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三批潘婉明

留下评论

伍 依

http://nandazhan.com/zh/wpanwanming3.htm

针对乱港反中的香港暴乱,自由撰稿人、专栏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博士潘婉明接连在马来西亚“林连玉基金”出版的刊物《当代评论》上,发表了三篇文章。2019年7月10日发表《藤条、砖头、中华胶:进化的反动修辞与反智言论》,2019年9月19日发表《暴力、隐私与性:香港反送中的完美示范》,2019年12月4日发表《We (Dis)Connect:香港反送中运动在马的联结与分化》。

  在第一篇《藤条、砖头、中华胶:进化的反动修辞与反智言论》中,潘婉明指“马新华人……留言轻则以不屑、戏谑的语言嘲讽‘反送中’人士,或以污言秽语辱骂学生为‘废青’、‘垃圾’,皆为外国势力所利用;重则鼓吹武力,支持警察镇压,乐见解放军接管,无视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轻贱他人性命。”说什么新马华文报章“对香港连日‘反送中’抗爭的发展,马新言论除了一贯的轻蔑和愤慨,还多了恶毒与凉薄”“马新舆情奢血暴戾”。

  我们不知道,潘婉明对华社的恨意的由来,竟用这些极为恶毒的语言来指控华社。

  第二篇《暴力、隐私与性:香港反送中的完美示范》中,对于香港暴乱,潘婉明定性为“具有非常明確诉求的抗爭,扩大到五大诉求且缺一不可的时代革命,这个发展既是港府持续不回应的傲慢与一个接一个的失误所致,也是警察滥暴程度日趋恶化到人心尽失信誉扫地所造成”。潘婉明不仅定性香港暴乱为“时代革命”,还赞誉暴徒“在这场抗爭里,我们看到香港年轻人的表现,远远超过以往我们对香港和港人的理解与印象。他们叫人刮目相看。这是一场时代革命沒有错,唯有香港才可以在前途和命运攸关的斗争里,将港人的勇气、活力、创意和文化底蘊发挥得淋漓盡致!”

  第三篇《We (Dis)Connect:香港反送中运动在马的联结与分化》中,潘婉明借香港暴乱事件,胡指马来西亚华社“在很贫乏的历史背景及基础下,长期学舌般地对‘台湾自古属于中国’一说深信不疑”“就是一个很容易陷入分裂的虚拟共同体”“搞到社团组织或个人疲於奔命、人仰马翻不止息”“思维上的错乱、言语上的恶毒、行动上的决绝、人格与人性上的幽暗、卑劣和凉薄”。

  不仅华社,潘婉明还进一步借机连老左和南大生也拉进来批判,胡指老左“落井下石”“对数以千计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被捕人士幸灾乐祸”;胡指“学运出身及南大背景的老左极尽奚落之能事”,编造谎言说南大生“掷过石头、砸破玻璃、将催泪弹拋回去的人”等等毁谤诬蔑之词充斥潘文。

  好家伙,这已经不是扣帽子,简直是把一顶顶屎盆子直接扣在华社、老左和南大生的头上!这就是潘婉明三篇文章的“精华”所在。所以,只看这些话也就明白潘婉明文章是什么味道了。

  马来西亚华社经过艰难抗争,保存了民族教育,发展壮大,连异族同胞都把子女送进华校,这一点潘婉明为何不说?这就是潘婉明的鬼,或曰潘婉明的骗术。只讲华社内部的磕磕碰碰,而不讲华社成就之全局。潘婉明们就是如此,不愿意在正面看孔雀开屏五彩斑斓的美丽,总喜欢绕到孔雀后面看孔雀的屁股眼!

  在《暴力、隐私与性:香港反送中的完美示范》这篇文章中,潘婉明没有明指马来西亚华社、老左和南大生,而是说“许多人”“亲中及撑警人士”,指这些人“他们完美范示了邪恶和庸俗一直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普遍的存在、最广泛的样貌。”到了2019年12月4日,潘婉明就按捺不住了,在《We (Dis)Connect:香港反送中运动在马的联结与分化》一文中,就毫不避忌的把马来西亚华社、老左和南大生统统挖坟鞭尸。

  潘婉明这一跳出来,自己的本来面目,几乎完全曝光于世,臭名远扬,真是得不偿失。但华社、老左和南大生也要感谢她,因为本来官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已经很少提及老左和南大生。但潘婉明这一闹腾,反而给左派谈论的机会,把一些造谣污蔑华社,抹黑左派和南大生的观点、结论予以驳斥、纠正。这可不得感谢她么?

