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国会议员煽动对公民的仇恨是对的吗? Is it right for a Member of Parliament to incite hatred against citizens?

 

作者: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2/is-it-right-for-a-member-of-parliament-to-incite-hatred-against-citizens/

昨天晚上我正在观看《亚洲频道》。当时该频道出现了国会议员谢健平在他脸书网页上发表的帖子(见网址:wrote on his facebook)。当时我满头雾水。我的在线评语和一张2011年民主党竞选的传单快拍出现在电视频光幕上。

只有行动党的支持者才享有获得在《亚洲频道》发布任何信息的权利。他们都乐于把那些不同意行动党政策的人或者是反对党成员不光彩的事情发布在电视荧光幕上。

让我来谈谈有关谢健平先生在谈到帖子里对我所做的不实指控。他是这么写的:

“张素兰在TOC网站上载的一个视频这么写道:‘新加坡是属于马来亚的一部分啦’”(见以下图片)

国会议员谢健平是在引用TOC网站上视频。我花了数小时追踪这个问题的视频。这是视频是于2018818日在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举行的一场有关“新加坡可以复制马来西亚”的言论会的现场直播视频。

我在做家务时观看在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举行的有关《新加坡可以复制林一个马来西亚》的讨论会

我对这个视频发表的评语上是在晚间17:08时发表的。当时正好是西沙幕丁.拉昔先生正在发言。我发表的评语原文是:

17:08 (我)同意希沙的说法。民主的空间是首先必须被保留的。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啦。”

假设国会议员谢健平愿聆听西沙幕丁先生的全部发言内容。他会意识到,发言者是以轻松的方式向在场的听众讲述历史课程。

西沙幕丁先生是在讲述有关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是始于1957年,当时是马来亚联合邦取得独立,而不是在201859日。

正如每一个了解历史的学生都知道(遗憾的是谢健平先生在学校读书时没有学习过历史),

当时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同样是属于英国的殖民地。这段历史是始于1867年英国人把槟城、马六甲和新加坡从马来亚半岛分割出来,并定位它们为海峡殖民地。这个地区的英国殖民地一直延续到二次世界大战。

1942年,在新加坡沦陷于日本时,英国人迅速地逃离东南亚。无论如何,于1945 912日,当时日本人战败后,英国人回来主持接受日本的投降仪式。于1946年,英国人把新加坡和北婆罗洲从马来亚半岛分割出去。新加坡当时就成了英国人的主要殖民地。槟城和马六甲就加入了马来亚联合邦。马来亚人民和世界其他国家人民一样,开始掀起争取国家的独立浪潮。

马来亚在1957 年取得独立,但是,新加坡仍然在英国殖民地的统治下。

假设谢健平先生可能不知道他英国殖民地的历史,让我提醒他,

人民行动党在1954年建党宣言里,是誓言要结束英国殖民地统治和建立一个包括马来亚联合邦和新加坡殖民地在内的马来亚。

所以,谢健平先生,你认为,我在聆听西沙幕丁先生论述有关马来亚民主进程始于1957年时,所引述他所说的有关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历史有错吗?

对谢健平先生在脸书的帖子我感到不满。他声称,

覃炳鑫博士、克里斯丁.韩小姐、刘敬贤、范国瀚以及我本人,甚至包括了民主党对新加坡不忠。他怂恿自己的支持者攻击我们所有人。顺便说一下,他误导了公众我是新加坡民主的成员。行动党拥有高效力度情报网。他是完全知道,我不是民主党的成员。

就在谢健平先生的帖子发表后,他的支持者们随即开始围攻我们,要我们所有的人离开新加坡。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形容我是叛国者,说我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监禁是罪有应得。有人甚至说,我不应该被释放。请看如下截图。

AC R PANG  张素兰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时对的。唯一的错误就是她被释放了”

“她在被释放后,并没有约束自己的言行。她说许多有关内部安全局虐待他的谎言。最好是向内部安全局禀报。”

