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韩月萍博士:國家如何對待學者?──從新加坡一場六小時的聽證會說起

转载自:Contemporary Review 20180501(星期二)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原出版者按语:

新加坡政府為製定反假新聞法,日前舉辦公開聽證會接受公民組織和個人建言,意外牽引出一場六小時被稱為「律師對壘歷史學者」的辯論。事後引發百多位國際學者連署,抗議聽證會的審問方式,學者的誠信和學術信譽受到政治人物審查,恐對學界形成「寒蟬效應」,衝擊新加坡的學術自由。當聽證會轉變為公審會,原來為收集各專業領域意見、聽取建言與多方意見的公共論說場域,卻成為「偽學術法庭」。這已經和假新聞議題或反假新聞法的制定毫無關聯,而是一場以國家為名,對於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抗衡行動,同時也是一場捍衛政治行動合法性的保衛戰。

韩月萍博士:

國家如何對待學者?──

從新加坡一場六小時的聽證會說起

網絡假新聞(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竄,為製定反假新聞法,新加坡政府從2018年3月14日至29日舉辦為期八天、由十人特選委員會召開的「公開聽證會」(public hearing,以下簡稱聽證會),渉及六十多個組織和個人提呈建言,備受大眾關注。但本有公民諮詢和審議意義的聽證會,卻意外牽引出一場六小時被稱為「律師對壘歷史學者」的辯論。不過在看完六小時冗長的錄影後,說辯論恐未甚貼切。在大多數以「你同意還是不同意」、「是還是不是」的主導口吻底下,律政兼內政部長尚穆根(K Shanmugam,下圖左)和旅英歷史學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圖右)的一來一往,說得輕一點,彷彿是「論文答辯」現場,說得重一些,儼然是「偽學術法庭」。

覃炳鑫雖然是旅英歷史學者,多年來在自己經營的廣播電台,講述有關新加坡的歷史,以學術介入現實。他同時也是牛津大學東南亞研究項目的主要協調人,並和自由撰稿人韓俐穎、漫畫家劉敬賢創辦立足於東南亞新視野的英文評論媒體New Naratif(《新敘事》)。

覃炳鑫在呈交給聽證會的陳情書中,雖然提出擴展媒體通識課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廢除《報業與印刷法》 (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體方案以制止假新聞的過度擴張,但他拋出的兩個核心議題,卻是「直剿蜂巢」:

一、人民行動黨和李光耀是假新聞的散播者;

二、無論是1963年的冷藏行動或1987年的光譜行動,其逮捕行動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國家安全問題。

以上兩個核心問題實互相關聯,這是因為無論是1963的冷藏行動或1987年的光譜行動,背後支持逮捕行動的合法性,乃在於認為當時一些左翼或地下組織,受到馬共陰謀的唆使,試圖進行不利於新加坡的政治活動。

鑒於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辯論」的核心便在於:

在1950至1960年代期間,新加坡是否有共產主義陰謀的流佈?其次,工會、華文中學、文化組織或左翼團體,是否受到共產主義陰謀論的影響,同時也是共產黨統一戰線(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組織來宣傳他們的理念,以及社會主義陣線(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馬共滲透等問題。

審訊模式掀起學界「寒蟬效應」?

這當中不乏爭議已久,且不易理清的歷史問題。

本文不旨在深入討論這些糾葛的問題,而是想就六小時的聽證會形式和質詢方式,所形塑出的心理與環境氛圍,思考為何事後引發一百多位國際學者的連署,抗議聽證會的審問方式,恐對學界形成「寒蟬效應」,並且衝擊新加坡的學術自由?其中有些簽署學者在接受新加坡英文媒體訪問時,提及一名政治人物以及國家的代表所表現出對一名學者的審訊(interrogation)與盤問(grilling),學者的誠信和學術信譽受到政治人物的審查,這將散佈一種警訊,如有不符合國家議程抑或不支持國家論述方向的研究結果,將會受到如此的對待。扼言之,學者的價值不該由政治人物來決定,而是尊重學術同行的評鑑,對議題、材料以及論述觀點多番辯論,提出相對有說服力的說法。

如果觀看當時的「辯論」(審訊?)過程,尚穆根援引許多有關馬共成員的回憶錄、馬共研究著作及一些檔案資料,針對某段文字或具體的某個看法,首先先問「你有讀過這個資料嗎」、「你有注意到這個材料嗎」、「你知道這個人嗎」等,並且當覃炳鑫回答說「看過但不記得」、「沒有讀到」或「記不起時」,總被說「我以為深入研究歷史的學者不該忽略這一點」。尤其是陳平自傳中多個觀點被提出,以取得對方的證詞,即同不同意,這當中顯露詢問者較強的企圖心,並非在於尋求歷史的真相,而是要找到被詢問者是否言詞上有前後矛盾的地方,又或試圖解構一名歷史學者對歷史詮釋的合法性,以及其建立歷史論述來源(材料)的正當性和理據。

這也許是為何也有學者指出,聽證會的委員會表現出一種「騷擾的形式」(form of harassment)。不平等的權力、位階上形成話語權的強弱位序,以及最赤裸對學術自由表達的干預。這是否是另一種對學人的反制方式,以達到某種「柔性阻遏」,未嘗不會給予大眾如此的想像。

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尤其是近年來,新加坡有一個隱然形成的公共圈,從事著「重寫」和「重構」歷史的工作。

前者由前馬共、左派或流亡在外的政治犯以「參與者」的身分,重寫他們經歷的那一段歷史。

其次,不少學人經由學術研究,通過學理方式撼動原本被建構起來的治理「合法性」。

重新審視治理的合法性,連帶的是重新檢視多場由新加坡政府主導的政治逮捕行動,是否具有理據與行動合法性,尤其是援引國家內安法令,不經審訊扣留盤查的行為。於此同時,也警覺國家機構如何利用由權勢所建構的「合法性」,進一歩介入歷史材料和檔案的管理。這些年來,體制內外的知識人,無不對於國家作為資料守門人(keeper)的角色提出許多批評的意見。

聽證會成為國家保衛戰

其次,當聽證會轉變為公審會,原來為收集各專業領域意見、聽取建言與多方意見的公共論說場域,卻在六小時中成為「偽學術法庭」。按台灣政治學者施正峰教授的定義,「所謂的『公聽會』(public hearing),泛指議會、行政部門、或司法單位為了立法、決策、或是判決所做的預備會議(pre-termination proceeding),目的是蒐集資訊、聽取建言、交換意見。以國會的公聽會來說,大致上可以分為立法、監督、調查、及人事同意等四大類。」

聽證會有更嚴格的程序過程,但其目的同樣是廣納建言,可是聽證會似乎沒有敞開開放的耳朵,反之,對批判性歷史採取的防衛,或對假新聞散播始作俑者之說的不認同,不是在各自主觀歷史認知立場上,儘可能找到相互佐證的客觀材料。也不在於尋求在複雜的多方說詞與歷史判斷中,如何可能找到相對可靠的歷史判斷。當然,這一些是歷史工作者的自覺,儘可能避免過於過於主觀的認知,以多方材料輔佐,反覆的考證,不斷檢驗自我的歷史判斷等。

顯而易見,六小時的審問,充份表達國家的立場,以及國家如何對待學者。這已經和假新聞議題或反假新聞法的制定毫無關聯,而是一場以國家為名,對於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抗衡行動。同時也是一場捍衛政治行動合法性的保衛戰。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行动党还敢继续上演婊子上轿扮新娘子的闹剧吗?

