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中英文版)“民主大会”成功圆满闭幕—— 闪烁在东南亚的一盏民主曙光 Roundup of the FORSEA Launch: A FLICKER OF LIGHT IN SOUTHEAST ASIA

转载自:https://forsea.co/roundup-of-the-forsea-launch-a-flicker-of-light-in-southeast-asia/

民主曙光已经闪烁在东南亚。她已经为哪些本区域长期统治的独裁者投下了阴影。

可以想象,在20年前,当马哈蒂尔医生在位时,被人们认为是本区域其中一位独裁者之一——其他两位独裁者是印尼的苏哈多和新加坡的李光耀——长期以来长期以来与那些备受怀疑和嘲弄“亚洲价值观”,公开宣称‘民主是最佳形式的政府’。尽管民主是尤其缺点的存在,但在人们的面前却形成了反独裁政权的异议分子、无政府主义者、社会主义者、自由民主主义者,以及新一代的的年轻社运活跃分子和女权主义者。

那正是数十家来自马来西亚国家与区域的各种语言的媒体聚光灯闪烁下发生了。

来自东南亚区域各国各个生活领域的活跃分子

2019年2月16日,超过300名来自东南亚各国各各个生活领域的活跃分子,其中包括了作家、新闻工作者、和艺术工作者聚集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PUBLIKA’广场,为推动‘东南亚复兴力量’(Forces of Renewal Southeast Asia‘ 简称‘ FORSEA’的开幕共同做出了贡献。

在Forces of Renewal Southeast Asia or FORSEA.活动中心广场上竖立了一尊象征着‘民主与自由’的艺术作品塑像。这个艺术作品塑像是有艺术工作者Yeoh Lian Heng与 Lim Chea Cheng, Sun Kang Jye, Ah Piao, Ng Zing Shein, Lok Kah Wah等人共同创作的;制作艺术作品的材料是木板;使用钢丝网捆绑。塑像在2019年竖立的。

 ‘东南亚复兴力量’(Forces of Renewal Southeast Asia)的智慧来自三个亚细安国家,目前它们的基地是在欧洲和日本。它关心着本区域的诞生与成长。它跨越了国界和虚构的国界,出于对东南亚人民的热爱。它决定予以本区域的不同的国家、面对不同问题的社区活跃分子提供一个独特的平台。让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分享自己最新的经验、寻求资源和想法。同时,让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交流的过程中,自己选择在社会、政治、智力及生态战争等方面的合作。

来自缅甸的蒙扎尼博士Dr Maung Zarni)孙FORSEAD的共同发起人及秘书长。他2019年2月16日的开幕仪式上带着深厚感情分享了FORSEA发起人的自由人文主义视野与同情的价值观和热爱真理、不论本区域的人民的公民身份、宗教信仰和国家身份和原籍。

FORSEA的主要组织者在过去几个月已经穿梭于欧洲和东南亚这两个洲际之间,一个曾经是在东南亚欢呼雀跃的殖民者的地方、一个是遭受殖民主义者几百年奴役的人民。最终,FORSESA奠定了牢固的基础——一个充满国际性友爱精神的网络扩大,和象征标志性的祝福诞生——出现了貌不兼容的人物名字,如艾弗拉姆·诺姆·乔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1928127),美国哲学家。是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的语言哲学家)和默罕默德.马哈蒂尔的出现——搜索和获得了。

在吉隆坡举行的“民主大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本地区2-3代人进行长期反对独裁政权统治后举行的。“民主大会”的活动结合了本地区人民的习俗。

94岁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亲自驾驶枣红色四轮驱动车抵达会场时,会场入口处以马来传统鼓乐声迎接他。马哈蒂尔试图有意向他本国支持者和质疑者发出一个信息,他个人以及在在思想上仍然是与人民在一起的。不想英国的菲利普皇子一样,不久前在英国发生了一场意外相撞的车祸后放弃了自己驾驶汽车的权利。