  潘婉明认为,香港的暴乱是“这场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公民抗命运动”,就选择性地并凑成一幅暴徒战场受难图,美化香港暴徒“香港的运动在当年的经验和基础上进化,他们不断辩论、反省、调整、升华”,对比“这一次我们因种种荒谬扬名海外”,说香港暴乱是“时代革命”,指责“非左派人士也普遍向中共倾斜,死咬‘谴责暴力’,迳称香港的年轻示威者为‘暴民’”“只放大抗争者的抵抗,无视权力结构不平等、装备和武力不合比例”。

  潘婉明还真说的对,“他们不断辩论、调整、反省、升华”,2019年12月14日,香港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探员根据线报,在屯门龙门路环保园埋伏,发现3名男子在现场试爆遥控炸弹,13日晚发现城市大学校园多箱汽油弹等危险物品,警方接报后到校园调查,检获汽油弹、粉尘弹、镪水弹等。这样的“调整”和“升华”,令人不寒而栗。这些危险武器一旦在闹市中被使用或引爆,会造成何等严重威胁无辜市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

  不去正视香港暴乱的原因,不正视历史真相,而只图以暴徒受到“权力结构不平等、装备和武力不合比例”的对待,来掩盖暴徒无法无天的暴行,只会把自己囚禁在“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咒语中,无以救赎。

  潘婉明还对任职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的郑文杰因嫖妓被行政拘留来作文章,说郑文杰嫖妓是造假,说《环球时报》是著称的“造假和造谣”报刊,引用反共文人陶杰的鬼话“指兩情相悅就不存在误导,否则夫妻敦伦也属提供‘免费性服务’范畴,‘并产生了多名子女’”。潘婉明还说“性指控向來是攻击对手最方便的取材,能迅速达到犯讳与污名的效应”,说马来西亚“也是用这招的高手,无论新旧的还是回锅的政府,都乐此不疲”。随后中国警方公布郑文杰审问时的视频,重重地掴了潘婉明一个巴掌,谁在“造谣和造假”立马分明。

  潘婉明“看到大规模游行和警察棒打市民的画面。”“警察沒有下限的暴力和越发低俗的行径”“大批警察追/冲/围捕一人、拳脚警棍交加被制服的对象、叫嚣阻碍记者采访、放走撐警暴徒。我们也不断看到警察将市民打到头破血流,随即由救护人员救治这种轮番上阵的荒谬画面”。但是,潘婉明说“我對暴力、侵害隐私和性污名都是零容忍”,偏偏没有看到暴徒刀割警察颈项,咬断警察手指,夺枪袭警,放火烧行人,砖头砸死老汉,破坏设施,抛掷燃烧瓶,烧毁店铺,刀刺议员,暴打大陆记者等画面,何奇怪也。

  潘婉明歌颂暴徒,仇视中国和香港特区警察的两极态度跃然纸上。为了渲染香港警方的“大规模滥暴及犯罪”,有“数以千计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被捕人士”,潘婉明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数字,大肆夸大人数和凄惨画面,来显示香港警方的惨酷无人性。

  潘婉明所谓的“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公民抗命运动”,无疑地是违反整个国家利益和绝大多数香港人民利益的暴乱。潘婉明把这场暴动的暴徒描绘成受害者,就是想利用今日无知的读者,造成读者对中国和香港特区的痛恨心。

  潘婉明说“亲中及撐警人士咬死示威者为‘暴徒’,否认或无视警方的不当暴力,而政府纵容黑势力撒野,默许警黑合作,都在在地激化了勇武派的抬头。果不其然,示威者的暴力和破坏力一路升级,坐实‘暴徒’指控,而警方则加码上演滥暴、滥捕、滥放,因为任何暴力、轻纵、各种倒行逆施都沒有后果,这是特首‘唯一可以为警队做的事’”。

  潘婉明倒果为因,把暴徒的暴行说成是警察“滥暴、滥捕、滥放,因为任何暴力、轻纵、各种倒行逆施都沒有后果”。如果不是暴徒的暴行,特区政府会出动警力对应获得批准的和平游行吗?警察会无端端镇压吗?把暴徒的暴行说成“唯有香港才可以在前途和命运攸关的斗争里,将港人的勇气、活力、创意和文化底蕴发挥得淋漓尽致!”是人话吗?

