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九二六」事件声明 抗议军警血腥暴行 揭露当局恶毒阴谋9 • 26与致馬來西亞首相 强烈谴责粗暴破壞大學自主權與捕同學

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7届(1963-1964年) 学生会报告。

 

 

 

「九二六」事件声明 抗议军警血腥暴行 揭露当局恶毒阴谋

九月廿六日清晨,警方人员又一次在未得到校方的许可下,强盗般地闯进了神圣的大学学府,引用公安法令,逮捕学生会外交部主任周增禧,前届学生会秘书部主任李腾禧、第五届学生会副主席颜致今、中文学会会长黄乙新及经济三年级学生欧笑作等五位同学。被捕同学在被强加手铐之后,复遭警方人员拳脚交加,百般虐待。当时在场的其他同学,阻止警方人员这种野蛮的行为。同学们基于大学应有的尊严,不能听凭强盗们在大学主权范围内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所以同学们要求警方人员必须等候学校当局的负责人及法律顾问马绍尔的来临,方能载走被捕同学。但是,数以百计毫无人性的全副武装的军警,迫不及待地,飞舞警棍,向手无寸铁的同学进攻,警棍如雨一般的落在同学们的头上、背上,许多同学晕了过去,跌进沟里,鲜血染红了衣衫。在军警的暴力下同学们主动地后撤,但是,军警还是步步进攻,更多的同学受伤了。在混乱中,军警们不仅乘机扭打同学,逮捕同学,甚至还卑鄙地侮辱了我们的女同学。据了解,在军警的暴力下,数十名的同学受伤,其中三四位伤势颇重。包括地理系四年级李怡书同学,经济系一年级刘扬同学、经济系二年级翁隆盛同学及位女同学,李怡书同学当场遭到六个体格魁梧军警围殴,头部破裂,在晕迷倒地之时复遭他们以脚蹬,刘扬同学头部被警棍猛殴,结果头破血流,两位同学在中央医院,缝了数针。

  尤其令人咬牙切齿的是我们的同学被送往中央医院要求洽疗时,医院当局有意延迟时间增加同学的伤势和痛楚,有些伤势较轻微的同学在敷药后出院,还载到警署在警署的小室中又再次遭到残酷的殴打,使我们的同学遭受严重的内伤,可是那些豺狼们还不干休,无端端地给他们加上两条罪状来控告他们。

  这就是马来西亚给南大同学带来的「礼物」。南大全体同学,不能容许来自任何方面的武装镇压。为了抗议军警的血腥暴行,当天上午,全校同学坚决自动罢课。与此同时,在同学热烈的要求下,学生会在旧餐厅召开紧急同学大会,出席大会同学超过一千二名,与会同学皆义愤填膺。在会上,几位被殴打的同学负伤控诉了军警的暴行,大会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通过了六条议决案:

  (一)强烈抗议政府野蛮逮捕、殴打、侮辱同学。
  (二)要求立即释放无故被捕同学。
  (三)呼吁全体同学团结一致,捍卫南大。
  (四)致电联邦首相东姑抗议野蛮逮捕同学。
  (五)致电世界学生团体要求支援我们反迫害的争。
  (六)呼吁社会人士全力支持我们反迫害的斗争。

  南大学生会,作为南大全体同学最高代表机构,对于九月廿六日事件有必要在此申诉自己的看法。

  我们认为逮捕、殴打、与侮辱南大同学,不是偶然的,一方面它反映星马反动政权对于正义力量的恐惧。另方面它反映了星马反动政权极端仇视民族教育,阴谋改组南大,瓦解南大,使南大变质的恶毒阴谋。

  众所周知,在行动党执政的四年里,由于它一向披着「平等对待四大源流教育」的外衣,而实际上是进行着有计划的扑灭民族教育的滔天罪行。事实昭然若揭,四年来行动党的统治,并没有给民族教育带来任何的发展,相反地,它的许多措施,已经造成民族教育空前危机。以华文教育来说,小学方面在统一新生登记及混合学校的花招下,华校新生人数空前消减,在中学方面,中四改制破坏了华文教育的优良传统,形成中学混乱局面,在阴谋控制小学,中学的同时,行动党政府也阴谋控制南大。南大是由星马各阶层民众鼎力建成的民族大学,她的创立宗旨,崇高纯正,九年来南大为祖国培植成千的有学问,有认识,有自尊,有正义感的青年学生,我们看到,四年来行动党政府何等处心积虑,企图改变南大性质,但是,一切阴谋毒计,在董教学及星马人民的团结下,丝毫不能得逞。

  行动党政府阴谋改组南大不能如愿以偿,感到万分的惊慌,因此,在他重掌州政府的时候为了向中央政府献媚,他们决定采取强硬手段,为了达到他们卑鄙的目的,当然有必要扫除反抗的力量,于是,一个有计划有步骤的行动在实行着。首先是向南大理事会主席陈六使先生开刀,蛮横无理地剥夺陈六使主席的公民权,行动党政府甚至恬不知耻地说「南大是南大,陈六使是陈六使。」他们究竟凭什麽资格在南大与陈六使之间挖掘一条鸿沟呢?说穿了,还不是由于陈六使主席一向以民族教育前途为重,以南大前途为重,不愿在当局威追利诱下屈膝就范,任南大受宰割吗?对付陈六使,旨在控制南大理事会,接管南大,但是,控制南大不是轻而易举之事,在南大背后有千百万热爱民族教育的社会人士;南大里面,有几千名热爱南大的学子,因此,为了接管南大,使南大变质,行动党政府玩弄他的两面手法,一方面假惺惺地说他们热爱南大,准备承认南大,并给南大与星大同等的津贴,企图以此麻痹人民,另一方面,煞有其事地捏造了共产党的故事,嫁祸南大学生与毕业同学。九月廿六日事件的发生,正是这一手法的应用,它的目的同样是为全面改组南大接管南大铺下道路,而警方蓄意挑起的流血事件不外乎显示当局的力量,在南大同学中散播白色恐怖。

  今天,尽管当局向南大作疯狂的进攻,但是,我们愿意告诉他们,维护民族教育是天经地义的,也是星马各民族各阶层的愿望与要求,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股万恶的暴力是能够战胜正义的力量,在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个民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民族文化被摧毁。星马人民是久经考验的,在维护人权,维护民族教育的事业中,星马人民是有足够的力量,勇气和信心的。

  我们南大儿女,对于民族教育有深刻的了解。十多年来,在民族文化的薰陶下,我们热爱祖国,热爱民族教育的思想一次又一次地得到高扬;今天,我们处身在云南园中,我们处身在四面围攻中,但是,在维护族教育的洪流中,我们愿意成为一股冲荡敌人的激流。我们将向全世界的友人宣誓:每一个南大同学,过去,现在或将来,都将永远是捍卫南大这座民族教育堡垒的小兵。

  逮捕、殴打、及侮辱,永不能挫败同学捍卫南大的坚强决心!