老话说,婊子站街不想立碑!什么意思?就是婊子为人很放荡,却希望别人说她很专一

这句话用在行动党人身上必须改一改!如何改?

就改一个字:婊子站街“要”想立碑!

为什么?

1961年,李光耀与林清祥为首的行动党内部左翼公开分裂后,他从来就不会忌讳或者隐瞒自己的政治立场!——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他必须对镇压和消灭公开合法左翼力量绝对不会手软!——这就是1963年2月2日发生的“冷藏行动”大逮捕事件,以及后来一波接一波的镇压、在“防止公共安全法令”(简称:“公安法令”。后来改称为“内部安全法令”)下大批的左翼领导人 和各级干部遭受逮捕和不经审讯长期监禁。最终新加坡的左翼力量被李光耀彻底地消灭!被逮捕的左翼领导人及其各级干部都成了李光耀法西斯统治的无辜政治受害者!——李光耀逮捕监禁和不经审讯的长期监禁的政治犯的唯一理由,就是:这些被捕者都是属于马来亚共产党党员、或者是亲共分子、或者共产党统一战线成员、或者是共产党同情者……总之,就是离不开与“马来亚共产党”!

吴作栋在李光耀钦点下作一个垂帘听政的“总理”。吴作栋一开始也是表示,要展现有别于李光耀铁腕镇压左翼及爱国民主人士民主统治手腕,以民主协商作风管治国家!(事实是,60年代末期、或者说70年代初期,新加坡的左翼力量和组织已经不存在了。)结果是:

他在1987年制造了“光谱行动”!大批受英文教育的社会改革运动者遭受逮捕、追捕和流亡国外!吴作栋指控这些受英文教育者的唯一理由仍然离不开“共产党”!所不同的是,吴作栋不把受英文教育者与马来亚共产党扯上关系!而是把远在几万公里外的“欧洲马克思主义者”挂上钩!

到了李显龙时代,他没有李光耀和吴作栋那样“幸运”了!

因为马来亚共产党在1989122日与马来西亚政府和泰国政府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宣布马来亚共产党放弃了从1948年开始的武装斗争!那些在马来西亚出生的马共党员、马来亚人民军战士及其家属,愿意回返马来西亚的马共党员在《合艾和平协议》下继续参与了马来西亚的和平、合法公开的宪制民主斗争!那些出生于新加坡的马共党员、马来亚人民军战士及其家属愿意回返新加坡的,必须向行动党的内部安全录取口供以及签署一些不被公开的条件,才允许回返新加坡定居。

这就是说,李显龙已经无法像李光耀和吴作栋一样,以“马来亚共产党党员、或者是亲共分子、或者是共产党统一战线成员、或者是共产党同情者”的借口,对付要求行动党实施民主、透明与自由的社运工作者及其人权组织了!

为此,

李显龙被迫改变统治手腕,继续行动党镇压新加坡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他通过国会制定和修订了许多刑事法律法规,准备以刑事法法律法规对付要求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青年人!

他们最近设立的“国会特权委员会”,要“听取民意反馈”,以制定处理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就是最具体和最新的例子!。

国会特权委员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在2018421日呼吁人民,提出建议制定有关法律法规对付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供他们参考。

它们为此邀请有意递交陈情书者在截止日期前递交陈情书。同时,他们从递交陈情书者挑选一些自愿出席听证会供证者。让受邀者可以到听证会现场向特权委员会陈述自己的观点。听证会举行了7天。

这次,行动党的国会设立特权委员会有什么特点?

  1. 行动党国会设立的特权委员会历史上收到最多陈情书的。一共收到了70分;

  2. 除了行动党本身的官方和半官方机构外,递交陈情书者不仅仅是来自行动党钦定的民间组织和个人,而且还有来自公民社运组织、年轻人、专家学者和国内外著名的网络社交媒体。他们都是行动党的体制外的陈情者;

  3. 除了行动党的《行动党政策论坛》外,所有的反对党都没有直接递交陈情书,也没有受邀出庭供证。

国会特权委员会举行的“对付网络虚假信息”期间,部分陈情者在网络上发表了如下的文章。(这些文章不包括那些出席听证会支持行动党的陈述者。因为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已经全文报道及刊登了他们的文章了。)

  1. SDP民主党:《行动党使用三种方式实施新的法律钳制言论自由以损害新加坡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30/

  2. RSF无国界记者:《新加坡的反假信息新闻法律不可以用来牵制不同意见者》(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31/

  3. TSL张素兰:《蜘蛛与苍蝇》(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1/

  4. 陈华彪:《不是社交媒体的弊病, 自利集团骑劫和操控国家政权才是症结所在》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31/

  5. BOON KANG JIANG江学文:《FB 代表西门.米纳尔在听证会上回答善穆根盘问的视频网址》(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1/

  6. HRW人权观察组织:《就婉拒《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邀请出席听证会回应新加坡政府》(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29/

  7. HRW人权观察组织:《谴责新加坡威胁人民基本自由权利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29/

  8. CAN社区行动网络:《‘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应真诚地与所有非政府组织接触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28/

  9. TERRY  XU & HAN HUI HUI 许渊臣与韩慧慧:《张有福,you can you done it——“变化比计划快”!?(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3/28/

  10. KIRSTEN韩莉颖:《给特权委员会关于蓄意网络信息问题的投诉信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2/

  11. CEVIL SOCIETY 社运组织:《社运组织批评新加坡政府国会特权委员会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3/

  12. JOLIVAN范国瀚:《致函特权委员会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报告的“严重扭曲”的报告书》(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3/

  13. TERRY XU许渊臣:《TOC编辑许渊臣给特权委员会投诉函》(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4/)

  14. TEO SOH LUN /Chng Suan Tze Six:《张素兰/庄萱芝:(听证会乎?审问会乎?)》(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4/)

  15. 国际特赦组织声明IA:《压制言论自由权摧毁了新加坡的“虚假信息”听证会》(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5/

  1. 人权组织MURAH:《就《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发表声明》(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7/

  2. 环球学者:《致函张有福——声援覃炳鑫博士与为学术自由辩护的公开信》(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7/

