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合并与摧毁新加坡左翼力量(下)

留下评论

发布日期:07-04-2016   资料来源:21老友网站资料室

(英国Kew 档案馆特选文件评述)

作者:前政治拘留者 陈仁贵

取自:《华惹》时代风云——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对当代新马政治的影响

 

马来西亚计划与新加坡大逮捕的联系

英国要将婆罗洲三地区并入马来西亚计划,其目的是要借此劝说东姑接受这计划。东姑一旦同意,马来西亚一旦实现,英国在本地区的投资将得到保障,更重要的是,英国得以保持其东南亚条约组织的新加坡军港海军基地。英国、马来亚和新加坡政府对消灭新加坡左翼运动的共识,是这项计划的基本和必要的凝聚点。

事实上,早在宪制开始发展的1955年,英国就抱着要以大逮捕镇压反殖运动的想法。福利工潮暴动期间,英国劝告马绍尔逮捕左翼工会领袖,但遭马绍尔拒绝。

马绍尔的继任首席部长林有福,毫无保留地跟英国合作。他于195610月和19578月先后发动两次大逮捕,企图让左派在政治舞台上消失。然而左翼运动凭着其广受欢迎和强劲的复元能力,使镇压行动未能如林有福和殖民政府预期般成功。左翼工会恢复元气和继续扩展。林清祥及其同僚于1959年中旬获释,并再度领导工会,使得他们士气大振。

60年初,英国、马来亚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三角组合联合起来,倾全力欲将左翼运动置于死地。在多次镇压之后仍能死灰复燃的左翼运动,他们也许视之为九头蛇。在1959年宪法下成立的内部安全理事会,将成为最终解决”新加坡问题”的综合工具。

这个联合阵线所面对的问题之一是:逮捕的时机、逮捕的规模以及他们所需负责的政治责任。马来亚被劝说后突然改变态度,是因为得到保证一婆罗洲地区将包括在更大的马来西亚联邦内,而新加坡的左翼将在大规模逮捕下被坚决地摧毁。马来亚政府深知逮捕行动必须在马来西亚成立前进行,其时机则属于信任问题。马来亚政府准备在内部安全理事会的范围内,接受某种成比例的谴责。

李光耀领导下的新加坡政府,比较希望在马来西亚成立后才进行逮捕,如此就可把矛头指向吉隆坡。倘若这是不可能的,李光耀要获得确保,而事实上他要从马来亚当局获得书面保证,即保证逮捕后需成立马来西亚。李光耀也将逮捕视为一项政治行动,而不单纯只是一项安全行动。那些在政治上对他构成威胁的领袖,李光耀都要把他们包括在逮捕名单内,纵使他心知肚明,他们不可能被视为安全威胁。他们包括王永元、林建寿和Ahmad Boestamam

英国设法限制大逮捕的范围,以便更容易在国际上进行辩护。 如果各造均同意为行动负起各自份内的责任,则大家便可少为逮捕的时机操心。起初,英国准备接受李光耀的逮捕时表,但最后因马来亚在时机问题上没有商量的余地,英国只得说服李光耀。在这背景之下,我们应从三方的不同立场出发,以观察和考虑三方对逮捕的时机和规模的不同论点。

英国拖延行动是因为他们要找到逮捕的理由。他们也在许多场合提及:没有证据证明林清祥和方水双与马共联络,或自愿成为共产党的工具。事实上,英国人从他们的情报得出结论,林清祥在设法进行宪制斗争,逼使人民行动党政府下台并重新选举。林清祥认为社会主义阵线可在大选中击败人民行动党。英国情报部认同这些评估。其实,英国人还进一步说,他们相信倘若合并成功,林清祥还会准备建立一个长远的社会主义马来西亚。

对于英国人关心为逮捕寻找正当理由一事,李光耀的回应是建议执行挑衅计划,逼使林清祥采取非法行动,从而让三个政府通过内部安全理事会采取行动。这一计划最终未实现,因为196212月汶莱爆发起义,形势出现转弯。