“民主大会”选择在吉隆坡的“PUBLIKA”(马来语,公共广场),是位于吉隆坡郊区的一个马来西亚的异议分子喜欢聚集的地方。在这高档的商业住宅区,有充满艺术展览厅、礼堂和室外剧场。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通过选票推翻长期统治着马来西亚的巫统之前,没有人敢于在马来西亚这个封建专制的国家里,把地标成为“共和”。这一个具有意义的象征地标。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民主大会”发表了主题演讲后,为“民主大会”的政治艺术展览馆主持了开幕仪式。马哈蒂尔参观艺术展览馆所展示的艺术作品实质上就是否定了当年他的“亚洲价值观”的反民主的论述。对于马来西亚的民主斗士而言,确实就是为自己当年的斗争活动的一种纪念。这是具有意义的发展。

马哈蒂尔医生的主题演讲弘扬了老一辈的心声,当年,本区域的老一辈面对着威权政权的镇压。一名专门研究被边沿化的社会问题,例如同性恋问题的学者说,他最初怀疑马哈蒂尔会说促进本地区民主的课题。他说,“我确实感到兴奋,这位老人公开宣布,‘通过民主的途径产生的政府的最佳的方式’。尽管早期是属于过度阶段,社会运动改革家通常都会把马来西亚成为是‘东南亚的民主灯塔’”

默罕默德.沙布形容自己是一名‘三文治者。他在威权统治时期,是一名‘街头抗争活跃分子’,目前的在马哈蒂尔的项目政府担任国防部长。如就缅甸政府来说,他就是‘国家的敌人’。马哈蒂尔医生很细心地聆听了诺姆·乔姆斯基教授预先录制的20分钟讲话。他以反美帝国主义及其官方人文主义著称。诺姆·乔姆斯基教授在FORSEA 在开幕仪式当天的讲话内容,是完全摆脱了白人自由主义及狂妄自视、或者是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想法。

诺姆·乔姆斯基教授与我们所有的活动家和公民活跃分子一道,经过了几个世纪的‘西方’似的民主动荡,以及精英们鄙视和反对来自下层人们的需求。这为标志性、持有不同政见的学者留给了大会的听众以下极其重要的信息:

新自由主义政策是为了集中财富、巩固企业的势力和摧毁民主制度而设计的。它的目的在于当大多数人口仍然停滞不前的情况逐渐减少增加的程序……牢记住,民主永远都是备受争议的问题是有利的。在民主复兴时期,这一点就一直受到精英们当中的一些人的怀疑和鄙视。

诺姆·乔姆斯基教授预先录制的专题讲话

三名年轻一代代活跃分子—— 泰国的Pavin Chachavalpongpun教授、马来西亚去年领袖阿当.阿里(Adam Adli)以及印度尼西亚新闻工作者Febriana Firdaus三位,引起与会者关注有关他们的国家西巴布亚在殖民地时期遭受的残酷镇压和经济剥削——他们得到了马哈蒂尔医生和诺姆·乔姆斯基教授的神经恶毒剖析和团结一致的信息。

身为FORSEA董事会成员之一的希山慕丁.拉昔,是一名马来西亚革命的老战士。他注意到泰国的Pavin Chachavalpongpun教授与诺姆·乔姆斯基教授之间的友谊。这是促使诺记录了姆·乔姆斯基教授给予的团结一致的信息。

听众当中男性男权主义者的一个惨痛教训来了——当马来西亚的华籍社运分子CT Wong面对Catherin Harry and Eng Chandy的围攻。她们两位来自柬埔寨,分别是著名、甚具争论性的社运分子兼博客人,以及柬埔寨性别与发展网络协调员。CT WONG尝试淡化与父权主义显然有关的性别政治,这样的做法恰恰被视为父权制的一种明显标志。两位女性针对父权制发动正面的攻击,首先是FORSEA董事会的组成,然后是开幕议程,以及社会运动和非政府社群运动中女性领袖的缺乏。