  3. 国际特赦组织加拿大分会:(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8/

  4. 陈智成:我们是否正在考虑利益相关者参与政策制定的新时代?(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9/

  5. 张素兰:失去的契机((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4/20/

  6. 覃炳鑫博士提交给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4/21/

以下是出席国会特权委员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部分陈述者的现场视频的网址。

律政与内政部长三木根与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在听证会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iDKnI8mO4&feature=share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lVdVrWQz3o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rBLO4m9ig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FRESvJxU0

律政与内政部长三木根与faceBook 代表在听证会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TfDdffUKs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47QSqLp_e0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rvcldYLwVw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GDzlx7clx4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Xaatwd_JnQ

社运工作者范国瀚在听证会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dyTR4b3p9U

社交媒体网站《公民在线》(TOC)编辑许渊臣在听证会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RsJXdJ0M4&t=644s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KhGuElhmFM&t=2s

自由新闻工作者韩莉颖小姐在听证会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KhGuElhmFM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OgrlHPUmvQ&t=16s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0eOEmsooq0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HcTRyrwXI&t=39s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2WOA0GUzpw&t=15s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O8kajvlSPs&t=26s

 《国会特权委员会》主席张有福在听证会视频网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74JM3W35VA

行动党上演的这场《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已经结束了。

如何看待这场听证会?

有人说,这是行动党,特别是第四代行动党人在向人民宣誓其“民主、公开、透明及听取民意”的新作风?!

真的吗?不是。这不就是行动党在上演“婊子上轿子扮新娘子”的闹剧!

婊子就是婊子,再化妆仍然婊子!别说像古代人一样让人抬花轿,就只是像现代人一样坐上高级轿车,仍然是该不变不了婊子本质!

不信!为什么?请大家看看以下是行动党在听证会后制造的“余波”!

  1. 听证会进行期间,对于那些无法苟同、或者说,看穿行动党要处理及制定《蓄意是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法律法规的意图的陈情者,行动党采取了敌意的态度!他们把自愿出庭陈情者当成是在刑事法院监检控官审问被告。(他们不是听取陈情者的建议或者让陈情者陈述自己的观点)。陈情者只能以“是”或者“不是”回答特权委员会委员们的提问。特权委员会委员唐振辉甚至以隐约的口气,恐吓自由新闻作者韩莉颖小姐、律政与内政部长善摹根对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进行长达六小时的审问后质疑覃炳鑫博士的学历资质。

2.覃炳鑫博士在陈情书举出,

196322日的“冷藏行动”和19875月的“光谱行动”发生的这两起历史重大事件已经完全证明:行动党就是制造虚假信息的始作俑者,以及虚假信息造成对新加坡社会产生巨大的祸害和冲击!(见《人民论坛》:《覃炳鑫博士提交给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4/21/

覃炳鑫博士的这个论断确实激怒了善摹根的神经线!不!准确地说,是基激怒了整个行动党的神经线了!善摹根就此不惜一切后果对覃炳鑫博士学术资质提出了质疑。(《早报》:《善摹根:历史学者覃炳鑫对李光耀做出严重指责不能保持沉默》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02-sg-shan-hearing/3993992.html

  1. 国会官方网站在摘要刊载韩莉颖小姐、许渊臣先生和方国函先生的等人在听证会上的发言内容时,“捡轻弃重”地上载他们在听证会上的陈述,引起了他们的不满。他们把写信表达自己的不满的同时,也罢信件内容上载到社交网站,迫使特权委员会主席张有福和国会网站必须重新修改内容;(见网址:

  2. KIRSTEN韩莉颖:《给特权委员会关于蓄意网络信息问题的投诉信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2/

  3. JOLIVAN范国瀚:《致函特权委员会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报告的“严重扭曲”的报告书》(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3/

  4. TERRY XU许渊臣:《TOC编辑许渊臣给特权委员会投诉函》( https://renminglishiziliaoaku.wordpress.com/2018/04/04/)

接着,2018413日,在善摹根结束对覃炳鑫博士长达6小时的审问后,对他士的学历提出质疑后,国会秘书处致函覃炳鑫博士,要求他澄清学历。(见《早报》:《国会秘书处致函覃炳鑫 要其澄清学历》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13-sg-thum-clarity/4003104.html)

对于善摹根质疑覃炳鑫博士的学历资质,那就是扯鸡巴蛋!覃炳鑫博士已经在递交的陈情书开卷时间就已经清楚说明了自己取得的学历了!(见《人民论坛》:《覃炳鑫博士提交给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4/21/

善摹根和国会秘书处扯上覃炳鑫博士的学历资质,说穿了不就是为自己在听证会的表演的演技过于“精湛”,无法“下台”找下台梯子吧了!

善摹根的“质疑”覃炳鑫博士的学历并没有给行动党带来任何的下台阶!

随即国际著名大学学者和覃炳鑫博士目前所在的研究单位立即分别发表联合声明,要求行动党政府和善摹根立即公开向覃炳鑫博士道歉!见《人民呼声论坛》:

婊子就是婊子!如果婊子干的是老本行,绝对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是,婊子如果想要离开窑子扮新娘,一旦身份被揭穿,那只能是献丑!

我们的老前辈与李光耀与吴作栋打交道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了!他们对于行动党的伪民主从来就不会存有任何的幻想!

在听证会举行前,确实有708090年出生的土生土长新加坡青年人以及一些年轻学者说,

不要一直抱着55年前行动党对待前辈的法西斯统治手腕和狡猾伎俩的想法看待这次的听证会会。

因为,第四代行动党人和他们的年龄相近、同在一个教育制度成长的。他们都是在李光耀时代独立后的新苗。在某一方面第四代行动党人的想法可能会与他们一样、或者相接近。我们应该手把手的拉他们一把。对国家的未来不是坏事。

这是李光耀调教下的第四代行动党人在这次上演的“婊子上轿扮新娘”的闹剧,让708090年出生的土生土长新加坡青年人以及一些年轻学者看清了他们的本质、无能与霸道!

是谁给708090年出生的土生土长新加坡青年人以及一些年轻专业学者上了这活生生的一堂政治课?是善摹根、唐振辉和张有福等国会特权委员会的委员们!

行动党还要不要再表演多一回‘婊子扮演新娘上演花轿?不知道。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1. 70/80/90后,甚至2000年出生的土生土长和专业学者的土生土长新加坡人已经看到了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的狰狞面目了!——他们别无选择,要维持行动党的八大统治,就必须继承李光耀镇压人民争取言论自由的衣钵!就必须为李光耀法西斯暴行涂脂抹粉!

  2. 国会特权委员会上演的征求公众人士提交处理“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意见和举办听证会,只不过是行动党为了进一步制定压制新加坡的言论自由寻找‘合法’的‘授权’!

