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资媒局对《网络公民》抛重弹 要求众筹捐款者需实名 IMDA throws “bombshell” at TOC’s fundraising efforts by seeking NRIC number for all its donors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2/21/imda-throws-bombshell-at-tocs-fundraising-efforts-by-seeking-nric-number-for-all-its-donors/?fbclid=IwAR1RYog0DVFmHzfdLuMp4A-B7ORSI6lH6YwFwm0szIgi8mTvDOxWomYsvqw

作者:许渊臣             2018年12月21日

早前,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向警方投报本社英语版涉嫌刊载了含诽谤内容文章。不过,资媒局今早再对本社投下重磅弹,指出本社只能接受来自本地、且经验证的捐献来源,以维持运营。

这意味着,任何未附带个人信息的任何捐款,将被资媒局视为“未经认证的本地资源”,收到的捐款必须退回。

在资媒局所指的第2(d)条款中,如有理由相信捐款来自国外,《网络公民》需呈报有关捐款来源。但是有关条文并未指明,资媒局必须取得捐献者的全名和公民身份,即便所谓的“经验证本地资源”这一词,也未出现在捐献申请表格中。似乎资媒局随意订立条件

设下比政党募捐还苛刻的条

资媒局对本社设下的条件限制,甚至比政党还苛刻。如果大家可以参考以下政治捐献表格,大家会发现,有关人士只有捐款超过一万新元,才需要核实身份。

本社在之前曾被列为政治组织,我们其实只需要确保所接受的捐献,并非来自国外,只要捐款在五千以下,就无需申报。

但是在资媒局设定的要求下,似乎所有本社所接收到的民众捐献,捐献者都要提供身份证号,来证实这是本地资源。

在2015年的大选之前进行的两次募捐,我们成功募捐得六万新元,但当时资媒局也不曾立下所谓捐献者需实名的条件。

事实上,根据资媒局的消息,本地众多社会经济网站,只有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Middle Ground(已停业)和《网络公民》,受资媒局在广播(许可证类)通知下管制。

另一种阻挠方

坦率地说,《网络公民》肯定不是受政府欢迎的机构,支持者不会愿意他们的名字呈报给政府。即便资媒局声称此举是为了避免外国势力干预,但照我说,就是对媒体的恐吓和骚扰。

2017年10月,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中曾说过:

在2008年,“记者无疆界”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73国中我国仅排名144,还在几内亚、苏丹、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的后面。

所以我在2009年提到,有报导称在几内亚有人被“野蛮军政府”枪杀;妇女在街上被强奸,但对于“记者无疆界”组织来说,他们的新闻自由排名仍高于我国。

但“记者无疆界”对我国的新闻自由评比仍然不佳。2017年,我国在180国中仅排名151位,再次低于几内亚;但排名在我国之前的国家:在甘比亚,记者遭拘留、关闭互联网、关掉媒体甚至在去年禁止国际通话服务;在南苏丹,出现世上最严重的避难所危机之一,人民受内战所苦;就连阿富汗、巴基斯坦都排在我国之前。我很想请“记者无疆界”到那里看看。

所以,我们必须对这些所谓国际排名保持警惕,也要清楚他们背后的政治动机。有时,如果他们显然是虚假的,就忽略他们,别把他们的评价常挂在嘴边。

不过,就近期发生的事来看,显然部长对新加坡新闻自由排名的看法是谬误的。即便没有发生暴力行为,但正是对媒体的种种掣肘,才拉低了我国的新闻自由排名。在新加坡,即使记者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报导,但可以用法规来掣肘,使得媒体单位无法正常运作,可见部长的言论毫无意义。