两天的‘民主大会’吸引力本区域一些杰出的社运活跃分子和个人参与,他们包括了来自长期支持印度尼西亚的妇女和女性进行司法斗争的Nursyahbani Katjasungkana、为处于缅甸沿海地区、天然资源丰富的罗兴亚族遭遇迫害而向全世界疾呼的缅甸博客Nay San Lwin、来自菲律宾的Jose Luis Martin “Chito’ Gascon,他是菲律宾全国人权委员会的主席、来自新加坡社交网站《新叙事》主编克里斯丁.韩(New Naritif Kirsten Han)、来自马来西亚的阿美嘉Ambiga Sreenevasan,她领导马来西亚人民在马来西亚BERSIH IV群众抗争运动中成功地推翻了纳吉贪腐政权的主要领导人、以及来自印度尼西亚Marzuki Darusman,他是印度尼西亚的前总检察长,现任联合国国际独立真相委员会主席。这个委员会是负责领导调查为正义而斗争的受害的缅甸人民的实际情况,以及追究在缅甸发生的进行种族灭绝、战争罪行和不人道罪行的责任。

克莱尔·鲁卡斯尔·布朗(Clare Rewcastle Brown),她是FORSEA董事会的成员之一,她说出生在马来西亚的砂捞越、是《砂拉越报告:踢爆一马案的内幕》的作者。她与阿美嘉在讨论有关廉洁政府、真正的机构改革、马来西亚的法治,以及独立后的国家课题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对话。

联合国缅甸问题独立真相调查团主席Marzuki Darusman,他是在瑞士受教育的。他在会上深入浅出的分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白人殖民主义者结束了殖民统治后,在60年代、或者在70年代,仍然是如何通过当时的政府机构对东南亚过进行殖民统治、压迫和种族迫害。在很大的程度上,可以说,这是二战结束后,属于欧洲国家与亚洲国家之间的战争。

Ajarn (教授) Charnnvit Kasetsiri是前泰国国立政法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最开明的校长,他也是日本福冈学术的得奖者(Fukuoka Academic Prize)。他一敏锐的眼光分析了二战后的东南亚政治状况。他以泰国为例,从泰国诞生之日起到现在,尽管它是一个新的民族国家,但是它仍然是受到军队无情的干扰政治。因此至今泰国的民主化仍然在选举和非选举机构之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FORSEA的三位董事部成员共同合著了两本有关亚洲国家事件的书,一本书关于1965年印度尼西亚时间(注:1965年9月30日,印度尼西亚军人苏哈多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指使下进行印度尼西亚历史上著名的‘930’军事政变);另一本是目前仍然在缅甸发生的罗兴亚族面对迫害的事件。他们成功地在大会上推出了这两本书。《关于缅甸罗兴亚族文选集》是由Maung Zarni和Natalie Brinham合著的。售价是10美金(海外邮购是15美金),欲知详情,可以联系FORSEA(info@forsea.co).

鲜为人知的可能是年轻一代的异议分子和社运活跃分子。他们对国家的事务——新加坡、泰国、缅甸、菲律宾、柬埔寨、越南、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民主、人权和环境问题——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在泰国的问题上,两名来自泰国的青年人Netiwit Chotiphatphaisal和Chonticha Jangrew与听众分享了有关通过对民主问题和对国家进行批评者仍然持续地面对暴力对的人权问题。他们也透露,在2019年3月泰国将在举行选举。他们强调,支持选举可能不会让泰国重新回到民主的轨道上,但是,最低限度可以让泰国人民有一个空间表达自己的意见。

