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新加坡判处范国瀚“组织非法集会”罪名成立 Singapore: Jolovan Wham convicted for “organising an illegal assembly”

日期:10/01/2019

《人权捍卫者组织》:紧急呼吁书(见网址 Human Rights Defenders

转载自:https://www.fidh.org/en/issues/human-rights-defenders/singapore-jolovan-wham-convicted-for-organising-an-illegal-assembly?fbclid=IwAR1rFs1HAWg9bXY_hTPW3P2Tq9BJpC8gsD_lFoxbarL52FY-5c8tQMKhg-U

信息编号事项:SGP 001 / 1217 / OBS 117.1

判决/司法骚扰

新加坡 201919

《保护与人权捍卫观察者组织》(简称:观察者”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Observatory),是属于国际刑警组织与世界刑讯组织(FIDH and the World Organisation Against Torture (OMCT))的成员。我们获悉有关以下的来自新加坡的信息,并要求我们采取紧急行动干预在新加坡目前的情况。

最新信息:

《保护与人权捍卫观察者组织》(简称:观察者”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Observatory))根据可靠的消息获悉,社会工作者、鼓吹人权活跃分子、前非政府组织《移民经济(家庭)》人道主义组织董事(Humanitarian Organis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 (HOME)范国瀚先生已经被新加坡法院判处出罪名成立。(见附件1

根据我们收集的信息,于201913日,新加坡国家法院缓引201611月实施的《公共秩序法令》第16条(1)(a)项下条款,判处范国瀚先生“在没有获得许可证下组织非法集会的罪名成立。范国瀚被判处罪名成立的案件来源于,涉及一起于20161126日在新加坡组织一场室内的公共集会讨论。在集会进行中出现了香港人权捍卫者黄芝锋通过视频语音软件SKYPE参与了谈论。他通过视频发表了公民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看法。法院同时也判处范国瀚先生拒绝签署一份警方提供的口供书。法院已经定于2019123日裁决实施的刑法。

在《公共秩序法令》第16条(1)(a)项下,在没有获得许可证下组织公共集会的涉嫌触犯有关条例的。经法院判决罪名成立将被判处罚款最高罚款额是新币5000元(相等于3140欧元)。重犯者将处于罚款高达1万新币(相等于6280欧元),或者被判坐牢6个月、或者两者兼施。范国瀚先生面对的另一起案件时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在有关法令下,罪名成立将被判处坐牢最长为3个月、罚款2500元(相等于1570欧元)、或者两者兼施。

范国瀚先生面对的两项附加指控:(1)在未获得许可证下组织各公共集会;(2)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详见附加 2

《观察者组织》谴责新加坡政府对范国瀚先生的判决们以及继续骚扰范国瀚先生。新加坡政府针对范国瀚先生所做的骚扰,目的在于惩罚他长期以来在推动进行合法的人权活动,以及行使自身发表意见和表达观点的自由权利。《观察者组织》呼吁新加坡当局必须立即停止结束对范国瀚先生的骚扰。

《观察者组织》认为,新加坡政府对范国瀚先生的司法骚扰已经不是第一次。在2018109日,法院援引2016年实施的《司法行政法(保护)令》项下《藐视法院法令》第3章(1)(a)条款,判处范国瀚先生在脸书网页上发表帖文造成了“诽谤法院的罪名成立。范国瀚先生在自己的脸书网页发表的帖文的内容,是在评述有关马来西亚法官在审理涉及政治性案件时,比新加坡的法院更具有独立性而被指控涉嫌诽谤法院。《见附件 2

事件背景

20161126日,新加坡警方已经开始对范国瀚先生进行组织一个名为:《购买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室内讨论会的调查工作。

20161220日,范国瀚先生被传讯到警方录取有关事件的口供。在录取完口后,范国瀚先生被告知,他将不会获得一份同样内容的口供书。为此,范国瀚先生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

20171128日,范国瀚先生因为涉嫌被指控涉及20161126日的集会事件而被拘留在中央警署。在办理具保候审手续后在当天被释放。

20171129日。国家法院控告范国瀚的罪状如下:

  1. 在未获得许可证下组织公共集会,触犯了《公共秩序法令》约定下三项罪状;
  2. 破坏公物,触犯了《破坏公物法令》约定下的一项罪状;
  3. 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触犯了刑事法典第180章约定下的三项罪状。

上述三项罪状合计为9条控状。这些控状都是与三场由不同的活跃分子,包括了范国瀚在内所组织的和平集会。这三场和平集会都是在未获得警方的许可证下,于201611月份到20177月份期间举行的。其中的一场集会就是在20161126日。