针对资媒局的行动,本社已致函并静候该局的回覆。

对于在过去数周已转账捐献给本社的善心人士,如果您未表明身份,您可发邮件到theonlinecitizen@gmail.com来核实身份,对造成的这些不便,本社深表歉意。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行动党的硬道理HARD TRUTHS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videos/2229573737290881/?__xts__[0]=68.ARAHoyqyjHyasxvWo7cZEv-JANe7frSXFzgtJY497O1u2b0xrxLDKtcnHtH7qEJt7pxVqKi-frHrg3A_fyHJi1_LgZR6IC9lOIaPRyHrSimIhyTcgxdB6bNehQr50JrzasncK0BR78HtjTx07jHoOwed1RDWM79BnP5r7LnED3lRrv1GtzkIVwJgFAwD85360GF-0H88RyO2IwYAlKoUcp588G6gzI4dONeIRDp1at0QCFYPri3kHC0SARKn_COIO-XNJ6E4WsDkjPXmY6_lNkuzv5U4WaSzx2UnB-oCRvlY1zcPUhhskNL-JgyLyxmjySRXozRP697TM8s8LSn8luqhepeD16EmUzk&__tn__=-R

注:本文章英文原题目为《硬道理》(HARD TRUTHS)。

在过去几个星期,我们从资讯媒体发展局(简称“IMDA”)、警署传召问讯和被传召者到警署接受问讯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前金融服务专业协会主席及非政府组织MURA(The Society of Financial Service Professionals and MARUAH)梁实轩、哈佛大学校友,博客Daniel Augustine De Costa以及《公民网络网站》编辑许渊臣,认识到了一个硬道理:

  1. 之前(警方发出的)严厉警告信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 资讯媒体发展局(简称“IMDA”)实施的要求删除社交媒体网站发表的帖子的措施,已经无法满足于居高权威者、或者是高级公务员、或者是总理。请做好被起诉和个人的电子设备被充公的思想准备。

  3. 当您被要求到警署报到接受问讯时,一旦警方约定的时间已经确定了,甭管您是要求展延传讯日期与时间是否已经择日安排、或者是警方没有反对、或者是警方没有受到警方的确认信函情况下,您要准备面对被逮捕。(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a.35045408513…/1112073895636250/…

  4. 到哦警署报到时,没有携带个人的旅行证件不是一项指示,报到者将不会受到起诉。

  5. 警方提出为涉嫌者提供保外候审在这世界上已经不复存在了。您的家人或者亲友们无法及时为您提供担保,请您做好思想准备在警署的拘留所里度过一夜。

  6. 当在进入法院起诉法律程序前48小时,担保范围可以扩大,就如De Costa案件一样,警方提出了具保金额为1万元,包括了一项可以涉嫌触犯足于构成逮捕的案件以及另一项也涉嫌触犯足于构成被逮捕的案件。

  7. 法院有权拒绝担保人的提供的担保行为,甭管证明担保人是否存着在明确的合法性。(见网址: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112933922216914?__xts__%5B0%5D=68.ARBvdDIMVPHlJd3XlJ-eLmVCRJGtGJkWGGjpJLKXQbg4K5a1iO_047PdczvCmsYRRf6q3DEJGfEov-aAy9Pnd3cKMsYbmOjCb53A4NLGv5LEyoA5-_jV1uAjEY7SEHs1TdOQ3uMm9QD7b6FZXc5V69sxJ77y0qODHkEJQWJSzwjcS7k4vpJC068kTlNKJY_pmUuqIGpmWILj4sgBGPhbb7dQjgXt1XlhRehEqEgAlHzpeNQ-Zye_s0Lehx-nZ6dZk7bkR34Tc8PRcN3223b2U7ckIsfElsmmqtjig7RMzZ2XipLDoVcYfuqTdsuiPAmipaiLVkwQigCU4eX-zBFFAKvZug&__tn__=-R

  8. 充公个人的电子设备,包括手机似乎已经成了警方规范的法律行为了,您不要期盼这些被充公的电子设备在归还时的完整无损的。

请聆听许渊臣在谈及他于20181212日被传召到广东民路警署大厦接受问讯前的录像视频。

见网址: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videos/2229573737290881/

我给予所有的社运活动者的温馨提醒说:

当您被传召到警署问讯时,就像如我当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捕时,在接到内部安全局高级官员的传召一样所作的思想准备——“做最坏的打算、期盼良好的结局

黑暗的日子已经到来了!