这就让三方有绝佳机会在196322日进行大逮捕。社阵被指责在新加坡涉及暴力阴谋以发动革命。其实这并没有证据佐证,甚至在半个世纪后也发掘不出这类的证据。

甚至在1961年酝酿马来西亚计划之前,李光耀一向都有意清除党内的左派。英国资料显示: 19591029(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获胜后数个月) William Goode爵士与总理进行一次讨论,在讨论中总理说他很想进行系列逮捕行动,但为了保护自己,逮捕行动必须与内部安全理事会共同执行。”(内部安全理事会会议记录CO 1030/110278)

然而,在人民行动党政府首年执政期间,李光耀是处于防卫地位,因为党支部和职工运动对他施加压力,要求他释放1959年之前被前政府扣留的政治扣留者。人民行动党毕竟在竞选运动中,曾答应取消公安法令和释放所有政治扣留者。当合并的安排成为事实之后,大逮捕课题以确保合并成功,便成为三方面所关心的中心问题。

如东姑所说,当他于196111月到英国财政部访问英国首相时,马来西亚计划基本上”十拿九稳 Selkirk写给殖民部大臣的一封信显示,”没有重要颠覆活动的新证据足以为此时的逮捕提供正当理由。”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CO 1030/1157 No. 77 1962219)新加坡政府并不赞同鲁莽的逮捕行动。

挑衅林清祥采取违反宪法的行动

Lord Selkirk1962424日致殖民部大臣的电报揭露,在 19624月,李光耀赴伦敦与殖民部大臣Sandys讨论安全问题。(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CO1030/1157. No. 223. 1962424) 政治部依照东姑的看法写了一份分两个阶段镇压新加坡左派的报告。

第一阶段包含各种遏制措施,如加强控制华文报刊,禁止非新加坡公民担任政党和职工会的职位……这个阶段旨在挑衅林清祥采取违反宪制的行动。

第二阶段是将反对派领袖,如方水双、S.Woodhull等遣送回马来亚,并”扣留自林清祥以下的联合阵线领袖” Selkirk也表示,”我们向李光耀表明,我们认为政治部的报告,与其说是攻击共产党,倒不如说是在攻击一个政党。”

 

1962428日, SelkirkReginald Mauldling报告:马来亚政府拒绝出席内部安全理事会会议,因为她不满意对左翼问题的处理。”数周前,东姑斥责李光耀在逮捕问题上所耍的伎俩,并吓唬他联邦将放弃马来西亚计划”。不过, Selkirk相信他有办法说服新加坡静静地参与合并。”

Selkirk也注意到”新加坡的政治部在过去3年里,根本就无法找到任何共产党人。采取镇压行动所依据的证据几乎全元。”

在这种情况下, Selkirk不愿意接受东姑的逮捕意图,虽然他知道若没有行动,合并计划可能受到挫折。在这位最高专员的眼中,李光耀”显然受到能在下届新加坡选举之前,将其政治反对派一举消灭的愿景所吸引”,大概也会”支持一项挑衅林清祥及其伙伴的政策,以便逼他们采取违反宪法的行动,从而为逮捕提供正当理由。” (Selkirk在伦敦会见李光耀之前致函R. Mauldling,报告新加坡的局势, CO: 1030/998 1962428)

导致冷藏行动的事件

马来西亚计划的成功,是以反共三方的共识为前提,即新加坡左翼运动被摧毁或被消灭。三方政府在内部安全理事会的秘密会议室里,费时费力地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推敲这项行动的执行细。

马来亚方面越来越不满和满腹狐疑,认为英国在决定逮捕时有拖延的态度。然而,汶莱起义却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绝好机会,以解决彼此对拖延的互相指责。19621214日,内部安全理事会的马来亚代表Dr Ismail,召开内部安全理事会的紧急会议以讨论安全形势,并说明除非逮捕共产党,否则不合并。李光耀同意这项建议。”汶莱起义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千万不可错失。”

