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群众公开捐款行动传来行动党霸道独裁统治的丧钟声!

2018年10月24日晚间,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林瑞林、刘逞强和必丹星通过社交媒体网站INGOODFAITH.BLOG发出呼吁书,公开呼吁公众乐捐支持正在进行的市镇会诉讼案件的抗诉法令基金。

在呼吁书发布后的24小时,在当晚10.30分开始,就获得了反对行动党支持反对党的网民和支持者的热烈响应。在1025日晚间10.30分,筹措到的法律基金已经达到近50万元。到了1026日晚间10.30分,已筹措法律基金迫近100万元。在1027日早上宣布筹措法律基金总额达1,008,802元。

三名国议员是在已经耗尽了个人的积蓄60万新元支付这场官司费用,迫不得已的情况向老百姓发出呼吁的。预估这个官司所需的费用约为2百万新元。

在这短短的72小时里, 我们看到了什么?

回顾起55年前(也就是从林清祥等左翼领导人退出人民行动党、组织社会主义阵线、到1968年之前)、或者是40年前(也就是工人党前主席JP惹勒热南、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那个时代),李光耀还活着的时候,绝对没有任何人敢于公开捐款给任何反对行动党的个人或者组织!就别说是法令基金!但是,这次却一反过去!

一个极其令人感到惊讶的3个共同点是:

  1. 捐助者的款项数额都是:200元、或者是300元居多;乐捐者明确地说,这是行动党承诺在年底发给他们的“花红”数额。

  1. 乐捐者公开在网上说明自己的捐款来源是:捐款来自新加坡共和国政府财政部年底即将发给老百姓的花红

  2. 乐捐者在汇款后都把自己的银行汇款单在网上发布。以资证明。

这说明了什么?

  1. 民意不可欺。捐款给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的捐款者并不是每一个都是工人党的死忠支持者!他们当中有不少人不一定会苟同工人党在对待行动党实施的霸道独裁行径的立场和态度(例如:(一)在今年5月份,《国会蓄意散播网络虚假信息特权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上,工人党的必丹星对三木根对历史学者覃柄鑫博士进行长达6小时的审讯,以及它们向国会递交的建议书;(二)对于行动党镇压社运分子的霸道行进采取缄默的态度……等问题)……)。事实是, 捐款者是已经看穿了行动党企图通过民事诉讼手段,把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提告到法院的政治动机——法院可能判决他们必须赔偿3千万元。一旦判决成立,如果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无法偿还这笔巨额赔偿款,就要面对可能破产以及失去国会议员资格的结局!)这就是说:新的国际国内的政治环境迫使行动党必须放弃使用过去李光耀时代对反对者实施的政治手段——直接通过《内部安全法令》逮捕监禁和在刑事诽谤法令下判处对方破产的途径消灭反对党!

  2. 民意不可辱。行动党企图通过高昂的法院诉讼费,迫使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在耗尽财力情况下就范!行动党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对没有人敢公开站出来在经济上声援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的诉讼案件!这是行动党激怒了捐款者的真正原因!

为此,社交媒体网站《雅虎》进行了一次网上调查。调查的题目是:您是否会捐款给工人党法令基金?(注:工人党本身并不是筹措法令基金的发起者。号召公众捐款者是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调查结果是:

决定捐款者:73%;不捐款者:23%

尽管行动党把后港阿裕尼市镇会这场官司策划定性为是民事诉讼。行动党从一开始也保持缄默。但是,对行动党人来说,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公开进行筹措法律基金的呼吁,以及获得热烈响应,绝对不是什么好滋味!

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的捐款号召在短短的72小时就筹措到超过100百万!为此,行动党豢养的所谓“政治学者”、政治评论员纷纷跳出来狂嚣!

它们说:

“林瑞莲等人出来要求公众募捐的动机多少给人一种,他们不是那么有信心赢得官司的感觉。所以出于经济考量他们确实需要筹款来支付经费……

寻求公众捐款打官司并不罕见。之前也有人总理起诉诽谤的博客鄞玉林就这么做过……林瑞莲等人都不是穷人……我觉得寻求捐款的举动是为了博取观众的同情,甚至是希望能向公众展示他们被欺负……”

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展开号召老百姓捐款,这绝对不仅仅是解决法令基金的问题!这一点不必浪费时间与政治学者政治评论员费口舌!

  1. 是的。他们三个 人不是穷人。但是,也绝对不是身缠万贯的亿万富翁!

  2. 他们三个人本来就是政治人物,理所当然,他们所做的一切必然是会与政治挂钩!即便是他们不主动与政治挂钩,老百姓也已经习惯地认为,这是一场政治迫害!——这是行动党要在2020年大选前消灭工人党的有生力量!(196322日发生的冷藏行动就是李光耀要在新加坡要加入马来西亚前彻底消灭左翼力量的历史事实!)

对于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这次的公开号召捐款行动的真正政治意义是:

  1. 这是一次民意思变的反映!人民已经感受到:目前唯一还能够留在国会的反对党即将消失了!——因为一旦法院判决,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必须支付3千万元的索赔款!其结果就是: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将可能面对破产和失去国会议员的资格!

