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南大學生會就十月三日罷課告社會人士書 / 南大學生會就十月三日罷课事告師長書

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7届(1963-1964年) 学生会报告。

 

 

 

南大學生會就十月三日罷課告社會人士書

 

亲愛的社會人士:

在行動黨政府乘其大選勝利的餘威疯狂進攻南大,妄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併吞南大。中央政府為配合其邪恶目的,狼狽為奸於九月廿六日採取相應之步驟了,逮捕南大學生和畢業生。一贯以維护民族敎育為重,以南大前途為重的陳六使先生於公民權遭遞夺後,復被迫辭去南大理事會主席之职務。南洋大學從此失去一個伟大的保護者。在這種於南大不利,於政府有机可乘的時刻,政府提出與南大重開谈判之門,並訂會議於十月二日在敎育部舉行。南大學生會於事態非常嚴重,南大有被併吞危險。乃於九月三十日致函李总理,提出談判的四大先决條件,要求政府於十月二日前明確答覆:

  1. 政府必放棄遞夺陳六使先生的公民權。

  2. 政府必釋放被捕之南大理事會理事。

  3. 政府必保証不修改南洋大學法,任何談判不得改变南大之民族大學性質。

  4. 政府保証今後不得動用軍警、特務、建國及一切其他方式與行動侵犯 大學自主權與和平之學習環。

 

我們認為上述條件考驗政府是否眞心诚意解决南大間題的試金石。如果政府诚心解决南大間題,就不該剝夺南大創辦人、南大事會主席陳六使先生的發言權!如果政府有诚心解决南大问題,就不該逮捕毕業同學會代表林健生、林世昌二位同學。因為所周知他們是南大理事,一向站立維护南大。如果 誠心解决南大問題就該態度光明磊落,立塲明確,就应该保证不修改南洋大學法,不改变南大之民族大學性質!如果政府诚心解决南大問題,就應該保証不動用軍警、特務和建國队對付南大。

政政一方面無視我們的合理要求,因為他們作賊心虚,心虧理屈。他們是陰溝裏的老鼠。一方面則堅持與此對南大不利時刻举行谈商南大問題。我們認為在此時此刻進行任何谈判,完全是不利於南大,而只有利於政府。因此,我們拒絕承認一切談商結果。於此南大有被併吞危險的緊急关頭,我們只以能最堅决的罢 課行動來表示我們維護南大的决心,表示我們的强烈抗议! 

必指出九年來南大問題悬而未决其昝不在南大本身,而在政府始始對南大敵意仇視。历屆政府對南大的一贯立始终是想尽方法來控制南大,從來沒有眞心诚意谋求南大問題之解决。否則他們就不該桿塌自己一手通過的南洋大學法。試問世間有什么事 比「立法者不守法」更严重?他們就不該通過魏雅龄和百思里兩個報吿書恶意污蔑中伤南大!九年來他們早就不南大自生生自滅,分文不加支助。星馬政一路來不承認南大學位,歧視南大畢業生,限制南大師资入境,以及最近採的一连串迫害南大事件,件件都说明政府是怀着邪恶的動机重開谈判之門。  

亲愛的社會人士此刻我們已被逼起來為保衛南大而战!我們面對的是一個老奸巨滑的行動黨政府,我們的正義行動需要你們的大力支援。作為南大的优秀皃女,我們誓言一定要保衛住这座民族敎育的堅强保壘。並且,坚信我們一定獲得勝利。因為南大是屬於星馬人民的,我們的正義鬥爭不是孤立無援。因為星馬人民和南大的國際友人决不會任南大受人宰割。因為站在我們背後,有的是千千万万热愛民族敎育,热愛南大的人民。他们一定會起來支援我們保衛南大的正義鬥爭!

最後,我們仅此莊宜佈我們為保衛南大的被逼採取罷課行動從今天開始!

我們此向大家宜示南大學生决心誓死保卫南大!

民族敎育万歲!

南大万歲!  

 

南洋大學學生會 

一九六三年十月二一日

 

南大學生會就十月三日罷课事告師長書

 

亲愛的老師:

我們仅怀着沉重的心情寫這封信給您們。相信您們必然也以同的心情關注着南大問題的發展。

随着政府無佈進行褫夺南大事會主席的公民權之後,大队的警探九月廿六日晨再度横衝直闯進庄严的學府,逮走我們五位亲親愛的同學,他們当场像刑事犯一样被强蠻扣上手,並惨遭警方人員的拳脚交加。当我們同學要求必等待副校长及法律顧问到來之後才可以帶走我們的同學,如猛獸般的镇压暴动对便烽擁而上,警棍横揮怒舞,猛毆我們的同學。許多同學在警方的進攻下昏厥過去,跌進水溝,鲜血染紅了衣衫,有些女同学一面猛受警棍的痛毆,一面還要受到難堪的侮辱,一位同學在被击昏迷倒地後,竟又遭幾個彪形大汗疯狂地踢、踢、踢。当这些受傷的同學被送往中央醫院求治療時,不但被拖延时间,受伤较轻的出院后还要被载往警署受虐待的對待,並且他们被控暴动罪。 