假如”公开表明三方政府同意共同负起责任”,英国政府乐见在新加坡采取行动。他们也同意发表联合声明。 (19621214日,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CO: 1030/1160T. No. 582)

1215日,内部安全理事会在吉隆坡开会。大家都同意声明草案,即将逮捕行动与汶莱起义联系起来,并声称社会主义阵线乖离宪法。

1231日, Moore会见杜进才博士。杜博士在会谈中表示,他将授权新加坡政治部准备逮捕行动,但不逮捕议员、不封杀社会主义阵线。杜博士没有答应逮捕的时机。Moore接下来会见李光耀,但得到的却是不同的反应。李光耀表示在马来西亚成立前必须先解决三个问题,即逮捕、政府之间的委员会谈判、共同市场。

李光耀担心,如果他先同意逮捕,他便向东姑”亮出了最后一张牌”。倘若政府之间的谈判失败了,则无从保证东姑的立场。李光耀说他对逮捕行动作出决定前,需要48小时与内阁进行讨论。他也表示,在逮捕之后只发表联合公报,使其影响慢慢淡化。(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CO: 1030/1576.T. No 2. 196313)

196314日,李光耀会见Moore,表示他担心东姑是否会在逮捕过后,反悔推翻合并的安排。李光耀要东姑在逮捕前作书面保证,即倘若进行逮捕,合并将在1963831日完成。李光耀担心,倘若苏卡诺以武力反对,东姑可能会重新考虑。Moore劝告李光耀,.要求东姑保证并不实际,但他深信如果合并的两个条件被接受了,即婆罗洲被包括在内和新加坡的逮捕行动,则东姑将进行合并的安排。如果李光耀过后没有逃避责任的话。( CO: 1030/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196315)

东姑在196316日的一封信中重申马来亚政府的基本立场,即除非在合并前进行逮捕,否则他们不会让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汶莱起义为扣留的决定提供”我们求之不得的最佳掩饰机会” (吉隆坡最高官员致函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 CO: 1030/1576T. Np. 19196316)

李光耀同意逮捕行动,根据逮捕行动的”呈现和广泛程度”方面的协议。李光耀也同意不包括他原先建议逮捕的马来亚反对党人物。三方面都同意,大逮捕行动的日期暂定为农历新年的一段时间之后( 126)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CO: 1030/1576 No.23 1963111)

李光耀的意见是,逮捕过后的联合声明应特别强调逮捕不仅为了保障新加坡的安全,同时也为马来亚的安全着想。他也认为,倘若逮捕过后王永元成为反对派领袖,他也要将王永元扣留。( CO:1030/1576 No. 56吉隆坡英国最高专员致函Selkirk 1963115 )

李光耀原先建议他准备让林清祥避开逮捕,但过后又修改他的建议,只有在林清祥被扣留后才向他提出流亡印尼的选择。东姑可以接受修正的建议。殖民部大臣也认为,如果让林清祥成为漏网之鱼,三方都可能会感到尴尬。但如果他先被捕,则反对这么做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李光耀表示,他会在林清祥被捕当天写信给他,建议让他流亡印尼并给他一笔钱,唯他必须在24小时之内接受。”李光耀自认依照华人风俗,这是对手下败将的老友的一种示意。” (1963125日,吉隆坡英国最高专员致函Selkirk; 1963125日,英国殖民 部大臣致函Selkirk,向吉隆坡英国最高专员重述; 1963128日,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三方必须取得共识的另一问题是应该被逮捕人士的名单。三方的工作委员会列出172名分为三类:A类有100人、B51人、C21人。起初,李光耀挑选136人,其中包括所有A类人物,除 6名议员之外。另42人是从BC类挑出来的,其中包括人民联合党的3名党员。联邦政府虽表示反对,但最终勉强同意逮捕3名人民联合党的党员。