大会组织者刚开始时产生一点顾虑,出席大会者人数是否能够达到400人。在大会举行的第一天后,主要的演讲者马哈蒂医生尔及诺姆·乔姆斯基教授出席演讲,让我们发现出席情况是令人极其鼓舞。呵呵,事实说我们当时的顾虑是错误的。所有关于本地无的年轻人的运动、人民失去权力、同性恋(或者委婉地称呼为‘异向性者’)的讨论会,以及反对贪污腐败,或者是廉洁政府的出席率相当踊跃令人极其鼓舞。

由英国剑桥大学培训的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主持了一场关于新加坡人马来西亚华人的讨论会。必须博士是来自专制统治的新加坡异议分子。他被拒绝在新加坡的所有著名的大专学院任职。

无论是组织者充满着多大的智慧和理想,衡量一个大会的成功与否,如果缺乏音乐和舞蹈表演节目,就不是一个完满成功的大会、或者说,是一个缺少了音乐表演的大会。参与盛会的听众们沉浸在一个动人的音乐表演节目中。这些音乐表演节目内容具有着政治与社会意识形态的内容,它们是来自东南亚各国,其中包括了马来西亚的Garrison、印度尼西亚的Dendang Kampungan、缅甸的Kachin传统舞蹈表演等等……。年年轻与老一辈的社运活跃分子都沉静在欢乐的音乐舞蹈声中。他们合唱着充满抗争内容的歌曲和挥舞着革命的旗帜。最后,大会特意宣布,基于来自马来西亚的30名大会工作人员的不辞辛劳地努力奉献是确保大会的成功举行。这是令人感到惊讶的。

来自纽约的著名的美俄犹太人说,‘假设为无法进行舞蹈表演,我将不会成为你们的革命一份子。’是谁说的,进行争取民主、国际间充满兄弟姐妹情谊和人权的运动是枯燥无味和严肃的?

假设FORSEA举办的两晚活动的任务是—— 孕育与培养新一代的东南亚人文主义。这一代人将是具有生态与性别敏感性——他们会明确地参与和协助FORSEA成为东南亚一个新的政治运动力量,这股力量将不会是枯燥、或者说类似于商业性的组织。诸如,学习不忘娱乐一样,FORSEA进行的进步主义活运动也是如此。请您加入我们的娱乐吧!未能将会创造另一个世界——在经过漫长一场艰辛工作,打击盗窃、暴政、封建主义、西方殖民主义者在本区域残留的遗迹的斗争后,今宵我们将会载歌载舞。

FORSEA的今后的任务将会是一盏闪烁的明灯。我们在马来西亚都感受到了民主运动的烈火将持续蔓延。

FORSEA 遵循的原则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目录

前言 Foreward

  1. 《灿烂前景必成历史》The Future As History

傅树介   POH SOO KAI

  1. 《我们在60年代里成长》

Coming of Age in the Sixties

许庚猷           KOH KAY YEW

  1. 《冷藏行动的背后》 彭杜生  PENG DU SHENG

  2. 《炼狱》 杨小黑     YANG XIAO HEI

  3. 战后新马人民争取独立的艰险历程——

1945年-1965年)历史事件及图片集

Chronology & Pictures

  1. 编后语 Editors Note

中文编辑: 陈瑞生CHINESE EDITED BY CHEN RUISHENG

英文编辑:江南春ENGLISH EDITED BY JIANG NAN CHUN

封面设计:松青DEISIGNED BY SONG QING

书籍代销点:

新加坡:新华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BLK 231 , #02-101, 书城中心BRAS BASAR COMPLEX

电话查询:6337 2338

马来西亚代销点:

Moon Cheong Cheah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246049688767922&id=100000887392066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书籍。它记载了新加坡和马来亚半岛人民反对英国殖民统治、争取国家实现独立、自由、民主与平等的斗争历史资料。

读者可以从书的历年表里清楚地看到,每当两地人民在与英殖民主义者进行斗争的关键时刻,特别是受中文教育与受英文教育群体走到一块儿,共同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的斗争时,英国殖民主义者总是采取镇压、逮捕渐进和驱逐等行动。