亲爱的老師,難道我們犯了什麽天條大罪必遭受這惨無人道殴打,侮辱甚至無理的逮捕?難道我們的身體不是血肉之躯?难道行動党如此獸行便是解决南大問題的诚意表現?這和中国军阀、德國希特拉的血腥獸行有什麽兩样?

行動黨這样的暴行不是偶然的。誰會和敢相信:褫夺理事會主席的公民權、逮捕理事、逮捕同學、蛮打、侮辱、甚至控吿同學,便是扶南大發展的親密表現!!試看看执政四年半來,行動党政府對南大的向上向善發展,到底干了些什麽?敎授的居留权問題,無條件資助南大的問题,學位的問题,哪一項有過合理而妥善的解决。不但如此,行動黨还阴谋通過控制南大理事會,迫使南大成為一間英文大學,進一步達到其消滅华敎的卑鄙意圖。

(這一切,有魏雅龄報吿書,政府公報等為證)在 這種種陰謀詭計被全馬熱愛南大人士以及董敎學所揭穿,並且隨着自己政治處境尶尬狼狈之後,政府對南大的進攻算是暂缓下來,然而對南大迫害的陰險行徑並沒有中止,不時还可听到「種族主義大學」、「沙文主義大學」、「共產」等叫嚣污蔑。如今,挾着選舉勝利的淫威,行動党政府竟不惜訴諸暴力,疯狂地製九·二六等一連串事件,其極端仇視民族敎育、陰謀改組南大、解南大、使南大變質的狂熱巳發展至颠烂而不擇手段的境地。

虽然如此,我們还希望政府懸崖勒馬,使南大問题有個轉機。我們诚诚懇懇地寫信給李總理,要求他保证:

  • 政府必須放棄褫奪陳六使先生的公民權;

  • 政府必須放被捕的南大理事會理事;

  • 政府必保證不改南洋大學法;

  • 任何談判不得改變南大作為民族大學的性質; 政府必須保證今後不得動用軍警特務、建國及一切其他方式與行動犯大學自主權與和平安寧的學習;

作為與理事會談判的先决條件。任何有良知的人必會首肯,我們這些要求是卑之無甚高,且入倩入理,是解决南大問題所必須採取的起碼步驟。然而,面對我們正義的要求,行動党政府却是嗤之以鼻。這是為什麽呢?這是對的麽?难道這就代表眞理正義? 

親愛的老師,「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我們的學校,正是我們文化的堡垒,南大一失去而被政府任意操縱,便意味着华文敎育從中小學至大學的全盤垮合,便意味着華族文化必惨遭扼殺的厄運。試問世界上任何民族誰沒有愛護本族文化的自尊心?誰沒有維護本族文化的权利?难道我們就眼睜睜看着自己文化被人摧殘、蹂躏,以至於滅亡?难道我們就願意眼望着行動党横行霸道,任意進攻南大?難道我們就心甘情願着千百萬人民血汗建成的南大毀於一且? 

不!絕不!作為民族敎育熏陶下的兒女,我們同學誓死保衛南大?保衛华敎!保衛南大作為一間民族大學的性質!保卫华文敎育不被人宰割、惨殺!因此我迫罢課以示反抭政府的卑鄙意圖。 

儘管我們這樣的行動,可能再度招來軍警疯狂的攻擊,然而旣使我們的血流遍雲南園,我們也絕不後悔,我們義無反顧,我們「临大節而不可夺」,我們堅保衛南大作為民族敎育大學的性質。我們維護民族敎育的志氣决不是任何殴打、逮捕以及侮辱所能夺取的。我們早就向全世界友人宜誓:每一個南大同學,過去、現在或將來,都將永遠是保衛南大這座民族教育堡垒的尖兵。

我們诚意地希望您們能支持我們這一正義行動。您們的片言只語,您們的任何實際行動,都將大大地激勵我們,增添我們保衛民族敎育的力量。我們滿怀着滿腔不可壓抑的热情欢迎您們的支持,我們坚信不移地深信您們必支持我們,因為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民族眼睁睜地看着自己的民族文化被摧而無動於衷。在过去惨淡的日子,我們董敎學曾充份合作,團結一致,扫荡一污蔑,粉碎一切進攻,保證南大長足的進展,為馬華敎育史寫下光輝的一頁。如今,我們再度汇成一股浩大無比的激,扫荡一切進攻南大的敵人,扫荡一切陰謀控制南大、圖使南大變質的詭計!