南洋大学学生会启

一九六三年九月廿八日

 

9 · 26致馬來西亞首相

强烈谴责粗暴破壞大學自主權與捕同學

 

「我們强烈抗議本月廿六日淸晨,即馬來西亞成立後的一星期內所採冣之逮捕行動。

我們對於这種侵犯大學自主權利,及引致卅名左右同學受的不民主行動感到遦憾。

們要求立即釋放被捕同學否則給予公開審判,同時,也要求停止逮捕行動,維護学生的安全。」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上書東姑鴨都拉曼首相抗議聯盟政府敌视南大

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7届(1963-1964年) 学生会报告。

  

 

馬來亞聯合邦政首相

东姑鴨都拉曼 鈞鉴:

敬启者:本會對于鈞座于本月十一日于立法議會中對议员所詢:聯合邦政府是否亦將承認南大大學位所作的答覆感到遗憾和惊奇。

據鈞座所云:政府欲承認一間大學的學位,胥視其入學所需備之资格,大學敎職員的资格,考试制度及主要敎學媒介而定。

又云:南洋大學的學位·及其敎學资格,並未达到所需之水準。而鈞座又未提出具体理由加以佐眐,本會對此,深表疑惑。

令吾人惊奇者鈞座似乎對南大創立的宗旨及背景、校務之發展,南大及其學之成就,以及國際學術界人士與机构對南人及其學生的评价少所明瞭,而只是以简单和空洞的由加以拒絕承認南大學位,這種答复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本會素仰鈞座一向坦於直言,为求下情上达,作為南大學生的代表机关,用特就南大所具条件及其處境奉陳於鈞座,敬祈垂視,是所致归。

  • 南大為文敎育最高的一环,其主要的招生對象為华校高中畢業生,因此,凡有高中畢業格之中學生或具同等资格的其他語文的學生,再經入學考試錄取,方得成南大學生。根据學則定,凡入學考試不及格或其具有進入先修班肆業之學生,彼等得申請進入先修班肆業一年,再經入學考及格,被錄。似此入學資格,諒鈞座當不致加以否定。

  • 南大敎員的資格乃由大學之遴選委員會商议後才被聘用·彼等均為学有专长,且在國際學術界享有盛臖者,目前出任各院系的敎授,亦為國外知名的學者·不只在學術上有極大的成就,且實有大學行政敎育行政的經驗,若言南大的敎學格、资格未具所需水準,不啻亦否定了聯合邦政府對其他大學學位的承诺。

  • 言及考試制度,吾人願在此促鈞明察,南大过去和現在所採用的考試制度,均與新加坡大學和馬來亞大學一样, 采行校外考試委員制度,南大前後四次的畢業考,均由方教聘國際大學知名之士參加主持,历届畢業學生的成绩,亦深获校外考试委員之赞扬。若言南大學位未達所需永準,不僅否定了国际學術界人士對南大學生程度的评价,且同時否定了目前星馬兩间大學的校外考試制度。

  • 南大為华文大學,其採用華語爲敎學煤介乃無可非议者,然而,南大當局並未鼓勵純粹以华語為研究學術的工具。相反地,南大學生,在入學之第一年,大學强制彼等加强英語訓练,且勵學生學國語。大部份之參考書籍和大學敎科書,多採用英文。因此絕大部份的南大畢業同學,不只能以中文為其就业工具,同樣地,英文與巫文的程度,多能為他們使用。新加坡政府规定华印英四種語文為官方語文,而聯合邦雖然未规定华语為官方語文,事實上,聯合邦政府屡次强調尊重其他民族的语文,况且星馬兩地使用華文者在三四百萬人之數,佔兩地人口的一半。若因南大採取華語爲敎學媒介而對學術水準加以否定 則無疑為不智之舉。

事寶上,学術水準的評定,幷不是以语文为準則,而是以所學的知識,是否能達至一定的水準而定。我們非欣慰两地政府對有關敎育問所作的保証,然而,兩地政府一向對南大所采取的敵視態是不能不令我們遗憾的。

鈞座应当忆及:曾不只一次地指责南大為一間外國大學及沙文主義大學。事上,钧座已經曲解了南大,她旣不是一间外大學,亦不是沙文主義的大學,她的創立乃應建國的需要,应千萬受文敎育的學子的需求。鈞座的指責,只是仇视民族教育,尤其是華文敎育的存在和發展的一種藉詞·這是令人遺憾的事实。

南大創至今已經踏進第八學年·其存在和發展幷未未受到新馬兩地政府的照顾。事实上,南大之有今日之規模和成就,是任誰不否認的。尽管兩地政府過各種托詞而不予南大財政上和技术上的援助,然而,国家學術界人士對南大的稱道一般的事实。钧座当不致否認英聯邦大學事會邀请南大加入当会员,当不至無視伦敦大學承认南大的學位,其畢業生在社會上及国际學術界的贡献及南大留學海外學生的成就吧!更不致無視国际學術界人士,諸如台湾师范大學陳可志博士,美國奥里刚大學敎授尚義士博士,紐酉蘭奥克共大學曾乙南教授等對南大作的评价,渠等皆認南大已至一般的國際永平。

吾人必须强調,南大學生今日在社會上所蒙受的不平等待遇和不如願以地發所長,不是其學術水準不如人,而是认为的阻扰,星馬政府更難辭其昝。

吾人认爲,旣欲予人民福利與安康,便應予人民有民主的櫲利、民族敎育更應有充足發展的機會,今日人民的民主權正受挫折,民敎育更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吾人實爲民敎育途担忧。

為此,本會特對南大問題及敎育問題向鈞座提呈意見,承望聯合邦改對南大的态度,從速承認南大學位,予受文敎育者有公平合就業机會,使鈞座對南大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吾人建议鈞座蒞臨南大一环,听取南大創辦人及大學行政人員的意見。爲南大的發展创造更有利的條件,專此函呈, 敬祈垂察,吾人欣颈乞敎,順颂鈞安。

南洋大學學生會主席吳盛才

一九六三年三月廿二


留下评论

揭穿所謂「南大學生聯誼會」之卑劣陰謀

注:本资料转载自《南洋大学第七届学生会(1963-1964年)

工作报告》

        

   

各位親愛的同學:

最近我們可以從報章上看到所谓「學生聯誼會」不斷的 叫嚣和污蔑學生會,在此,我們完全有必向大家指出所謂「學生聯誼會」的性質和它成立的目的。

各位同學,南大是在華文敎育受盡摧殘和敌視的情况下,經過各階层人民辛勤努力,流盡血汗創建起來的,她是华文敎育的最高堡壘,正因為這樣,殖民地主義者對她的存在恨在心,千方苜計要消滅她或改變她底華文大學的性質。 

過去,它們請過一些專家來調査,在南大走馬花,便寫就洋洋大觀的所謂「白里斯葛報吿書」和「魏雅聆報吿書」,不断的抨擊和贬低南大的學術水準,主張不應承認南大的學位。企圖通過報告書來阻碍南大的健全發展,進一步改組南大,變南大殖民地大學,但是這些陰謀詭計在所有熱愛南大的人士的谴责與反擊下,不能得逞。當時學生會依靠全體同學的智慧與力量,對此二報吿的目的與陰謀以必要的揭穿和暴露,使殖民地主義者及其隨從極為不快!

