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九二六」事件声明 抗议军警血腥暴行 揭露当局恶毒阴谋9 • 26与致馬來西亞首相 强烈谴责粗暴破壞大學自主權與捕同學

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7届(1963-1964年) 学生会报告。

 

 

 

「九二六」事件声明 抗议军警血腥暴行 揭露当局恶毒阴谋

九月廿六日清晨,警方人员又一次在未得到校方的许可下,强盗般地闯进了神圣的大学学府,引用公安法令,逮捕学生会外交部主任周增禧,前届学生会秘书部主任李腾禧、第五届学生会副主席颜致今、中文学会会长黄乙新及经济三年级学生欧笑作等五位同学。被捕同学在被强加手铐之后,复遭警方人员拳脚交加,百般虐待。当时在场的其他同学,阻止警方人员这种野蛮的行为。同学们基于大学应有的尊严,不能听凭强盗们在大学主权范围内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所以同学们要求警方人员必须等候学校当局的负责人及法律顾问马绍尔的来临,方能载走被捕同学。但是,数以百计毫无人性的全副武装的军警,迫不及待地,飞舞警棍,向手无寸铁的同学进攻,警棍如雨一般的落在同学们的头上、背上,许多同学晕了过去,跌进沟里,鲜血染红了衣衫。在军警的暴力下同学们主动地后撤,但是,军警还是步步进攻,更多的同学受伤了。在混乱中,军警们不仅乘机扭打同学,逮捕同学,甚至还卑鄙地侮辱了我们的女同学。据了解,在军警的暴力下,数十名的同学受伤,其中三四位伤势颇重。包括地理系四年级李怡书同学,经济系一年级刘扬同学、经济系二年级翁隆盛同学及位女同学,李怡书同学当场遭到六个体格魁梧军警围殴,头部破裂,在晕迷倒地之时复遭他们以脚蹬,刘扬同学头部被警棍猛殴,结果头破血流,两位同学在中央医院,缝了数针。

  尤其令人咬牙切齿的是我们的同学被送往中央医院要求洽疗时,医院当局有意延迟时间增加同学的伤势和痛楚,有些伤势较轻微的同学在敷药后出院,还载到警署在警署的小室中又再次遭到残酷的殴打,使我们的同学遭受严重的内伤,可是那些豺狼们还不干休,无端端地给他们加上两条罪状来控告他们。

  这就是马来西亚给南大同学带来的「礼物」。南大全体同学,不能容许来自任何方面的武装镇压。为了抗议军警的血腥暴行,当天上午,全校同学坚决自动罢课。与此同时,在同学热烈的要求下,学生会在旧餐厅召开紧急同学大会,出席大会同学超过一千二名,与会同学皆义愤填膺。在会上,几位被殴打的同学负伤控诉了军警的暴行,大会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通过了六条议决案:

  (一)强烈抗议政府野蛮逮捕、殴打、侮辱同学。
  (二)要求立即释放无故被捕同学。
  (三)呼吁全体同学团结一致,捍卫南大。
  (四)致电联邦首相东姑抗议野蛮逮捕同学。
  (五)致电世界学生团体要求支援我们反迫害的争。
  (六)呼吁社会人士全力支持我们反迫害的斗争。

  南大学生会,作为南大全体同学最高代表机构,对于九月廿六日事件有必要在此申诉自己的看法。

  我们认为逮捕、殴打、与侮辱南大同学,不是偶然的,一方面它反映星马反动政权对于正义力量的恐惧。另方面它反映了星马反动政权极端仇视民族教育,阴谋改组南大,瓦解南大,使南大变质的恶毒阴谋。

  众所周知,在行动党执政的四年里,由于它一向披着「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的外衣,而实际上是进行着有计划的扑灭民族教育的滔天罪行。事实昭然若揭,四年来行动党的统治,并没有给民族教育带来任何的发展,相反地,它的许多措施,已经造成民族教育空前危机。以华文教育来说,小学方面在统一新生登记及混合学校的花招下,华校新生人数空前消减,在中学方面,中四改制破坏了华文教育的优良传统,形成中学混乱局面,在阴谋控制小学,中学的同时,行动党政府也阴谋控制南大。南大是由星马各阶层民众鼎力建成的民族大学,她的创立宗旨,崇高纯正,九年来南大为祖国培植成千的有学问,有认识,有自尊,有正义感的青年学生,我们看到,四年来行动党政府何等处心积虑,企图改变南大性质,但是,一切阴谋毒计,在董教学及星马人民的团结下,丝毫不能得逞。

  行动党政府阴谋改组南大不能如愿以偿,感到万分的惊慌,因此,在他重掌州政府的时候为了向中央政府献媚,他们决定采取强硬手段,为了达到他们卑鄙的目的,当然有必要扫除反抗的力量,于是,一个有计划有步骤的行动在实行着。首先是向南大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先生开刀,蛮横无理地剥夺陈六使主席的公民权,行动党政府甚至恬不知耻地说「南大是南大,陈六使是陈六使。」他们究竟凭什麽资格在南大与陈六使之间挖掘一条鸿沟呢?说穿了,还不是由于陈六使主席一向以民族教育前途为重,以南大前途为重,不愿在当局威追利诱下屈膝就范,任南大受宰割吗?对付陈六使,旨在控制南大理事会,接管南大,但是,控制南大不是轻而易举之事,在南大背后有千百万热爱民族教育的社会人士;南大里面,有几千名热爱南大的学子,因此,为了接管南大,使南大变质,行动党政府玩弄他的两面手法,一方面假惺惺地说他们热爱南大,准备承认南大,并给南大与星大同等的津贴,企图以此麻痹人民,另一方面,煞有其事地捏造了共产党的故事,嫁祸南大学生与毕业同学。九月廿六日事件的发生,正是这一手法的应用,它的目的同样是为全面改组南大接管南大铺下道路,而警方蓄意挑起的流血事件不外乎显示当局的力量,在南大同学中散播白色恐怖。

  今天,尽管当局向南大作疯狂的进攻,但是,我们愿意告诉他们,维护民族教育是天经地义的,也是星马各民族各阶层的愿望与要求,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股万恶的暴力是能够战胜正义的力量,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个民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民族文化被摧毁。星马人民是久经考验的,在维护人权,维护民族教育的事业中,星马人民是有足够的力量,勇气和信心的。

  我们南大儿女,对于民族教育有深刻的了解。十多年来,在民族文化的薰陶下,我们热爱祖国,热爱民族教育的思想一次又一次地得到高扬;今天,我们处身在云南园中,我们处身在四面围攻中,但是,在维护族教育的洪流中,我们愿意成为一股冲荡敌人的激流。我们将向全世界的友人宣誓:每一个南大同学,过去,现在或将来,都将永远是捍卫南大这座民族教育堡垒的小兵。

  逮捕、殴打、及侮辱,永不能挫败同学捍卫南大的坚强决心!

南洋大学学生会启

一九六三年九月廿八日

 

9 · 26致馬來西亞首相

强烈谴责粗暴破壞大學自主權與捕同學

 

「我們强烈抗議本月廿六日淸晨,即馬來西亞成立後的一星期內所採冣之逮捕行動。

我們對於这種侵犯大學自主權利,及引致卅名左右同學受的不民主行動感到遦憾。

們要求立即釋放被捕同學否則給予公開審判,同時,也要求停止逮捕行動,維護学生的安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