接近1月底,李光耀改变心意,同意除了6名立法议员外,逮捕三类别的172名人士。他也坚持名单包括人民联合党的3名党员,使他建议要逮捕的总人数达到169人。

他也直接通知东姑”除非3名人民联合党的党员包括在内,否则逮捕行动得取消”。

李光耀也坚持,被逮捕的其中29人应被限制在马来亚居住。( 1963130日和31日,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CO: 1030/1577 No. 6064 )

逮捕与后续

196321日,马来亚代表Dr Ismail发出最后通牒:除非随着计划中的大逮捕之后,内部安全理事会在当天马上召开会议,否则马来联邦将取消与新加坡合并。马来亚相信英国正在拖延逮捕行动。

马来亚不愿意看到逮捕的进一步拖延。原因是编号A51 (Albert Lim Shee Ping?)将出席在达累斯萨拉姆举行的亚非会议,编号A25 (Said Zahari?)将出席在雅加达举行的会议。倘若行动拖延,甚至是24小时,这两个人可能会逃脱。Dr Ismail也承诺从柔佛派遣部队协助新加坡警察的行动,他们已整装待发。Dr Ismail认为英国在拖延,这将是一种考验。Dr Ismail说甚至是如果英国政府保证合并前进行逮捕,其实也没什么分别。( 196321日,吉隆坡致函英联邦公关部CO: 1030/1577 No. 162)

在这情况之下,内部安全理事会于196321日晚上11时召开会议,批准169人的最终逮捕名单。李光耀也呈上他向林清祥建议流亡任何国家的信。( CO: 1030/1577 No. 73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196321)

196322日凌晨215分,”冷藏行动”开始。逮捕队伍集中在柔佛州,于凌晨315分越过长堤。到了上午9时,共有97人遭逮捕,这几乎包括所有领导人。( 196322日,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co: 1030/1577 No.77 )

196324日的一项逮捕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李光耀表示新加坡政府“本身是不会进行逮捕行动”,暗示行动是由英国和联邦政府所主导。新加坡人民联盟领袖林有福攻击李光耀的立场。同一天晚上,根据报道,李光耀声称他是被错误报道。(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CO: 1030/1573 No. 82 196324)

李光耀告诉Moore他要记录在案,他同意大逮捕的条件是英国向他作出三项保证:联邦如所计划般进行合并;支持新加坡落实白皮书的合并建议;在经济事务上支持新加坡,特别是共同市场。Moore说英国没有给予这些保证。李光耀似乎担心,逮捕一旦完成,英国将可自由选择替代领袖。”李光耀今早也暗示,逮捕行动已完成,社会主义阵线遭摧毁,英国人可能准备考虑由另一政党在新加坡执政,甚至比较不担心合并的失败。” (Selkirk致函殖民部大臣, DO: 169/248 196324)

最后部分

虽然”冷藏行动”如计划般宣告完成,但李光耀还是担心他已出了最后一张牌。东姑将可随意对以下问题采取强硬态度:新加坡对中央政府收入的贡献以及共同市场的问题。他也害怕,东姑现得以同比较能配合的新加坡领袖,主要是林有福,更密切地合作。( 1963213Moore致函殖民部大臣)

212日,李光耀写信给英国最高专员o他谈到他与英国之间在较早前,已就逮捕行动达致的秘密协议,想要在这封信谈谈他对这协议的”理解”。李光耀”仍然最关心东姑可能与林有福秘密串谋,意图在831日之前逼人民行动党政府下台。” Moore与人民联盟的A.P. Rajah谈过,后者向他保证,不会在831日之前取代李光耀,他们”认为李光耀是完成合并的最佳工具。当然,在831日之后,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到了4月底,在”冷藏行动”中被扣留的人数达120人,其中17人被送回马来亚, 1人逃脱, 102人被扣留在新加坡。自”冷藏行 动”之后,有9人被新加坡当局扣留。( Moore致函殖民部大臣, CO:1030/1574 No. 289. 1963429)