留下评论

新书推荐:张素兰:《大和小生物——在蓝色栅门的后面诗歌与作画》(中文版)CREATURES BIG AND SMALL: PEOMS AND DRAWINGS FROM BEHIND THE BLUE GATE

                                          张素兰小姐

《光谱行动》下被捕的前政治拘留者、人权律师张素兰小姐最新著作:《大和小的生物——在蓝色栅门的后面的诗歌与作画》已经在最近出版发行了。本书附有22首本人 创作的英文诗歌翻译成中文。

这是张素兰小姐被捕不经审讯被监禁在维特里路拘留中心单独监禁期间撰写诗歌与作画。

这是张素兰小姐继续于2105年出版了《在蓝色栅门的后面》一书后,另一本叙述自己在单独监禁期间的牢狱生活。

您可以到以下网址浏览作者张素兰小姐畅谈自己有关这本一些点滴:

https://www.youtube.com/attribution_link…

请大家予以支持及踊跃购买本书。谢谢。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国家法院必须给予梁实轩和许渊臣一个说法和道歉 Function 8 asks State Court explain why Leong rejected as bailor resulting in longer lock-up for TOC Editor

                                          作者: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

基于国家法院拒绝接受梁实轩先生于2018年12月13日为《网络公民》主编许渊臣保外候审的担保人的具保候审,导致许渊臣在当天出现前所未有的尴尬,同时也因此需要耗费数小时被拘押在令人感到不舒适的警署拘留室。国家法院为此需要向梁实轩和许渊臣提出解释和道歉。

《刑事诉讼法典》第94(1)(e)条下,只有同属被告者不能够成为担保人。此条款如下:

“如需要提供具保候审——“在刑事案件中为被告提供担保的者,不可以是同属一个案件的被告人。”

梁实轩先生说许渊臣的朋友。梁实轩先生不是许渊臣案件的同属被告人,国家法院是基于哪一条法令拒绝梁实轩先生作为许渊臣的保外候审的担保人?

明显地国家拒绝梁实轩先生作为担保人为许渊臣提供保外候审的理由是,由于他目前正面对总理李显龙在高院的起诉诉讼案件。假设这是国家法院拒绝梁实轩先生成为许渊臣的保外候审的担保人的理由(我想,国家法院应该不基于这样的理由),那么,这是极其可悲的。

总理李显龙起诉梁实轩先生的诉讼案件是属于民事诉讼案件。他并没有被转为与许渊臣案件的同属被告。因此,根本就牵扯不上他具备担保许渊臣保外后生的本地人资格。

在相关的法律约定下,作为一名为涉嫌者提供具保候审的担保人承担应有的法律责职责是,确保被告在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必须按时出庭受审。法院巍峨许渊臣提出的内外候审金额是5千元。假设许渊臣在法院开庭之日未能按时出庭受审,那么,梁实轩所承担的法律责任就是充公其作为担保人缴交的5千元保证金.许渊臣弃保行为是不可能存在的。

国家法院为此必须要给予梁实轩先生和许渊臣先生一个说法和道歉。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警方的传召问讯POLICE INTERVIEWS

      

                                              张素兰

转载自: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1112078642302442?__tn__=K-R

在目前的情况下,所有的社运活动分子都必须要有心里准备,都会随时被警方传召问讯,同时,他们个人所拥有的电子设备将会被警方充公。新加坡的黑暗日子已经降临了。

“在黑暗的日子里:还会唱歌吗?是的,也会唱歌。是关于黑暗的歌曲”—— 著名德国戏剧家与诗人–贝尔托·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

假设您的被警方传召到警署问讯。请您必须按时准时赴约,即便是您怀疑自己可能会被逮捕。

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 ,就是使用笔名Willy Sum在《网络公民网站》发表文章《谢健平脸书贴文的启示》(The take away from Seah Kian Ping’s Facebook post)。的作者。由于他不要让读者看到自己的名字时,被误解是外国人,而使用了Willy Sum的笔名。这次事件让他在自己的生命中带来了震撼。他的在2018年12月12日下午一点在家里被警方逮捕的。

事实上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已经事先获得警方的通知,在当天早上10点钟到广东民路警署报到接受问讯,他尝试展延再过几天才到警署报到。他在1210日星期一到广东民路见了警方负责官员。警方告诉他会(按照他的要求)调整传召的日期。但是。警方过后并没有这么做。