这就是行动党上演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取得了最大的政治成果!这个成果就是:

  1. 暴露的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别无选择、必须继承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统治新加坡的政治手腕;

  2. 他教育了708090年出生的土生土长新加坡青年人以及一些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专业学者,让他们抛弃对第四代行动党的任何幻想!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您父亲是否是共产党员吗? Can Dr Janil Puthucheary tell us if his father was a communist?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4/24/can-dr-janil-puthucheary-tell-us-if-his-father-was-a-communist/

我可以非常肯定,

普杰里.普都多米尼医生应该晓得,像他的父亲多米尼.普都查理先生和他已故的叔叔詹姆斯,普都查理都是“冷藏行动”下的无辜受害者者!

我不晓得,假设多米尼.普都查理是一个相信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员,而他于196322日“冷藏行动”中被捕监禁是合法的。

据我所知,

那些在“冷藏行动”下被捕者监禁者,包括已故林福寿医生和赛查哈利爷爷,以及目前仍然健在的傅树介医生等人,没有一个人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这些无辜受害者在监牢里度过十几二十年,比起多米尼.普都查理(及詹姆士.普都查理)监禁的时间还要长的许多。他们兄弟俩在被捕后,很快就被驱逐到马来西亚。他们都说,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他们要把英国殖民主义者赶出马来亚。这也是他们当时协助成立人民行动党的原因。

杰普利.普都查理医生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依据他所说的逻辑,假设他的父亲一个共产党的话,那么,他的父亲在1963年就是一个恐怖分子了?作为新加坡公民,

我们有权知道在“冷藏行动”下被捕的政治家们的事实。他是在分享着自己的父亲的信仰和行动,他将可以协助我们了解我们国家的历史和长期需要使用“内部安全法令”。

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不应该在《海峡时报》发表的文章里,

漠视在冷藏行动下被监禁的十几二十年的无辜受害者所做出的牺牲。他不应该诋毁他的叔叔詹姆斯.普都查理在“冷藏行动”之前,也就是1951年以及1956年两度被捕监禁三年的事实。我坚信,他的叔叔詹姆斯.普都查理是一个为争取实现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在内)独立的真正爱国者,不是一个共产党员或者是恐怖分子。

假设行动党是有证据证明,在“冷藏行动”下被捕监禁的政治拘留者。他们可以直接起诉政治拘留者。全体政治拘留者要求政府予以一个公平和公开的审讯。他们应该于1963年就公开法庭上受审

行动党与普杰里.普都查理医生必须向新加坡人民解释,为什么他的父亲和叔叔被剥夺了公平审讯的权利。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我们争取独立的政治斗争中的巨人 A GIANT IN OUR POLITICAL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38677706309204

作者:傅树介医生

我们争取独立的政治斗争中的巨人

纪念爱国者和自由战士赛查哈利

赛查哈利是我在章宜监狱长期被监禁的同志。

当我们俩于196322日在《防止公共安全法令》(注:即简称《公安法令》)下不经审讯被监禁了进超过17年。

我们是在代号为“冷藏行动”下被捕的。我们被捕的理由是,因为英国人要保留他们在新加坡的军事基地的有效性。新加坡的军事基地主要是英帝国主义者在干预这个地区(指远东区)的国家的内部事务。例如印度尼西亚和中国。

赛查哈利从196322日被捕监禁,直到1978年他被转移到乌敏岛,随后在1979 822日获得释放。

赛查哈利在他成为新加坡被长期监禁的著名政治犯之前已经名不虚传了。作为一名《马来前锋报》的编辑,他站出来反对害时任总理的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马来亚巫统政府(注:马来西亚成立后,改名为“马来西亚巫统”)要结束受人尊敬的《马来前锋报》的独立性而出名了。

他不受当局所威胁,也不不肯在自己的前途与自由受到威胁时公开撒谎;就是这种精神帮他度过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刻。

赛查哈利拒绝签署任何的有关安全的声明,这是政治犯获得释放的唯一条件。

作为一名记者,他是《马来前锋报》的同龄人当中的领头羊。他不仅仅具有极好的记忆力使他能清楚地回忆事情。同时,他也有敏锐的分析头脑和把握着大局。他任何时候可以在粗略的笔记记录情况下撰写出一个新故事。

然而,尽管他抓到了这样的新闻,但是,却无法上报。。

赛报报道了于1955年由时任马来亚联合邦首长的东姑.阿杜拉曼率领、成员包括了时任马华公会会长陈祯禄以及时任新加坡殖民地首长马绍尔,与马来亚共产党谈判有关结束在马来亚森林里的武装斗争。尽管人民抱有很大的希望,会谈的成功将使《紧急法令》终结,但是。会谈最终还是失败了。

赛的头脑反映是灵敏的。他正在华玲会谈破裂时问东姑.阿杜拉曼,他是否会对会谈的失败感到失望?他爽快地回答说,他不会感到失望。他本来就不不希望他会会谈成功。在当时这是 头条新闻。但是,当时马来亚巫统的领导人告诉赛不可以张报道东姑的谈话。

华玲会谈只不过是一种公共关系活动的技俩。东姑是要让当时的马来亚人民以为,他已经力尽所能尝试结束《紧急法令》了。一次同时,他也要让英国人相信,他是反共者。

我是通过时任《马来前锋报》助理编辑沙麦.伊斯迈尔(Samad Ismail)认识赛的。赛于1954年被调去吉隆坡任职。有一次我和林清祥及拉惹古玛一起在到八打灵再也的住家拜访他。

当他来到新加坡为《马来前锋报》的罢工斗争进行筹款募捐时,这个初次见面让我们彼此间的关系成了亲密的朋友和互相尊重。当时,在他被禁止进入马来亚联合邦前,他与拉惹古玛一起驾车南下到新加坡的。他们在车上进行讨论问题时,出现了他的标致汽车上被人安装了磁性设备窃听器。他发现这个问题是在他被捕接受审问时才获知这件事的。无论如何,录音带里没有任何犯罪证据。

赛告诉我,在1961721日到1021日,当时他是报馆的编辑。在进行反对巫统企图控制《马来前锋报》的罢工时,当时行动党要争取为过去的一段情节。当时,这场罢工也同时是获得非编辑部职员的支持的。

196175日,行动党安顺区补选失败后,把党内的左翼分子开除出党。

行动党背后支持的工会领导人帝凡那拨电话给赛。向他表示支持《马来前锋报》的罢工斗争,但是,赛被感动了。他回答说,他欢迎帝凡那来《马来前锋报》报馆的罢工现场予以支持的。不必说,当然帝凡是没有来到罢工现场。他不是支持新闻的独立自主权的人。

行动党把赛扎哈利视为是一个潜在的威胁的人物,那是由于他是一个在马来社群,特别是基层人民当中受到尊敬的著名人物。

赛扎哈利是在被当选为新加坡人民的主席的数小时之后被捕的。毫无疑问的是,他可能参与1963年的大选的潜在候选人。因为在“冷藏行动“的7个月后就举行(马来西亚第一次国会/州议会)大选。