當通過專家的調查無法達至瓦解南大時,它們又通過一些沒有民族自尊心的學生於一九六一年間在校內製造事件,破坏學生會工作,公開辱駡學校行政人員,企圖從內部建立消滅华文教育的地盤,進而里应外合的達致改南大的性質,瓦解南大,但是這些沒有絲毫民族自尊心的同學同樣不能得逞,在學生會的領導下,同學們英勇行動起來,毫不畏惧的给這些同學必的敎 訓,使它們不敢再嚣張,使它們無法達到分裂團結的目的。 

外部和內部的破坏,丝毫不能動同學保衛华文敎育,维護南大的决心,於是當局便進一步採取直接粗暴的行動,封閉南大同學的出版物,企图使南大的學術水準無法表現。又於去年二月二日、九月廿六日二度三更半夜,闯入雲南,逮捕師生,企圖解同學捍卫南大的决心與團結,但同學們並不因此動摇,反而團结一致,采取罷課、和平請願行動抗议政府的無理措施。局又企圖想通過吊銷陳六使主席的公民權來威脅南大其他理事,以便随心所欲通過談判,達致控制南大。但是這種卑劣的陰谋,在同學的團結力量底下被徹底的粉碎!

目前,政府與南大的談判雖暂時停止,但是我們必指出,是其進攻南大的策略,它們企图通過内部的分化,來分裂同學們的團結,以分而治之的手法來瓦解學生會的組樴,来削弱和癱痪 同學的力量,然後再親自采取威迫利誘,以便能通過與南大理事會的談判達致它們變質南大為殖民地大學的卑劣目的。

最近出現的「學生聯谊會」 與「南大畢業生同學會筹委會」,是在當局的分而治之的政策下用來分裂學生會的組樴,分裂同學的内部團結。學生聯誼会的成立的目的安在,不就非常明顯了吗?它是在替什麽政府服務不也是盡人皆晓了嗎!?我們從它最近所發的長而臭的宣言裏,從它的口氣、詞句、內容,如「親共分子」、「反國家分子」裏,不都會感覺它是和拉惹勒南和易潤堂之流的口吻完全分不出兩樣來吗!難怪,大家紛紛 說,學生聯誼會是政府的支撑才能存在,其目的是替當局瓦解南大制造有利的條件。

各位同學,當別有居心者,喪失民族自尊心的同學在替消灭華文敎育者服務,組織分裂性組織的今天,團結對我們來就说更顯得重要了,韓素英女士在迎新周的演講會向我們诚懇的指出,「團結才能生存,分裂只有死亡」我們籲請同學緊記團結能才能捍衛南大,分裂便只有使华文敎育走向毀灭!

韓素英女士亦极力認为,搞分性組織是最為不明智,她说:別以為你們搞分裂是聰明的,其实你們上了殖民地主义者分而治之的当。

为們仅向那些丧失民族自尊心,宁當殖民地主義者消灭华敎育的帮兇的同學严正指出,迅速放卑劣活動,改邪歸正:我們更籲請那些被殖民地主義者的帮兇所误導和利用的同學,好好考慮,明智抉擇,悬崖勒马,囘頭是岸,重新投入同學團结的队伍,放棄分裂性的活動,共同為捍衛南大、保衛华文敎育而努力!

 

南大學生會 

一九六四年三月十一日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马来西亚“509”照妖镜让李显龙及行动党原形毕露 Malaysia is making Singapore look very bad

注:本文章原题目为:

《马来西亚让新加坡看起来很糟糕》 Malaysia is making Singapore look very bad

 “废除消费税(注:马来西亚新政府提出的是把消费税降低到零%)、总检察署权利(与政府)分离、释放政治犯、开放国家储备责任、开放媒体自由,以及迅速代表贪污犯……”在前独裁者纳吉倒台后,马来西亚新政府每天都在绘制新的旅程碑。

独裁者李显龙在马来西亚变天后一直密切地关注着马来西亚局势的发展,以及和关注着纳吉与李显龙管理下的行政机构之间进行对比。

20186月开始,马来西亚将废除消费税(注:马来西亚新政府提出的是把消费税降低到零%以及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说,

即便是没有消费税,政府也有足够的资金应付国家的开支。在长堤彼岸的这一边,李显龙刚刚宣布要把消费税从7%调高到9%,他同时埋怨说,缺乏足够税收资金进行国家的发展计划。

和新加坡一样,马来西亚也面对老年人口的问题。但是,马哈蒂尔并不像李显龙那样。他展现了在不须提高生活费的情况下,如何管理国家基础建设发展。

令人感到兴趣的是,

在与李显龙自我夸奖是“专家治国论者”相比,马来西亚已经证明将成为一个最好的基金管理经历和更负责人的资金管理人。

在马来西亚,前总检察长已经被捕,总检察署所扮演的为政府的顾问和公诉人的角色已经被解除了。

马来西亚新政府说了,总检察长人选是必须是由没有政党背景的律师担任,这样就不会有人因为遭受政治迫害而被错误的提控。

在长堤彼岸这一边的新加坡,进行政治性的被起诉案件仍然是普遍的。李显龙的朋友、也是他前私人律师黄鲁胜目前总检察长。他近年来对批评政府的社运活跃分子和反对党人进行了数项控告提诉,其中包括了最近直接针对自我流放的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被起诉涉嫌“藐视法庭”。

马来西亚法庭已经在昨天释放了正在服刑的反对党领袖安华。马来西亚法院已经命令马来西亚第三电视台赔偿马币110万余元的诽谤费。国家储备金的账目,特别是备受关注的一马发展公司案件(the 1MDB)也同时公开发表审查了。

何晶和李显龙管理的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及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资金公司与之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他们甚至勉强地要让总统知道有关国家储备的数额和公积金的总存款额。

独裁者显然是受到马来西亚“509”大选变天的所冲击,而开始降低他的声量了。昨天,他在国会里说,《李总理:反对党的存在确保本地政治可竞争》见网址: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0516-sg-parliament-wp/4029340.html)

社交媒体国家时报网站编辑(State Times Editor)阿利斯.陈(Alex Tan)于 19/5/18, 19:25:11: +65 9687 0642:发表了如下的信息:

陆交局已经公布了信息更正编号:LTA000ETT18300051启事,有关文件编号: LTA000ETT18300051,编号:LTA000ETT18300051,参考编号:H203,工程代理:陆交局。项目名称:有关取消在新加坡的吉隆坡—新加坡高速火车工程投标书事宜:设计与建造及挖掘及覆盖隧道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has published a corrigendum to cancel LTA000ETT18300051. Document no. : LTA000ETT18300051 Reference no. : H203 Agency : 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Title :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of Cut & Cover Tunnels in Singapore for KL-Singapore High Speed Rail project tender cancelled 19/5/18, 21:23:03: +65 9687 0642:

一位名叫弗洛伦斯(Florence)的勇敢妇女通过手机信息功能WHATSAPOP在民意回馈网站(Reach)讨论有关“2018年财政预算报告发表了如下意见:

亲爱的总理,

您的财政预算报告是了无新意。我不会是那些旅鼠(意即大群的跟风者)中的一分子那样,在这里予以称赞,又不知所谓。您是否能够对以下的问题予以解释:

1. 假设去年的财政报告有盈余100亿,为什么还要调高消费税?

