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

小溪细水汇集而成形成汹涌的大海洋


留下评论

行动党向工人党勿洛—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发动的‘审计门’围剿就是一场政治迫害!——这是大选前的一场大演练!

—当前行动党的党棍、狗腿子和御用文人的心态是:狗咬苍蝇、咬一口算一口!猴子地里掰玉米、掰一个丢一个!——不着边际胡搅蛮缠!

—砖头砌墙,晚来的总在先来的之上!——行动党爷们,别得意得太早!

许文远,或者说行动党开动了全部国家机器向工人党市镇会发动‘审计门’的攻势够凌厉吗?确实够凌厉。问题是:行动党可以达到的预期效果吗?

我看,许炮不见得会如愿以偿。或者说得更加贴切一点,整个行动党的大小寡头目前的心态就是:

狗咬苍蝇,咬一口是口!猴子田里掰玉米,掰一个丢一个!不着边际、胡搅蛮缠!

从2011年5月7日工人党夺得了勿洛阿裕尼市集选区那天晚上开始,李显龙已经放话,要想尽一切手段重新夺回这个集选区!行动党在2013年12月8日党特别代表大会的特别决议!因此,行动党在2014年冬季再一次向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发难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对于许文远或者整个行动党而言,这也是他们让澳大利亚的上市公司标得了盛港西建造华人庙宇的地块,进行营运商业性质的骨灰瓮事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失败后,为了挽回自己的‘祝英台’论的破产,而对工人党市镇发动另一次的‘冬季政治围剿’—就许文远个人或者整个行动党寡头而言,他们是想利用普通老百姓对审计署或者审计事务的职责与运作的不熟悉、不了解,进行这场赤裸裸搅混水的政治迫害!

全世界的审计师、审计事务所的审计工作职责都是一样的。新加坡的审计事务所的水平绝对不会比第一世界的毕马威会计事务所(英文名称:Klynveld Peat Marwick Goerdeler简称:‘KPMG’)来得特别专业和中立吧!

审计事务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审计事务所对客户的公司财务进行审计的职责就是:在不与公司和它的股东及董事会成员有任何有直接或间接的商业发生利益,以及不受任何一方以任何形式的影响力(不论是政治上、物质上、或经济上)指导或制定它们的审计工作的条件下,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审核公司的账目。他们审核公司的账目包括了公司的账目的记账方式、公司的收入与支出、公司的人员是否会利用管理机制所产生的漏洞或盲点。

审计事务所按照惯例,在审计完毕都会向公司股东和董事会提出审计报告书上附上专业意见。他们专业意见包括:对公司的运作、董事会是否遵循和执行股东会的决议、公司管理层是否严格控制公司的所有开支。一句话,审计事务所就是扮演着公司警察的角色。

审计事务所的角色和任务就是如此重要!因此,他们在审计公司账目过程中,如果有哪些帐目说明不清楚或者提供的资料文件不足够,他们必须也必然会根据自己的专业角色向公司提出要求进一步补充或者说明有关帐目的开支与收入的所有文件资料。

如果公司未能满足审计师的要求,或者无法及时(即公司的审计报表必须按国家规定期限提交申报)提交资料文件时,审计事务所就会对有关不明晰、或有疑问、或者由于因为现有的管理机制造成有关的开支可能会产生给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或者可以预见的损失时,在审计报告书里附上提出自己的专业意见。

这是审计事务所为公司股东的利益着想以及清楚说明在审计过程中并没有偏袒任何一方的专业立场。

如果在审计事务所的提出专业意见的后,有关公司还继续坚持自己的非专业记账方式或执意要以自己的方式管理公司财务制度与营运制度,审计事务所会将这种情况直接向国家有关的部门(如财政部、公司商业登记部门、或税务部门)提呈报告。国家的有关部门(如商业事务调查所和财政部属下的税务部门)就会介入。

行动党的这些混球们,他们的娘就没给他们生个胆!特别是许文远,就是一个伪娘子!他大张旗鼓的炒作工人党市镇会已经有三年了吧?既然他是如此‘疼爱’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工人党的市镇会又是‘屡教不改’或者说是‘死不悔改’!为了‘保护勿洛阿裕尼集选区的居民的利益’,许文远是国家发展部长,工人党市镇会是属于他的管辖权利范围,他必须来个抄底!他应该引用国家有关的法律(特别是贪污、渎职和滥用公款)把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管理层全部控上法院!

这样不是可以来个釜底抽薪把工人党市镇会一锅端吗?为什么许文远不怎么干?

这就是整个问题的核心!

问题在于:

许文远本身就是心虚!他们控制下的市镇会挪用市镇会的资金进行投资雷曼兄弟对冲基金的严重亏损的事件尚未了结!——秃头怕揭冒!这就是目前许文远和行动党的混球们软肋!

行动党在国家发展部一声令下,利用审计事务所对工人党市镇会的2013年审计报告书所提出的审计师意见,这些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摇身一变都成为了‘专业会计审计师’在胡说八道!

他们胡扯了些什么?事实又是什么?行动党自己也干过吗?

行动党胡说八道:

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管理代理公司(MA)(以下简称‘MA’)的主要股东。他们可以不要经过招投标程序的过程轻易把承包工程的办法给承包商和在不需监督下顺理成章的支付给自己。

事实是:

工人党市镇会主席或副主席等没有授权MA或让参与决定任何有关涉及工程对外承包的事宜。工程承包合同的颁发是由市镇会的工程投标和工程承包小组负责的,这个小组是由国会议员和受委任的理事选组成。这些受委任的理事与MA的工程承包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 MA并不涉及评估任何工程投标。当MA和EMSU(主要事项维修单位,以下简称‘EMSU’)进行招投标时,MA不是商讨有关承包工程等相关事宜的小组成员。

我的结论:

1.就是中国人常说的:‘一套人马、两个招牌’!——行动党要传递的是这个信息!其实,过去半个世纪以来,行动党就是干活的楷模!不信?

当年的反对党提出来有关政府投资公司(GIC)没有动用公积金的钱!李光耀,这个说谎脸不变色、心跳的家伙不是信誓旦旦、一言九鼎的说了下面这些话吗?!

李光耀说GIC与公积金无关联

再看看,新加坡共和国的内阁成员就是新加坡政府投资私人有限公司(GIC)的董事部主要成员!(请看附图)从是个世纪70年代至今这个情况并没有改变!行动党别忘了,当鄞义林把这个问题揭露后,善达曼是咋说的!他们终于承认了:政府内阁就是GIC董事部的成员!(大家可以到鄞义林先生的个人博客网站:http://thehearttruths.com/找到更多的证据确凿的资料。)

 2.行动党完全知道:面对行动党的大军压境、围困重重下,工人党领导人绝对不会愚蠢到像行动党的内阁成员就是GIC的董事部成员!工人党管理市镇会日常运作的决定权(不论是财务审批权、或者工程的招投标、发包等重要事项)是绝对掌握在市镇会主席和副主席!这也是许文远及其党棍们在扯谈工人党市镇会MA的‘裙带关系’时不敢动真格的核心!许文远和整个行动党的心态就是:把别人可能犯上的某些小失误视为就是抓到小辫子进行报复的机会!——小题大做!

GIC董事部

行动党胡说八道:

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以下简称‘AHPETC’)藐视审计署或者国会要求提交有关文件资料。

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公司法律约定下,对公司在公司审计事务上必须与审计事务所绝对配合的法律基本常识都不懂!

事实是:

在整个审计过程中,AHPETC提交了数以千计的文件资料。例如,提交了16481份有关支付的单据。 在审计总署报告的附录C(第三部分,附件2),国会议员可以看到,在被要求提交22份文件资料中只有一份尚未提交。在附件3,在被要求提交75份文件资料中只有3份尚未提交。

我的结论是:

  1. 如果工人党市镇会真的敢于藐视审计事务所的要求,根据相关的法律,审计事务所完全可以直接向国家发展部提出投诉、甚至拒绝审核工人党市镇会的常年财务报表!——许文远他娘没给他生这个胆!

       2. 许文远为什么这么‘菩萨心肠’让工人党2011年尾,一直到   2013年的常年财务审核工作出现的‘情况’!如果他们有确凿证据证明肯定工人党藐视审计事务所的要求,国家发展部完全可以引用相关法律直接接管市镇会的财务管理权!——这样一来,吃相就比猪还要难看!

许文远扣押700万元市镇会的资金说明了:行动党在2012年的AIM事件吃了哑巴亏后,为自己留一手的筹码!——退可守!——民意反馈不佳!——退款!——如果工人党资金周转不灵,一定会‘屈服’并乞求要求拨款!——迫害条件加码!

您们说,许文远设定这样的结局出现吗?

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胡说八道:

《联合晚报》在2015年2月9日的头条标题:《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支付给自己的公司660万元》这么写道: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负责核准和签署有关工程的账单、工程完工确认书给FMSS。附录C附件1及其总额660万元的84份账单。

事实是:

在2011年9月8日工人党接管了新的市镇会管理工作后,市镇会采用了一项SOP。 只有获得市镇会的主席和其中一位副主席的在支票联合签名下,将不会支付任何款项给FMSS 除非获得市镇会主席和其中的一位副主席的共同签名的情况下,FMSS才有可能受到付款。因此要给自己签署任何付款支票是完全不可能的。主席和副主席在FMSS公司完全有任何个人的利益。

我的结论是:

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都是在商场里打滚的‘精英分子’,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1. 全世界所有的公司,不论国营企业、政联企业、上市公司、私人企业、或个人与家族企业都会设立一套公司内部规范制度监督公司日常账目的收支!何况勿洛—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是属于国家发展部权限直接监管下的机构!工人党真的敢不按照国家发展部定下的审计制度审核所有的过程发包、工程帐目以及账目的支出吗?我看,即便是工人党市镇会主席团吃了豹子胆也不咱们干!

         2. 如果行动党的在主流媒体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确实帮行动党找了他们说的“《市镇会的秘书和总经理支付给自己的公司660万元》”,哪行,他们就以此法律依据为起诉工人党市镇会主席团涉嫌‘渎职、滥用公款和贪污’!事实上在2012年许文远提出有关工人党市镇会的审计报告时,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已经发表正式声明,向行动党提出有关的指责如果属实,尽可以到贪污调查局投诉、采取相关的行动对工人党市镇会进行起诉等。

行动党的胡说八道:

在2012年市镇会审计年,审计报告书里发表了不承担任何责任的声明。那是因为工程管理的详情并没有在财务报表里披露,因此,审计师无法确定工程承包事项与相关联者的完整性。

事实是:

在市镇会发表财务报表的并没有明确的管理。例如,同样一家审计事务所在审计我们2011年的审计报告时,之要求我们提供有关披露MA费用给予相关联方。这个相关联也包括了前(行动党的)阿裕尼市镇会。可是,我们并没有在财务报表里披露任何相关联方。这并没有免责声明。

我的结论是:

 他们把审计事务在审计过程要求工人党市镇会提供资料和文件证明或者对账本上的开支要求市镇会提出誊清、说明或者提供相关的资料文件,毫不羞耻的扭曲成市镇会帐目不清!