这是不是一名尽责的国会议员应有的行为?他如此煽动仇恨公民的做法对吗?身为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的成员,是否拥有特权对无辜的公民制造与散播虚假信息?总理是不是应该立即采取纪律行动对付国会议员谢健平。

让我毫不含糊地告诉谢健平国会议员,

比起他坐在国会议事厅里,在某种程度上,我比他更加热爱我的祖国。

1980,我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监禁了2年半。我并不因此抛弃自己的祖国。我仍然为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同胞们的福祉而斗争的——那就是在平等的基础上,实现一个人民享有自由和充满温馨的祖国!我仍然继续向新加坡人民宣传克服任何的恐惧,让全体人民过上一个正常的生活!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出版了自己的政治回忆录——《在蓝色的栅门后面》。

我严正要求谢健平国会议员立即删除他在脸书网页上发布的帖子。我不会为此向警方报案投诉。因为这是一名国会议员应尽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李显龙和行动党的霸道淫威正在消失殆尽中……

陈华彪、马哈蒂尔及希山胡丁.拉昔

2018年8月30日马哈蒂尔在吉隆坡行政中心八打灵再也的总理办公室接见来自新加坡的陈华彪、覃炳鑫、范国瀚、克里斯丁韩以及在马哈蒂尔时代被他迫害的人权分子、时任马来亚大学学生会主席的人权活跃分子希山胡丁.拉昔等人。接见的时间长达80分钟左右!

大家应该还记得新加坡共和国总理李显龙和外交部长于2018年5月24日专程拜访马哈蒂尔.当时《雅虎网站?进行了仔细的计算他们的会见时间。从李显龙抵达马来西亚总理办法室门口到马哈蒂尔送他到离开办公室门口,全程是30分钟。

对于陈华彪等新加坡异议分子与马哈蒂尔的见面,国内外资讯媒体和行动党控制的主流报章都大幅度报道。

不知道行动党的童子军们的感触如何?特别是李显龙、三木根以及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

这件事让我回想起了陈平在《我方的历史》里叙述了当年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在北京接见了以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为首的代表团的情景!

尽管中国共产党接见马共代表团是在极其高度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但是,西方国家和当时的李光耀以及马来西亚政府都应该会知道。当时,唯一不知道的是当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公开组织的老左成员(马共的成员是否知道?不敢瞎猜)新加坡老左是在陈平出版了《我方的历史》后才知道的毛泽东接见马共代表团超过一小时!(见陈平:《我方的历史》第398页)。

在资讯爆炸时代,所有的政治人物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社交媒体的全天候监控下!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与陈华彪等新加坡异议分子的见面理所当然是无法逃过任何社交媒体的监控的!所不同的是,行动党极其控制的主流媒体无法在他们见面之前获得及时与准确地短信息!——简单地说,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对这起新闻的报道是“出口转内销”!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借鉴陈华彪、覃炳鑫博士、克里斯丁.韩小姐以及范国瀚等人也让我们想起了当年李光耀与中国共产党总书记邓小平见面。

当时,提出要求中国共产停止对马来亚共产党在政治上、军事上和经济上的一切支援。(其中包括允许马来亚共产党在北京设立代表团、在经济上的支助、协助马来亚共产党在中国的湖南设立《马来亚人民革命之声广播电台》)以换取新加坡政府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邓小平答应了!并且落实了!(见陈平:《我方的历史》第405页)

今日不同于往时!

今天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完全没有任何筹码或者影响力,可以要求、或者威胁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或者马哈蒂尔本人不要支持新加坡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

理由很简单:

  1. 马来西亚人民和新加坡人民在历史上本来就是唇齿与共的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不论是在40年代,马来亚共产党领导马来亚人民抗日战争时期、50年代初期爆发抗英民族解放战争时期、50年代中期由各阶层爱国民主人士组成的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争取国家独立斗争时期、60年代由公开合法左翼政党领导的政党,共同反对东姑与李光耀勾结英国殖民主义者组成马来西亚联邦时期……我们都是并肩作战的!