2. 您不是一只手交给我们300元(那我们自己的钱来贿赂我们),然后,再通过调高消费税再把钱收回去。这是不是滑稽吗?

3. 为什么在零人口增长率和生育率负增长的情况下,我们还要耗费数以百亿投资在基础建设,诸如铁路和公路建设项目上?我们是在为谁建设这些基础项目。是不是为了达到您的人口增长690万的目标?这岂不是拿新加坡纳税人的钱去提供给外国人使用基础设施项目?

4. 为什么我们的国防开支预算比医药保健开支预算高出40%,超过40亿。我们花费这么庞大的预算购买武器和设备是要和谁开战?尊敬的总理先生,在国家的名义下,随着人口的老化的情况下,保健预算越高远远超过国防预算费用,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5. 通过增加教育预算开支给予我们的学生更多的助学金的预算,就像是剥落的面包皮一样。为什么您的政府给予外国学生的奖学金额,我们无法得到呢?

6. 假设您需要钱是通过调高消费税向穷人征收,为什么不向高收入者征收》(那些年收入超过1百万元者)。我个人相信,类似这样的高收入者数以千计,包括内阁部长和许多国会议员。假设您向这些征收税收,肯定可以避免调高消费税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必须接受抗议来模拟马来西亚海啸 OPINION: Singapore Must Accept Protest to Emulate Malaysian Tsunami

转载自 https://international.thenewslens.com/article/95913

最近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大选成绩结果被称为“马来西亚海啸”。它已经对新加坡产生冲击了。马来西亚人民为执政党了61年的国阵倒台欢欣鼓舞。

就像我们的马来西亚朋友一样,我们也是在一党专制统治下超过了半个世纪。我们也在向往着失去自由与民主的政策下成长。

但是,这是类似最终的结果。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投票令人震惊的结果并不是完全让人噶到惊讶。过去数十年来,马来西亚的社运公民运动和充满活力的反对党,与(纳吉)政府进行了争取自由的基本权利的斗争。

路透社照片:于20151025日,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安华

的支持者在八打灵再也国会大厦外与警方发生冲突

当前反对党领袖安华与时任总理的马哈蒂尔决裂时,于1990年后期,不惜冒着危险第一次参加了起伏不断的反对国阵政府的“烈火莫熄”运动。

后来,他和他的同胞一起参见人权组织发起的上街游行抗议活动受伤流血了。这个在2007年举行的抗议游行活动要求马来西亚政府举行一场干净与自由的选举。他的得到的结果就是两次被捕,并被判不同刑期入狱。

他的第二次判刑入狱于在本期六(2018516日)获得马来西亚最高元首的全面赦免。他在释放后告诉记者:

“对他而言,得到最具有意义的是,一个人一旦入狱后最能体会到自由的价值。”

被选定为马来西亚下一任财政部长的民主行动党领导人林冠英也在监牢里度过了12个月。他的被判刑入狱是因为批评政府未能在一个政治上破坏性的强奸案采取行动而被判有罪。

同样的。人民公正党(Parti Keadilan Rakyat (People’s Justice Party)领袖蔡添强为了呼吁在自己的国家实现民主而不断地被被判入狱。在“509”的大选提名日,他被选举局拒绝接受提名参与争取连任自己的选区的候选人。他和安华一样。是“烈火莫熄”运动的发起人。他在此之前,他是公民不服从运动知名人物。

随著上个星期的大选结果,艾美加被马来西亚律师公会(相等于新加坡的律师公会)推荐担任总检察长的人选。艾美加是马来西亚人权组织BERSIH的主席。BERSIH 22011年数以万计人参加发起 进行要求言论自由和选举改革的运动游行示威的幕后拖动者。

国阵政府宣布这些抗议行动都是属于非法的。但是,它们没有阻止马来西亚律师公会(Malaysian Bar Council)主席无视当局的警告,继续进行公民 不服从的游行抗议活动。

警方人员把手挽着手的游行示威者强行拖走,造成了他们的脸上都流着鲜血。对(镇压)法律的蔑视被视为是争取民主的失败。新加坡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上,在没有进行公民抗争运动下,一个腐败的国家是不会放弃对权力的扼杀的。很多新加坡人看到长堤彼岸的这种民主运动为——仅仅是不守规矩——对成长和进步是一种诅咒。

然而直到现在,“烈火莫熄”运动仍然是盛行。许多新加坡人看到马来西亚的未来显得比自己的国家更加充满活力和乐观。不必感到惊讶,许多人都期盼着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可以在新加坡复制。

但是一些类似于马来西亚的基本条件必须在新加坡出现。

  1. 新加坡的公民必须知道,抗议行动和公民改革活动必须是改革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因此,这个进程不是社会正常发展的威胁,但是,公民基本应有的权利可以让我们听到。政府的当局长期以来已经知道,剥夺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与和平集会权利是他们能够垄断国家权力的杀手锏。

  2. 要进行慎重和独立思考。我们最大的战斗部署反对人民行动党,而是,反对人民行动党向我们的脑袋灌输的思想。只要我们继续喝着反对党的冷饮,和违反PAP规定的规则是属于对抗性和破坏性的。我们将无法可以依取代执政党。

  3. 不必顾忌反对党之间的分裂和混乱。新加坡许多反对党的支持者疾呼反对党的团结,类似于他们可以看到在马来西亚的反对党一样,在马哈蒂尔的希盟(PH, Alliance of Hope)统一领导下赢得“509”大选的胜利。但是,在马来西亚的反对党之间的合作并不是眨眼间形成的。

  4. 在希盟成立前,人民公正党(Pakatan Rakyat)是它的前行者。马来西亚人民已经选举支持不同政党将纳将进入了国会,让它们发挥的功能,以及后来产生了足于替代国阵的强大力量。


留下评论

人民万岁(下)——马来西亚“509”大选后, 新加坡的老左、反对党和行动党何去何从?

编者按:由于本文章太长无法一次性上载,分成上、中、下三部分。我们已于2018年5月14日刊载了《人民万岁》(上)与(中)

上:前言、——改朝换代,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14/

中:“左翼光环”、“老左”以及“废票党”(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14/)


马来西亚人民(包括马来亚半岛和北加里曼丹)已经实现了自1948620日,也就是爆发抗英民族解放战争最大和最终的愿望!——推翻以巫统为首的马来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及其朋党集团!

为在马来亚和北加里曼丹(即现在的马来西亚)做出牺牲、流血、坐牢、流亡的前辈们在九泉之下可以得到安息了!

与马来西亚人民一道共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争取国家独立的新加坡人民也为此感到欢欣鼓舞!我们完全有理由与马来西亚人民共同欢庆这一天的降临!