 

南大萬歲!

民族敎育萬歲!

 

南洋大學學生會  

一九六三年十月三日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闻自由与虚假信息在新加坡 Press Freedom and Fake News in Singapore

 

Posted on May 26, 2018 by workfairsg 

https://singaporecan.wordpress.com/2018/05/26/press-freedom-and-fake-news-in-singapore/

编者按:

本文章是报道于201855日,由人权组织《功能8Function 8和《社区行动网络》(CAN)在Agora举办一场主题为:《新闻自由与虚假信息在新加坡》的座谈会。座谈会是以英语进行的。

鉴于场地局限,在网上发出通告后反应热烈、无法容纳太多听众出席,主办当局采取了以报名登记的方式。

仅将当天座谈会的情况进行简述。具体请读者根据本文中提供的YOUTUBE网站上网浏览。

特此说明。


从联合国全体会员大会于199353日宣布后,全世界国家都把这一天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见网址:《联合国关于新闻自由的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3f705d0102wce6.html)。

根据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简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英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缩写UNESCO)的释义,这一天是:l

“庆祝新闻自由的基本权利、评估全球新闻自由、保护媒体的自身独立性受到攻击和向所有在执行其专业工作者献出自己的生命的新闻作者。”

为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今年《社区行动网络》(简称‘CAN’)和功能8(Function 8)于2019年5月5日在AGROA会址新加坡新民路组织了一场有关《新闻自由和虚假信息在新加坡》的座谈会。座谈会获得热烈反应,出席者踊跃。

出席座谈会共有五位主讲者。他们2个小组中发言,由独立电影制作人Lynn Lee主持。她同时也是《社区行动网络》(CAN)的成员。

(见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3&v=l6ipHidQqjw

参与第一组座谈会主讲者有来自《新叙事》网站的克里斯丁.韩(Kirsten Han)、他说目前已经关闭的时事社交网站The Middle Ground前出版人、丹尼尔.叶(Daniel Yap)、以及前人权组织NURAH主席布雷瑪.马特(Braema Mathi)。

他们在座谈会上就立法禁止外国捐助资金、新闻记者之间缺乏团结,以及在主流媒体与社交媒体的记者们之间的出现的鸿沟已经影响了新加坡的媒体自由进行讨论。

当与会的听众问及有关政府指控《新叙事》是在具有政治议程的外国人背后支持的。特别是接受来自《开放社会基金》(Open Societies Foundation)的巨额捐助。克里斯丁.韩(Kirsten Han)澄清说,

《新叙事》的设立是专门刊载有关区域性的信息及意见的网站。这个网站的成员是来自赞助者和他的成员。

她说,

“(假设)这个网站的成员仅仅就是来新加坡人来报道有关区域性的信息,那么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她补充说,

“在缺乏任何的赞助和本地的任何形式人权组织予以支持,以及受到尊重其专业的自由新闻工作者是接受外来捐助的主要因素。“没有人会期望自己是义务工作的……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向自己负责。这样我们才能够出版急促出版更高水平内容的信息让我们读者阅读。”

丹尼尔.叶(Daniel Yap)也分享了克里斯丁.韩的看法,他说,

“对于(已经停止运作)的The Middle Ground社交网站来说,资金是一个主要的问题。在缺乏资金的情况下进行运作一个具有规模(的社交网站),The Middle Ground的关闭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

丹尼尔.叶(Daniel Yap)指出,

当网站公开呼吁支持者予以捐助时,“媒体资信发展局”要求,不管捐助的数额多寡,(网站必须)提供有关捐助者的详细资料。这理所当然地为捐助工作设置了一个障碍。

他说,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必须找出说服私人企业的途径,告诉他们投资在一个独立社交媒体可以获得利益回报。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

他同意,

“一般是都有人乐意捐助,但是,这些捐助者的捐助并无法足于支撑一个新闻学系统在观点、模型和出版类型上具有多样性”。

前人权组织NURAH主席布雷瑪.马特(Braema Mathi)在回应,为什么新加坡对“国外的捐款这么敏感”是说,

“他们尝试确保我们党的任何人不会受到任何来自国外的感知或者是真实的议程。”

她补充说,

似乎有一种外国政组织想(通过捐助)去(影响)推动这个国家的(政治)情绪。而事实上是,要(影响)推动者个国家的政治(情绪)是可以有多方面的途径的。例如通过经济、文化和环境等。

在谈到 突出资金短缺以及如何克服这方面的问题时,她说;