工人党是在2011年5月7日大选取得勿洛阿裕尼市镇会的管理权的。这之前市镇会的账目是由行动党管理的!何况双方在办理有关市镇会的交接过程中还出现了AIM的事件!审计事务所无法全面获得他们要求市镇会提供的文件资料是实属正常的现象!

许文远应该不会忘记自己管辖下的园林局采购‘物有所值’的自行车事件吧!当时许文远说了什么?贪污调查局结果是什么?

咱们的老祖宗有一句话说:庙大鬼子多!

请看看国家审计事务总署为政府部门的常年财务审计的案例吧!

1. 国家审计总署(以下简称‘AGO’)关于政府部门的审计报告:http://therealsingapore.com/content/ago-finds-serious-irregularities-public-fund-usage-mindef-cpf-nlb-mda

2.AGO Report:民防部队滥用公款支付私人开支(SCDF personnel-used-public-funds-their-personal-expenses)

3.AGO Report: 国防部租赁国家产业每年支付的租赁金是45元(MINDEF charged only $45 a year in rent for a large commercial property

4.AGO Report: 媒体发展局办法给工程项目的资金迟迟未到位(MDA awarded grants but didn’t follow up on the delivery of the projects

5.AGO Report: 公积金局并没有确保雇主正确支付应缴交给雇员公积金数额(CPF Board didn’t ensure that employers were paying the right contributions

 6.AGO Report: 国家公园局为了应付满足审计事务所的要求,提交虚假的文件资料(NParks faked their documentation simply to satisfy our Audit

 7.AGO Report: 国家图书馆的书籍采购系统是以向高岗价格的书籍供应商进行采购(NLB’s system for buying books kept buying from expensive vendors

8.华教自助理事会在10亿8百万元中支付4千3百万元给71位职员ttp://therealsingapore.com/content/2010-cdac-paid-43-million-out-108-million-cpf-collected-71-staff

我们要非常明确的说:

把上述国家审计总署对政府部门的财务审计报告一一罗列,不是要把审计事务所在审计过程发现工人党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审计报告出现的失误、遗漏等问题与行动党比谁比烂、或者是所谓老祖宗所说的:‘乌龟别讥笑鳖鱼没有尾巴’!!!

我们要说的是:

全世界国家的审计师的法定专业职责就是要严格审查所有企业(包括私人企业、公共企业和上市公司企业)、政府部门的财务收支情况是否符合正常和正常的财务管理制度,避免因为采取错误的财务管理制度、编制非专业财务报表(包括错误的财务分类入账的方式、进账时没有按照严格规定提供相关的单据、文件资料以及相关的责任人在支付任何款额的权限和在批复收支时所应承担的责任。行动党把审计事务所要求成藐视审计事务所的行为!这就是在利用一般老百姓对于审计事务所的职责一无所知、或者是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对工人党进行的政治迫害!

行动党大谈工人党的FM的秘书及总经理与承包商的股东同属一套人马!这是在胡搅蛮缠!请大家看看下面行动党的GIC和淡马锡控股与政联企业之间的关系网!我们不需要再进一步叙述了。

这是GIC和淡马锡控股控制下的企业关系图;

GIC与淡马锡经营流程图

行动党拿工人党市镇会审计报告说事的政治环境背景是什么?

2011年5月全国大选至今,在行动党的精英人才和高薪养廉政策下出现的如下重大事件:

 SMRT出现严重故障事件;

 SMRT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

  •  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造成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失去工作、薪金低廉和不等的受聘机会问题;

  •  综合娱乐城的赌博引发导致社会犯罪问题以及家庭分裂问题;

  •  50年前左翼组织反假合并与新加坡独立历史事件。

  •  50年前李光耀进行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的冷藏行动历史事件;

  •  控制签发工作准证和雇佣准证事件;

  •  大宝森节印度族击鼓事件;

  •  马来族妇女工作场所戴传统纱巾事件;

  •  公共交通车资上调事件;

  •  组屋价格上涨事件;

  •  退休人士和乐龄人士医药费与住院事件;

  • 公积金最低存款和提取养老金事件;

  •  宏茂桥基层成员杨寅事件;

  •  后港区补选补选事件;

  •  总统选选举事件;

  •  AIM与行动党14个市镇会之间的丑闻事件;

  •  雷曼兄弟投资严重亏损市镇会管理基金近2千万元事件;

  •  贪污调查局官员、外交部礼宾司贪污事件;

  •  教育界与公务嫖未成年少女事件;

  •  国家公园局购买自行车事件;

  •  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

  •  国会议长桃色事件与榜鹅东区补选事件;

  •  小印度骚乱事件;

  • 武吉巴督鼠患事件;

  •  旅居新加坡的菲律宾侨民在芳林公园庆祝菲律宾国庆事件以及陈笃生医院菲律宾籍菲律宾雇员侮辱和恐吓新加坡人事件;
  •  国家体育场草地草皮事件;

  •  盛港西骨灰瓮事件以及许文远的‘祝英台论’事件;

  •  李显龙先生控告新加坡公民鄞义林诽谤名义损失以及老百姓捐款事件;

  •  起诉新加坡公民在芳林公园非法集会的‘927’事件;

  • 屋契回购计划滞销事件;

  •  非法高利贷变成合法高利贷,民间负债日益严重;

  •  拥车证投标价格不断上涨,小商人和上班族面对日益的经济负担;

以上所提交的文件资料经过审计事务所查核均正确无误。这些文件资料以三种语文均存放在行动控制的主流媒体报业控股的档案室。欢迎大家随时前往查核。

结语:

(一)行动党对工人党的‘政治围剿’说明了:行动党独断独行国会的霸道行径并没有因为李光耀即将走入坟墓而终结!所以,在来届大选准备进入国会的在野党必须现在就开始吸取工人党目前所面对一切问题!

行动党目前的处境就是:一个外表强大的相扑手!—它们的脑袋里装着的就是如何尽快实现李光耀的夙愿因外更多的外来移民,改变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与外来新移民之间的人口的比例!它们的两手紧握着要把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和榜鹅东单选区重新夺回来!但是,它们两脚踩着全民的公积金储蓄户头存款,必须尽快提出解决老百姓的公积金退休金问题,同时,必须解决老百姓看病难、不敢生病病和付不起高昂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问题。

(三)行动党目前就是一个貌似强大的相扑手,它们的致命点!—那就是:

一、它们已经能够脑残!——屁股决定的脑袋!他们脑子里盘算着一个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背道而驰的阴谋,它们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及其后代之间的利益与矛盾必然要对立!过去4年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今后将继续证明这一点!行动党改变不了这个趋势的发展!

二、它们顾此失彼!—为了收回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和榜鹅东区单选区,他们不惜把行动党全局的政策全部倾向者两个选区—把财力、物力和人力都往这儿倾注!他们正在进行一场不可为而为之的任务!

三、它们脚下踩着手两桶炙热的油桶!—他们必须在大选前就老百姓要求归还公积金户头里的养老金存款做出明确的抉择!—

 (1)全部归还,还是继续抓住16.1万元最低存款这根命根绳子不放?(2)要不要给予退休人士和乐龄年长者在住院费和医药费全面、给予全民(不包括永久居民)在住院费和医药费减免!

四、面对这样一个貌似强大的相扑手,我们最好的破功法就是:

1.往它们的胯下拽一脚!让它们屁股肛门疼痛不堪!

击败超级相扑的秘诀

2.迫使他们必须放下手里的两件东西、两脚紧缩保护肛门屁股!

超级相扑的包袱

3.它们也就顾不上李光耀的无限量和无限制和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了!或者彻底被击垮趴在地上(但死不了,它们还会站起来反扑)!

超级相扑的下场

至此新春佳节,我给许文远和行动党的党棍、走狗和御用文人送上佳节的祝语是:

砖头砌墙,晚来的总在先来的之上!——行动党爷们,别得意得太早!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敢与阎王论生死,何惧小鬼哀嚎声!

继续那个官二代李智陞哀叫后,六岁灵童黄循才也在党报——《联合早报》秀他的华文水平!?我看,与他的英文相比较,他的华文水平还是属于小学水平!

他在向工人党管理下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施压?!我看,与过去几年相比较,他的功力还是欠火候!

2012年底开始至今,他不是第一个向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进行骚扰的人,他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打手的人!

为什么对待这个行动党第四代的接班人这么无礼?

大家已经看到网上对他发表在党报的那篇笨拙的文章被围剿和讨伐了。这里不再重覆。   我要问的是:

  • 既然在20115月全国大选结束的一年扳不倒工人党赢得的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那现在这些小猫小狗的玩意儿行吗?

  • 既然在2011年的7月份后港区补选无法攻破工人党的堡垒,那现在还扮演这些小猫小狗玩意儿行吗?

  • 既然在20131月失去了榜鹅东区的补选,那现在还扮演这些小猫小狗玩意儿行吗?