  2. 人民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通过银行转款的收据上载到网上!——是老百姓在互相鼓励!老百姓甘冒着与行动党对着干的风险,说明他们在政治上已经开始觉悟了!特别是长期以来投票给反对党的支持者更加坚定不移!

  3. 行动党过去55年来实施了独霸独裁统治!特别是从2013年开始一直不断地加紧进行修改旧法、制定新法,以压制人民的不满,但是,这次老百姓公开响应工人党三名国会议员的捐款号召,已经明确地告诉行动党:这一切独霸独裁统治手段开始失去阻吓作用了!

最后,让我们引用已故社会主义阵线领导人、前政治拘留者林福寿医生说了以下的这段话,可以说明三名工人党国会议员筹措法令基金为什么会获得空前热烈响应和支持答案:

世上没有一种政治上形势是可以永远保持停滞不变的。不久,人们摆脱新加坡半个世纪以来的政治压迫的日子终究将会到来。(见《坚贞的人民英雄林福寿医生》)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尊敬的必丹星,请您阅读第12页 Dear Pritam, please see page 12…

作者:陈华彪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__tn__=%2CdCH-R-R&eid=ARCEgAulBoHsplpiJSBKCun1Med9ZKgxpCdLBmtn6bZ4UAAxd2088GF0DoElnumYJJp5vz8XmOPtJ4pj&hc_ref=ARTkxqNXBFpqg0u5sB7XOI_Zy3iOlKQ9KsQxC2QzGfoCF6lmXf03McWLScH_wU-MpdQ&fref=nf

在与Pritam Singh团结一致的同时,我也邀请他阅读Michael Leigh教授的书第12页……

我对覃炳鑫博士以一名关心的公民和历史学家在”对付假新闻立法提案”的特选委员会听证会上供证时受到行动党统治集团的粗暴打击并不感到惊讶。

被行动党垄断的特选委员会将对该立法提案盖上橡皮图章而成了定局已经不在话下。

令我感到困扰的是,无疑的也是令许多其他的人倍感失望的是,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和与其他特选委员会的行动党成员一起投票批准了这份报告,从而支持报告中攻击覃炳鑫博士作为个人和历史学家的诚信,这是件十分不幸的事情。

我不断在思考毕丹星的话:“尽管我同意覃炳鑫是被故意挑出来的,但在供证时他也挑行动党出来并施以特殊对待。他们 (指行动党) 不会让这事情出现在议会的记录内而不作出反驳。覃炳鑫有权针对行动党,但也要包括面对后果。”

以一般人的话来说,毕丹星几乎是在说“嘿覃炳鑫!你这是自取其咎”

要怎么样以恰当的话来反驳毕丹星却又不冒犯那些支持工人党的人呢? 若以较轻微的方式来反驳他,我会说毕丹星因欠缺政治家应有的情绪智力而无法同情覃炳鑫博士。

毕丹星选择忽略覃炳鑫博士的陈词是一件不幸的事。由于毕丹星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历史教育,作为一项有建设性的建议,请他考虑最近我从Michael Leigh教授的书中发现的一些证据,Michael Leigh教授是有关砂劳越和大马来西亚课题的大约60项包括书本、章回或文章的作者。

在2018年出版的《沙劳越和汶莱与马来西亚的成立》一书中,Michael Leigh在第12页中写道:

调查马来西问题的汶莱调查委员会的实况调查报告照实报导了汶莱各皆层几乎是100%的人民都反对汶莱并入马来西亚。但这个报告书却从未曾发表过。事实上,殖民地政务秘书在电报中说,除非压制实况调查委员会报告的发表,李光耀恐吓要把新加坡路透新闻社关掉。路透社终于屈服了。”

压制这一重要新闻的发表具深长的意义,因为后来汶莱起义被作为镇压和未经审讯拘禁社阵许多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的藉口之一。

Michael Leigh的书中这一证据证实了覃炳鑫奋力反抗”对付假新闻立法提案”的原因。我们怎么能够让一个擅长压制真相和制造假新闻的政党来提出禁止假新闻的法案呢?

陈华彪

注:愿与毕丹星及其同僚团结一致。

Dear Pritam, please see page 12…

I was not surprised when Dr Ping Tjin Thum was savagely mauled by the PAP establishment for his intervention as a concerned citizen and historian at the select committee hearing on the proposed legislation against fake news.

That the PAP dominated Select Committee would rubber stamp the proposal was a foregone conclusion.

What troubled me, and no doubt disappointed many, was the unfortunate fact that the Workers’ Party Secretary-General Pritam Singh voted together with the PAP members approving the report, thereby endorsing the Report attack on the integrity of Dr Thum as a person, and a historian.

I have been pondering over the words of Pritam Singh: “As much as I agree PJ (Thum PingTjin) was singled out, he also singled out the PAP for special treatment in his representation. There was no way they were going to let that stand on the parliament record, unrebutted. Singling out the PAP was PJ’s prerogative, consequences included.”