我们彼此间的了解与敬佩是在他(从章宜监狱)转移到明月湾之后与日增长的。我们之间的友谊是坚不可摧的。

直到1973年末,我再一次与赛在一起。这一次的见面是在罗敏申路政治部总部顶楼。这一层楼上专门关押那些可能会被迅速被释放的政治犯的地方。我们俩都被通知将会被释放。我们住在这里三个月。事实上,内部安全局副局长“上海王”,其原名字为王旭之,告诉赛说,在他释放后,他 不可以尝试在马来社群中进行政治活动。事实上。行动党已经控制了这个马来社群里。

无论如何,我在19731213日,赛并没有获得释放。对于赛来说,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打击。‘上海王’告诉他,由于他把自己写的诗集偷偷地运出来并出版。当时赛所发表的诗歌确实不是什么秘密。当政治部把赛调到罗敏申路政治部总部时,他们肯定会知道赛的诗集正在出版。

我而言,在赛告诉他的妻子,自己即将获得释放后,他的妻子告诉了他的朋友,奥斯曼.阿旺(Usman Awang)、赛.胡申.阿里(Syed Husin Ali)和其他那些后来成为行动党国会议员的马来朋友。这些朋友都准备为赛的释放举行一个欢迎会,当李光耀意识到,赛有这么多的马来族追随者的实际情况后,他决定改变释放赛的决定。

赛当然是有自己的追随者,而且追随者的人数是会增加的。行动党延长对赛的监禁最主要的理由就是,赛对行动党产生的政治威胁性。日是一名坚定地争取自由、人权和废除《公安法令》的战士。

他在1979年获得释放的条件是,他必须接受 海峡时报提供给他的一份工作。他拒绝接受。最后,他同意在《亚洲研究杂志》(Asia Research Bulletin)当编辑。这份杂志受有道琼斯集团与时报集团共同创办的。

前政治拘留者都尽自己最大的不理减轻家人的经济负担——这是一个极其令人畏惧的任务。

赛查哈利赢得了那些经历了不审讯被监禁的同志们的崇高敬意和钦佩。赛不仅仅像巨人一样在马来社区享有着崇高的形象,同时,他也是新加坡和马来亚人民在争取祖国独立和正义的政治斗争中享有着同样高的形象。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覃炳鑫博士提交给特权委员会 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 DR. Dr Thum Ping Tji: Submission to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

转载自:Submission to the Select Committee on Deliberate Online Falsehoods, Parliament of Singapore

按语:

一、内政与律政部长善摹根于2018329日在国会特权委员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上对覃炳鑫博士进行长达6小时的审讯后说,他质疑覃炳鑫博士的历史学者的学位。他说:

你所拥有的不是学者的学位,而是一名狡辩者。不论你是同意或者不同意。

见于2018329日三木根对谭柄鑫在听证会会上审问视频网址: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iDKnI8mO4&feature=share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lVdVrWQz3o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rBLO4m9ig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FRESvJxU0

视频网址:

接着,于2018 4月13日,国会秘书处:

“致函本地历史研究员覃炳鑫,要求他澄清学历。”(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413-sg-thum-clarity/4003104.html

2018年4月18日:《联合早报》:《张有福:覃炳鑫供证属政治言论 无关学术自由》:

国会特选委员会主席张有福捍卫特委会上个月对覃炳鑫的供证做长达六小时质问的做法,并对他在作出失实指控后,以学术自由作为挡箭牌的做法表示质疑(见网址:http://www.zaobao.com.sg/news/singapore/story20180418-851613

二、以下是覃炳鑫博士在递交陈情书时列出本身的学历简介:

1.2000年取得了哈弗大学文学科学士学位;

2.2004年取得了文学科学士;

3.2006年取得了历史研究硕士;

4.2011年取得了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

5.2002-2004年取得了罗德奖学金就读于牛津大学;

6.2006-2010年取得了英联邦奖学金;

7.2012-2014年是亚洲研究所的成员;

8.2014年起至今是牛津大学东南亚历史与协调项目研究员。

三、本中文翻译日如与英文原意等各方面有所出入,均以英文原文为最终解释权。

 覃炳鑫博士递交给特权委员会有关的陈情书全文:

递交国会特权委员会关于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陈情书

覃炳鑫博士

2018226

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定义是极其暧昧含糊的。信息的来源是很难搜索到、很难提诉的,以及本国的司法所无法制止外国的虚假信息制造者的行为的。在新加坡已经有足够的法律法规压制言论自由,不需要再制定新的法律法规了。因为已经有现存的法律法规对付“虚假新闻”了。最重要的是:“虚假新闻”在历史上没有给新加坡造成巨大的冲击——只有一个例外:就是人民行动党政府为了一党之私利,在历史上散播的“虚假信息”。

鉴于这样的问题,任何解决“虚假新闻“的方案必须是始于教育新加坡人民,不论如何信息、也不论它来自任何渠道都必须采取怀疑的态度来看待;多元化的新闻来源的责任;以及那些在位的政府官员承担起最大限度地透明化和责任制。

为此,我在此特意采取以下的主要措施对付“虚假新闻”:

  • 着重于教育新加坡人民关注媒体的素质、了解资讯领域的工作、具有政治敏感性、以及对所有的信息来源,不论是来自哪个渠道的信息,都采取怀疑的态度;

  • 废除1974年新闻与出版法令,以及修订或者废除其他涉及压制言论自由的法律法规;

  • 外定《信息自由法令》。除了某些是属于特别保留的为机密性级别外,允许所有的政府档案资料在25年后自动解密; 同时,

  • 设立独立的政府监督制度,作为调查有关对政府的投诉或检查政府官员误导公众人士的信息。

身为一名历史学者,我从2006年起,过去和现在都一直在研究、撰写和出版有关新加坡的历史。我同时也是一个名叫《新叙事》网站的发起人、董事经理和研究董事。《新叙事》是一个属于东南亚记者、研究者、艺术工作者和社区建设者的平台。

我于2000年取得了哈佛大学文学科学士学位、2004年取得了文学科学士、2006年取得了历史研究硕士、2011年取得了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2002-2004年取得了罗德奖学金就读于牛津大学、2006-2010年取得了英联邦奖学金。2012-2014年是亚洲研究所的成员、2014年起至今是牛津大学东南亚历史与协调项目研究员。

“我递交给特权委员会的报告书是依据,是以我一名学者和公民社会的成员,同时,在过去两个月,我在新加坡也参与了有关‘虚假信息’以及‘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 的三次对话会。我是这三次对话会的共同组织者。每一次的对话会出席者大约是15-20个人参加。如果需要的话,我愿意提交证据给特权委员会。”

我是以个人的身份递交这份报告书的。

引言

谎言是存在于人类社会的一部分,可以在网络线上或者离线时都可以看到的。无论如何,“虚假新闻”的说法在过去的一年中,在世界各地取得了普遍性了。主要是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被指责说是在美国竞选期间。获得了俄罗斯的协助,在美国选民当中散播来造谣与恐慌情绪。特朗普本人对美国新闻媒体的抨击采用了这养的说法,不利于他成为了“假新闻”(见网址:himself spreading stories which are demonstrably untrue.[1]

‘虚假新闻’是处处可见的,但是,在新加坡的情况是独一无二的。这份陈情书着重于围绕有关“虚假新闻”在新加坡以及建议如何应对它。

“虚假新闻”要以如何理由进行准确的定义不可能。

要尝试对“虚假新闻”做出定义,定义的诠释范围经常是焦距在以下三个主要的范围:

  1. 真实性:是真的吗?