20115月全国选结束后,行动党对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进行‘围剿’!哦!不对。应该叫‘骚扰’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这里我可以给他们算一笔细账证明我没有骚扰行动党。   我一共发表了23篇文章(不包括后港区补选和榜鹅东区补选事件)。全部如下:

1.  2014年5月28日《李显龙的‘诚信政治’和李光耀的‘起诉破产’异曲同工!——破坏和削弱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形象!》(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5/28/

2.  2014年3月24日《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上调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24/

3.2014年3月12日:《李显龙的如意算盘改变不了行动党走下神坛的厄运!——许文远‘上房揭瓦’!——小心兔子急了也会踹鹰

4. 2014年2月15日:《行动党对工人党的‘围剿’绝对无法摆脱走下神台的命运!反击行动党围剿工人党!——让行动党成为无头苍蝇!!》(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2/15/

5. 2014年2月5日:《敢走到测谎器证明自己不是PAP的党棍、走狗和爪牙目前还没出世!》(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2/05/

6. 2014年2月5日:《癞天发就是:婊子上街卖风骚!-——再摆弄还是婊子!》(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2/05/

7. 2014年2月1日:《找工人党的茬!——雕虫小技!——既毁不了工人党的形象、行动党也无法形成反攻态势、完成不了收复失土夙愿、更改变不了走下神坛的必然厄运!》(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2/01/

8. 2014年3月5日:《行动党的爷们!秋天的柿子吃多了会得肾结石!——全国大选啥时候举行都行!——形成百团大战态势、集中火力攻陷行动党‘一亩三分地’——引进外来移民政策!》(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05/

9. 2013年7月13日:《工人党不是行动党或是新加坡政府的附属组织》(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13/

10. 2013年7月11日:《给维文的一句忠言逆耳:兔子急了也踹鹰!》(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11/

11. 2013年7月11日:《胡搅蛮缠也无法让行动党摆脱万民臭骂的困境!》(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11/

12.  2013年7月5日:《维文同志,您忙完了吗!走,找刘程强先生喝咖啡去!》(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05/

13. 2013年7月2日:《今年6月是一个不平凡的6月!老百姓在斗争取得话语权和知情权!》(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02/

14. 2013年6月25日:《张禾宾,你囔什么囔?吵什么吵?——你的政治寿命已经不会太久了!》(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15. 2013年6月25日:《维文同志,工人党不道歉咋办?——行动党的议员说狂话,让行动党成为胡扯蛋的执政党!》(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16. 2013年7月2日:《今年6月是一个不平凡的6月!老百姓在斗争取得话语权和知情权!》(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02/

17. 2013年6月25日:(重新发表)《洪奕婷小姐,“争锋相对之后”,人民取得知情权和话语权、行动党霸气削弱!》(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18. 2013年6月25日;(重新发表)《许文远在为了老祖宗‘开棺验尸’! 李显龙在移动老祖宗的龙位》(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19.  2013年6月25日:(重新发表)《行动党的‘围魏救赵’策略告破!咱们的‘围城打援’成功! ‘围魏’ –工人党围不成、‘救赵’ — AIM也救不成了!》(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20. 2013年6月25日:(重新发表)《傅海燕,何许人也? — 小娘子也。– 既看不懂四书五经、也学不会孙子兵法》(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21. 2013年6月25日:(重新发表)《丑媳妇总要见家翁——李显龙还是必须走到台前来致‘闭幕词’!》(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22. 2013年6月25日:(重新发表)《不管姓啥都挽救和解决不了行动党与AIM之间的‘愚昧’关系—李显龙必须走到台前来致‘闭幕词’!清楚说明和解决行动党控制的市镇理事会与AIM的关系!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23. 2013年7月15日:《狗吠火车——成不了大器》(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7/15/

上述这些文章的就围绕着一个中心主题:

  • 工人党已经在群众中站住脚跟了!不管行动党应说明下三滥的招数也无法扭转人民对工人党的支持和信心!
  • 行动党只有老老实实的解决老百姓面对的问题,才有可能从工人党手中夺回阿裕尼集选区。任何企图动用国家机器来迫使工人党就范,绝对无法合奏工人党的支持者对工人党坚定不移的支持!

事实证明我的观点是正确的。

让我们清点一下,请大家看看从2012年大选过后他们对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集选区展示会都干了什么?

  • 行动党中央委员会在2011年大选过后、2012年党代表大会、2013年党特别大会和2014年召开党大会上念念不忘党耻!——一定要把阿裕尼集选区夺回来!(至于后港和榜鹅东区单选区他们就没敢胡说八道。)
  • 紧抓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常年会计审计报告说事;
  • 在利用国家的法律幌子下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在区内举办的一些居民活动进行干扰;

行动党涉及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党国大将和一些小虾就有:(排名不分前后和职位)

  • 张和宾——行动党管理下的16个市镇会的总管家;
  • 詹达斯——前国会议员、‘AIM’的‘股东’——负责行动党市镇会形象工程的党营事业单位;
  • 许文远——国家发展部长兼行动党主席;
  • 傅海燕——行动党总理公署部长;
  • 黄国庆和赖添发——行动党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地下党员和他们是披着‘小贩商联会主席’和‘基层领袖’的外衣成员;
  • 维文——环境发展部长;
  • 李显龙——总理兼行动党秘书长;
  • 张俪霖——总理私人秘书;
  • 李智陞——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
  • 黄循才——文化部长。

 新加坡共和国政府涉及的政府部门包括了:

  • 国家发展部;
  • 环境部;
  • 总理公署;
  • 总理新闻秘书;
  • 主流媒体——《海峡时报》和《联合早报》;
  • 行动党在勿洛区的‘小贩商联会’和‘基层组织’等等。

耗费的时间:屈指一算。反正也折腾折腾近3年的时间。

工人党在这三年迎战的情况如何?

  • 工人党中央委员会;

  • 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

  • 刘程强——工人党秘书长、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 林瑞莲——工人党主席、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 毕单星——工人党中委、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工人党阵容就这么大、出场人数就这么多。没了。

三年多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了。行动党这项倾全党之力的形象工程进展如何?我不知行动党的党员或支持者,不知道内情。我好奇的问题是:

行动党到底有没有聘请合格的成本核算师以及审计师为自己核算一下投入‘骚扰’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投资效益,这包括了前期调研成本、运作资金、流动资金、不记名项目支出开支?投资回报率是多少?投资的本益比是多少?

从上述的阵容看来,行动党确实不计成本,就是要拿回阿裕尼集选区。这可以不可以叫;‘死要面子活受罪’!?——黄莲树下唱山歌!——苦乐自知!我不管。也不关心。

皇帝不急太监急

   请到琴台来

 

但是,我关心的是:行动党真的能够实现党代表大会制定的目标? 答案是:够呛。

为什么? 因为新加坡人有一句口头禅:   如果能够倒?早就倒了。

什么意思?

那就是说,如果行动党可以扳倒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的市镇会,早在2011年底就实现了!

实际的情况是:行动党不但无法在2012年底前扳倒管理的阿裕尼——后港的市镇会,反而在2013年1月份还失去了榜鹅东区。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告诉行动党的那些蠢材将军:抹黑、刁难和公器私用对工人党已经失去任何威胁、也无法阻吓老百姓支持工人党的立场!特别是他们一再用国家发展部和环境部来做文章,人们已经不再相信行动党质疑工人党管理市镇会的能力。  

这是过去三年的事。行动党就是不信邪。三年后的今天,他们又让 党内的小鬼子拿着这片破旗帜来说事。   行动党说,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 老百姓的欠费比例太高了。 现在,让我们先来自20115月至今全国大选过后的如下一些数据。

新加坡的总人口是:根据2014新加坡国家人口与人才署25日发布报告,截至今年6月底,新加坡总人口为547万,其中公民为334万人。具有投票资格的选民是:符合投票资格选民,共为241万1188名;

根据2011年5月选举结果:(以下数据是摘自如下网址:http://zh.wikipedia.org/wiki/2011%E5%B9%B4%E6%96%B0%E5%8A%A0%E5%9D%A1%E5%A4%A7%E9%80%89#.E5.A4.A7.E9.80.89.E6.A6.82.E5.86.B5

如切单选区选民总数18878:

三巴旺集选区选民总数:131763;

淡滨尼集选区选民总数:127001;

武吉班让集选区选民总数:30711;

东海岸集选区选民总数:109237;

波动巴西单选区选民总数:15832;

白沙——榜鹅集选区:154938;

宏茂桥集选区:172323 

行动党管理的集选区选民总数:760683扣除了2103年行动党失去了榜鹅东区29415选民总数后,实际选民总数是:731268

工人党管理的集选区选民总数: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选民总数:131397增加了2013年赢得了榜鹅东区29415选民总数后,实际选民总数是:160812

这两组数字要说明什么?

  • 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选民是731,268,这个数字是已经包括了他们在全国各个选区的反对票;

  •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选民是160,812,这个数字是没有包括全国各个选区的反对票;

行动党要工人党对其管辖下市镇会欠费情况采取行政手段解决?!其目的在哪儿?

行动党的目的显然是要迫使工人党与其管辖下的居民之间出现矛盾激化的局面,这样希望那些无法按时缴交市镇会管理费的老百姓与工人党之间产生矛盾。这确实是一盘如意帐。

问题是:工人党会听随的指挥棒起舞吗?

还是回到老问题:工人党不是行动党的附属机构、它管辖下的市镇会不是行动党的市镇会。该怎么解决老百姓欠市镇会管理费的问题,那是工人党份内的事!

行动党不必为此操心坐立不安!   如果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因为流动资金出现问题而无法正常运作,那是工人党自己必须在来届大选必须面对选民的事!——鞠躬下台!

为什么行动党要怎么心急?

过去三年,我们已经看到哪些精英给行动党出的骚主意:在工人党的审计报告上做文章已经行不通了!

今天,行动党的这两个傻屄又在这个问题上炒作。那又怎能整垮工人党的市镇会呢?

可以明确的说,除非行动党能够使出比李光耀时代更毒的阴招!——抓人、起诉破产、封党外!我估计没有招了!

如果行动党想要过立法规定工人党迫使必须向那些真正有困难的居民强行收费!其的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咋自己的脚!——老百姓会知道什么叫做:冤有头、债有主!

您认为来届大选会把票投给行动党吗?不知道。     不过,可以让行动党那两个傻屄学习学习一点中华文化!(这两个傻屄肯定不懂得中国的诗词)。这里就把毛泽东在1928年8月写得诗词《西江月·井冈山》让这两个傻逼学习学习: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傻屄,看不懂了吧。那就把它翻译成英文吧!

JINGGANGSHAN ——to the tune of  Xi Jiang Yue, August,1928

Below the hills fly our flags and banners, Above the hilltops sound our bugles and drums, Steadfastly we stand our ground. Already our defence is iron-clad, Now our will unit like a fortress. From Huangyangjie roars the thunder of guns, Words comes the enemy has fled into the night.

如果这两个傻屄还是无法理解,那只好用更加通俗的白话了:

敢与阎王论生死,何惧小鬼哀嚎声!

如果还是不懂,那就是李显龙的不幸了!——黄金养出白痴仔!


5条评论

李显龙的‘诚信政治’和李光耀的‘起诉破产’异曲同工!——破坏和削弱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形象!

李显龙,您辛苦了!而且不是一般的辛苦!是非常的辛苦!

最近,李显龙在报章上不断强调‘诚信政治’的课题!

老百姓看了满头雾水!不知道他在说啥!就在老百姓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时,李显龙的虎将维文借工人党处理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自愿放弃国会议员的特权,要与工人党就‘诚信政治’决战公堂!

哇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还记得在许文远在国会发表行动党与AIM调查报告书时哪个张禾宾吗?