In layman term, Pritam Singh was almost saying “Hey PJ, you asked for it”.

What should be my appropriate choice of words to rebuke Pritam Singh without offending those who support the Workers’ Party? For a mild rebuke, I would say that Pritam’s failure to empathise with Dr Thum was because he lacks the requisite emotional intelligence required of a politician.

It is unfortunate that Pritam Singh chose to ignore Dr Thum’s submission. As Pritam Singh is not well schooled in history, as a constructive suggestion, I recommend him to consider a piece of evidence I recently discovered in the latest book of Professor Michael Leigh, an author of “some 60 books, chapters and articles on Sarawak and Greater Malaysia”.

In “Sarawak and Brunei in the Making of Malaysia” published in 2018, Michael Leigh wrote at page 12:

“The fact-finding Commission [Brunei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Malaysia] reportedly record stiff and almost 100 per cent opposition to merging Brunei into Malaysia, from all sections of the population. That report was never released. In fact, the 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colonies cabled that Lee Kuan Yew had threatened to close the Reuters News Agency in Singapore, unless their reports on the Brunei fact-finding Commission was suppressed. Reuters obliged.”

The suppression of this important piece of news was important, because the Brunei revolt was later used as one of the justification for the suppression, and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of many Barisan Socialist politicians and activists.

The evidence in Michael Leigh’s book corroborates with the central thrust of PJ Thum’s objection to the proposed anti-fake news law. How can a party skilled in the suppression of truth, and the manufacturer of fake news, be trusted to legislate a law against fake news.

Tan Wah Piow

note: Solidarity with Pritam Singh and his colleagues.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内部安全局庆祝镇压与迫害70周年 The ISD celebrates 70 years of oppression and suppression

转载自: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0/07/the-isd-celebrates-70-years-of-oppression-and-suppression/

toc

Screenshot_2018-10-08 The ISD celebrates 70 years of oppression and suppression - The Online Citizen

新加坡内部安全据最近举行宴会邀请新加坡的政治精英分子庆祝成立70周年(见网址:The 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 (ISD) recently celebrated its 70th anniversary with a dinner party attended by Singapore’s political elite)。出席庆祝宴会的包括了总统哈利玛和总理李显龙。内部安全局的存在今天的新加坡的具有许多质疑的问题及其是否需要。当年导致它存在的原因到了今天的新加坡已经不复存在了。它的继续存在只能是让人们回忆起英国殖民主义这的继续存在和一个滥用权力的钱潜在象征。

广大的人民仍然需要内部安全局吗?让每看到它存在的相关性吗?政府每年耗费在内部安全局的开销是多少?是谁支助内部安全局庆祝周年纪念宴会的?把宴会的开支撇在一边,就单单出席宴会者都是属于贵宾级人物,如总理李显龙、总统哈利玛的高级别的安保措施的开支就是一笔账了。这些贵宾级人物的出席的安保开支是多少?公众人士会同意这样的开支吗?

我并不反对举行类似于纪念旅程碑的宴会和显要的政治人物出席这样的庆祝场合。无论如何,主要的是,我们必须记住,这并不是在庆祝取得什么成绩。相反地,它是在颂扬持续的镇压与迫害。

让我们不要忘记,内部安全局的用来执行光谱行动冷藏行动的工具。每一次的行动党都导致许多公民在不经审讯下被监禁、或者是被公诉。特别是光谱行动,它导致了如张素兰这样被非法监禁的人,事实已经证明了他们是没有任何不良意图的好人。

基于这一点,我们如何肯定内部安全局的庆祝宴会呢?更为糟糕的是,我们怎么可以同意使用人民党公帑去庆祝宴会这个令人感到畏惧的机构?

一些人在争辩说,内部安全局的存在是为了对付恐怖分子。无论如何,至今到底有多少个恐怖分子被逮捕监禁?谈到冷藏行动光谱行动,在这两个行动下,被捕者似乎是政治犯多过恐怖分子。从这个观点上而言,内部安全的继续存在是为了对付恐怖分子仍然的需要进行确定的!

与此同时,我们不是还制定了其他的法律法规来对付恐怖分子吗?

事实说明,内部安全局的存在只能是继续造成了人民的恐惧心里。为了庆祝它的成立旅程碑而花费公帑只能是进一步激怒人民。

Screenshot_2018-10-08 The ISD celebrates 70 years of oppression and suppression - The Online Citizen(1)

 

图片附注文字:新加坡成立只有53年,但是内部安全局却成立比它还要早的历史。我们庆祝它成立70周年。

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内部安全局在对付共产党的威胁方面扮演了一个及其重要的角色。今天新加坡已经面对着新的和威胁的威胁,特别是恐怖主义及网络威胁。内部安全局的警戒性及其坚强的努力,确保了我们的国家的安全。它已经以自己的能力和诚信树立了自身的威严声望。……

The ISD celebrates 70 years of oppression and suppression-page-001

The ISD celebrates 70 years of oppression and suppression-page-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