  2. 刚刚推翻以纳吉为首的贪腐政权的马来西亚人民,尽管目前正在废墟瓦砾中建设一个新的马来西亚!但是,他们并不需要如当年的中国、或者邓小平一样,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惜结束与马来亚共产党(包括东南亚其他国家在中国的共产党)的“兄弟与同志般的战斗情谊”!因为马来西亚人民本身就是与新加坡人民一样遭受国阵政府统治了超过60年的霸道专横统治!一个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新加坡等地诞生,对马来西亚人民来说是绝对符合新马来西亚的利益的!因此,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或者马哈蒂尔本人是不会、也不需要听命于行动党的指挥棒、更不回理会行动党可能提出的“不要干涉邻国内政”的要求!

一句话,马来西亚希盟政府成立以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人以及第四代领导人的霸道日子将会过得确实 越来越难受!

甭管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人员愿不愿意、或者看不看到马来西亚每天所发生以一切政治变化!但是,由于在历史上、地缘政治经济上。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是血脉相连的!目前他们面对的政治尴尬局面是永远也无法摆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行动党的一党独裁霸道统治淫威将会被马来西亚的政治新气象彻底地摧毁!

以下是社交媒体及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对马哈蒂尔接见陈华彪、覃炳鑫博士、克里斯丁.韩小姐以及范国瀚的部分报道及报纸截图:

一、(中英文版)新加坡社运活跃分子在马来西亚关闸入境处受阻后,被告知列入“国际刑警关注名单”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search/top/?q=https%3A%2F%2Fwww.theonlinecitizen.com%2F2018%2F08%2F30%2Factivist-jolovan-wham-stopped-at-malaysia-customs-after-immigration-sees-interpol-alert%2F

以下是范国瀚在脸书网页上发表的帖子:

我在昨天被马来西亚移民局扣留了将近一个小时。根据马来西亚移民局官员告知,我已经被列入了国际刑警的名单。谁会知道,争取言论自由以及结社自由会成为通缉的大刑事犯?与我同行的可怜的朋友在移民局办公室外面等候多是时。 他担心我会被马来西亚移民局遣返回新加坡。

范国瀚目前被新加坡总检察署起诉涉嫌参与三项非法集会刑事罪。这三项涉嫌触犯的刑事罪是:1.三次触犯非法集会;2.拒绝签署警方录取口供后在口口供书签名;3.在地铁车厢里张挂一张A4 纸的标语涉嫌破坏地铁车厢(他过后把那张纸取下)。

最终马来西亚移民局允许范国瀚进入马来西亚,看来国际刑警发出的这项警讯源自于新加坡政府。无论如何,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在范国瀚离开新加坡的当天,是获得新加坡移民局批准的。

范国瀚在脸书上说,谁知道,争取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竟然会成为大刑事犯!

照片:由左至右,克里斯丁.韩、范国瀚、陈华彪覃炳鑫、希山胡丁.拉昔

这是不容易被问到,“您好!您有意与马来西亚总理见面吗?这是一个极有意义的一天。一连串的思考和消化。我将尽快地撰写此次与马来西亚总理的见面情况。”

二、(中英文版)新加坡流亡者、人权活跃分子会见马哈蒂尔医生

Exiled Singapore activist meets Dr Mahathir

转载自《今日自由马来西亚网站》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8/08/30/exiled-singapore-activist-meets-dr-mahathir/?fmt=1

陈华彪说,马来西亚在鼓励推动本区域的民主活动扮演更大的角色

马来西亚吉隆坡八达灵再也讯:一名在40年前与新加坡政府不合的流亡律师今天与马哈蒂尔见面举行会谈。他在见面时向向马哈蒂尔说,马来西亚希盟在最近的马来西亚大选取得的胜利将会大大地鼓舞着东南亚地区的民主化运动。