他也是指责工人党的AHTC的帐目可能有问题!

当时,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接受他的挑战,请他到反贪局提诉!结果张禾宾他娘给他生个男儿身就没给他生个男儿胆!此事就没下文!

——哎啊!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诚信政治’!?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先生在回答维文的挑战时表明,工人党处理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已经结束!请大家往前看! 维文看来也没辙了!

——这是维文继续上回邀请刘程强先生喝咖啡没下文后,又自己吞下白开水!——无色、无味、不甜、不酸、不苦、不辣! 工人党的这一招可把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的李显龙憋坏了!——这是李显龙在与刘程强先生第三次过招!

——第一次是在后港区补选、第二次是在榜鹅东区补选!——李显龙都被逼从后台走到前台来! 李显龙终于咽不下这口气!他让总理公署的新闻秘书以总理的名义在2013年7月13日发表2页的声明!

——哇靠!印度尼西亚的烟霾PSI指数上升到超过400的危险水平,咱们的总理都还还用口头呼吁全国老百姓冷静对待!

这个莫名其妙的‘诚信政治’与老百姓的生命健康无关,总理公署却煞有其事的发表严正声明! 工人党在2013年7月14日回应了总理公署的声明。不会按照李显龙的‘指示’办事!

李显龙的新闻秘书还觉得不够过瘾,在2013年7月15号又撒娇!说工人党不回应她的‘诚信政治’!哇靠!现在李显龙的跟班也出场了!——这小妮子也把自己摆得太高了吧!——工人党回不回应李显龙的声明,那是工人党与行动党之间之间的事!宪法上也没有约定,总理说提出什么‘书面要求’或发出‘声明忠告’反对党就必须‘积极’回应啊! ‘诚信政治’!曾几何时行动党又想到这个新招?!

呵呵!我说啊,这不是什么新招!这是李显龙是穿上古装在上演一场中国古代的‘项庄舞剑’的剧目!新加坡年轻一代,特别是受英文教育的年轻人确实看不懂。况且项庄或刘邦都已经是作古了! 算了。

活人要演死人戏!那就演呗!咱们还得为年轻的观众介绍‘项庄舞剑’是啥东西? ‘项庄舞剑’是一句成语。全句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注音:xiàng zhuāng wǔ jiàn , yì zài pèi gōng)与这句成语同义有:别有用心、指桑骂槐、另有企图、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想,老百姓都晓得这句成语和它的意思。 总理公署的名义发表的那两页的声明是要达到什么目的? ——呵呵!‘项庄’就是李显龙,他的‘剑’就是‘诚信政治’,他要‘干掉’的就是工人党的主席林瑞莲和必丹星!(当然最终是要把工人党日益在群众的影响力削弱!)

那到底什么是‘诚信政治’?它是行动党的优良传统吗? 是。

这是行动党对付反对党的优良传统!只是行动党的前朝与后朝使用的名称不同,使用的手法不一样,但是最终目的一样!

李光耀时代使用的是:起诉反对党人破产,然后,向老百姓说:这个反对党人是破产的,他已经没有诚信可言! 李光耀在70年代(也就是李光耀在60年代彻底铲除了左翼组织和逮捕了所有左翼组织的领导人后)面对一批受高等英文教育的爱国民主人士的挑战,就是使用起诉‘破产’作为对付反对党及政治异己分子的杀手锏!

当时,李光耀使用起诉政治对手‘破产’的手段是要达到两个目的:

一、断绝所有被法院判决‘破产’的政治异己分子进入政坛的所有途径(包括不可以当选为政党的负责人和参与全国大选或选区补选)!当时的受害者包括了惹耶惹南、徐顺全、邓亮洪等等!

二、恐吓所有有意进入反对党阵营的爱国民主人士和高级知识分子参与反对党的政治活动! 李光耀的直接起诉政治对手破产的伎俩过于粗暴,招致全国人民的臭骂和全世界的批评!现在李显龙改变了!他采用了所谓的‘诚信政治’的伎俩来对付工人党! 李显龙比李光耀还要狡猾!他不要自己亲手干掉反对党的领导人!他要假手于反对党内部‘自我清洗’!

时代不同了!政治环境也已经彻底改变了!

人民的觉悟也不再害怕行动党的白色恐怖恐吓!这是客观条件存在的事实!

因此,我非常肯定的说:行动党的这一招不能凑效!

我也非常肯定的说:行动党的这一招最终是给自己捅篓子!

实事求是的说,行动党党内的党员,特别是80后的党员对‘诚信政治’咋回事是不理解或一知半解的!对普通老百姓那就没有兴趣!

行动党是一个在新加坡活跃了超过半个世纪的老字号的政党,行动党本身的历史是否是属于‘诚信政治’的‘模范’!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心里都有一把称!

李显龙今天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渲染‘诚信政治’?

因为: 行动党在处理工人党控制的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上手法太过粗糙!

老百姓,特别是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也不愿让行动党安插勿洛小贩中心的代理人利用!因此,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工作完毕后,小贩就不愿谈这件事了!

这就是说:行动党在舆论造势上和鼓动民意上已经失去了支持基础!

尤其严重的是:行动党又犯上了他们在后港区补选时犯上的致命性错误!——他们急于求成,太快把自己安插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地下党员全部曝光了!

这个结果是:

1.清洗工作已经结束、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已经开档营业。行动党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地下党员黄国庆被网民曝光他是披着‘小贩商联会主席’外衣,实质上是行动党的党员和居委会成员后也销声匿迹了。——老百姓终于明白这就是一场行动党恶意挑起的具有政治阴谋事件!老百姓不愿成为这场政治阴谋的砝码!

2.在工人党按照与环境局和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商定的计划如期的完成清洗工作,勿洛小贩中心的消费也开档营业了!这个时候,李显龙和维文却说,清洗工作的问题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主要课题!——

事实是:老百姓不愿成为这场政治阴谋的砝码!他们就没有政治资本可以利用了!

——所以,李显龙和维文说:他们现在主要关心的课题是:‘诚信政治’!

——当官的吃饱撑着,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可要挣钱养家啊!——老百姓终于更加明白这就是一场行动党恶意挑起的具有政治阴谋事件!

无论如何,既然李显龙如此执着并已经以国家总理公署的名义把‘诚信政治’提到国会殿堂,那咱们就帮李显龙整理在他领导下的一些近年来行动党的‘诚信政治’活动!

既然总理公署的声明把行动党在一年前已经在国会提出过有关必丹星使用网络博客的文章一事,必丹星也在当时回应了有关的指责。

好吧!咱们也帮行动党回顾一下李光耀时代的‘诚信政治’!当然,行动党完全有权利重提任何陈年旧事!(咱们老百姓一眼看穿就是:这说明了行动党无法再拿出新的课题诋毁工人党!) 咱们实事求是的把以下这些事实摆在老百姓面前,让老百姓自己去问一问他们所属选区的行动党议员,这是不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

咱们要向老百姓摆出的行动党陈年旧事,是从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过后,行动党所处理的事件。这些事件老百姓还记忆犹新,容易唤起老百姓的记忆。

1.行动党在总结2011年的全国5月大选的失利(特别是失去阿裕尼集选区),绞尽脑汁了解‘民情’! ——结论是:这不是民心思变!这是百分之40的土生土长新加坡同胞的‘排外主义思想’在作祟!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2.行动党为了夺取工人党在后港区的补选议席,派了以许文远和张志贤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挥军直搞工人党的堡垒!——无功而返!

他们付出的代价是:

一、小猪上烤架!(最终还静悄悄的离开行动党到私人企业过他的小灶日子!)

二、内部安全局在工人党内部长期安置的情报网和耳目全被张志贤给捅破天!

——结论是:——指工人党派出的议员人格是有问题的‘事实’!

后港区人民不愿接受行动党‘证据’!还要继续支持工人党,那是‘地方主义思想’在作祟!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3.行动党为了安抚人民的不满,派了以王瑞杰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大张旗鼓的在展开了一场‘全国对话会’活动! ‘全国对话会’变成了‘全国党内同志拉家常会议’!

——王瑞杰说‘全国对话会’要‘深入’群众中,所以改为‘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的形式!

——‘全国对话会’的主持单位也变成了由社团、主流媒体、专家学者主持,王瑞杰变成了‘受邀嘉宾’,‘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也成了勾肩搭背、互相吹捧的‘喇叭会议’!

——结论是:

一、即便行动党安排了自己的党内外同志,以各种不同的‘社会身份’出席‘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但是,还是没有人敢在会议上公开行动党要达到的目标——在2030年前大量引进外来移民,让新加坡的人口增加到690万的大问题!

二、‘地方性小范围对话会最终变成了‘地方老百姓忆苦求甜的对话会’!会议出席者不敢违抗民意,只好提出了半个世纪前李光耀遗留下老大难的民生问题!(两全其美——即不得罪李光耀——他已退休!有让李显龙有面子——他修改一些已经不影响行动党继续执行现有政策的法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4.行动党为了压制SMRT中国籍司机抗议资方的残酷剥削和要求改善工作条件与生活居住环境条件的罢工抗争,派了以陈川仁和杨莉眀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以来势汹汹的高姿态要把30多年来新加坡工人第一次为争取自身的权利和权益而进行罢工抗争的斗争扑灭!

——结论是:

一、工人提出的抗争诉求罢工!他们却提出了工人罢工必须提前14天向政府提出申请!把合理要求的诉求扭曲成是非法的罢工!是违犯了新加坡法令约定!

二、 工人提出的抗争诉求改善工作条件和生活居住环境的条件!他们却把工人已经多次向公司管理层提出改善工作条件和生活居住环境的诉求推给了‘中层管理人员’与工人之间的沟通不通畅!

——上述这些事实是:行动党以廉价劳工取代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工人的手段造成的后果!行动党使用外来劳工改变新加坡工人队伍的结构!行动党最终是以工人违犯了罢工法令扭转了SMRT虐待和剥削工人的事实!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5.行动党为了防止议员在工人党以及全国老百姓在追究有关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关系时再说漏了嘴,进一步把更多隐藏在党内进20多年的秘密给撕开!派了以许文远为首的党内‘诚信政治’的标兵,成立一个‘行动党与AIM之间往来关系的专项调查小组’。

调查小组在限定的时间里完成了‘调查报告’!许文远的这份‘调查报告’终于确认了:

一、为行动党控制的14个市镇会提供电脑管理软件服务的公司AIM就是行动党在20多年前注册成立的党营实业;

二、市镇会本来就是为政党扩张政党自己的政治势力和政治影响力的工具; ——结论是:

一、原不为人知(不是鲜为人知)近20多年的行动党与AIM之间的历史关系被自己人揭穿后,行动党近半个世纪的经政分家的廉洁政治形象坦然无存!