在“509”海啸席卷马来西亚的那一刻,不少新加坡人民跨过长堤、或者彻夜难眠地盯着智能手机、或者桌上电脑,注视着大选成绩的最新报道!直到10/5凌晨4点.与马来西亚人民一起高呼:我们胜利了!我们的愿望实现了!

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对新加坡会产生影响吗?当然会!绝对会冲击新加坡!这一点不容置疑的!

一、新加坡老左

新加坡的老左在马来西亚选举期间寄以厚望。希望在希盟同意领导下,可以结束巫统在马来西亚超过半个世纪的反动独霸统治。在开票当天晚上不少老左都过长堤到彼岸与马来西亚人民共同沉浸结束巫统超过半个世纪统治的欢愉大喜日子中。相信在新加坡不少老左也通过智能手机关注着大选的最终结果。当然那些无法掌握智能手机上网的老左也坐在电视机前盯住选举现场转播的情况。反正老左们仍然是关注支持与自己半个世纪前为之奋斗的理想是否会实现!?

一个值得注意到是:

  1. 那些懂得上网的老左们并没有在社交网站上表露自己的内心感触!(我看到有一位老左确实是把自己到马来西亚现场拍的照片放上网!)

  2. 在网上表露自己的感触和想法的都是那些受英文教育的网民和70/80/90后通晓华文教育的网民。

  3. 行动党的支持者和网军(IB)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对有关选举结果表达自己的感触。

在“509”海啸到来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表露方式,这些都不是问题,不必太过执着。现在主要的问题是:

新加坡的老左在马来西亚“509”海啸后,对过去半个世纪前为争取新加坡的独立、民主、自由与平等做出的牺牲等付出的代价,但是至今人们仍然面对着行动党的反动统治是否开始思考:

马来西亚人民和新加坡人民从半个世纪前就在同一战壕里并肩作战,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反对英国炮制的“马来西亚联邦计划”、为争取实现一个统一、自由、民主与平等的马来亚、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后,我们继续在各自的国家进行反对巫统与行动党的独裁专制统治的目标!

今天马来西亚人民通过议会选举的合法途径实现了这个愿望了!新加坡何时才能够实现同样的愿望?

马来西亚老左面对的政治环境与新加坡的老左难道有所区别吗?没有。马来西亚老左还面对着自1948年以来至今的种族歧视和猜疑,以及为争取华文教育的生存的严酷问题!

马来西亚巫统为对付马来西亚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社会改革运动,采取制定恶法、镇压与逮捕参与斗争的爱国民主人士,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手段!与新加坡行动党都是一样的。

有人可能会说,马来西亚的老左有合法的组织,如回马马共成员组成的“21老友会”、前劳工党/人民党党员干部组成的“凤凰友好联谊会”、前政治拘留者组成的“老友联谊会”。他们可以可公开地组织起来参与推动大选工作。

假设这是新加坡老左说词——因为没有这样一个合法组织的领导。哪行。就现在着手申请组织一个合法的团体。行动党还没有明文规定严禁或者拒绝新加坡老左申请注册任何组织吧?没有。我们是否尝试进行申请类似这样的合法组织? 没有。

实事求是地说,今天新加坡的老左已经成为新加坡社会改革运动的“旁观者”了!而且这个“旁观者”还自我约束,不敢公开为社会改革运动公开“叫好”!(希望最终我们不会成为“打酱油”的——路过看热闹的……)

这是目前摆在新加坡老左面前的客观事实。

我们看到,一部分老左热衷于利用手机的whatsapp功能互相进行传递的信息。这些信息内容大多数都与中国有关的。老实说,这些互相传递的信息有些根本不是来自中国官方发出的信息,而是一些未经确认和不符合事实根据、没有科学根据、甚至夸大其词的中国网络水军编制的信息。对于新加坡发生的政治问题(包括社运分子、组织和人权组织遭到行动党的迫害压制)都采取了缄默的态度,或者只是私下在咖啡店闲聊,发发牢骚。就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国会特权委员会举行的有关“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听证会为例吧!

年轻的社会运动工作者、人权组织和社运组织在听证会前尽一切办法给特权委员会递交了有关反对行动党借“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为幌子,准备制定对付人民利用网路反对行动党的陈情书,

在听证会期间,覃炳鑫博士被行动党善摹根进行了长达6小时的审问有关涉及到李光耀进行“冷藏行动”的动机是要消灭新加坡的左翼力量!国内外的人权组织、社运组织、受英文的博客、国际专业人士等……都纷纷在第一时间站出来谴责行动党在听证会上对待覃炳鑫博士的霸凌行径。

人权组织和社运组织的年轻成员在这个时刻,一直期待着老左们,特别是那些在“冷藏行动”被捕者能够站出来声援覃炳鑫博士。这场审问是与老左当年在“冷藏行动”中被捕及不经审讯下被监禁是息息相关的问题,但是,至今我们尚未看到老左们公开、主动地站出来为自己在“冷藏行动”下不经审讯被非法监禁做出任何表态!我们只看到以傅树介医生和受英文教育的人权组织及社运组织和个人,在社交网站上公开站出来维护、支持覃炳鑫博士,与行动党进行争锋相对的反驳。

二、反对党

对于马来西亚反对党能够在九天的大选中,领导人民通过选票把统治了马来西亚长达61年的巫统的统治皇朝摧毁,新加坡人民感到惊讶和欣慰!人民开始把推翻行动党反动统治寄望于新加坡的反对党。但是,新加坡的主要反对党(特别是工人党)并没有明确地公开表态!

事实上,新加坡人民也是认识到,以目前新加坡反对党的状况要实现这个愿望是可望不可即的。

为什么?

因为有庞大群众基础的反对党在“洁身自为”的情况下,对于一些触及行动党要害和敏感的课题采取了“点到为止”、“适可而止”的政策与态度。同时,人民也无法在网上看到他们的党员干部公开参与社会上公开讨论有关涉及行动党要害和敏感的课题。

群众基础较为薄弱的反对党(主要是民主党)由于是以受英文教育以及中产阶级专业、高级知识分子为主,因此在联系下层及夹心层、开展群众教育工作方面就显得心有余力不足。

由于反对党之间在如何对待行动党的独霸行为、如何鼓励和领导人民在国家宪法约定下争取享有的自由、民主与平等基本合法权利无法达成共识与默契的缘故,因此,始终都无法主动组织群众、发挥与调动群众的积极性!

就以行动党提出的“人口白皮书”、“归还公积金”“反对调高消费税”、“地铁故障频繁发生”、“藐视法庭法令”、“公共安全与秩序法令”、“出版与报章修改法令”、“影片与制作法令”、“淡马锡对外投资问题” 、拟议中的“蓄意传播网络虚假信息”……等课题,甚至是涉及反对党本身可能面对行动党利用“审核市镇会账目”来消灭自己的事件,反对党除了在国会提出质问,并没有把群众组织起来、领导群众进行反对。对行动党制定的一系列专横霸道的法律法规,社会改革运动者和组织,特别是年轻的社会改革运动者进行公开反对面对行动党没完没了的政治迫害时,主要反对在国会也没有发出明确反对的信息!