陈华彪是一名前学生领袖。他于1970年代被新加坡政府逮捕。同时,他在被政府指控涉及一项名为“马克思主义阴谋”的罪名下公民权被吊销。陈华彪是在一名马来西亚的人权活跃分子希山幕丁.拉昔、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和其他两人的陪同下与马哈蒂尔见面的。

他们与马哈蒂尔进行了约为90分钟的会面。会面期间双方讨论了有关马来西亚与新加坡老一代领袖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问题。

目前定居在伦敦的陈华彪告诉在场的记者,

“马来西亚‘509 ’选举的历史性结果,已经让新加坡失去了它在本区域的光环。我希望‘509’的选举局结果能够对新加坡人产生影响。马来西亚人民已经向新加坡人民指出了前进的方向——新加坡人民改变现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以及他们不需要感到恐惧。局势的发展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从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开始就一直统治着新加坡。”

陈华彪与人权活跃分子西沙幕丁.拉昔以及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

在八大灵再也总理办公室外合影

陈华彪一再地讲述着,马来西亚的改朝换代并没有出现种族冲突。

“它鼓舞着人民认识到,通过民主选举的改革进程将会导致暴力只不过是神话。马哈蒂尔领导希盟政府取得的胜利,为其他争取自由社会的人民带来了希望。马哈蒂尔准备分享自己的观点将会让新加坡(政府)感到忧虑。”

1970 年代,陈华彪是一名新加坡大学学生会主席。他参与了数个维护工人权益和民主权利的斗争。他最终被捕入狱。他在1970年代离开新加坡到英国寻求政治庇护。

1987年,新加坡政府指控他阴谋策划推翻政府和企图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府。结果,推动公民权被新加坡政府吊销。

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说,在与马哈蒂尔见面时,他要求马哈蒂尔率先领导东南亚区域人民争取更大的民主。他说,

“马来西亚‘509’大选解雇对新加坡人民来说是产生一个极大的震撼的。我们新加坡也有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因此,我们对马来西亚大选的进展予以极大的关注。我们想知道,同样地情况是否会在新加坡发生。“

三、《海峡时报》今日头条——

活跃分子邀请马哈蒂尔出席明年的民主为主题的会议

四、(中英文版)陈华彪在其他人权活跃分子的陪同下与马来西亚总理见面

Lawyer in exile and former student union leader meets Malaysian Prime Minister along with other activists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31/lawyer-in-exile-and-former-student-union-leader-meets-malaysian-prime-minister-along-with-other-activists/

陈华彪,新加坡70年代学生领袖,流亡于英国律师。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见面于2018830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政府中心布城的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 总理办公室与包括陈华彪在内的几位人权活跃分子见面。

这次的会见目的在于邀请总理马哈蒂尔在每年的一个有关民主课题的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总理办公室负责人在会谈结束后证实,马哈蒂尔总理已经在“原则上”接受了邀请。

陈华彪说,

“就我个人而言,最为重要的事情是 ,马哈蒂尔为通过(希盟政府)的胜利一个自由的社会带来了积极和强烈的愿望。

我个人认为,马哈蒂尔的政府已经为马来西亚的自由开闭了空间。我为此感到骄傲。马来西亚政府的这一成就已经成为那些为主去民主的国家的人们,不仅仅是新加坡人民,而是全东南亚国家人民树立 榜样。”

在记者询问,对于此次在吉隆坡与马哈蒂尔总理的会面,新加坡政府将做出什么反应时,他说,

“它(新加坡政府)将会非常关注(我们)这次会面。但是,这并不是由于我与马哈蒂尔医生的见面。而是,马哈蒂尔总理准备与大家分享有关民主的看法,已经同时加强发展本区域的民主。”

他补充说,

“相信新加坡政府感到严重关注的问题是,马来西亚不经意地抢走了新加坡的光环”(马来西亚)所发生的一切将会在新加坡形成强烈的对比。新加坡将会由于一党全面专制执政而显得是一个落后与古老的的社会。”