请予以具体的行动响应我们的号召:

请直接写信的新加坡政府当局质问他们:

  1. 不论在任何的情况下,必须确保范国瀚先生以及其他捍卫人权人权活跃分子在肉体上和心理上不受任何的侵害;

  2. 停止对任何范国瀚先生和其他捍卫人权活跃分子形式的骚扰,包括司法诉讼;

  3. 遵守联合国199812129日全体会员国通过接受的《联合国人权宪章》关于捍卫人权者,特别是宪章的第一部分16(c)2条款

  4. 确保在任何情况下遵守国际人权宣言有关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

您的信件可以寄到下述收信人的地址: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

传真: +65 6332 8983/6835 6621

电子邮箱地址:pmo_hq@pmo.gov.sg; Twitter: @leehsienloong;

新加坡内政与律政部长善木根先生:

传真: +65 62546250/ 633 28842

电子邮箱地址: mha_feedback@mha.gov.sg;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先生

传真: +65 64747885

电子邮箱地址: mfa@mfa.sg;

新加坡总检察长 黄鲁胜先生

传真: +65 6538 9000;

新加坡驻瑞士日内瓦常驻代表团大使H.E. Mr. Foo Kok Jwee

传真: +41-22-796 8078,

电子邮箱地址: mfa_geneva@mfa.gov.sg;

新加坡驻比利时卢森堡大使H.E. Mr. Jaya Ratnam

传真: +32 2 660 8685

电子邮箱地址: singemb_bru@mfa.sg

同时,请您写新到驻新加坡的外国使节团。 

***


巴黎——日内瓦,201919

请您有意就上述事件的紧急呼吁书进行任何的反应行动,请附上文件编号我们联系

《保护与人权捍卫者观察组织》(简称:观察者” The Observatory for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the Observatory)),于1997年由国际刑警组织与世界刑讯组织(FIDH and the World Organisation Against Torture (OMCT).)共同创立的。组织创立的宗旨是 。共同创立都是属于欧盟人权捍卫机制(ProtectDefenders.eu, the European Union Human Rights Defenders Mechanism)的成员。这个组织是由国际公民社会负责推动的。

如欲联系《观察者》组织,可以通过以下渠道:

电子邮箱地址:E-mail: Appeals@fidh-omct.org

紧急电话与传真:FIDH + 33 1 43 55 25 18 / +33 1 43 55 18 80

邮电与传真: OMCT + 41 22 809 49 39 / + 41 22 809 49 29

附注:

  1. ( the Humanitarian Organisation for Migration Economics)创立于2014年,是一个慈善组织。其宗旨是协助新加坡工作的外国劳工福利、权利和咨询;

  2. 请参阅《观察者》的紧急呼吁书,编号:SGP 002 / 1018 / OBS 127, published on October 19, 2018.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新加坡政府 必须停止对范国瀚的骚扰,及尊重自由表达的权利 Singapore: End Judicial Harassment of Jolovan Wham, Respect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Expression

2019年1月7日

转载自:https://www.forum-asia.org/?p=27968&fbclid=IwAR2EL-WS9-QBMvo9uhj_F44sCznhoJOour-S7EAqnwZi7EDcusJqhLhT3Lo

201917日,曼谷讯)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谴责新加坡政府判处人权捍卫者范国瀚在2009年《公共秩序法令》项下《破坏公物》罪名成立。

范国瀚被判处罪名成立的案件明显地突出了新加坡政府进一步缩紧了公民社会运动。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呼吁新加坡政府停止对范国瀚进行司法骚扰,同时,采取行动朝向一个更加允许基本自由权利的环境。范国瀚的判刑以于2019123日宣布。

范国瀚是在201913日被国家法院判处罪名成立。控状指控他:1.在未事先未获得准证的情况下,组织了一个‘公民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集会;2. 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这个集会上指在20161126日召集了新加坡社会运动活跃分子克莉丝玎.韩、西莱巴兰,以及香港亲民主活跃分子黄芝锋参与。黄芝锋在集会中通过网络视频语音连线参与了集会的交流。在这个国家的《公共秩序法令》,任何的集会上邀请一名外国人参与,都必须事先申请准证。(见附件1

范国瀚组织的这个集会并没有造成对公众的骚乱。他在这部法令下被判处罪名成立是令人他感到惊讶的。范国瀚拒绝签署一份口供书,是基于录取口供的警方人员告诉他,警方不会同时让他拥有一份他签署的同样内容口供书。范国瀚认为,这是一个在程序上是不正义的,正如‘……尽管有关的机构一再保证警方人员将不会滥用权力(见附件 2