所以,在马来西亚“509”海啸发生的那一刻,尽管群众在推翻行动党的专横霸道统治有着急切要求和积极性,但是,他们无法找到一个敢于挺身而出带领他们进行斗争的反对党。

为什么新加坡的反对党未能向马来西亚的反对党一样,不失时机地挺身而出领导群众进行反对行动党的专横霸道行进!

真正的原因是:

从李光耀统治时代开始至今,行动党一直在向老百姓灌输:

在没有事先获得警方的批准,新加坡人民在宪法约定进行任何有关争取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出版自由等活动都是属于非法的。反对党也默默地接受了行动党这样的“家规”!

以目前的反对党政治现状而言,新加坡人民要推翻和结束行动党的专横霸道统治,只能依靠社会改革运动组织和青年人。这是已经是一个不可争辩的事实。

行动党政府在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百日10大承诺”执行过程将要面对一系列的挑战!这包括了:

  1. 李显龙的“另一个新加坡50年发展蓝图”——发展大士集装箱码头、裕廊衔接马来西亚的“新隆快铁”、章宜机场第五终站大厦、无限制和无限量引进外来人口等……等课题都必须进行调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2. 李显龙挑选总理接班人的计划已经没有留给自己时间进行“盘算”了!

  3. 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是否有能力应对来自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挑战?

这一切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可以看出端倪!

行动党何去何从?

现在,李显龙心里比谁都着急!他在发给马哈蒂尔贺电时说,期盼与马哈蒂尔见面。见面地点可以选择在吉隆坡或新加坡(他提出可以亲自到吉隆坡与马哈蒂尔见面)。邻人寻味的是,他在自己的脸书上附上了于2001年开斋节时与马哈蒂尔合拍的照片(2001年?现在是2018年,就是17年前的陈年旧事洛!)!李显龙到底要向马哈蒂尔传递什么信息?拭目以待。

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已经把新加坡的老左、反对党和行动党都逼上“梁山”了!

  1. 行动党已经是亚细安国家(除君主立宪的汶莱以外)最后一个靠制定反人民的法律法规的反动专制独裁政权了!马来西亚巫统统治皇朝崩溃,已经说服了新加坡人民:最终推翻行动党这家百年老店是绝对可以实现的!

  2. 新加坡老左在面对目前群众反对行动党专横跋扈统治,必须选择自己要不要公开与积极地投身到群众的社会改革运动中(不是领导群众),或者继续以保存实力为理由而扮演“旁观者”的角色了!

  3. 新加坡反对党必须对自己的存在价值与有所作为做出抉择!否则,它们将在群众运动到来时,成为群众尾巴主义政党!最终,它们将沦为执政党摆设在国会的点缀的花瓶(如果它们还有幸地被选民选进国会)!

新加坡的改朝换代什么时候到来?

  1. 行动党左右不了大局的发展趋势!它们已经没有能力应对和解决目前与人民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与马来西亚政府之间长期以来存在不合的历史事实、以及讯息万变的国际局势,它们要在大国之间进行“老鸨外交”的能力已经无法发挥了!行动党现在必须面对和应对自己制定的所有剥夺人民自由、民主与平等的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出版结社自由等……)带来的压力!因为,它们知道,马来西亚的人权组织和社运组织将会给予新加坡的人权组织及社运组织必定在精神上和行动党积极有力的支持和声援!

  2. 老左在分享着马来西亚老左与人民一起迎接马来西亚新时代的降临的同时,是否可以像马来西亚的老左一样,“东山再起”成为参与和投入群众改革运动的一分子!老左必须为自己寻找新的定位!当然,我们可以实事求是地说。信息时代的到来,老左无法及时掌握迅速发展的信息。这是老左目前面对的不可逾越和克服客观存在的困难。(事实上,马来西亚的老左也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但是,这不是造成老左远离和参与群众要求改革运动的原因。马来西亚老左参与了“509”的斗争已经说明这一点了。

  3. 反对党什么时候才会找到“灵感”谈妥彼此间的“团结共同对敌”!反对党之间要嘛,求同存异、与群众同心同德、积极主动的领导群众进行改革运动斗争!要嘛,成为群众尾巴主义者,跟在群众运动的后面“观察”、“评估”……其结果和下场就是:最终被群众抛弃,自我消失!

  4. 期待行动党内部出现“分裂”,特别是第四代接班人。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马来西亚巫统出现以马哈蒂尔和慕尤丁为首的元老领导党员支持者出走,另组“土著团结党”、以及大选前夕,前财政部长达因和贸工部长拉菲达等巫统元老公开为希盟站台。对于这个情况,那是因为他们在巫统党内的权利和利益受到挑战或者侵蚀前提下发生的。目前这个问题在行动党内部是否存在?因为行动党控制的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和淡马锡控股集团,已经盘踞了新加坡商业的内一个阶层了!他们完全有足够的能力安置那些涉及个人利益不满、或者持有不同政治意见的党员的出路!

因此,期待行动党内部会有“有贤之士”站出来与群众和反对党一道共同推翻行动党的反对霸道统治的发生机率几乎不存在!原因是:他们都是在行动党已经能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朋党经济利益集团”下的受益者!他们会珍惜这个“得来不易”的日子!所以,他们当中谁也不会、不敢跨出这一步!何况他们都不曾经历或者真正了解过50/60/70年代左翼与李光耀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的那种勇气和智慧!

结束语

世界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春风已经吹进马来西亚,并开花结果了!

马来西亚的“509”海啸必将会冲过三公里长的长堤!这一点是不容置疑和毫无悬念的!

因此,摆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老左和反对党目前只有:

 

“变”还是“不变”?

 

行动党 是“变”!“变”还是“不变”?

行动党还能够继续靠不断制定恶法和表演“拍糖果”招式蒙骗人民!新加坡的马来同胞将会从马来西亚的马来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等找到共识!那些在2015年大选之所以投票给行动党的70%选民当中,又有不少人确实不满行动党的。他们为什么要投票给行动党?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

他们担心一旦行动党垮台,新加坡将会出现“政治不稳定”、“国家崩溃”、甚至自己及家人可能会成为“难民”……等。马来西亚人民把巫统政府拉下台,让他们看到了,通过选票巫统可以推翻(不是可能性,而是已经实现的事实!),即便是巫统下台了,马来西亚在“509”海啸后至今也没有出现他们所担心的:“政治不稳定”、“国家崩溃”、甚至自己及家人可能会成为“难民”……等情况。因此,他们对投票给反对党导致行动党倒台的“忧虑”将会逐渐消失!行动党也无法再利用这种言论作为恐吓选民了!

马来西亚的人权组织和社运分子将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在这方面给予新加坡的人权组织和社运分子积极和有力的声援和支持!这是行动党阻止不了和改变不了的必然趋势!行动党只能在“变”和“不变”之间做出抉择!

 

老左是“变”!“变”还是“不变”?