1950-1956年之前,英国殖民主义者为了扶持林有福傀儡政权,不惜采取行动对付华校生和马来亚大学进步学生;

1957年,英国主主义者为了让李光耀能够迅速地控制人民行动党领导权,采取行动党对付人民行动党内部的左翼势力及其领导人;

1963年,英国殖民主义者为了实现其炮制的“马来西亚联邦”,配合了李光耀个人野心的诉求,在代号“冷藏行动”计划下,干净和彻底把新加坡的左翼最优秀的领导人和干部全部逮捕、监禁和驱逐出境。

1945-1965年,事实上就是新加坡人民与马来亚半岛人民共同进行“默迪卡”斗争的最高峰的年代!那个年代的参与者就是真正的“默迪卡”一代。


留下评论

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在吉隆坡“民主大会”开幕仪式上的讲话

本翻译文章为姆.乔姆斯基于2019年5月16日在FORSEA吉隆坡的成立庆典大会上讲话全文

有人请我对民主和人权课题就亚洲和南亚的情况发表一些看法。这几年来亚洲的复兴是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对未来是意义重大的。当然,复兴这个词是恰当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直到18世纪,中国和印度不仅仅拥有异常丰富与充满活力的政治文化历史,而且它们也是世界上最进步的经济体系。

在那时候,欧洲仍然是处在发展中的边缘。事实上,它是从亚洲借鉴了更先进的技术,西方采取了经济历史学家所说的过桥抽板后,现在以盗版的名堂把这种方式禁止了。首先,你自己往上爬,然后却阻止其他人走同样的道路。有些人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亚洲也许会恢复在世界事务中的主导地位。不管这些预测到底有多确实,殖民化的影响以及努力摆脱殖民化后遗症的折磨,给亚洲留下了深刻甚至可怕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在未来几年随着灾难性的全球暖化而更进一步恶化。

即使我对问题有深入的理解这一必要的条件,我不会假设我能为这些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因为这是一项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任务,而且我也不是恰当的人选。反之,我想反省一下民主情况、现在以世界为主导的社会的人权、不久前的西方文明与它伟大成就,还有亚洲所熟悉的及令人震惊的西方罪行记录,并希望这做法能有启发性。那么让我们从西方的民主状况开始。就在当下,在眼前,面对非常激烈的竞争。

在一次又一次的选举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中间派政党统治的这段时期,随着披着民主外衣,进一步深化独裁的小气量民主的兴起而造成民主的实际作用大受限制,中间派政党不断被削弱甚至几乎被消灭掉。随着极右政府势力的崛起,中间派机构崩溃了,特别是在中欧,鉴于近期可怕的历史,这变成一个不能被忽略的问题。

好!虽然这种趋势在欧洲特别显著,但它们也延伸到美国。两个传统政党仍然垄断着政治体制。但在2016年的选举中,他们受到了严重的震荡。在共和党最近的初选中,从基层遴选出来的候选人完全得不到精英所接受,他们被共和党的当权派击败。2016年却不一样。

这是头一回,当权派候选人被一名局外人击败了,他们以恐惧和蔑视的眼光看待他,尽管他表现出具冒犯性的行为,但他也了解如何为党内的主要选区、富有的个人和企业霸权服务。这项任务交给了共和党众议院领袖,他们的表现令人敬佩。利润飞涨,而实际工资继续停滞不前,针对贪婪的限制正被快速的放松管制侵蚀着。

虽然较少被报导,但民主党的情况更为惊人。一名亿万富翁在巨大的财团和媒体支持下赢得了选举,这并不令人惊讶。但是伯尼·桑德斯竞选的成功实际上打破了美国超过一个世纪的政治历史。他几乎没有私人财产或商业霸权的支持。他不是被忽视,就是在媒体上受到诽谤,但尽管如此,他差一点就赢得民主党的提名。他最终被党内领导人的阴谋所阻挡。

