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国会特权委员会 以不可接受的方式对待谭柄鑫博士呼吁立即做出公开道歉 Oxford Project Southeast Asia calls on Select Committee to issue immediate and public apology for unacceptable treatment of Dr Thum

转载自;http://projectsoutheastasia.com/

 

我们是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我们共同签署了以下的联合声明。

我们仅此以最强烈的措辞表达了覃炳鑫博士最近在新加坡政府特权委员会举行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上遭到不可接受方式的对待。

覃炳鑫博士是东南亚项目的协调员和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董事会的信托人。

覃炳鑫博士是一名专注于1950年代后1960 年代新加坡独立斗争的历史学家。自从于2011年在牛津大学完成了在这个科目的博士学位后,他仍然继续有关项目的研究。他着重于近年来英国政府解密有关当年历史文件的研究工作。他在研究工作过程中找到了大量的资料赢得广泛读者的关注。他的原始与细心参考的研究产生的文献已经揭露出:那个时代的事件以及政治领袖之间的关系,与新加坡政府目前推销的国家历史观是有所冲突的。

在今年早些时候(注;即2018329日的听证会),覃炳鑫博士响应了特权委员会的公开征求有关新加坡现有的媒体资讯的问题。他递交了可靠性的报告。无论如何,当他被特权委员会传召到听证会进行供证时,他发现自己递交的报告书并不是特权委员会所要调查的目标,也没有对这个目标进行直接的讨论。相反地,覃炳鑫博士被内政与律政部长善摹根进行了长达六小时的盘问。善摹根部长在长达六小时的盘问是聚焦在覃炳鑫博士所获得的研究成果。

覃炳鑫博士被善摹根部长进行审讯整个过程中,可以到新加坡政府发布在youtube 频道的网站看到(见网址:Government of Singapore’s YouTube channel)。部长在整个审讯过程中,对覃炳鑫博士的研究成果一直是采取了改述一般性的条款的鄙视态度。他采取了迫使覃炳鑫博士只能回答“是”或者“不是”的方式,企图让覃炳鑫博士同意他所做的改述。覃炳鑫博士一直以来就不受新加坡媒体的青睐和对他进行片面的报道。

覃炳鑫博士所进行的研究已经到达到符合牛津大学的严格审核标准,同时,在这个地区的同专业的历史学家也认可了。具有讽刺性的是特权委员会在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上通过了指责和重启的实证研究。在新加坡学术自由的定义和言论自由是面对着极大的困难的。

特权委员会在听证会期间对对覃炳鑫博士的态度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呼吁立即发表公开道歉。

本联合声明签署人如下:

Dr Philip Kreager (Chair)    Professor Jeff Burley   Dr Gerry Bodeker                   Dr Peter Carey 

Dr Mari Mulyani                     Dr Gillian Petrokofsky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善摹根及特权委员必须向覃炳鑫博士公开道歉 A PUBLIC APOLOGY IS IN ORDER

作者: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33617333481908

善摹根及特权委员必须向覃炳鑫博士公开道歉

视频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Kq9gF1lAMo&t=0s&index=17&list=PL6jFQiMXT6HOXY_hViE3ynEP6JOD92Z8SA PUBLIC APOLOGY IS IN ORDER

国立大学对牛津大学及哈佛大学

1986年,李光耀在《司法专业(修正)法令》(the Legal Profession (Amendment) Bill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告诉一名高级律师Lim Chor Pee先生:
“林先生,您不是张小姐,您是经过一个非常具有声誉的大学(他指的是牛津剑桥大学)陪训出来的……”

李光耀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坐在听证会的旁听席位上。当时,我听到这句话时,感到这是对我的侮辱和极其愤怒。他不仅仅是针对着我,一个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生,同时也是针对着他的同僚,前法学院院长贾古玛教授。但是这是李光耀的个人性格!当李光耀为了坚持自己的观点时,从来就不顾及别人的声誉。他完全不理会新加坡唯一的大学国立大学。这所大学是从英国人手里接受过来的。国立大学当局也毫无怨言地接受了李光耀这样的侮辱。

林先生对李光耀的赞许剑桥大学是感到极其荣幸的。当总理对的赞许时,已经完全被彻底的抛弃了。他说,

让我们像一起毕业于剑桥法学院的毕业生一样,诚实地对待彼此吧。您是不是政党要在特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为这部法令进行辩论?(辩论课题是:新加坡在宪法上已经有一个司法人员委员会的存在了,但是还没有实施([The argument was that a Judicial Service Commission has been provided for in the Singapore Constitution but not implemented.])”