然而在4月初,如Moore所报告,盘问扣留犯之后,没找出证据足以证明社会主义阵线与汶莱起义有关联。”唯一的新要点是:社阵可能在推却Azahari和印尼要他们给汶莱起义更强烈支持的建议。” (Moore致函殖民部大臣, CO: 1030/1573 No. 24 196342)

合并的最终条件迟迟未拍板定案,而合并又原定在831日完成,东姑本身也对这缓慢进展越来越没耐性了。6月间,东姑通知Selkirk,他要向新加坡和汶来发出最后通牒以完成最终的合并谈判, 并分别形容李光耀和汶莱苏丹为”一条蛇和→个老妇人” Selkirk劝告东姑暂时搁下最后通牒,让他有时间跟苏丹谈谈。东姑要求Selkirk寻求英国政府同意,完成没有包括汶莱在内的合并。( Selkirk致函英联邦关系部, DO: 169/221 No. 1095 1963619)

此外,东姑也开始有新的烦恼,因为菲律宾和印尼公开反对马来西亚的组成。菲律宾根据历史主张对沙巴一些地区有主权,而苏卡诺总统则强烈反对的原因是,他认为这是建立新殖民主义国,意图威胁印尼。一方面是为了缓和这方面的反对,东姑决定将马来西亚的成立延期至1963916日。

单独宣布独立

1963831日,马来西亚成立之前,李光耀单独宣布新加坡独立。英国和马来亚发表联合声明,宣称李光耀的掌政在法律上不生效。李光耀宣布解散国会,定912日为提名日, 919日为选举日。李光耀威胁:除非马来亚政府在马来西亚协议的各个要点上满足他,否则他会在912日宣布独立,并将让新加坡的选民以选票支持这做法。

Sandys写给英国首相的信中提到:

“李光耀(新加坡总理)厚颜无耻地利用马来西亚成立的拖延以达到他个人的野心。政治勒索或”边缘政策”(他如此向我形容他自己)是他达到目的的正常方法。当他表示对马来西亚的热忱时,他的目的是要让东姑显得软弱、思想混乱,并将白己树立为一个强硬、思路清晰的领袖,任何反对他意愿的人都会有危险。他毫无顾忌地谈到在两三年内,当东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时,他有意将他除掉。虽然他承认一个华人是不能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我对这是他的目标几乎丝毫没有怀疑。”(英联部部长致函首相DO: 169/287 No 109 196395)

马来西亚于1963916日正式成立,而汶莱则选择成为联邦之外一个分开的政治单位。从一开始,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就一直为争议所困扰。结果,联盟政府与人民行动党政府之间争端相当激烈。无疑地,从新加坡左翼在政治舞台上的影响力被消灭之后,这种矛盾便有增无减。

双方关系日益恶化,为了避免恶化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新加坡突然脱离马来西亚而于196589日成立独立共和国。正如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一样,她脱离马来西亚并没有事先与人民商议和获得人民的同意,而是由两地的一小撮部长作决定。自独立以来,两地各走各路,朝着不同方向发展,并取得出色的经济发展。这经济发展也许走过了漫长的路途,模糊了长期的政治代价。到时,经济繁荣给我们带来一种健忘症,一种对原有统一马来亚政治愿景的政治健忘症。

英国的”大计划”愿景一东南亚的前英国殖民地组成一个新政治单位,也断裂为三个不同部分。要了解这个东南亚小巴尔干化的长期影响和后果是很困难的。消灭新加坡左翼是建立”大计划”的奖品。很讽刺的,新加坡与马来亚分家后的数年内,由Harold Wilson领导下的工党政府被迫采取戏剧性的决定,将英军撤出东南亚。

到了60年代中期,新加坡的左翼基本上已被赶尽杀绝。到了70年代,它已完全不是新加坡的一股政治势力了。从这个角度看,”大计划”成功了,也许比原策划者所期盼的取得了更大成功。”大计划”的受害者不是身陷囹圄,就是淡出政治舞台。历史事件演进证明一左派所警告的不平等的合并安排将带来种族冲突一是完全正确的。后来的事件确实证明新加坡的左翼从未考虑武装起义,而是由始至终遵循宪法地斗争以达到目标。造成新加坡左翼灭亡的是国家的镇压和暴力。