陈华彪与马哈蒂尔会面后接受记者采访记者。见视频网址: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31/lawyer-in-exile-and-former-student-union-leader-meets-malaysian-prime-minister-along-with-other-activists/

当被询问道,邻国马来西亚在五月份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结果,是否会对新加坡的政治产生反效应时,陈华彪说,

“我希望是如此。因为马来西亚人民已经为新加坡人民指出了政治改变是完全有可能的。这样政治改变形式并不是通过暴力对抗途径而获得的。”

陈华彪是在1976年被捕,法院。政府指控他涉嫌激烈的鼓动工人造成骚扰,经法院审讯判决罪名成立入狱服刑。接着。新加坡政府点名他说1978年马克思主义阴谋的幕后指使者(见网址:pinpointed),新加坡政府为此展开了一项逮捕被指控者的“光谱行动”。“光谱行动”指控被捕的22人是阴谋推翻新加坡政府。在“光谱行动”后不久,新加坡政府援引新加坡宪法第136(1)项下条款(见网址:section 135(1) of the Singapore constitution)吊销了陈华彪的公民权。(见网址:revoked),由于陈华彪的公民权被吊销,迫使他流亡到英国。至今已经10年了。

与陈华彪一起会见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的其他人包括了新加坡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报章自由撰写人克里斯丁.韩小姐、公民权利运动活跃分子范国瀚、漫画与绘画获奖者刘敬贤(Sonny_Liew),以及马来西亚政治活跃老将西沙幕丁.拉昔(Hishamuddin Rais。西沙幕丁.拉昔同时也是陈华彪组织的“改变东南亚的力量”(“Forces for the Renewal of Southeast Asia.”)的成员。他也是此次组织觐见马哈蒂尔的参与者。

覃炳鑫博士与马来西亚总理合影

今天我与马哈蒂尔见面时,我要求他来到东南亚国家推进民主化、人权、言论自由以及咨询自由的运动。我同时表示,促进马来西亚人民与新加坡人民之间更加紧密的关系。我也赠送给他一本书名为:《与神共舞》(“Living with Myths in Singapore”)(编者注:本本书是于由2017年7月7日 – Living with Myths in Singapore(《與神話共舞》) Edited by: 羅家成(Loh Kah Seng),覃炳鑫(Thum Ping Tjin), 謝明達 (Jack Meng-Tat Chia) 给他编辑出版的。)

范国瀚与2018830日在进入马来西亚边检关闸时,由于他的名字出现在移民局的电脑系统荧光幕上。电脑系统显示他的名字被列入国际刑警名单里,结果他在移民局光滞留了大约一小时(见网址:held up at the immigration on Thursday for an hour a)。但是,在当天他是从新加坡兀兰关闸离境的。范国瀚目前被新加坡政府总检察署起诉数项非法集会、不再警方的口供树上签名以及破坏公物的控状。

五、(中英文版)《今日在线新闻》在报道有关马哈蒂尔医生与陈华彪之间会面的文章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TODAYonline made a huge error in its article covering the meeting between Dr. Mahathir and Mr Tan Wah Piow

图片说明:《亚洲新闻频道》红色框内说明:“陈先生是涉及一个于1987马克思主义阴谋政变的计划,之后他的股权被吊销。”

我相信,《今日新闻在线》在报道有关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医生与陈华彪之间地第二次会面时已犯上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见网址:TODAYonline has made a huge error in its article)。

《今日在线新闻》说:

“陈华彪是涉及一项在1987年策划的马克思主义政变和他的公民权被吊销”。

它的这样叙述是含糊其辞的、缺乏准确性及具有误导性的。

陈华彪先生被新加坡政府指控涉及一个“马克思主义阴谋”。从一开始,这个所谓的“阴谋”就已经一再地被人讥为是笑柄和滑稽的。这个所谓的“阴谋论”被杰出的历史学者标签为“幻想”和“神秘”的故事。陈华彪先生本人是断然否认任何涉及这样的所谓“政变阴谋”的。