  2. 意图:这个人本身是否知道是在散播虚假新闻?

  3. 冲击力:散播虚假的新闻所造成的结局是什么?

然而这三方面所产生的问题很快就显现出来了。在参杂了许多故事在里面,事实是主观的。那些内容旨在煽动种族和宗教紧张局势的文章所提出仍然可能是事实。但是,它有选择性报导了那些具有煽情的部分,而把大部分重要的事实省略或者忽略掉。

人民可能会受欺骗而误入了散播虚假新闻的圈套,特别是那些经过刻意制作耸人听闻并成为病毒似的传播。同时,意图是很难去评估和证明的,特别是当一个人不经思考就轻易地通过社交媒体转发。

最后,一个人可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散播虚假新闻,这也将会造成广泛散播的冲击、或者,相反,他/她可能会尝试使用虚假新闻进行恶意的用途。但是,他/她的意图无法得逞。“冲击”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的。这是很难给予明确地定义和推测的。

寻找出信息的来源是很难的、也很难进行起诉。本国的法律法规是无法制止在新加坡以外制造的虚假新闻的。

进一步的问题就是虚假新闻的来源。在互联网方面更是极端的困难寻找出‘虚假新闻’的来源。它是极其容易被隐藏起来的。假设是在新加坡以外的地方,它根本就不受新加坡的司法权管制。迄今为止,唯一成功‘虚假新闻’的例子就是俄罗斯的选举活动。这似乎是有一群人拥有一个资金雄厚、协调良好进行播撒虚假信息和恐惧的行动。

在俄罗斯成功进行的这场竞选活动是需要经过几个月的策划、大量、广泛和资金雄厚的这说明了制造‘虚假新闻’的成功不会是个别的独立者,而是那些在国外的人以及庞大的组织。这些外国人和组织可以为虚假信息整理出大量资源。这几乎是不可能起诉的。如果那些制造虚假新闻的人在新加坡以外的国家,是不受新加坡的司法管制的,是需要大量的资源去追溯的。

新加坡已经有许多压制言论自由的现存法律法规

在《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蓝皮书》第18项:《挑战与启示》(Misc. 10 of 2018)说道:

“这种公开论述与辩论(在重要的问题上)是非重要的,而不是建立在散播虚假信息上。我们应该防患于未然。这样我们才能够摧毁、诋毁或贬低这种辩论与论述。

新加坡不存在缺乏法律处理网络虚假的法律。相反地,它已经有过多的法律法规可以摧毁、诋毁或贬低这种辩论与论述。这些法律法规对我们公开讨论重要问题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假设我们确实有意要公开论述和辩论,那么,相反,我们就应该改革、或废除这些法律。

我们应该改革或废除的这些法包括了:

  • 刑事法典第298条款下刑事犯罪:“蓄意伤害任何宗教或种族感情的意图”,和在2007修正特别加入电子媒体传播媒介,这条款就是引用来起诉余彭杉的;

  • 刑事法典第1948条款就是引用来起诉社交网站《真实的新加坡》(The Real Singapore);

  • 防止骚扰法令第2014条款,就是特别将网上霸凌和在线骚扰定性为是刑事犯罪行为而制定的。国防部就是它引用来对《公民在线》(The Online Citizen)。

现存的法律法规可以处理‘虚假新闻’了。

1999年的《电信法令》第45条款明确说明:

“任何人在知道是属于虚假、或者是捏造的信息而发送或传送信息,是属于刑事犯罪行为……

20174月份,律政与内政部长善摹根在国会的讲话引据了这条款和承认说,

现有存在的法律法规已经足于弥补处理虚假信息了。但是,他辩称,这是不足于有效的。(见网址:because is a “new age” where “the circulation of falsehoods can go viral very quickly today.”[2]

无论如何,是难于判断在违背新加坡人的公民权利下,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是有适当的法律程序可以处理‘虚假新闻’。

最近提交国会修订的影片法令,允许负责分类或者颁发执照的政府官员在未取得授权令下,而仅仅是怀疑的情况下可以进入私人住宅,进行搜查和充公属于个人拥有的非法影片(包括政治性和淫秽电影)(recent proposal to amend the Films Act to permit any classification or licensing officer to enter premises without a warrant to conduct search and seizure on mere suspicion that a person is in possession of unlawful films (party political and obscene films) was already very troubling.[3])。

这已经是非常麻烦了。如果这就是关于如何处理‘虚假新闻’的话,那么,它进一步表明,这样的补救措施将涉及司法行动的。这是与新加坡人的公民权利背道而驰的。

再进一步说,我们不应该把传染病毒性和冲击性混为一谈互联网里充斥了社交媒体的帖子、恶作剧信息以及虚假户头。但是,这些都不会在离线的世界里自动地转化为可辨别的结果。以我个人所知的情况是,并没有在线的‘虚假新闻’的先例给新加坡造成巨大的冲击。绿皮书提出的范围(例如,影响选举结果和造成暴乱、或者是宗教冲突事件),只有一件事是属于例外的。

‘虚假信息’:1987年的“光谱行动”

这是一个散布谬误的‘虚假新闻’。它来源有极其清楚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但是,散播者迄今为止仍然逃脱被法律的制裁。制造这个‘虚假新闻’的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

它造成巨大的冲击的例子结果,就是无数人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内部安全法令》的前身就是从1963年到1987 年之间实施的《防止公共安全法律》(注:简称《公安法令》)。