二、人民要知道的是:为什么行动党过去20多年来都不主动提起这件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6.行动党控制的市镇会投资在雷曼风险资金的亏损事件动用的是老百姓缴交给市镇会的管理费!这是老百姓的钱。但是,至今行动党并没有就此事件公开向老百姓说明:

一、这些被动用并已经亏损的钱是否获得全体市镇会老百姓的法定授权程序批准?如果没有。那是不是涉及挪用公款?

二、哪些策划、参与和推动雷曼风险投资的行动党议员如何处理?

三、从市镇会的资金挪用去投资雷曼风险投资所亏损的资金填补回来了吗?从哪儿填补回来?还是继续在账面上挂着?在账面挂着的这笔帐是属于应收款?还是属于烂帐处理?

——结论是:老百姓不知道!行动党在也没有公开详细说明!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7.张禾宾指责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的帐目有涉嫌不正当处理的问题!到底工人党控制的AHTC的帐目是否有涉嫌不正当处理?(行动党的爪子还在《联合早报》上大肆鼓吹,如果工人党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他们将号召杯葛缴交市镇会的管理费!)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也请张禾宾随时可以到反贪局提告。但是,至今张禾宾却选择不出声!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8.行动党榜鹅东区前国会议员、新加坡共和国国会议长柏墨的桃色事件!

一、行动党的前议员柏墨玩弄女性的败坏道德行为被曝光后,行动党不但不谴责柏墨的败坏道德的行为,反过来,行动党的头头脑脑还大肆颂扬这个家伙在职期间是‘尽忠尽职’!与此同时,行动党控制的主流媒体大肆宣染涉及柏墨桃色事件的那位小姐的行为是‘轻浮’!

二、行动党为了掩盖这件丑闻,以接受柏墨‘主动辞职’的方式让他尽快离开行动党并迅速举行榜鹅东区的补选!

-—结论是: 行动党的藉口是:为了2013年2月国会要辩论《2030年人口白皮书》和2013年3月国会要辩论《2013年财政预算案报告》为理由,迅速进行榜鹅东区的补选!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9.《2030年人口白皮书》问题!这是一个得不到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认可的东西!行动党一开始就提出必须在2030年把新加坡的人口增加到690万,新加坡未来30年可持续发展和GDP才有实现!

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在2013年2月8日和2013年5月1日在芳林公园举行和平集会,抗议和反对这个目的在通过引进外来移民,进而改变新加坡的人口结构,使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沦为原住民或土著公民,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为行动党保持自己的政治势力‘可持续发展’铺平道路的《2030年人口白皮书》。

在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的反对下,以李显龙为首的行动党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了自己在《人口白皮书》里提出的到了2030年人口将增加到690万的数字说法,企图以此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反对情绪!

——结论是:行动党说: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及其后代太过敏感那个690万的数字!其实,那是 一个为规划未来基础建设所设定的假设数字!可能到时不需要这个数字?那到了2030年新加坡到底还要增加人口到690万吗?现在行动党人都不说了!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10.《管制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问题!行动党的丫谷为了要控制网络媒体和博客的的言论自由,在2013年开始实施了‘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但是,网络媒体和博客在2013年6月8日在芳林公园举行了反对‘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在网上进行签名请愿活动和‘网络自由关灯行动’后,行动党的丫谷不断的出来解释‘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不是要压制网络媒体和博客的言论自由!网络媒体及博客可以继续如常的进行活动!但是,在最近的国会讨论有关印度尼西亚烟霾来袭笼罩新加坡造成空气污染事件时,他就提出要通过‘网络媒体执照新法令’追究任何人在网络媒体上散布‘谣言’!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11.伊蚊造成病患死亡问题!在伊蚊肆虐时造成了病患不断激增和有病患因此身亡时,医院以完全符合卫生部规定的流程处理病患推却了应付的责任!环境部把伊蚊的肆虐归处于老百姓家里是造成伊蚊肆虐的滋生根源!完全不把目前卫生部尚未研发出抵抗骨痛溢血症的有效药是目前病患增加的主要因素!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12.处理烟霾问题!行动党在烟霾来袭严重时,行动党不论对内或对外的处理完全是无法让人们接受!

一、无法及时给老百姓提供防止烟霾造成的健康危害措施老百姓必须自保!

二、不能及时让人们知道有关空气污染指数(PSI),指老百姓以肉眼看到不是事实的指数!行动党告诉老百姓应该按照他们提供的所谓3小时和48小时PSI平均指数作为老百姓出行和工作的指导指数!

三、老百姓都知道印度尼西亚的军人政客是一群不讲信用的家伙,行动党却要人民相信他们可以通过国际压力迫使印度尼西亚军人政客认真对待新加坡在处理烟霾的诉求!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以上所回放的事件都是在李显龙完全掌权领导行动党在过去三年来的‘诚信政治’!

咱们不想要给行动党的‘诚信政治定性!因为:

一、咱们不是‘诚信政治’的始作俑者!行动党爱咋弄就咋弄!

二、行动党在过去三年的‘诚信政治’表现,那是行动党自己的事!咱们不想管!咱们不操哪个心?李显龙认为那是搞好政治的首要条件,那就去搞呗!咱们不信他们这一套!

说的比较自私一点:咱们确实希望行动党抱着‘诚信政治’一直往奔驰吧!

李显龙在自己的FACEBOOK上这么说: “阿裕尼集选区小贩中心清洗风波延烧已近一个月,但争议不在于小贩中心的清洗,而是关乎更高层面且更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从政者与我们政治制度的诚信。”

李显龙的这一段话说明了什么?

1.说明了行动党已经失去耐心了!他们已经无法改变包括工人党在内的全国反对党在群众中日益扩大的影响力!他们认为工人党是全国反对党最‘听话’的,而且是最大的反对党,如果能够‘压服’工人党,那就‘成功在望’!这就是为什么行动党这么执着要把要求建立自己党的形象强加在工人党身上!

2.说明了李显龙必须走回李光耀的老路:找反对党的茬!破坏反对党在老百姓当中的形象!——所谓‘反对党没有诚信政治’,因此我无法在今后执政组成政府!政客从李显龙在必丹星的问题上旧事重提证明这一点!

实事求是的说,如果行动党以为用旧事重提的手法可以诋毁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形象,那咱们可以直接告诉行动党:门都没有!

如果行动党那么感兴趣过去反对党人的旧事!行!咱们就在行动党的‘诚信政治’的定义下把李光耀时代的所有旧事重提!

如果行动党接受这一挑战,咱们说,那这可没完!因为老百姓随手沾来,一把抓都可以说上一年都没法说完!

咱们不发问,只提出下面的几个主要旧问题,让行动党自己去给下‘诚信政治’的定义!

1.NTUC中委彭友国失踪时事件到底咱回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2.已故为国家发展部长郑章远自杀事件到底说咋回事?

——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3.关闭南大和关闭或改制所有华文中小学校、剥夺陈六使老先生的公民权的事件到底谁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4.不经审讯、长期拘留政治异己分子(包括谢太保博士、林福寿医生、赛查哈里先生等数百名政治异己分子。)到底是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5.强制全国私人公共交通业经营者休业,行动党组成了今天的2家公交车公司和地铁公司,还要拿国家的税收津贴这几家交通业公司!到底是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6.在70年代要求人民之生育两个孩子,造成今天人口替代率不足,行动党却责怪老百姓不提高生育率!到底是咋回事?——老百姓问:这就是行动党的‘诚信政治’!请李显龙定性。

我想,如果要继续重提行动党在李光耀威权统治时代的‘诚信政治’,那可能要写出一本书才有可能述说完整!

行动党认为关心工人党的‘诚信政治’是行动党‘义不容辞’的责任!那是行动党是自己感觉很好!行动党不必为反对党操那份心!

全国反对党,包括工人党要在群众中选择树立那一种形象?是否能够取得老百姓的认可?那是反对党与群众之间的问题!行动党不需要在一旁说三道四! 全国反对党,包括工人党要采取哪种政治斗争形式?是反对党自己在斗争中制定出来的!反对党能否在斗争中生存和发展起来,那是反对党自己必须面对的现实!行动党不需要在一旁说三道四! 

李显龙先生,您认为如何?


留下评论

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调高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

我在2014年3月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的爷们!秋天的柿子吃多了会得肾结石!——全国大选啥时候举行都行!——形成百团大战态势、集中火力攻陷行动党‘一亩三分地’——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05/

我写了以下 一段话:

“这就是行动党在过去3年交替使用‘棒子与萝卜’——先恐吓再派糖果和‘萝卜与棒子’——派糖果再恐吓的业绩!”

这是我在2014年3月5日说的话。

在2014年3月22日,工人党宣布AHPE市镇会将在2014年4月1日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

网友问我,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在这里让我先说以下一个名词。

什么叫“解放区”?

解放区,在中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和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中国共产党军队对自己控制的区域的称呼。这些地区与外地往来设置关卡,并独立发行货币,且拥有自主的地方武装、法律等等。

对于解放区的性质,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存在根本对立的认识。中国国民党认为解放区是武装割据地方,新时期的军阀;中国共产党则认为解放区是实行一套与国民党当时统治中国完全不同的政治与行政管理体制。

我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名词?

1. 因为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是在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下核准成立的。它必须依据新加坡共和国政府颁布有关市镇会的所有法律、法规的条款执行和运作!

咱们就举个简单和新鲜的例子吧。

不久前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就把AHPE市镇会常年审计财务报表‘不合格’,列为‘红色’级别。许文远为此还准备修改国家发展部有关市镇会呈交常年审计报表的条文。

这就是说,AHPE的所有日常运作成本和管理制度等不论大小事务都是与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政策息息相关的!——市镇会的运作资金、人员管理、维修工程的对外承包合同等等都涉及市镇会的资金支付。这些资金的支付必须严格按照新加坡的商业市场的经济规律操作!必须真正反映新加坡当前的市场经济。

今天,在行动党的萝卜与棒子政策下,所有的物价都已经站在‘涨价上涨竞赛’起跑线上准备开跑了!
行动党本身已经把他们参与‘涨价上涨竞赛’的‘运动员’都一一推到‘起跑线’上了!——这些‘运动员’包括了:

1. 行动党控制的市镇会的管理成本与日常开支;

2. 交通部管辖的公共交通系统车资;

3. 教育部管辖下的大、中、小学、补习学校、幼儿班和托儿所的学费和杂费等等;

4. 卫生部管辖下的医院住院费、医药费、诊断费、疗养院和门诊费等等;

5. 环境部管辖下的水电、环保卫生、小贩中心管理费等等;

6. 财政部管辖下的各种税收,特别是消费税等等;

7. 贸工部管辖下的烟酒税、娱乐税等等;

8. 人力部管辖下的雇佣准证、工作准证、劳工税、‘渐进式的加薪’、提高低薪工人薪金等等。

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管辖下的选区是在新加坡共和国的宪法大纲管辖范围!因此必然,也不可避免的要上调他们的运作成本!否则,工人党将无法找到愿意在亏损的情况下承包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的环境卫生、维修工程等承包商!面对新加坡的人力劳工市场的短缺和薪金上调的压力情况,工人党聘用的管理人员是不可能勒紧裤带来管理整个市镇会的运作的!
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工人党必须面对市场经济的现实!不管工人党愿意不愿意上调市镇会的杂费,工人党市镇会的员工薪金 、市镇会的各种日常开支与维修工程都必然离不开物价上涨这个直接的因素!