这与过去一个多世纪近乎买卖式令人惊讶的选举记录背道而驰。政治科学研究已经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明,总统和众议院的中选与否,单单从竞选开支这一变数,就可以极为精准的加以预测。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大多数人口的权益简直被剥夺了,因为他们自己的代表无视他们的意见和喜好。他们只听到捐助者的声音,只盼望下一回的选举。两个政党都受到类似欧洲民主中间派机构被削弱这一强大趋势的影响。

这些发展引起了人们对所谓民粹主义的危险性做出评论,被认为这是对民主正常的运作、普遍良好秩序的严重威胁。分析家也尽力将这类民粹主义在整个国家资本主义世界的兴起归罪于各类的精神性障碍。一个流行的版本把它们归罪于冲动,这里是我引述来的,在我们的心灵和躯体深处,超越事实,对未来的恐惧,预见自我死亡。

然而,没有必要去受到一种非理性的泛滥而被吸引,以及神秘地蔓延到各个领域的情感所吸引,这些都受到过去一代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所影响。这些政策在大幅度集中财富、增强企业霸权、破坏民主制度,而民主制度更进一步退化为型式,而大多数人口却停滞不前。譬如在美国,今天的男性工人的实际工资比1979年新自由主义进攻刚刚萌芽时还要低。

在欧洲,对民主的攻击更加激烈。主要的社会经济决策是由未经选举的三大巨头,北方银行的严密监视下决定下来。基本上在整个西方世界,劳动人民和穷人都被遗弃了。这自然导致愤怒、怨恨和痛苦。这里没有什么秘密,也没有必要往心灵深处去寻找什么。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蒂和他的同事们观察到,我引述他们的看法,一个经济体系如果在一代人之中无法为一半的人带来增长,它必然会造成对现状不满,并抗拒企业政治。所以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并不神秘。

记住民主常常是个备受争议的概念也是很有用的。在世界民主复兴的整个时期,精英惧怕和鄙视这一概念。在伟大的民主革命中,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第一次是在17世纪中叶的英格兰,最终导致了1688年的光荣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新兴的资产阶级再一次通过国会并以及牺牲皇室特权为代价来掌控政权。它有各种各样的收获。其中一项主要的收获是打破王室对丰厚、利润十分丰厚的奴隶贸易的垄断。

尤其是主要的奴隶制国家如英国和解放了的美国殖民地,奴隶贸易实际上提供了廉价的棉花,因此也推动了制造业、金融业、商业的发展,形成了财富和权力。某一些人,也许是绝大部份的人口,不愿意被国王或国会统治。还有支持教育普及、保障医药健康、法律民主化的宣传册子和代言人的出现。

正如他们的一位批评者不祥的指出那样,我引述他的话,他们向人民宣扬煽动教条,目的是要流氓群众起来反对王国里所有最优秀的人,并且联合起来一起反对所有的贵族、绅士、大臣、律师、富人及和蔼可亲的人。尤其令人恐惧的是那些呼吁自由和民主的流动性工人、传教士和印刷商们出版了小册子,质疑当权者及其神秘性质。最糟糕的是,这些乌合之众的小册子宣扬他们不再受国王或议会的统治,而是由像我们这样,了解人民需要的同胞来统治。

他们的小册子中解释说道,当骑士和绅士为我们制定法律,以恐吓选民手段而中选并压迫我们,他们不知道民间疾苦时,这永远不会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这些思想自然使最优越者,商人和制造商的新兴资产阶级感到震惊。在一定限制之内,他们愿意给予人民一些权利。在民主党被击败后,约翰洛克评论说,必须告诉日薪工人和商人,纺织工人和牛奶场女工应该相信些什么。其中绝大的部分不让他们知道,因此,他们必须只相信无疑。