由于警方没有做出回应,迪哥达先生Mr De Costa)没有按时在当天早上10点钟到广东民路报到。他要求展延数天后的原因是,由于当天自己要参加一场面试。就咋当天下午1点整,警方人员到他的家里逮捕了他。

在抵达广东民路警署时,刑事调查局(CID)起诉他两项罪状。

  1. 涉嫌触犯了刑事法典第500条,事实上他是不足于构成触犯者条罪状而被逮捕。例如,法律并没有赋予警方拥有权力逮捕他;

  2. 在《滥用电脑法令》第3款(1)项下,在未经电邮主人Sim Wee Lee的同意下,冒用Sim Wee Lee的电邮账号willysim71@yahoo.com.sg,发电邮给《网络公民》。

他被起诉的第二项涉嫌罪状是足于构成出的饭有关的法令而被逮捕的。即使这也是一种复合性的涉嫌犯罪。例如,这就诸如当局可以接受通过接受触犯交通法令的罚款一样。

在过去数年来,新加坡的法令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厉了。目前消耗品实施的刑事法典是延续了1872年的英国法律的。只有在涉及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才赋予警方人员由于逮捕令。国会通过了立法与修正现存的法令已经赋予警方带队任何事件都拥有行使逮捕的权力。法令也授权按警方人员可以在深更半夜到百姓家里。如果警方人员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在没有持有逮捕令的情况下逮捕您。

这样的事件已经于2017年发生在结霜桥旧货市场公会主席许永坤的身上了。佳能官方人员在深更半夜到他的家进行所差,并充公了他的手机。最后,警方发现,他们到徐永坤先生家具那些搜查和骚扰是找错的人。但是,对于警方人员来说,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他们并没有向许永坤先生给个说法和做出道歉。(见网址:https://www.google.com/url…

2016年,我被指控涉嫌触犯了刑事法典第78B)《国会选举法令》项下。在武吉巴督补选的冷静日当天发表、或者重发一些文章和评论。这是属于轻微涉嫌犯罪。但是,警方利用这个机会窜进我的家,充公了我的个人电脑和手机。他们给予的简单理由,就是触犯了上述的法令是属于可以被逮捕的。

但是,在刑事法典第31)条滥用电脑法令款项下,涉嫌触犯刑事诽谤并不属于触犯可以被逮捕的。为此,一组警方人员到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逮捕他。他被起诉后被拘押。数小时之后,他才以一万元被具保出外候审。

我希望警方能够回复我以下的问题。假设我上述所说的是错误的,我可以纠正。

  1. 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捕他亲自到广东民路警署要求展延问讯日期时,警方是不是还需要到他的家里上演这出戏?

  2. 警方一直以来都是通过电话或者是递送信件处理类似迪哥达先生Daniel Augustin De Costa的案件,告知他无法展延问讯日期?

  3. 为什么警方人员需要耗费4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一场这样的行动?

  4. 警方的的行动是不是要发挥具有震撼性和恐吓的意图?

仅此温馨提醒所有的社会运工作者们,务必注意:在警方传召问讯时,必须准时赴约。除非警方以书面通知您的传召日期时间已经展延(或者者更换)。


留下评论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注:本网站原文题目为:《被控刑事诽谤 本社总编辑许渊臣明早9时出庭》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2/%E8%A2%AB%E6%8E%A7%E5%88%91%E4%BA%8B%E8%AF%BD%E8%B0%A4-%E6%9C%AC%E7%A4%BE%E6%80%BB%E7%BC%96%E8%AE%B8%E6%B8%8A%E8%87%A3%E6%98%8E%E6%97%A9%E4%B9%9D%E6%97%B6%E5%87%BA%E5%BA%AD/?fbclid=IwAR2Ui4nZHFIRbmjp5VhZD2pJ2YuWFm6RZ1P9GDEGrtsHu4QytzuxBNpd5ak