1963年的“冷藏行动”开始,政客们告诉新加坡人民说,这些在《公安法令》下不经审讯被被捕和监禁者是威胁到国家安全的。因为他们涉及到极端共产主义的阴谋要颠覆国家。解密后的文件已经证明这是一个谎言。“冷藏行动”纯粹就是基于政治目的而进行的。没有证据证明在“冷藏行动”下的被捕者是涉及到任何与颠覆政府有关的阴谋。相反地,时任总理李光耀在一个与当时的英国最高专员进行的私下会谈默认,“冷藏行动”是属于政治上的收获。(见网址:then-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tacitly admitted to the British Commissioner in private meetings that the purpose of Operation Coldstore was political gain.[4])那些在1963年到1987年之间,在《内部安全法令》的各个条款下被捕的大约2500名政治犯,没有一个被进行起诉。内部安全局从来就没有通过任何证据证明任何一个被捕者是涉及任何非法的阴谋的。无数被捕者都一直在尝试为洗清自己莫须有罪名下被捕进行辩护,但是,都面对着被当局否认或者保持沉默。非常清楚的,政客们滥用权力通过使用《内部安全》作为监禁它们的政治对手,以及削弱反对它们的政治运动。官方发表的声明说,这是为了制止共产党的阴谋基于国家安全的理由监禁这些人是‘虚假新闻’:这是一个为了政治上的收获而广泛散布的‘虚假新闻’。这个‘虚假新闻’摧毁了许多正直的新加坡人。但是,到目前为止,制造这些‘虚假新闻’的任何政客并没有面对被控告。

建议

如以上所述,处理‘虚假新闻’的方法必须是:

一、教育新加坡人学会思考、批判,以及对任何信息,不论是其来源自何处,都要采取质疑的态度。这包括了:

  • 扩展媒体素质课程,聚焦于教导新加坡人了解资讯工业的运作、提供政治警惕性和不论讯息的来源于何处都必须提出质疑;

  • 修改或者废除那些现有的镇压言论自由和防止新加坡人进行诚实、公开、成熟的辩论的法律法规;

  • 新加坡创造一个新闻媒体来源多元化的环境条件。允许新加坡人可以从主流媒体的资讯来源多个角度地看待问题,废除1974年的《报章与印刷法令》,允许报章在新加坡出版,以确保它们受到新加坡的法律法规的管制。

二、约束政客们散布‘虚假新闻’的能力和政府增加透明度和承担责任制。这方面要求包括了:

  • 废除1974年的《报章与出版法令》,这部法令赋予政府有效地控制媒体和媒体在资讯方面无法有效地和独立性。一个负责任和多元化的媒体是征服‘虚假新闻’最有效的因素。

  • 增加透明度。例如通过制定《资讯自由法令》,主动地解密全部政府25年前的秘密档案。除非这些档案是属于特别保留的。

  • 设立一个独立监督政府机制,负责调查有关投诉政府和确保政府官员误导公众人士的言论。

附注:

[1] http://www.politifact.com/personalities/donald-trump/

[2] Singapore Parliamentary Debates, Vol. 94 №44, 3 April 2017.

[3] http://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film-makers-concerned-that-changes-to-films-act-may-erode-public-confidence

[4] See Ping Tjin Thum, ‘‘The Fundamental Issue is Anti-colonialism, Not Merger’: Singapore’s “Progressive Left”, Operation Coldstore, and the Creation of Malaysia’, Asia Research Institute Working Paper Series No 211 (2013).

[5] Under the National Heritage Board Act 1993, public records that are more than 25 years old can be designated as “Public Archives”. However, declassification is not automatic and is rarely done.

【注:在我寄出这份陈情书前,有人向我指出,我对现行立法的看可能会被误解为对它的认可,以及它是如何被新加坡政府迄今使用的。我已经修改了这一部分。将它分成两部分,让我立场更加清晰明确。】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失去的契机MISSED OPPORTUNITY

作者:张素兰

2018419Function 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37900193053622

人民行动党真的已经失联了。它即充满自满又感觉到忐忑不安。它不信任任何人或哪些不属于党内及基层组织的人。他啥都看不见。他们对那些与自己看法不同人的建议都持有恶意。

最近举行的国会特权委员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就是一个例子。它表现得那么傲慢和缺乏信心、诚信和对他人的信任。

国会特权委员会是在今年一月份设立的。它设立后呼吁公众人士提交撰写陈情书。在今年2月份只收到22份陈情书,当时特权委员会主席张有福对记者说,“希望能够收到更多的建议书——包括来自国外的专家——这样一来,就可以有广泛的意见获得参考”。

因为我是属于怀疑论者的群体。我并不认为他的说话时认真的。我已经得出的结论是,特权委员会呼吁公众人士递交书面陈情书只不过是一种宣传伎俩吧了——它仅仅就是要向全世界展示:新加坡政府要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时都会事先征求人民的意见。事实上这些诡计被一些人揭穿了。我将会详细解释。

虽然我个人是没有任何意愿递交陈情书的。但是,对于那些年轻的社运工作者而言,他们是充满着激情和希望递交自己的陈情书的。他们都向特权委员会递交了陈情书。他们也鼓励其他人尽量在递交陈情书截止日期前完成。覃炳鑫博士和克里斯丁.韩小姐甚至举办了一个“民主工作室”,鼓励大家思考有关虚假新闻的课题以及将自己的心得撰写成陈情书递交给特权委员会。

克里斯丁.韩小姐在她递交的陈情书里写到:

“在过去两个月里,我参与了推动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和在新加坡的‘假新闻’的课题对话会。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鼓励新加坡参与讨论这个课题及把本身的心得撰写成陈情书递交给特权委员会。”(见网址:https://www.parliament.gov.sg/…/written-representation-48.p….

我怀疑任何的行动党的基层组织都会像克里斯丁.韩小姐和覃炳鑫博士一样,那么认真、积极地看待这件事。克里斯丁.韩小姐和覃炳鑫博士以及其他年轻的社运工作者都是非常真诚地要与特权委员会共同分享自己的心得的。他们都希望在新加坡不要再有更多的新法令法规来扼杀辩论自由。他们真挚地相信,特权委员会将会听取和考虑采纳他们的意见。

虽然年轻的社运活跃工作者对递交陈情书给特权委员会是那么的热情和积极,但是,我仍然是保持着质疑的态度。年轻人的热情和积极性将对老年人的一些影响。就在听证会结束前几天,功能8Function 8)的成员递交了有关虚假新闻的陈情书。我们陈述一贯的态度是——关于1987年“光谱行动”事件(见网址:https://www.parliament.gov.sg/…/written-representation-57.p….)。即便是我们有意到听证会进行陈述并接受盘问,但是我们并没有收邀请。

在听证会进行期间,我是在马来西亚。当时年轻的活跃分子们出于对特权委员会的委员们的尊重,在出庭供证都是服饰端庄的。在马来西亚时,只要能够链接到无线上网,我会通过手机浏览在新加坡发生的情况。

特权委员会在听证会上发生的事情引起了我的警戒。特权委员会的一些委员对出庭供证者的态度是极其不友善的。特别是两位新加坡的高级律师唐振辉和善摹根部长在盘问年轻活跃分子过程中的行为极为明显。他们似乎有意要设置陷阱让青年活跃分子掉进去,进而破坏他们递交陈情书的原意。