澳洲国家档案馆:文件摘要

1962418日澳洲最高专员。T.K. Critchley致外交部。F. J. Blakeney

Critchley报告说他曾会见敦拉萨和伊斯迈医生。他们深信英国应该对新加坡的共产党采取镇压行动,否则马来西亚不会进行合并。警察总监Dato Fenner也有同样看法。Fenner说目前的形势好像战后的情形。早期英国对马共活动。Fenner当时主张对共产党采取镇压行动,但Gent不同意,结果马来亚自1948年以来爆发了12年的武装斗争。60年代初期, Fenner认为,除非在共产党壮大之前对其加以镇压,否则,同样的情况将会出现。马来亚领袖相信社会主义阵线已压倒人民行动党而获得群众的支持。他们也担心新加坡的共产党最终会将其影响力带到马来亚。伊斯迈医生强烈感受到印尼共产党在印尼的影响和增长,特别是艾迪(印共主席一一译注)决定支持苏卡诺的政策,从而加强印共的影响力。他相信林清祥也采取同样的路线,计划接近东姑。目的是要让东姑相信,他将在宪法制度下在新加坡掌政。伊斯迈揭露,其实林清祥已准备会见东姑。伊斯迈医生担心东姑会受此一建议的影响;与此同时,据马来亚领袖说,新加坡的英国人却有不同的看法。他们仍然相信人民行动党拥有政治的动力,而社会主义阵线则只等待对方犯错以便采取攻势。因此,马来亚领袖要进行逮捕,而英国人则认为保持稳定局势以确保马来西亚的顺利完成才重要。

Selkirk的论点是没有依据可在新加坡进行大逮捕,而逮捕将引起过国际的声讨,且对种族关系有不良影响。马来亚领袖回应说,大逮捕不限于社会主义阵线而将扩大到受共产党控制的群众和文化团体。至于种族冲突,他们认为在马来西亚组成后才逮捕则更糟。马来亚领袖相信Selkirk可能在”艾登园”茶会上保证不对林清祥采取镇压行动。

马来亚政府相信应该尽快实行大逮捕政策,最好是在Cobbold委员会的报告出炉之前。倘若有发生骚乱,他们希望是在马来西亚组成前而不是之后。伊斯迈医生和敦拉萨担心林清祥准备会见东姑及他们之间的通讯将使局面更为复杂。东姑决定会见林清祥一方面是受到林有福的劝说。不过,东姑提出条件,他准备会见社会主义阵线的代表团而不是林清祥本人。

新加坡政治部和新加坡领袖不反对逮捕政策。新加坡政治部主任A.G. Blades补充说虽然新加坡同意在组成马来西亚前进行逮捕,逮捕的实际时间安排须进一步考虑。新加坡政府要实行挑畔社会主义阵线的政策以便为逮捕辩护。无论如何新加坡政府相信社会主义阵线必须会采取某些行动以阻扰马来西亚组成。马来亚政府的政策是逮捕应在平静的情况下进行,目标要准确。他们建议拟定一项三个步骤的政策:第一,先进行一连串秘密逮捕并恐吓被扣留者可能将他们驱逐出境;第二,逮捕中级领袖,可能包括林清祥,因为李光耀己认定他是共产党;第三,逮捕其他领袖和同路人。李光耀在1962417日曾秘密访问吉隆坡,双方同意将大逮捕的联合计划呈交给内部安全理事会,以逼英国作出决定。李光耀也建议,倘若Selkirk加以阻扰,他们应该直接找英国首相Harold Maemillano联邦领袖也相信,前最高专员Robert Scott同意逮捕政策。国防部长也然。

