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马来西亚的变天能够在新加坡翻版吗? CAN SINGAPORE DOAMA MALAYSIA

2018818日下午三点,在马来西亚的柔佛州新山市TROPICAL INN HOTE举行了一场自由研讨会.研讨会的主题是:马来西亚的变天能够在新加坡翻版吗?( CAN SINGAPORE DOAMA MALAYSIA .)

研讨会的主办方是马来西亚人权组织BERSIH在柔佛州属下分支机构愿景工程(ENAGE)

出席研讨会的台上主讲者有:来自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柔佛州国会议员哈山.卡林(YB HASSAN KARIM)、70年代前马来亚大学学生会秘书长、政治流亡者、人权斗争老将希沙.幕丁.拉昔(HISHAMUDDIN  RASI)、新加坡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70年代全新加坡国立大学学生会主席、新加坡政治流亡者陈华彪。

与会主讲者哈山.卡林(YB HASSAN KARIM)和希沙.幕丁.拉昔(HISHAMUDDIN  RASI)就马来西亚人民在201859日变天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他们讲述了马来西亚人民是经过10年的抗争的斗争经验,特别是如何组织群众、发动群众走上街头进行,打破了马来西亚国阵政府的设置的各种法律框框和制造白色恐怖,通过累积群众的力量、教育群众认识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认为,在历史上,新加坡本来就是马来亚的一个组成部分。马来西亚(除了沙巴和沙捞越之外)发生的一切将对新加坡产生积极的影响。他们认为,马来西亚人民在“509 ”所取得胜利与马来亚共产党的斗争历史分不开的。“默地卡”(马来语,独立)不是当年的马来亚巫统主席东姑首先提出的,是马来亚共产党首先在1948年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时提出的。

今天(819日)是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成立100天。他们不但关注希盟政府的“百日承诺”,他们更加关心的是,希盟政府会不会重蹈亚西安其他国家(如印尼、缅甸、柬埔寨、通过、菲律宾等)人民在推翻了长期执政的腐败贪污政权,实现了人们所渴望的自由、民主与平等时,由人民选出的政府出现了复辟的情况!缅甸的翁山素支、柬埔寨的人民党、印尼库尔卡政府、菲律宾政府……目前的情况就是一个例子……

谈到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成功推翻国阵纳吉政府时,他们提出了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希盟政府的成员党中,除了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外,其他的政党主要领导人都是从马来西亚巫统里分裂出来的!如马哈蒂尔、安华、幕希丁……这种情况也印尼是相似的。当年、推翻菲律宾马可斯集团也是来自它们自己的政党的内部、推翻印尼的苏哈多集团的政府也是来自苏哈多的“库尔卡集团”!……

研讨会主持人汤姆斯.范东平(THOMAS FANG)介绍了自己当时马来西亚人权组织BERSIR总部主席拿督艾美加号召全国属下的各个州的人权组织到吉隆坡参加一场声势浩大的示威机会。他领导下的柔佛州人权组织对此提出了一个大胆看法,那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要到吉隆坡?柔佛州的马来西亚国阵的大票仓,如果能够通过这场游行示威,唤醒柔佛州人民、把他们组织起来,对进一步都要国阵的组织将其着极其重大的影响力!但是,到底他们能够组织和动员多少人参与这场游行示威?他们依据当时的情况认为,可以动员大概是6百人,满打满算最多是1千人,但是游行示威的当天,在现任希盟国会议员哈山.卡林(YB HASSAN KARIM)的全力支持下,当天参与游行示威的人数达到了6千多人以上。

他也谈到了如何在2018年5月9日大选时协助希盟国会议员哈山.卡林(YB HASSAN KARIM)筹措竞选基金。他说,希盟国会议员哈山.卡林(YB HASSAN KARIM)的竞选资金不是来自大老板或者财团的幕后资助的。当时为了协助筹措竞选基金,他们举办了一个竞选基金晚宴。晚宴每人收费的1千马币。他们筹措了2万多马币。但是,在马来西亚要参加国会选举所需的竞选活动资金是大约10万马币。为此,不足的部分,他们发动的社运和人权组织成员,在张挂竞选标语、分发传单、家访、投票站的监督工作、开票时的监票员等同……所有工作予以志愿义务的工作。

覃炳鑫博士和陈华彪着重于谈到马来西亚的变天是否会在新加坡翻版取决于新加坡人民如何摆脱行动党在政治上通过许多专制行动法律法规对公民民主运动镇压、白色恐怖;在经济上如何摆脱行动党控制着人民的生活、以及突破行动党在人民当中灌输行动党的“强大”的“迷信观念”……;他们也提出了新加坡人民要学习掌握马来文,以便更加了解与新加坡的近邻马来西亚和印尼人民的斗争情况!他们也认为,新加坡人民不一定要照搬马来西亚人民的斗争模式。新加坡人民可以按照本身的模式实现新加坡的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愿望。

与会主讲者结束发言后,研讨会进入听众提问时间。

研讨会原定于下午三点开始,五点结束。但是由于与会听众的积极提问,会议比原定时间延长了一小时,直到下午6点才结束。接着,与会者有转移到酒店的餐厅进行餐叙。原定只有近20多名与会者报名参加餐叙,但是,临时增加到6桌。大家继续在餐叙期间进行交流。

出席当天的研讨会的听众约为300多人,其中有不少是来自新加坡的。

会场张贴了一份制作好的三种语文(华、巫、英)文宣——《东南亚人民宪章》。据说这份《东南亚人民宪章》将翻译成印尼、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等亚细安国家的通用语文。

 

《东南亚人民宪章》

  1. 作为东南亚各国人民,无论 法律地位、政治与宗教信仰、文化、性别和性爱取向、阶级、职业或地域,都应享有人类普遍的结社自由。

  2. 此外,我们相信在正义的法律面前女性和男性一律平等,并享有充分、公平和基本的权利。

  3. 我们确信最终主权是属于人民的而不是国家的,国家政权只是为了治理而设的工具。

  4. 实行人民主权时,我们笃信以民为主,无论以代表或参与性质的政府,是各国人民行使公正平等权利的最佳工具。

  5. 我们的所谓民主在理论和实践上是在国家版图内以多数制进行统治并且保障少数群体及其权利。

  6. 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民主不只是一种技术上的程序,而是为了追求人民志向、希望和愿景的生活方式。

  7. 我们毫不含糊地拒绝把权力集中在单一社会群体的掌控之中,无论这个群体是政党、国家机构、武装部队、社会阶层或个别人士。

  8. 我们充分了解经济与政治势力和国家保安机构之间的密切联系所产生的反民主倾向,我们也决心反对这一反民主的倾向。

  9. 我们相信人民党福利与安全必须置于在经济机构的利益之上。

  10. 为我们的后代着想,我们东南亚的人民承担全部的环球责任,确保我们的经济活动包括生产和消费,不进一步破坏地区的居住环境。

 

2018722日在法国马雷里庄园 (CHATEAU  DE MARELI)以协商方式草拟并一致通过

 

研讨会的部分现场视频相关链接网址:(提供者TOC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