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纪念反殖爱国自由战士、马来新闻作者 赛查哈利同志逝世2周年 SAID ZAHARI (18 May 1928 – 12 April 2016)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34206946756280

今天我们纪念伟大爱国自由战士赛扎哈利逝世2周年。

赛扎哈利,我们都爱称呼他为赛伯伯。于1959年,在新加坡第一任总统友索夫..伊萨(Inche Yusof bin Ishak the first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辞职后,他成为马来前锋报编辑。他是在196322日的“冷藏行动”下被捕和不经审讯遭受监禁长达17年。

196322日凌晨时分,也就是他被获选为新加坡人民党主席(Partai Rakyat Singapura (PRS))数小时后,警方人员和便衣警察到他的逮捕他的。

在他坐上警车到监牢的黎明时分,赛伯伯回忆起李光耀的话说:

“赛,我想你应该找一个适合的雇主,否则您可能会漂流到社阵或者人民党。这将会给我的工作造成许多的困难。”

赛伯伯继续说,

那天早晨我坐在警察车里沉思着,让我会想起了,他(李光耀)说,假设我会同意的话,这是非常恳切和期望的。我同时回想起来,我与李光耀在另一个场合交谈。那时候他(李光耀)刚刚要步入国会大厦,他所说的话至今还一直在我的耳边围绕着。

突然间,数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在穆斯林教徒禁斋月期间凌晨时分进行的逮捕行动,是不是李光耀为了避免给自己的工作造成许多的困难,要阻止我“漂流”到人民党?我必须在“冷藏行动”下被关在章宜监牢?我感到好奇,除了李光耀本身之外,是没有人可以为我提供这个答案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回答这个答案的。

我决定参加人民党是自觉和自愿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政治决定。我肯定不是李光耀所惧怕的“漂流”到人民党的。当晚接受成为人民党主席的职位时,我是承诺了负担起全部责任的,这包括了准备面对任何的挑战或者阻碍的我政治斗争的。(见《破晓怒天》第180页)

这是非常明显的,如赛伯伯这样的政治拘留者被监禁了数十年,是因为李光耀害怕他们将对他和行动党在政治上产生的威胁。在马来亚联合邦时期或者马来西亚时期,没有一个政治犯是面对这样的命运的。马来亚联合邦的政治犯,如拿督詹姆士.普都查理在他们获得释放后都允许继续参与政治活动和为国家服务。他们也如这个国家的其他爱国公民一样,同时也获得授予荣誉称号。

在新加坡,如赛伯伯这样的爱国者是不允许为新加坡的繁荣、进步发展做出贡献的。

我们感激马来西亚国民大学于1996年邀请赛伯伯担任客卿作家。这就有利于赛伯伯居住在马来西亚和进行撰写自己的回忆录以及他留给新加坡人民的诗集的宝贵遗产。

尽管新加坡政府对他及其家人所做的一切非正义的行径,但是,赛伯伯直到自己与世长辞之日,仍然是新加坡公民。

196322日冷藏行动下被捕时,他的妻子莎莉玛只有27岁。她当时必须照顾三个年龄分别只有三岁、五岁和六岁的孩子的同时,自己还怀着身孕。我们是无法想象,赛伯伯在面对着这样极其艰苦的条件和内心的悲痛的——他必须让自己年轻的妻子自力更生。

赛伯伯的那种谦卑、善良和正直的人生观将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中。他从来就不会使用不友善的语气对待任何人。这样的描述是与李光耀以无理、残酷及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那些不同意他的意见的人刚刚好相反地。

在此,我们附录了马来西亚著名诗人奥斯曼.阿旺在为赛伯伯出版的书籍《破晓怒天》写序的一首诗作为本文章的结束。

向赛扎哈利致敬SALUTE TO SAID ZAHARI
(囚禁在新加坡政治黑牢已十年)(ten years in Singapore’s political prison)

多少鲜血流淌“How much blood has flowed
无数碎骨散布Countless broken bones
在这无声息的牢底Scattered on this mute floor
在新加坡岛上In Island Singapore.”

在这世界上All over this world are
碎骨泪血处处Broken bones and bloody tears
因为在这世上For all over this world are
存着上千的监牢Thousands of prisons and

存着千百万的英雄Millions of heroes

在“公安法令”名堂下In the name of ‘security’, they

保护一小撮人的安全Fill frightful dungeons to protect

监牢也爆满了The security of the few;

在“法律”的美名下In the name of the ‘law’

在吹嘘“民主”的哗声中With shouts of ‘democracy’

人民遭受荼毒劫害The people are robbed and drugged

在世界各地All over the world
这些犯罪者These criminals start wars
发动战争兴建监牢Build prisons to intimidate;
但在世界各地人民Yet all over this world
发出吼声行动起来时Once the people speak and act
谁也阻挡不住Nothing can withstand the waves

人类历史规律的浪潮Of the people’s logic, the logic of history.

 

兄弟Brother,
在可憎的政权下煎熬On the feet of a shaky regime
熬过了三千个日子You have fell three thousand days
信心和勇气让您坚持下去Your courage and conviction lead still
在黑老里度过数千个日子To thousands of days more in a frightful dungeon

您从新加坡监牢发出呼声Your voice from the prison of Singapore
“他们必将茁壮成长“They will grow
横行一切败类To wipe the savages out
从今以后人民不再恐惧And the people will fear no more.”

向赛扎哈利致敬Salute to Said Zahari

向英勇的他们致敬Salute to the brave one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