我不是工人党的党员或党工,我和大家一样当然不知道工人党调高市镇会杂费具体的情况。但是,我个人相信;

1.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杂费的上调绝对不是要与行动党的‘运动员’进行一场‘物价上涨竞赛’竞技!

2. 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在考虑和衡量了2个主要因素后作出决定上调是市镇会的杂费的:

a.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的管理成本,特别是面对劳工薪金上调和物价上涨的市场压力下也不得不进行调整了!因为工人党市镇会的工人、管理人员和承包商必须面对由于行动党一手造成的物价上涨的大环境!这是已经是不可避免也无法扭转的经济环境趋势!

b.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的选区的杂费上调必然是与自己管辖的选区的群众进行了深入的了解民情、说明上涨的实质原因后才决定上调的。

我在2014年1月11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1/11/)
我在这篇文章里已经说了:

“咱们现在挣的钱不是在物价腾飞前挣得的啊!是在物价腾飞后才挣得啊!!普通的工薪阶层,特别是处于劣势的低薪工人,不管他们夫妇俩如何辛勤工作(即所谓‘双收入家庭’!),他们所挣的钱绝对无法赶上沸腾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即使想要与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并驾齐驱’也办不到!——正如我所说的,行动党的所谓:‘人民负担得起’就是一句不受时间和空间约束的规划!!!!
行动党已经知道这一点!他们如果还想保住自己在来届全国大选的绝对优势,他们就必须进一步向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做出进一步的妥协!他们别无选择!”

新加坡的老百姓(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新移民、永久居民或外来客工)都得面对百物上涨的压力!商家都得面对营运成本上涨的压力!工人都要求提高工资应付上涨!所有的政府部门必须调高行政收费来弥补调高公务员薪金的压力!这就是当前以及未来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趋势!行动党是形成和推动这个趋势的推手!行动党是这个趋势的作俑者!

因为他们不愿公开承认目前新加坡出现的这个经济趋势的根源就是上个世纪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了!那是行动党自个儿愿意承受的压力!咱们不管!他们不必向咱们诉苦!咱们也不会同情他们!

今天,行动党被迫必须通过‘调整政策’来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但是,行动党已经把自己引上了李光耀为他们开创的另一条黑道上——百物上涨!

因此,我个人认为,工人党提出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是正确的决定!工人党提出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说明了工人党是务实的一个政党!

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各种‘民间’的‘资助’的情况下都必须上调他们控制的市镇会的杂费!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经济并不富裕!工人党的市镇会是建立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基础上!他们一方面必须顾及管辖区内的老百姓经济承受能力(特别是低收入家庭)、一方面有必须确保市镇会不会在亏损的情况下运作!(就行动党而言,他们确是希望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能够‘逞强’!——与行动党的市镇会‘斗气’!——硬撑不上调市镇会的杂费,以证明工人党管理下的市镇会人民可以在‘蓝天下享受低杂费’!)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选民完全明白和理解工人党市镇会上调杂费是迫不得已的!他们也深知,杂费上调的根源是来自行动党顽固执行李光耀的祸国殃民政策!——工人党即便是今天不上调杂费,明天也得上调杂费!否则市镇会将无法正常运作!区内的设施和环境将无法长期保持合乎要求的水平!——届时,行动党就以此数落:‘在反对党管理下的市镇会的水平比行动党来得差!!‘

咱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行动党走上这条不归路!——行动党将为了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他们就必须继续进行‘调整’他们的政策!他们要继续‘调整’政策就必然要通过加税等手段来实现政策的‘调整’!

行动党已经为即将举行全国大选敲起边鼓!行动党要举行全国大选,那摆在行动党目前只有2个选择:

1. 要嘛,继续公开鼓吹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失去就业、教育的机会和权利;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继续面对和承受物价、屋价、交通费、医药福利、老人养老问题继续高涨的生活压力!

2. 要嘛,立即无条件的放弃李光耀的祸国殃民《人口白皮书》政策!停止继续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把为了满足690万人口需求而投入到建设和扩充各种设施的资金用来改善让老百姓、特别是老年人退休的生活上,让老百姓过上安定平稳的生活!

至此,这篇文章的题目定为:
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调高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


一条评论

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上调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

我在2014年3月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的爷们!秋天的柿子吃多了会得肾结石!——全国大选啥时候举行都行!——形成百团大战态势、集中火力攻陷行动党‘一亩三分地’——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全国大选》栏目下: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3/05/

我在这篇文章列出了行动党从2011年全国大选到2014年4月已经和即将调高的各种涉及老百姓生计的税收和收费。

我写了以下 一段话:

“这就是行动党在过去3年交替使用‘棒子与萝卜’——先恐吓再派糖果和‘萝卜与棒子’——派糖果再恐吓的业绩!”

这是我在2014年3月5日说的话。

在2014年3月22日,工人党宣布AHPE市镇会将在2014年4月1日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

网友问我,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在这里让我先说以下一个名词。

什么叫“解放区”?

解放区,在中国人民进行抗日战争和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中国共产党军队对自己控制的区域的称呼。这些地区与外地往来设置关卡,并独立发行货币,且拥有自主的地方武装、法律等等。

对于解放区的性质,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存在根本对立的认识。中国国民党认为解放区是武装割据地方,新时期的军阀;中国共产党则认为解放区是实行一套与国民党当时统治中国完全不同的政治与行政管理体制。

我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名词?

因为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是在新加坡共和国宪法约定下核准成立的。它必须依据新加坡共和国政府颁布有关市镇会的所有法律、法规的条款执行和运作!

咱们就举个简单和新鲜的例子吧。

不久前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就把AHPE市镇会常年审计财务报表‘不合格’,列为‘红色’级别。许文远为此还准备修改国家发展部有关市镇会呈交常年审计报表的条文。

这就是说,AHPE的所有日常运作成本和管理制度等不论大小事务都是与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政策息息相关的!——市镇会的运作资金、人员管理、维修工程的对外承包合同等等都涉及市镇会的资金支付。这些资金的支付必须严格按照新加坡的商业市场的经济规律操作!必须真正反映新加坡当前的市场经济。

今天,在行动党的萝卜与棒子政策下,所有的物价都已经站在‘涨价上涨竞赛’起跑线上准备开跑了!
行动党本身已经把他们参与‘涨价上涨竞赛’的‘运动员’都一一推到‘起跑线’上了!——这些‘运动员’包括了:

1. 行动党控制的市镇会的管理成本与日常开支;

2. 交通部管辖的公共交通系统车资;

3. 教育部管辖下的大、中、小学、补习学校、幼儿班和托儿所的学费和杂费等等;

4. 卫生部管辖下的医院住院费、医药费、诊断费、疗养院和门诊费等等;

5. 环境部管辖下的水电、环保卫生、小贩中心管理费等等;

6. 财政部管辖下的各种税收,特别是消费税等等;

7. 贸工部管辖下的烟酒税、娱乐税等等;

8. 人力部管辖下的雇佣准证、工作准证、劳工税、‘渐进式的加薪’、提高低薪工人薪金等等。

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管辖下的选区是在新加坡共和国的宪法大纲管辖范围!因此必然,也不可避免的要上调他们的运作成本!否则,工人党将无法找到愿意在亏损的情况下承包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的环境卫生、维修工程等承包商!面对新加坡的人力劳工市场的短缺和薪金上调的压力情况,工人党聘用的管理人员是不可能勒紧裤带来管理整个市镇会的运作的!

这是一个现实的经济问题!

工人党必须面对市场经济的现实!不管工人党愿意不愿意上调市镇会的杂费,工人党市镇会的员工薪金 、市镇会的各种日常开支与维修工程都必然离不开物价上涨这个直接的因素!

我不是工人党的党员或党工,我和大家一样当然不知道工人党调高市镇会杂费具体的情况。但是,我个人相信;

1.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杂费的上调绝对不是要与行动党的‘运动员’进行一场‘物价上涨竞赛’竞技!

2.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在考虑和衡量了2个主要因素后作出决定上调是市镇会的杂费的:

a.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的管理成本,特别是面对劳工薪金上调和物价上涨的市场压力下也不得不进行调整了!因为工人党市镇会的工人、管理人员和承包商必须面对由于行动党一手造成的物价上涨的大环境!这是已经是不可避免也无法扭转的经济环境趋势!

b. 工人党管辖下的市镇会的选区的杂费上调必然是与自己管辖的选区的群众进行了深入的了解民情、说明上涨的实质原因后才决定上调的。

我在2014年1月11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是工资、屋价、拥车证与物价起落的操作黑手和罪魁祸首!》(见wangruirong@wordpress.com.《工人加薪栏目》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4/01/11/)

“咱们现在挣的钱不是在物价腾飞前挣得的啊!是在物价腾飞后才挣得啊!!普通的工薪阶层,特别是处于劣势的低薪工人,不管他们夫妇俩如何辛勤工作(即所谓‘双收入家庭’!),他们所挣的钱绝对无法赶上沸腾的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即使想要与物价、屋价和生活费‘并驾齐驱’也办不到!——正如我所说的,行动党的所谓:‘人民负担得起’就是一句不受时间和空间约束的规划!!!!

行动党已经知道这一点!他们如果还想保住自己在来届全国大选的绝对优势,他们就必须进一步向新加坡公民,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做出进一步的妥协!他们别无选择!”

新加坡的老百姓(不论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新移民、永久居民或外来客工)都得面对百物上涨的压力!商家都得面对营运成本上涨的压力!工人都要求提高工资应付上涨!所有的政府部门必须调高行政收费来弥补调高公务员薪金的压力!这就是当前以及未来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趋势!