尽管黄芝锋本人当时并没有出现的集会现场,但是,当局仍然坚持有关的网络视频连线必须实现获得准证。在这起案件里,《公共秩序法令》已经被利用来报复人权捍卫者。咋整不法令下,即便是集会不会带来困难的潜在安全危险,要求事先申请准证,就是要避免人权捍卫者行使现有宪法赋予的结社自由与和平集会。

犹有甚者,新加坡政府进一步使用压制性的法律法规骚扰社运活跃分子,在201810月份,范国瀚被判处诽谤法院罪名成立。这项罪名是指范国瀚在脸书个人网页上评论了没在审理涉及政治性案件时,马来西亚的法官比起新加坡的法官来得更具有独立性。(见附件 3 )。在201812月份,社交时事《公民网络》主编许振渊被控触犯形式诽谤案件。他被控上载了一个映射政府涉嫌贪污的帖文。

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The Asian Forum for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FORUM-ASIA)在此提醒新加坡政府,

保护和推动宪法约定下的公民基本言论、结社自由及和平集会,是其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理解终止对范国瀚的折磨。废除专门来对付人权捍卫分子 的镇压性法律法规。同时,撤销所有在审理针对其他社运活跃分子的案件。这些被控的社运活跃分子仍然继续面对自己的合法人权工作。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新加坡政府的行为。新加坡政府必须向全世界证明,有能力保护其公民拥有的基本权利。

***

如有意索取本声明书PDF版本请点击以下网址here.

如欲知进一步的详情,请联系以下的邮箱地址:East Asia and ASEAN Programme, FORUM-ASIA, easia@forum-asia.org

×××××××××××

附件:

  1. 《公共秩序法令》:https://sso.agc.gov.sg/Act/POA2009?ValidDate=20180516&ProvIds=P1II-.

  2. 范国瀚个人网页网址:https://twitter.com/jolovanwham

  3. 新加坡:放弃对符范国瀚和陈两裕的全部指控网址:Joohttps://www.forum-asia.org/?p=26865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为新加坡未来的政治组织起来 ORGANISING FOR FUTURE POLITICS IN SINGAPORE

Tan Wan Piow on December 31, 2018

https://forsea.co/organising-for-future-politics-in-singapore/

这告诉了我们世界局势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就意味着在数码时代,像新加坡的独裁者再也无能垄断资讯传播工具,他们也无能依靠对媒体的控制来影响人们的想法。因此,疯狂地将异议新闻标榜为伪造,并颁布法令将发表在社交媒体的自由言论定为犯罪。

这是新的战斗前线。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虽以自己处于尖端科技的前头而自豪,但它仍然深陷在类比时代设计的社会控制的政治泥沼之中。

因此,2019年城市新加坡最大的一场博弈将是李显龙总理对多产的社会评论家和博客梁实轩的诽谤案件。长期观察新加坡政治的人士都知道,审理诽谤案件的法庭已经成为这个岛国的政治处决场所。对于一名政客而言,在诽谤诉讼之后破产就等于一个人的头被斩了!

和以往不一样,过去民众只能无可奈何叹叹息罢了,恐怕批评言论会以藐视法庭这一古董法令被刑事起诉。现在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情况。

据社交媒体报道,总理的弟弟李显扬,不仅捐款给梁实轩的战斗基金,他也是第一个捐款者。原本是新加坡第一家庭中的兄弟姐妹之间的家庭纠纷已经变成了公开的政治问题。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哈佛大学的一名研究员,因藐视法庭的指控而流亡国外,这一案件还未审理。

将李显扬的干预视为新加坡新政治的先兆可能还是为时过早,但这种敢于公开挑衅既定秩序的行动只会让那些胆怯而且不敢动摇上下有序的人得到鼓励去仿效。那些曾坐在墙头上随风动摇的新加坡人已开始对过去12个月里许多社会活动家无端端被迫害感到不安。

当考虑到大选必须最迟在2020年举行,李显扬的行动可说是发生在李显龙最糟糕的时刻。在政治上更为世故的选民会期待一个在数码化时代能够管好政治的政府,而现在的当权精英们却无法办得到。

数码科技是把双刃的利剑。毫无疑问,人民行动党将利用所有一切的资源,更进一步遏制异议者的成长。为了反抗它们,我们必须超越电脑键盘,反对派势力也需要逾越传统的山头界线,带来适合数码时代的变革。

我们的人数,至少在数目上,从来没有变的更多,但我们的权利却萎缩了。如果我们不能在下一回会得胜,随着人工智能以指数式的增长下,国家对我们的控制将超乎我们的想象。

让我们开始组织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