老左是不是仍然惦恋50/60/70 年代的“光辉的旅程”?是不是还一直仍然认为,自己是行动党要对付的主要对象?

事实上,早在196322日,以及后来一系列的大规模的逮捕行动的,行动党已经彻底地消灭了左翼的有生力量了!行动党已经不把老左视为对自己政权存在的一个威胁了!

马来西亚的老左可以毫不忌讳地与马来西亚的民主、爱国与进步力量一道携手结束巫统61年的反动统治(不是可能性,而是已经实现的事实!),那是他们看到了这一点!

他们面对的客观困难条件与新加坡的老左目前面对的是一样的(他们同时还面对长达61年的种族隔阂问题和争取承认与华文教育相关的问题)。马来西亚老左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与公开地与马来西亚的民主、爱国与进步力量一道携手结束巫统61年的反动统治!为什么新加坡老左不能做出同样的自己选择?

新加坡的老左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已经奋斗、牺牲了超过半个世纪,这一切是不是要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去……老左们只能在“变”与“不变”之间做出抉择。

 

反对党是“变”!“变”还是“不变”?

新加坡的反对党仍然认为,人民还没有决心推翻行动党霸道统治、人民对行动党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吗?反对党之间的求同存异的团结是不可能实现的吗?马来西亚反对党不就是在一部分支持国阵的选民持有恐惧的“幻想”情况下,取得胜利的吗?马来西亚反对党可以在完全没有共同的政治理念下,求同存异的基础携手结束巫统61年的反动统治(不是可能性,而是已经实现的事实!)。同样的事情是绝对可以在新加坡实现!首先,反对党本身是否有决心必须在组织群众、领导群众进行斗争问题上下决心!还是,仍然在行动党划定的“一亩三分地”里在自己又“画地为牢”!反对党要改“变”,还是“不变”,自己做出抉择!

(全文完)


留下评论

人民万岁!(中)——“左翼光环”、“老左”以及“废票党”

编者按:由于本文章太长无法一次性上载,分成上、中、下三部分。我们已于2018年5月14日刊载了《人民万岁》(上)

上:前言、——改朝换代,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5/14/)

中:“左翼光环”、“老左”以及“废票党”

下:马来西亚“509”大选后,新加坡的老左和反对党何去何从?


人民万岁(中)——“左翼光环”、“老左”以及“废票党”

1. 马来西亚人民党:

它以当年马来亚人民社会主义阵线(由马来亚劳工党及马来亚人民党在反对马来西亚计划时共同组成的)在槟城取得选举中执政权为“理由”,决定派出6名候选人参与槟城州的国会选举和33名参与州选举。

选举的结果是:全部候选人得票总数(包括了国与州候选人的得票)是:约为798票。全军覆没,竞选押金全部被没收。(竞选宣传视频网址:《人民党重现政治招牌 登陆槟岛矢攻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LhvkavarXc) (《星洲日报》:《第14届马来西亚大选2018:人民的大选》见网址:)http://ge14.sinchew.com.my/result/index.php?type=dun&state=PP

在近20年来,它不曾公开参与马来西亚人民进行争取自由、民主和平等的改革运动。在这次大选来临时,竟然以为打着当年马来亚左翼政党的旗帜,可以作为利用马来西亚人民反对巫统的海啸中骗取当年支持左翼政党的群众捞取选票!事实证明了:

随着新的政治生态环境的出现,当年左翼政党的光环是根本无法吸引现在选民的,就别说是现在有幸活下来的老左,年轻一代选民的根本就不会理会打着当年左翼旗帜的政党!马来西亚人民党必然要随着本届大选永远走入历史!

2.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

这个政党在上一届(2013年第13届大选是赢霹雳州几个国/州席位的)。这次大选结果也是全军覆没。

它在选前标榜着与希盟不同的政策纲领。同样地与马来西亚人民党一样,以为“左翼政党姿态”“不耻于马哈蒂尔为伍”!

 3. 沙捞越肯雅兰全民党:

这是由前北加里曼丹共产党(或者是前沙捞越人民联合党)成员为主组成的政党。它参与了本届大选。但是,无法在本届大选凸显或者发挥作用。它在2017年9月初在沙捞越诗巫举办举行的一次大型活动——《砂拉越中区友谊协会成立二十周年庆典暨老友大团》,邀请了来自定居在泰国和回马定居的前马共成员、前马来亚和新加坡的左翼政党成员及前政治拘留者参加。出席人数达几百人。

它设立了《犀乡资讯网》(见网址:http://www.ehornbill.com/v12/)。网站的内容除了宣传自己的活动和报道参与了沙捞越人民的斗争外,主要还是报道前北加里曼丹共产党和来自马来西亚“21老友网站”及泰国“泰和联”历史资料的信息。包括了有关北加里曼丹及马共过去历史以及现在的活动信息。(见网址:《肯雅兰全民党 王振金参选十项承诺 (见网址:http://www.ehornbill.com/v12/2012-11-06-12-08-00/2012-11-06-12-18-00/9710-2018-05-01-05-15-44《感谢 您们对肯雅兰全民党的关心,留意和建言(见网址:http://www.ehornbill.com/v12/2012-11-06-12-02-23/2012-11-06-12-04-48/9738-2018-05-10-14-58-25

为什么肯雅兰全民党在本届大选无法获在沙捞越取得突破?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和探讨的重要问题:

  1. 他们在过去年代所做出的重大牺牲是不是不被年轻一代的沙捞越人民所认可接受?

  2. 西马的老左们以自身的组织(21老友会、凤凰友好联谊会、全国老友会)配合希盟参与大选的活动的方式,是不是值得他们参考?

4. 形“左”实右者的“废票党”的谬论彻底破产:

正如马来西亚前政治流亡者希山幕丁.斯所说的:(见网址:《马来西亚前政治拘留者为了使命而拥护马哈蒂尔 》(见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1/17/

我个人支持马哈蒂尔成为总理候选人的理由是,我接受他成为总理,那是他是推动我们的国家向前迈进的动力。无论如何,我要推翻巫统的统治的目标是仍然不变的。我怎能出卖自己?

我们必须集中打击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纳吉.拉扎克。马哈蒂尔就是持有这样的观点。我也是同样持有这样的观点。我们具有共同的看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在同一条船上的原因。

那些大选前有三两个极力鼓吹号召选民投废票的小丑,(马来西亚人称它们为“废票党”)在选举运动进行期间卯足全力一直鼓吹:

  • 误导广大各族人民(马哈迪的主要对象是马来族群)相信他的宣传,相信他(马哈迪)才是拯救马来西亚的救世主,希望全国选民(马哈迪的主要对象是马来选民)投选他和他所领导的政党联盟(最重要的政党当然是土著团结党)上台执政,以实现他当回锅首相的梦想。

  • 在现有的议会制度下,所有机会主义政客为了夺取权位与聚敛财富,也会像统治集团的政治领袖一样,处心积虑骗取人民群众的支持来达到他们的当官敛财的自私目的。但是,无论是统治阶级的政治领袖,还是机会主义政客,他们都是根据他们的阶级、集团、家族和个人的利益、愿望和要求来行事,最终都一定会走上跟人民群众对立的地位。

  • 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普遍上引起对中国有情义或好感的华人社群对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的反感和厌恶,以及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失望和不满。完全依靠华人选票的民主行动党应该首先感受到反对中资言论所引起的反响。

  • 马哈迪反对中资言论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赢取国州议席,必然产生不利的影响;不利的影响,不外是:

1、本来想要投选希望联盟(特别是投选民主行动党)的华人选民,改变为不去投票去投废票

2、最糟糕的情况是:对希望联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有所失望或不满的华人选民,索性投选国阵成员党或其他反对党。

3、最后的结果集中表现在民主行动党或将因此在一些国州议席竞选失败。如果不幸发生在民主行动党重要领袖上阵的选区,更令人扼腕叹息!