在一个世纪后被解放了的美国殖民地第二次民主革命中,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尽管如此,重要的是要记住,美国革命尽管有种种的缺陷,确实是大大推进民主主义的普及。我们是人民这一概念,无论它在实施中有多大的缺陷,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1780年代中,美国宪法制定的准备期间,出现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民间活动和辩论、小册子传单、新闻、会议、团体,甚至是抗议经济不公平的农民起义。

宪法大会的代表当然是来自精英,他们关心的是如何压制民众从自由和民主所形成的群众压力。制定美国宪法的主要人物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詹姆斯麦迪逊,汉密尔顿清楚地抓住了起草者对宪法的基本关注。他解释说,宪法的目的是防止掠夺,民主精神倾向于靠财产来获利。财产是政府应该关注的问题。

麦迪逊同意了。他在宪法大会中主张政府必须保护少数富裕者不受到多数人的侵犯。他警告说,如果向所有阶层开放选举,地主将没有安全。当时主要是农业经济。一旦土地改革被通过,这是不可能被接受的。政府以产业拥有权对抗改革创新来确保国家的永久利益,这也意味着他们已认为是一种威胁。地主应该在政府中占有一定的席位以便支撑这一无价的利益。

应该建立这样的一个制度来保护少数富裕者不受多数人的侵犯。参议院应该是一个永久和稳定的机构。麦迪逊解释说,参议院将以国家的财产中招揽能力更强的人。人们必须同情拥有产业这一权利,参议院也与人民和民主愿望隔绝开来,成为政府中最强有力的部门。参议院不应该由民众选举出来。事实上,一直到1913年它才从普选中产生。被认为是应该受精英操纵。

整个故事很复杂。但总而言之,公平对待下,起草者确实成功的发动了一场违背普通民众意愿的精英政变。事实上,研究宪法形成的大部份学者恰如其份的称这是起草者的政变。学者详细的描述了被称为精英起草者由于太多的民主而发动了保守的反革命。从那以后,为壮大民主的斗争持续不断,并取得了许多胜利,但也经常遭到精英的反扑。

没有时间回顾这一段有趣的记录,至今反抗严重攻击民主和基本权力的新自由主义的群众斗争仍然十分活跃。目前的结果有时令人不甚愉快。历史上的经济危机弊病的症状让煽风点火者开启了方便大门。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仇外心理,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西方民主国家对那些逃离暴力、镇压和贫穷可怜人们的浪潮的种种野蛮的反应。

成千上万的人逃离非洲,到欧洲避难而在地中海死亡,欧洲在毁灭非洲大陆方面有着不少的记录,我不需要再提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美国,政府甚至将孩子从父母和家庭中拆散开来,并将他们送往沙漠中的虚拟集中营,以阻止那些仍然在逃离李根当政时期在中美洲进行的恐怖战争所遗留的灾难性阴影的人们。

奥巴马克林顿对军事独裁的支持正在掀起一波新的浪潮。2009年推翻了改革派政府或对洪都拉斯的干预,导致野蛮暴力的急剧升级。这是今天大量难民的主要源头。美国的毒品战争对毒品的流通和使用并没起任何影响,它却使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遭到了可怕的暴力。那些逃离的人们在严重违反国际法下被残忍的拒绝。教皇弗朗西斯称难民危机实际上是富裕者和特权阶层的道德危机。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人们很难想象世界将在几年内面临的难民危机,当海平面上升导致大量人口从孟加拉低洼地区迁移,或由于气温上导致已经受到严重压力的南亚的水供、冰川融化,导致水资源进一步枯竭,造成许多区域的人们无法活下去,甚至可能会驱使两大核子强国互相勒颈撕杀,后果是不堪想像的。预测灾难的发生实在再容易不过了。

可是,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解决方案是垂手可得的,这些解决方案至少可以减轻严重的征兆,甚至可能为建立一个更为自由和公正的世界铺路。解决方案近在咫尺。但是应用现有的机会绝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不这样去做,将导致极为严重的大灾难。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