总检察署指控本社总编许渊臣,允许《网络公民》网站刊载涉诽谤我国内阁成员内容的信函。后者在刑事法典第500条文(刑事诽谤)下被提控,将在明早9时前往法庭面控。

总检察署指,本社英语站在94日,上载了笔名Willy Sum作者所撰写的读者来函《谢健平脸书贴文的启示》(The take away from Seah Kian Ping’s Facebook post)

文章内容被指提及高层腐败,损害我国内阁成员的声誉。

不过,许渊臣拒绝签署有关提控文件,理由是没有迹象显示,签署了提控文件仅仅是为了表示收到指控,而不是承认有罪。

在刑事法典第500条文下阐明,任何涉及诽谤他人者,一旦罪名成立,可能面对最高两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至于本名为迪哥达(Daniel De’ Costa)的作者Willy Sum,也遭相同罪名提控。与此同时,也面对违反滥用电脑法令的控状。

该控状指迪哥达在未经电邮主人Sim Wee Lee的同意下,冒用Sim Wee Lee的电邮账号willysim71@yahoo.com.sg,发电邮给《网络公民》。

Willy Sum和许渊臣都在今午被传召录供。根据维权律师张素兰的脸书贴文,Willy Sum获以一万新元保释,明早九点需出庭面控。

在今年918日,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援引《广播法》第161)项,要求本社在六小时内撤下被指违规的贴文,本社已遵照该局的指示删除贴文。

资媒局在上述文章被移除后,于104日报案。警方在1120日依据庭令,前往搜查本社总编许渊臣住处,并扣押其电脑设备作调查用途。

Willy Sum和许渊臣都在今午被传召录供。根据维权律师张素兰的脸书贴文,Willy Sum获以一万新元保释,明早九点需出庭面控

 

TOC editor charged for criminal defamation by the Attorney General’s Chamber

Kathleen.F     2018-12-12

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12/12/toc-editor-charged-for-criminal-defamation-by-the-attorney-generals-chamber/

TOC Editor Terry Xu has been charged for criminal defamation by the Attorney General’s Chamber for ‘publishing an imputation concerning members of the Cabiner of Singapore by words intended to be read, to wit, by approving the publication on the website [The Online Citizen] of a letter from Willy Sum…which stated that there was a ‘corruption at the highest echelons’.

The AGC, in their charge, said that Terry was aware that the imputation would harm the reputation of member of the Cabinet of Singapore and therefore punishable under section 500 of the Penal Code.

Terry had stated that he refused to sign the charge sheet as he felt there was nothing to indicate that the signature was merely meant as an acknowledgement of the charge and not an admission of guilt.

“Willy Sum” whose real name is De Costa Daniel Augustin, has also been charged for the same offence and faces the same sentence if found guilty. Additionally, De Costa is also charged for committing an offence under the Computer Misuse Act of Singapore and is currently being detained the police. He is being set on bail for SGD$10,000 as the latter offence is an arrestable offence.

Both are scheduled to appear in State Court to face these charges at 9am on 13 December 2018. If convicted, they face a maximum sentence of two years imprisonment, a fine or both.

The offending article was earlier taken down under the orders of Infocomm and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on 18 September 2018. IMDA then reported to the Singapore Police Force on 8 Oct.

On 20 Nov, SPF went to the residence of Terry and De Costa, seizing their electronic devices under court orders. Terry was subjected to an eight-hour interview with the police on the day itself, while De Costa was interviewed at a later date.

Terry Xu has been charged for criminal defamation by the Attorney General’s Chamber for “publishing an imputation concerning members of the Cabinet of Singapore by words intended to be read, to wit, by approving the publication on the website, www.theonlinecitizen.com of a letter…which states that there was “corruption at highest echelons”, knowing that such imputation would harm the reputation of members of the Cabinet of Singapore.”.

He is said to have committed an offence under s500 of the penal code.

Terry refused to sign the charge sheet as there was nothing to indicate the signature was meant to acknowledge the charge and not an admission of guilt.

He will appear in state court to face his charge at 9am tomorrow.

If convicted, he faces a maximum sentence of two years imprisonment or fine, or both.

Willy Sum has also been charged under the same offense. He is also charged for committing an offence under the computer misuse act and currently detained by the pol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