14届马来西亚大选各个政党的成绩已经给予一个不可辩驳和无须争论的事实是:

民意主流大局面前,那些选择不愿与希盟站在一起的政党、那些不反对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的政党(特别是沙捞越肯雅兰全民党更是积极宣传及支持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都遭到了灭顶之灾!

这到底说明了什么?

是马来西亚选民的“智商”有问题?还是,马哈蒂尔的“骗术”已经到了如火纯清的境界?

事实是:

推翻巫统反动、贪腐政府已经是当前马来西亚政治环境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主流了!——就是:

人民决定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人民主宰了历史的必然未来!人民推动了历史前进的巨轮!人民是创造了历史的动力!

马来西亚人民党、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和肯雅兰全党在大选所面对的结局就是提供给“废票党”最明确的答案!

“废票党”为了“说服”“自己”(不是说服选民)提出反对在2018年“509”大选与马哈蒂尔结盟,提出了两个问题:

1 上个世纪50—60年新加坡反殖民主义运动由于接受了李光耀这个政治枭雄的渗透和控制,甚至还助力李光耀创立人民行动党并支持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但是,李光耀掌握政权以后就残酷无情摧毁人民群众的真正领袖,最后全面消灭群众运动的组织力量。推动我国民主改革运动的党团和人士,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应对新加坡的这段历史,引以为鉴才是。

首先,解密的历史档案已经证明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在50年代确定了当时的东姑和李光耀是可以成为它们在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忠实傀儡!甭管当时的左翼反殖力量“接受”或者“不接受”李光耀的“渗透和控制”,英国殖民主义者在同意马来亚联合邦和新加坡自治邦成立前,必须也一定要寻找一个忠实的傀儡;

其次,当时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人民争取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是全体人民,不分政治信仰,任何人或者政治集团,只要同意共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实现国家的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都是属于被争取的对象!

目前在马来西亚进行的“509”大选与当年争取马来亚联合邦独立和新加坡自治邦的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是两个政治性质不同的问题!

马来西亚人民目前所进行的是在国家宪法下进行改朝换代议会民主斗争!每五年人民通过一人一票决定那个政党上台的成为民选政府!如果已经是上台的民选政府无法兑现在竞选承诺的纲领任务,人民会在来届的大选中,通过一人一票的选举把它拉下台。

2.马哈迪反对中资的另一个目的,就是阻扰马中战略部署。纳吉上台以后,在他面对西方国家和国内人民给他带来的政治和经济困境的关键时刻,有幸遇上中国启动一带一路(这里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基础建设的恰好时机,而马来西亚又是具有战略地位的国家,中国可以考虑注入大量资金以发展马来西亚的海港和铁路等基础实施,从而促进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以及加强与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和经济联系。马哈迪反对中资显然就起着阻扰马中战略部署的作用。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是一个中国在21世纪突破西方国家近2百年的海上封锁全球的部署计划。现在真正反对中国的这个计划的不是马来西亚政府或者马哈蒂尔个人!而是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为首的反华势力!

马哈蒂尔并没有说,反对中国在马来西亚进行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的投资!而是因为纳吉的贪污腐败,迫使马哈蒂尔为首的希盟不得不要进一步弄清和理清纳吉与中国签署的所有投资项目合约条款中有哪些可能是不利于马来西亚国家利益的部分!(事实上,希盟政府不只是指中国,而是所有外国与马来西亚签署的投资项目合约)如果中国政府与希盟政府理清了有关投资项目的投资项目合约,希盟政府还会反对、或阻止、或终止这些已经启动的建设项目吗?

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今天表示,“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马来西亚保留在必要时与北京重新磋商部分协议条款的权利。”(见网址:《马哈蒂尔在获胜后“改口支持一带一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k5nU1HunKc

就以由中国投资建设承建的马来西亚吉兰丹东海岸衔接铁道计划项目为例。依据项目投资合约:

中方将提供550亿令吉(约891亿人民币)低息贷款给马来西亚政府;贷款摊还期为20年,首七年免偿还贷款包括利息为例。其中一个条件是必须与马来西亚当地的公司共同合作进行建设。

这是一项“结构融资项目”(STRUCTURE FINANCING PROJRCT )性质的项目。这个项目的特点就是,从项目所需的资金、设计、施工、运行若干年后移交给对方。马来西亚政府在这段期间不需要承担任何项目所需的资金的利息。在项目完成后的第7年,马来西亚政府才开始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

对希盟政府来说,有责任厘清以下备受关注的问题的:

  1. 项目所需的真正资金是多少?

  2. 与中国合作建设项目的本地合作方是否涉嫌任何不法的协议(包括纳吉及其朋党可能在当中是否有利益输送到问题等……)?

  3. 7年后,马来西亚政府是否有能力偿还这笔巨额贷款?

请记住,

从周恩来总理开始,到邓小平实施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到今天习近平积极推动部署的“一带一路”计划,始终强调一个基本原则:

  • 中国始终强调:不称霸!严格遵守“万隆会议精神”:中国不会干涉任何国家的内部事务!各国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政治制度,中国绝对不会强加自己的政治制度或者意识形态于任何国家!

  • 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发展国家和不发达国家发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包括经济贸易、政治与外交等方面)都是严格遵守和建立在和平共处、相互尊重、平等互惠互利的基础上!

  • 不论是马来西亚,或者亚细安的任何国家都不是中国的附属国、或者附庸国,各国人民和政府都必须、也必然要从本国的国家利益和人民的福祉基础上处理与中国的往来(不论是经济上、政治上和军事上)!

实事求是和毫不忌讳地说,

中国政府和共产党人在邓小平宣布改革开放政策后,已经不再对世界各国人民的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群众运动予以任何实质性的支援了!中国政府和共产党人在“高举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大旗下,已经把自己国家的利益置于世界各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之上了!

同样地,

世界各国人民在争取自身的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过程中,在与本国反动统治政权进行斗争中,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中国政府和共产党人身上!

从这个意义而言,

各国人一旦推翻了本国反动政权,对本国政府过去与外国政府(当然是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签署的任何协议或者做出任何承诺进行重新检讨是属于合情合理的。

事实将会证明“废票党”在大选前对希盟所作的说辞。以及号召选民投“废票”一样将是一派胡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