行动党是形成和推动这个趋势的推手!行动党是这个趋势的作俑者!

因为他们不愿公开承认目前新加坡出现的这个经济趋势的根源就是上个世纪李光耀的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政策造成了!那是行动党自个儿愿意承受的压力!咱们不管!他们不必向咱们诉苦!咱们也不会同情他们!

今天,行动党被迫必须通过‘调整政策’来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但是,行动党已经把自己引上了李光耀为他们开创的另一条黑道上——百物上涨!

因此,我个人认为,工人党提出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是正确的决定!工人党提出上调AHPE市镇会的杂费说明了工人党是务实的一个政党!

行动党管理的市镇会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获得各种‘民间’的‘资助’的情况下都必须上调他们控制的市镇会的杂费!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经济并不富裕!工人党的市镇会是建立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基础上!他们一方面必须顾及管辖区内的老百姓经济承受能力(特别是低收入家庭)、一方面有必须确保市镇会不会在亏损的情况下运作!(就行动党而言,他们确是希望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能够‘逞强’!——与行动党的市镇会‘斗气’!——硬撑不上调市镇会的杂费,以证明工人党管理下的市镇会人民可以在‘蓝天下享受低杂费’!)

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的选民完全明白和理解工人党市镇会上调杂费是迫不得已的!他们也深知,杂费上调的根源是来自行动党顽固执行李光耀的祸国殃民政策!——工人党即便是今天不上调杂费,明天也得上调杂费!否则市镇会将无法正常运作!区内的设施和环境将无法长期保持合乎要求的水平!——届时,行动党就以此数落:‘在反对党管理下的市镇会的水平比行动党来得差!!’

咱们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行动党已经走上这条不归路!——行动党将为了缓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的不满,他们就必须继续进行‘调整’他们的政策!他们要继续‘调整’政策就必然要通过加税等手段来实现政策的‘调整’!

行动党已经为即将举行全国大选敲起边鼓!行动党要举行全国大选,那摆在行动党目前只有2个选择:

1.要嘛,继续公开鼓吹引进外来移民政策,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失去就业、教育的机会和权利;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继续面对和承受物价、屋价、交通费、医药福利、老人养老问题继续高涨的生活压力!

2.要嘛,立即无条件的放弃李光耀的祸国殃民《人口白皮书》政策!停止继续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把为了满足690万人口需求而投入到建设和扩充各种设施的资金用来改善让老百姓、特别是老年人退休的生活上,让老百姓过上安定平稳的生活!

至此,这篇文章的题目定为:

行动党霸权主义统治下的工人党市镇会不是解放区!——AHPE杂费调高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


一条评论

李显龙的如意算盘改变不了行动党走下神坛的厄运!——许文远‘上房揭瓦’!——小心兔子急了也会踹鹰!

 

许文远给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的常年财务审计报告发出了‘红色’评级!——这就是说,行动党将会全面监督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的财务运作!

行动党对工人党的AHPE市镇会的承诺审计报告发出红色级别评级,是否会置工人党和其控制的AHPE市镇会于死地?

事实上,行动党对工人党进行的‘围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2011年5月全国大选行动党失去了阿裕尼勿洛集选区以及接着的后港区和榜鹅东区补选失利后,行动党就对工人党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围剿’!工人党已经在行动党‘围剿’中经受了考验并成长壮大起来了!这一点已经成为工人党的支持者的共识了!

过去三年行动党对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发动的‘围剿’始终紧紧围绕着:‘一个中心’、‘两个目标’!行动党在无法实现消灭工人党的目的后,在最又近制定了‘上房揭瓦’的计划!

1. 什么是;‘一个中心’?

2. 什么是;‘两个目标’?

3. 什么是:‘上房揭瓦’

上述3个问题的答案如下。

1. ‘一个中心’:就是夺回勿洛阿裕尼集选区。从根本上瓦解工人党已经组成的勿洛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

行动党非常清楚,要彻底摧毁工人党日益壮大的支持力量,必须先切断工人党与群众日常接触的活动地盘!这样工人党的党工和义工就无法集结队伍向人民宣传党的政策路线和理解老百姓的诉求!为了要达到这一点,行动党只有夺回工人党控制的勿洛阿裕尼集选区!

行动党把工人党控制的AHPE常年审计报告列为红色级别一点也不稀奇!早在2011年行动党就已经指责工人党控制的勿洛阿裕尼集选区的常年审计报告有问题!

行动党非常清楚,他们无法捏造任何‘工人党中选后已经脱离群众’的假象和谎言!因此,他们采用了行动党的祖师爷李光耀对付反对党的手法——通过修改法律来证明‘工人党是不会理财、无法妥善管理市镇会资金’的反对党!

2013年7月16日,我在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category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3/06/25/

我的文章是这样说的:

“这家公司的股东是行动党党员。对行动党而言,应该说:这些家伙是好心办坏事!他们本想为党国效劳,帮行动党一把 ——描黑工人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

哪知道,经工人党把事实说出来后,这些饱食终日、党国利益不分的家伙立即慌了阵脚!他们自己忘了自己的公司是畸形的胎儿——除了3个人共同出资新币2元(每人平均出资0.666元)的注册资本公司!其他的一切,包括他们的运作业务的成本都是行动党把国家资产当成党产作为奖励给了他们!”

这是在2013年行动党第一次要通过工人党无法及时提交常年审计报告向工人党发起的‘围剿’!当时工人党刚刚接受行动党的市镇会,行动党就企图一举干掉工人党控制的勿洛阿裕尼市镇会了!

问题在于行动党人时运不济!反而把自己陷入了AIM与行动党之间的‘清宫艳史’的丑闻的泥潭中!

咱们从2013年的事件已经非常清楚看到行动党已经制定了要摧毁工人党的策略!那就是:

从工人党控制的市镇会管理财务问题下手!——目的在于向老百姓说明:工人党是不善于理财的!——因为工人党无法按时提交一份‘基本的常年财务审计报告’,同时,会计审计事务也无法所接受工人党提交的常年财务审计报告!

今天许文远把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的常年审计报告列为‘红色’级别,并在国会提出可能要修改有关市镇会管理财务和财务审计报告等相关法律法规!这一点也不稀奇!

行动党能够完成这个中心任务吗?

行动党自己心里有数!——中心任务明确,但是难度大、前途坎坷!

为了达到实现这个‘中心任务’,行动党就必须锁定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在工人党内部的成员!他们肯定不会锁定刘程强先生!因为锁定刘程强先生,不但要动用千军万马的力量!而且不一定会成功!

就行动党而言,留着刘程强先生还可以帮他们作为点缀虚伪的民主窗口摆设品!何况与其直接和刘程强先生对着干,倒不如把刘程强先生的左膀右臂砍掉!

所以他们就在工人党内部寻找目标!在2103年的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时行动党暴露了行动党要锁定的目标!目标一共两个!

哪两个?

2. ‘两个目标’:这就是:工人党主席、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阿裕尼市镇会主席:林瑞莲小姐;工人党中委,勿洛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阿裕尼市镇会副主席:毕单星先生!

2013年7月23日我就行动党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在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category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行动党搅浑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的浑水已经沉淀见底!——李显龙屁股后面一群低能儿还在鼓噪!》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wp-admin/post.php?post=397&action=edit)

我在文章说了如下一段话:

“行动党这次‘修理’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市镇会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是一个经过‘精心策划’的有组织、有系统的阴谋!

——行动党通过其在勿洛小贩中心的‘地下党员’黄国庆进行‘奸计’的工作——以‘勿洛商联会’名义向承包工人党清洗工程的承包商索取承包清洗工作的报价单开始!接着,把这份报价单转交到行动党在海峡时报的‘地下党员’,让海峡时报的‘地下党员’在海峡时报大肆进行渲染这件事!接着,再由环境部门的‘地下党员’把事情政治化!——维文出面要求工人党调查这件事和向‘勿洛小贩中心小贩道歉’!

——工人党拒绝了维文的所有要求!最终,李显龙不得不自己走到台前,以新加坡共和国总理公署的名义发表声明!——要工人党重视‘诚信政治’!

——显然,李显龙策划的这出戏演得不怎样逼真!老百姓一样看出行动党就是要‘修理’工人党以及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小姐!”

2013年7月17日,我在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category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李显龙的‘诚信政治’和李光耀的‘起诉破产’异曲同工!——破坏和削弱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形象! 》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wp-admin/post.php?post=364&action=edit)

我在文章中指出:

“……这个时候,李显龙和维文却说,清洗工作的问题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主要课题!——事实是:老百姓不愿成为这场政治阴谋的砝码!他们就没有政治资本可以利用了!——所以,李显龙和维文说:他们现在主要关心的课题是:‘诚信政治’!——当官的吃饱撑着,勿洛小贩中心的小贩可要挣钱养家啊!——老百姓终于更加明白这就是一场行动党恶意挑起的具有政治阴谋事”。

李显龙知道,在与工人党纠缠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必然让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浑水泥潭里!因此他和维文说‘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已经不是他们关心的重要课题’了!——这就是说:行动党已经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上又败下阵了!——他对工人党没辙!对刘程强先生没辙!对林瑞莲小姐也没辙!

他又把矛头转向工人党中委、阿裕尼市镇会副主席必丹星的陈年旧事!——使用网站博客的文章!——必丹星告诉他们那是在征得对方同意下使用的!”

行动党的这次‘围剿’的结果是以失败告终!

行动党是否已经成功锁定了这两个目标?!

显然,行动党是锁定了这2个目标,但是目的没有达到!

工人党与勿洛小贩中心按计划解决了有关的问题,并完成了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行动党发动的所谓‘诚信政治’也无疾而终!

从行动党对林瑞莲小姐和毕单星先生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咱们摸清了行动党‘围剿’工人党的策略是什么了!?——那就是‘围魏救赵’!

行动党的‘围魏救赵’和‘诚信政治’的策略目的有2个:

1.让工人党内部错误以为是由于林瑞莲小姐的原因,导致行动党到处找工人党的茬!这样就可以实现制造工人党内部的分裂;

2.一旦工人党的内部出现‘分裂’必然会瓦解工人党(或者说的更彻底整个反对党阵营)过去及年在群众中建立起来的威信必将遭到严重得挫折!

行动党这一阴谋在勿洛小贩中心清洗事件宣告彻底失败!

今天许文远提出他要检讨和修改市镇会的审计报告有关的条例更加说明:

行动党他们相信苏联共产党领导人史大林的一句名言:

堡垒是从内部攻破!

因此他们还是坚持只要通过制造外来环境压力就能造成瓦解和动摇工人党内部的团结!