见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YIv0nf46Q

陈华彪先生明确和坚决的立场阐明,公民权被吊销是由于涉及策划一项马克斯主义政变阴谋是一个具有错误的虚假的陈述。

更不用说在新加坡宪法第1351)(见网址section 135(1) of the Singapore constitution)项下陈先生的“公民权被吊销”(见网址his citizenship revoked)后被迫继续在海外居住达10年之久。

假设,文章的作者相信陈华彪先生是被判处触犯有罪,他或者她也需要具有清晰的分析能力鉴别能力,这是属于个人的偏见或信仰和事实证明的。对陈先生的这项指控的核心问题是,是首先法院是否已经确定有存在着马克思主义阴谋这件事?或者证明指控陈华彪先生在这起“事件”上是幕后主脑人物?

除了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的监禁外,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经过法院的正式起诉或者是判决。被监禁者在那个时候已经阐述了他们为什么会被政府非法逮捕监禁。他们甚指控在被监禁审讯期间遭受当局残酷的虐待情况。

面对着这个问题事实的争论,可以肯定地说,一切事实对眼见为实。

陈先生可能被当局“指控”涉及参与一部分的“马克思主义政变阴谋”。但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像《今日在线新闻》一样不是黑即是白的说,陈华彪先生是涉及一项在1987年的“马克思主义政变阴谋”和这是导致他的公民权被吊销的原因。

《今日在线新闻》举出的事实是,首先指责陈先生是涉及“马克思主义阴谋”,以及策划一项政变。

根据那些在“光谱行动”下被捕者接受采访时所出版的广泛文章和研究的资料显示,从一开始就已经对这个所谓的“策划马克思主义阴谋政变”就存有着质疑了!陈先生的被指控有罪,可能他是一名优秀的公民权利活跃分子。他根本就不是一名主张共产党似的武装起义者。

《今日在线新闻》必须是要非常谨慎选词用字。它必须不要为了使用“指控”的字眼,以及那些对陈先生存有疑议和准确性的“指控”设置不负责任的背景。

六、《联合早报》行动党国会议员谢建平指责

覃炳鑫博士与马哈蒂尔会面是不存好意

《早报》报道了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健平,对于历史研究员覃炳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是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深感意外,并指覃炳鑫显然对新加坡不怀好意。

覃炳鑫与另外五人星期四(8月30日)在马来西亚与首相马哈迪会面。覃炳鑫事后在Facebook上透露,他同马哈迪会面时,吁请对方在推动东南亚民主,人权,自由言论,信息自由方面,扮演领头的角色。

覃炳鑫随后又在昨天(8月31日)于Facebook上,

祝前马来亚联邦的人民“独立日愉快”,并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独立日愉快”

谢健平写道,

他好奇,覃炳鑫为何会邀请马哈迪“把民主带来新加坡”

谢健平表示

对于覃炳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是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深感意外,并说,也许正因如此,覃炳鑫和他的支持者才会觉得,邀请马国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事务是可以接受的。

谢健平说,在他看来,覃炳鑫显然对新加坡不怀好意。

谢建平说,

“对于覃炳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是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深感意外”(?)——

  1. 我们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否非常了解和研究行动党过去的历史?到底是否知道和了解李光耀在1953年起草的《人民行动党建党宣言》?

  2. 新加坡是否知道和了解1959年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时李光耀承诺实现的竞选宣言?

  3. 新加坡是否还记得;两个星期前李显龙提出要颁发“默迪卡”卡的苦心?

由于他根本就不知道在马来西亚尚未成立前,所以在马来亚半岛和新加坡的政治组织制定的最高和要实现的政治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至于这个马来亚要实行的政治体制具体内容,各个政治组织独有自己不同的诠释!

所以,这个家伙才会提出:

“覃炳鑫和他的支持者才会觉得,邀请马国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事务是可以接受的。”、“覃炳鑫为何会邀请马哈迪“把民主带来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