林先生的幼稚是难于想象的!他在星期一早上拨电话向我提出建议,我们就共同讨论总理提出的建议!

我在这里要说的一点是,并不是李光耀所说的话。我和善摹根一样是毕业于国立大学。我们都是从成功地从国立大学毕业领取了法律学位的。在另一方面,覃炳鑫博士是来自牛津大学的罗德学者,这是他取得现代史和政治学第二学士学位的大学,他毕业于哈弗大学,并取得了第一个东亚研究学者的学位。

在世界顶尖大学排名中,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和哈佛大学是长期排列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前面的。也许李光耀总理在嘲笑它的成长。

特权委员会在“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的意图

对我冲击最大的是,当我在观看善摹根部长对谭柄鑫博士进行长达六小时的审问。善摹根的羞辱和摧毁覃炳鑫博士的学者形象。他在听证会上不是提出证据,而是执意使用具有伤人的语言对待覃炳鑫博士。一而再地不让覃炳鑫博士回答说明他提出的问题,而是蓄意要求覃炳鑫博士只能以“是”或者“不是”的形式作为回答他的提问。善摹根这种咄咄逼人的是极极其无理的。

视频网址:

三木根与谭柄鑫: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iDKnI8mO4&feature=share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lVdVrWQz3o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brBLO4m9ig

  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FRESvJxU0

部长一开始就企图质疑覃炳鑫博士的学者资质和形象。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在对覃炳鑫博士的学者资质进行侮辱之前已经对覃炳鑫博士的学位等进行仔细的调查了。他非常清楚覃炳鑫博士的学位不是虚假的。

为什么要把哪些所谓的“全职、兼职、访问或终身学术地位”与覃炳鑫博士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扯上关系呢?覃炳鑫博士取得的学位和博士是从世界上两所顶尖的大学取得的。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是长期被列为世界顶尖大学前10名之列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并不在此列之中。

诠释回忆录

当覃炳鑫博士承认,自己没有注意到、也没有读过这本书时,善摹根一再地强调一本在香港出版的中文书籍(指香港《足迹出版社》出版的《砥柱止中流》)的回忆录的一些内容。我对于善摹根阅读过这本中文书感到质疑。他最多可能就是阅读过在本书的英文翻译,这就造成了他对这本书翻译过程中的准确性了。

我不是一名历史学者。但是普通常识告诉我们,个人的回忆录是不可以示视为是全信可靠的资料。

陈平的回忆录时必须要以辩证的态度进行阅读,尽管陈平在这本书撰写的过程中予以积极地配合,特别是当这本回忆录是由其他人在把半个世纪后撰写的。同样的道理,在阅读李光耀回忆录时也是要有所保留的。

即便是我在撰写19080年事件的个人回忆录:《在蓝色栅门外》(《Beyond the Blue Gat》)也是一样的道理。在阅读时也必须是同时参照内部安全局和特权出版社的相关记录资料。以确定我在书里所阐述被逮捕的事件,是否真的是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吗?

在调查196322日的冷藏行动事件时,撰写回忆录必须是同时阅读所有在英国伦敦档案馆里,经过官方确认的官方文件资料。这些资料最好是在新加坡的政治部档案部门里也有存档。在阅读回忆录时,不论它其内容是多么的可靠性、或者重要性、或者真实性都必须小心阅读,因为作者是有善于伪装,避开甚至真正的遗忘的。特别是当他们在撰写超过一个世纪后的历史——当他们已经退休后有时间回顾起过去。作者的叙述某一个事件时可能是准确的。即便是出版档案资料也必须是要进行需小心审核哪些官方记录的事件和记载。因为他们可能为了把自己最良好的一面和最重要的地方呈现给读者而美化自己。

