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失去的契机MISSED OPPORTUNITY

作者:张素兰

2018419Function 8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937900193053622

人民行动党真的已经失联了。它即充满自满又感觉到忐忑不安。它不信任任何人或哪些不属于党内及基层组织的人。他啥都看不见。他们对那些与自己看法不同人的建议都持有恶意。

最近举行的国会特权委员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听证会就是一个例子。它表现得那么傲慢和缺乏信心、诚信和对他人的信任。

国会特权委员会是在今年一月份设立的。它设立后呼吁公众人士提交撰写陈情书。在今年2月份只收到22份陈情书,当时特权委员会主席张有福对记者说,“希望能够收到更多的建议书——包括来自国外的专家——这样一来,就可以有广泛的意见获得参考”。

因为我是属于怀疑论者的群体。我并不认为他的说话时认真的。我已经得出的结论是,特权委员会呼吁公众人士递交书面陈情书只不过是一种宣传伎俩吧了——它仅仅就是要向全世界展示:新加坡政府要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时都会事先征求人民的意见。事实上这些诡计被一些人揭穿了。我将会详细解释。

虽然我个人是没有任何意愿递交陈情书的。但是,对于那些年轻的社运工作者而言,他们是充满着激情和希望递交自己的陈情书的。他们都向特权委员会递交了陈情书。他们也鼓励其他人尽量在递交陈情书截止日期前完成。覃炳鑫博士和克里斯丁.韩小姐甚至举办了一个“民主工作室”,鼓励大家思考有关虚假新闻的课题以及将自己的心得撰写成陈情书递交给特权委员会。

克里斯丁.韩小姐在她递交的陈情书里写到:

“在过去两个月里,我参与了推动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和在新加坡的‘假新闻’的课题对话会。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鼓励新加坡参与讨论这个课题及把本身的心得撰写成陈情书递交给特权委员会。”(见网址:https://www.parliament.gov.sg/…/written-representation-48.p….

我怀疑任何的行动党的基层组织都会像克里斯丁.韩小姐和覃炳鑫博士一样,那么认真、积极地看待这件事。克里斯丁.韩小姐和覃炳鑫博士以及其他年轻的社运工作者都是非常真诚地要与特权委员会共同分享自己的心得的。他们都希望在新加坡不要再有更多的新法令法规来扼杀辩论自由。他们真挚地相信,特权委员会将会听取和考虑采纳他们的意见。

虽然年轻的社运活跃工作者对递交陈情书给特权委员会是那么的热情和积极,但是,我仍然是保持着质疑的态度。年轻人的热情和积极性将对老年人的一些影响。就在听证会结束前几天,功能8Function 8)的成员递交了有关虚假新闻的陈情书。我们陈述一贯的态度是——关于1987年“光谱行动”事件(见网址:https://www.parliament.gov.sg/…/written-representation-57.p….)。即便是我们有意到听证会进行陈述并接受盘问,但是我们并没有收邀请。

在听证会进行期间,我是在马来西亚。当时年轻的活跃分子们出于对特权委员会的委员们的尊重,在出庭供证都是服饰端庄的。在马来西亚时,只要能够链接到无线上网,我会通过手机浏览在新加坡发生的情况。

特权委员会在听证会上发生的事情引起了我的警戒。特权委员会的一些委员对出庭供证者的态度是极其不友善的。特别是两位新加坡的高级律师唐振辉和善摹根部长在盘问年轻活跃分子过程中的行为极为明显。他们似乎有意要设置陷阱让青年活跃分子掉进去,进而破坏他们递交陈情书的原意。

这次听证会的情况让我回想起了30年前我出席的另一个听证会。

大多数被传唤者出庭都被时任总理李光耀进行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的骚扰。无论如何,李光耀的审问手法远远超越了唐振辉和善摹根部长,当时,李光耀使用将近二小时到二小时半的时时间审问我和已故萧添寿律师(我们两位是听证会传唤的主要证人)。

唐振辉使用了近5小时审问了克里斯丁.韩小姐和其他三位证人。

善摹根部长使用了6小时审问了覃炳鑫博士。

这两个听证会,1986年后2018年的听证会进行期间的气氛都是存在着敌意的。他们都把受邀出庭供证的视为刑事法庭上的被告。特权委员会的成员就是起诉方。他们唯一的责任就是让是让受邀出庭供证者获判有罪,

当听证会的情况引起我警戒时,我的一些在马来西亚的朋友认为,事实上政府已经是设立一个特权委员会探讨制定新的法律法规处理有关虚假新闻的问题了。有几位马来西亚的社运分子告诉我, 他们对于新加坡政府在向国会提交制定有关对付虚假新闻新法律法规之前,邀请人民递交陈情书,以及花费8天的时间传唤证人出庭供证印象深刻。他们投诉说,马来西亚总理纳吉为了即将来临的马来西亚大选,而匆忙地在马来西亚国会通过了新的法律法规对付虚假新闻。

无论如何,马来西亚的活跃分子对新加坡政府设立《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的特权委员会的一些有利的评语,对行动党政府而言,是不可能的到宽慰的。

全世界超过200名学者(包括新加坡的学者)联署签名要求特权委员会对采取敌意态度对待出席听证会的证人给予道歉,以及牛津大学东南亚项目信托人也同样地谴责特权委员会,并要求他们向覃炳鑫博士道歉,对新加坡政府来说,这是更加重要的。(见网址:http://projectsoutheastasia.com/in-defence-of-dr-pj-thum-an….

当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的委员们使用了无理的策略,决意要摧毁青年人要提交与委员会分享的证据时,就已经失去了赢得年轻活跃分子的信心和想法了。这些年轻的活跃分子是全心全意地要参与这场听证会的。覃炳鑫博士和克里斯丁.韩小姐全力以赴地举行了民主工作室和鼓励人民把自己看法撰写成陈情书递交给特权委员会。在这场的听证会上特权委员会采取的霸凌策略,将会留在年轻人的脑海一段相当长时间。对于未来的特权委员会还要在收到170分陈情书那将是非常困难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