这次听证会的情况让我回想起了30年前我出席的另一个听证会。

大多数被传唤者出庭都被时任总理李光耀进行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的骚扰。无论如何,李光耀的审问手法远远超越了唐振辉和善摹根部长,当时,李光耀使用将近二小时到二小时半的时时间审问我和已故萧添寿律师(我们两位是听证会传唤的主要证人)。

唐振辉使用了近5小时审问了克里斯丁.韩小姐和其他三位证人。

善摹根部长使用了6小时审问了覃炳鑫博士。

这两个听证会,1986年后2018年的听证会进行期间的气氛都是存在着敌意的。他们都把受邀出庭供证的视为刑事法庭上的被告。特权委员会的成员就是起诉方。他们唯一的责任就是让是让受邀出庭供证者获判有罪,

当听证会的情况引起我警戒时,我的一些在马来西亚的朋友认为,事实上政府已经是设立一个特权委员会探讨制定新的法律法规处理有关虚假新闻的问题了。有几位马来西亚的社运分子告诉我, 他们对于新加坡政府在向国会提交制定有关对付虚假新闻新法律法规之前,邀请人民递交陈情书,以及花费8天的时间传唤证人出庭供证印象深刻。他们投诉说,马来西亚总理纳吉为了即将来临的马来西亚大选,而匆忙地在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了新的法律法规对付虚假新闻。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的活跃分子对新加坡政府设立《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特权委员会的一些有利的评语,对行动党政府而言,是不可能的到宽慰的。

全世界超过200名学者(包括新加坡的学者)联署签名要求特权委员会对采取敌意态度对待出席听证会的证人给予道歉,以及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也同样地谴责特权委员会,并要求他们向覃炳鑫博士道歉,对新加坡政府来说,这是更加重要的。(见网址:http://projectsoutheastasia.com/in-defence-of-dr-pj-thum-an….

当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的委员们使用了无理的策略,决意要摧毁青年人要提交与委员会分享的证据时,就已经失去了赢得年轻活跃分子的信心和想法了。这些年轻的活跃分子是全心全意地要参与这场听证会的。覃炳鑫博士和克里斯丁.韩小姐全力以赴地举行了民主工作室和鼓励人民把自己看法撰写成陈情书递交给特权委员会。在这场的听证会上特权委员会采取的霸凌策略,将会留在年轻人的脑海一段相当长时间。对于未来的特权委员会还要在收到170分陈情书那将是非常困难的。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叙事》(New Naratif):感谢会员及支持者 A thank you to our members and supporters.

克里斯丁.韩小姐

New Naratif·Wednesday, April 18, 201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notes/new-naratif/a-thank-you-to-our-members-and-supporters/428283460933610/

我们 2018417日把以下出版的会讯寄给了《新叙事》的会员. 请在这里here查阅我们邮寄的名单。

过去的一个星期简直就是令人疯狂的一周。

您已经看到了我们回复新加坡政府会计与企业管理署(ACRA)拒绝我们申请在新加坡注册分支机构OSEA Pte. Ltd.的声明(见网址:our statement)了。他们拒绝的理由是:“违反新加坡的国家利益”。你们当中一些人可能也已经看到了新加坡主流媒体发布的信息了。

这是《新叙事》在年轻时期成长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旅程碑——我们去年九月份才开始规划筹款工作,还没有正式开始进行正!——但是,我们感到极其荣幸地得到了来自源源不断的支持。单单是今年4月的头两个星期,就有54个新成员加入了。我们仅此表示热烈的欢迎。您们当中一些人还发出的信息表示支持及与我们团结在一起。谢谢。

我们不是孤立的(即便是我们中的许多人真的生活在其中)。不论您愿意与否,我们的生活是与现实交织在一块的。在马来西亚,为了填补劳动市场的劳动力的匮乏而殷求廉价劳动力,已经影响了柬埔寨政府的支政策——妇女被遣送到国外生活(见网址:the lives of the women it sends abroad.)。新加坡及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给予越南开发建设煤炭发电厂项目的融资(见网址:finance coal power plants)可能将会对越南的环境造成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制定的有关毒品修正的政策,会影响到另一个国家的响应和鼓励。

我们面对着这样自我承受损害的大环境。世界上最有权利的人可以扯谈建造边境围墙和贸易保护主义。但是,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什么?——我们继续需要的是什么?——就是超越种族、宗教和国界和更多方面,就是:需要的同情与团结以及斗争的经验。

这就是为什么《新叙事》对东南亚区域做出的承诺,而不是任何单一的国家。为了换位思考,我们首先对周边事务就要有知识、了解和参与。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接获任何尖锐的信息时,我们都会询问提供潜在的信息来源者,您可以进一步提供新的信息或者更深入的内部情况吗?

我们要提出对发生事件的观点及故事的经过。这是有别于其他媒体通讯社没有空间(或者没有兴趣)可以提供报导的。它们的出版刊物已经当权者所控制或者被影响了。它们可能无法报导这样的事件。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使用了英语、马来语、印度尼西亚语和越南语等各种语言文字,报导了来自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柬埔寨、越南、缅甸和菲律宾的信息。我们正在进行寻求来自汶莱、老挝、泰国和东帝汶的信息。(有任何人认识的吗?请联系我们!)我们的出版刊物使用的文字大部分东南亚国家的语言文字。

我们的刊物作者撰写的文章与报导都是生活在这些国家(不是城市)的自由撰稿者。虽然我们接受那些居住在东南亚的专业作家的著作。尽管本地的撰稿者没有记者的专业经验,我们仍然是把重点放在所在国的撰稿者。我们这样做,当然是意味着它给出版编辑工作带来了很多额外的工作。然而,我们认识到一个极其重要的一点是,它具有代表性、创造性和多元化。

就我个人而言,作为网站的主编是一个艰苦的学习坎子。但是也是一个拥有一个极大的特权。因为我有这个机会与这个地区的所有具有热情洋溢的贡献者一道共事。我也为能够与他们一道工作此而感到骄傲。

《新叙事》并不是属于任何个人的网站。它是由记者、研究者、艺术工作者,当然也包括的全体会员和广大的读者集体共同拥有的。

我们现在暂停了民主课堂的活动。我们现在正在探讨着举行另一个公开的集会——请大家密切关注有关的及时报导。

我们将继续每个星期最少出版两次的会讯。

我们最近出版的会讯,刊载了马来西亚语文版(Bahasa Malaysia version)祖纳(Zuna)个人的简介,和来自印尼的新故事:《女性销售员受到的性骚扰》(sexual harassment of sales promotion girls

再次感激大家对我们的信任以及与我们站在一起。一如既往,如果您有任何的问题、或者有任何问题要与我们联系,请随时通过电邮与我们联系。

 《新叙事》主编:克里斯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