党员”的罪名作为逮捕监禁的谎言!

揭穿李光耀制造和强加在前辈们头上的“涉及共产党活动”、“共产党员”的这个谎言是要告诉后代:

  1. 李光耀为了达到了消灭新加坡左翼力量的邪恶目的,让自己顺利地赢得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后在新加坡举行的第一次选举。

  2. 他看准了要对付左翼领导人们争取正义和平等权利与权益斗争,最有效的手段就是离间、恐吓,进而争取中间群众(小市民、小商人、中小资本家)!

  3. 由于李光耀抓住当时国际和国内(包括马来亚联合邦在内)出现的恐共、仇共的冷战思维的狂潮这个契机对公开合法的左翼组织及其领导人进行疯狂的污蔑!——以来借此消灭左翼组织及逮捕和监禁左翼领导人;二来,通过大逮捕制造白色恐怖,恐吓中间选民和为争取实现新加坡自由、民主和平等的人民!

尽管如此,李光耀在1963921日(也就是“冷藏行动”大逮捕后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举行的第一次马来西亚国与州议会选举)的大选也只能以46.9%取胜。对他而言,选举的结果选举的结果并没有完全达到他预想的目的!

从选举的得票结果,他看到了左翼力量及群众并没有因为“冷藏行动”而被吓到!因此在选举结束后,又再一次采取逮捕了2名社阵国会议员卢妙平和李思东。接着,在1966年,仍然是使用同样的理由,在内部安全法令下逮捕和监禁和逮捕了包括谢太宝、蒋清谭、顾泱、林焕文等社阵的国会议员。

55年后,尽管历史学家已经在英国档案馆找到了李光耀当年为了消灭左翼力量的确凿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档案文件。李光耀并没有因为2013年出版的《新加坡的1963年冷藏行动50周年》,放弃或者承认自己当时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而制造来这个历史冤案而撒谎!

他在2015年,也就是他死前几个月,行动党为对他进行歌功颂德而举行的所谓“纪念新加坡SG50”时,重新再版《争取合并的斗争时写的序是:

“时移势转,在此书陈述的事件之后,整个世界和新加坡已经经历巨大的转变。新媒体取代了旧媒体,政治人物不再选择以电台广播的方式传达他们的信息,年轻人也不使用这个媒介。不过,如果年轻人翻阅这本书,进而了解当年的利害关系、我们为何及如何坚持到底,就不枉这次重印此书。” (见《早报》:《张志贤:再版《争取合并的斗争》
希望年轻人了解合并斗争历史》http://www.zaobao.com.sg/zpolitics/news/story20141010-398455

这说明了什么?

1. 52年后(从1963年算起),李光耀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不惜捏造莫须有罪名强加在左翼组织及其领导人身上、进而利用英国人和东姑在《内部安全法令》下逮捕和监禁新加坡百多名左翼政党工会组织优秀的领导人一点都不感到后悔!

2. 第、3及4代行动党仍然是会继承李光耀的冷战思维来维持及巩固其政权。他们在滨海附近建造一个为纪念利用的反共纪念馆就具体的说明了这一点!(《早报》:《多数人支持建国元勋纪念堂建在滨海东花园》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213-724227)

是谁在新加坡人民争取独立的过程中首先与马共进行联系的?

历史的事实是:

1.在争取新加坡人民独立斗争时,50年代李光耀是第一个于马共接触的人。那是他刚从英国留学回来。

2.李光耀在骗取了马共在新加坡成员的信任后,进一步骗取新加坡左翼组织领导人的信任。人民行动当于1959年通过选举取得胜利后,英国殖民主义者被迫同意让新加坡获得内部自治的胜利果实!李光耀过后窃取了人们的胜利果实。

3.事实上,李光耀是完全知道马共在50年代末期已经无法在新加坡进行任何的公开活动;他从与林清祥等左翼领导人接触的过程中也已经看到了公开左翼组织领导下的群众力量和基础。因此,李光耀深知:只有先消灭公开左翼组织和逮捕其领导人,自己才有可能继续在新加坡立足。也只有先消灭左翼组织和领导人,才有可能与当时的马来亚总理东姑较劲,并取得英国殖民主义者的信任!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纪念1963年“冷藏行动”事件时,我们必须揭穿李光耀当年制造和强加在前辈们头上的那顶红帽子!——“左翼=马共=暴力革命”的世纪大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