2016年的全国大选很快就到了。

事实求是的说,时间留给行动党和所有反对党都已经不多了!但是,留个行动党和反对党的问题性质却不一样!这一点,行动党是非常清楚的!

留给反对党的问题只有2个。

1.制定一个更完善的斗争策略,形成一个‘百团大战’的态势!反对党在各自已经开展群众工作的选区加紧进行深入和广泛的群众宣传工作;

2.如何进一步争取行动党的支持者中的10-15%的群众站到反对党这一边和争取和教育新移民的工作;

留给行动党的问题可多又复杂!

1. 他们必须重新评估自己是否还要继续守住祖师爷李光耀留给他们的那块‘一亩三分地’——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如果选择这一项,行动党与全国各个阶层的老百姓(包括已经成为公民的新移民)之间的矛盾必将进一步尖锐化!

2. 行动党经过三年的时间已经知道,他们必须有条件的放弃李光耀的那套无限制和无限量的引进外来移民的政策!因此,他们必须对李光耀时代和吴作栋时代颁布的有关方法律、法规和实施条例进行非原则性的修稿(李显龙说是‘调整’)以缓和目前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的矛盾!

行动党被迫选择了第2项。

对行动党而言,选择第2项等于是向人民告白:

过去半个世纪行动党执行李光耀的政策是错误的!这必将提高反对党在群众中的威信!特别是已经成功进入国会的工人党!因此他们必须在全国大选即将来临之前,把他们认定目前最具有威胁性的对手工人党干掉!这和李光耀在上一个世纪(1963年2月2日前)为了确保自己可以保住执政权全面逮捕左翼组织领导人的手段是同样的性质的!

因此,行动党在全国大选的大限之日前启动了彻底摧毁工人党在群众中的威信机器!——制造一个‘合法’的理由直接接管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这和当年李光耀要铲除左翼政党和职工会组织一样的手法!当时,李光耀的社团注册官写信给所有的左翼工会组织,要它们说明;‘为什么自己不应被关闭!’)——现在行动党提出要修改市镇会的常年审计报告等相关的法令!——这就是行动党为什么要把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的常年报告列为‘红色级别’的真正原因!

行动党的这种行为叫啥?老祖宗说,这是‘上房揭瓦’的策略!

3. ‘上房揭瓦’:

行动党为了消灭政治对手,不惜利用宪法赋予修法的权利进行有关市镇会常年审计事务的审核权利向工人党发动再一次的‘围剿’!——他们要直接接管工人党控制的AHPE市镇会的财务管理权和控制权!

行动党的这个招数可以得逞吗?

我看未必。

奉劝行动党的爷们,别占着自己手中持有国家赋予的权利而肆意践踏民主、民权和民意!!

林瑞莲小姐尽管参加政治活动的时间不长!她严格奉行温和建设性的反对党的政策原则!但是,她在具体的原则问题上,特别是涉及老百姓民生的问题,她从来就一点也不含糊!这是林瑞莲小姐必然会赢得广泛的老百姓的同情和支持的基础!她绝对能够抵挡得住行动党对他及工人党采取的各种‘围剿’!

行动党这种逼人太甚的行为,最终只能让已经支持工人党的群众更加坚定的追随工人党!那些中间群众和新移民在看到行动党如此横蛮对待工人党和林瑞莲小姐的行为,必将会同情工人党和林瑞莲小姐!

‘上房揭瓦’!这是行动党在全国大选来临前放手一搏的赌注!

事实将会证明:

行动党采取的‘上房揭瓦’打压工人党的策略,结果只能让行动党在未来的全国大选失去更多的同情者!反对党的力量将会在行动党的霸道行为下进一步壮大!


一条评论

行动党对工人党的‘围剿’绝对无法摆脱走下神台的命运!反击行动党围剿工人党!——让行动党成为无头苍蝇!!

 

您们听说过“围剿”这个名词吗?

凡是读过或看过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战争的文史资料或电视剧都会听到或看到这个名词。

在中国的近代历史上,这个共产党与国民党之间的内战长达10年。国民党在美国人的大炮飞机和美金的支持下,对中国共产党发动了前后5次的‘围剿’!共产党为此也进行了5次的‘反围剿’!

国民党‘围剿’的结果是:失去了中国大陆、‘退守’台湾岛至今。共产党的‘反围剿’的结果是:取得了中国大陆的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

为什么要简述这段历史?

呵呵!这是一个具有意义的叙述。因为,历史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

1. 统治者要消灭它们的对手从来就不会通过取信于民,而是迷信与靠武力‘围剿’!

2. 统治从来就不明白: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古今中外的真理!

从2011年5月的全国大选行动党失去了阿裕尼勿洛集选区后,行动党人就没有一天睡好觉!特别是接任当上行动党主席的许文远和秘书长李显龙。——他们就是不明白上述这两条道理!

行动党最近对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常年财务审计报告大做文章就是反映了行动党不明白这个的道理的最典型的例子!

行动党从2012年开始至今对工人党已经进行了4次‘围剿’!——

第一次的‘围剿’是针对着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勿洛市镇会迟迟未提交财务审计报告!——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工人党把这事实公诸于世!——行动党控制的软件管理公司AIM终止了服务合同!——行动党被迫承认AIM就是李光耀时代的‘私生子!——许文远承认:AIM是为行动党的控制的市镇会扩大政治影响的工具!——并明确的说AIM就是:‘党营事业’!

第二次‘围剿’是针对工人党的控制的阿裕尼勿洛后港市镇会把工程发包给自己的党工支持者!——企图暗示工人党有涉嫌‘图谋私利’——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因为行动党自己控制的市镇会也是把成功后分包给自己的党工支持者!——行动党无法提出工人党处理这件事有任何涉嫌不当或违法的行为!

第三次‘围剿’是针对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控制下的勿洛小贩中心清洗工作!————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工人党直接与小贩中心的小贩以及环境局的官员进行协调,如期完成小贩中心的清洗工作!——行动党无法挑起小贩中心的小贩们反对或拒绝工人党的管理!

第四次‘围剿’是针对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控制下的高文和后港中心的春节年货展销会!——结果:——‘围剿’失败!——工人党‘反围剿’成功!——老百姓直接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过去行动党控制市镇会时春节年货展销会就允许进行?——行动党在舆论和民心都输了!
这一次,也就是第五次的‘围剿’!

行动党‘围剿’的中心问题是什么?——是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未能满足会计审计事务所的要求如期提交的资料!

行动党和中国国民党的蒋介石一样!——就是笃信自己手中的权利是一把‘无敌神棒’!他们甚至相信,只要紧紧咬住工人党控制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的财务管理不当——证明工人党没有能力管好市镇会的财务!就瓦解工人党已经在群众中建立起来的威信!

我说,许文远,你娘就没给你生胆!或者说的更加彻底的是整个行动党的爷们的娘都没给他们生给胆!——行动党为什么不干脆就直接把工人党提告到法院!别像市场上那个高喊抓贼的骗子!
为什么说许文远和整个行动党的爷们的娘没给他们生个胆?

行动党的许文远是党主席,也是国家发展部长,他大可引据国家宪法赋予他的权利,直接指控工人党没遵照会计实务所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准时提交常年财务审计报告的行为已经违反或触犯了国家大法!

行动党为了‘避嫌’!他们只好依赖会计事务专业人士和法律界的专业人士的口来敲边鼓!——扯谈什么:会计审计报告书上说明‘没有意见’、‘不表示意见’之类是岁‘违法’的不着边际的话!——这话说了等于没说!——这些专业人士是在给咱们老百姓讲专业法律知识!——他们谁也不愿意直接挑明:工人党在提交常年会计审计报告的问题上已经触犯或违反了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

为什么这些专业人士不把活说满?这是关键!

因为这些专业人士不是省油的灯!他们知道:

1.这是一场行动党导演编制的政治闹剧!他们犯不着淌这窟浑水!该说的‘八股话’说完了!至于工人党是否有触犯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行动党说了算!

2.这场闹剧是否与行动党的前朝市镇会有直接关系或间接关系,他们是局外人,确实不好说!

——所以他们都不好把话‘说满’!免得出现与AIM一样的局面,大家在同行相见时会感到‘不自在’!

为此,我建议:为了党国的事业,许文远就敢敢来一次大的赌博!——大不了网破鱼死!——直接把工人党市镇会,特别是工人党的主席林瑞莲小姐带上法院!

许文远,您怕啥!?

输了!反正‘围剿’工人党失败不是第一次!——老百姓也‘理解’你的用心良苦!

赢了!立马举行全国大选!——为夺回阿裕尼集选区加分!可能还可以‘意外’获得后港和榜鹅东区!

实事求实的说,许文远他娘确实没给他生这个胆干这事!

咱们从行动党不断的向工人党发起‘围剿’看到了什么?这才是这个问题是关键!

咱们从行动党这次的‘围剿’行动可以看到一个重要的目的!——他们始终抓住两个靶子:

1.咬住工人党控制下的市镇会的财务管理事务;
2.想方设法要向老百姓证明:林瑞莲不适合担任工人党主席!——目的是制造工人党内部分裂!

历史的实践经验告诉咱们:对方对咱们的‘围剿’是正常的!对方在无法从内部分化咱们的团结,那他们就只能通过不断的从外部进行‘围剿’!他们进行‘围剿’的目的就是希望让咱们感到恐惧、或动摇、或迷惑方向!

历史的实践经验也告诉咱们:面对着对方的‘围剿’攻势必须要有斗智斗勇的精神!必须要采取有准备和冷静应对的策略!

为此,我呼吁网友们,行动起来,在全国范围内挖掘行动党在各地的烂疮疤,让行动党成为一只奔疲于命的无头苍蝇!

行动党现在就是捏在老百姓手里的面粉团!他们从2011年5月大选至今,只能按照老百姓的诉求不断的‘调整’(这是李显龙2013年8月18日国庆群众大会说的话!)李光耀时代和吴作栋时代制定的政策!

行动党别无选择的余地!他们无法改变自己走下神台的命运!

我说过,老天爷是绝对公平的!它从来就不偏袒任何一方!

全国大选的时间留给行动党和咱们都不充裕!就是因为这个道理,行动党才不断的向工人党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围剿’!

目前摆在行动党面前只有2个选择:

要嘛,他们继续当自己是老百姓手中的面粉团!其的结果就是:继续‘调整’他们的政策,直至老百姓,特别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满意为止!

要嘛,放弃当面粉团——停止‘调整’政策!其结果就是:老百姓就会把他们搓成油条往油锅里翻来覆去的炸!