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上書東姑鴨都拉曼首相抗議聯盟政府敌视南大

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7届(1963-1964年) 学生会报告。

  

 

馬來亞聯合邦政首相

东姑鴨都拉曼 鈞鉴:

敬启者:本會對于鈞座于本月十一日于立法議會中對议员所詢:聯合邦政府是否亦將承認南大大學位所作的答覆感到遗憾和惊奇。

據鈞座所云:政府欲承認一間大學的學位,胥視其入學所需備之资格,大學敎職員的资格,考试制度及主要敎學媒介而定。

又云:南洋大學的學位·及其敎學资格,並未达到所需之水準。而鈞座又未提出具体理由加以佐眐,本會對此,深表疑惑。

令吾人惊奇者鈞座似乎對南大創立的宗旨及背景、校務之發展,南大及其學之成就,以及國際學術界人士與机构對南人及其學生的评价少所明瞭,而只是以简单和空洞的由加以拒絕承認南大學位,這種答复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本會素仰鈞座一向坦於直言,为求下情上达,作為南大學生的代表机关,用特就南大所具条件及其處境奉陳於鈞座,敬祈垂視,是所致归。

  • 南大為文敎育最高的一环,其主要的招生對象為华校高中畢業生,因此,凡有高中畢業格之中學生或具同等资格的其他語文的學生,再經入學考試錄取,方得成南大學生。根据學則定,凡入學考試不及格或其具有進入先修班肆業之學生,彼等得申請進入先修班肆業一年,再經入學考及格,被錄。似此入學資格,諒鈞座當不致加以否定。

  • 南大敎員的資格乃由大學之遴選委員會商议後才被聘用·彼等均為学有专长,且在國際學術界享有盛臖者,目前出任各院系的敎授,亦為國外知名的學者·不只在學術上有極大的成就,且實有大學行政敎育行政的經驗,若言南大的敎學格、资格未具所需水準,不啻亦否定了聯合邦政府對其他大學學位的承诺。

  • 言及考試制度,吾人願在此促鈞明察,南大过去和現在所採用的考試制度,均與新加坡大學和馬來亞大學一样, 采行校外考試委員制度,南大前後四次的畢業考,均由方教聘國際大學知名之士參加主持,历届畢業學生的成绩,亦深获校外考试委員之赞扬。若言南大學位未達所需永準,不僅否定了国际學術界人士對南大學生程度的评价,且同時否定了目前星馬兩间大學的校外考試制度。

  • 南大為华文大學,其採用華語爲敎學煤介乃無可非议者,然而,南大當局並未鼓勵純粹以华語為研究學術的工具。相反地,南大學生,在入學之第一年,大學强制彼等加强英語訓练,且勵學生學國語。大部份之參考書籍和大學敎科書,多採用英文。因此絕大部份的南大畢業同學,不只能以中文為其就业工具,同樣地,英文與巫文的程度,多能為他們使用。新加坡政府规定华印英四種語文為官方語文,而聯合邦雖然未规定华语為官方語文,事實上,聯合邦政府屡次强調尊重其他民族的语文,况且星馬兩地使用華文者在三四百萬人之數,佔兩地人口的一半。若因南大採取華語爲敎學媒介而對學術水準加以否定 則無疑為不智之舉。

事寶上,学術水準的評定,幷不是以语文为準則,而是以所學的知識,是否能達至一定的水準而定。我們非欣慰两地政府對有關敎育問所作的保証,然而,兩地政府一向對南大所采取的敵視態是不能不令我們遗憾的。

鈞座应当忆及:曾不只一次地指责南大為一間外國大學及沙文主義大學。事上,钧座已經曲解了南大,她旣不是一间外大學,亦不是沙文主義的大學,她的創立乃應建國的需要,应千萬受文敎育的學子的需求。鈞座的指責,只是仇视民族教育,尤其是華文敎育的存在和發展的一種藉詞·這是令人遺憾的事实。

南大創至今已經踏進第八學年·其存在和發展幷未未受到新馬兩地政府的照顾。事实上,南大之有今日之規模和成就,是任誰不否認的。尽管兩地政府過各種托詞而不予南大財政上和技术上的援助,然而,国家學術界人士對南大的稱道一般的事实。钧座当不致否認英聯邦大學事會邀请南大加入当会员,当不至無視伦敦大學承认南大的學位,其畢業生在社會上及国际學術界的贡献及南大留學海外學生的成就吧!更不致無視国际學術界人士,諸如台湾师范大學陳可志博士,美國奥里刚大學敎授尚義士博士,紐酉蘭奥克共大學曾乙南教授等對南大作的评价,渠等皆認南大已至一般的國際永平。

吾人必须强調,南大學生今日在社會上所蒙受的不平等待遇和不如願以地發所長,不是其學術水準不如人,而是认为的阻扰,星馬政府更難辭其昝。

吾人认爲,旣欲予人民福利與安康,便應予人民有民主的櫲利、民族敎育更應有充足發展的機會,今日人民的民主權正受挫折,民敎育更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吾人實爲民敎育途担忧。