  潘婉明说“国家暴力层出不穷,不但武力损伤你的身体,还手机审查你的立场。8月中旬,中国海关开始针对经香港入境的旅客进行大规模手机检查,凡在相簿或社交平台发现参与反送中活动的照片或言论,一律要求刪除。涉嫌重大的旅客可能被扣查盘问,或被強行采集十指指模,甚至传出有人被采集血液样本。这种明明白白的侵害隐私,再次为反送中作出完美示范。国家依法无据,却自以为它有这种权力干预、限制和管理人民的行动、意志和主张。”在无法搜罗明显的证据下,潘婉明竟用“甚至传出”“可能”当成证据来证明“国家依法无据,却自以为它有这种权力干预、限制和管理人民的行动、意志和主张。”潘婉明连合理性也自我否了,岂不可笑。

  这是精心安排的写作策略,不谴责示威者的乱港反中暴行,而是要以此先给读者一个阅读的联想、暗示,造成香港警察对暴徒残暴的印象。这就是潘婉明在台湾受教育吃了反共“爱国”教育的“洋奶”,喝了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可口可乐长大的一代,脑子里残存的僵化,幼稚迂腐的偏见。

  潘婉明可知道,香港,一百五十多年前,还是大清帝国治下隶属于广东省的一个默默无问的小渔村。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被迫割让香港,这是小学生的历史常识。再过50年,英国夺去整个香港。

  1841年1月26日,英国军官爱德华·波丁格率领 HMS“硫磺”号炮舰登陆,插上了英国国旗。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却成了中华民族耻辱开始的地方。

  1860年,英法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打进北京,就是火烧圆明园那次。清廷又被迫签了《北京条约》,九龙半岛上英国人画的那条线以南,连同附近的昂船洲岛,永久划归英国。九龙,成了香港被占去的第二块地儿。

  1890年,香港爆发大规模鼠疫,中国人死了三四万人,英国人一个都没死。因为英国人住在太平山上,空气流通,而中国人只准许住在山下,山下潮湿,鼠疫蔓延。

  1949年,港督葛量洪提出:作为基本原则,英国属地的重要政事应由英国人处理。香港大多数市民没有英国国籍,他们无权过问。

  香港暴徒不知道中国人在英国人统治下的悲惨境遇,要“光复香港”,还到英国议会去要求英国人重启“南京条约”。香港泛民议员在议会展示布条“香港不是中国的”,宣誓时称中国为“支那”,在街头辱骂中国人“支那猪滚回中国去”。英国人在香港的殖民统治遗毒,是潘婉明的意识形态看不到的,或者是不愿意看的。

  潘婉明指责华社“将五大诉求简化为西方作梗、港独作祟,一意孤行地视反送中为反中(共)”,认为华社是“在一中的原则下”“长期鹦鹉学舌般”。潘婉明不知道的是,香港的动乱,绝不能简单地看成是香港内部矛盾造成,一场动乱能够持续半年得不到平息,就已显示出不简单,其中境外反华势力,特别是来自美国的反华势力渗透、插手是很重要的原因。2019年12月2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对美国的反中乱港的五个非政府组织点名予以制裁就是明证。当然,自称“旗帜鲜明的黄丝”的潘婉明是不会相信“国家暴力层出不穷”的中国说的话的。但是,潘婉明有香港特首熟悉了解香港吗?听听前任特首梁振英对香港年轻人说的:香港的政治太过复杂,打从香港回归开始,香港的政治就不是本地政治,而是国际政治,总有激情的年轻人不要玩。

  由于历史原因,香港与西方有着长期而复杂的关系,欧美国家一直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将其作为经济和政治的前哨。香港成为地缘政治的战场,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养着将近千人呢,你以为这些人是在吃干饭的呀?!这些人绝对不是睡大觉的,是做工作的,就是进行政治仗的。

  英国左翼学者、前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罗斯义(John Ross) 在观察者网发表文章《脱欧解释了为什么英国在香港问题上采取挑衅态度》。文章认为,在攻击中国时,美国和英国各有分工,由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英国则是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英国对香港的挑衅性政策是配合美国动作来进行的,这是技术性分工。文章指出,英国政府之所以在反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其根本原因是英国政府内部持亲美和脱欧立场的反华势力日渐增多,这些人完全推翻了卡梅伦执政时期与中国建立中英关系黄金时代的政策,转而支持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 的政策。文章进一步指出,英国在香港事务上挑衅中国以及加大对华为的攻击力度,更是与围绕英国脱欧背后展开的斗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引自2019年12月19日《察网》:《教唆、干涉与操纵:英美左翼关于香港问题真相的看法》)