澳洲驻新加坡最高专员Gordon Jackel19621219日致函在坎贝拉的外交部秘书

Gordon Jackel报告,由联邦政府提出的大逮捕决定已定于1962 1223(星期日)凌晨2时半进行。一旦社会主义阵线代表支持汶莱起义的声明,即使措辞谨慎。李光耀也发电报给沙巴的Donald Stephens,到那时为止,目标不远,但汶莱起义却提供一个”绝佳的机会”。李光耀也表示,他将利用华人对印尼的怀疑和恐惧,把社会主义阵线与印尼的反马来西亚运动联系起来。李光耀也提及杜进才博士强烈怀疑印尼的企图。李光耀表示新局面为新加坡和马来西政府提供机会负起大逮捕的责任,使英国留在幕后。

Selkirk也认为这是大逮捕的适当时机,并欣喜地注意到新马两地政府在新的形势下搁下歧见,共同努力负起行动的责任而非扮演英国的走卒。Selkirk也提供说是英国改变政策的新根据:有证据显示,社会主义阵线的内部集团控制其政策而不是李绍祖医生和盛南君医生。Selkirk也对汶莱起义的突然爆发和剧烈发展感到震惊。

有关各方也同意逮捕的目标,包括180名新加坡人和50名马来亚人。这个名单包括三名社会主义阵线的议员: S.T. Bani,陈新嵘,刘坡得。马来亚也同意扣留二名议员:林建寿和Ahmad Boestaman。李光耀亲自检查联合名单并与内政部长王邦文配合修改,以便多加28个名,最后由政治部主任减至15名。Selkirk要大家同意,被扣留者应在短期内进行迅速检讨。李光耀反对,他认为行动严厉和坚决。

原定于星期六晚上10时半作最后决定,但因李光耀的决定而被取消。李光耀与他的政治部主任通电话,最后下令暂停。东姑最后一分钟改变主意,将林建寿和Ahmad Boestaman的名字从被扣留的名单上删除。李光耀要把他们包括在内大概是他要除掉马来亚国会的劲敌,他对逮捕社会主义阵线的国会议员也很坚持。

19621221日澳洲最高专员T.K. Critchley致函外交部秘书

Critchley报告说他会见伊斯迈和Fenner并作以下的报告。1962 1210日汶莱起义马来亚政府要求召开内部安全理事会会议讨论大逮捕问题。会议定于1213日召开。在之前的一天吴庆瑞博士秘密访问吉隆坡会见伊斯迈。吴庆瑞向伊斯迈表示新加坡同意大逮捕。1213日的会议在樟宜举行。李光耀提出两点:第一,逮捕以泛马基础和同样规模进行,第二,联邦必须全面负起发动逮捕的责任。伊斯迈不同意在马来亚的逮捕应以同样规模进行,虽然他认为并非象征式。1214日伊斯迈回返吉隆坡向东姑报告该决定。隔天Selkirk报告说东姑同意逮捕一些马来西亚国会议员的建议。然而隔天早上当政治部主任提供4名将被扣留者资料一一即DavidAhmad Boestaman,林建寿及Ng Ann Teck一一时,东姑却阻止逮捕Ahmad Boestaman,他一向把他视为被误导的爱国者。 DavidAhmad Boestaman的逮捕证据是旧账。他们已因其而被逮捕和释放。再逮捕 他们是没有证据的。其实Ahmad Boestman是在东姑的同意下到汶莱与Azahari一起出席人民党会议。

李光耀出席了星期六晚上在吉隆坡首相府举行的会议。他说除非国会议员包括在内,否则新加坡不进行逮捕。东姑不接受劝告逮捕国会议员。他觉得李光耀正在利用逮捕清除新加坡的反对派和改进他在马来西亚国会的机会。争论和互责导致彼此之间的怀疑。马来亚恐吓要退出新加坡的内部安全理事会。尽管意见不一致,马来亚仍进行较早的决定逮捕了50人而新加坡的逮捕行动的分歧尚未解决。12月20日李光耀与拉萨告诉他这项消息时,伊斯迈对此并未显出高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