為此,本會特對南大問題及敎育問題向鈞座提呈意見,承望聯合邦改對南大的态度,從速承認南大學位,予受文敎育者有公平合就業机會,使鈞座對南大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吾人建议鈞座蒞臨南大一环,听取南大創辦人及大學行政人員的意見。爲南大的發展创造更有利的條件,專此函呈, 敬祈垂察,吾人欣颈乞敎,順颂鈞安。

南洋大學學生會主席吳盛才

一九六三年三月廿二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揭穿所謂「南大學生聯誼會」之卑劣陰謀

注: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七届学生会(1963-1964年)

工作报告》

        

   

各位親愛的同學:

最近我們可以從報章上看到所谓「學生聯誼會」不斷的 叫嚣和污蔑學生會,在此,我們完全有必向大家指出所謂「學生聯誼會」的性質和它成立的目的。

各位同學,南大是在華文敎育受盡摧殘和敌視的情况下,經過各階层人民辛勤努力,流盡血汗創建起來的,她是华文敎育的最高堡壘,正因為這樣,殖民地主義者對她的存在恨在心,千方苜計要消滅她或改變她底華文大學的性質。 

過去,它們請過一些專家來調査,在南大走馬花,便寫就洋洋大觀的所謂「白里斯葛報吿書」和「魏雅聆報吿書」,不断的抨擊和贬低南大的學術水準,主張不應承認南大的學位。企圖通過報告書來阻碍南大的健全發展,進一步改組南大,變南大殖民地大學,但是這些陰謀詭計在所有熱愛南大的人士的谴责與反擊下,不能得逞。當時學生會依靠全體同學的智慧與力量,對此二報吿的目的與陰謀以必要的揭穿和暴露,使殖民地主義者及其隨從極為不快!

當通過專家的調查無法達至瓦解南大時,它們又通過一些沒有民族自尊心的學生於一九六一年間在校內製造事件,破坏學生會工作,公開辱駡學校行政人員,企圖從內部建立消滅华文教育的地盤,進而里应外合的達致改南大的性質,瓦解南大,但是這些沒有絲毫民族自尊心的同學同樣不能得逞,在學生會的領導下,同學們英勇行動起來,毫不畏惧的给這些同學必的敎 訓,使它們不敢再嚣張,使它們無法達到分裂團結的目的。 

外部和內部的破坏,丝毫不能動同學保衛华文敎育,维護南大的决心,於是當局便進一步採取直接粗暴的行動,封閉南大同學的出版物,企图使南大的學術水準無法表現。又於去年二月二日、九月廿六日二度三更半夜,闯入雲南,逮捕師生,企圖解同學捍卫南大的决心與團結,但同學們並不因此動摇,反而團结一致,采取罷課、和平請願行動抗议政府的無理措施。局又企圖想通過吊銷陳六使主席的公民權來威脅南大其他理事,以便随心所欲通過談判,達致控制南大。但是這種卑劣的陰谋,在同學的團結力量底下被徹底的粉碎!

目前,政府與南大的談判雖暂時停止,但是我們必指出,是其進攻南大的策略,它們企图通過内部的分化,來分裂同學們的團結,以分而治之的手法來瓦解學生會的組樴,来削弱和癱痪 同學的力量,然後再親自采取威迫利誘,以便能通過與南大理事會的談判達致它們變質南大為殖民地大學的卑劣目的。

最近出現的「學生聯谊會」 與「南大畢業生同學會筹委會」,是在當局的分而治之的政策下用來分裂學生會的組樴,分裂同學的内部團結。學生聯誼会的成立的目的安在,不就非常明顯了吗?它是在替什麽政府服務不也是盡人皆晓了嗎!?我們從它最近所發的長而臭的宣言裏,從它的口氣、詞句、內容,如「親共分子」、「反國家分子」裏,不都會感覺它是和拉惹勒南和易潤堂之流的口吻完全分不出兩樣來吗!難怪,大家紛紛 說,學生聯誼會是政府的支撑才能存在,其目的是替當局瓦解南大制造有利的條件。

各位同學,當別有居心者,喪失民族自尊心的同學在替消灭華文敎育者服務,組織分裂性組織的今天,團結對我們來就说更顯得重要了,韓素英女士在迎新周的演講會向我們诚懇的指出,「團結才能生存,分裂只有死亡」我們籲請同學緊記團結能才能捍衛南大,分裂便只有使华文敎育走向毀灭!

韓素英女士亦极力認为,搞分性組織是最為不明智,她说:別以為你們搞分裂是聰明的,其实你們上了殖民地主义者分而治之的当。

为們仅向那些丧失民族自尊心,宁當殖民地主義者消灭华敎育的帮兇的同學严正指出,迅速放卑劣活動,改邪歸正:我們更籲請那些被殖民地主義者的帮兇所误導和利用的同學,好好考慮,明智抉擇,悬崖勒马,囘頭是岸,重新投入同學團结的队伍,放棄分裂性的活動,共同為捍衛南大、保衛华文敎育而努力!

 

南大學生會 

一九六四年三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