“在无偿的情况下,一个人能够持续工作多久?这绝对是如克里斯丁.韩一直强调的,这是一个彼此间凝聚与团结的问题。这并不是仅仅是属于专业内、或者是专业追求者的问题。而是每一个人度能够站出来说,我相信(这个理念)。我不会提出任何疑问,因为我相信您,所以愿意把钱投进去。我想,这(个因素)是极其重要的。”

(见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v=mIEtWn9fPc4

第二组座谈会是由覃炳鑫博士和张素兰小姐共同主持。

讨论的课题是有关虚假信息和主流媒体在新加坡。

他们谈论了为什么会参与国会特权委员会举办的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期间,有关覃炳鑫博士被内政与律政部长山姆根学生盘问了6个小时的问题,以及为什么说,政府是参与了推动虚假信息的。

覃炳鑫博士说,

“尽管意识到,特权委员会是一个属于民众运作的运作,它最终的目的是要让国会通过此乃过程立法。这是让他们可以通道我们的已经的机会。”

“假设政府为您提供机会参与民主进程,你就必须保握住这个机会。否则,他们会说,(既然你们不接受这个机会)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未来在提供你们任何形式的民主协商呢?

然而,他觉得,在听证会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使听证会失去了预定应达到的效果了。

他对提交给特权委员会的陈情书把焦点集中在一些小细节问题上、接下来,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发展到是要妖魔化和损坏我的名声,我为此而感到失望。

我所关心的是,

自己所提交到陈情书。假设立法通过了虚假信息法令。这将可能不会详细阐明,包括假设未来虚假信息是由政府本身散播的,要采取说明适当的措施去处理。

他说,

“假设有人像特朗普一样当上了总理?我们要如何阻止这个人?这就是我们真正关心的问题。”

覃炳鑫博士在回答与会者提出的有关由全球284名学者联署的声明事件,做了详细的说明其背景。(见网址:《人民论坛》:《国际学者联署给新加坡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覃炳鑫博士和新加坡学术自由》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03/

他说,

“这是由利炯斯博士( Dr Lee Jones)组织发起的一项展现团结力量的行动。因为有人找上他,他问我在这方面如何予以帮助。利炯斯博士( Dr Lee Jones)是我过去的同事。目前是在英国伦敦玛丽女皇大学。”

覃炳鑫博士说,

“我说,做您认为最有效的话最适合的。”

他进一步澄清说,

他涉及这项全球学者联署行动,就是提供给利炯斯博 Dr Lee Jones)他所认识的学者的具体联系情况。

 “当然,他确实联系过我,向我确认(他进行组织联署签名行动)不会因此对我的情况造成更加进一步的恶化的局面。”这个具有意义的事实是,跟果冻外国学者加入了联署签名行动。

覃炳鑫博士认为,自我审查的可能性时说,

“当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时,一些人私下秘密告诉我,我不能够继续在新加坡工作了。现在,假设这事情可以发生在我的身上,它将会发生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因此,我不会感到惊讶,那些在新加坡工作的人经历了恐惧经历,而必须进行自我审查。”

张素兰小姐说明,为什么她会参与特权委员会的听证会时说,

“功能8Function 8)确实提交过陈情书给特权委员会。如果受到邀请,我们是自愿出席听证会的。我们之所自提交这份陈情书,那是因为克里斯丁.韩、覃炳鑫博士和社区行动网络的行动让我们受到了鼓励。每一个人都为能够参与这个民主进程而感到欢欣鼓舞。”

身为一名于1987年在《光谱行动》下被捕的前政治拘留者,张素兰讲述了,在涉及政治前政治拘留者在自己的社区进行活动方面的用意的问题上,是政府和主流媒体如何共同推动虚假信息。

她说,

“当时我们都被关押在空调室里。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报章报道有关我们被捕的信息。”

她告诉与会者,

“她并不知道这些指控。假设与知道的话,她将会有告诉(外界)对事情的不同看法。她也不会与他们(内部安全局)‘展现(这么)良好的合作’。”

她说,

“我是那么的天真无知。”

她也揭露说,

在阅读了扣留令说明被监禁的原因,指控她是使用共产党统一战线的策略,尝试通过暴力行动颠覆政府。当时,她问负责处理她的案件官员,

“林先生,什么叫做‘共产党统一战线?’”

 “这位官员在听到我的发问时感到惊艳!因为,他对我什么叫做‘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含义都不懂!”

在谈到自己的经历后,张素兰小姐补充说,

政府继续维持发表对前政治拘留者的指控。一直到2011年。他们说,前政治拘留者被监禁的英语他们从事颠覆活动。到今天,政府仍然拒绝接受任何要求对前政治拘留者进行公平的审讯。同时,他们继续坚持监禁前政治拘留者的合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