覃炳鑫博士在英国档案馆耗费了数年的时间进行浏览和审核有关的资料。我可以很肯定的相信,他一定花了不少的时间查阅有关“冷藏行动”的历史事件的资料。部长竟然简单地否定了覃炳鑫博士所进行的研究成果。那是因为它的专业不是如一名历史学者的专业。部长可能是在一些历史学者。如古玛.拉玛克理纳(Kumar Ramakrishna)的协助下,在最短的时间里为他讲述了一些有关新加坡独立前的历史。他所得到的资料是二传手给的。二传手给他的资料是不可能与覃炳鑫博士在档案馆里浏览和查阅的资历来的准确的。

安全局的声明

我读了古玛.拉玛克理纳(Kumar Ramakrishna)的著作《原新人》(“Original Sin)。他修正了修正主义者有关“冷藏行动”的评论。让我回想起来,他并没有完全浏览内部安全局的档案资料。他是引用了一名历史学家李廷辉撰写书里的资料。李廷辉的资料是从南部安全局哪儿去得到。他在该书的第15页是这样写的:

“……一个极其重要的——如果有潜在的危险——政府列为第三级的‘不公开安全声明’。这种‘声明’是由政治犯自己签署的”。李廷辉承认,撰写资料的来源必须要以‘极其慎重’的态度来看待处理以及通过其他的资料来源进行交叉审核。其他的资料来源进行交叉审核是包括了熟悉这名政治犯的官员们的看法以及当时的情况。” 无论如何,李廷辉的结论是,一旦这些政治犯的签署声明经过“内部交叉相互审核”,即与其他政治犯的声明进行交叉审核。或者与其他资料来源进程交叉审核后,它将呈现出“一个很好的指导(你)了解共产党活动”。目前采用机密和仍然是属于机密的资料的方式是遵循李廷辉的建议的。

我的看法是,

任何与政治犯签署的“不可公开的安全声明”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古玛.拉玛克理纳(Kumar Ramakrishna)教授必须知道,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的政治犯是无限期的。“冷藏行动”下被捕的政治犯长期被监禁在监牢里所遭受的痛苦是难于想象的。他也必须知道,政治犯在审讯期间遭受的包括肉体或精神上、或者两者皆有的虐待。假设他和李廷辉对于自己所进行的研究工作是严谨的,他们就必须忽略这些所谓的“不可公开的安全声明”。

我是一名政治拘留者。我知道,政治拘留者在签署这样的声明仅仅就是为了让自己早日脱离不经审讯的无限期监禁。这样的声明一般上都是在内部安全局官员实现口授下或者协助下完成的。这些内部安全局官员在所谓的‘善意’下,‘劝告’政治犯为了自己的将来,不要把自己的剩余的生命耗费在监牢里情况下,而签署这样的声明的。而且说,要不要走出牢房的钥匙就在政治犯自己的手里!我相信,大多苏的政治犯是没有勇气拒绝签署这样的安全声明的。

结论

覃炳鑫博士是受特权委员会的邀请出席听证会,协助找出一个他们已经误入歧途的想法——只有通过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才可以制止“散播网络虚假信息”。覃炳鑫博士和其他出席听证会的年轻人一样,他基于善意的前提下撰写了意见呈交给特权委员会,并且自愿出席听证会作为证人进行供证。因此,即便是部长不同意他的论述或者看法,对他的出席应该是受到尊重和礼待的。同时一名自愿出席供证的主人,而不是一名出席法院听审的被告。

非常遗憾,我看到的是一场蓄意摧毁覃炳鑫博士作为学者形象的的不成功的企图听证会。善摹根部长在结束长达六小时的审问后,没有权利告诉覃炳鑫博士:

“你所拥有的不是学者的学位,而是一名狡辩者。不论你是同意或者不同意。”

覃炳鑫博士迅速地回答说,

“这不仅仅是我不同意,我拒绝你对我的专业能力的指控。”

善摹根部长和全体特权委员会的委员都需要向覃炳鑫博士做出公开的道歉。

张素兰

2018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