  看看2019年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的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使之成为美国的国内法。这一法案的核心要义就是要反对香港特区政府止暴制乱,阻止在任何情况下中央政府出手挽救香港局势。跳梁小丑黄之锋还在脸书贴文中写道,非常感谢美国国会幕僚远道而来,向他和何韵诗送上特朗普、佩洛西等美国政客签署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副本“留为纪念”。他同时扬言,来年窜美分子罗冠聪、敖卓轩等人将继续致力于“游说工作”,以求美方执行所谓“制裁机制”。汉奸也持证上岗了!一幅汉奸嘴脸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实啊!

  潘婉明没有一丝一毫的历史视野,抽离中国现代史的脉络,有意忘却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割地赔款的惨痛历史,看不见美国人拿台湾来卡中国脖子,阻碍中国的统一,遏制中国的发展;看不见英国人在1984年《联合声明》签署前后,突然启动全面的代议制民主进程,包藏祸心地在香港挖下深坑,埋下地雷,伺机引诱中国人民陷入深渊,伺机引爆地雷。

  许多事实说明,香港暴徒和美英帝国是一路的,潘婉明为暴徒张目,就是为美英张目。西方和潘婉明们怎么看香港暴乱我们不必理会,华社、老左和南大生和他们不是一路。

  在潘婉明的头脑中,中国人不需要国家认同,国家统一,“普世价值”就是万灵丹,只要接受“普世价值”,一切社会痼疾就能迎刃而解,万事大吉,人民就可以有自由、民主和人权了。可是,一提到“普世价值”,相信人们对中东可爱的小孩倒毙在海滩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吧。

  潘婉明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不跟“中共 connect”,不“向中共倾斜”,不是“国家的共犯”来与华社、老左和南大生切割,自以为高尚。而这种高尚,却以抹黑华社、老左和南大生的正义立场来表现,并夸大暴徒的受害面,帮助暴徒逃避责任,这种高调正是潘婉明对自己的最佳批判!

  总之,潘婉明们执迷于西方政治话语,以西方话语马首是瞻,希望尽快融入西方代表的所谓“普世价值”的主流文明,渴求的是美国王师来平定“侵害隐私”“国家暴力层出不穷”的中原,以便实现梦寐以求的“普世价值”,潘婉明们就能活得舒坦,活得舒心了,就不会“被很深厚的同温层包围”,就不必忧虑女儿长大后“一直 protest 一直 protest”了;“我们的下一代”也就不必“用身体去对抗、用性命去维护、常态性为生存权而战”了;也不用担惊受怕“我的孩子和她同世代的伙伴,用他们的血肉之躯站上街头挨警棍、吃催淚弹,或承受比现今更进化的镇压武力”了。

  潘婉明为什么不睁眼看看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乌克兰、叙利亚和中东北非人民享受到“普世价值”了吗?潘婉明阅读过这样的报道吗:“普世价值”的祖师爷美国,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战争中,大量虐待囚犯俘虏的行为。早在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军虐待伊拉克囚犯事件就已臭名昭著。近年来,美军虐待囚犯、酷刑逼供的行为并未得到遏制。遭曝光的美军审讯囚犯手段包括掌掴、击打腹部、剥夺睡眠、裸体羞辱、水刑、强制囚犯撞墙等。美国英国绕过联合国非法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据维基百科资料,伊拉克战争超过15万平民死亡;利比亚战争导致1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的巨大人道主义灾难、给中东地区局势带来的长期负面冲击,是显而易见的。

  潘婉明们满腹文章,按照“黄丝”思路看香港的暴乱,正义观必定误入歧途,价值观必定出现偏差,又要寻找心理平衡,以致夹枪带棒的骂这个,捧那个,当谁看不出来?对“普世价值”又心向往之,顶礼膜拜,以致看不到叙利亚和中东百万难民涌往欧洲的惨状,也不知冰炭不同炉,贤愚不并居的道理。

  怎么看待香港暴乱是每个人的自由,没人可以干涉。但是,潘婉明借支持香港暴乱以华社、老左和南大生为暴徒陪葬,那是万万不能容许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